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六,危机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918 2020-07-30 01:05:00

  当路人们说道“R2O”这个论坛名字的时候,周壹就没再去继续去听那些路人谈论的话题,把耳机有用力朝耳朵里按两下后,他离开了这条街道。

  “现在的召唤师boss都这么变态的吗?”路人一边说着,一边点击了论坛的一个视频——争夺野图boss喀斯特,首次乱战——视频总时长两分半,不是因为这个boss打得快,是来打boss的人死得快。视频是实录的,第一视角,就看着视屏里乱作一团的光影特效,让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拍摄视频的人也是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跑,直到脱战出来,公会好友给自己补着状态,视角还朝着boss的方向转过去,就看见战场上除了boss喀斯特,还有四个和boss差不多一个级别的小boss,各自以不同的方式攻击着。然后就是成片陷入疲惫或濒危状态而倒下的人,进去的人大多是不分敌我了,总之场面相当惨烈。

  喀斯特,【Caster】,职业是召唤师,而刷新时间也就是周壹离开网吧后的十分钟,对应的角色就是慕容虹的【菁虹一梦】,视频是在周壹听到路人惊叹前的五分钟发出来的。Boss刷新得快,公会得到消息很快,挑战失败更快。当然,这些故事周壹应该完全不知道就是了。

  这时的琉辉又回了星宫这边,电脑shift键的键帽都飞出去了,鼠标键盘都发烫了,就是这样的操作,还是只能依赖消耗来磨boss的血量。其实他么也可以先看boss的介绍再来打的,但是第一个boss,还是先抢了再说吧,这下倒好,陷入危机了。

  奉秦空“口谕”来给琉辉送水果上来的夏晴在琉辉的房门口待了一会,敲过门没什么反应,于是绕了阳台从阳台的滑动门进来,看着琉辉那个皱着眉咬牙切齿的模样,夏晴忍俊不禁,也有事能让一个懒懒散散的人这样应对,真是太有趣了。

  夏晴没出声,往屋内走了一步。

  “咔”

  夏晴听到脚下传来一声响,低头看下去,竟然是飞出来的键帽。夏晴蹲下身去将键帽捡了起来,继续走近些去看琉辉在操作什么,这才看得出来,琉辉只是操作变快了,血量控制在一个范围内浮动,而且招架着从四面八方来的各种攻击,有boss的、小boss的,还有其他公会的玩家的。场面是乱,倒是一点没让心境乱了,只是这样高节奏的操作,就算琉辉这样的游龄也是要烦躁的,好在琉辉不是个死脑筋的,当然也知道退出战局看形势,且战且退之后让治疗给自己补状态,这才有空休息一会儿。

  琉辉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想去摸自己桌上的杯子喝口水,夏晴趁机将那水果盘递上去,琉辉的手艺碰到,吓得一激灵扭头过来看,对上夏晴那双笑眯眯的眼睛之后,说道:

  “哎呦我去,你啥时候进来的我都不知道……”

  说完之后摆了摆手,结果那水果盘摆在桌上,将自己那杯子往边上顶了些,正好也是自己最顺手的地方,抓了两瓣苹果切片就塞进嘴里嚼起来,含含糊糊地说了声“谢谢”。

  夏晴倒是自觉,从房间角落找了一把椅子过来,摆在琉辉旁边,想来观摩观摩他打游戏,说着:“歇会儿啊,眼睛不疼?”

  “还行。”琉辉说着,活动了一下脖子,眨了眨眼睛,他是早就做好恶战的准备的,毕竟他们上星期还打了【破魔者】天忧这个boss,一周时间又来了个新的召唤师boss,本来召唤师职业就因为操作难度高容错率低,玩的人很少,一下子连着更新两个这么不讲道理的设定的召唤师……琉辉都怀疑这是系统要给召唤师职业正名了。

  夏晴笑了笑,说:“秦空这两天看了召唤师boss的资料了,周壹那个boss的资料你还要不要?”

