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八,沉睡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822 2020-10-05 12:00:00

  “天天还是不太会撒谎呢。”

  游戏里的【米娜】并没有做出什么表情,可周壹还是能感觉到,对方大概是在笑的。

  周壹不自在,干脆放下了手中的画笔,脑海中震荡着犹如钟声的警觉,谁也不喜欢一个被看穿的感觉,可是这份不喜欢就是由这个刚刚成年还要准备高考的少年,因为他是个有副业的人……

  “米苏周壹还要上学的吧,你怎么没睡?”

  “我今天早晨看到夏晴哥哥接了你的电话,他似乎不太想让秦空哥哥知道的样子,所以我猜你遇到了麻烦,而且和这里有关。”

  “……”周壹沉默了,他看着自己面前的画板,画的主题和对象相同,但不再是素描,而是更加细腻的彩色油画。少女的长发在画中展现着鎏金的色彩,头上带着月桂枝编织的头冠,精灵一养尖尖的耳朵,还有一双透明的冰蓝色的翅膀,随着身后灯火的跳动,翅膀仿佛变成了灯塔下微波粼粼的湖海。

  米苏也安静了很久,最后抬头看了看游戏世界里的月亮,他把自己的画拿到了皎洁的月光下,果然和暖色调里呈现的颜色不相同,画中粉红色的蔷薇花不再只有可爱,而是披上了清冷孤独的薄纱,米苏将画呈现给身边的【星期天】,说道:“你看……”

  这幅画夹在了灯火和月光之间,一半被灯光打亮,温馨的橘黄色;一半被月光照亮,迷离的白光。

  周壹说不出话来,看着那副画很久很久……

  “好了,我要睡觉去了,这些花是要给韩钰哥哥的,估计他还在星宫里和琉月姐姐聊天呢。”【米娜】起身离开座位摘下了画板,朝着星宫的主楼走去。

  “嗯,晚安。”周壹说。

  “好梦。”米苏带着点一点玩味的口气说了这一声之后,就离开了白色小亭子。

  周壹看着【米娜】远去的背影,沉默了许久,最终也选择收起了画板离开了小院子,进到楼房里去了。打了个哈欠后,他推开了大门,正好是碰到了琉月在道别下线的那两位,一个是【米娜】,一个是【无心者】。

  两个人ID刚刚变灰,周壹就走进来了。琉月转头看向他时,周壹也正好看过去,两个人正好来了个四目相对……

  “呃……”

  琉月先张开嘴,但仿佛是话到了嘴边又有瞬间被打乱成了一团,最后重新压到唇齿间嚼碎了又咽回去。她的身上正穿着一条礼服长裙的半成品,黑色裙身打底,只是装饰花边还没有缝制完全,紫色和红色的蔷薇花有些装饰在裙摆之上,有些还没缝到衣服上的花儿都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琉月正在坐在沙发上,手头上还在捡着散落的花瓣。

  玫红色的花瓣被琉月捧在手心里,娇艳的红色和琉月白皙的皮肤放在一起,真像是套上了衣服的瓷娃娃,惊艳无瑕。裙身有很多镂空和蕾丝的设计细节,让原本相貌清纯的女孩多了一些性感,让一切美好都为她静止下来……

  “新衣服?”周壹本不忍心打破安静的气氛,但看到琉月的手似乎在颤抖的时候,他还是主动承担了缓解气氛的责任。

  琉月垂下眼帘,接着去捡那些花儿,回答道:“嗯,是【无心者】做的,说是等着【米娜】画的蔷薇花呢。”

  “原来是用来做这个的……”周壹喃喃道。

  “怎么了吗?”琉月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周壹的眼睛。

  “没什么,我先去收一下画板。”看着琉月的眼睛,周壹却别开了视线,假装看着自己手中的画板朝着杂物间楼梯口指了指,说完之后就上楼去了。

  琉月坐在原位置上,收拾完了一切之后,也就顺势一个魔法将礼服换回了原来的工作装,准备也上楼去休息了。这时候周壹又匆匆下楼来,两个人四目相对……

  大厅里的灯光到了楼梯口已经变得昏暗,视线所及也只剩下有些模糊不清的轮廓,周壹眼中的琉月变成了被温暖灯光包裹着的剪影,好像皮影戏光幕上灵动的小人。两人又是想开口,但又是同样的停顿过后最终合上了嘴巴。

