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十,恐惧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319 2020-10-25 12:00:00

  先是太胆小了,明知道不该做的事情却不敢不去做;后来也还是太胆小了,明知道该做的事情却不敢做了。周壹没能给米苏想要的答案,可是一想到死亡会在梦境中出现时,这个夜晚的他就无法安眠。我还该不该去见琉月呢?周壹想着。

  越想越出神,当他意识到来到梦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不该想那么多的,就像夏晴哥哥说的那样,什么时候他也能变成勇敢而坚定的人呢?

  “天天?还是周壹?”

  “……”周壹听到了琉月叫自己的名字时还有些发愣,他不知道琉月发生了什么,但是绝不会是坏事,因为这说明她开始想起自己是谁了,周壹笑了笑,回答“是周壹,也是天天。”

  “天天不会撒谎。”

  “嗯……额,你知道到秦空哥哥和米苏去哪里了吗?”周壹想起了米苏打来的电话,他问起来,或许游戏里真的有线索,能够帮到秦空,抓住为非作歹的法外狂徒似乎也很重要,虽然他还没做好和杀人犯面对面的准备。

  “秦先生是晚上八点上线的,一上线就和【米娜】一起离开公会了。说是要去一趟龙域。”

  “龙域?魔龙那边?”周壹还不知道魔龙的领土被称为龙域,毕竟他真的很少看游戏论坛,想到之前联系过自己的龙域领主,周壹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啊,还有米苏……是谁啊?”

  “以后你就知道了,我现在要去一趟魔龙那边。”

  “我也想去,今天工作结束了的。我也想去看看,因为……”琉月想说原因是想要多了解一下外面世界的大家哪怕是多在一起待一会儿,以家人的形式而不是公会的管理者,可她说不出来,她害怕被拒绝,害怕被说成NPC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规避风险就够了的。

  “嗯,那就现在出发吧。”周壹说完,拉上琉月的手,从沙发上起身,面对着琉月有些疑惑的眼睛说,“不用害怕给我们添麻烦的,遇到危险的时候一定有办法的,而如果不说你想去的话你也许就真的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琉月了。怎么走,去租借飞船直接飞还是去榕树城走天梯?”

  琉月半天说不出话来,明明有千万种担心和忧虑,仿佛在少年与她牵起手的一瞬间,全部烟消云散了。琉月太拘束自己,因为她一直以为自己的NPC,怎样面对无数的未知,或许细节的方案不重要,玩家在第一次没有看到攻略进入新副本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态吧?为什么我不能够这样去尝试一次,至少我应该先进入副本,去做一个开荒探险的人,即使筋疲力尽,但是束缚和恐惧,只需要一点点勇气去面对。

  明明大家都是家人,想要真正和秦空一样强大或许是幻想,可她应该拥有和凯文一样面对枷锁时的理性以及在被周壹牵起时的温度,先有实力,清晰了解了恐惧的对象,而后便知道什么是无畏……

  “用我的折纸,先去榕树城吧,这个时间飞船不方便租借的。”琉月回答,现在是北京时间21:30,孩子们写完作业,大人们完成工作,正是每个晚上的小高峰时期。

  “嗯,那就拜托了。”

  两个人就手拉着手一起走出了星宫的大楼,星光符纸从琉月指间的魔光中映射出来,魔咒是魔法的启动咒语,纸片在空中回转,最终幻化成想要的形状……

  光芒是有偏爱的,即使是光明之神的圣光也是如此,魔龙的领地上就从未迎来圣光,直到他们冲上了云霄。龙域领土上此刻的造访者,是让亢龙也没办法拒绝的,光明之神本尊,芜晴大人。

  众人皆是神明的爱子,神明会以绝对尊贵的姿态站在众人面前,就像此刻的芜晴正站在任何一个种族领域都会有的神之祭坛上,她的降临就是一场盛宴,所有人都会在此刻感受光明与希望。所有人都要为这种神圣行使最高级别的跪拜,以表达虔诚与爱戴,似乎是不成文的规定,是信徒们时刻牢记于心的。

