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五,回归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032 2020-07-25 12:00:00

  琉月和【凯】带着昏迷的【星期天】回到了星宫,【凯】因为时间太晚下线了,琉月把【星期天】安顿回房间后就回自己房间去了。怀表的温度已经让她再无法忍耐了,仿佛被幽蓝色烈火烧到发红的玻璃制品,马上就会破碎一般,她小心翼翼地用魔法将那怀表运向空中,打开表盖。沉寂太久的魔力像是洪水猛兽一般喷薄而出,钟表齿轮转动的声音在琉月的耳边那样清晰,景象变得朦胧斑驳,仿佛巨大榕树下叶子交错之间剩下的点点投影,渺小得抓不住却又那样完整,和这份记忆一样清晰地令人心痛……

  “周壹在害怕什么?”

  耳边是自己稚嫩的童声,琉月知道自己又要见证曾经那些记忆,周壹……琉月眨眨眼去看清眼前的景象和人,幼小的琉月坐在一个小男孩的身边,两个人并肩坐在那大象滑梯的出口上,男孩抱着膝盖,发抖的肩膀和啜泣生,让一个小孩子想要守护自己脆弱的样子不被看到的心理表达得明明白白。

  琉月不动声色地朝着两个小家伙走近些,想要听听他们在的对话。可那个叫周壹的男孩一直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哭着。小琉月就伸出手去轻轻拍着那个男孩的背,皱着眉头嘟着小嘴,等了半天也找不到答案,蜷缩的腿有些麻木便伸开来活动着,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子看了片刻,忽然像是想到了办法一样,说了一句“周壹等等我哦”,然后就起身跑开钻进了星宫的主楼里。不消片刻小琉月有跑了出来,左手抓了一卷画纸右手拎着一盒水彩笔跑过来,把那两样东西放在滑梯口上就立刻抓住男孩的肩膀摇晃起来,说:“周壹周壹,你要是这么不喜欢说话,那我把我害怕的东西画给你看,你也把你害怕的东西画给我看,我们互相交换吧。”

  小琉月说完就拿起旁边的纸,在男孩身前晃了晃,纸张和风碰撞发出声响来。男孩也终于抬起头来看看小琉月,嘴巴还藏在臂弯里,只是露着那双红红的湿漉漉的眼睛,像是受过惊吓的小兔子。小琉月把纸张递近些去,男孩看着小琉月的眼睛,就这样看了许久,小琉月似乎被盯着太久有些不好意思,说:“很多小朋友来星宫的时候都会有很低落的时候,可能是舍不得离开爸爸妈妈,琉月也没有爸爸,和小朋友们是一样的。”

  “……”男孩伸出手来接过那张画纸,手臂张开后,琉月才看清他的脸,和以前那些记忆里的一样,虽然看起来会稚嫩很多,但是琉月还是能找到那个与之匹配的人,甚至不自觉地说出了名字:天天。

  “周壹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小琉月坐回之前在周壹身边的位置,打开了那水彩笔盒的盖子递到了周壹的面前,继续说着,“周壹只是一直不理我,是因为名字很奇怪吗?我看大家每次叫你名字的时候,你都会发愣来着……”

  “因为有时候不知道是在叫我的名字,周壹周一什么的,好像在抱怨明天要上课一样。”

  “啊,你终于肯说话了啊。我看看你画了什么?诶?不是说要画害怕的东西吗?怎么画了太阳啊?”

  “呃,看到就画出来了……你看。”周壹给手中橘红色彩笔盖上盖子,指了指小琉月的身后。小琉月顺着去周壹手中水彩笔的方向看去,橘红色的天空上飘着粉红色和百合灰色的云彩,橘黄色的落日在地平线等着和像个小孩子的告别。

  “真的好漂亮,希望天天都能看到。”小琉月看着那片夕阳,连自己没画几笔的画都忘记了,双手伸向眼前,阳光在他们的脸庞上留下一道剪影,眼睛却依然那样明亮,仿佛依然将那片梦幻景象抓过来放进了两人的眼睛里,风将她膝盖上的画纸卷走,带走了两个小孩子全部的恐惧。

