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九,龙宴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656 2020-10-15 12:00:00

  H市昨晚下了一场小雨,早晨是才逐渐结束的,空气很湿润也很温和,窗台上挂着雨滴,路面上还有些湿滑,是绵长的春雨的痕迹。

  琉辉很早起了床,或许说他根本没睡多久,在浴室里洗了澡出来,他要先去医院病房那边看看琉月,一直让秦空来照看也不是办法,毕竟秦空可没有像夏晴一样请年假的决心和条件,律所才是最适合秦空的地方,而不是琉月的病房。

  吹风机开的是冷风,琉辉不喜欢热风在头皮上“开刀”的感觉,吹干头发之后,也没再整理头发,穿上了件外套,钥匙扣扣和手机往口袋里一揣,就出了门。

  开车先去医院那边,然后接柠荼一起去俱乐部吧。琉辉一边想着,一边启动了车子,手机连上了车载蓝牙,自动挡还没动,车内就响起了电话铃声,琉辉触碰了液晶屏上的接通建,甚至还没看清楚上面的电话号码,对方一开口他就知道了是谁。

  “琉辉,我们战队在H市的团建要结束了,要一起来吃顿饭吗?”

  “啧,拽根,这种事你找我们领队说啊,我一副队长管啥事儿啊?”琉辉说着放下了手闸,脚下踩着油门,开始控制汽车行驶像道路上。

  “她没睡醒,南伊接的电话。”墨龙轩说道,“吃饭是小事,难道你们训练节奏很紧张吗?”

  “诶,你说着吃饭的事儿呢,怎么还突然打探敌情了?还有,你就这么确定我是早起的鸟儿?”琉辉脚下的动作顿了一下,车子在上坡路上也是前后一晃,很快他又调整回来,将汽车开到了公共道路上,开始正常行驶了。

  墨龙轩笑了笑:“你这不是接上电话了吗?怎么?刚起床还是在洗澡啊?”

  “啧,行了啊。我要开车,这事儿我到了俱乐部问问兔子,挂了。”琉辉说完,不等墨龙轩再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开启的手机的驾驶免打扰模式。

  柠荼昨晚没睡好,又失眠了?电话都是南伊接的,看来是电话的铃声都没能把柠荼叫醒。墨龙轩应该是不准备把“所罗门战队和梦幻战队一起吃饭”这件事给南伊当新闻的,所以才避嫌了没有说,反过来找自己的。琉辉一边想着,一边驾驶着车辆朝H市内行驶。

  C市的清晨还有没那么明亮,早自习结束的周壹正捧着两个奶黄包在食堂里吃着,手边还放着一杯豆浆,耳朵上带着耳机放着一些英文小调,眼睛朝窗外看着,早晨第一节是体育,看的方向当然是操场。太阳从地平线以下缓缓升起,阳光照在粗糙的草地上,有些像波光粼粼的水面,周壹默默记住了这片色彩,但此刻的他心中所想全都是昨晚在梦里和夏晴说的话。

  “哈……”周壹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又活动了一下脖子,他这几天一直没能好好睡觉,除了梦就是半夜醒来,就像是凯文为了研究悬疑剧之后好几天都要跑来找他睡觉的需求一样,他太需要一些助眠的外在支援了,看来还是需要和夏晴哥哥再通一次电话了。

  “周壹。”宿舍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周壹回头看去,宿舍长正和一个朋友一起,手里都端着餐盘。宿舍长继续说道:“今天有雨,体育课要去体育馆,你没带伞吧?我给你装包里了,你拿一下。”

  宿舍长说完微微侧过身子,将斜挎包朝着周壹的方向。周壹微笑着点点头,一边道谢一边放下了手里的早餐,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之后这才拉开了宿舍长斜挎包的拉链,里面放着两把雨伞,一把是宿舍长自己的,一把是周壹平时挂在衣柜外面的,本来是给下雨天急着出门的室友备用的,但是这次却拿到了他自己手里。

  “不客气。”宿舍长说完,等着周壹拉上了背包的拉链后,和身边的朋友一起找空座位去了。

  周壹也转过身去继续吃早餐,隐约还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论。

  “你室友?”

