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二,龙殇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111 2020-04-25 23:08:00

  到了深夜,两个姑娘各自回房间睡觉去了。柠荼倒是不用担心,倒头就睡的功夫比用睡眠管理器的人还要深厚些,最后就剩下南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想不到这个游戏世界对于柠荼有多重要,重要到让柠荼忘记了利益,只是拼了命一样去保护。

  可是这样的保护还能维持多久呢?南伊和其他新闻人不同,因为她是少有的选择这门专业的时候就明白一个道理的人,这个道理就是:发生在你身边的事件很多,能真正成为新闻的却很少。

  能得到你的信任,就有机会帮你看管那扇门了吧,我有这个荣幸吗,柠荼?

  ……

  琉辉这次回了刘家,因为爸爸不在,刘星一个人在家并不好。回了房间洗漱完,还不忘藏好衣服口袋里的烟盒,这才要去客厅找那周末要放飞自我准备熬夜的刘星。却是没想到一下楼,大厅里走进来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刘星呢?”琉辉语气很冰冷,而且只提妹妹,连对于这个人今天为什么没去出差回来了都不准备问,只因为他完全不关心。

  “我让她睡觉去了。”刘老先生回答着,却是没什么语气可言,不冷不暖不疾不徐,听着让人让人不舒服。

  琉辉扭头就回房间去了,至于身后的父亲有没有叫自己,那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不回头就可以了。锁了门以后,启动电脑开始玩起了网游,他的游戏ID名字自然是自己取的,叫【星辰之辉】,他有个曾用名叫刘旭,父亲说他必须成为太阳学会发光发热,可是直到遇见了琉月,他才知道自己的那点光芒是多么渺小的,和这位妹妹比起来,自己只能做黑夜,连星辰都只是自己的一番期许罢了,名字留着辉这个字,到底还是个讽刺。

  “嗯?”他看了一眼系统记录,自己不在的时候,柠荼带着花飞梦吟公会又去抢boss了,还是龙域领主,等等……这个坐标不是在空陵希岛吗?魔龙之都应该在地下城啊,怎么回事?

  琉辉看了看游戏好友栏,这里有联盟未来的队友和对手,不过这个时间,ID大多是灰色的,离线状态,其中包括【星雨】和【奈落四叶】,看来今天是问不到了,明天再说吧。

  今天送柠荼回家了,琉辉想着,以后也这样至少她回家的路上是安全的吧,嗯,可是去俱乐部的路上又怎么办呢?琉辉就这样一边走神一边做着任务,是神籍任务。之前柠荼就知道神级任务之后就会有boss刷新出来这种设定,所以梦幻这边的策略都是几个队员岔开做,做之前都研究一下队友的游戏角色的剧情,然后就在boss的出生地蹲点直接刷掉,为的就是多刷几个boss,稀有材料可是多多益善的。但是今天的琉辉真的走神了,要是这些任务全是考验操作的任务,他一定会认真一点,但是剧情,他就想着跳过一两段应该问题不大吧,结果一个不留神,剧情跳到了结尾,神籍任务就这样做完了。

  【系统提示】:野图boss,【暗神银虎】敖晏,已刷新。

  哦呦,完蛋。

  琉辉有点尴尬,但是马上就有了动作,他要赶回自己的出生地去把自己这个boss刷了。操作角色,朝着地下城的方向赶去……

  已经是深夜了,南伊终于睡着,柠荼不知道附身去了谁身上,琉辉要去打自己的boss,琉月的病房里秦空正在皮椅上开着电脑。秦空还没办法用笔记本去玩游戏,因为他没有柠荼那样的读卡器,在R2O平台推出以后,市面上才同步推出了便携式读卡器的,他是在网上网购读卡器。顺便还在和人聊着天,是他们星宫这几个人的聊天室。

  【夏晴】:我的同事告诉我了,文森特这个病例的事情。康复得很突然,但是记忆上似乎有些不对的地方,他竟然记得游戏世界里的前半生,现实世界里一些有关于张烁金的记忆全都忘了。

  【米苏】:如果按照这个逻辑分析,张烁金的手法应该和我们是一样的,但是张烁金不想受限于电脑操作游戏,选择了和柠荼一样沉睡的方式进入游戏去接触文森特,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文森特会出现问题吧。

  【凯文】:有件事你们应该不知道,圈里猫姐和张烁金其实一直是死对头来着,自从文森特出世住院以后,张烁金不仅没能发动粉丝筹款,还和猫姐的来往越来越密切,当年还差点闹出新闻呢。

  【秦空】:别聊八卦。

  【凯文】:[扮鬼脸.jpg]

  【夏晴】:其实这件事反而验证了我的一个猜想。

  【秦空】:什么?

