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她不要HE结局

【一】02流产女主不要HE

快穿女主她不要HE结局 空竹笙笙 1020 2019-09-16 10:56:46

  “隔,吃,吃不下了。”白悠悠依依不舍的放下最后一根骨头,一整只烤鸡只剩骨架了,摸着吃撑了的肚子颤颤悠悠的站起来:“毛球,我觉得我要去找点消食片才行,不然我怕撑坏了肚子。”

  结果刚打开门,就撞到了一个正好从隔壁出来的男人身上,白悠悠连忙扶着墙头也不抬的道歉:“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悠悠?”男人惊讶的喊出了白悠悠的名字,白悠悠疑惑抬头,唔,有些面熟,应该是原主记忆中的人物,可是,到底是来着?

  “悠悠,是我啊,晨哥哥,还记得吗?”男人弯着眼睛笑的很好看,白悠悠也快速的记起了面前这人是谁:“晨哥哥,你是裴晨哥哥!”

  男人,也就是裴晨很高兴白悠悠认出了自己,连忙点头,一脸的感慨:“是我,好几年不见,悠悠居然都这么大了啊。”

  白悠悠尴尬笑了笑,晨哥哥的语气,怎么好像是在跟一个孩子说话呢?“晨哥哥,我都结婚好几年了,当然长大了。”

  “呵呵,也是,我都忘记了,可惜悠悠结婚的时候晨哥哥在国外,居然都没能看到悠悠穿婚纱时候的样子,真是可惜。”裴晨叹了一口气,好像真的只是遗憾。

  然而已经想起剧情的白悠悠却是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是喜欢,暗恋女主的,在男主女主纠结的时候,裴晨可是好好的做了一回女主的知心哥哥,只可惜的是,本以为女主跟男主分开之后,自己终于能够抱得美人归,结果到头来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裴晨裴晨,还真是对得起他的名字,陪衬而已。

  不过现在好了,她的任务是虐男主,反正最后女主总是不会跟男主在一起的,当然肯定也不会跟裴晨在一起,不过这好歹也是一点心理安慰不是?

  这些念头在白悠悠的脑中一闪而过,面上却是无奈的耸耸肩:“我跟苍擎天离婚了,对了晨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上回见到裴阿姨,她还说你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呢。”

  说话间两人就慢步朝着电梯走去。

  “本来是没打算现在回来的,只是临时有点事情所以回来处理一下,对了悠悠,听说白家出了点事情,要不要我帮忙?”裴晨脸上笑意不减,这人本就长着一副温文尔雅的容貌,笑起来的时候更是温柔,跟苍擎天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就算是见惯了美男的白悠悠也觉得有些抵抗不了了。

  “没事,白家的事情不用管,反正……”白悠悠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从旁边冲过来的一个毛小子撞倒,整个人猛地朝着前面扑倒。

  “悠悠小心!”裴晨一声惊呼,手疾眼快的把人接住,避免了白悠悠五体投地的尴尬,而这时候,电梯门正好打开。

  苍擎天本来是借口上楼找白悠悠要白家公司的印章,结果电梯一打开,看到的就是白悠悠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在怀里,顿时气得肺都要炸了:“白悠悠!你这个不知廉耻不守妇道的女人,刚离了婚就开始耐不住寂寞找男人了吗!”

  ——

  白悠悠一瞬间有些懵,还是在毛球的提醒下才猛地反应过来,表情一正,完全没注意到她身旁裴晨一瞬间锋利的眼神,从裴晨的怀里站直了身体,顺手还撩了一下头发,嘴角一勾,冷笑:“苍先生,看来你还没忘嘛,咱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我找男人关你屁事!”

  似乎没想到白悠悠居然会用这种态度跟自己说话,苍擎天一时间居然瞪大了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以前白悠悠在他面前的时候,不说伏低做小,可也是微小谨慎的,从来不会用这样嚣张的态度跟他说话,因为她怕自己更讨厌她。

  可是现在这个……

  白悠悠可没心思里这人太多,她的任务是虐男主,又不是为了跟脑残男主过家家,喷完男主就转头轻笑着看向裴晨:“抱歉啊裴晨哥哥,让你看笑话了,我们先下楼吧。”

  面上是云淡风轻,心里却是在疯狂吐槽,我靠靠靠,女主在男配心里可是一个优雅的代名词,她先是在男配面前吃撑了扶墙走也就算了,刚刚居然一个没留神直接在男配面前上演了嘴炮,也不知道到底会掉分多少。

  好在裴晨并没有多想,只是笑着点点头,甚至还伸手扶住了白悠悠的手臂:“你身子不舒服,小心一些。”

  两人视若无睹的经过苍擎天的身边,甚至白悠悠还嫌弃他挡路,用肩膀把他撞开。

  眼看着两人说笑着进了电梯,苍擎天连忙醒神,转身就要追上来,可有个人速度比他更快,苍擎天刚一有动作,就连忙伸手按了关门键。

  “混蛋!白悠悠你给我滚出来!”

  苍擎天愤怒的声音从电梯还没关严实的缝隙中传进来,白悠悠耸耸肩,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她的任务既然是虐男主,那当然是男主怎么不顺心怎么来呀,她知道离婚不会太顺利,毕竟小说里就是那样写的嘛,不过,白悠悠不担心,一点都不担心,她在来酒店抓奸的时候,可就是已经准备好了大礼的哟。

  “悠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了吗?”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白悠悠连忙收敛了脸上过于放肆的偷笑,结果转头就看到裴晨弯着眼角,嘴角含笑,温柔的看着她,眼神中有了然,看来也猜到了白悠悠现在偷笑是真的高兴。

  “咳咳,其实还好啦,以前不知被猪油蒙了心嘛,现在油没了,也看清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的真面目。”白悠悠耸耸肩,故事中女主走后,会被男主查清楚陷害他公司的根本不是女主,而是另有其人,那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居然冤枉了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然后才开始跪舔进而跟女主HE的。

  裴晨更高兴了,连嘴角的弧度都有高了几分:“只要悠悠高兴就好,既然悠悠不喜欢他了,那就不要在提他了,对了悠悠,你家公司没了,现在又跟他离了婚,接下来住哪儿?”

  呃,白悠悠傻眼,是喔,她接下来要住哪?她现在身无分发,完成任务又不是一两天的,就算想在天桥底下对付两天都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