  “嗯,一个善良得有点傻乎乎的小不点。”

  ……

  H市的上空又开始飘起了小雨点,春雨从不会很剧烈,但总是要注意的。

  柠荼在小区门口的长椅上坐着,手中还在拨弄着自己的平板电脑,雨点打在了她的屏幕上,她才抬起头朝天上看看,雨不算大,正当她在背包里摸索了半天没找到雨伞的时候,琉辉的车就到了,柠荼把PAD锁屏,装回了背包里就朝着琉辉那边走去。

  “不坐前面?”

  “不了。”

  柠荼开了后车门坐进去,周末离开俱乐部,还有每周一去俱乐部,路线已经被琉辉全包全揽了。琉辉继续开车,像是有意无意地闲聊着:“南伊呢?”

  “还在睡觉,她的工作都在下午和晚上。”

  “哦。”琉辉点点头,继续说,“拽根儿那边团建结束了,问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全队?还是只有他?”

  “团建,应该是全队吧。”

  “嗯,那就一起去吧。百里墨湘呢?你不是这周在星宫吗?你没和他一起出门?”

  “他周末又不在星宫待着,我怎么知道。”

  柠荼没再接话,琉辉也找不到话题了,就又问道:“你刚刚在平板上看什么?”

  “拽根的武器,他说想改型的。”

  “狂战士还转型啊?”

  “又不是所有人都有【方舟】这种武器,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难怪还想着请我们吃饭,他给多少钱?”

  “钱不钱的不知道,找他们下了很多材料订单,公会压力能小很多,正好就可以多去竞技场里招揽人才。就算我们没有交易他也会请吃饭的,毕竟他还是会处理人脉的。”

  “请?拽根还真豪迈。”刘辉摇了摇头,感叹道。

  墨龙轩是很会处理人脉,身上就带着独属于贵族的气质,不是温文尔雅,也不是高傲金贵,而是一种随和慷慨和一种担当。和他很相像的领导人大约就是菁虹战队的慕容虹,即便是有着同样优渥的出身家境的林耀也和墨龙轩的气质也有不同,和柠荼相比就更不必说了。

  联盟比赛都快开始了,哪家战队不是活动一结束就赶快回到各自的老家去开始训练的?墨龙轩的所罗门就不是,他们还在H是优哉游哉地团建着,甚至临走之前还想着请当地的对手吃顿饭,柠荼当然知道墨龙轩是不会摆鸿门宴的,但是就想魔龙有他们自己的法则一样,“龙门”照样是有他们自己的套路。只是柠荼手上拿着武器资料,墨龙轩当然知道生意该怎么做了。

  “他那是什么武器?”

  “我只是给了几个建议,东西还得他自己有钱做。”

  “这建议这么值钱?”

  “哼,你当我的百科书是白叫的?”柠荼的语气里带着一点小小的骄傲。

  琉辉当然理解,柠荼这么做当然是因为没有那个战队会在比赛之前把自己的装备数值给别的队伍看的,所以只能买建议,而全联盟上下会跨职业做武器的,只有柠荼和林耀,相比于林耀那种更加执着于枪械武器的,墨龙轩当然会更倾向于找自己更加熟悉的柠荼。

  “都是些什么?”

  “唐刀,重剑,骨刺。选哪个就看他自己了。”

  琉辉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这三种武器:重剑自不必说,狂战士最爱,许多不适应高技巧操作的剑客也会选择重剑,攻击力自然是显著;骨刺本是刺客类职业很喜欢的,套在手臂上,虽然攻击距离短,但是负重不高又易操作,渐渐就变成了很多非刺客类职业最喜欢的防身武器,典型的副武器;唐刀的可操作性就不同了,大多是走青丘之国流派的剑客侠客会选择的武器,比重剑轻便很多,但打击感和攻击都比花边光剑要实在很多,和墨龙轩的气质倒是相像一些。

  墨龙轩会怎么选择,琉辉当然猜不出来,以墨龙轩的经济实力来说,三个一起做都够了,只是战队里会允许这样的一家独大出现吗?哦,还真不是一家独大,琉辉暗自在脑海里抽了自己一嘴巴。所罗门还有个姜聿淑呢,怎么能叫一家独大……

  “你妹妹那边怎么样?”