  【米苏】:游戏里的那个琉月的人格,也许还真的不是我们想要她回来的那个琉月的人格。

  看到这句话时,秦空下意识地砖头看向病床上琉月的方向,手上半天瞧不出来字,因为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他人生中第一次有这种心慌的感觉,因为涉及到了自己不擅长的领域。

  【夏晴】:我再详细解释一下,就是,琉月的人格其实是柠荼这个只从我们口中了解琉月之后虚拟出来一个这样的琉月的人格,而且只是人格片面相似,还不具有记忆,我们现在费尽周折地去接触和靠近琉月,一是为了恢复她的记忆,二是为了完善她的人格,也就是说最终我们还原出来的这个琉月是我们众人眼中不同的琉月的一个集合,至于和她本来的模样有几分相似,可能真的就要看天命了。

  【米苏】:我也是这个意思。

  【楚江】:啊?那我们现在不就是在培养一个替身?

  【韩钰】: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使我们希望她醒过来,她自己想不想醒过来,我们不是也没问过她本人吗?

  【百里墨湘】:小朋友们,别想太多了。吃好喝好睡好,你们担心的事都不会发生的。

  【秦空】:不能过度放心,也不能过于紧张。关于我的记忆,琉月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你们有时间的,还是要多去接触她一下。

  【米苏】:也不是太值得担心,我有一种推测,可能需要柠荼或者墨湘哥哥帮我证明一下。

  【百里墨湘】:嗯?

  【米苏】:第一点,文森特还不是游戏玩家的时候,脑海里就已经存在了我们在第一次集体任务时候遇见的榕树城城主文森特。第二点,我们在这个新区开通账号以后,只要绑定了自己的身份证以后,游戏角色还会生成剧情任务,而且我在夏晴哥哥那里得到验证,每个人的游戏角色剧情都是不一样的,这绝对不是游戏公司的数据库。第三点,类似于凯文哥哥那样的将游戏角色练成神籍角色的,会出现这个隐藏boss,我和秦空哥哥有研究过,关于野图boss的战力数据分析是玩家们自发的,但是boss的剧情却是他们各自之前做过的游戏角色剧情。结合这三点来看,负责游戏世界整体文案的柠荼简直就像是神化了一般,她一早就知道我们我们一开始想玩什么职业的角色,会给每个人量身定制剧情,还有最可怕的一点,我们找过凯文要他的游戏角色剧情介绍,还要了详细的剧情视频,很多剧情和现实里他经历过的事情都有很多的重叠,比如他曾经被人诬陷作弊,游戏里也曾经有人诬陷过他其他的什么事情。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诞生的,只知道前期创造这个世界的柠荼应该是和墨湘哥哥你认识吧,能帮我解答一下吗?

  【韩钰】:???细思恐极!

  【阎声】:……

  【秦空】:确实如此,我的剧情我认真研究过,确实如此。

  【夏晴】:嗯?我有空也看看自己的剧情?

  【百里墨湘】:不愧是天才侦探呢,米苏。

  【米苏】:我只想知道真相,这是侦探的职业素质。

  【百里墨湘】:打字慢,语音?

  【阎声】:我可以录音吗?

  【秦空】:说吧。

  【百里墨湘】:随意。

  “喂喂?听得到吗?嗯……这个世界是我和她的世界,这里的人,是我们认识接触过的人,还有我们认识接触过的人接触认识过的人……”百里墨湘拨了企鹅电话,试了试麦就开始说起来。

  【韩钰】:禁止套娃。

  【凯文】:???

  【米苏】:六维谋杀?

  【阎声】:六维谋杀?

