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七,成长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165 2020-08-05 12:00:00

  清晨的温度有些低,南方潮湿的气息会尝试去冲淡这种感觉,夏晴身上还披着件黑色的外套,但身上睡衣都不换,穿着拖鞋在公寓一楼的客厅里冲着咖啡,手上还捧着一本介绍梦境是如何形成的书,忽然衣服口袋里传来了电话铃响的声音,他放下刚刚端起的咖啡杯,接通了电话。

  “夏晴哥哥……”

  “周壹?”

  “有点事情想问你。”周壹坐在床头,刚刚刷完牙,嘴里的薄荷味还因为吸气而达到了点提神的效果,可是眼底那颜色深深的眼袋还是把他昨晚没有睡好的事实交代得明明白白。

  这个周末,周壹还是去了大哥哥在的宠物医院帮忙,最后很晚才结束工作,因为再去找旅店也很难,宿舍也肯定回不去,于是就打了电话让室友写了请假条,自己来了大哥哥的家里过夜。即便疲劳让他很快就合上了眼,但是很不幸,昨晚的梦让他很快惊醒过来。而后就再没有合上眼睛。

  “找我?”夏晴望了一眼厨房里还在和米苏准备着早餐的秦空,而后转身回去客厅沙发那边坐下,“怎么了?”

  “你有没有梦到过游戏啊?不是梦到自己打游戏,是梦到自己进入了那个世界,就像是穿越一样的那种。”

  “哦?”夏晴拿着书的手轻轻抖动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回想着最近秦空正在分析【破魔者】天邪这个野图boss的来历,对方这通电话的缘由他已经了然于胸,果然是不方便说给那个万能的秦二哥的事情吧。

  “有吗?”周壹再次问。

  夏晴对与某些富有敏锐直觉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好感,但从不乏应对策略,他将书放在了茶几上,又若无其事地回去取自己自己没能拿回来的咖啡,一边说着:“对啊,有。”

  夏晴到了那咖啡机面前,却是找不到之前那放在这边的那罐砂糖,再向厨房分的方向看了看秦空的背影,当秦空转身的动作刚一做出来,夏晴也立刻转身回去了沙发那边。

  “那,你有没有发生过不可控的事情。”

  “比如莫名其妙得到神籍吗?”

  “呃……咳咳……”正喝着水的周壹被这个问题呛到了,手机都被丢到了一边,喷着一地的水,最后猫着腰在那咳嗽了半天。

  “我还是有点特殊手段的。”夏晴瞄了一眼桌上的那本书回答道。

  “咳咳……你刚刚说什么?”周壹刚刚拿起手机,咳嗽导致耳膜也不那么灵光,确实没听清楚电话里夏晴到底说了什么。

  夏晴正准备重复一遍刚刚自己说的话,但是当秦空从走廊那边探头对他说吃饭了的时候,他还是把原话咽了回去,说:“没什么,记住家的样子就够了。”

  “什么……”周壹还想继续问,但是夏晴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什么意思啊……周壹看着手里的手机,屏幕逐渐变暗,最终自然锁屏,直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和大哥哥叫自己去吃早饭的声音后,周壹才缓过神来,起身拍了拍坐在床上留下的褶皱后离开了这间卧室。

  “周壹。”

  周壹打开房门,迎面撞上的是自己那个未来嫂嫂,还有大哥哥的背影,他都奇怪为什么一向不喜欢自己的嫂嫂会来门口主动和他说话,毕竟这位嫂嫂可是第一次好好地叫自己的名字,没有曾经不友善的语气,而是温和的,让周壹有些无措,连应该有的回应人的话都没反应过来。

  “先去吃饭吧,正好想和你谈谈。”