  “我现在更想要喀斯特的资料。”琉辉一点也不含糊客气的。

  夏晴也回答:“秦书记员早就做完笔记了。”

  喀斯特刷新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琉辉开始打boss却只有十多分钟,激烈操作让他没法一直这样保持,想要得到敌人资料当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半小时看完boss的介绍确实还算是厉害的。

  “念。”

  “唉,打完必须去休息啊,不然以后都别想让他再帮你这种忙。”夏晴叹息着,把之前揣在口袋里的小本本拿出来,这是秦空的精简版一手稿,详细的当然是要放在他那边保存的,而且秦空当然知道琉辉要的是打过boss又不是了解boss的生平事迹,捡最重要的说一说就完了,“喀斯特召唤师是虹之谷的主人,首创了可以给仙族人使用的召唤阵,可以召唤队友来作战,召唤出来的队友可以继承他百分之六十的血量和攻击,击杀后小boss会消失,同时喀斯特也会因为队友死去而损失百分之二十的血量,如果喀斯特的队友脱离了喀斯特的召唤阵控制范围就会视为击杀。”

  “哦~早说啊。”琉辉说着,又抓了一瓣苹果切片来碾进嘴里,还没嚼两下就开麦和一起打着boss的柠荼说话,“荼荼,额,咳咳……”

  不出夏晴的意料,琉辉噎到了。夏晴一边拍着琉辉的被,一边想着要怎么才能让自己的笑显得不那么像嘲笑,但是琉辉不注意这些,咳嗽还没完全停下,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说着:“用,咳咳……用击飞打,让他们脱离那个……咳咳咳,魔法阵……”说完这一句话之后,琉辉是再控制不住,弯下腰去剧烈地咳嗽起来,头都低到两个膝盖之间去了,脸上憋得通红,耳机被震掉挂在脖子上,狼狈得不像样。夏晴各种帮琉辉调整着坐姿,倒是一点没浪费了医学急救知识,只是没想到琉辉咳嗽刚一停,立马又拉进了作为,脸都快贴到屏幕上去了,带好了耳麦又立刻投入“战斗”了。

  夏晴摇摇头,盯着琉辉看了半天,确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之后才叹息了一声:“不要命了都。”

  “嘿嘿……”琉辉当然是听见了的,但是也没否认,手上操作重新开始,激烈还是像之前一样激烈,只是心态不再烦躁,眉头不再紧紧扭在一起了,刚刚休息时安上去的shift键键帽也没再见松动了。

  游戏世界里,黑暗阴森的地下城里律贞正在把玩着手中的一根龙骨制品,是一把匕首,唇角扬起的弧度表达了对做功粗糙的鄙视,但是手上抚摸的轻柔动作倒是诚实地把爱意流露着,说:“小拽根果然还是需要我的吧,那就做戏做全套,把那天的参与者也都重新拖回水里来吧。魔龙一族,也该送那些想回‘家’的少年们离开了。”

  “律贞大人,敖晏那边还需要通知吗?”宝座旁跪着的黑衣少年问道,他头上顶着一个灰色的ID【矢志不渝】,和翠鹧一起潜入魔龙族天牢的那个人,和【忠贞不二】同样也是沈螽的游戏角色,司空夜。

  “还是小夜和我一起去好了。”陆贞将那龙骨匕首插回刀鞘中,放在了宝座的扶手上,起身朝着那少年走近过来,站在司空夜身前,“起来吧,上次翠鹧那丑丫头和你说了什么?”

  司空夜起身却完全没有抬起眼睛,眼帘垂到不知道是否是睁开的程度,回话道:“她说……”

  “嘘。”律贞将食指放在了放在了司空夜的唇上,打断了他的回答,曼妙的腰身贴得越来越近,“我知道了。”

  “唔……”司空夜的唇上是律贞指尖冰凉的触感,像是巧克力的红酒心令人贪恋,当你企图借此微醺,它却迟迟停留在唇瓣上令人清醒,司空夜似乎有些想要抬起的眼帘又很快垂下去,仿佛不肯亵渎神明的敬畏之心,最终只是回应道,“律贞大人,属下不会辜负使命的。”

  “嗯,小夜是乖孩子呢。”律贞的手收了回来,转身瞬间脸上的笑容便荡然无存,瞳眸中闪动着红宝石一般的猩红,杀戮与嗜血融入黑暗的血脉化作为本性自心房中喷薄而出,“很久……没去空陵希的土地上看看了,还是穿一双鞋子去吧。”