  “叮咚——”不知道是谁的移动终端响起了提示音,琉月召唤出了自己的,但很快就将视线转移向周壹的方向。周壹也就学着琉月的样子找到自己的移动终端来,照着那小红点打开,果真和打游戏是的聊天界面很像,消息是一个好友申请。

  “……”周壹皱了一下眉,这人是谁啊……

  琉月看着周壹的表情,不自觉地想要去看看周壹的移动终端上显示了什么,周壹察觉到动静正好也发现了琉月,于是干脆把移动终端递了出去,顺势问:“这个人和我们公会有什么关系吗?”

  琉月仔细看了看屏幕上【奈落四叶】的名字,很快就从数据库词条里找到了这个词,回答道:“他是魔龙一族的首领,龙域领主亢龙,应该是要加你游戏好友吧,不过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他,哦,我知道了。”周壹收回了自己的手,直接拒绝了好友申请,收起了终端后忽然相同的提示音又一次响了起来,再一看还是那个【奈落四叶】,“啧……”

  周壹有些犯难,仿佛那天在网吧和慕容虹见面的场景又一次出现了,琉月却说:“诶?怎么发到我这里来了?”

  周壹又和刚刚的琉月一样,把脑袋凑过去看,发现那个【奈落四叶】竟然还给琉月也发了好友申请,周壹脑袋里立刻闪过了不好的预感,按住琉月的手都有些发颤,说:“你不要通过,让我加就好了。”

  琉月没能点下好友申请的通过按钮,倒是看着周壹另一只同样颤巍巍的手点下了他那边的好友申请通过键,然后就是背过身去和对方聊天去了。看着手中自己的移动终端,琉月总觉得奇怪,之前那个自爆的魔龙青年可还在琉月的记忆里清清楚楚的,现在龙域领主来找自己,不会是为了那只魔龙吧?可是当天不管是他们星宫的人还是剩下的其他四个人,可都没有要杀掉魔龙的意思,有些人是要活捉回去审判,有些人是要就地调查一下,至于自己和周壹完全是被动卷入,根本不是动真格的,要怎么和对方解释清楚这魔龙是自爆的呢?

  【奈落四叶】:你好,我是龙域领主,亢龙。

  周壹正想要回复消息的手顿了下来,刚刚皱起过的眉头,现在拧得更加深了。亢龙?会有人叫这个名字?对颜色敏感的他在终端的屏幕上扫了一眼便找到了问题所在,【奈落四叶】的ID名字是灰色的。

  不在线?那怎么还能发送好友申请?难道是因为不在线,但是游戏角色自己操作的?也不大可能啊,这要是玩家上线发现自己加了莫名其妙的好友,这不就成游戏bug了吗?还是说……

  【奈落四叶】:我知道你的游戏ID也是灰色的,但你也在,对吧?

  【星期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奈落四叶】:我现在应该叫你天邪,还是周壹?

  【星期天】:……

  【奈落四叶】:抱歉,实在好奇,调查了一下慕容虹口中这个神奇的你。我一直以为我是少数人的。

  【星期天】:不要说莫名其妙的话。

  【奈落四叶】:你也可以做梦进入这里吗?