  “额,哦,好的。”周壹两只手都在袖子里,没人知道他正在抓着自己的袖口来掩盖自己的慌张。

  他怯怯地跟在大姐姐的身后,看着清晨的阳光透过大哥哥这间不大的房子墙上那扇小小的玻璃窗,打在姐姐的身上,尤其是染成了浅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直发还有反射着瀑布一样的亮光,那长长的睫毛就在那没漏出多少的侧颜上,卷曲的弧度和浓密的程度都把这位姐姐独特的魅力介绍给了这缕阳光,阳光欣喜于世间的这份美好,用最温和的光将这位向精灵一样美丽刻画在周壹的眼睛里。

  大哥哥怎么会讨厌上这样的女性呢?周壹将手贴在了自己的嘴上,隔着袖子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他其实也不讨厌这位姐姐的,只是收养了自己的大哥哥会经常来照顾自己,导致了两个人在恋爱的时候发生了很多的矛盾,没有哪个年轻漂亮又有点傲气的姑娘会喜欢约会的途中自己的伴侣因为突然要去照顾一个养子一样的弟弟而被一个人丢在原地毫无颜面这件事。

  心思细腻的周壹当然明白,所以他总是尽可能的减少去麻烦大哥哥的次数,他是个成年人,他知道自己总要有点面对学习生活中困难的勇气了,外界的帮助可以从星宫的那些哥哥那边得到,虽然那些家人离得很远只能够给一些语言上的帮助,但是周壹也并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有多么艰难。至少周壹知道,在那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大哥哥收养自己的时候过得可比自己要艰难多了,自己只是不去给别人的情感生活添麻烦而已,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的话,那自己可真是弱小得令人无法直视了。

  “周壹,我和你哥哥,已经准备结婚了。”

  餐桌上,大姐姐主动从伴侣的手中抢过来餐具,递到了周壹手边。周壹刚刚把最后两个盘子摆到餐桌上,手边就被人递来了东西,礼貌接过后还没等他说句谢谢,已然落座的大姐姐就开了口。

  “是吗?那很好啊,大哥哥很喜欢你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姐姐瘪着嘴,一边削着一颗苹果,一边继续说,“不过他本来是准备下个月工资到手后就准备和我搬到新的公寓去住的,然后把这间旧房子转给你,让你以后在C市也有个自己的房子。但这不是出了变故吗?那个臭院长跑路了,姐的新房也泡汤了,但是之前的手续这个笨蛋都进行了一半了,就差周壹签字了,可是证不可能推迟领,婚也没法推迟结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在周壹的房子里住几天?”

  “啊?”周壹用勺子在荷包蛋上划着,听到了姐姐和自己说的事之后,他抬起头来先是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旁边一言不发的哥哥,荷包蛋里的流心都在盘子上晕开了一小块,他还是不能完全消化掉这些信息量。

  “要有新房子了你还不开心?真是的和你哥一样笨笨的。还有啊……”大姐姐继续削着苹果,和她那责备似的语气不一样,手上的动作是平稳的,“以前对你比较凶,是我的不对。这次你给他和宠物医院都帮了很多忙,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曾经那个胆小柔弱的小孩子,有时候还觉得他怎么带着你这种累赘什么的……总之是我曾经的看法有偏见,我向你道歉。周壹从一个孩子成长为一个很勇敢很善良的男子汉,他很开心,我也很开心,能和这样的周壹做家人什么的,也挺好的。”

  说完这段话之后,苹果也削完了,大姐姐把苹果切成两半,一半递给了自己的爱人,一半递给了周壹。大哥哥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却又被瞪了回来,毕竟削苹果这个服务一直都是大哥哥的个人福利,今天要分一半给自己的弟弟?他似乎有些理解这些年女孩被自己放鸽子时候的心情了……

  “姐姐,哥哥,这个房子,突然要转给我什么的……应该提前和我说一下的啊,而且别说住一段时间了,大哥哥是我很重要的家人,以后姐姐也是,再加上这本来就是大哥哥给我的东西……”