  “其实天天都有的,只是今天才遇见你的……”周壹说着。

  “那就天天一起来看吧!天天遇见好不好?”小琉月猛然回头,眼睛像是已经被天空染成了那样的琥珀色,和周壹那金色的短发一样,像是融入了这幅落日图中的景色一样,渲染这这个年纪所有的美好和幻想的色彩。

  周壹看着小琉月的眼睛,之前的话还没有说完,但是他张开的嘴却改了口型,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愣愣地回答着:“……好。”

  “你笑啦!也不会害怕了吧。”

  “嗯,以后天天都不会害怕了。”

  “嗯!哈哈哈……”

  两个孩子的笑声回荡在这幅画中,夕阳将滑梯和两个孩子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也许几年之后还是在这个位置上,他们也会长得和影子一样高,还是这样手拉着手为了遇到这样的天空,夕阳还是星空都无所谓,只要人还在身边,这样的梦就还是那样美好而灿烂……

  笑声越来越远,逐渐让琉月清醒,那是回忆。

  周壹会害怕什么?“天天”这个名字,是这样来的吗?琉月站在原地,房间里静能够清晰的听见【星时罗盘】的表针走动,铭文变淡了,是回忆解封了。琉月捧着怀表,眼中在找不到曾经落日染出的琥珀色,她记得曾经有一个史莱姆朋友告诉过自己,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曾经以为回忆是这个世界的回忆,他是那个游戏角色成为神级角色以后记录在资料里的一个人物,一组数据……原来是是要离开这里吗?这里的人都是谁?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个【星时罗盘】?

  琉月的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余温还没有散尽的怀表在手心里,心却觉得它比之前更加烫手,像是从篝火正中心取出的板栗一样,任何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去接触,似乎在脑海里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点,扩张向周围直到什么也不想看见什么也不想听见,是那种叫“恐惧”的情绪吗?我在害怕什么?

  琉月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行为,松开了手,也忘记自己有了多少力气朝着什么方向,而后身体也找不到支点,跌坐在床上,呼吸声越发沉重,她希望现在是十二点,然后就能够不再面对这一切……

  她的愿望很成功,在怀表落在地上的金属感声音响起时,她昏睡过去,耳边模糊地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了一句:“别怕,我在。”

  ……

  “《逐梦者》专辑,正式开售。”

  当迪莫娱乐公司的记者招待会上,凯文带着他的创作团队一起喊出这句话时R2O的数字专辑发售界面就瞬间爆炸了,R2O的开发商慕容集团很快就能联想到接下来要爆炸的地方将会是他们的客服平台和客服电话,还好他们从不会却技术,立刻开始了分散引流,开始调节服务器的工作量,再加上他们提前预料到国际巨星的热度而提前安排过的更多备用服务器,总算是没让这个笑话持续太长时间。

  《逐梦者》专辑中,除了凯文负责的主打歌《逐梦者》、金麟的《金麟台上诗》和文森特的《榕树城》以外,还有萧洛尘的《蔷薇》与电竞选手施晴依的《太阳雪》。

  施晴依是来自紫烟战队的一名女选手,年纪二十出头,外貌也是很讨喜的甜美型,声音软糯可爱,又是从音乐学院毕业出来的姑娘,对自己声线的挑战也是极有胆量了。因为要负责游戏世界北部的机械联邦的呈现,所以音乐的风格就选择大胆的电音,开始从词曲方面搭配自己的一些奇思妙想,硬是把地广人稀看起来毫无生机的机械联邦体现出了一些力量与色彩,仿佛拯救世界的异次元公主一样。

  萧洛尘是被曾经娱乐公司抛弃的存在,现在依靠花店和网红维持着生活,倒是过得一点不像被抛弃的样子,生意风生水起,生活怡然自得。唱功和创造力也是一点没丢,凯文来了电话她就接下了,凯文不问都知道她图的就是一个有钱赚。职业素质和专业水平在那摆着,交作品的时候还颇有一番“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味道。

  至于之前猫姐准备介绍的人,凯文没接,她条件的凯文属实无法接受。楚皙言坐在一间猫咖店里,桌上咖啡的温度已经渐渐被清晨的湿气带走,那双猫眼石一样亮的眼睛里反射不出清晰的图像,手上搅拌咖啡的动作很机械化,心不在焉,因为凯文拒绝了她的条件……

  “啊?为什么啊?”