  【星期天】:……

  周壹已经有了想要删除好友当做没发生一样的情绪了,但是对方很快又接话,让他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奈落四叶】:准确的说不是找你,是找你们公会,我怀疑你们公会有很多这样的人。

  【星期天】:没有。

  周壹朝着琉月的方向看去,问道:“那个人的好友申请不要通过,他想找我,不要牵连公会。”

  “嗯?好的。”琉月看着周壹躲闪开的目光,握着终端的手加大了些力度。今天的【星期天】和往日形成极大的反差,每每让两人这样接近一次,琉月就会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眼前的天天,不是玩家操作电脑的产物,也不是玩家下线后的NPC,而是有人来到这个世界来陪自己了……

  是将无知作为挡箭牌贪恋一份快乐,还是去面对未知,和曾经站在一起?

  【星期天】: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奈落四叶】:放弃辩解了?

  【星期天】:……

  正当亢龙对着自己的终端等待回答的时候,他的终端忽然来了新的提示,律贞发了条语音给他。他皱了皱眉,退出聊天界面,深吸了一口气,再回来重新打开界面,按下播放的手很用力,指甲盖上都变白了,闭着眼听听律贞的发言。

  “喀斯特都碰壁了,你还是老实点吧,明知道他有魔王的力量,魔龙一族不是更应该收敛一些才对吗?”

  轻挑的语气声声飘落在亢龙心上,但是却像冰雹一样砸得冰冷而刺痛,每个字都散发着浓烈的嘲讽气息,仿佛这句话通过亢龙对她的熟悉这个程序来解密会得出“你不行”的字节。

  亢龙正准备不再理会对方的时候,律贞再次发来了新的语音消息,亢龙撇撇嘴,还是点开来听。

  “你是不相信你身边有人遇害了?还是不相信我?我不如魔王有说服力吗?”

  律贞这次的语气不再是戏谑的,冰雹变成了细雨,洗刷着亢龙心上刚被砸出的伤口。亢龙按下了语音录入键,持续了许久的寂静后,他上划取消了录制,又返回到【星期天】的聊天界面,结果被屏幕上现实的文字彻底堵住了一切发言的思路……

  【系统提示】:对方已将您移除好友列表,无法收到您的消息。

  亢龙甩手把终端扔在了一边,长出了口气。他正在龙域领土的领主宫殿中,就坐在卧室靠窗的小沙发上,终端被他丢在了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房间里的装潢是古典西式的,壁炉里的火光并没有照亮整个幽暗的房间,它们和窗外洒进来的清冷月光一起,在亢龙的身躯上交融着神奇的光影效果。

  龙族领域搬到了空陵希群岛的其中一片小岛屿上,亢龙做了很久的准备,因为他太清楚神籍的重要性,他必须要魔龙一族跨过这个门槛,但魔龙不属于空陵希,这里即将被赋予新的名字,魔龙之都。

  他为魔龙一族的未来画好了蓝图,可这一切必须要建立在世人肯定的基础上,他们有实力和勇气,但是要肃清内部仅仅凭借能打仗和一双眼睛可是不够的。他需要一个容易掌控的外部力量来充当这个“工具人”。魔族的神是特殊的,在他们的眼里,最值得敬重的神不是光明之神,而是来自魔界的魔王,绝对力量的象征。

  亢龙的灵魂是保持清醒的,墨龙轩有他自己的方法在这里畅游,他向身处C市的菁虹战队队长慕容虹打听了这位拥有魔王力量的人,现实里的他对电竞是完全没有兴趣的,所以想要找到突破点,那就只好来游戏中。

  当他一遍又一遍搜索网络上的视频,观察【星期天】的神籍任务资料时,他越发觉得不对劲,他不是有着多么高超的操作技术,而是那个游戏角色,有着可以将这份魔王之力发挥到极致的“灵魂”。

  于是他开始去调查对方身后的公会和朋友。【凯】?不是,虽然两个人走得很近,但是【凯】从来没有过这种状况,倒是总在和梦幻战队的剑客秦若止混在一起。【琉月】?从来没上过线,挂着一个公会管理的名字,倒是没怎么见过她战斗,继续观察吧。还有一个……叫【青空】的,探子们说青鸟总会在接近午夜的时候去找这个人,他们在窗台上,像是约会一样,额……亢龙不八卦,就不去研究了。