  魔龙一族想要得到神籍吗?那就臣服于光明,向光明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因为世界的法则便是如此……

  光明的信徒有许多,而神明的信徒只有一个,他正在一步一步向芜晴走来,目不斜视,昂首挺胸,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神明,而是一个他可以随意审视的平凡人。当众人都在说着“你怎么还不下跪,你在亵渎神明”的时候,他终于走到了芜晴的面前,似乎也是注意到了周身的环境,他屈膝行下了一个骑士礼,这次他微微阖眸,颔首低眉,在他眼前的“平凡人”在此刻又变成了他至高无上的女神。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变化,毕竟姿态背影是看不到眼睛的,只有芜晴看得清楚那双眼睛里变化的一切情感。

  只是坐在电脑前的秦空,根本想不到他要来给游戏角色打神籍的,他真的只是想从柠荼这边找到线索破案,魔龙之都成为神域后,想要进入这里的他必须去打通神籍任务,他这才是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游戏角色的名字——羽皓。

  光明之神面前的信徒是羽皓,光明之神的信徒仅此一人;光明之神的身侧是司空淮,光明之神的卫军也仅此一人。

  至于其余的臣服者,多是需要光明的援助,而绝非以光明为信仰存在的,比如龙域领主亢龙,他的信仰是从未向往光明,他一直期待着有魔王能够代替什么形式赋予神籍的权利,而魔龙一族也始终为能够等来魔王降世,光明之神的降临再次将他们拉回了属于这个世界的法则。

  柠荼被带到了星宫来,在那座废弃工厂的铁皮房子外面,她给韩钰讲完了有关于她和账号卡的故事……

  “当时我和墨湘一共录入了六个游戏角色,秦空手中的账号卡就是墨湘给的,光明之神的唯一信徒,羽皓。他的天灵书可以看到一切世界被掩盖的真相,但是他无法转述于他人,史书的书写是交由文明之神水兮来撰写的。”

  “神明的嘴,骗人的鬼。”韩钰的吐槽总是来得很快,但是说完以后又要赶紧收回来。

  柠荼倒是没被带偏话题,继续说着:“他只能这么做……说远了。魔龙的领土在被送往天空之后便在准备改名字的,神明称之为‘魔龙之都’,魔龙曾经是黑暗之神所统治的地下城来管理的,亢龙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肃清魔龙一族中仍旧以黑暗为信仰的龙。可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魔龙是地下城发展速度惊人的一个分支,太多人想要摘下枝头诱人的果实。有的人想要借机摆脱黑暗,有的人想要与魔龙为同盟,因此亢龙不能选择光明之神为得到神籍领域的途径,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处,即是战场,他么不能再走这样危险的道路了,可是魔界一众魔王可没有想要和魔龙继续建交的。”

  “为什么?”

  “因为魔龙不够强大,魔界的魔族只崇尚强大。”

  “这还不强大?”

  “如果魔界真的只有魔龙一族这样的水平,你觉得还会有魔界存在吗?”

  “这……”

  “那天晚上,在梦中爆体而亡的魔龙青年就是被外界力量利用的倒霉鬼。他渴望得到神籍,而选择了与那个邪恶的人做了交易,公孙锦,就是他们黑口岸调查组最终要找到的这个人,我在这之前以翠鹧的身份见到了他,魔龙一族想要魔王的力量,而翠鹧是活着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魔王。他已经掌握了部分【方舟】的创造方法,只是他还不能完全渗透,毕竟他不是职业的,更不是会偷数据的黑客,能做到在游戏内生成新的元空间这种程度,他也算是下了些功夫了,可是他也没想到【星期天】会拥有了魔王的力量,是翠鹧赋予它的。”

  “那个双股剑?”

