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四,失忆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032 2020-07-20 12:00:00

  “咳咳——”【黒时锦】的ID已经灰掉了,但是游戏设定里的他依然在行动着,从他重伤的狼狈模样来看,他大概领教了【翠鹧】的强大,也总算明白问什么狐狸会选择只用傀儡去接近那些“管理者”。他太心急了,他的主人更加心急,还好只是游戏而已,游戏而已……

  柠荼独自一人在出租屋的餐桌边上,桌上放着昨晚没喝完的柠檬水,刚刚冰镇过,搭配着早餐一起在中午这个时间吃下肚去,她咀嚼时牙齿相当用力,险些走神咬破了嘴,仿佛这样就能将昨晚的噩梦也一起嚼碎咽下去。可惜并没有,她和现在举着那杯柠檬水的神态和昨晚失眠时相差无几,否则也不会险些咬破嘴了。

  噩梦来源于经历的事吗?柠荼坐在餐桌边,却是把双脚也放在了椅子上,抱着膝盖蜷缩着,像襁褓中留恋着温暖子宫的孩提,眼睛里混浊着不只是眼泪还是深渊的黑。

  有些回忆注定是用来遗忘的。

  时间刺痛着沉在心底的东西,它们会和血一起从狭窄的心室中喷薄而出,最终流淌在血液中,变成甩不掉的东西。

  不知不觉中周日的傍晚就到了,周壹的周末是没有了,他对琉月抱有歉意,晚上会上线去烤一袋小饼干放在琉月的房门口,毕竟大哥哥和琉月,应该就是手心和手背的关系。

  今天要去找辉哥哥的,周壹回学校之前的晚上也选择了去一趟网吧,刷卡上了游戏,费了些力气才到了和琉辉约好的地点,只是半天没等到琉辉出现,等到的是一份来自陌生人的攻击……

  “可以请凯文向我们预告一下专辑《逐梦者》的概念吗?”

  电视机里传来女主记者的问话,秦空向来不关心娱乐新闻,倒是今早的不速之客让他不得不适应一下这份热闹。韩钰手里抓着遥控器换台时像极了要看动画片的孩子,却在眼睛看向电视的时候变得空洞而黯淡,他大概也找不到自己所求的那档节目,漫无目的切换着频道,倒是把凯文的记者发布会撞了个正着。而后他略带着玩味将秦空还捧在手里的报纸扒拉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尽显“分享”美德。秦空叹息,他当然不会反感家人,但回避的眼睛对于韩钰这样的“孩子”来说更像伤害,必须要坦然面对一些东西,才不会错过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

  电视机里的凯文也正在面对着这数不清的镜头,和他坐在同一张长桌子边上的同事,文森特,应该是有些忘却曾经面对镜头的感觉的了,竟然是不如这位年幼的凯文这样自然而从容,局促不安和腼腆的模样仿佛昨天刚刚出道一样。

  凯文畅谈的技能早被工作打磨成璀璨夺目的宝石,呈现在众人眼中的是光芒,自当得到青睐,毕竟这里是摆脱束缚而争取来的属于自己的大舞台……

  凯文的目光扫向台下,礼貌地向那位记者问好,淡定而亲和回答着问题,却没有人会猜得到他的目光究竟定格在了哪里,除了那位接收目光的人,不是那位女记者,而是一位不属于任何一家媒体的,便装混在台下正隔着墨镜与他对视的女子,两人嘴角都扬起一丝笑意,只是一人的双眼中夹杂着虚假的笑意,一人眼中沉淀着冷漠与疏离。

  凯文的谎言从未逃得过秦空的眼睛,但这双漠然的眼睛下虚假的微笑是凯文对待记者媒体惯用的标准,秦空也不会知道这份漠然的对象是什么人物了。

  电视里的节目任它放,结束后韩钰就朝着窗外张望了一眼,春季后的黑夜有些姗姗来迟,落在韩钰脸上的一抹夕阳也抹杀掉了他回自己公寓的想法,留在星宫借宿一宿什么的对于他这种等同于无业的写手来说完全不算什么困难的决定,至于换洗衣物只要厚着脸皮去扒拉一下哪位哥哥弟弟的就好了,他从不挑居家服的款式和尺码。韩钰仰着头打了个哈欠,冲着秦空眨了眨眼,就差把“秦妈妈”三个字叫出来了,秦空心领神会,起身回房时说:“房间钥匙给你挂门口,我给你找睡衣。”