  “你们一起接过六维谋杀的案子,这个手法应该和这个原理差不多。只要是柠荼和我认识和接触过的人,还回去接触其他人,假设一个人一生只认识接触过6个人,那么6的6指数函数,再排除重复认识的可能性,大约只需要14到15次就可以覆盖全世界,那么最终柠荼和我在经过两个不同角度观察同一个世界里的同一批人以后,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就出现了。现在明白了吗?琉月不止接受我们的记忆,而是接受全世界的人看到她的行为而产生的印象,这个人格会无限接近琉月的人格,为什么柠荼不去直接给琉月带上记忆数据,因为这样的话这个琉月就会变成柠荼眼中的琉月,就是你们担心的那个事情,明白了吗?”

  【夏晴】:有趣。

  【韩钰】:都想开新坑了。

  【楚江】:天呐,那琉月能不能恢复,最后倒要看我们了。

  【凯文】:不是的,文森特说,他清晰的记得,自己在空陵希岛的时候有一种强烈想要回到现实世界的愿望以后他才回来的。而且他根本不知道游戏里他认识张烁金的角色。所以琉月想不想回来应该还是靠她自己。

  【秦空】:所以他是选择性遗忘了张烁金以后回来的,游戏里的文森特还没成为神籍角色,等到他的角色也成了boss以后,去研究他的游戏觉得剧情,如果剧情里说到过他有遗忘过什么东西,那就说明是他自己想要回来的;但是如果没有提到,那现在的文森特,是张烁金意识里的不希望让对方记得自己的文森特。

  【楚江】:凯丽太可怜了,好不容易回来的哥哥都不一定是真的。

  【凯文】:太乱了。[脑阔疼.jpg]

  【百里墨湘】:这不就很清楚了吗?

  【秦空】:好了,都早点休息,周末尽可能都上线吧。

  【凯文】:晚安。

  【韩钰】:晚安。

  ……

  如果真的像百里说的那样,这次计划,琉辉应该是必须要参与的,为什么最后对于琉月的生命最重要的他,却坚决选择了不来呢?秦空越想越觉得反常,直到最后他也睡着了。

  游戏里的琉月完成了今天的工作,本来也是准备好洗漱完毕就去睡觉的,刚刚躺在床上,窗外陆陆续续经过着移动光源,照在墙上有些诡异。琉月转头看向窗外,惊讶得坐了起来,那是……龙,魔龙。

  魔龙一族,迁都了。

  他们在天空中吞云吐雾,火焰雷电交织在一起,像是仙人渡劫一般骇人,却是为了耀武扬威,向全世界证明,他们奔向了自由。琉月看着天空的景象,她相信有很多人和她一样看着,想着一样的问题:纵使背井离乡,那些黑暗中积累下的仇恨与罪恶就能够被洗清了吗?

  琉辉操作着自己的游戏角色跑到了黑暗公会,却没来得及单刷了自己的boss,他是单独来的,那边早就对【暗神银虎】身上的素材有需求的煌妖战队旗下公会煌帝国和他们的战队队长早就占好了有利地形,琉辉也没办法,提前抽身闪人了,深夜了在让他想着从三两个准职业玩家和十多个高级玩家中抢走boss,脑力的体力怕是都跟不上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既然都已经回地下城了,把角色停在出生地再下线吧。琉辉操作着角色走进了黑暗公会,却是看到了律贞狼狈地坐在厅堂正中,周身泛着黑色的雾气。

  琉辉倒是胆子大,直接走过去,想听听律贞在自言自语什么。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律贞的眼神空洞洞的,盯着地板,双手撑着地板,却是四肢都没什么力气一样,和平日那张狂傲慢的女人真是判若两人。琉辉就顺着她的目光转动着视角去看那地板,还没等他看出个前因后果的,余光里忽然红光一闪,琉辉立刻反应过来,鼠标一划跟着键盘啪啪两声响,角色侧向翻滚出去,再看着眼前的律贞。律贞现在就像是复读机NPC一样,嘴里继续说着刚刚说过的话,手掌上却是红光凝聚着,刚刚召出的战矛正握在手中,矛尖扬起暗红色的烈炎大概就是刚才险些划到【星辰之辉】的红影了。

  “什么鬼?”