  好友申请倒是把他们都覆盖了,【凯】是直接一键通过,之后就再没有回过消息,估计像大明星的微博一样,私信都是常关的状态。【青空】和【琉月】都是灰着ID,没有反应,应该是不在线吧。现在好了,【星期天】也不理自己了……

  亢龙拖着下巴,朝着窗外看去,高空中的云朵很稀薄,离月亮很近很近,天空中一切都看得很清楚,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亢龙的思绪在碰撞着,在和壁炉中火焰吞噬薪柴的噼啪声一起在亢龙的脑海中爆炸开来。

  恍惚间,天上出现了青绿色的光,亢龙有些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那双墨绿色的龙眼重新睁大,果真是……极光。是神秘而美丽的极光,他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久没见到极光了,心中的思绪全部打乱,起身走向窗台,几乎将半个身子探出去看。

  黑色的夜空中,极光在空中变化着形态和颜色,悄无声息却胜过任何绚烂的烟火……

  游戏世界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里的极光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里的任何地方,知道它很美,却没有人知道这是因为谁的内心悸动。唯独青鸟的心口,跳动的心将这个答案一遍一遍在她的脑海中重复着。她今夜还是在这个阳台,从未让想要见见青年的心灰冷半分,只是今天有所不同,此时此刻的她正在被少年拥抱在怀中,青鸟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可她知道这个世界的极光是她的心动的证明,只因为她背着创世神的名字。

  这是夏晴的灵魂,他没想要背负青空这个名字,但是他无法拒绝眼前的女子。若不是住在星宫,秦空会让他保持这样的作息时间,他大概永远无法相信,青鸟会成为他离不开梦境的全部美好光影。

  终端的提示音响过,但夏晴完全不予理会,就像在夜店里享受纸醉金迷的时候绝不会想起自己的手机里有多少未接电话。青鸟的歌声每晚都会如约而至,他每晚都会以青空的身份获得这场演出的唯一门票,可夏晴知道这个“假证”他用得那样不甘心。

  如若想合上眼便不会看清黑暗和光明的分别,如若想堵塞耳便不会听出喧闹和寂静的差异,如若想一梦不醒便也再没有了幸福和伤痛的定义。

  “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吗?”青鸟依旧是坐在窗台的护栏上,湛蓝色的双眸中是月亮的倩影,就像深不见底的潭水,意深藏于平静的表面下,歌声过后往往都是这样不温不火的问句,就像是在问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一些不相干的回忆。

  “……”夏晴沉默着,这样从背后去拥抱青鸟的想法已经在他的思维中成了可以攻破一切理性盾牌的利刃,终于在今天站在了意识操作的顶端,让他实现了这个美梦,可他却无法回答青鸟的问题,就像一开始注定没办法答复对方的心意一样。

  “你是蓝天。”

  “我不是。”

  “我知道你的名字,青空。”

  “……我是夏晴。”

  夏晴刚刚意识到自己失去理性后似乎吐露了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实话时,青鸟已经挣脱了他的怀抱。夏晴恍惚之间都没能够及时去掩盖,青鸟却已经睁大了眼睛,双手死死抓着他的袖口,嘴唇发着颤,几次想要张开却最终还是咬住下唇没有开口,松开了手与他拉开了距离,张开翅膀飞在空中,青蓝色的羽翼在月光和极光交错的光线下那样动人。夏晴仍然垂着头,目光中甚至都能看见那双颤抖的手,指甲几乎是嵌入了皮肤之中,到底是多大的打击,能够让那个原本配得上一切幸福的女子如此失落,青空到底是谁……

  “对不起,或许……或许我真的认错了。”

  “柠荼,你在梦里罢了,不必当真。”

  “……我不可以有这样的梦,对不起。”