  看来巴扒拉衣柜这个操作也不需要韩钰亲力亲为了。

  太阳还没下山,网吧的灯还没有打开,昏暗程度让周壹只能凭着感觉去敲击键盘,尽管依靠电脑屏幕的光去低头瞧一眼键位也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但他没有机会,眼前屏幕光影缭乱,就连网管路过都顺势看了一眼他的电脑界面才确定他是在打游戏,而不是在炸电脑。

  是谁在攻击自己呢?周壹的手指已经开始发酸了,在这个游戏里死亡的代价过於沉重,下线遁也是行不通的。召唤师的近战能力不会拯救他,他必须看清楚眼前的敌人是谁了,至少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目的。

  血条没有清零,但角色被打翻在地。周壹的手指变得沉重,就像注射了麻醉药的猫爪子一样,但是对方并没有给自己致命一击,眼前魔光乍起,才注意到身下是一个传送法阵。

  抓人?

  周壹再想操作已经来不及了,眼前场景在强烈的光中消失,飞速转化为另一个房间,周壹敲击鼠标的动作也迟缓了下来。这里像过去时代里的牢房,这个栅栏门看见的脸大多面无表情,不过从他们头顶的ID可以看出,他们应该和周壹一样,正是一脸懵逼的样子吧。

  “怎么会这样?”周壹手上的一起动作都停止了,仿佛一列火车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呼啸而过,声音从双耳直接穿入大脑,让那里几乎停止了一切运动,像这样静静得坐了很久很久,直到自己的手机铃响,是琉辉哥哥打来的。

  “喂,周壹,我这里突发了点状况,今天估计过不去了。”

  “突发状况?是和我一样的突发状况吗?”

  “难道你也……”

  电脑游戏里的声音很远,但是和手机里的声音重叠的时候,周壹摇摇头,一切都是那么莫名其妙却不出所料,当身边很多和自己同样在新区玩着游戏的人们嘴里骂骂咧咧的C市方言在周壹的脑海里自动翻译成了听得懂的话以后,这个地区的许多玩家都被抓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已经成了他心中无法动摇的结论了。

  “是谁在这么做?”

  “拽根儿。”

  “啊?”周壹没听过这个外号,更不了解其中的故事,自然是疑惑的,不过琉辉这句话并不是说给他听的。

  “应该不是他的旨意,那估计就是有人在利用魔龙的身份了。你不用担心,这两天你登录游戏应该也是这个样子,我去找明白人问清楚,能处理完在找你。”琉辉就这样自顾自的说着,最后还没等周壹问问到底是什么事找自己的时候,电话早已经被琉辉那边挂断了,周壹抿着嘴咽回了想问的问题,现在连自己之前的问题都在脑海里被之前那种耳鸣感震碎了。

  没得玩了,要不先回学校吧……

  “琉月姐姐,我被困在一个未知的地方,这段时间可能都不会上线了,很抱歉我食言了,请照顾好自己的安全。”

  最终还是决定发了这样一条消息给琉月,周壹才放心地退出了游戏,希望这样的突发情况以后都不要有了。

  琉辉当然是没顾忌到周壹的感受的,他一直保持着任性的模样。让他疑惑愤怒和不悦的事情会让他抓心挠肝忘记自我,他必须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有关于抓他的人中间有因为打不过他而变成魔龙来集火自己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平时打扰自己练级抢抢怪就算了,怎么还有限制玩家自由的说法?企鹅聊天器里,他正准备cue出他口中的拽根时,聊天室里已经开始炸锅了……

  【嫣影山茶】:@【奈落四叶】拽根儿,你怎么回事儿?

  【独咕求败】:@【奈落四叶】你最好解释一下。

  【神说要查电表了】:@【奈落四叶】魔龙一族如果缺钱可以直接说的,林队长会投资也是有可能的,何必绑架我呢?

  【楠有乔琳】:看来大家都被莫名其妙地抓进来了?

  【嫣影山茶】:嘤嘤嘤,队长我好怕啊。

  【复仇者】:@【奈落四叶】抓别人也就算了,抓自己队友是怎么回事?

  【午踏凡尘】:诶,什么情况?