  “周壹,你记住了,以后如果有东西是属于你的,不管这个东西是什么来头,你都要勇敢的抓住并且承认这件事物的领属权。与世无争或许会很舒适,但是这样会让人觉得从你这里索取东西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他们就会得寸进尺,将你的视为他们的,随意践踏浪费。所以一定要像那天站在遮雨台上一样,我记得你以前还很怕高的,但是如果你有勇气的话,何必又要把软弱当成一种常态呢?”姐姐擦干净了水果刀,拿起桌上的筷子就开始正式用餐,还不忘了对这位新家人的人生教育。

  周壹看着盘子里的那块荷包蛋,淡黄流心贴在盘子上已经开始变干了,他再用勺子去刮。白瓷和金属发出了细碎的摩擦声,代替了周壹的回应,姐姐看着周壹也开始了沉默,三人就这样开始在沉默中吃完了这顿早餐……

  “琉月琉月,我来给你帮忙吧。”游戏世界里的清晨还能清晰地听到麻雀在枝丫上多嘴,【凯】回到公会后的第一个白天就雀跃地来公会的信箱旁边,果然看到了琉月正在清理信箱里的信件,赶紧凑上前去抢。

  这个游戏不仅玩得像个游戏,更是另一个社会,公众人物被游戏认定之后,除了享受名声带来的福利,自然也要解决他们带来的麻烦。金麟就是没有加公会的人,人家角色的设定就是青丘之国的一国公主,游戏技术又确实很厉害,有这样的势力加实力自然也玩得更轻松了;反观文森特,表面上一城之主,实际上还是个快递站的站长,每次上线时任务都堆成山了,这些快递里当然不乏寄给他的礼物,然后又要被文森特一一退还,公会玩法对于文森特来说,什么时候得空了再去研究吧。

  凯文却完全不一样,他的新手公会就在星宫,早年那个任务狂魔也是从这里出了名,再回到这个地方对于他和粉丝来讲,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当然了,前提是粉丝们都以为他是林家的少爷,而不是从一所叫“星宫”的孤儿院里出来的可怜虫,谁又会把游戏公会和五年前那所消失的孤儿院联想到一起呢?

  “谢谢你,凯文。”

  “嗯?都直接叫名字了吗?二哥那边也是?”

  “既然想起来了,当然还是这样更亲切一些吧,嗯……不过秦空那边似乎更喜欢我叫他先生,我的回忆却觉得应该叫他‘爸爸’。”

  “噗哈哈哈哈哈哈……”凯文刚刚救过琉月手里的一大摞信封,听到琉月愿意和自己多说说话便也走得慢了一下想要听清楚,听到现在的话,凯文又是完全忘了什么偶像包袱了,鹅叫声把工作室里还在最后审核通告信的经纪人姐姐给吓了一跳。

  经纪人姐姐气呼呼地走过来轻轻拍了一下凯文的头,要不是因为现在还不是工作时间,她怎么会被凯文的撒娇给迷昏了头允许了这个孩子想要网游摸鱼的要求?幸好他们是有独立的工作室,要是让公司的对家看见了现在这样的凯文,估计明天立马就是微博头条,到时候凯文一定会放飞自我似的对外界卖一波逗比青年的人设,从少年偶像转型过来,经纪人前些年努力经营起来的人设可就全崩塌了。

  凯文倒是没在乎,继续笑着,因为被拍了一下头,自己也顺势爬到了键盘上,手指不知道按住了那个按钮,手中抱着的信封直接被抛了起来,散落了一地,人还是一边笑一边坐在地上抽搐,配上那魔性的笑声还真是一点没见着违和感。

  “你这句话要是让二哥知道了,这两天怕是都见不到你温柔的先生了,哈哈哈哈哈……他最讨厌被孤儿院的孩子们叫‘爸妈’了,你还没有这段记忆,以后想起来就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凯文说着,一边调整着呼吸,尽可能让自己的笑停止下来,毕竟这里还是公司,隔音墙再好也还是要有点分寸防着随时可能被敲响的门。

  琉月对于凯文这个状态倒是第一次见到,毕竟凯文也不是任何时候都喜欢这样去表达情绪的。或许记忆里有,但是琉月还没想到,而凯文也许是相信琉月对他有了完整的回忆才会这么笑的,谁又不想留下个好印象呢?