  “什么双股剑,我看到他用过那个武器,【破魔剪】,用于打破魔界的结界,因为是魔界的钥匙变成的。虽然我也没想到一次给了他两把,因为我想做的本来是交给凯文,凯文是双武器角色应该需要的,当时公孙锦抓住翠鹧的时候,情急之下我就让他用了【破魔剪】,但是割裂空间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又不具备修复性,周壹怎么会想到这么具有攻击性的钥匙呢?”

  韩钰突然被问到了,他看着食盒里的鱼子酱寿司,忽然用筷子夹起一块来,放到了甜醋里,说着:“人不可貌相。”而后把寿司放进嘴里咀嚼着,嘴里被食物填满,于是笑容也跟着扭曲,柠荼看着这样的表情,自觉选择了不再多问关于周壹的事情。

  “需要公安部门批准,我就可以让沈螽调查所有参与者的坐标,只是公孙锦似乎每次都在换不同的网吧,我猜他能藏到现在,身份证应该也有不少吧。这次死者的身份证件就不见了,估计他也顺走了,即使有再多的监控,想要找到一个总是在变装变换身份,反侦察能力极强,上网都要带着马甲的人来说,要找到他的位置,需要耗费不少人力吧。”

  “诶,先别气馁啊,总有突破口的嘛。你确定那天周壹没看到魔龙爆破的场面吗?”

  “是的,但是琉月看见了。”

  “呃,那我试着从琉月的方向探索一下。米苏那边的线索如果断了,还可以直接来找我。直接让游戏官方找公孙锦的确可行,但找到的是网吧就没什么意义了吧,都是一些管理不严的小网吧,到时可以顺手惩治一下,不过我们可以换个方法。”

  大约很少有人能够理解鬼才的思路,但是如若有一点信任存在的话……

  “如果本以为需要魔王之力的公孙锦,看到光明之神出现的话,他会不会有一种幻灭的感觉?”韩钰说着,脸上的笑容再没变化,一直定格在了眯眯眼的样子。

  柠荼的手抖了一下,寿司掉回了食盒里,鱼子酱散落在餐盒的底部,过了半晌才点点头,说:“但是这并不会让他急着现身。”

  “有个人能让他急着现身的。”韩钰朝着他们之前走出来的休息室给了个眼神,那里还有正在吃午饭的秦空,别忘了秦空可是卷入过第二次黑口岸事件的当事人,“如果一个不够,还有米苏不是吗?”

  “他们有那么大仇吗?”

  “一个一无所有的可怜人,从监狱出来以后,除了复仇之外,他还会有什么人生理想吗?”

  ……

  米苏没有跟着一起来魔龙之都,他还想去找韩钰对线索,但是秦空来了,他提前打好了神籍任务来了。又一个红V认证,但是这次怎么不是凯文、金麟的娱乐圈,也不是职业选手的电竞圈,更不是周壹的绘画圈,而是律政圈,是一个所有游戏玩家都瞠目结舌,完全没办法把两者想到一起去的存在。怎么?这是游戏公司请的法律顾问吗?看看人设还是光明之神的信徒……

  是吧,应该就是吧。

  名人的新闻每天都会出现,平凡人大多走马观花,在R2O的论坛上更是如此,玩家们要研究的是怎么打这个野图boss,而不是这背后有什么样的角色。

  秦空更不会在乎这些东西,他来这里也就是为了引出公孙锦来,可公孙锦没来,反倒是把魔龙一族里不待见光明之神的人全部都给惹怒了,一个两个的游戏ID全部都是灰色的,像是失去了理性一般径直冲向了光明之神,当然,他们一个两个的都被光明卫军击败,而后从他们的体内都找到了疑似方舟的东西,又是毫无悬念的一个两个爆体而亡。