  青鸟本就温柔的声音,此刻越来越小,仿佛在独自呢喃着,垂下眼帘,不断地摇着头,说完之后便转身飞走融入了夜幕……

  夏晴看着那个背影,也在转身时将那温和的微笑刻画成了新的面具,这份幸福是注定不会属于自己的,只要短暂享用过就应该知足,可是……

  他回到幽暗的房间,不想电灯更不想合眼,他开始了思考。【青空】这张账号卡的ID是默认的,他没有修改,而将这张账号卡交给自己的百里墨湘,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夏晴越想越不明白,最后还是决定离开房间转悠一圈,虽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离开房间的夏晴来到楼梯口,准备下楼去更开阔的花园里去,却碰上了准备上楼的琉月和【星期天】。【星期天】避开了他的眼睛,和他擦肩而过。

  “天天?”夏晴试探性地叫出了他的名字,他想起了之前周壹的那通电话。

  好巧不巧,这个【星期天】还真就是周壹……

  周壹停下脚步,转身去看夏晴,很快又把视线回避开来。琉月也停下来,她的目光在两个人之间转了几个来回,之前那种和周壹一样想说话又说不出来的感觉又重新从心底里冒出来。

  “夏晴哥哥?”

  “你还真是……遇到麻烦了?”夏晴说到一半,朝着琉月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小心翼翼地问着周壹。

  “嗯……最近经常会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周壹垂着头说。

  琉月在旁边本来是一言不发的,可是当她听到了“夏晴”这个名字的时候,一阵晕眩感传来,双腿有些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她偷偷向后退了一步,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开始试图让自己已经有些混乱的头脑变得清醒一些,果然还是有一些效果的,她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能够重新看清楚眼前的两个人,可是却有所不同了……

  不对,这个空间,好像变了。琉月熟悉这种感觉,她摸到了自己口袋里的星时罗盘,灼热的触感证实了她的猜想,她取出怀表打开了表盖,果真又是一道铭文开始若隐若现。

  “不要急,我已经联系过大哥哥了,先帮它止血!”周壹的面孔变得不再稚嫩,独属于少年的锋芒第一次在他的身上放出光芒,不是凌厉的杀气或者戾气,而是一种温和的慈爱的,能够带给人以希望的光芒。

  琉月站在原地,原本【青空】站着的位置上,站着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性,还有……年幼的自己?

  小琉月站在那里还在不停地用手背抹着眼泪。而身旁那个男子沉默不语,怀中还抱着一只不停在流血的小动物,也看不清是什么。

  或许是第一次看见了记忆中的血,哪怕是在记忆空间里,猩红的颜色也总是能破坏和谐的元素,琉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双手的颤抖,就连呼吸也不止局限于鼻子,冷气会无视正在打战的牙齿后想方设法渗透到已经无法维持规律鼓动的胸腔,在置换进血液中运输向全身……

  周壹拉着那位抱着小动物的人朝着客厅中央过去,那里早就放着打开的医药箱,他稳重而轻柔地将那小动物接到自己怀里,纱布和消毒药物,运用得准确无误,动作没有任何迟疑,眉心微微皱这却让空气中焦虑的情绪逐渐变淡了许多。

  “对不起,对不起……”仍在哭泣的小琉月口中不断重复着道歉,虽然声音很小,可琉月听得却很清楚,也许是因为这是自己曾经说的话。

  房间外下着雨,并不剧烈,雨点滴滴答答落在窗台上,阴郁的心情蔓延在这座房子里……

  “琉月,等下车来了以后我们要去宠物医院,现在外面下大雨,我不能带你出去。听话。”周壹没有抬起头,认真而严肃,这句话没有友情的火热,而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安排,是必须执行的命令。

  “可是,我……”

  “再这样,我叫秦空哥哥把你锁在家里了。我知道你害怕什么,可是如果我们都做到了最大努力,之后的结果,不就只能去接受了吗?”周壹的手上很快沾满了血液,细细密密的汗珠挂在他的额头上,若是忘记了他的年龄,大约都会以为那是在手术台上全力救助病人的医生,而不是那个只会画画的怯懦少年。