  “敖晏不要去,好不好?不要去为魔龙一族做那些了,羽皓会杀了你的,你会死的……”

  “还换台词了?”琉辉一边听着,一边吐槽着,一边警惕着。但是他总觉得眼前的律贞好像是中了什么魔咒一样,虽然NPC不理人,但是这样一个没有神气的律贞绝对不是本人,要问琉辉凭什么这么肯定,就凭他梦里挨了那律贞一脚。

  不行,不能打。琉辉看了一眼时间,深夜11点半了,真是够折腾的,为了防止角色被杀了,他决定走为上,反正律贞再神气的时候也是个NPC,自己对地图又熟悉,当然是走为上了。

  不到两分钟,琉辉在黑暗公会内部兜圈甩掉了失去意识的律贞,就下线抽走了账号卡,咂咂嘴想了想刚刚的场景,只觉得越来越不安,最后还是选择洗洗睡了,游戏里的事情还是不要想太多了。

  游戏中的琉月也在没有盯着那片夜空,因为她知道到了十二点后自己会强制昏睡过去的,为了不再睡到地板上,她当然要学会自己好好入睡了。

  深夜静悄悄的,有人要在现实中昏昏入梦,有人要去梦中时刻保持着清醒。

  ……

  周末到了,游戏世界终于迎来了开学以来的第一个小高峰,得以见到网游玩家有多少是学生,其中自然也包括周壹。周壹是H市长大的,现在在C市上着大学,两边离得也比较远,所以周末也没法回星宫去,在C市其实也有个家,但是目前不太方便回去。

  所以周壹就成为了留校生的其中一人,唯一一个和他一样要待在宿舍度过周末的室友也选择了去城市里去玩耍一番,周壹去图书馆做了点复习,就去吃午饭了。

  刚刚端着餐盘坐到空位上时,手机就响了起来,备注写着“哥哥”,是收养了他的大哥哥,拿在手上的筷子又放了下来。接通了电话……

  琉月时没有周末的,反而越是周末她还要更忙一些,公会成员里的【凤求凰】、【海】、【星期天】和【米娜】都是学生,【阎王】的工作没有周末休假,但是周末也会轻松一点,大家也都会在周末上线聚一聚,秦先生最近因为之前的官司忙了一段时间,今天也算是可以休息一下。公会成员上线的一多,琉月当然会增加工作量的,不过退出公会的【凯】倒是再没回来过,还有点想念这个总能带来快乐的家伙。不过令琉月有点奇怪的是,【星期天】并没有像昨天晚上说的那样,已经下午了,他却一直都没上线。

  午后休息时间,大家的个人活动都停了停,回到公会里,有的清点任务奖励,有的就是好友见面的互相寒暄,【星期天】却还是没有上线。

  琉月在星宫的大院子里,一边和【米娜】打点着花园,一边等着【星期天】的上线。到春季了,院落中的花大多长出了芽,花枝隐匿在绿叶间蓄势绽放。在琉月看着沾有水滴的绿叶,将洒水壶收起,准备收工的时候,身后【米娜】忽然拍拍她的肩膀,说:

  “琉月小姐姐,这个送给你。”

  “嗯?”琉月转身来看【米娜】手中的东西,是一捧种子。

  “任务的奖励,红蔷薇的种子。”【米娜】补充道,捧着种子的右手又朝着琉月的方向近了些许。

  琉月笑着接过种子道谢:“谢谢,我们一起种在院子里吧。”

  “呃,其实最好还是不要在院子里种,公会里的血族人太张扬还是不太好的。”【米娜】说着,朝院落小亭子里不知道在和【楚霸王】聊着什么的【无心者】转了转视角。琉月捧着种子,有些无措和惋惜。

  这个世界有些花是会给人带来恐惧的,美丽却注定无法绽放的命运,是最大的悲剧吧。血族所在地黑森林联邦国,代表花就是红蔷薇了,所以在首都这种地方,大多是血族会选择在将红蔷薇这种花种植在院落这种显眼的位置。

  琉月将那些种子收进了私人空间元里,又向【米娜】道了一声谢。【米娜】也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围裙,说要回房间换衣服了。琉月也准备离开花园的时候,又被人叫住了。

  【楚霸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琉月身后来,带着些兴高采烈的感觉说着:“琉月,你来看看。”

