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三,魔界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553 2020-07-15 15:35:00

  只有翠鹧才能用出来的最强吞噬技能,无尽混沌,就是在短时间之内吞噬和化解,这个能力就是用来清理这个世界所有的“垃圾”用的。有些被遗弃的东西转化为能量去往魔界,魔界又会用其他的方法把这些能量送回这个主世界。翠鹧每次醒来都会离开一次灵蝶岛,师父为了防止她“乱吃东西”,下了禁制让他每次出去只能用一次无尽混沌,翠鹧大多时候是用这个技能保命的,除了在今天这种极度愤怒的情况下,谁让她是个并不懂得控制情绪的单细胞生物呢。禁制是一定会发挥作用的,翠鹧不可能在在一群魔龙的包围中再次使用“无尽混沌”了;还没弄清楚龙鳞上的铭文,翠鹧又不想逃跑,只好在几只魔龙之间迂回起来,她个头小却比那些大块头们灵活许多,走位闪避时不时会回来敲打一下那颗刻有铭文的龙鳞。

  对于魔龙一族来说同族的尸体是极其重要的东西,翠鹧在破坏尸体,自然会被魔龙们集火攻击。总算拔下龙鳞的翠鹧终于准备闪身离开时,却突然被一道魔法屏障限制了空间系魔法的使用,【六星光牢】。

  “糟了……”被锁在六星光牢里的翠鹧再想挣脱已经来不及了,魔法用不出来,再厉害的魔种也是要吃瘪的。心下正想着如何在敌人靠近过来时给予还击的时候,眼前的敌人却让翠鹧愣在了原地,是墨丘利。他不是被自己亲手送到空陵希岛接受审判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灵蝶岛附近?

  不对,他额头上的符文……翠鹧看得真切,手指在那龙鳞上摸得也清清楚楚,一模一样的符文,是【锁灵针】的针脚。傀儡师用来制作傀儡的招术,而且只能对死去的生命使用,可墨丘利不是死刑犯啊……

  眼看着攻击就要向自己袭来了,翠鹧咬紧牙关,都想好了等下变回史莱姆躲到地底下去的时候,一只绿色的哥布林出现在翠鹧的视野里。哥布林像是无所畏惧一般,手里挥舞着石头大棒就向那道魔光扑了过去,这一击重重打到了哥布林身上,六星光牢里的翠鹧却安然无恙。

  被锁灵针锁住灵魂的死尸傀儡是没有意识的,继续向翠鹧的方向发动着攻击,这次再不是那种不经打的哥布林了,直接是一只防高血厚的土精灵,魔光再攻击到土精灵的身上时已经没什么效果了。

  是个召唤师在帮忙吗?翠鹧终于反应过来。

  这土精灵自然是抗打,没意识的傀儡继续攻击着,翠鹧环顾四周想要找到那个帮助自己的召唤师,却看见了【星期天】的身影。怎么是星宫的人?

  “你脖子上是什么?”翠鹧在魔光闪现之间发现了,【星期天】身上带着自己的东西。

  【星期天】的ID是亮着绿色的,是玩家操作。周壹是和大哥哥忙了太晚,回到宿舍发现已经门禁了,周壹就只好又来大哥哥家借宿了,这次嫂子是终于没什么异议了,毕竟帮了大忙。

  回想起昨天晚上说过一定会上线看看琉月,他又有点过意不去,接了些钱到网吧去上游戏了。【星期天】的户籍是在南部魔族领域,出生地自然也是这里,上线时就正碰上了翠鹧被困的情况,周壹当然选择帮助熟人对抗“敌人”了。

  周壹听见翠鹧问自己的话,就回答:“是琉月小姐要让我交给小凯的东西。”

  “现在不用给了。”翠鹧说,“你拿着这两把钥匙,试着想有什么东西可以解开这个光牢。”

  “啊,可这是小凯……”

  “啊!”