  【百步飞樱】:@【嫣影山茶】摸摸毛,吓不着

  【十里桃花】:@【午踏凡尘】有好多人的游戏角色被魔龙抓到一个牢房一样的地方了,我们小空就被困在那边了,好像是龙族领域,拽根儿真的没在吗?

  【楠有乔琳】:我的副队长隔着一个牢房……

  【不好意思走火】:哈哈哈哈,隔着牢房那个太狠了吧。还有,怎么姜淑女你也被抓了啊?

  【复仇者】:@【不好意思走火】闭嘴!

  【午踏凡尘】:天哪还有两个一起被抓的?实惨。

  【菁虹一梦】:我全队被抓。

  【嫣影山茶】:啊?那你最惨,心疼心疼。

  【神说要查电表了】:心疼+1

  【十里桃花】:心疼+2

  ……

  屏幕里已经开始刷屏心疼+N,这十个心疼九个笑,剩下一个就是像马岚肆这样笑着直接从椅子上摔翻下去的狂笑。

  琉辉怔愣在远处,手指摸在键盘的按钮上,琢么半天也没按下去,倒是快要把按钮扣出来了。果然不是拽根儿干得,那就是有人接着他的名字在搞事情了。

  魔龙一族刚刚迁都,龙族领域靠近空灵希岛国,在联想到谎言之神墨丘利的死,这之间有关系吗?

  【星雨】:应该不是拽根儿干得,我和沈螽查一下,你们别着急,系统更新给玩家发补偿。@全体成员

  【不好意思走火】:能指定材料吗?

  【星雨】:做梦。

  【不好意思走火】:[芜晴翻白眼表情包.jpg]

  【嫣影山茶】:[你的图片已经被我盗走了.jpg]

  ……

  那些斗图之类的热闹,琉辉从来没想过去融入,他倒是更担心游戏到底发生了什么,私聊着柠荼发消息,等啊等,仿佛等着太阳升起来的向日葵一样等着消息提示音响起,然后猛地抬头去看柠荼给自己的答案:“注意琉月。”

  ……

  “凯文,怎么把文森特带上了?”S市咖啡厅里,那位坐在发布会观众席里的便衣女子正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在看应她要约前来的人,这个位置仿佛在提醒八卦狗仔们不来吃亏一样。

  凯文的眉尾和唇角的距离贴近了几分,似笑非笑的模样,阴阳怪气地说着:“猫姐这么偏亮的小姐姐太引人注目了,要和最好的同事共享一下。文森特这位是……”

  “不必介绍的,我们认识。对吧,小白鸽?”猫姐摘掉了那副芒果色墨镜,一双像翡翠一样通透明亮的眼睛就这样灵动地呈现在两位男性眼前,笑意盈盈,一个问句丢给了凯文身后那位局促不安是青年。

  文森特摇摇头,又点点头,迟缓木讷地像是没反应过来“小白鸽”是在说自己,等他仔细看清楚猫姐的长相模样后又使劲地摇摇头。

  猫姐摆了摆那只拿着墨镜的手,撇着嘴的模样像是讥笑一眼,转过头的那一瞬间也只有凯文捕捉到了那个白眼,摇着头的同时鼻尖也不自觉地上扬着,说了一句:“看来是真的失忆了,忘了好,他也去得安生。坐吧,猫姐就想找两个小帅哥和自己聊聊天。”

  这句话说完,却是没有一个人做出反应,毕竟现在各怀鬼胎,心里想着梦,自然没有心思应对眼前的东西了。还是凯文赶紧回过神来,职业素质提醒他不应该把任何一个人脉上的客人晾在一边,拉着文森特的衣角向下拽了拽,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终于是坐下来了。

  “Waiter,两杯苏打水。”

  “谢谢猫姐还记得我喜欢喝什么。”

  眼前的东西看得真切,但是虚无缥缈的梦也不是说走就走的东西,凯文的脑海里浮现着曾经在企鹅群聊里大家讨论过文森特的事情,具体百里墨湘解释了什么他记不清了,但是他清清楚楚地记得结论:

  “如果游戏里的文森特选择遗忘张烁金,那么就要看他的游戏角色是否也遗忘过,如果有那就是自己回来的。”

  如果文森特可以自己走回来,那琉月也可以……

  “小凯文~心不在焉的呢,是工作累了?”