  “有很多恢复迹象了,手指动过,医院当然很重视,而且测血糖发现能量消耗也越来越大了,应该是从大脑开始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了。”

  “那很好啊,让大家继续陪着她就好了。不过,如果有人发现开始有睡觉进入梦境的情况,要跟我说,赶紧停下休息。”

  琉辉握着方向盘的手暗暗加大了力度,拇指在方向盘的皮质套边缘扣了起来,撇了一下嘴,又在倒车镜里看了一眼柠荼,说:“当然了,你有困难也要告诉我。”

  柠荼看着窗外的眼睛眨动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朝着琉辉的倒视镜上看了一眼,而后抱着自己放在腿上的背包,说:“嗯,会的。”这之后一路上两人也没再继续聊天……

  H市的知名律所内,秦空刚刚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公文包放在了座位上,手中还是装着早点的纸袋子,没等他休息一会儿,手机便响起了。蓝牙耳机里的晨间新闻被打断了,秦空接通了电话,手里还拿着早餐走向了玻璃窗的方向,看着窗外的高楼,等待着电话里的人说话。

  “秦律师,之前调查的案件有新的进展了,不过……”是个有40岁的男性声音。秦空听得出来,是H市警局刑警队“黑口岸”调查组的组长,蔡警官。

  不过蔡警官说话的语气显得有些犹豫,想来不是什么好的结果,秦空一边拆开了早餐的包装一边说:“是发现了新案件?”

  “发现新死者……”蔡警官和秦空也打了很长时间的交道,自然对于秦空这种相当犀利的说话风格有些理解,当然这个消息确实糟糕透了,“是在H市黑口岸的医疗器械工厂的一名工人失踪了,报案过后的第二个周末,也就是昨天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在一座废弃工厂的铁皮房子里,死者躺在手术台上,表情没有痛苦和挣扎,甚至没有任何伤口和中毒痕迹,法医的检验结果是自然休克。”

  “自然休克?”秦空嘴里的食物甚至都没来得及咽下去,复读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些含含糊糊的,对于一个很注重礼节的律师来说,这有些失态,于是他也迅速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咽下之后再继续问道,“是转交案件,那应该就是有了初步判断了。”

  “只发现了一个注射针眼,可血液里并没有发现有毒的药物,只是胰岛素的含量有些高。”

  “这名员工是否存在血糖相关的病史?”

  “没有,家属确认他生前的身体状况除了有颈椎病之外,没有更多的既往病史。”

  “哼,看来又是相似的手法。”

  “是的,超量胰岛素,手段极其残忍,明明是用来治病的东西……现在死者家属还不能处理后事,因为凶手没有找到,他们只能怪领到国家的补偿和救助,唉。我们还在继续勘察现场,只发现了一个烧焦了的注射器,别说指纹了,连确定这是用来注射胰岛素的药剂都很难啊。”

  “他生前有颈椎病,是工作了几年?”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了,他是技工学校毕业的,刚毕业不就,还属于工厂里的临时工。”

  “那是怎么有颈椎病的?”

  “据说是中学时期经常去网吧,沉迷于游戏,这段时间不是有个游戏很火吗?好像就是那个游戏。”

  “游戏?梦境空间?”

  “对对,我闺女和儿子最近也在玩那个游戏,秦律师也知道?”

  秦空的眼睛转了转,连吃早点的动作也逐渐放缓最后停了下来,他回忆了一番之后说道:“我知道了,上午我的工作处理完以后,我再去现场了解一下情况。调查辛苦了。”

  “没什么,都是分内之事罢了,只是秦律师为什么执着于黑口岸的案件呢?”

  “分内之事。”秦空说罢,挂断了电话。加快了自己吃早餐的速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自己的工作电脑。他没有柠荼的那种游戏读卡器,不然他现在就想登录游戏问些话的,不过还好他有星宫。

  【秦空】:夏晴,在家的话麻烦登录一下游戏。

  【夏晴】:啊?

