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她不要HE结局

【二】06憋屈女主不要HE

快穿女主她不要HE结局 空竹笙笙 1166 2019-09-24 12:30:00

  康钦来的突然走的匆忙,尤其是看到白悠悠判若两人的跟裴晨撒娇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特别难看的离开了。

  不过不管是裴晨还是白悠悠都没有在意,那家伙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

  “对了悠悠,你之前说的那些,真的不在意了吗?”等到康钦离开之后,裴晨这才忧心的看向白悠悠:“不管怎么说,那可是……”

  “好了裴晨哥哥,这事儿就不要再提了,我说过了,从我离开的那一刻起,康家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白悠悠连忙打断裴晨的话:“反正我已经决定了,以后就跟着裴晨哥哥守着这个花圃好了,裴晨哥哥,你不会拒绝吧?”

  白悠悠一脸期待的望着裴晨,大有你要是不同意,我可就要哭鼻子了的架势,看得裴晨一阵好笑:“你都已经住下了,我还能赶你走不成?”

  “这还差不多。”白悠悠哼哼两声,一脸的得意洋洋,随即又连忙把人往楼梯那边推:“裴晨哥哥你快去做午饭,这些肉肉交给我你放心,肯定不会让它们坏掉的。”

  裴晨配合的上楼,反正也就是几盆植物而已,别说多肉本就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就算真的死了,就当给悠悠玩了。

  白悠悠先给自己喂了两块水果,这才哼着歌把泡在水缸里的多肉全部拿出来,放到一旁让它们滤干水分,然后再放入另外的一些继续浸盆。

  于是等毛球重新从系统空间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浑身散发着悠闲气息的宿主,居然坐在一张摇椅上吃!水!果!

  “白悠悠!你到底要不要完成任务,别只顾着勾搭小白脸连任务都不做了啊,不做任务你可是会消失的!”毛球气急,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虽然,虽然……很重要,可任务也很重要啊!

  “废话,这事儿我不知道啊?”白悠悠翻了个白眼儿:“放心,刚才男主来过,我已经让他去查三年前的事情了。”

  “只是查个事情有什么用?再说了,他会查吗?”毛球无语,要说它这个宿主吧,要脑子有脑子,要本事有本事,到目前为止,任务成功率百分百,惹了多少系统的羡慕啊,可这次呢?居然的吧任务丢一旁,特意跑了这么远来勾搭一个小白脸!

  要不是它干不过宿主的话,现在绝对绝对要把宿主暴揍一顿,然后让她去做任务!

  幸好白悠悠不知道它心里怎么想的,不然指不定又是一巴掌过来,直接把它扇飞咯。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白悠悠听到毛球的话也不着急,甚至好整以暇的吃了一颗葡萄,哎呀呀,这裴晨哥哥就是细心,连葡萄都是剥皮的,果然跟着裴晨哥哥才是最好的选择啊。

  眼看着毛球又要急的跳脚了,白悠悠这才慢慢悠悠的开口:“放心吧毛球,我怎么会有完成不了的任务啊,这不是反正也不着急嘛,慢慢来咯,再说了,康老爷子现在不正是放权给康钦吗?只要他一句话,三年前的真相很快就会摆在他面前了,有什么可担心的?”

  既然宿主都这么说了,毛球也不着急了,反正只要宿主动了就行,就怕宿主天天只顾着勾搭小白脸,连任务都给忘了。

  ——

  “你说什么?三年前白悠悠做了疤痕修复手术?”康钦盯着面前的男人,说话的声音有几分颤抖,喉咙发干:“你确定她做的疤痕修复手术是,是腰间吗?”

  “是的康总,而且我还查到,白小姐是因为做肾脏移植手术才留下的疤痕,因为做手术的时候有检查过身体,所以白小姐的体内只有一个肾,想要查到很简答,并且做疤痕修复手术的钱,还是老爷子给的。”男人是康钦的助理,这几年一直跟着康钦做事,可以说是康钦的左臂右膀。

  “怎,怎么会。”康钦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有点眩晕。

  “康总,您没事吧?”助理看到的康钦的好像连身体都摇晃了一下,有些担心。

  “你出去。”康钦捏着眉心坐下,等到助理离开之后,这才闭着眼睛开始回忆,母亲得了肾衰竭,需要换肾,可是他们家的人都不能匹配,最后只能到找肾源,可是肾脏对人来说太重要了,有谁会舍得分一个肾脏出来,给一个不相干的人使用?

  可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眼看着母亲时日无多的时候,却突然有人主动捐肾,是捐,不是买卖,甚至她都不愿意跟康家人接触,甚至不知道那个人是男是女,后来母亲康复之后,一直想要见一见那个救命恩人,医院处于保密关系,并没有记录肾脏捐赠者的身份记录,所以康钦只能自己找。

  很快康钦就锁定了目标——白悠悠,一个父母双亡,才刚刚步入大学,但是却中途请假了一个月的女孩,康钦暗中观察了好一阵,却不想居然被少女那活泼明朗的气质吸引的。

  那时候的康钦已经基本确定白悠悠就是那个给母亲捐赠肾脏的女孩,本就心怀感激,加上又有好感,于是立刻开始偶遇追求,并且很顺利的求婚,结婚,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康钦甚至已经告诉母亲,结婚的那天,他就会告诉母亲那个捐肾的女孩到底是谁。

  可也就在那一天,满怀期待和冲动的康钦,因为的不小心闯入白悠悠的更衣室,看到了那光滑白嫩的细腰,当时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什么都消失了,只剩下满满的被欺骗的屈辱感。

  若不是当时宾客都已经到齐,康家丢不起那个人,他当场就直接甩手走了!

  可即便是如此,康钦从此也对白悠悠冷淡下来,甚至告诉了母亲自己的误会,毕竟他明白,自己从来没有跟白悠悠求证过,到底是不是她捐赠了肾脏,也正是因为如此,母亲才会对白悠悠百般不喜,同样也觉得她是个为了康家的钱财地位嫁给康钦的骗子。

  整个康家,似乎只有父亲才会维护白悠悠,就连他自己,别说从来没有回到过白悠悠的房间,甚至还公然带了别的女人回家。

  而现在,事实居然告诉他,白悠悠,真的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给母亲捐赠肾脏的人,这岂不是在告诉他,这些年他的固执和见此,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康叔叔,当初答应了三年,就是三年,昨天是我和康钦结婚三周年,今天离婚,你好我也好,皆大欢喜,不是吗?”

  白悠悠离开康家时说的最后一句话突然窜入康钦的脑袋,这让他猛地站了起来,这其中,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