  现实里的东西还是会把他们拉回来的,就像现在猫姐又在朝着自己抛媚眼,凯文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那赔笑的脸灿烂地就像春天的花儿一样,就是将这用清晰的虚假迎合摆在桌面上也不会有人挑出他的毛病。

  猫姐右手中的搅拌棒在卡布奇诺的拉花上画着完美的圆弧,左手撑着脸,笑眯眯的眼睛也眯成一条缝,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盯着谁看,直到凯文的手机里响起提示音。

  凯文瞟了一眼消息提示,新专辑的相关人员来联系自己了,上流社会“聚一聚”的真正意义也终于要显现出来了,服务员也正好把苏打水递过来了,凯文先是接着向服务生的一声道谢打破了沉默,而后转过来就问道:

  “猫姐,上次电话里你说要介绍的是小姐姐还是小哥哥啊?”

  “哼,德行,你是想要小哥哥还是小姐姐啊?”猫姐偏保持着原先那没正行的笑脸,陪着凯文逢场作戏打太极。

  凯文故作艰难思考的模样,放下手中那杯苏打水,手放在了下巴上,咬着嘴角又松开,朝着一脸懵的文森特看了一眼,而后说:“这得看猫姐要我达到什么条件啦,比如要像我的前经纪人一样让我去做自己不喜欢的表演的话,我就要去猫姐的朋友圈里挑出一个最可爱的小姐姐了。”

  “哈哈哈哈……”猫姐托腮的手在自己的脸前方一挥,也许是对凯文这样回答忍俊不禁,“那你可要失望了,我想要你做的是想把我的弟弟送进组合里来。”

  “小周?”

  “没错。”

  “……”

  太阳渐渐沉入地平线,路灯开始亮起,周末接近尾声,但有些人却提前到了工作日,沈螽挂断了柠荼的电话,原本就挂着游戏的性质立刻从娱乐改变成了工作。

  “荼,你又做梦了。”沈螽看着屏幕里那个亮着ID的【翠鹧】,不需要仔细观察就能猜到柠荼的上线方式。

  “嗯,这样方便。沈螽,帮我留意一个人。”

  两个人刚刚碰面,地点约在榕树城附近,因为这里去空陵希最快。【翠鹧】坐在一棵树上,而这个有着沈螽面孔的游戏角色不是【忠贞不二】,而是新的ID【矢志不渝】,和光明骑士的一席白色骑士制服完全不同,这个角色的服装是典型的地下城风格,标配的黑色斗篷,配饰都是黑色羽毛或者龙鳞。沈螽选择这个账号是因为魔龙一族曾经是地下城出来的,让光明之神去插手还是有些障碍的,而且选择地下城势力出面,还能帮【亢龙】证明魔龙一族没有违背光明之神的意志,墨龙轩大概会接受。

  “谁?”沈螽问。

  “ID叫【黒时锦】,昨天梦到了过,不过我有点不确定。等下到了空陵希,再留意一下吧。”

  “嗯。”

  “小凯还没有离开神域,魔界钥匙在那个叫【星期天】的孩子身上,记得先把他找到,保护起来。”

  “好,你也注意安全。”

  “分开行动吧……”

  两人一起朝着夜色中的巨大榕树看去,树冠上那些紫萤草依旧在闪烁着光芒,仿佛天上的星光洒落在这棵巨大的榕树上。榕树城不再封闭,索道已经成了一种纪念,直梯成了众多人来往的通道。

  空陵希岛是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岛屿,是通往神域的大门。在最初能够前往空陵希岛的生命大多是拥有巨大翅膀的神族,后来又陆陆续续有许多凶猛强大的鸟类魔族人可以凭借自己的翅膀前往这座岛屿。随着共和时代到来,神族血脉走向尽头,其他种族的生命陆续通过神族的试炼,以此来获取神籍和通往神域的资格。而没有翅膀的他们想要达到空陵希这样高的门槛,仅仅依赖神族或魔族的施舍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

  在魔族迁徙的途中那些自认为被群落舍弃的魔族人们,得到了神族提供的一个机会。光明之神将神树的种子撒向这片土地,巨大的榕树成为了魔族人的栖身之所,他们愿意为这位伟大的神明做出回馈,驿站兴起,这里成为了凡人通往神域的必经之路。因此也不难理解魔龙一族迁都的选址为何要靠近空陵希岛了,获得神籍的龙域领主亢龙趁这次机会将魔龙一族的口碑一举颠覆。