  “她弟弟的事情先现在没人敢接,即使想帮忙,公司也不会同意的,更何况她弟弟人缘不好了。”凯文坐在候机厅内,嘈杂的人声混杂着他的声音一起从电话里传来。

  周壹还能听见他的同事递给凯文一杯什么品种的咖啡,他的的周末是没办法回家的,凯文总会承担这个陪伴他的角色,如果问起来原因,凯文只会说“因为天天烤的饼干好吃才会可怜他,才不是因为是朋友”,周壹只会笑一笑不说话。凯文这周要开始和其他歌手分别奔走不同的城市去活动,凯文不需要发言他的经纪人也知道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H市。

  回家是这位追求自由的孩子永远的话题。

  “是这样啊。”周壹坐在网吧里,开着游戏,戴着耳机,这个新的周末在确定了他的哥哥差不多度过危机以后,他决定去享受着一下上次凉了的周末。再登录游戏的时候,bug已经修复,所有的人已经回到了正常的游戏里,可是他总是心有余悸,那个梦让他有点害怕。

  因为过分真实,和险些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他还记得刚刚见到能摸得着的琉月时,他也像曾经的凯文一样想着“如果这场梦是真的就好了”,但是现在的他只希望那是一场梦,时刻都能证明自己还活着,是件十分踏实的事情……

  “啊,金麟姐姐再见。”凯文还没挂电话,身边金麟已经准备去登机了,打了声招呼之后又继续和周壹聊着天,“算了,不提那个家伙了。那天晚上我回了新区准备找琉月玩一会儿的,结果你猜怎么着?”

  凯文的认知里,那个【星期天】是灰着ID的,应该是人工智能操作的NPC,所以当然要把这件事当做新鲜事讲一讲。周壹听到了这个话题,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放下那一块还没啃完煎饼,似乎是用了点力气才把那些嚼碎的食物咽下去,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语气问道:“怎么了?”

  “我遇见bug了,当时你不在线,不知道自己的角色多威风,那个武器我问了琉月,本来是要给我的东西吗?我就不拿了,如果是天天你拿着这个武器一定还能发挥它的威力吧。当时的【星期天】就在牢房里,拿着‘双股剑’咻~地一下把那房子的顶都给削了,当时和我一个牢房的那个老铁没玩没了地和我打听你是谁,但是我还是有隐私意识的,一点没透露去。”凯文讲得眉飞色舞,还好他懂得控制音量,墨镜和口罩能保护艺人,但是不一定能保护引人注目的艺人。

  周壹有点发抖,什么游戏操作已经从放慢逐渐变成了停止,飞行魔法愣是没用好角色直直掉下去,等到他缓过神拼命转视角重新操作的时候却是有些不及时,东倒西歪的半天没稳住身形,红蜻蜓再没支撑住,扑棱着翅膀飞速离开了【星期天】的控制范围。

  “诶?”周壹忍不住着急着再用些别的魔法弥补。

  “怎么了?”凯文问这。

  “啊!”周壹没听见凯文说了什么,这声感叹是他竟然在空中停住了,自己离地面不远,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状态有个【精灵之翼】,街道上那个正抬着头看着自己的召唤师应该就是帮助了自己的人吧,【星期天】平稳落地,周壹也操作着角色上前去道谢,“谢谢你。”

  “不客气,你就是【星期天】?原来就在对面啊。”对方问的那一句是从游戏耳麦里传来的,后一句陈述竟然是从周壹的头顶上传来的。

  “额……”周壹顺着这个声音找去,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正撑着两张电脑桌之间的挡板就这样站在周壹眼前,少年剑眉星目,五官端正,找不出一丝邪魅相关的气焰,看着人的眼睛也是目不转睛毫不漂移闪现,仿佛从这双眼里就能看见他澄净的内心一样。

  “天天?天天,你怎么了?”凯文在电话那头问着。

  周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边电话还没挂,小声对凯文说了一句:“遇到熟人了,先挂一下。”

  “哦,好。”凯文有点不舍地挂了电话,而后再等飞机的半小时里,他又要煎熬起来了。

  周壹将手机放在了一边,本想着站起来打声招呼以示礼貌,却被人摆摆手制止下来,于是压下了自己起身的动作,招呼还是要打的:“慕容学长,你找我?”