  柠荼做着梦,流着泪,多少无辜之人消亡于人世,全都是因为一个作恶的因子。在一片血泊之中,她一神明的姿态屹立于神坛,满心慈爱与庄严,但再找不到坚强的理由,如果没有卫军与信徒的作态,她都要忘记自己还是芜晴女神。

  沈螽在电脑前记下了所有死者的游戏ID,调出了所有的玩家身份信息交于公安机关,比对出的结果不是在失踪人口名单里,就是这半年以内的死者,有H市的,也有H市之外的。而统一的交集是他们都有在G市的出行记录,有的人老家是G市,有的人居住在G市,还有去旅游过的,新思路又摆在了“黑口岸”调查组的面前。

  当一切演出即将落下帷幕时,芜晴要为魔龙的领土赋予新的名讳,神域领土即将建立时,一切黑暗终将在此刻崩塌。

  真的有那么大仇吗?不然呢?

  一时间天塌地陷,原来魔龙一族赖以生存的领土,都一直是游戏内的虚构空间,他们所期待的神或者魔王,也早就变成了恶人利用他们的信仰来达成目的幻想,而现在幻想破灭了。光明之神的身影消失在了神坛的中央,卫军与信徒也随之而去,留给魔龙一族的只有不断塌陷的城墙土地,以及孤军奋战的王……

  亢龙是想得到有这样一天的,从他们入住地下城开始,所以他不能选择光明之神的庇护,现在面对这一切的时候,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去联系曾经在地下城的老朋友,梅格大法师,土系元素法师最强者。只要能够借助她的力量重造国都,一切就都还来得及,这是亢龙为自己留下的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可以选择的后路。只是……

  还有些不甘心啊。

  看着已然混乱的人海,即便是仍有着战胜困难的勇气,也会在混沌中逐渐倾塌。恐惧是潜伏于人心的影子,沉睡时会是惹人疼爱保护的兔子,而当他们抱在一起,就会变成觉醒为长着獠牙的洪水猛兽,极具破坏性,失去理性、规则和秩序。

  “【彩星】,去吧。”黑暗中有一道彩色的流光划过,穿梭于人群,最终飞奔向神坛的方向,神坛的光芒重新点亮,小纸人在风息中摇摆着,少女的掌心流出的彩色光环将她笼罩,“契约·交换。”

  小纸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白色魔光为神坛周围的人带来了希望,可这次出现的不是神明,而是一席白色衣裙的少女和另一位奇装异服的少年,少年手持着双股剑站在人群之中,棕黄色的兜帽遮住了他的面孔,他面向着火光漫天,恐慌的人群不再躁动,大家逐渐放缓了脚步,仿佛有什么能够震慑人心的魔咒一般。

  “你尝试去祈祷圣临,我来救助这些倒霉的受害者吧。”少年说着,右手举过头顶,剑指向天空,金黄色的魔光将其剑身笼罩,挥剑斩下,剑气冲天过后是震耳欲聋的破碎声,天空中被撕裂的缝隙中,一双翠绿色的眼睛凝视着他。

  天邪记得这是什么,魔界的力量,魔界的钥匙能够打开通往魔界的大门,如若魔龙一族还算是魔族,愿意怜悯他们的应当只有魔界的生物,可魔王是没有怜爱之心的,躁动再次点燃,仿佛刚刚静置的爆竹,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不是神明又一次的戏弄他们的把戏,救赎是神明的任务,你怎么能叫魔王来,怎么可以……

  “如果怜悯不足以构成你现世的原因,那么,我命令你,此刻出现在我的面前!”天邪震声高呼着,声音淹没于人海,却被魔界之匙听得清清楚楚,金黄色的魔光没有黯淡下去,反而变得愈发强烈,天邪将【破魔剪】重新组合回剪刀的样子,那一刻魔王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破坏性,再没能保持住自己该有的高贵,现身而出。

  “啊!别再叫了,我知道了。”乍然出现的绿色魔光逐渐收敛,光影褪去后从中飞出的是那个星宫所熟悉的身影。

  “你……翠鹧?”