  现在要去魔龙的领域,当然也要经过榕树城了,并非是飞行魔法不好用,而是神为他们的懒惰找了一个辅助。只是这样的懒惰服务于所有人,因此没有人会深究为什么罢了。

  韩钰回到曾经自己在星宫住过的那间房,他没有电脑,索性相当自来熟地去准备去扒拉一下琉辉房间的那台式电脑,不巧琉辉也在个熬夜党,只好罢了去上线游戏去看看自己做的其他图纸顺便为自己的熬夜找个消遣之物的计划,回到房间就点起了烟,转念一想秦空会对他躺床上抽烟这种行为发疯,于是离开了去了卧室连通的阳台上吞云吐雾。

  他满心不怕死一样直接坐在了阳台那扶台上,小时候一米多的身高就连从阳台看外面的风景都要踮起脚或者垫上一个小板凳,现在却是一跃而上就能实现了,真的能看清外面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却是要用香烟熏迷了自己的眼睛。韩钰呼出去的烟,不知道是叹息还是释放着什么情绪,自从开始玩这个游戏他就越来越觉得曾经的自己疏远了,仿佛有些东西要从自己的心里抽离走,他也许知道是什么又看不清,也许要责怪自己戒不掉的烟,或许要责怪自己流不出来的眼泪。

  总要后悔一些事情的,毕竟你还活着。

  “哒哒哒……”

  周壹从网吧离开后就回到了宿舍去,天已经完全黑了,宿舍里不喜欢早睡的人会选择躺在床上用电子产品消磨一下他们的时光,坚持着早睡习惯的人会选择老老实实躺在床铺上,周壹就是其中一位,他脸上戴着那个小青蛙样式的眼罩,仿佛今天床头的闹钟走针的声音格外的清晰响亮,他在心中努力平静下来,却越发觉得心中浪潮汹涌,身体仿佛在下坠或是沉入海底……

  “找到你了。”

  “嗯……”周壹的知觉渐渐恢复,但是眼前被覆盖的感觉消失了,他尝试睁开眼睛,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真的成功了,但眼前的景象却熟悉得让他害怕。这里怎么是游戏世界里的景象?还是之前【星期天】被抓到的牢房。周壹感叹,他明明应该在宿舍里睡觉的。

  那叫醒自己的人是……

  周壹用力眨了眨眼,确定眼前没有眼罩带来的压力后他开始陷入了长达半分钟的死机状态,仿佛有什么有什么东西在头脑里炸开了花,直接将自己的鼓膜连带着听觉神经一起撕裂搅碎在他那可能已经只剩下一滩浆糊脑袋里,发出了抗议的哀嚎声久久回荡在这个躯壳中。如果硬是要说他的心情,大概只有unbelievable可以形容了。

  琉月看着眼前【星期天】的神态,还是用之前的手法轻轻拍着他的脸蛋,仿佛指尖有着什么让人振作的魔法可以拍到【星期天】的脸上。眼前这个少年在琉月的帮助下心情终于回过神来,现在的【星期天】不如说成是完整的周壹,他没去推开琉月或是去抵抗一下连续不断的轻轻拍击,而是认认真真盯着对面这个也许有些慌乱的少女,他突然觉得在这里真好,至少这里的她是摸得到的……

  “琉月,你怎么在这个地方?”

  “小凯回来一直都没联系到你,就去了首都找我,然后我们就……”

  “啧,这地方没信号啊,魔法也用不了,光凭普攻破坏不了这个地方。聊天界面打不开,像是个bug一样。辉哥说他也被困住了。”【凯】研究了半天牢房的大门,虽然这个结果还不如不说的好。周壹有仔细观察,凯说话的声音背后确实有几声键盘敲击的声音,不过角色动作不多声音也并不激烈,看来是只有他自己在穿越着了,他没办法看到自己头顶的ID是什么状态,但是从【凯】的反应他猜测应该是灰色的,否则【凯】一定会问他为什么这么晚还在打游戏,因为【凯】是知道周壹的宿舍会在这个时间点断电的。