  “……”司空夜抬眼望向律贞的背影,琥珀色的眼睛里倒映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黑色的丝裙将那娇媚的身材勾勒得分外诱人,黑色短发在白皙的肩头上轻轻扫过,隐隐约约仿佛夜幕与白昼缠绵,拥有着柔美线条的双腿上还是那双自下而上变浅色的黑色丝袜,只是小腿上多了一朵黑色玫瑰模样的纹身贴,和今天脖子上多出来的黑色蕾丝choker倒是搭配。

  司空夜伸出手,空中做了个手势,指尖绽放出紫红色的魔法阵,法阵消失之后一双黑紫色的高跟鞋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这是他从空间元里取出来的。司空夜重新转至律贞的身前,单膝跪在人身前,控物魔法将椅子送到了律贞的身后,双手捧着鞋子送到了律贞脚边,再次垂下眼来掩藏着的,是供奉神明的虔诚,是对女王的崇敬……

  ……

  琉月今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了这么久的,不过意外的是公会并没有堆积多少工作给她,所有的成员今天就像是中了什么蛊一样,没有人去做公会任务,借口都统一为“想要做个人任务拿神籍”,琉月没再追问任何人,毕竟那是玩家的自由。可是这些非公众人物的玩家拿神籍的难度并非那样容易的,很多时候是很随缘的,就连现在的职业选手里还有许多没有去做任务的人,比如……【将进酒】。

  那些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回忆不断叠加在她现在的脑海里,那些曾经以为是潜意识的习惯,现在全部变成了有迹可循的故事,琉月甚至有了想要离开这个公会的想法,她不知道这里的人还有多少故事是压在心底的,琉月每每想起都会觉得身体发冷。

  这种感觉不是曾经第一次感受到茶水那烫手温度的疑惑,而是从心底里迸发而出的,逐渐漫过一个堤坝化作无边无际的汪洋,将整个身体吞噬进深海,耳膜会听不清声音,声带会无法发出声音,伸出手抓不住任何可以信任的事物,最终放弃挣扎自我欺骗地关闭一切视听能力,再不开口倾吐心中所想。

  就像黑夜到来时,当那个带着【金钱至上】ID的秦先生再向自己打招呼的时候,琉月甚至都只回答了一声“嗯”。她知道这样说话会很没礼貌,她害怕会被讨厌或者说教,所以连解释和道歉也不会提,只是逃离现场,钻进自己的书房里……

  直到现在,那个说着想要带自己出来散散心的【星期天】和自己走在首都的街道上,琉月都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曾经在夕阳下无话不谈的孩子们被恐惧淹没而沉入了一个噩梦,因为失去了阳光或者是其它的什么要素,一切都因为失去了原本的色彩而幻灭成了一触就破的泡沫,就先现在他们头顶的夜空,即便用星星的献礼来包裹住漆黑的夜空,星辰也没有因为找到共鸣而变得璀璨耀眼,一切都那样阴沉而令人烦闷。

  “嗯,天天……”

  “嗷——”

  琉月刚刚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头顶的一声巨响给打断了,紧接着街道上就传来了爆炸声和各式各样的惊呼声。两人相视一眼,还来不及确认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火光已然扑向他们身后的街区。

  “快走!”

  “怎么……”

  琉月还没开口,就已经被【星期天】拉起她的手跑起来了,看着【星期天】的背影,再无法和曾经回忆里的那个不敢和自己说话的小男孩想象在一起,他变得坚定而冷静,越是明白自己内心有多么柔软的人就越是会把躯壳练就得多么坚强。

  “是龙,魔龙。”【星期天】说着,拉着琉月离开了主干道,他们待在小胡同里向头顶上看去。巨大的黑色阴影将在夜空中留下嚣张的影子,只是今晚的天空没有月亮,否则天狗食月的景象也不过尔尔了。

  周壹坠入梦境而来,或许是“神明”知道他想要见到家人的心理多么迫切,才会连续为他安排这样的“奇迹”,他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有多冷,就像舍不得松开琉月的手一样,明明知道没意义,却还是想要去相信的梦一样,即使心灵和感官一样清楚了解双手的颤抖。

  “……”琉月看着【星期天】的眼睛,从那双祖母绿一样澄澈的眼睛里反复都可以看到魔龙因为呼吸而起伏的胸腔,魔龙喷吐出的火焰化作少年内心的恐惧在黑暗中张狂地起舞,将少年应有的热血吞没跌入无尽的深渊,“天天,没事的。”