  土精灵再抗打也是个召唤兽,终究也逃不过化成尘埃的命运,傀儡打碎了土精灵之后,当然是冲着翠鹧来了。魔光攻击到了六星光牢上,震得翠鹧直踉跄,一声尖叫后跌倒在地。

  六星光牢是一定要从外围由队友打碎的,否则整整两分钟的时长,无法移动和施法的话,是必死无疑的。

  周壹本来还在犹豫,现在看到情况紧急,他也是个果断的人,听了翠鹧的话,去操作角色摘了自己的挂在脖子上的两把钥匙一样的事物,点击了使用,有什么东西可以斩断六星光牢的铁笼子呢?

  周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事件有多神奇了,就在他点击完使用键之后,那两把钥匙竟然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形状发生着变化,最后变成了……一副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剪刀?

  “先别想那么多,攻击光牢。”翠鹧赶紧把这位走神少年给唤了回来,他这种常年生活在灵蝶岛这种“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的她是不知道剪刀是什么东西的,她只当这是两把战刃,只是莫名其妙连在一起了。

  周壹也没那么多时间发呆,操作着角色张开那把大剪刀就是“喀嚓”一声下去,六星光牢每一束魔光就这样被剪断了,翠鹧早就忍不住运转魔力了,光牢一破翠鹧掌心立时魔光乍现,位移和攻击一起袭向墨丘利。

  那魔光强烈,倒是周壹受了苦,电脑屏幕突然一片白,要不是着显示器是LED冷光还有点护眼模式,怕是要直接闪瞎了,有那么一瞬间周壹还以为这电脑要爆炸了,等下翠鹧就要从电脑屏幕里蹦出来了。

  等到屏幕恢复正常以后,再看墨丘利的方向,早就是尸体了,有些疲惫的翠鹧蹲在原地,仔细比对着尸体额头上和自己手中龙鳞上的符文,没错了……虽然因为两个傀儡的种族和提醒有区别而将符文进行了一些小改动,但是主要的核心符文没有变,都是一样的,为的就是控制这些傀儡。

  “律贞姐姐,你看,我就说了没落的龙族没有你的保护,是无法稳定下来了,他们本就是恶人,只有恶人才能保护他们。”翠鹧看了看手中的龙鳞,再看了看墨丘利的尸体,说,“至于说谎者,他……做个背锅的倒是一点不为过。【星期天】,你学过空间系法术?”而后有转身看向了准备离开的【星期天】。

  “我?我没有啊。”

  “嗯?”

  六星光牢是需要打烂的,作为一个主法术攻击的召唤师职业来说,想用魔杖实现普攻物理攻击就清空六星光牢的血条那真的是不给人家主修物理攻击的职业活路了,但是空间系的魔法就可以将六星光牢一击即破,魔法系别之间的相克相生还是存在的嘛,再加上刚刚那是战刃模样的东西,召唤师的武器又比较随意,其实只是一个和异世界沟通的媒介长成武器的样子罢了,而的部分战刃型武器最容易打出来了就是空间系魔法。召唤师点空间系魔法技能,新鲜,这才引的翠鹧开口问了一句。

  周壹真的不知道,他真的是胡乱操作的,他扫了一眼屏幕边框显示的技能使用情况,他没用技能啊。

  “我普攻的。”周壹诚实地回答。

  “普……普攻?”翠鹧懵了。这是真的不给物理系职业活路了?

  周壹还有点想赶紧回公会去,再加上他又解释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也只好搪塞了:“额,也许是有其他原因呢?”周壹操作角色将这把大剪刀收好,然后准备离开了。

  翠鹧也没再缠着人家,她也着急回灵蝶岛把情况告诉师父,把手头这块龙鳞给师父研究一下,两个人互相告别,各回各“家”了。

  ……

  柠荼的意识渐渐苏醒过来,她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11点,又失眠。长叹了一口气后,柠荼起身想要去找自己的梦境制造机,但是心下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即使睡下情况也不会好很多,便也不想再说什么“健康生活”了,去厨房找柠檬水喝去了。刚刚梦见了谁,是星宫的谁来着?

