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痴爱一生仅为你

第八章   身边的人太疯狂

痴爱一生仅为你 闽南一茶 1563 2019-09-05 09:24:01

  酒足饭饱后,木槿拎了几块西班牙火腿高兴地告别了谢谦和。今天她很满足,十分满足,不,应该说她吃得十分满足。

  一路哼着小曲下了山。

  谢谦和看着木槿离开的方向,眼神里压不住的不舍。

  “少爷,真的不用送送木槿小姐?”谢白试探性地说道。

  之前没正式接触过木槿,一直觉得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白领俏佳人,今天一接触,完全颠覆了谢白的认知。

  有哪个白领会玩“小李飞刀”?想起她那“不一般”的性格,谢白嘴角微微抽搐。

  冷静想想也不难理解,也许只有这样“不一般”才能得到谢谦和的倾心。

  “不用,太过着急会让她感到焦虑……”谢谦和轻轻地笑了一下。

  “……”谢白看了谢谦和了几眼,又看了看在偏房正收拾茶具的廖叔几眼,眼球滚了几圈后,跑到了廖叔面前。

  怎么看这个木槿都有点特别,假意欲语还休了许久开了口。

  “廖叔……”一个叔字那是荡气回肠……

  “得得得……想问什么就问?别发出那么肉麻的声音,老夫头皮发麻”。

  “那木槿小姐,是不是有点……有点……”谢白摸了摸后脑勺,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得贴切。

  “是不是有点太过优秀,太特别?”

  “对对对……!”

  “她可不容易,他那个执拗的父亲一手培养的,不过,我猜她没真正明白……也希望她不要明白”

  “望女成凤?有什么不明白的?”

  “对呀,望女成凤,不过这个凤,是凰的凤。因为这个啊木槿可没什么好的童年,受了不少苦。”廖管家抬了抬眼镜,眼中滚滚流光。

  有时候都有点无奈木槿那个执拗的父亲木乾的那点执念。虽然有点坑女儿,但是对于我们少爷来说……那就是天赐良缘!

  “什么呀!我怎么感觉听不明白”

  “什么明白不明白的,赶紧过把这个箱子帮一下”

  “……”话只说一半,最烦了廖叔。

  …………………………………………………………………………

  “咳咳咳……”

  呵呵,少爷什么时候来这边来着……

  不过……今天还是有点太奇怪了。

  谢白压低了声音,提出了疑问。

  “浅忆没教好自己的狗,就让她再去锻炼锻炼吧”谢谦和斜靠在窗台,望着窗外的大树说道。

  “那几个老东西?……”

  “慢慢来”别那么快玩坏了。

  转身望向谢白,眼底不含一丝感情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眼底竟是一片银白。

  几秒钟后伸了伸懒腰,从墙上拔出了木槿今天甩上去的牛排刀。目光微微柔和了些许。

  小丫头样子挺乖巧,劲还挺大!拿着那片破洞的叶子和刀子信步离开。

  等谢谦和离去的时候,谢白脸色苍白地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就是这样的眼神,让谢白害怕,就是这样的眼神,让谢白臣服,就是这样的眼神,才是谢谦和的眼神。

  从小被灌输作为谢谦和玩伴兼保镖的谢白谢小朋友有点不甘心,这小子凭什么!

  可现实很打脸,八岁那年他才真正明白自己对于谢家人存在的意义——保护并“辅佐”谢谦和。这样的人还有很多,谢家是因为谢谦和才收养他们的,是知道当家主母怀着谢谦和时,他们才有了机会成为谢家旁系的养子和养女。是的,还没出生,谢家就准备好了一切。不一样的就是,如果生是男孩,谢白就近陪伴左右。如果生是女孩,谢忆浅就近陪伴左右。

  直到谢谦和十三岁,谢白十四岁那年发生的一件事,让谢白这个毛头小子的态度发生了改变。当时的谢家树大招风,被某集团犯罪分子报复,他们掳走了谢家最金贵的小儿子,而谢白作为谢谦和的小跟班,很不幸地被犯罪分子“买一送一”。不过索性两人都平安归来。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世上只有谢白明白。

  那是一把削铅笔的小刀,在某个暴躁的执枪逃犯胡乱扫射之后,血红一片。

  “你要怎么选择?”当时的谢谦和也是这般面无表情,漂亮不似真人的眼里没有一丝感情地对他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那时候谢谦和的眼神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令人窒息。谢白久久不能发出声音。后来谢白想,原来每年都要失踪几个月的的谢谦和进行的培训跟他们的这些人应该是有差别的。

  从那时候开始,谢小白更努力了,仿佛一瞬间成长,现在甚至成为业内出类拔萃的律师。

  至于为啥选择这门专业,谢白美其言说要维护世界和平!

  毕竟,身边的人,太疯狂,也太令人疯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