  “呃……”周壹转过头来看向琉月,微微张开的嘴半天没能吐露出自己想说的话来,只是那双与自己相视的眼睛似乎在变换着颜色,曾经和动脉鲜血一样鲜艳的红色正在接纳着什么新的颜色,逐渐变得温和而透彻,像是阳光下折射着金色光华的琥珀石,周壹合上了嘴,咽下的那口气像是按下了躁动的心脏,手也不再打颤了。

  “嗷……”魔龙的嘶吼声震耳欲聋,两个紧紧拉着手的孩子也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注意头顶。毕竟之前魔龙抓人的事情还没有翻篇,没有人知道魔龙NPC的bug修复过没有,现在又在街区无差别攻击,当然还是要防范一下。

  尖叫声也在一开始爆发之后逐渐少了许多,但是接连不断,火光从天空开始想地面伸出了恶魔一般的手掌,零星开始有房屋起火,而后就是新一轮的尖叫和火焰在空气中爆裂开来的声音,仿佛升温膨胀升螣而起的恐惧感,在烟火中肆意绽放。周壹的心和一反曾经恐惧时的常态,变得那些火焰一样澎湃着,再无法冷静思考一般。

  琉月到现在还认为身边这位灰着ID的【星期天】是没有玩家操作的自动挡NPC,而不是那个灵魂穿越进来的真正的属于回忆的那位周壹,正因如此她才会在之前不想说话,因为说了也没用,而现在她去安慰【星期天】也只是认为两个人都是属于这个游戏世界的NPC。当“天天”这个称呼出口时,琉月才会想起来分析一下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而恐惧,因为想要逃避曾经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吗?可它在回忆中的样子明明那么美好……

  “啊!”

  忽然天空中传来一声非常响亮的尖叫,声色让琉月和周壹都感到熟悉,他们赶紧朝着声源的方向看去,那只巨大的魔龙被三个人包围着,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一个长着黑色翅膀的男性,还有一个正在空中显示着击飞状态的……

  “小凯?!”琉月忍不住大喊着他的名字。

  三个人都没有回头来看琉月,而是正在朝着【凯】的方向飞过去。一左一右把【凯】给扶正。琉月想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周壹拉住了她,说:“你先看看清楚,那都是亮着ID的,应该是要杀怪。”

  琉月这才停下来去仔细看,果然三个人都是亮着ID的,还都是见过的。女子头上亮着【星雨】的ID名,是曾经在榕树城和【将进酒】认识的那个女玩家;另一个男子头上顶着的ID名是【风和日丽的一天】,这个琉月也有印象,当时去看了电竞开幕的代言人竞赛时,她看见这个人和【凯】在一个队伍,小凯还告诉过自己那是他的师父。

  但是看着看着琉月又觉得刚刚【星期天】的话不对劲儿……【翠鹧】曾经给自己看过真正属于这个世界的NPC视角,是看不到ID的,那现在这个【星期天】是……

  【星雨】将【凯】安顿到地面上去,她可是没有翅膀的侠客职业,确认【凯】开始使用恢复药剂之后便转身就用起【御剑飞行】向天上去追逐那条巨龙。

  剩下还在天空中的人,依赖着风骚走位来飞行躲闪着巨龙攻击的,巨大的黑色翅膀上飘落下来的羽毛落向地面,游因为【星雨】飞上来时的气流而围绕在其周身回旋。

  【星雨】带着那些本在下坠的黑色羽毛一起飞快接近了过去,羽毛随之颤抖,【星雨】的剑也逐渐脱离她的脚,曙色光华将剑身包裹,在空中留下长长的魔光拖尾,游戏角色身后的赤红色轻功特效也被那一抹艳丽的身影而带出,剑神贴近龙眼,已然脱离御剑模式的【星雨】在空中施法,侠客30级中阶技能【赤华·绽】,血红色的魔光子剑身开始扩散,在空中划出红色莲花的轮廓,【星雨】处于莲花图案的正中央,赤色光晕将她的红衣照耀更显明艳夺目,剑之所至皆为红莲业火所灼烧,利刃刺在龙鳞上效果却仿佛是刮痧,血条不见消磨却是将周遭羽毛悉数点燃,【星雨】从火光中滑翔而出,施法结束便是后空翻落到不远处的屋顶,接着后续的御剑技能,原本未能刺穿坚硬龙鳞的剑在空中回旋出一个圆圈,而后再次飞向巨龙,竟是直直刺向了龙的眼睛。