  【秦空】:帮我守着柠荼,她一上线就给我打个电话。

  【夏晴】:铁树开花?

  【秦空】:例行公事,要我给你拍一张律师执照吗?

  【夏晴】:好吧好吧。

  【韩钰】:什么事那么紧张?

  【米苏】:你不会也以为和游戏有关吧?

  【秦空】:米苏知道的话也可以调查一下。

  【米苏】:我有我的调查方向,秦大律师不必操心。

  【秦空】:那就不说了,我先去工作了。

  关闭了聊天界面之后,秦空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黑口岸”调查组是一个由公安机关、公诉机关以及民间多个侦探律师事务所等等相关组织的成员共同组成的,主要针对的就是仍然没有被挖掘出来的H市黑色组织。早期由公孙氏执掌整个大权时,警方实施过两次剿匪,第一次该组织元气大伤,但仍有残存势力逃出;第二次由阎声,同样也是星宫的孩子,亲自卧底其中,再次清缴,总算是连根拔起。

  而就在去年九月,公孙氏的旁支领袖,公孙锦,成功越狱了,而就在这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精神异常类和药物类案件突然增多了,作为大量医疗器械工厂盘踞的黑口岸,自然成为了警方非常重视的地方,即使加大了巡查和安保的力度仍然还是有这样类似的案件发生,案件存在疑点,找不到凶手,又令人无法接受“意外”这个说辞,刑警队成立了“黑口岸”调查组,而秦空和米苏能够加入组织,也是因为在第二次清缴中,有他们的参与,即使过程并不愉快。

  米苏退出聊天界面锁屏了手机,再次看向眼前的教室黑板,题目已经换成了新的,但是看完了讲师标注的重点后再低头看了一下笔记本上的记录,米苏都想要拿笔开始解题了,但还是老老实实等着老师讲起了解题过程规范。

  今天的米苏穿着米色的雪纺衬衫,还有巧克力色的背带裤,长长的头发束成低马尾搭在背后,光是看身形衣品,大约没有人会把他当成男孩子。记录下了解题模板之后,讲师便开始给时间让自己解题了。米苏只把计算结果填上去就解答完毕了,而后就开始在脑海里作者自己的盘算:夏晴哥哥要去帮秦空哥哥做事,那电话只能打给周壹了,碰碰运气也好,如果没有的话只能等晚自习结束自己去网吧登录游戏看看了。

  谁能想到破命案要去游戏里啊……

  米苏摇摇头继续看笔记,静静等着讲师开始讲下一道例题。

  当晚目睹自爆魔龙的人中,打游戏的柠荼、凯文、秦若止,周壹当时是昏迷了所以没看到,当然不包括现在不能问话的琉月。凯文最近准备新剧,游戏登录时间明显缩短了很多,就连目睹魔龙自爆这件事凯文都还没来得及分享。米苏的调查方向是能够做梦进入梦境空间的人,自然会想到他观察出的夏晴和周壹,至于柠荼,秦空都去调查了他就不插一手了。

  柠荼知道:如果是亮着ID的游戏角色,则代表着角色由玩家操作,死亡意味着游戏要重头开始;如果是灰着ID的游戏角色,则意味着玩家下线,游戏角色的死亡就很难再解释。

  但是这样莫名其面在游戏里见证死亡的事情,她见过太多了,就连她自己的角色也死亡过,而且是在她梦中死亡过,既然已经是司空见惯,那么柠荼就没放在心上。当夏晴联系上了游戏里的【星雨】说秦空有事找她时,柠荼压根就没往命案上想,两个人开着麦聊天,同样在游戏里的百里墨湘却并不想走远了,他也是在星宫的群聊里的,他当然知道夏晴找柠荼的原因,于是就操作着角色停留在不远处,当个顺风耳。

  “公事?什么公事?”柠荼问着眼前的游戏角色,昨晚的她还在青鸟的身上做过梦,将【青空】错认成了“蓝天”,但是还好夏晴似乎不知道青鸟也是她。

  琉辉远远地看着【将进酒】的站位,不禁也好奇起来,于是他又找了另一个站位,也当起了顺风耳。

  夏晴没法详细结束,毕竟他又不是调查组的:“这个你去问秦空吧,是很重要的事。”

