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十,束缚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433 2020-04-14 19:56:00

  “喂?你回家了啊?不去A国了?”秦空站在窗台,电脑已经开了静音,望着窗外,这所旧医院有些破败的院落,对着电话里的人说着。

  这所医院是特殊的,从夏晴的职业就知道,这里是精神科的,而这里又还算安宁,因为病人并不多,都是供不起大医院的小户病人,琉月就是其中一个,植物人。秦空忘不掉那一场灾难,火焰吞噬掉星宫的时候,他都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些家人了,虽然也有真正失去的,但是现在只要接琉月回家,就够了。他

  他低下头看着窗棂,金属有些锈蚀,木材上大多被磨平,冷空气护着那些还没融化的冰凌。院落里无人打理的落叶,被雪水埋没进泥土,唯独那棵巨大的榕树,让这里显得不那么苍凉。榕树……

  榕树,秦空猛然想起之前那张被医护人员推出来的病床,那位病人的脸,和文森特的脸。不会这么巧吧?

  “我刚刚看了直播,太酷了……喂,你还在听吗?”电话里的人说着,其实这句话之前他就接连不断说了很多了,包括自己不回A国去的原因,只是秦空却是走神了。

  秦空表示抱歉:“啊,刚刚走神了,你说什么?”

  “我说啊,凯丽,就是我在暴走俱乐部的搭档啊,游戏里那个【亚丽姗大】,她的哥哥今天醒过来了,就在刚刚,本来我带着她在H市的一家饭馆下馆子的,结果她就突然接到电话,她很兴奋的。她哥哥就在夏晴的那家医院来着,她说吃完饭就去看她哥哥的,正好我去看琉月。我们就先回星宫了,正好和家里的夏晴一起看了游戏直播,我觉得枪兵这个玩法我可以试一试……”

  “等一下,楚江。凯丽的哥哥在夏晴的医院?”秦空打断道。

  楚江听到后也停顿了一下,他很少见秦空打断别人说话的,有点小诧异,但还是如实回答:“他以前不是迪莫国际的艺人吗?你忘了?当时在H市演出的,凯丽和我一起回去看的,结果舞台事故变成植物人的。你真的不记得了?文森特啊,就是那年本来约好了琉月过完生日就一起去看的演唱会,结果……”

  说到这里,楚江却突然停住了,他知道后续的事情是星宫所有人的一个伤疤。他担心秦空会不愉快,秦空确实像他想象的那样沉默了,但是却并非是不愉快,而是文森特这个名字,还有今天晚上被救醒的那个病人。

  秦空也是个会接话的人,给了楚江一个台阶下:“你先和凯丽休息吧,晚上见了面再聊。”挂断电话后,他回到自己的电脑旁边,打开了游戏界面,搜索了文森特的名字,没有这个玩家,文森特不是玩家,没错,游戏里对不出这个角色来。秦空退出了搜索界面陷入沉思,不知道为何,他将本对着竞技场的视角转向了观众席中那显眼的【光明之神】。

  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了,许多人都应该在家里,网游活动却仍然在继续着。

  “宋琏选手果然是独具24K的风格啊,众所周知,这个24K战队的队长……”解说员对着导播画面点评着,正当他准备提起24K的战队风格时,【凯】找到机会已经对那位对手打出一套连招,【凯】的双枪ID流和一般的神枪手不同,之一套连招打得那叫一个长,一套打完,本就只剩一半血量的压到了三分之一。

  本还在和秦若止的【风和日丽的一天】缠斗的女剑客【别逼我拔刀】,队友遇到困难的时候,转身就开始对旁边射击游戏玩得正开心的【凯】发起来攻击。【凯】是一套连招打完,本就准备跑,但是这剑客来势汹汹,一记【剑指苍茫】照着他的脸就招呼过来。24K的战队特色之一:支援快。即使她是一个近战选手。

  【剑指苍茫】增加了移速攻速,第一记重斩是附带百分百破甲效果的,躲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凯文是并没有对付剑客的经验,这也是为什么秦若止一直在帮助凯文拉走宋琏的仇恨,换做是24K内最擅长战术布置的机械师季辰奕在场上,当然会考虑到这一点,开局就会让宋琏先去试探凯文的,但奈何场上没有季晨奕,秦若止掌握了局面。现在宋琏展现了他们24K的战队风格,秦若止当然第一步就要提醒队友,可是凯文并非职业选手,经验操作都是差上一等,这一记【剑指苍茫】吃了个正着,破甲效果打出。

  宋琏【上挑】接上连接,正准备出【突刺】,却是被身后已经追上的秦若止一记【银光落刃】打断了。凯文操作本就飘,现在心情还没稳定下来,受身操作没做好,就看画面里【凯】的脸和泥土地来了个亲密接触,两个剑客就在他身边再一次缠斗在一起。

  【凯】翻身爬起来,此刻背对着他的【别逼我拔刀】就是个活靶子的,拔枪正要补刀,却是眼前一片白,身后宋琏的队友,那神枪手给他来了个【闪光弹】。之后就看两个剑客也是动作一滞,白光一过,两人又是一场高节奏战斗,显然又是秦若止占着上风,可是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闪光过后的【凯】竟然站在原位上一动不动了。