  学长的全名叫慕容虹,是大周壹两届的学长,经管系的,去年就创业成功去忙事业去了,学习也没落下,现在游戏的上线的R2O是他的工作室出品的,说是工作室,倒不如说是借着父辈资产在父辈的公司旁边开了个小办公室,他专业素质到位,想法也很前卫,创业顺理成章,除了接二连三推出的视频网站和社交平台以外,还开发了很多科技产品,现在正在培养网红带货,这段时间回学校也就是为了物色这样的人选,和周壹也见过几次面,但是周壹认识这个总是站在演讲台和活动主持位置的学长,这位学长认不认识自己,周壹还真不知道,事实证明玩资本的人会准确记住他身边的资源的,比如慕容虹,学生会学习部评优的时候他还是清清楚楚记得这个拿足奖学金还经常去宠物医院主动实践活动的学生。

  慕容虹回忆了一下之前在游戏里被一个奇怪的粉头游戏玩家各种封锁消息的时候,觉得甚是多余,原来是自己认识的人,那还想这么多做什么,聊正事:“【星期天】,天天,原来就是你啊,你知道自己成了神级角色吗?”

  “啊?”周壹惶恐,他可是个佛系玩家,神级角色都是打游戏的知名人士用来体现游戏技术的一个门槛,神级任务他连看都没看过,怎么自己突然就成了神籍角色了?关键是这一周的时间里他是一点也没察觉出来,因为不关心这些东西,也就没去看,在学长告诉他点击那里能够看到自己的神籍认证的时候周壹才手忙脚乱地点开那个标识,神籍已经点亮,游戏角色的名字已经显示出来——天忧。

  “你真的不知道?”看着周壹的反应,慕容虹眉心短暂地皱了一下。

  “啊?我,我知道啊。就是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想低调一点来着。”周壹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微笑回答着。

  慕容虹的眼睛很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想,又好像什么都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了,他也回应了一个微笑,说:“原来是这样,想低调啊。那第二件事就不需要做了,我这些天一直在找你,你没刷R2O吧?你的消息盒子应该爆炸了,很多人在游戏世界见证了你的神兵器,有人在求制作方法,有人在邀请你加入战队,这就是我想做的第二件事,既然你想要低调的话,我就不再问多余的话了。”

  “哈哈,谢谢学长谅解。”周壹上线游戏时间就很少,更没有时间刷什么游戏论坛,学长这么提醒他,他就更不想去看了,笑嘻嘻地转移话题,“那学长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第一件事啊?”慕容虹之前笑得有些小的眼睛又重新睁大了起来,网吧天花板上幽暗的光照在他脸上,那双棕黄色的眼睛也同样反射着光,直直看着周壹让本就胆小的周壹有些害怕,“第一件事就是想来确认一下你知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有答案了。”

  周壹的心像是突然沉入了冰桶里,喉咙卡住一样说不出话来,他刚刚是说谎的,因为他成为神级这件事他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奇怪的梦,它有着给自己或者琉月带来危险的可能,所以他不能承认。可越是害怕着,他的心就越是冰凉,这份凉意让他保持理性和清醒,在手指颤抖着点了一下鼠标之后,他立刻顺势握紧鼠标摆出一副准备继续游戏的架势,耸了一下肩膀一边摇着头一边说:“学长说的我更不想去看那个论坛了,我只是想玩个游戏而已。学长呢?在这里等这么久不会就是为了和我偶遇吧?”

  “噗,我在这里和一个讨人厌的家伙砍价呢,不提这个人了,既然周壹同学知道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要去经营电竞战队了,本来我想只做一个战队经理,但是战队的核心却一直都找不到。怎么办?我就是个学经管的,打游戏,真的不在行啊。”慕容虹也顺着周壹的台阶往下走,毕竟心知肚明的事就不需要再抬杠了。

  周壹看了一眼自己的屏幕,转着视角找了一圈,身边果然站着一个游戏角色【菁虹一梦】,仔细打量了一番后他说:“学长玩召唤师吗?”