  “我知道了,不过我没留过他的联系方式,你先给我一下吧。”柠荼虽然没和秦空相处很久,但是她不认为秦空是个喜欢拿“有急事”来开玩笑的人。

  “嗯,谢谢你相信我。”

  两个人的对话也结束了,夏晴把秦空的电话号码私发给了柠荼之后就离开了,走之前还朝着【星辰之辉】的方向停了一会视角。明明只是游戏角色,可是气场却直接逼到了琉辉身边来,琉辉把角色掉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晴笑了笑,去玩自己的游戏去了。

  柠荼拿着自己的手机离开了训练室,正式训练都是在下午的,上午基本上都是自由时间,所以除了两个“顺风耳”外都没有人主要到柠荼离开了训练室。琉辉偷偷张望了一圈,正好和同样在张望的百里墨湘来了个四目相对,直接把头缩了回来,继续装模作样的玩着游戏。

  百里墨湘却没有什么想法,只静静地看着门口,直到眼神开始游移起来,最终也起身拿起了自己桌上的水杯离开了训练室,当然了,注意到动静的琉辉抬个头就能看见百里墨湘那塑料的水杯里还有一大半的水。

  “啧。”琉辉没再注意,人都出去一个了,他就不掺和了。

  游戏世界里,琉月正在和【无心者】坐在星宫的大厅里,现实世界的工作日,就是琉月最清闲的时候,因为她会少很多工作,于是还有时间来和同样清闲的【无心者】坐在一起,【无心者】还在摆弄着手里那朵由布片做成的蔷薇花,兴致勃勃,一边做着还一边聊着天:“琉月小姐最近和周壹总是在一起呢。”

  “嗯……”

  “不必回避了,你应该已经知道他叫周壹了吧。”韩钰正在自己的家里的电脑桌前,电脑上开着游戏,显示着纺织模拟器的界面,那朵玫红色的绒布蔷薇花就在这个界面里显示着,他的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击着,节奏稳定,就像是缝纫机上的针头,虽然在和身边的人聊着天,但是一点也没有受到干扰。

  琉月不知道该怎样接话,即使回忆这本书已经翻到这一页,她也还只认为自己是游戏世界里的一个NPC而已,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回忆在她的眼里就像是故事,或许游戏世界按照这样的设定来创造了自己呢?这样的未知太多了,琉月没有过相关的指令和程序,她至今仍旧什么也不知道罢了……

  韩钰将模拟器里的花缝在衣裙上,面上的表情在逐渐的降温,手指上的动作逐渐减缓,最终停了下来,他问道:“那你还准备回去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谁。”

  琉月说着,低下头看着地板。在她看不见的时候,【无心者】手上的钢针微妙地颤抖着,最终或许是兴致到头了,【无心者】收起了那条半成品裙子,他转而问琉月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琉月,如果你你无法像世界设定的一样可以修复数据复活,你怕死吗?”

  “即使可以复活,我们也不会想死去的。”琉月抬起头来,语气有些严厉,她想到了那一天爆体而亡的魔龙青年,它灰着ID,明明是一个玩家挂机以后的NPC,不应该死去的存在,可是就是死了,以一个极具冲击力的姿态,就在琉月的眼前。琉月无法想象死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模样,她更不希望死亡会很快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便这里是一个可以复活的世界。

  “嗯,那太好了。”而后两个人的谈话没有再继续下去,韩钰电脑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韩钰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接通了电话,“秦空?”

  “今天中午庭审就结束,方便帮我带一份午饭吗?下午要去的现场周围找不到饭店,外卖送不到。”

  “唉,你还真忙,庭审结束直接就要去现场吗?”

  “对。”

  “我也想去待会儿。”

  “……”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祝你这次三审胜诉啊。”

  “哦,还有一件事。”

  “嗯?”