  “知道我是魔王很奇怪吗,破魔者?需要我怎么做?”

  “让他们停止破坏。”

  “简单!亢龙,我命令你,享用我的魔力,化作龙的姿态,为你所有的子民施以震慑的魔咒!”翠绿色的光环从翠鹧周身升腾而起,飞向茫然的龙域领主。魔光盘旋在亢龙周身,能量子心底涌动喷薄着,最终以魔化的形式释放出来,巨大的魔龙身躯为占据破碎城邦的大广场,龙吟声在天空中回荡着,躁动的人群最终全部平息,此刻没有神没有魔,只有化作魔的王矗立在人海之中。

  琉月跪在神坛虔诚祈祷,直至圣光重新降临,而这次出现的人,没有光明之神,而只有光明的信徒,羽皓。正当琉月看着这张属于秦空的脸茫然无措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已经开始以神的传播方式在这座城池中响起:

  “我,光明之神的唯一信徒,以血为墨证以绝对的正,启于神明的双目,请愿神明的授意,魔族龙域领主亢龙的神籍仍旧有效,其所统帅的领土正式获得神域资格,命名为魔龙之都。虔诚跪拜于光明之神的子民,皆享有光明之神的庇护。”

  圣洁的白色光华再次重新降临于神坛,这次以羽皓所在的位置为中心点,白色的光圈开始扩散开来,破碎的一切开始修复,时光在此刻变得温柔宁静,魔王的魔力收回,亢龙恢复了他原本的面貌,人心得以稳定,皆以虔诚的姿态跪拜神明。

  琉月本是跪姿,却没有行礼,只是望着羽皓的面容出神,当羽皓的眼睛看向她时,琉月这才如梦初醒,颔首跪拜其身后所代表的神明,那是绝对的正义与威严,只留下了亢龙与天邪行使骑士礼。神明的唯一信徒,即代表神明,天灵书飞速翻动着书页,曾经在这里爆体而亡的尸体流出的血在此刻被收集起来,血色逐渐加深直至最终化作素墨,天灵书上的撰写着新的历史……

  “你要去哪?”羽皓忽然看向了人群中正在悄然移动的史莱姆,凌冽的气息带着神的威严逼近向那个并不高大的魔王。

  “额,神的仪式,魔就不参与了。拜拜!”翠鹧笑嘻嘻地挥挥手,衣裙腰线上的蝴蝶结迅速变成了翅膀,而后几乎化作了一道光飞行向了天上还没有修补的裂缝之中。

  神和魔似乎不能相见吧……

  天灵书仍旧以魔法维持着运转,新的圣光再次降临,汇聚于羽皓的身上,他再次看向天灵书:“我,光明之神的唯一信徒,以血为墨证以绝对的正,启于神明的双目,请愿神明的授意,天邪听令。”

  “嗯,在。”

  “与魔王为交,持恶之器,行善之事,愿以神明洗涤魔的戾气,使天邪神籍仍旧有效,特意加封,予以‘勇气’的名讳,不予缴械武器的处罚。”

  “谢神明宽恕。”

  天邪或许会忘记这是拥有周壹的灵魂而做的一切“丰功伟业”但是从今往后的不论是周壹还是天邪,大约已经清楚该怎么做了。一切结束后,信徒捧着天灵书再次隐没与圣光之中。周壹谢绝了亢龙想将他们留下作为感谢的要求,但是替琉月接下了魔龙一族的信物,一条坠饰着龙牙的项链,说如果未来他们有想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带着这个信物随意出入龙域来找领主。

  “天天怎么会想到帮他们?”

  “只是不想看到死太多人罢了。”

  “你,不会因为这里是游戏而麻木生死吗?”

  周壹摆弄着手里的龙牙项链,和琉月聊着天,走在首都的街道上,听着琉月的话题,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那条项链放到琉月手中,而后挠了挠头说:“我害怕啊。难道琉月不害怕吗?”