  巨龙为这种刺痛而咆哮着,巨大的龙爪在那张可怖的脸上剐蹭着,同时飞快的摇晃着自己的头,企图对抗这份威胁着他头颅的剧痛。当长剑被龙甩出时,红色火焰点燃的黑色羽毛已然将巨龙包围,巨龙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竟然还昂起头在空中喷吐着火焰。

  “Boom!”【风和日丽分一天】说着,伴随着爆炸光燃起,震耳欲聋的声音将整个首都都“眷顾”了一遍。他手上打了一个手势,仿佛按下了那个核弹头的启动指令一样满满自信的模样,目光倒映着如彩色流云一般绚烂的景象,赏心悦目。

  “哇!师父好厉害!”在地面上看着天空中那美丽“烟花”的【凯】不禁大声呼喊起来,“艺术果然就是爆炸!”

  “小凯!”

  “琉月姐姐?你怎么在外面呢?”凯文在电脑前转了一圈视角,最终找到了正在向自己跑来的琉月,赶紧凑过去想要好好和这位很少能有时间上线见面的姑娘贴一贴。

  “我还想问小凯怎么在这里呢。”琉月下意识看了一眼身后跟上来的【星期天】,没有回答凯文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道。

  凯文也没有急着回答,反倒是因为这个问题愣住了,他抬眼去看了看【星期天】,带着疑惑的眼神转回到了琉月的身上,手指动作似乎变得僵硬了许多,脑海里刚刚组织好的语言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看着两个前辈那边的战场飞出来一个人类形态的东西。

  本以为会重重砸在地上的人,立刻也做出了反应,身后龙翼展开,衣服半魔半人的样子,脸庞上有血液流过的痕迹,在夜光里闪烁着骇人的鲜红色,似乎是危险的警告,当那双怒目直直逼向琉月的眼睛时,已经等不及谁的尖叫声发出来了。

  危机逼迫着凯文去做出动作防御,可他的手却还是僵硬的,耳麦里传来了魔物大踏步的声音,紧接着琉月也尖叫出声。屏幕里的环境浓烟滚滚,凯文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不断地旋转着视角找琉月和那只魔龙的去向。

  “跳开!”

  凯文听见了师父大声喊,这个语气明显就是平时训练折磨自己练习闪避的口气,凯文立刻做出来机械性的反应,操作连成一串,角色的跳跃能力也是真的对得起自己氪金的力度,立刻从烟雾笼罩的范围中抽出身来。

  “琉月!”凯文朝着自己脱离出来的方向大声喊,可是注定得不到回应。

  窒息感将琉月的大脑洗刷得一片空白,和恐惧这个旋涡一起将琉月推向绝望的悬崖。琉月的眼睛再不是刚刚那样晶莹透亮的琥珀色,从对上魔龙的双眼时,这里便已经是一片猩红。

  “再过来,我就傻了她!”魔龙已经歇斯底里,将骨质的刀锋抵在琉月的脖子上,眼中本就是赤红的的巩膜,又因为脸上的血迹混入了眼睛,和刚刚被利剑刺伤后留下的伤痕一起,促使着红血丝在他的眼中蔓延开,早已分不清眼睛里浑浊不堪的事物到底是什么颜色。

  “你放开她!”

  “凯文?”【星雨】厉呵一声,挡在了【凯】前面,早已收回的剑正握在手中。

  凯文闭上了嘴巴,角色倒退了两步到了师父身边。屏幕前他却咬着下嘴唇,眉心几乎皱到了一起,键盘上的手不自觉蜷曲着手指,像是快要将键盘上的键帽扣下来一般。

  “噗——”一声刀锋刺入血肉的声音从凯文的耳麦中传了出来,凯文心急如焚去使劲巴望着,奈何他的眼睛确实看不清楚。

  “呃啊……”直到出现这一声男性痛苦的呻吟声,凯文才终于从原本的提心吊胆转变到疑惑最后再变成了对眼前景象的惊讶。

  在浓雾散去的那一刻,周壹看见了琉月正在被人挟持,心中那种冰凉的感觉再次从心脏中迸发而出,凉意从胸口开始顶上大脑,最后向全身蔓延直到手心,他甚至都对自己的动作豪无意识,当手中出现那把剪刀的两个刀片时他就直到一切似乎失去控制了,血色蒙蔽了少年的眼睛,再清醒的时候,一把剑插入了那只魔龙的肩胛。伴随着无意识地一声“跪下”,那位魔龙青年仿佛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的信仰,双膝着那坚硬而光滑的石板上,瞳眼中再无之前的桀骜,仿佛遇见了神明的救赎一般喊出了一声:“是魔王的力量!哈哈哈哈哈……”