  小琉月再没有说话,哭声也变小了许多。即使身在局外的琉月本人也在回忆中感同身受,他见过这样的周壹,就在破魔剪出现的时候。魔王的力量是如此,强大、霸道、不容拒绝,甚至……充满野性。

  “约的车到了,走吧。”秦空推门而入,身上还带着从外面带回来的小雨,“琉月,去拿两把雨伞过来。周壹,走了。”

  “血止不住了,把医药箱也拿上,抓紧时间。”周壹说话的语气,没有秦空的凌厉,明明两人相差五岁的年纪,但成熟稳重的样子毫无差别。

  “好。”小琉月不再是无措而迷茫的,情绪和气氛会有效的感染身处其中的人,不论他是否理性和独立。

  那个少年是什么时候成长到如此,琉月甚至无法想象,在真正有一天现在第三者的角度审视过往的时候,能够发现如此细节。

  小琉月为周壹撑着伞,秦空也撑着伞,三人离开了房间,雨幕中三人朝着那辆汽车走去。留下那位看不清面孔的人,仍旧在沙发边上,虽然没有神态,但看着他慢悠悠坐在沙发上的样子,大约能明白他受到了怎样的冲击……

  琉月悄悄地靠近过去,试图等待着他的真面目揭晓,可她却听到了男子自言自语着说:

  “对不起,我不该相信人类……”

  “诶?”琉月不自觉发出了疑惑的声音,或许是因为这话说得过于偏激了。似乎从周壹离开之后,这个世界变得灰暗了许多,客厅里亮着白色的灯光,闪电将乌云撕裂,整个房间都被打亮了。

  房屋外雷声乍起,琉月朝着窗外看去,清晰地感受到了心脏和脉搏跳动幅度增加得多么剧烈,头顶发热,意识也变得模糊了,似乎下一秒就会有血液从头顶喷薄而出一般。

  “你在怕什么,是它死去了,还是怕你自己?”周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琉月却连抬起头的力气也没有了,这次的眩晕再没有支撑点可以给她缓解,她原地倒下昏厥了过去。

  ……

  “现在怎么办,找秦空哥哥吗?”周壹看着刚刚忽然昏倒然后被两人一起扶到沙发上的琉月,问道。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他要是知道我们能来梦里,明天他就会收走我们的账号卡。”夏晴回答。

  “可是他如果想知道,我撒谎也没用啊。”

  “我有用就行了。”

  “……”周壹沉默了。

  他当然不想失去账号卡,他也是想见到琉月的,即便只有梅格周末的一点时间。周壹知道自己的弱点,不论是先前面对慕容虹学长,还是对琉月,他的谎言只要听到就会被看穿,两人甚至都不乐意去拆穿自己。米苏本身就是侦探,观察能力是基本素质;秦空作为律师,在不同环境场所中观察各种各样的人找到线索,甚至和很多社会名流在一起交流早就是家常便饭了,面对这样的两个人周壹连谎言都懒得去编造的。学兽医专业的时候本意是尝试,后来也才发现,不需要费脑筋预防恶人之心去和动物交流,简直是对他太友好了。

  夏晴和周壹又是两个极端,在医学院里精神科本身就是他的专业,大学和他同宿舍的,一个现在是有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一个现在是公安法医,导致本可以住四个人的宿舍里,没有第四个人敢在这个宿舍里住得久一些。四年下来,察言观色聊话术,逐渐也变成了一个附加的技能点,又有精神科的一些其他技巧,秦空有时也奈何不了他。

  “到十二点就会强制脱离梦境了,不过是以昏睡的模式,琉月应该是遇到了其他的条件让她昏睡过去的。”夏晴像是开始自言自语一样。

  周壹没去打断,毕竟他连十二点强制脱离梦境这件事他都是刚刚才知道的。

  “我试过,如果我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我是指心理上的,这种时候到了十二点我就会昏睡,如果我处于精神还很充裕的情况下陷入睡眠的话,我就可以依靠一点心理暗示不离开这个梦境。”夏晴继续说着,他坐到了另一个沙发上,和琉月刚刚在回忆里的那个位置一样,“因为我现在比较有时间,也去观察了一下她。自从她想起秦空之后,就开始出现这种不到十二点就开始昏睡的情况,有几次还是我和秦空给她送回卧室的,这应该是恢复了疲惫感……”