  “害怕啊……”

  “那我去外面的世界等你好吗?这份勇气,给你。”

  “……外面的世界,为什么都等着我去那里呢?”

  “你会慢慢找到答案的。抱歉,我大概知道我给你什么样的回忆了,是恐惧,和我待在一起的一开始,我的惶恐似乎也传递给了你,但是还好,走之前我给你留下了些别的东西。”周壹说完指了指琉月手中的龙牙项链,而后笑着合上自己的双手。

  琉月能注意到周壹这样习惯性的动作,周壹似乎对自己的手格外的在乎,即使是在梦里,双手总是合在一起放在身前,说话的时候还总是挡在嘴前,多数的男生应该不会像他这样轻声细语讲话的,是的,包括秦先生和凯文,在看到周壹的回忆之后琉月知道了原因,这个少年也有所热爱与向往的生活,而这个梦里再美好,一些东西也是得不到的,琉月总要学着自己探索发现新的世界,那就……用来自天天的这份勇气吧。

  “天都黑了,早点回去吧。”

  “嗯,走吧。”

  ……

  “为什么神和魔不能相见。”

  “不是神和魔,是我和我。”

  天灵书合上,白金色的魔光消逝,整个馆藏室回到了阴暗的状态,秦空坐在电脑前,游戏的文案界面被他关掉了,他看着游戏界面里阴暗是幻境,脑海中深深刻印着这句话。而后他将手边的笔记本推到了自己的面前,写下了新的笔记:

  《神明与信徒的书信》:神明在逃避着遇见自己,可她们终究会在这个世界里,聚到一起。信徒会成为她的眼睛,帮她记住一切属于灰色的东西。

  “第二次黑口岸事件的参与者档案宗卷纸质版,帮我寄到律所,谢谢。”秦空在聊条界面中输入了这句话,发送给了蔡警官,然后他关闭了游戏界面,打开了网购界面,搜索“便携游戏读卡器”。

  在客厅睡醒的柠荼,看着身边坐着的百里墨湘,又重新合上眼睛,她清楚接下来要出现在星宫的情况会越来越频繁,但是没关系,这里还有一个自己信赖的人,不会出事的……

  韩钰在自己的房间里,他正摆弄着手里的账号卡,上面写着“无心者”的字样,首版卡的样式,而游戏读卡器长插入是是一张今年的新版账号卡,上面同样有自己的签字——“金”。

  他右手的中指按着卡片的一角,卡片立在桌面上,拇指拨动卡片旋转,一次又一次旋转停下,时间在这中间逐渐消磨着,眼前的游戏界面里,同样写实纺织模拟器,这次不再是蔷薇花,而是赤红色的彼岸花。消息盒子里的红点已经出现了许久,他一直盯着那个红点发呆,脸上没有面对他人时的笑意,左手支撑着脸,直到房间外传来敲门声。

  韩钰隐藏了游戏界面,收起了自己的游戏账号卡,抬着头朝外面喊了一声:“直接进就行。”

  房门缓缓推开,柠荼似乎不太喜欢进入别人的空间去,于是一直站在门口,说:“我要回去了。”

  韩钰的笑容再次出现,这次没有眯起眼来,而仅仅是扬起了嘴角,“我送你吧,路上有话和你说,顺便回自己那边的公寓。”

  “嗯,那秦空那边……”

  “你如果想回去,就趁着他把你按在星宫过夜之前赶紧走。”

  “走了走了。”韩钰锁了电脑屏幕,从读卡器上抽走了游戏账号卡,再在柠荼没注意的情况下把两张账号卡叠在一起装回了口袋里,最后轻轻拉着柠荼的手腕,离开了星宫。

  房门虚掩着,两个人离开没过三分钟,房门又传来轻轻的敲击声,推开门的人是夏晴,但是看到空着的房间,他以往从容轻松的表情变得冰冷,眉心皱起,看着已经熄灭的主机提示灯,叹息着关上了门……