  琉月无奈地蹲下身去捡散落一地的信封,同时问道:“天天今天周日没来吗?”

  “天天是没办法天天来的。额略略略……”凯文偷偷饶了下舌头。

  “噗……”琉月笑着拍拍【凯】的肩膀,继续自己的工作。她倒不是期待着凯文上线,而是期待着周壹来到这个梦里,至少她也能相信自己身边有着和自己最为接近的人。

  “咚咚咚……”

  凯文的工作室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他知道自己的网游摸鱼时间该结束了,于是和琉月说了一声“要下线了”,也不等琉月回应,就关了游戏界面,藏好了之前找柠荼买来的游戏读卡器。等一切都准备好之后,经纪人才放下心来开了门,门外站着的人是公司的总裁,身后还跟着金麟。

  凯文立刻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脸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将两人请进门。进门时金麟还回头冲着凯文笑了一下,凯文就知道一定是好事,而且还是要和金麟姐姐合作的好事。

  “上次的《逐梦者》专辑反响很好,凯文,你和喆桂都辛苦了。”女总裁落座,便没有多余寒暄,直接引入工作话题,表达了对这次作品成绩的肯定。

  迪莫国际娱乐是坐落在S市的一家娱乐公司,也算是当前国内最拿得出手的文娱产业之一,不论是走流量路线的还是走创作路线的都能在这找到一个合理的定位,从没见过两者有打起来的情况。原因也就是这个女总裁,武鸯。不需要什么头衔来特别的介绍她,单从她家族的养女,也就是她现在的妹妹武喆桂也足以看出来她的家世背景以及为人。

  曾经的迪莫并不在她的掌控之下,恰逢流量当道的时代,迪莫也开始有了明星转型的意味,凯文就是这个时期来到迪莫的,当时迪莫的乌烟瘴气从凯文和周壹唠嗑的频率也能够得到结论,凯文是个不喜欢拘束的人,但叛逆并不代表者一定会朝着坏的方向发展,尤其是在那个环境下,他成功叛逆成了一个注重创作和实力的人,不幸的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还是收到了一大波黑粉。迪莫终于迎来了新主人,也就是现在的武鸯,一上来就清晰的把商用流量明星和艺术路线的热拆开了,这么做也并不是看低了流量,比如属于这个组的凯文,处在舆论顶尖的人遇到了舆论事件自然也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因此流量和能力兼备的人也会划进这一个分类。

  凯文原本是个走流量的家伙,可是自从第一次上荧幕开始天赋这个东西就盖不住了,更是有幸遇到了好的前辈,当然是把凯文的演技给养了起来,流量明星这个名字要不了多久应该就要被甩掉了,这不最近又推了专辑,又是蹦出来一个词条叫“全能偶像”,凯文倒是对这些标签没什么概念,毕竟这次的好前辈可是金麟姐姐,数一数二的才女作词人,星宫里又有从事音乐创作的人,他当然也不会太赖。

  武鸯是懂得发掘金子的人,即便她自己的演员生涯还没有结束,她也很愿意给公司里的人多争取机会,乐于看见良性竞争的风气,至于张烁金那样的人,要进监狱的她也不会拦着。实力和个性一定要区别开,拿捏了一个人的个性也就能掌握这个人的实力……

  凯文笑嘻嘻地回答:“打游戏这个东西恰好我比较擅长,哈哈……”

  又不是给上司戴什么高帽子,又不是在娱乐行业上吹自己的胜利,一把全归到了运气上,这就是凯文的作风,圆滑的同时又抹掉了不属于小孩子的虚伪,武鸯对这种坦诚的人相处自然也会轻松下来。