  琉月却看得到不一样的地方,【星期天】头顶的ID,消失了……她现在没有时间去弄明白为什么,只想快点从这个地方离开罢了。

  周壹的胆小并没有能帮助队友们快点实现“离开”这个愿望,但也同样不会给队友添麻烦,他有一颗越是害怕的时候越是冰冷的心,就是这样冰冷的温度保持着他的理性和冷静,冷却着他刚刚“爆炸”过的头脑,他起身再去观察牢房,除了和他们隔着铁门向往的【凯】还有他身边的琉月以外,【凯】的牢房里还有一个陌生人,没把脸转过来面对着他们,ID虽然亮着却完全没有什么想要动弹的意愿,仿佛他完全不想离开一样,ID的名字叫【菁虹一梦】。周壹再放眼望去,其他的牢房里人平均人数明显也有了增长,看来这期间又有很多人被抓进来了。是有些人有意为之了,但是这种瞬间一下子就让原来世界的“法则”全部作废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周壹想不明白,但是刚刚凯文讲的话在他的脑海里像电流一闪而过的时候,他有了一个猜想。

  “会不会这里不是原先的世界。”

  “啊?”【凯】的位置本就很靠近【星期天】和琉月所在的牢房了,因为好奇就又往这边挪了几分,就差学个缩骨功把脑袋探过来了。一边的那个【菁虹一梦】似乎也把视线往这边移动了几分,但是仍然没有加入他们的谈话。

  “在游戏里做个bug,然后玩家接触到bug然后就会被传送到另一个空间里,所以用不了魔法,也联系不到原先那个世界里的人。”周壹说着。

  “啊?这是要干什么啊?”【凯】相信这种解释,但是他又不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只觉得这种bug就像是来针对他们玩家的一样,闲下来去刷过R2O他也知道有不少玩家接触到了这个像是bug一样的东西来了这个地方。纵使能就是这个世界不是原来那个世界了,可是也和他之前探索牢房的结果一样,说了不如不说强。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最主要的还是现在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呢……”

  “你们身上有没有不属于原来那个世界的东西?”琉月问道。

  “嗯?”周壹和【凯】看向琉月的方向。

  “既然原来世界的法则在这里无法起作用,那换其他世界的法则试一试啊。”琉月解释说。

  “别的世界的东西……”两个少年又一次沉思起来,旁边坐着的【菁虹一梦】似乎想起什么,正准备上前去插句话,却忽然被周壹那轻轻柔柔的声音打断了,“嗯,我可以试一下。”

  “啊?”

  “只是试一下……”周壹朝着牢房门口走了两步,伸手摸了摸那金属的质感,他回想起了曾经翠鹧给自己的东西,本来说是要给【凯】的东西,但是之前他用那两把钥匙一样的物件变成的东西割破过一座光牢救过【翠鹧】。而这次自己被抓走的时候触碰bug的位置好像离自己救【翠鹧】的位置很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但还是值得一试的。

  周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上衣里缝着的口袋,那两把钥匙果然放在那里,即使是游戏角色和自己也会有很大相似性的,果然没错……咦?周壹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好像差点忘了自己是穿越进来的了,太害怕的时候都会忘了自己到底是在害怕什么了,想到这里时他心脏那冰冷的温度似乎开始蔓延,身体也就跟着僵硬起来。

  “天天,你怎么了?”琉月这才感觉到不对劲,【星期天】头顶的ID她还没有找到合理解释呢。

  “啊!我没事……”周壹拍了拍自己的脸,冰凉的手将这样的温度传达到他的大脑,犹如醍醐灌顶,让他看清楚自己眼前的事情,先帮助自己的队友离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心里越是紧张就越是沉稳,越想着抓紧手中的事物,心情会告诉钥匙成为什么样的武器,继承意志然后和心灵一样强大。

  金黄色的魔光从掌心的钥匙上放射出来,笼罩住【星期天】的身体,让第一视角周壹有些眩晕,当再次恢复视野的清晰度之后周壹依然感受到了手中物件的质感,也许都不需要去睁眼确认,那就是一把剪刀……