  深夜了,也不知道赶回公会还能不能看见琉月。周壹想着,静悄悄地进了公会的大门。正碰到坐在客厅里和熬夜玩家聊着天的琉月,至于这位熬夜玩家,是【无心者】。

  “天天?”琉月看着【星期天】小心翼翼推开门朝屋里探头的样子,招呼了一声。

  “琉月,还没休息吗?”

  “嗯,【无心者】自己设计的武器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在问我呢。”琉月点头回答。

  其实现在早就过了该睡觉的时间了,但是韩钰听说这个游戏到了十二点就会强制下线,要重新登录的,唯独韩钰不信邪,一定要看看这个游戏系统到底是不是一到十二点准点“460”,这对于他这种作息不怎么规律的人来说,纯属图一乐呵。正好闲得无聊,缠着琉月就开始聊天,也不知道从哪找回来了一大堆的零食,在茶几上铺开了就和琉月开始了熬夜“探索世界未解之谜”的行动。当然了,这种智障理由,韩钰才不会说呢,不问我就不说,问了我也糊弄就行。

  周壹是没兴趣知道韩钰为什么熬夜的,反正他们以前就这样,在孤儿院的时候午觉不好好睡的韩钰都把恶作剧当做每日任务了。周壹只是来看看琉月的,说:“抱歉,本来说好了今天会上线来找你的。”

  “没什么,另一个世界的你们也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吧。”

  “嗯,大哥哥那边遇到了些麻烦,不过还好现在稳定下来了,还好星宫的大家都还在。”

  “咳,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突然困了。”【无心者】那边干咳了一声,语气里全然听不出当时拉着琉月熬夜时热情,招呼一打,也不等人回应,ID就直接灰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这是拔了网线退出游戏的呢。

  琉月当然不会关心玩家为什么下线游戏,她也很想去睡觉的,因为她自从消除了星时罗盘上的两道铭文之后就开始感觉到疲惫,而在【凯】离开之前,星时罗盘上的铭文又少了一道,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写世界的规则开始对公会的行为有所约束了,其中自然是包括自己在内。

  她是越来越脱离自己AI的设定了,越发觉得自己像是个普通人,当然了,琉月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个世界里的普通人到了另一个世界里时是一点都不普通的。但是现在她也很累,这是她知道的。

  周壹感到有些抱歉,于是也说自己准备下线回去休息了的,看着琉月也准备上楼休息了,自己这才带着不舍退出了游戏,想到秦空哥哥和凯文已经和琉月相认,有关他们的记忆都开始恢复了,周壹有些羡慕,毕竟眼前的女孩儿是他最重要的朋友和知己,真期望她能快点回来啊……

  不过今天晚上翠鹧遇到的那个敌人有些眼熟,周壹今天是想不到自己有多勇敢的,小时候连滑梯都害怕的自己爬到了那雨搭上大声喊话,更没有想过会在翠鹧遇到困难的时候是自己帮助了她,就是说要交给凯文的那两把钥匙好像已经变成了自己手头的这把剪刀了,不过翠鹧还说不用给他了,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周壹想不明白,他已经很困倦了,等着游戏账号卡退出来后,自然也是赶紧回大哥哥的居所去休息了。

  长夜漫漫,剩下柠荼还坐在床上失眠着,她睡不着的时候就喜欢回想梦里遇见了什么,却是越想越害怕。墨丘利死了,那张烁金,他是傀儡,那傀儡的主人在哪?该死的,我还让那傀儡看见了魔界的钥匙……

  “你知道的,我们合作已经走到头了。”来到监狱探访张烁金的“亲友”正隔着玻璃向张烁金送去慰问。那是一位姿态曼妙的女性,衣着高端上档次将那虚荣心藏在了抹了那双涂抹过指甲油的纤纤玉手中。

  “你骗我,你骗了我!文森特根本就没有回来!”张烁金几乎是扑到了那块玻璃上,他的脸色糟糕透了,皮肤变得蜡黄,再没有荧幕前衣冠楚楚的样子,仿佛几夜未睡,眼窝深陷下去,眼睛里满是红血丝,原本颓废自嘲着怎么还会有亲友来探望自己,却听到了这女人自称为“猫姐”,他立刻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将满腔怒火倾泻而出,他早就知道自己是棋子,可从未想过成为弃子的这一天早得如此荒谬。