  金麟也跟着笑了,和武鸯对视了一眼后,说:“现在有一个新的通告要交给你,因为公司是直接指定你的,考虑到合作比较大,鸯姐拿到之后就直接过来了,想来问问你的想法。”

  “什么什么什么?”凯文刚刚打游戏之后有些臃肿的眼睛终于不再是硬撑着一样的,睁得大大的,看看金麟又看看武鸯,头也不自觉摆动了两下。

  武鸯将手中的大文件袋放到了眼前的桌子上,说道:“梦空那边准备做一些文娱产品,其中和我的合作除了音乐上的当然还有影视上的,想拍电视剧的时候他们当然还是会先考虑你这个第一人。最近游戏里的神职越来越多,剧情也就逐渐浮现出来,大家呼声比较高的就是青丘之国的《七雅宗》故事线,现在剧本样本拿来了,《七雅宗》分七个篇章,第一篇他们就准备由你来主演,看看吧。”

  凯文看着桌上放着的剧本样本,混沌的大脑终于开始飞速旋转起来,最后说:“我和经纪人姐姐看一看再决定吧。”

  武鸯和金麟又对视了一眼,而后武鸯摇摇头,将那剧本又推进了几分后起身说道:“那你就好好考虑吧,我和金麟就先回去工作了。”

  “嗯,姐姐们工作愉快。”

  “你也是,少摸鱼。”

  “嘿嘿……”

  工作室的门一关,凯文就一溜烟回自己的座位上,耳麦往脖子上一挂,登录游戏去了。经纪人正准备给他的头来个暴击,却先听到凯文问道:“你看一眼角色的名字叫什么。”

  “啊?”经纪人小姐姐没反应过来。

  “不是游戏神职角色吗?游戏里肯定能看见传记,现在看剧本干嘛?”凯文说道。

  对……对哦,演得是游戏角色,摆着现成的原汁原味的角色不看,看什么纸质剧本呢?难怪凯文要说看剧本,武鸯就说要离开了,最后还说了一句不要摸鱼,原来就是给他留空间登录游戏啊……

  “洛云珩,荧光笔标注的主角,总裁在旁边写了你的名字,应该就是给你的角色。”

  “洛云珩……”凯文登录完了游戏,游戏角色出现在出生地里,自言自语一样地重复了一遍角色的名字。

  当他准备打开神籍角色搜索界面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麦里,“你找洛云珩干什么?”

  凯文转了一圈视角,果然看到了【将进酒】,把角色挪近了几分说道:“三哥,你认识吗?”

  “还算熟。”

  “电竞的?”

  “嗯?你不认识他?”

  “我怎么认识他?”

  “他是S市歌剧院的钢琴师,你可别告诉我你没看过歌剧。”百里墨湘说的时候都有点怀疑了,凯文能保持现在这样的演技和创作能力,平时的艺术鉴赏肯定也是没少做的,光是歌剧的票分给秦空或者其他很感兴趣的星宫的成员就已经很大手笔了,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最有名的那个?”

  “不然呢?”

  “他是罗珺笙?他玩这个?”

  “他怎么不能玩这个?”

  “我……”凯文的话堵在嘴里半天吐不出来,因为他知道这段没有组织好的语言被他的震惊给碾压得多么细碎。

  “你找他有事?”百里墨湘问道。

  凯文摇摇头:“没有没有没有,哪敢找大佬的事啊,我就是去膜拜一下,我去哪里能找到他?”

  “我们准备去刷他的boss呢,要不要一起?”

  凯文收到百里墨湘的邀请时脑袋里直接起了一朵蘑菇云,去游戏里本来想研究角色,结果人家是业界大佬,正准备去膜拜一下,现在有告诉他要去打这个野图boss,这也太……

  凯文被身旁那个看着他一惊一乍半天的经纪人姐姐给打回现实,一番并不激烈的心里斗争之后,凯文操作角色跟上了【将进酒】。

  “所以说啊,你不知道今天我竟然能在游戏里遇见罗军神前辈,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你都不知道,我还刷了他对应的那个boss,要说公众人物还是大气,他看见我之后还过来和我打了声招呼,夸我新出的专辑。哦!你知道吗?我简直是要起飞了!”