  琉月还来不及拒绝,就被【楚霸王】拉着手去了小亭子那边。【无心者】鼓捣着自己的移动终端,蓝光在空气中照射出一个光子3D图纸,武器的图纸。

  现实中,一个被床帘完全遮掉光芒的卧室里,电脑桌前,坐着一个青年,像是非主流一样将左半边的头发漂白了剩下右半边的黑发,嘴里叼着还没抽完的烟,电脑里开着游戏界面和R2O新推出的装备编辑器,正在画着一张图纸,是两柄长枪。

  看着屏幕里【楚霸王】把琉月拉过来,青年将烟头掐灭按进了旁边的烟灰缸里,开口招呼起来:“琉月来,看看这个。”

  “这是自制武器?”琉月进到小亭子里,看着【无心者】那移动终端里现实的图纸模型问道。

  青年笑了笑,人家都答对了,自己也就懒得再说话了,就看两个人围着自己的设计图纸讨论着。青年渐渐没什么兴致再听,索性切换了界面,在一个文本里敲起字来。嗯,因为他是个网络写手。

  “韩钰,韩钰还在吗?”

  没敲几个字,那【楚霸王】就开始叫自己的名字,他没把画面切回去,直接对着麦克应了一声:“在呢。”

  “你怎么想到的,这个装备编辑器我都不会用呢。”

  “嘿嘿,我是天才。”韩钰打趣儿道。

  “哎呀,都不知道要怎么谢谢你了。”楚江是知道这家伙的性子的,问他他不回答的东西,再问也都是和你兜圈子,反正东西是人家帮你设计好的拿着谢谢人家就行了。

  “想谢我啊,就把这个武器做出来我瞧瞧呗。”韩钰漫不经心地说着。他的职业保证了本身就是孤儿出身的他注定是不可能和凯文一样想做多少武器就都能用钱摆平的,至于这个设计图,也就是自己闲得无聊在R2O上玩出来的,要是让琉辉知道了肯定要挑毛病的吧。

  琉月看着他们两个交流,却是看着两个游戏角色,游戏里的【无心者】确实有些特别,头发一半是白色一半是黑色,吸血鬼的红眼睛平时里都会是蓝色的,不怎么喜欢热闹,却特别喜欢捉弄别人,倒是伙伴们并不反感他的玩笑,尤其是看起来最好欺负的【星期天】。

  韩钰应该不知道现在游戏里的琉月正盯着“自己”看,还在自己的键盘上放纵地敲击着字,一串俄语写着:遗忘和背叛才是真正的敌人。

  输入完这一行之后,韩钰又把界面切回了游戏界面,正对上了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韩钰笑了笑,转视角去找【楚霸王】,说:“楚江,图纸我给你传过去,先下了。”

  “哦,好。”楚江应道。

  直到【无心者】头顶的ID变灰以前,琉月都总觉得,这个人在对自己笑,即使她看不见这个角色背后的人。怎么回事,这个韩钰……

  韩钰下了线,没有继续码字,而是打开了一个外网论坛,技术宅总会有办法翻墙的,将刚刚写完的句子粘贴到了文本框里,发送。韩钰打了个哈欠,仰头望着天花板,房间里乱糟糟的,床帘挡着阳光,更没有开灯,被子索性还记得铺平,只是床上堆放了许多小玩具和自己没拼接完成的模型碎片,地上是废纸有的写着字有的画着画,书桌上除了电脑还有散落一桌子的设计工具和书籍,还有烟灰缸里的烟蒂。

  “啊,好久没出门了,明天回星宫看看‘秦妈’?嘿嘿……”韩钰自言自语着,抽出了游戏账号卡,上面签名写着“无心者”的名字,又从抽屉里找出了另一张账号卡,上面签名写着“金”,在读卡器上扫描登录……

  另一边的秦空正在星宫那边收拾着厨房,周末打游戏的人变多了,回家的人也会多些,上午米苏就回来了,夏晴去把琉辉带回来了,楚江电话打回家也说晚上要回来,于是“秦妈”要先做中午饭,收拾完厨房去游戏了一会,准备去做下午饭了。

  正在拾掇着食材想着做什么菜的时候,秦空的电话忽然响起来了,洗完蔬菜的手上还带着水的秦空在毛巾上擦了擦手,接了电话。

  “天天,有事吗?”