  游戏世界里,黑森林联邦国,紫色烟雾弥漫在阴暗的沼泽地上,阳光再无法穿透黑暗的国度,这里是独属于血族的黑色领域,丛林之中一座开满各色蔷薇的花园里,金发的少年用利刃隔断花朵的头颅,削去锋利的刺,留下娇艳欲滴的花朵,送至鼻尖轻嗅,随后收入身边推车上的花束之中,众多蔷薇在花束之中展露着怪诞的微笑,紫雾没能淹没花朵的颜色,而是包裹着香气将爱意藏在了少年的心上。

  乌鸦的声音传来少年的耳畔,少年抬眸看向紫雾中的那一抹黑影,直至乌鸦落到了自己的肩头,一封泛黄的信封从肩头滑落下来,他伸出手接住这封信,火漆章是红色六芒星的图案,他脸上带着平静而优雅的微笑拆开信件,血色的瞳孔中闪动幸福的期望,这应该是自己的弟弟从星宫那边寄来的信件,纸张翻动的声音在指尖轻响,字迹出现在他的眼中,并非熟悉的笔迹和口吻,于是他将视线下移去看落款,那里写着另一个人的名字——青空。

  “看来,还是要等到这一天了。惠洛,你能接受吗?”少年自言自语着,开始阅读那份信件上他早已猜到的内容。紫雾漂浮在空气中,信封上并不算秀气的字体上写着收件人的名字——金。

  返回市里的公家车上,韩钰和柠荼并肩坐在一起,柠荼靠着窗边双手还抱着刚刚百里墨湘塞到她手上的纸袋子,应该是夜宵。见她显得有些局促,韩钰也没有什么像柠荼方向伸展的动作,笑着说:

  “柠荼,真的不记得我了啊?”

  “你是……”

  “你不会真的以为秦空才是他的复仇对象吧?黑口岸的故事,你还是没办法将它合理化,所以你在努力忘掉,于是你连当时在医院里和你一起度过难关的我也一起忘了。公孙锦的仇,可还要报到百里墨湘的身上呢,你和他走那么近,真的完全相信他了吗?”

  “墨湘怎么了?”

  “嗯……没怎么。你吃点东西吧,纸袋是我做的茶果子,抹茶不知道你习不习惯。”

  “谢谢你……”柠荼看着韩钰的笑容,可沉默就是这样突然出现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那个最善谈的韩钰在此刻仿佛也无视了柠荼一切的情绪,只是保持着那样的笑容,没有再开口,直到柠荼拆开那个纸袋子,开始吃里面的点心。点心的味道软糯香甜,但是冰凉凉的,柠荼吃不出一点好心情,总感觉有些奇怪的情绪被咽下了肚子,最终被分解融入血液,进入心房后蔓延向全身。

  “曾经流过的血和泪,可都是抹不掉的东西,希望在事情发展到最糟糕的情况之前,你能将那些东西合理化吧。仇恨,总是会以仇恨的方式传给下一个倒霉鬼的。”

  信纸上的话在韩钰脑海中逐渐拼凑出模样,韩钰打了个哈欠,车上的灯光有些昏暗,在他本就不想睁大的蓝色瞳孔中,随着车厢颠簸个不断晃动着小小的光斑。

  韩钰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可是他想将错就错下去,有那么难吗?很快快到清明节了吧,该去看看他了。只要夏医生同意的话,但是这段话,应该说给柠荼听才对的吧……还有琉月的事情,希望周壹能想明白些,和夏晴沟通解决,尽快度过危局什么的。还有那个梦境的世界,我也好想去看看啊,柠荼允许吗?还有之前老爷爷家的那条狗,公寓的房东让不让养呢……

  韩钰毫无边际地思考着一个又一个问题,直到瞳孔越来越大,被柠荼发现了不对劲,说:“你困了吗?”