  “嗯,从入游戏开始,我就只觉得这个职业最顺手。可能因为我就会当指挥吧。”

  “呃……”周壹在心底里默默吐槽了一下这位学长在专业上的不谦虚,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来,顺势就叹口气说,“也许除了召唤兽以外,还能再召唤一些别的什么呢?”

  “嗯?什么意思?”

  “召唤兽是都是从魔界来的魔兽,回应你的召唤,为你做事达到你想要的目的。学长有没有尝试过修改铭文什么的,我就尝试过……”周壹很喜欢画画,魔法铭文什么的当然也是他这个佛系玩家喜欢研究一下的,但是并不深入,纯粹是为了玩。

  “然后召唤出了什么?”慕容虹问。

  “嗯,蔷薇花的精灵,她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蔷薇花?游戏世界的世界观里说过,那里没有蔷薇花,更不可能有蔷薇花精灵,而且……怎么会召唤出仙族人?”慕容虹偏着头,说话的语气也不再是那种淡然平缓的感觉了,带着些不可思议。

  周壹挠挠头,回答着:“真的,不过她没在我这里待多久就走了,或许她是在吹牛体现自己很稀有之类的?哈哈哈……”笑容有些尴尬,因为不知道怎么解释,也就顺着对方的意思说了下去,只当自己说的胡话,他也不是个喜欢抬杠的人。

  慕容虹低着头思考了片刻,说:“……不,也许你说的是真的。我的角色是属于彩虹之国虹之谷的,我见过圣湖那些精灵的法阵只是没有详细研究过,蔷薇精灵我不知道,但是召唤仙族人,或许真的可以尝试一下。”

  “啊?”

  “等级上限刚刚上升,应该可以研究一下那些新的魔法阵。打不过就叫人,叫的人也打不过的就叫更厉害的人……虽然听起来很无耻,不过能赢也可以。”

  周壹听着慕容虹在那里念叨着,生生把“怎么听着这么贱呢”给咽回喉咙里去,虽然他也不知道学长到底是悟了什么,但是敷衍两句“太好了”之类的话,他做得都是熟练到让人心疼。

  慕容虹道了声谢,虽然不知道在谢什么,但总算是终止了谈话回到自己的机位上开始做自己的事情了,界面里企鹅聊天器上……

  【菁虹一梦】:材料我不要了。

  【星辰之辉】:诶,怎么了?虹哥缺那点钱吗?

  【菁虹一梦】:我找到新方案了,不用高级材料。

  【星辰之辉】:嗨呦,真新鲜,讲讲?

  【菁虹一梦】:军事机密。那个【星期天】竟然是我的学弟,我刚从他那里得到灵感的。

  【星辰之辉】:嗯?它懂比武器全面升级更好的方案?

  【菁虹一梦】:你猜?

  慕容虹当然要玩玄乎的,可琉辉和周壹就算没熟悉到像凯文那样,也还是了解周壹的性格和处事,更知道周壹是不可能提出什么厉害的方案,一定是慕容虹这个最擅长头脑风暴的家伙想出来的。慕容虹从学习到创业,走的每一步都来自于他的头脑风暴,他就是敢大胆地说,被人否决了就会认真考据一番,等知道了自己是否有能力战胜困难之后再决定是否放弃那些头脑风暴出来的点子,再加上身世背景里父亲就是从事家电行业的,发明创造想象力什么的从他小时候在爸爸办公室坐在爸爸的腿上看图纸猜零件是用来干什么的时候就养成了。琉辉不知道“前因”,但是熟知“后果”,慕容虹的思维能力是正常人没法比的,所以他也不去纠结自己这生意怎么黄了,开始问起了其他的事情。

  【星辰之辉】:你扒拉人家当你队员了吗?他是怎么拒绝你的?

  【菁虹一梦】:他不对我胃口。

  【星辰之辉】:怎么了?