  “收养我的那个大哥哥昨天晚上突然失业了,那家宠物医院的院长昨天卷着所有钱突然就失踪了。现在宠物医院里的所有医生护士员工的工资是肯定发不下来了,今天一上午好多人去宠物医院把宠物领走,还有好多流浪动物在里面,大哥哥又不想走,很多交过医疗费的宠物主人在医院门口堵着,我现在在外地联系不上别人,只能和大哥哥的未婚妻在医院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周壹有些焦急,却并没有幽怨的意味,手里拿着电话,一边向那片人群张望,一边还要两头说话,“好了大姐姐,会没事的,现在先不要过去,危险。哥哥现在接不了电话的……秦空哥哥,现在有些大型犬的主人已经准备砸门了,我怕惊扰到里面的流浪动物或者得里面的人造成危险,你看……”

  “等下我给你汇款过去,是疗养的就先补退款,手术治疗的今天能把手术结了的就去做,做不了的就介绍其他的医院补退款给他们,先把人员散开,让员工维持好秩序。”秦空听完也大概了解了情况,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是做不了饭了,就摘了围裙,准备换衣服去银行,接着说,“报案了吗?人员散开一些之后就去报案,让认识院长的人去。你身边的那个人是认识你的哥哥吗?”

  “对。”

  “让她先去公安局或者别的公共服务站点请求帮助,维持现场秩序。我先去银行,遇到危险赶紧给我打电话,知道了吗?”秦空说完后,周壹那边就挂了电话。

  秦空已经到了客厅门口,正准备回头说自己要出去的时候,却看见琉辉也过来了,手上抓着串钥匙扣,明显一副要出门的样子说:“要回俱乐部,顺路去市里。”

  秦空抿了抿嘴,算了,小孩儿就是别扭……

  “姐姐,你先去报警吧。我过去一下……”周壹挂了电话,还不忘了安排身旁暴躁的姐姐,说完就朝着人群中央跑去,剩下人家姐姐喊了一声“周壹”,见周壹不回头,大姐姐也只好先按照电话里那个陌生人说的去求助和报警了。

  周壹当然不是从人群外面挤进去的,宠物医院的大门上头有个雨搭,上头还立着宠物医院的荧光大字。周壹是去旁边五金店里接了个梯子直接爬上了二楼的一个阳台,然后又用梯子把中间的空档架住,到了那雨搭上,站在宠物医院那四个大字中间。外表并不强悍的周壹,此刻站在那个高度上,大声喊起话来: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先听我说一下。今天宠物医院会把可以尽快完结的手术做完;药品都是没问题的,有需要的还是可以买回去的;在这里疗养的宠物我们会把养疗品发放给大家的,照看费可以退还钱或者用养疗品等额兑换。现在先请大家维持秩序,宠物医院内部还有其他流浪动物,希望大家配合保持秩序,以免伤害到您和您的宠物。”

  但奈何注意到他的人少之又少,周壹有些无措,倒是那五金店的老板面善,拿着店里的大喇叭就扔了上去。周壹赶紧捡了起来,这下声音够大了,围堵在门口的人如果想要看看这雨搭上发生了什么,那自然是要往后退的,终于宠物医院的大门口算是让出了空地。议论声、争吵声渐渐也停息了下来,周壹喘息了一口气继续说:“各位,我知道你们都因为自己的宠物生病受伤而感到焦急,但是现在去打扰它们的休息很可能会造成它们的二次伤害,所以请各位维持秩序,现在我让内部的医护人员把大门打开,大家排队进入,请各位不要心急。”

  终于下面的人不在满腔怒火,周壹又顺着自己原来上来的路线下去了,应该是只有他才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脚有多抖,但是他没有机会也不能去展示自己的紧张,将那喇叭和梯子还给了五金店的老板道了声谢,来到了宠物医院的玻璃门前,轻敲了敲玻璃,一边朝着里面张望着一边播着哥哥的电话。

  ……

  “现实是梦的源头,梦是现实的写照。”这不是你们讨论出来的结果吗?