  “他只是不想看见你罢了。你放心,我是来为你辩护的,关于你有精神疾病的证明材料,我都帮你交上去了,我想法律一定会给你一个正义的审判的,你说对吗?”那女人满面和善亲切,不时又抛个媚眼体现她的一点低级趣味,字字珠玑品来都是笑里藏刀。

  张烁金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证明了自己有精神疾病,那不就是相当于自己的口供证明再也牵连不到他们这些幕后主使了吗?纵使活罪都能逃,可终究还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文森特已经不想见自己了,失去最后的信任之后……谎言的意义又是什么?

  他嘴角抽搐着分不清是哭是笑,瞳孔骤然一缩,咬牙切齿道:“出去,我也不想见到你。”

  女子见状,再没纠缠下去,毕竟她需要做的事做完了,再有趣味也是为了看对方这一个表情罢了,起身离开前,还不忘最后送去那美好的祝愿:“呵呵,真是无情啊,那好吧,猫姐祝你……早日洗清冤屈。”

  张烁金两拳紧紧握在一起,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在他的脑海里总是回响着他曾经说过的谎言,一个又一个,遮了世人的眼,瞒了至亲至爱,葬了自己的信誉名节……

  一切都结束了,当再没有人相信自己的时候,那些谎言编织世界崩塌了,谎言塑造的人倒下了,他回到了监狱内,安静地喝完一本水,站在浴室里看着镜中的自己,他脱下那件厚重的囚服裹住了玻璃杯,在瓷砖地面上打碎那支玻璃杯,拾起一块碎片,准备和这个世界做个告别……

  十二点,游戏世界暂停刷新,现实里黑夜寂静如初。韩钰还坐在电脑前,他登录着自己的外文社交网站,发送了自己的社交帖子。回复了几条消息之后,又退出登录,这个社交ID的名字,叫“金”,刚刚发送出去的帖子写着:

  “Когдаисторииоволкахповторяютсяволживоблаго,добротаискажаетсявимязла.(译:当狼来了的故事重演于善意的谎言,善意将被歪曲成罪恶的名字。)”

  电脑显示器的光亮照着他那副颓废又困倦的脸,刘海快遮住了他的布满血丝眼睛。“呲”,他开了一听可乐,一边喝着一边关了电脑,荧幕熄灭之前,他看见了一眼手边放着的两张游戏账号卡,将那一听可乐饮下肚,起身离开房间,屏幕熄灭后听着空的易拉罐落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安心得就像是在摆弄自己领土的国王……

  “该回家了。”

  准备休息的琉月,刚刚躺下,却像是幻听了一样,听到了一个小女孩儿的声音,当她环顾卧室却一切如初,疑惑间,十二点到来,她昏睡过去……

  血在浴缸里,明亮的灯光照在白色的瓷砖上,流淌着触目惊心的红色,张烁金在静静等待着,早没了气力,眼前变得漆黑之前,他的头脑里回荡着那句自己曾经在梦中说过的话——累了,一个听众不再有了。

  纵使时间洗刷记忆,神的话语也总是不会死去的。黑暗在睡梦中离去,迎来一个新的白天,阳光总是对昨天装作若无其事。R2O更新着官方剧情的公开动向,秦空感谢R2O有人工阅读模式,毕竟曾经那种自己上网搜索总结整理的游戏剧情还是跟不上实时的,现在的他听完每天的早间新闻广播就会打开R2O了解一些昨天的剧情更新,毕竟这个世界的故事一直在继续。秦空一个人在厨房里准备着早餐,手机就放在一边开着R2O,人工智能的声音是【青鸟】的声音,声音就像是柠荼的声音加了点电流质感的,但是冷漠疏离的语气,又和秦空印象里那个灵动的女性朋友不甚相似。他正伴着生菜沙拉,听着人工语音像讲新闻一样说道:

  “……昨天夜里墨丘利公布遗言……”

  秦空听到这儿,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撇撇嘴,有些不好的预感,正猜测得入迷,身后有人在他后背上迅速的戳了一下,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转头怒目以待,迎上了夏晴笑眯眯的眼睛。进了厨房的就都是秦空能使唤的人了,帮忙做饭吧,夏晴。

  夏晴也不矫情,找自己能接手的开始做,还不忘了聊天:“张烁金死了,昨天晚上自杀了。”

  听到了和自己的猜想吻合的消息以后,秦空反而没了先前胡乱猜想时的焦虑不安,疑问仍然存在,但是这种猜想得到落实的心理却让他感到踏实,而疑问只需要再向他人提问就可以了。

  “你怎么知道的?”

  “阎声昨天给我打的电话,问关于精神病的事,但是从他描述的现象来看,张烁金不是有精神疾病的样子。这就让人觉得很可怕了,一个自称是他亲友的人拿着他的医学诊断书去做了证明,竟然没找出半点瑕疵……”夏晴洗着生菜叶子,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讲给秦空听。

  阎声曾经是H市的一位拥有特殊身份的警察,也曾是星宫的孩子,不过这么多年孤狼当习惯了,新年过个节也要赶上没有出警任务才有机会回来团聚一下,特别没有人情味。不过星宫的人都是理解职业特殊性的,家人没有互相嫌弃的道理,该到了互相帮助的时候,谁都没含糊过。

  特殊职业当然也有特殊的要求,没见过阎声主动打电话或者很爱聊天的时候,毕竟他的这个特殊职业有很多说不得的东西,这也决定了他会成为孤狼,他的那通电话就是是咨询职业人士的指点,夏晴也就得到了消息。

  当然这个消息,夏晴也只知道个大概齐,细节的那就真的是机密了,刨根问底的技能是不能向警察发动的,谁让他是安分守己的好公民呢。

  “游戏世界剧情也更新了,昨晚墨丘利死了。”秦空也开始分享自己的消息,一边还不忘了切着小番茄,等下拌蔬菜沙拉的。

  夏晴甩甩手上的水,欲言又止的样子,持续了半天,还是秦空催了一遍之后夏晴才说出来:“我昨晚梦到了。”

  “开什么玩笑。”

  “真的。”

  “……”秦空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放下水果刀,突然揪住了夏晴的衣领,眼神中闪过一丝恼怒,沉声说着,“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好吧。”夏晴脸上又浮现出笑脸,是秦空一看就知道不靠谱的笑脸。秦空当然不会放手,一双眼就紧紧盯着夏晴看,里面就像写着“我不信”,看的夏晴特别无奈。

  无奈归无奈,夏晴也还是要解释清楚了:“你要相信我,我是专业的,能找到回来的方法。她的梦境不是能够预言,而是她认为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就会出现在梦里而已。阎声和我说了,那台不是梦境制造机,是睡眠辅助器,真正能进入这个梦境也是因为得到了能够使他们潜意识同步的心理暗示。这个对于我来说还是简单的,只要找到一个标记点,我就不会不迷路,我和她也不会互相影响。筑梦师这个词听过吧?”

  秦空听完解释也松了手,但是不信就是不信,他就是一句话也不接,就这样等着夏晴接着说,熟人知道他这是心情不好的体现。夏晴倒是不慌不忙,继续该干活干活,接着自己先前的话说:

  “她无意识的成为了筑梦师,然后我也无意识地走进去了,看见……”

  “咳咳,来杯牛奶,谢谢。”琉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厨房,拿着个空玻璃杯倚靠在墙上,就差脸上写上“大爷”两个字了。

  夏晴咽回了刚刚想说的话,转身去冰箱那边取牛奶,还不忘问一句:“要不要加热?”琉辉给了否定回答,秦空大抵是没有惯着小孩子的习惯的,只是被打断了谈话,总觉得怪怪的。

  琉辉将那杯子递过去,夏晴一边给他倒着牛奶一边看着他的眼睛,没再继续之前和秦空的话题,而是说道:“没睡好?”