  乖戾的笑声回荡在街道上,痴嗔癫狂转态像是找到了可以兴风作浪的孤魂野鬼,【星雨】上前去将这只魔种制伏住,并记住了这个青年头顶上灰着的ID。

  周壹也不清楚自己在梦中怎么会做出如此的举动,。得以被解救的琉月还跌坐在原地缓着神,呼吸还没调息平稳,就看着周壹开始摇摇晃晃,琉月自然来不及去多想,扑过去接住了昏倒的少年,口中还喊着那个名字:周壹。

  “吵死了吵死了,小丫头,带着那破剪子赶紧离开这里吧。”众人头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说话声,抬头寻了过去,发现一个屋顶上正一坐一立有两个人,坐着的是一位艳丽的女性角色,而身边站着的那位,琉月竟然还觉得有些眼熟。

  律贞的脸在没有月亮照耀的情况下,被阴影衬托出了另一种冷艳,阴暗而优雅的姿态到了她的身上却只剩下了傲慢,手指在空中轻轻滑动了一下,插在那半魔青年身上的那把剑便被魔法控制着抽了出来,飞溅出的血有些附着在【星雨】的脸上,有些落在了【星期天】的脸上。

  凯文又紧张起来,这次换成了师父挡在他前面,他没见过这个女子,本来没有月光的晚上就光源不足,远远看过去根本就看不清楚是谁,他只知道很危险,想要赶紧去找琉月和【星期天】。

  “好了,臭小子,我的目标不是你的朋友。哎呀,这可如何是好,本来今天还想去拽根儿那边好好聊聊合作报酬的,看来都轮不到我演出了呢。小夜,去~”律贞勾勾手指,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在此刻将全部的杀气吐露向了那位魔龙青年,尤其是那似乎受过伤的一只龙角。

  司空夜收到命令一跃而出,迅速来到了那位魔种身前,【星雨】却并不想将这位刚刚抓住的家伙拱手让人,刚刚准备上前阻拦,却被律贞一道红色魔光削断了自己的辫子,若不是躲闪及时估计这一下都要削了她的头,【星雨】再没去接近,毕竟这个游戏角色她又不是不认识,又不是不了解。

  律贞直接无视掉了来自【星雨】的气愤或是不服的眼神,撑着下巴眯起眼睛仿佛在陪着一个叛逆的小娃娃谈心一样和颜悦色地问道:“说吧,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

  “律贞大人,我没有……”

  “小夜。”

  “呃……”当司空夜的短刀已然贴在了那个青年脖子上的时候,原本还有血迹的脸庞上开始渗出细细密密的冷汗,他的喉结鼓动了一下,而后开口说,“我没……”

  “我讨厌背叛!”律贞突如其来地大声说道,眼中的猩红仿佛毒蛇一般将强烈的威压紧紧压迫在那个人的心脏上,也许反派们会话多一会,体现他们的心慈手软,但律贞不会。

  律贞一个魔法闪现到了青年的身前,左手准准擒住了对方的脖子,魔力运转全部集中到了右手而后狠狠地击打在了对方的腹腔上。被击飞出去的人只觉得一股血腥味涌上喉头,本就是脆弱的半魔形态,这一重击之后是再没法维持人形,脸部已经变成了魔龙那狰狞的模样,血盆大口中喷出得不再是威严满满的火焰,而是深红色的血液和一团血淋淋的事物。

  律贞同样无视掉了那个人有多难受,只是用魔法将滚落在地面的那团事物抬高到眼前来,还漫不经心地问着:“是谁给你的?”