  【菁虹一梦】:他在向我保留一些真实想法,也许是有什么秘密吧,我就不多打扰他了。

  坐在电脑桌前的琉辉正苦恼没机会看到慕容大少爷吃瘪的样子,材料他们又不急着卖,素材稀有拿到自己手里有什么好担心的?琉辉在电脑前啧啧两声后准备结束对话了,可是慕容虹的最后一句话,让他已经移动到红叉上的鼠标停顿下来,迟迟没有点击下去。

  周壹有什么秘密?应该和自己一样吧,毕竟他也在梦里看得真真切切。琉辉最终关掉了聊天界面,仰着头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仿佛那上面的灯随时会坠落下来一样,影像模糊不清,逐渐在他的眼睛里搅成一滩浑水。

  他的睡眠越来越糟糕,因为那天坠入“梦境空间”游戏世界是在没有睡眠辅助器的情况下出现的,他试图用一些方法让自己尽快醒过来,但是他动弹不得,他禁锢在原地目睹了那一切——【星期天】用魔界钥匙幻化的武器切开了这个bug空间。

  他当然知道周壹的作息,周壹靠着助学金可买不起符合游戏配置的私人电脑,所以梦里遇到的【星期天】绝不会是周壹上线去游戏出来的。

  人群四散逃窜的时候,他远远看着他最爱的妹妹,那双琥珀一样透亮的眼睛里,温柔的目光让他有些无法自拔于这场梦,可这样的目光是那样完完全全地投射在【星期天】的身上,琉辉一下就醒过来了,夜晚的黑暗中,他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和自己谈心的影子,只是顺了口气后辗转反侧一番后,还是打开了电脑……

  天忧,魔界旅行者,魔种会选择相信的人类,仅此一位,他已然成为了“神”,站在游戏世界某个神奇的顶端。

  翻看着这个新boss的简介资料,琉辉害怕了,他想再找到那个cat,他想搞清楚那背后是什么样的势力。他点燃了一根香烟,连同后悔和怒火一起从唇间溢出,后悔没有留下证据,愤怒自己什么也做不到……

  “你又在训练室抽烟。”高晓天的“重拳”打在琉辉的天灵盖上。

  “哦,错了。”琉辉赶紧掐了烟头,抬起头赔了个笑脸,而后问,“柠荼呢?”

  “还没走,去茶水间了。我先走了,拜拜。”高晓天一边说着一边穿上了自己的春装外套,摆摆手告别。夏天还没完全到,她倒是早就换了到膝盖的短裤,因为比较排斥队服短裙,所以定制队服时就订了男装,裤腿到膝盖,配着那双红白相间的运动鞋,斜挎包在肩上一挎,马尾高高扎着,倒是把假小子的模样都表现了个明白。

  “拜拜。”琉辉应了一声,自己也去摸自己的外套,准备继续他之前决定的每周末“护送”柠荼的任务。关了电脑之后,琉辉摸了摸口袋确定手机钥匙全都在,离开了训练室,准备去茶水间找柠荼。刚走进楼道里没几步,就从窗户看向大门口看见柠荼站在那里,不一会儿一辆豪车就开到了大门口,柠荼就钻进了那辆车里,琉辉记得那个车牌号,沈螽的。

  “……”琉辉沉默着,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训练时关了静音,就看着锁屏上的消息提示,柠荼给他发过的消息,琉辉看也懒得看,锁了屏之后再没理会,手机放回口袋离开了俱乐部。

  下机之后的周壹没有回宿舍,他朝着宠物医院的方向走着,落日投下的影子陪着他,他和回忆里的那个影子一样高了,可是他的影子也变高了,他也没再和那个叫自己“天天”的女孩子手拉着手看现在的天空,明明是一样的颜色,却像是水彩笔和油画的区别,一个洋溢着甜蜜,另一个写实得找不出一点错误……

  周壹的耳机里传来凯文的声音,S市到H市的飞机确实没要多久,凯文一问周壹手头的事情解决了,立刻就是电话打过来,像极了喜欢和闺蜜煲电话粥的女孩子,反正凯文每次完成一个阶段的重大工作之后都会这样,周壹倒是对娱乐圈的八卦没什么兴趣,只当是大学生活的调味品了。

  “所以真是神了,猫姐那个弟弟估计是真的没什么出路了,要是有钱去国外的话也许还有可能。她也好几天没出现在公共场合了,不知道去哪里了,她真的是个很高调的人了,混到这个位置,摔下来也确实挺惨。”凯文念叨着,“不过文森特和他认识我是真的不知道,猫姐以前得罪过那么多人,她还能记得也真是了不起了……”