  “恢复,疲惫感?”周壹都不知道这两个词是怎么搭配在一起的,不自觉地就重复了出来。

  夏晴朝他看过来,笑了笑继续说:“正常人会有疲惫感,但一开始的琉月没有,只是在遇到秦空之后逐渐找回来了。同样的,也可以类比给凯文。”

  “凯文……也是疲惫感吗?”

  “不是,以我的观察来看,应该是束缚感。你仔细回忆一下,她之前和我们相处都是例行公事一样,但后来是不是也变得小心翼翼的,尤其是对你。”

  “对我,确实温和许多,如果不是因为熟络的话,那她上次没有直接向我问凯文的去向以及目的,也就能解释得通。明明她和凯文在一起玩的时候会很开心,和我也很熟悉,如果她都想起来了,那系统就不会干预她问‘朋友’的去向的。”周壹也开始认真回忆起来了。

  夏晴再次看向昏睡的琉月,游戏角色灰紫色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我很好奇,周壹会有什么样的东西给她,会是温柔的感情吗?”

  周壹有些摸不到头脑了,他和琉月会有很多回忆,和其他人都一样,但是琉月会记得多少,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周壹是个心思再细腻的人,也不论如何都不会猜测出来的,但他可以从夏晴的话里找出重点。

  他好像可以控制自己不离开梦境,那也许同样可以控制自己进入这个梦境,就是因为精神科医学吗?周壹不是个想到就会问出来的人,十二点后悔强制离开这个梦境是没错的,离开梦境有时会醒来,有时仍旧在沉睡。他之前的那通电话就是想问有关于梦境的事情,然而现在……

  夏晴真的不说话了,他就那样笑眯眯地看着周壹,看得周壹有些发毛,明明那双眼睛的眼型很漂亮,但却是灰紫色的,没有光亮,找不到生活该有的气息。周壹对颜色很敏感,这双眼睛是在那天暴雨之后才变成这样的,他注意得到,可什么也做不了。

  “你之前是找我问梦境空间的事情吗?”夏晴不是喜欢自说自话的,周壹之前电话里应该是还没能解决这件事,否则两人也不会在这里遇见。

  周壹点点头,坐在琉月脚边剩下的一小块沙发的位置上,偏着头去看琉月的脸,然后又转回目光来,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不自觉十指相扣。夏晴明白这是周壹典型的防御姿态,于是他的笑容也变淡了许多,说:

  “多人进入同一个梦境,大多是因为接受了相同的心理暗示,我们的话,大约是因为接触了这个游戏吧。我本来还很奇怪,我这种请年假一直打游戏的人会接受心理暗示会进入这里倒是有可能,但你这个只有周末玩一会儿的人也会进来,倒是让人好奇。现在倒是想明白了一点,你想得太多了,睡觉都会在想,所以会来这里。你担心害怕,因为知道这里有危险,知道她有可能是琉月。”

  “可你又不像是秦空,他在研究之后把一切都记在纸上,为了尽快摆脱疲惫感,他有方法让自己尽快放空;可你不行,越是接触琉月,你就越是担心害怕,是害怕她不像琉月,还是担心她会忽然消失?要消除恐惧吗?那是不是应该,先找到恐惧的源头?”