  游戏世界里,中午的艳阳已经不在,而是午后落日,不论是现实还是梦里的火烧云都是很好看的景色。只是琉月总觉得有些不安,仿佛火烧云的火是烧在自己心头一样。

  琉月看向天空,看着看着就想起昨天夜里看到魔龙族迁都的异象,心里不踏实。很快她的第六感就应验了,天空中真的出现了异象,是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痕,无声无息的。琉月有些难以置信,她使劲揉揉眼睛,但那道裂痕却还是存在着,她有向四周的人看了看,街道上的行人、公会里的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当她正准备叫出声的时候,一只冰蓝色的蝴蝶突然扑到了她的眼睛上,原本组织好语言想要惊叹天上的裂缝的,一瞬间全都变成了不知所云的惊呼声。公会里有几个人听见了叫声,出来问琉月怎么了。

  琉月的手在脸上搓了搓,感觉不那么痒了,才重新睁开眼睛,可是再看向天空的时候,发现裂痕已经不见了。

  “咦?”琉月疑惑。周围的人更疑惑,看着琉月一直望着天空的样子,自然也会抬头看看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没有人看到异象,更没有人知道琉月刚刚看见了什么,好奇的人也上前去问怎么了,但琉月只是摇摇头说没事了就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和这个世界里的每一个人一样。

  而在那裂缝之后,是魔界的一方魔王叹息着:“幸好补上了……”而后这只带着羊角的魔王回身来到一颗水晶球前,这是从裂缝外面的世界带回来的东西,也是用来联系正在那个世界里的人,那个把这水晶球带回来给她的人。

  “怎么了?”水晶球里,那位蒙着眼的师父,一袭白衣姿势慵懒地坐在阳光之下,正是先前翠鹧的师父。

  “翠鹧在你身边吗?”

  “不在,何事?”

  “刚刚魔界的结界产生裂缝了,想知道是不是她那边出了事。”

  “哦……原来是这样啊。”也不知道庄周到底看不看得见东西,只是慢悠悠伸出手,空气中突然闪现出一只冰蓝色的蝴蝶,蝴蝶翩翩落在他的指尖而后又向着他身后的花树飞去。

  “我说你也真是够心大的,你徒弟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那魔王再担心又急不到自己身上,就算魔界的的天塌了,魔种们也不会有什么可害怕的。魔族怕什么?怕就怕活着没意思,你看见魔龙一族的模样了吗?这就是去往这个新世界的下场,即便是再强大的生命到了那个世界,也会是被踩在脚下的玩意儿。

  魔王猜得不错,此刻的翠鹧确实在面对危机。她根本不知道这个拦在她回去的路上的这只魔龙是怎么一回事。魔龙一族才刚刚解放,已经不在听命于黑暗公会的魔龙一族,已经迁都空陵希岛的魔龙一族,为什么会来无理由攻击自己?不对,是有理由的,而且这个理由是:让这个世界陷入混乱的理由。

  她闪避过几次攻击,不再收到黑暗公会限制的魔龙确实具有很强大的魔力,刚刚那一击冲击力几乎要飞到世界的边际了,砸到了灵蝶岛的结界,翠鹧差点气晕过去。

  那可是主世界和魔界的结界,翠鹧生气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她怒吼着,掌心凝聚起青绿色的光线,身后展开了巨大的羽蝶翅。原本和魔龙的身躯比起来只是个小不点的翠鹧,现在加上翅膀,便也和魔龙体积的一半差不多了。

  翠鹧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直到融化变成了史莱姆的样子,而后就是看起来没什么伤害似的黏在了那只魔龙的身上。那只魔龙没明白怎么回事,正想着抖抖身子把这“未知生物”从身上甩下去的时候,忽然大叫起来,一阵强烈的白光闪过后,再看魔龙曾经被粘过地方血肉已经消失,只剩下白骨。

  那魔龙想再摆脱已然是来不及了,只能在惊吼声中慢慢被掉了五脏六腑变成一具尸体。

  战后,翠鹧恢复了原来的面貌,围着那尸体研究起来,魔龙的血肉被她融化吞噬了,但龙鳞龙骨这样的东西不会被腐蚀。这个家伙一定不会无理由攻击的,也许能发现他的身份或者被下过摄魂咒的痕迹。

  正在她摸索着龙鳞时,她发现了奇怪的铭文,夜光下有些看不清,正想着用手指描一遍,来弄清楚到底是什么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了更多魔龙的吼叫声……

  “啧,你们还不如在黑暗公会里待着的好。让亢龙大哥知道你们这么会折腾,估计心都碎了吧。”翠鹧大骂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