  “嗯,有一点,可以帮我等一下站点吗?”韩钰点点头,脑袋有些沉重的样子,柠荼都以为他的脖子要断了一样,赶紧答应了下来,于是韩钰说了一下自己的站点,他是在柠荼之后下车,所以柠荼只能答应在自己下车前叫醒韩钰。

  韩钰一副无所谓的笑,而后便低下头去渐渐合上了眼睛……

  柠荼看着自己还没吃完的茶果子,糯米的上的抹茶粉很细腻,自己咬过的那一面上很光滑,像是专门开店铺的人做出来的一样优秀,可是却一点也感受不到香甜的心情,反而越吃越觉得能量在流失,是韩钰做这些的时候,在想什么心事吗?柠荼望着韩钰的侧脸想着。

  为什么要染这么奇怪的发色呢?一半保留着原本的黑色,一半漂成极为纯净的白色,侧向柠荼的这一面,是黑色的,刘海侧向白发的一面,柠荼还能看见他轻轻闭着的眼睛。好像还是一双很漂亮的蓝色眼睛,只是另一只眼睛总是被刘海挡着。他还很想喜欢的笑,柠荼却始终无法感染这种快乐……

  柠荼收起了手中的点心,准备回家以后再继续吃,只是静静回想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同样没有什么逻辑和套路,思维跳脱而混乱着,但是刚刚睡过觉的她已经准备好了今晚失眠的情况,回到俱乐部的时候也许会有点无聊,去训练吧。

  夜色包裹城市的喧嚣,市井的繁华替代城郊的花草树木,路灯的光在两人身上快速的流过,是旅途的倒计时,是相逢的时光相册,柠荼一点点回忆着那段蒙灰的记忆,此刻的她,正如游戏世界里的琉月一样需要勇气,可琉月得到了周壹的鼓励,柠荼怎么办呢……

  公安局内,蔡警官终于完成了全部的卷宗提取登记,大批大批的牛皮纸文件袋被他再一一确认后装进纸箱子里,手机上是快递单到,目的地早早输入了律所的地址,收件人写着秦空的名字,在被装入纸箱的档案袋里,有一个文件袋上写着柠荼的名字,只是被蔡警官扫了一眼封面的“第二次黑口岸事件参与者”后就被装入了纸箱里,很快又被一个写着百里谦这个名字的文件袋压在了下面,只是封装的白色圆扣有些脱落了,被快速放入纸箱的一瞬间,一些资料掉了出来,蔡警官来不及收拾,身边一同帮忙确认文件的女警员拾起了所有的资料,其中一页上印着清晰的字:死亡证明。

  星宫的浴室里,秦空正在冲着热水澡,以往这个时间的他总能够快速地放空大脑,好让准备入睡的自己以最放松的姿态躺倒在床上,可这次是他有生之年洗澡时间最长的一次,直到夏晴来敲了敲门告诉他“韩钰应该和柠荼一起离开星宫了”,他才想起来时间是不是流失得太快,公共浴室挂着始终,他透过氤氲的水雾去看清指针与刻线时费了一些力气,但是他知道让他如此狼狈的不是别人,正是光明与正义。

  疲惫感越来越沉重,他记得这种感觉,他要找到其他方式去放松。毕竟他还记得他的身份与职业,困难和负能量只能用来克服,而非滋养,这是对于强大的人来说。

  那个世界,真的有那么奇特吗?夏晴,如果你还能去那里,可以给我讲讲吗?至少也让一个绝对现实主义的我,也体会一下做梦是什么滋味吧……不,不对,我不应该动摇的。

  秦空擦干了脸上水珠,有些湿软的头发在毛巾的揉搓下逐渐恢复蓬松。他要去喝杯咖啡,还有看看百里墨湘是怎么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