  “委托人说,他想把自己的那条犬送给你。”

  “啊?这个我可得考虑一下了,我们公寓养宠物这件事我还没问过呢。”

  “你先想着吧,过几天再做决定也不迟。挂了。”

  “行。”韩钰点了点头之后挂断了电话,放下手机之后摇头摆脑地念叨着,“做饭去了。”

  “秦先生遇到什么事情了吗?”琉月忽然问出来,让都准备摘耳机的关电脑的韩钰有些茫然了,他完全忘了琉月还在旁边了。

  “你很关心?因为是秦空吧。他也没什么,就是前段时间帮了我个忙,想听听?”韩钰的脸上恢复了之前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不等琉月回答是与否,他就已经开始娓娓道来了,“上周一个老头子去饭店买东西,店里不能让宠物进去,所以就让我在门口帮他牵一会儿狗绳。”

  “结果在支付的时候店员发现有人在偷拍他的支付码,那个人转身就跑,店员和那老头都没追上,我就扔掉狗绳上去追,本来我已经把他推翻在地了,准备下一步压制的时候,那条狗不知道怎么拖着狗绳就过来,一口咬过去,要不是我以前写文章知道怎么掰开这条狗的嘴,而且那个人还比较机灵,赶紧躲,狗就要到了他的腿,那个人还用刀在狗的脸上砍了好多刀最后都被拉开了,一个送去打疫苗检查伤口,一个直接送去宠物医院了。”

  “反正那个人还挺豪横的,扬言说自己认识媒体,要我和那个老头还有店员一起赔钱,还说自己认识很厉害的大律师,直接把我逗笑了,我还真没见过H市有比秦空更厉害的律师。他的律师一看到秦空来了直接就瘪了,庭审的时候词儿都忘了。还有什么媒体,秦空以前有个大学同学,就是专门学操盘手的,还在央视有点关系的那种,他庭审结束以后就在那疯狂的刷微博,以为我们完了,好巧不巧,我粉丝把他微博号直接爆了,最后还要我发条微博说不要网络暴力。唉,估计他过几天就要上电视了,毕竟秦大律师的庭审录像在很多名校法学院有很大的研究学习的价值。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秦空遇到什么大难题呢。”

  韩钰讲得兴致勃勃,毕竟他是二审之后就已经确定完相关事故责任的,详细的东西都是庭审上就还原过了,最后不仅在秦空的辩护下全身而退了,还被网友送上一个“见义勇为”的锦旗。只是狗主人和当时没抓住狗绳的店员比较难保住了,秦空这才有第三次庭审,毕竟在这个世纪已经不像过去那样随意就留下一些冤假错案就闭庭的时候了。

  科技发展让小偷再不用偷钱包,而是偷拍支付码,法律发展即使会之后也不会被甩开太远,而同时在发展的也包括犯罪手法……

  “好厉害……”琉月听完之后感叹道,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去问一个玩家的事情后得到了完整的故事,秦空只会说没事,久而久之琉月又回到了自己是NPC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了。

  “说完了,我做饭去了。”

  “嗯,再见。”

  外面的世界很可怕吗?如果成为了像秦先生一样强大的存在,是不是就一点也不可怕了呢?

  时间会不动声色拨动看不见的扳机,一起都会成为飞梭上千丝万缕,一针一眼编织进属于回忆的锦绣里去。当正午骄阳举过头顶,墨龙轩如愿看见了梦幻战队来到了聚餐的饭店来,只是并没有看到柠荼。

  “兔子呢?”墨龙轩问。

  “有点事要处理,没来。”琉辉答着,说完毫不客气地就开了桌上一瓶饮料,绕着一圈给大家都倒上了。

  “这样,那这件事你帮我转告她吧。”

  “嗯,你说。”

  “我之前认识了一个H市的人,技术不错,本来想把他招进来,就算不做队员,帮忙打点一下公会也可以的,只是这几天都没再看见人上线了,打电话也是关机状态,想让你们这些H市的帮我留意一下。”

  琉辉听着,脑海里涌出了许多不好的预感,瞳孔一点的放大,直到手指传来凉意才发现自己把饮料倒溢出来了,赶紧把杯子放在桌上,后退了一步,确认没有饮料撒到身上之后,他才恢复了原本轻松的神态,说:“我知道了。”