  夏晴说得不紧不慢,抬眼看了看大厅的时钟,离十二点已经很近很近了,他要准备用自己方法留在梦境世界里,先是找到了自己的个人终端,设定了一个梦境里能够准点叫醒自己的闹钟,可一打开终端时,消息提示就映入眼帘来……

  “【奈落四叶】?”夏晴不自觉念出了这个ID。周壹听到了这个名字,立刻看向夏晴的方向,可十二点就已经到了,他不是夏晴,没有办法继续留在梦中,角色像是着了魔咒,刚刚想要开口说话,却直接昏睡了过去。

  夏晴闭上的眼睛,晕眩感过后,他的终端响起了青鸟的歌声,即便感官清晰在此时只会带来更强烈的恶心,但他还是没放纵自己昏睡过去,因为他找到了能够给自己带来幸福的歌声……

  歌声没有结束,夏晴的假昏睡也并没有持续太久,游戏世界的时间只会停留几秒钟,而后转瞬即逝,仿佛不曾有过这样的停留,他再次睁开眼睛,终端里的歌声依旧,仿佛青鸟未曾离开过自己一般。关掉了闹钟的歌声,他开始享受在,梦境世界里的畅游。

  周壹想要说什么?或许只有这个【奈落四叶】能够告诉自己答案了。夏晴想着,通过了他的好友验证。夏晴起身朝着公会大楼外走去,即使他仍然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往何处。可惜,【奈落四叶】的主人也不是夏晴,十二点的规定也无法逃脱,整个世界都将沉寂,唯独夏晴会满载着在梦境中找到希望的期待心情,走在深夜的街道上……

  假如有一天,你只能在梦里找到幸福,你会停留在其中享受那些美好吗?

  “或许这里是现实,而外面的世界才是梦呢?”

  “我可不许你这样想啊,即使生活总是虎头蛇尾,但她不是青鸟,你也不是青空。”

  夏晴似乎将这种自言自语当成了每次梦境中十二点后的一个习惯,寂静会给他创造良好的环境,因为没有人会在意一个梦中的陌生人吧。

  雨点开始从空中飘落下来,天空中的极光消失了,或许是因为乌云,或许是因为今晚,有一个女孩的心从悸动到死亡,只因为他的一句话……

  现实世界里,还在赶着审核稿件的南伊在卧室书桌上点着台灯,控制自己敲击键盘的声音尽可能降到最低,屏幕亮度也开到了护眼模式,手边的速溶咖啡还在冒着热气,刘海被发箍向后束着,忽然新的稿件吸引了过去:游戏世界罕见的极光现象。

  话题下还配着精美的截图,南伊正在看着,忽然听到了客厅有点动静,便起身去开了房门,看见厨房里是正穿着睡衣的柠荼,手中正拿着玻璃杯,正在喝着水,手边放着的是一个药瓶。

  “又失眠了?”南伊想要确认一下。

  柠荼一直站在原地,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一只手手撑着桌面,没有回话。南伊有点奇怪,但她一向胆大,走进过去想看看柠荼的状况,却发现柠荼的肩膀在颤抖,再走近些才发现,柠荼另一只手正在揉着眼睛,不难看出她脸上的泪痕。

  “怎么了?”南伊再一次问道。

  “没什么,也许是我看错了。”柠荼摇摇头,说话的生意带着鼻音,但没有啜泣感,“你回去睡觉吧,我没事。”

  “真的没事?”南伊第三次发问。

  “我没事的,做梦而已,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柠荼继续摇着头,伸出手来扶着南伊的肩膀,嘴角带着笑,一边说着一边把南伊朝着卧室门口推,“回去吧,我没事的。”

  南伊被推回了自己的卧室,再一扭头,柠荼已经把她的房门关上了,还险些撞到了自己的鼻子,听着柠荼的脚步声远去最终传来了另一声关门声,南伊知道柠荼应该是回去睡觉了,至于能不能睡着还有回答自己的“没事”到底是不是谎言,南伊心中早有了答案,但她并不准备做多余的事情,包括那一瓶助眠的药片,有些事情不是想当然的为别人好就能够做出来的,南伊能做的事情只有在柠荼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拉她回来,而不是堵死她活下去的路。

  但愿有一天,你可以不再需要想着任何事情,好好的睡一觉吧。南伊想着,回到了座位上喝了一口咖啡,继续她的工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