  周壹正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午后的太阳还是金黄色的,比来的那天变得明媚了许多,耳机里不断传来凯文和他的聊天内容,周壹一边听着,一边体会着这样的心情,今天他刚刚体会到的,一个前辈在夸赞自己的成长,这值得让任何一个年轻人有站立在云端之上与光相遇的幸福感……

  “我都想不到我竟然要去演洛云珩,要去演罗珺笙前辈的游戏角色啊!我好激动!”

  凯文的经纪人是看过凯文在游戏里多么矜持多么谦虚的接受了罗珺笙的夸奖的,同样她也有幸在下班前看见现在几乎癫狂的凯文,不知道的还以为凯文这是谈恋爱追到女孩儿了呢。

  “我要好好准备试镜,谁都不能从我这里抢走这个角色了,哈哈哈……”

  “那凯文要好好加油啊。”

  “天天呢?你哥哥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吗?”

  “嗯,差不多了……他要结婚了。”

  “那你还住宿舍里吗?”

  “他把房子给我了……”

  “啊?还真是掏心掏肺的啊。”

  “嗯……他说等到事情都处理完了,可能就和姐姐一起离开C市,去县城里结婚去了。”周壹越说越小声,脚步越来越慢,直到最后停在了路口,左右张望起来往的车辆。

  “他们结婚那天如果我回不去,记得给我开个直播啊,我也想见证一下嘛。倒是你啊……”

  “我什么啊?”

  “你可不许哭鼻子。”

  “我当然不会!”

  “嘿嘿,我被林叔接走的时候,除了琉月就只有你哭了吧。”

  “啊!好了。”

  “不逗你了,你先好好走路吧,我下班啃剧本了,bye~”

  “嗯,再见。”周壹看着看着道路对面的信号灯,眼神一点点换散开,红色的光晕沉入夕阳的温暖怀抱,杂糅交织逐渐染上相同的橘红色,最后沉入冰冷河谷在雨林中渲染上神秘的宝石绿……

  该走了……

  周壹回过神来,等待的几秒钟里,他回想着琉月的眼睛,红色的,琥珀色的,还有自己眼睛的……绿色?

  是因为我吗?恐惧时的一点希望,明明两个人,都很害怕吧。可是就是这样,才有那种美丽的颜色……

  夏晴哥哥也没有给自己一个完整的答案,如果待在梦里很危险,那他绝不会沉浸其中,并且一定要将那里唯一吸引自己的琉月带出来,我们都要有面对一切的勇气,凯文是这样说的,我也是这样想的。

  夜晚扑灭了绚丽的晚霞,一切色彩被强烈的的灯光冲散,黑暗中只有星星还愿意漏下零星光点。

  一周又过去了,周壹回到宿舍里,没有学习,而是捧着自己的画板在自己的下铺床位上画着素描。

  邻桌的室友洗了一颗黄桃,正坐在他旁边啃着,路过了周壹身边,还用刚刚用来削皮的那小水果刀削下来一块果肉,用水果刀插着递到周壹眼前。

  周壹看向了那块桃子,又顺着看向了自己室友的脸,祖母绿色的眼睛眨动了两下,再看了看自己印着铅笔墨色的手,最后张嘴咬住那块桃子果肉从那水果刀上脱离下来,咀嚼了三两下后含含糊糊说了一句:“谢谢。”

  “诶,周壹画的是谁啊?”室友嘴里的桃子也没完全咽下去,在投喂桃子的时候就扭着身子找角度看了半天周壹的画,可惜只有一个轮廓,打底能看出来是个人像,而且还是有些温和柔美的像精灵一样漂亮的人,有着长长的头发,还有弧度很微妙的睫毛,并不是正脸照,而是几乎将脸全部侧了过去,看不到他的眼睛,但仅仅是这样一个侧脸,却包含了人对美好的一切遐想。

  周壹拿着铅笔的手并没有停下,依旧平稳的涂涂画画,回答道:“家人。”

  “你家还有小精灵啊,逗我吗?”