  墨龙轩看着琉辉的一切变化,快速地扫了一眼餐桌上的其他人,又看回到琉辉的身上,笑了笑:“嗯,那大家先吃饭吧。”

  琉辉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但只有琉辉和墨龙轩两个人知道,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神变了……

  “这个人……”柠荼到了秦空说的地方,看着死者的照片,柠荼正在回忆的,身旁韩钰就拿着饭盒过来碰了一下她的肩膀,柠荼的思绪被打断了,韩钰笑眯眯的眼睛让柠荼有些会意地点了点头。

  韩钰对着那些带着证物来的警察们说:“我们来得有点着急,能不能等我们先吃个饭?”

  警察也不强人所难,本来柠荼就是被秦律师叫来的,谁都不觉得一个简历上和死者没有半点关联性的电竞女选手会知道什么关键线索,于是大家礼貌客套了几句就各自散开了。

  秦空说的案发现场实在是太偏僻了,柠荼一路上来连面对命案的心理准备都做足了,还在公交车上遇到了送午饭的韩钰,韩钰是个记忆力极好的人,看了一眼就上去拍了柠荼的肩膀,聊天从来不会尬场的韩钰很快就和柠荼聊开了。

  “怎么了?”

  “柠荼小姐姐,线索可不可以先告诉我啊?”

  “为什么啊?”

  “因为琉月啊,你不想让他们知道吧?也让我过一过推理的瘾,帮你筛选一下该说的信息和不该说的信息吧,怎么样?”韩钰说完,又把手上的饭盒朝着柠荼的方向推了一推,脸上仍然是笑嘻嘻的,饭盒里放着寿司和饭团,生鱼片和乌贼都切得很漂亮,整整齐齐码在一起,饭粒泛着光让人很有食欲,可是……

  “谢谢。”柠荼垂下视线,看着便当盒里的食物说着。韩钰没有回答,毕竟柠荼道谢的目标是什么,他很清楚,只是点点头当做回应。

  秦空从现场那边过来看着已经准备吃东西的两个人,摇摇头说:“你们到了先给我打个电话啊。”

  “不嘛,我也想破案嘛。”

  “……”

  “我想和小姐姐聊天,可以吗?”

  秦空白了一眼,去韩钰带来的方便袋里找了起来,找到了咖喱盖浇饭,他一向是不会在工作时间吃寿司的,带来的寿司是给谁吃的很明显,秦空不准备去过问,他还是要吃自己的,谁让他才是正儿八经的工作人员呢?

  “柠荼小姐姐,咱们去那边吃,他老醋王了。”

  “诶?”

  还没等柠荼反应过来,韩钰就拉着柠荼去找别的地方吃饭去了……

  是因为韩钰多做了午餐吗?柠荼想着,最后朝秦空的方向看去,秦空正在埋头吃饭,廉价的铁饭盒搭配着他的工作西装,倒是没人想得起来他是个高级律师,像极了每天楼下为业绩奔波的保险公司社畜。柠荼想到这儿,立刻回过头来不再看下去,而是问韩钰:“你做的寿司不好吃吗?”

  “他见过我切鱼,所以有点不喜欢我做的生鱼片吧,可不是因为我做的不好吃哦,嘿嘿。”韩钰永远都是这样笑着的表情,仿佛在他的眼中,世界没有悲伤和忧郁,但是柠荼怎样都无法跟着他一起笑出来,甚至连礼节性微笑都忘记演出来了,回想着那些被镜子效应影响后带着笑容离开的调查人员时,柠荼又看了看秦空,为什么秦空也不会笑吗?

  还是因为我明白他……笑得很假?

  “好了,小姐姐,给我讲讲故事吧,就从凯文回到星宫公会的那个晚上讲起吧。。”

  柠荼拿着筷子的手顿住了,寿司上鱼子酱似乎都能看见,韩钰假笑的眼睛里,带着看穿一切真相的犀利,毕竟他可是个推理小说家啊……

  “我说,但不要再尝试进入梦境了,好吗?”

  “那就要看你的故事是否有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