  “嗯。”琉辉心不在焉地接过装着冷牛奶的杯子,端起来就朝嘴里送,带着刚刚刷完牙的薄荷味一起灌醒了自己的神经。

  “做噩梦了?”夏晴问。

  琉辉这才正眼看了看眼前的人,夏晴那微笑总是这样人畜无害的样子,看得琉辉心里发毛,索性没理会,转身就离开了厨房。看着琉辉离开,夏晴也回去继续和秦空说话,只是有所保留了。

  “总之她过得应该很辛苦吧。”

  “你扯什么呢?”

  “噗,两勺沙拉酱?”

  秦空大概知道这是在岔开话题了,不必再问了,有些时候再担心也不要因为热心而干涉了别人的生活,你不得不选择相信,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

  游戏世界,星宫的会议室里……

  “琉月,韩钰的图纸还在你这里吗?”【楚霸王】早早上了线,他这段时间一直在为转职做准备,本来上线时间长的他,现在上线更勤快了,同时也忘了多和琉月亲近一下,什么都叫琉月一起参与一下,这次干脆把武器图纸都放在琉月手里了。

  琉月当然不敢怠慢,到底还是要当个游戏NPC,她在公会日志里备份了一份。现在打开公会日志把那图纸拿出来,星光符在空中翻转折叠出武器模型的模样,倒是比那个移动终端的光子模型还多了几分机械棱角分明的感觉。【楚霸王】把数据在转移到自己的移动终端去,开始算自己要去那些副本打什么素材了。

  正数着,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专注的时间。

  “哎?这是什么啊?”

  琉月和【楚霸王】都顺着声源去看。

  【将进酒】正从会议室外面走进来,手里拎着那酒葫芦,眼睛盯着那纸模型看。

  “三哥?你今天有空来公会啊?”【楚霸王】打招呼。

  “啊,周末了,回来看看。”【将进酒】回应着。

  琉月感觉【将进酒】说话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但是她没说话,毕竟【将进酒】是经常上线很少回公会的人,人家是电竞选手,迟早要离开这里去自己的战队公会的。

  【将进酒】就往【楚霸王】那边凑,注意力全到了那模型身上,端详了一会儿,说道:“你如果真要玩枪兵,这对你来说就的确是极品。这图纸谁设计的?”

  “啊?韩钰闲得无聊弄出来的,他倒是挺喜欢工坊和裁缝铺那些地方的。”【楚霸王】回答。

  【将进酒】称赞道:“天才啊,你准备做出来?”

  “嗯,不过你看。”【楚霸王】一边说着,一边把那模型往对方的方向上挪了挪,顺便递出了自己的材料清单。

  【将进酒】开始仔细研究起来,琉月也好奇,职业选手到底和普通玩家差多少,这次倒是有机会可以领教一下了。就看着【将进酒】上前来,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操作就拆解了那漂浮在空中的纸模型,打量一番之后抻出来两个零件说:“这个枪芯用【古磁石】也是韩钰想到的?啧,高级材料不好收啊。”

  “要不换了?”

  “这个不能换,这儿才是这把武器的精髓。”

  “啊?”

  “岚肆发明的投枪玩法从表演赛那天之后虽然有很多人有意模仿,但是并没有爆火,知道为什么吗?”

  “嗯……”星宫是一家人,开幕式比赛里有自己的家人,他们当然会看一看,楚江看了个大概齐,印象最深的当然是马岚肆的表现,他还想改行玩枪兵的,他努力回想当时的细节。

  投枪玩法用的不是技能,是武器投掷的操作,就像枪手系玩家投掷炸弹一样。当时的表演赛里,马岚肆运用武器投掷扔出了自己的武器,帮助金麟摆脱了困境,给比赛带来了惊喜和看点,却是并没有造成翻转剧情,至于是为什么,看马岚肆去捡枪费了多大劲就知道了。比赛场上没有武器,除非是武者那样用拳脚当武器,否则都应该是很危险的,马岚肆是职业选手当然对自己的走位有那个自信,再加上当时的搭档并不弱,当时能够脱困就是奇迹,换做是普通玩家,投枪容易,再想捡回来的时候才发现“丢出去的武器泼出去的水”,恨自己没再点两个武者技能防身。

  楚江茅塞顿开,他是虽然是学着琉辉玩狂战士,但是琉辉都说他需要自己理解,当然是自己研究出来一套技能加点,用的最顺手的一直都是自然系雷系技能,【古磁石】这个材料他也去研究了一下,介绍说了能够将电和磁互相转化,磁力不就能就觉捡枪这个问题了吗?