  “对啊,我家不仅有小精灵,还有恶龙的公主,还有龙骑士。”

  “还来劲了,你说我要是在你家,我是啥啊?”

  “你的话……”

  周壹还在思索是大法师合适还是预言家更贴切的时候,另一个室友已经泼了洗脚水拎着那还滴答着水的塑料盆子从自己身旁路过,说了一句:“你是个锤子,准备熄灯睡觉。”

  “哈哈,看来我是怕宿舍长的魔法学徒。”这个室友打着哈哈,加速啃完了手里剩下的桃子。

  周壹也把画板收起来,铅笔上扣上了塑料笔帽,画纸小心翼翼夹在了专门收画的文件袋里,爬上了自己的床铺……

  “天天,你看这个颜色怎么样?”

  迷迷糊糊得合了眼,耳边却恍恍惚惚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周壹试着活动一下身体的某个部位,果然和前几次的感觉一模一样,他又成功来到梦境里了。手指弯曲的弧度应该是抓着画笔,撑着面前的东西坐直身子,摇晃着脑袋想要清醒一些,手掌中清晰的感受到纸张的磨砂感,画纸上的人像竟然就是自己刚刚在现实世界中画得那副女性精灵的侧颜。

  至于刚刚和自己说话的声音,他也大概知道是谁,只是看着自己眼前的画有些发愣,一直没有回应对方。

  他正坐在星宫公会花园你那个白色小亭子里,身后点着一战暖色的灯,那个和自己说话的人是公会里的女角色【米娜】,周壹当然知道这后面是星宫的家人,米苏,是如假包换的男孩子,只是这个变声期就变成这个软糯声音的米苏和这个游戏角色放在一起却是没有什么违和感。背后是暖色的灯光,面前是清冷的月光,倒是把【米娜】的可人的面庞照得更加灵动深邃了。

  “呃,我觉得……”

  “算了,和你一个NPC说了你也不懂。”

  不等周壹把话说完,米苏已经开始继续自言自语起来。周壹看着这个游戏角色,再看着它头顶亮着的ID名字,这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是被正在打游戏的米苏当成了离线状态下人机操作的游戏NPC了。

  周壹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如果说曾经有勇气面对梦境和现实的差距是因为沉入梦境会遇到未知的危险,那么现在的感觉只让周壹想要赶紧离开梦境,如果琉月也是被这样认为的话,那琉月也不要停留在这里,一定一定要离开……

  毕竟从呱呱落地开始经历过这么多年而变成了如今的模样,如果全都没被当人看待的话,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纵使记忆中印刻了全部的成长,却也只有勇气的灵魂能够将一切化为不朽。

  “灯光是暖色系的,如果想看颜色的话,转一圈在月光下看吧。”周壹认真回答了米苏的问题,虽然在对方的眼中,自己还是一个NPC,但是真诚是周壹作为一个人对待家人和朋友的态度。

  【米娜】手中的笔刷停了下来,同样的电脑面前的米苏手中也停止了操作,他关闭了绘画界面,将视角转向那个灰着ID名的【星期天】,那双像波斯猫一样蔚蓝色的眼睛里,反射着那个游戏角色的样子,可他的视觉神经还是像交错了一般,将周壹的脸和【星期天】拼命地怼到一起,或者说……

  “我是谁?”

  “米苏。”

  “哦?”

  “啊!不……不是!”

  是灵魂,那本应该是数据化的讨好夸赞变成了诚恳建议,米苏熟悉的灵魂,是灵魂注入了那个游戏角色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