  “这个会忘记吗?”周壹接着话,站在马路边上,等着红灯变绿灯。

  “人又不会记得自己踩死过几只蚂蚁。”凯文说着,“文森特当年的舞台事故还没扒清楚呢,当时是找上了那个舞台设计,倒是一直都没承认是自己干的。文森特也够倒霉的,医药费都不知道找谁要去,公司也因为合约在试用期没搭理他,他妹妹才去那个暴走俱乐部赚钱去,就是楚江认识的那个凯丽啊。”

  凯文八卦就像是唠家常,当然也就天南地北的,毕竟这是他最原始的说话风格,也只有周壹能让他这样自由地说话了。

  周壹应着话:“嗯,我知道啊。”

  “对了,那个魔界钥匙,我问过【翠鹧】小姐姐了,她说放在你那里也没什么问题的,毕竟天忧已经是神级角色了。你都不知道你那个设定多变态!”凯文突然想起来。

  “啊?”周壹不知道什什么有意思,信号灯变绿,他迈开腿向着马路对面走去。

  “人家召唤师都用法杖,一个一个放魔法阵,你倒好,一把剪刀直接把魔界的结界给划开,然后一群一群的来,坐在魔龙头上那样子跟黑社会老大一样似的。”凯文说得眉飞色舞。

  周壹听完之后,脚步顿了一下,还好是已经走在人行道上了,不然右转的车都不知道要按多少下喇叭。

  神级角色会变成游戏世界的野图boss,大家当然都知道,但是周壹又没关注自己的,那些抢着打boss的战队公会当然是要冲上去的,一周的时间里不知道是为了这个boss死了多少人,全是因为这个变态设定。R2O论坛上当然也少不了骂系统的、骂boss的、骂这个boss对应的玩家的,只是周壹不看而已。

  魔界钥匙,当然是可以打开魔界的结界的钥匙,这样的神作武器,设定变态也就是因为这个了。怪不得那天晚上上线看到【翠鹧】说什么结界,和那群魔龙还有黑衣人打架来着,天忧只是把结界划开一个口就有这么恐怖的力量,要是把结界打破了……

  周壹想想都觉得手心发凉,还好自己不是打电竞的,这种设定要是进了职业比赛,除了bug以外还能怎么解释?慕容虹之前对自己的态度也能理解了,就算他人不禁电竞圈,武器进去了,估计也要引起轩然大波。

  不行,周壹可是励志当佛系玩家的,他可不想进电竞圈去了,哪怕是以后上线游戏会不会有一大群人在消息盒子里“轰炸”自己这个问题他都不想再考虑了,他明明只是为了在繁忙的大学生活中找时间陪一陪那个“琉月”罢了,他想过平凡地生活,天天都这样平凡地生活着就好了……

  “小凯,我有点害怕了。”

  “嗯?怕什么啊?”

  “琉月不是那个琉月了,从我第一天上线看见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不是原来那个。”

  “怎么知道?因为游戏里是白头发吗?”

  “不是啦,如果想知道一个人的灵魂还是应该去看她的眼睛,她的眼睛不是红色的,应该是好看的琥珀色,就像晴朗天气时的夕阳一样。可是她是血红色的,也许琉月回不来……”周壹那时候也多希望他不学画画,想来也不会对颜色这样敏感,毁了这样的美梦。

  “快呸呸呸!”凯文突然打断道,“她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她勇敢、坚强,她珍重她的家人就像珍重她自己,她不会害怕这个世界的,即使梦里很美,但是如果我们都只能躺在床上,依赖着睡觉去见她,无法辨别电子声和她的呼唤,触摸到一个虚无的数据,因为这样而让我们无法继续前行,她会很愧疚的。你忘了白陌哥哥的金丝雀吗?还有你被大哥哥接走又跑回来的时候,我们差点被你气到七窍生烟了。她又不是你眼里的琉月,她是属于她自己的琉月啊。”

  “是……”周壹说着,眼里看着落日,怀念固然那样的美好,只是恐惧的东西似乎因为长大而在改变着,自己也会这样改变着,变成彼此都不认识的样子。周壹正在走着神,忽然被身后一个人的惊叹声唤醒。

  “哇!你们快看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