  “武器不在于材料有多珍贵,也不在于数值有多高,重要的是量身定做。”【将进酒】说着,又把纸模型装了回去,轻车熟路地操作着,本来是两杆枪,尾端相对拼装在一起就变成了一柄双头的长枪,“这个你要好好去谢谢韩钰了,【古磁石】必须要有的,不过的确有两个素材可以考虑替代一下。”

  “韩钰肯定是要谢的,我现在就是愁上哪弄【古磁石】。”

  “让凯文去弄。”

  “啊?”

  “放心,不用他花钱的。琉月,过来。”【将进酒】突然转身看向琉月的方向。手底下发着私信把楚江先支开了,【楚霸王】就和琉月打了个招呼先离开了公会,多半是去打材料了。

  琉月感觉奇怪,但是还是靠近过去。一是奇怪别的咒术师为什么会操作她的【星光符】,二是奇怪凯文怎么弄回来【古磁石】,三是奇怪对方有什么事能让一个总不回公会的成员来找公会负责人聊一聊。

  奇怪,太奇怪了。琉月对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印象,没有好感,只是觉得很奇怪。

  【将进酒】问:“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给凯文?”

  “我?”琉月回想了一下,“我交给天天了。”

  “你……你给他做什么?”【将进酒】的语气不再是平静温和,从那个卡顿中间就能体会出一点焦虑。

  琉月回想着翠鹧交代过自己的话,看着眼前的人都不问自己要转交的是什么东西,总觉得不应该毫无保留,就回答说:“因为天天和凯文比较熟悉,我联系不上凯文,所以拖他转交。”

  “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怎么样?”

  “公会挺好的,能常在线的玩家很积极……”

  “哦,我是想问,你怎么样?”

  “我?”琉月搞明白了对方是在问自己近况,更加奇怪了,一时不知道有什么好回答的,组织不好语言就随便敷衍着,“我……挺好的。”

  “是不是感觉到了一些以前感觉不到的东西?”

  “……”琉月已经云里雾里了,敷衍和沉默的效果应该差不多吧,那就先沉默着好了。

  电脑前的百里墨湘扫了一眼自己的笔记本,上面写着星宫几个人的名字,秦空和凯文后面打了个勾,分别写着两个词——“疲惫”和“束缚”。

  “累了的话记得休息,如果觉得缺乏自由,可以找个人和你一起出去走走。”【将进酒】说完,就转身几个轻功位移着离开了公会。

  留下琉月带着一大堆疑问站在原地,思考了片刻决定还是去工作了。百里墨湘尝试去联系周壹,但是周壹现在在哥哥的宠物医院帮忙,没办法抽身去上游戏,百里墨湘只好说晚上再联系,他知道凯文现在在公共服务器里,柠荼昨天也刚去了,要等24小时,不对,是【星雨】去了,【翠鹧】应该还在这里,就是不知道晚上她做梦会不会选择【翠鹧】了……

  就在百里墨湘纠结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昨夜失眠的柠荼还躺在床上沉睡着,深陷梦境的深渊中……

  “魔界的方向,应该就在这里了吧。”

  “你要做什么?”【翠鹧】警惕着眼前的人,这张脸她认识,或者说她的灵魂柠荼认识。

  “为了看看我那瞎了眼的老兄弟。”这名男性头上亮着ID【黒时锦】,是玩家操作的。可是柠荼总觉得那双眼睛,似乎是让她无法醒来的梦魇一般,冰冷而乖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