  “这……”【凯】看呆了,周壹什么时候有个这么中二病的武器了,真应该拿给韩钰哥哥去好好研磨一番。

  周壹算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大的剪刀,这让他有些专注于自己的感官,如果把这剪刀立起来也许会比自己还要高一些,但是却没什么质量,说不清是什么材质的,剪刀的手柄很大很粗,中间的洞几乎可以让周壹的手臂穿过去了,不过还好周壹的手和他有些瘦小的身材是完全不相称的,他的手掌很大,手柄最细的部分也正好能够让他紧紧抓牢,但是他没去抓那里,而是摸索到了一个看起来不太相同的位置,在手柄并拢的地方,他用力捏下去的时候发现,这个地方是用点力气就可以捏下去的机关,而后会在手背的地方有新的机关帮自己卡住位置,这样的“武器”也不会脱手。

  这样巨大的剪刀会挡住,想要把它举到身前去剪断这些铁门,还是以这样拿着剪刀的姿势,周壹不免觉得别扭,于是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观察着剪刀的变化,剪刀口一张一合,支点的位置也就成了他的视线对焦点,他微微运用了些技巧,揣测着其中的构造和机关,转动到了某个角度又去仔细观察,他甚至觉得这手感像极了自己攒助学金的那个保险箱,伴随着精细齿轮的喀嚓声,支点松动开来,最后伴随着微弱的紫色魔光亮起支点真的消失了。现在这把剪刀在周壹的手中变成了两把剑一样的武器,凯文想要大声喊出“双股剑”这个名字,但是看着【星期天】的气场和那专注的神情,硬是把话给咽回了肚里。

  “琉月,凯文,稍微离远一点。”

  “嗯。”琉月点点头,看向了【凯】,两个人一起朝远离铁门的方向移动了一些。

  “注意安全。”

  “行了行了,你快开……哎呦我呲……”

  凯文是真的没反应过来,本来还在和琉月一起移动的他对于【星期天】那个有些软糯以至于自己没能喊出“双股剑”这个词而对【星期天】有些失去耐心时,那个和他同一牢房的家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挪到了他的身后来,一把按住了他的脑袋,狠狠地压了下去,他角色摔了个狗啃泥,视角也就跟着疯狂的旋转,嘴里还没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骂出来最后一个字的完整发音时,琉月的尖叫声和紧接着的一声爆炸声,跟着一道闪光一起将他的视觉和听觉给僵直了三秒钟,【凯】转着视角看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墙壁直接被削掉了屋顶,耳边已经是高空的风声了,至于这个曾经在他头顶的房屋有没有上一层,上一层有没有人,人活不活着之类的问题估计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星期天】的武器怎么这么牛叉这个问题了。再环视一下周围的墙壁,这被削掉的高度如果是坐着的话还好,但如果他是像刚刚一样站着的,估计脑袋要被削没了,还好牢房里的大多数人不是躺着睡觉就是坐着休息的,这个时间遇到这个bug,估计也没有太多人会在这里浪费时间。凯文再转视角看了看琉月,她正抱着头坐在地上,脸上那双睁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惊魂未定”。

  “天天……”

  周壹怔愣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看着这两叶剪刀片,呼吸越来越沉重,眼睛似乎被刚刚突如其来的强烈魔光给闪到模糊不清了,他腾不出手也没有力气去揉眼睛,只是手中的力量已经无法保证他紧紧抓牢武器,脑袋越来越昏,身体的重心也跟着脑袋一起摇晃起来,逐渐偏离了双脚间的支撑范围,身体倒在了地上。

  钥匙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琉月赶紧上前去查看【星期天】的状况,看到了掉在地上的钥匙,她赶紧收回了自己的口袋里,因为她认出了这东西本来是翠鹧委托自己交给凯文的。

  她一声一声再去呼唤“天天”这个名字,却无论如何也叫不醒他,胸前的口袋里,星时罗盘突然变得很烫,就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她赶紧取了出来,手心感受的温度还是让她有些承受不起,于是就用魔法去拖着。她打开怀表去看时间,十二点了,可她没有因为系统原因陷入沉睡,这个世界果然不是原来的游戏世界了……

  周壹感觉到了漂浮的状态,就像突然从水中浮现出来,摆脱了窒息感,呼吸逐渐缓和平稳下来,身体不再沉重,眼前又有了一些眼罩的触感,但是他还是抬起手去将那眼罩从自己的眼前挪开,他还从自己的脸上摸到了汗水,脸上感觉到了自己冰凉手掌的触感,再去环视周围,深深吸了一口气,是宿舍刚刚夜宵吃了泡面的味道,周壹记得,是酸菜牛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