  “不……”青年刚刚说完一个否定词,再对上律贞那双红眼睛的时候他崩溃了,刚刚以为得到魔神救赎的他仿佛一下子坠入了地狱,他立刻低下头,跪在地上的样子像极了磕头求饶的受害人,他崩溃地大声喊出了实话,“【黒时锦】,是【黒时锦】,他说拿到这个就可以外挂通过神籍试炼,我真的打不过了,我也想拿到公名认证啊!”最后一声仿佛一个全部梦想破碎一地的青年最后的呐喊,律贞那看着死人的目光终于柔和开转变成了看蝼蚁的目光,她原本打算好的言行逼供现在终于可以改成一杀了之了。

  “等等,你不能杀了他!”【星雨】终于出现了。

  “哼,你看看这是什么?”律贞将那件事物丢到了【星雨】跟前。金属质感的事物砸在地面上而后咕噜咕噜滚到了【星雨】的脚边,【星雨】蹲下来看了个清楚,是有着和【方舟】武器相同魔力波动的东西。

  “反正已经被污染了,拿回去给笨鸟或者那个史莱姆去回收利用吧。还有……”律贞准备离开的,但还是要说完这段话再走,“这世上只能有一个【方舟】,就是我的【方舟】。”

  【星雨】看着那双眼睛,心中充斥着厌恶,回怼了一句:“别老在首都里乱晃悠。”

  律贞转身不理会小毛丫头的无力还击,却忽然听到身后一声爆炸,在场所有人除了昏迷的【星期天】之外,全都转过身来看向爆炸的地方,原本那个魔龙的位置只剩下一滩血水……

  “唔……”琉月有些受不了刺激,她在明白自己不是AI的时候就做好了一个人心里承受能力低下的准备了,但架不住这样的冲击力,如果不是自己星光符的护盾开得即使,怕是也要和什么都没反应过来的【星雨】一样浑身都是血迹了,亲眼目睹这一切果然还是……

  “琉月,琉月我们先回星宫去。”凯文终于被放行了,他冲过来就扶起了还在地上的两个人,一边拍着琉月的背一边将【星期天】背在身上,安慰说着。幸好自己视力不好,这一切都被凯文的眼睛这种滤镜自动打上了绚丽的马赛克。

  “哼,果然不该留着他。”律贞低声说道,司空夜递上手帕,律贞接过来回应了一个微笑后,两个人融入夜色离开了首都……

  在现实世界里的一间小黑屋中,公孙锦正在手忙脚乱地调试着各种机器和一台电脑,手术台一样的床上躺着一个青年,他的脸和那位自爆的青年几乎重合,却已经没有了呼吸,惨白的面孔仿佛被噩梦缠绕,直到被勒至死亡他都没有察觉到一分一毫,但是注定的是他的两种人生都全部结束了。

  公孙锦看着那个青年的脸,嘴角的肌肉被扬起有压下,仿佛精神恍惚的病人一样,手上的操作动作还是那样稳健,只是也许哪个按钮就决定了那个人的生死罢了,云淡风轻的样子和正在打游戏玩着俄罗斯方块的心情一样,即使知道自己的方块即将到达顶端,却毫不在乎输赢而随意点着向下的控制肩头将一个一个浮上心头的愤恨一起压像心灵这个游戏框的最低端,等待着最终宣布一声“game over”,唯独那用力搏斗的上下牙齿在有力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

  公孙锦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那具冰凉凉的尸体,微倾着身子从手术台床下的栏杆上取来了一条毛巾,擦了擦手之后将那条毛巾丢到了尸体的脸上……

  “你,真的要回来了?”琉月问。

  “对啊,星宫还是我家的嘛,没人说公众人物不能加公会的嘛,不过你要提前把公会申请通道关闭掉的,不然一定会来好多粉丝什么的,你会怕吗?”凯文说着。

  琉月看了看凯文背在背上的【星期天】,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仰起头看着天空时说道:“天天来,都不怕。”

  “你们又跟我玩断句了,你又想起来什么了啊?”

  “想起了我和天天总比你学习好的时候……”

  “哎呀,想想我的好行不行?”

  “可是这是天天的好啊。”

  “那就不要对比行不行?”

  “噗……”

  夜景中,孩子们一起走在这条路上,至少还没到十二点,年轻人们会喜欢这样的生活的,当然,只限周末,周壹可不行。

  “又做梦了……”他还在苦恼于这样的梦境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