  “天哪,我们凯文选手发生了什么?现在这个位置可是非常危险的啊!”解说员将导播画面调到了【凯】的身上,一番震惊。却是没注意到秦若止已经怒爆手速,一个【上挑】加【连突】,将【别逼我拔刀】击飞僵直住,大喊一声“凯文”,就看画面中的【凯】像是觉醒了一个人格一样,瞬间拔枪就是一发五阶【连射】,五发子弹各个中上【别逼我拔刀】,子弹的轻微作用力将【别逼我拔刀】甩出数个身位格,而这个位置上,【别逼我拔刀】的剑是再没有任何技能打中【凯】和【风和日丽的一天】。【凯】回了一句“帅不帅?”之后,两人转身就去追击刚刚本想要支援宋琏的神枪手选手,一顿胖揍。

  “押枪!这是押枪!这是职业级操作啊。”解说员说道。

  押枪是一个技巧性的操作,就是利用子弹击打在目标上造成的力,将目标送到自己想要送到的位置上去。这个操作描述起来容易,真正能做到的人却很少。

  解说员刚想要对凯文无脑吹一波的话全被接下来的高节奏战斗堵在了嘴里,改成了“两人很快就把神枪手给消灭掉了”。

  没有人注意到秦若止的手速刚刚有多快,却是职业选手看得出差别,原本同样是【上挑】加【连突】的连招,宋琏会被秦若止抓到时机打断,而他秦若止不会,宋琏本可以一样用【银光落刃】强制落地,她却来不及,这就是差距,只因为秦若止是玩法创始人。

  秒杀完这个残血脆皮后,师徒二人抽身就要跑路,却是迎面遇到了煌妖的金麟和马岚肆。凯文就是有他的风格,说了一句“金麟姐姐,终于遇到你了”,然后扭头就跑。煌妖两人本来还想要追击,却是没预料到【凯】的移速是非一般的快,一溜烟只剩下【风和日丽的一天】一个背影,【凯】早就不见了。

  解说员就看着画面中的【别逼我拔刀】对着刚刚到来的两个人说了些什么,本该是敌人的两支队伍就混在了一起。导播再去切逃走的两人的镜头,原来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恢复恢复蓝量了,既然是大逃杀模式,自然到处都是补给。这要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梦幻的两个人竟然把附近十多栋楼的补给全带到一个不起眼的小木屋子里,一大堆食物饮料堆放在一起,像极了校门口的小卖部,两人正围着桌子,啃着面包喝着饮料。

  看到该场面的解说员和观众们一样,一通调侃说笑。

  游戏世界里的琉月按照翠鹧说的,回到了观众席当做无事发生。却还是有意无意地看向在光明之神头顶上盘旋的两只鸟,乌鸦和白鸽。她又看了看刚刚脱离战斗的【凯】,她想起来了,凯文这个人,好像眼睛不太好来着。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凯文刚刚十六岁的时候,因为林叔叔先前对他的误会,已经放手让他自己寻找事业,从小就极其擅长捕捉人类感情的凯文被推荐选择了演艺道路,还是某次跟着秦空一起探班时,琉月才发现的——那些闪光灯,就像是针对这个弱小男孩的锥子,像是不让琉月看见的微博评论一样,恶意的,有针对性的,不计后果的。

  每当回想起凯文的眼睛,琉月感到惋惜和不公,曾经那双满含着感情与真诚的眼睛,现在留下的是病痛,流出的是眼泪,铭记的是人心,忘却的是信任,少去的是纯粹,多出的是……是什么来着?

  琉月看不透的东西,她不再去揣测,最后看了一眼那对飞鸟后,准备低下头继续看比赛的,却无意间瞥见了那特殊的观众席上,光明之神的骑士不见了踪影。琉月担心起来,却还是要做答应翠鹧的事,待在原地隐藏起来,可是如果什么也帮不到的话……

  茫然、焦灼,在琉月的心底里擦起擦起火花。她还是向着身侧还亮着ID的【金钱至上】问了两句,在对方的毫无反应之后,她确认秦空是挂机了。她知道身边的这些人在都是来自外面的世界的,也许自己也是,但是琉月还明白一点,至少现在的她属于这个世界。要做些什么吗?她做出决定。

  “嗯?你还要我说多少遍?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竞技场的大地图地貌很全,小镇中心的大集市没有摆摊货物更没有人,只有蜘蛛网和灰尘,有两只飞鸟经过本不足为奇,乌鸦对着身后的白鸽呵斥着。它们落在朽木推车的拉杆上,不远处朝着集市靠近过来的是所罗门战队的代表,职业选手姜聿淑的魔法师【玛格列特】,至于她的搭档玩家,早在之前的战役中被消灭掉了。

  人家明星自然明白技术更好的核心保留下来回更好,但是人家明星懂事,这个职业选手却不一定,但是姜聿淑并不这么认为,每每回想起刚刚队友没有跟上自己的配合导致了不必要的牺牲后,她就越想越气,只觉那队友死得其所。她自己行走当然是选择了这种房屋成片地形复杂的小巷子,到处穿梭,寻找新的目标和一路上的补给。

  现在到了小镇集市上,地形变得开阔,姜聿淑也更加谨慎了。纵使姜聿淑再谨慎,迎面来的两只飞鸟又怎么会在她的考虑范围,快步离开这个广阔地带才是最好的策略。她已经换了疾跑模式准备穿过集市,去城镇的另一边,却在这时遇到了意外情况……

  就是在游戏世界视角里的琉月也看得清清楚楚,集市废墟上,一只乌鸦化作一个蒙面人,开始了对这位选手的攻击。黑色的法阵在他的掌心显形,红色魔光飞速袭向【玛格列特】。蒙面者出现得突然,第一击就打中了【玛格列特】的肩膀,但姜聿淑也是职业选手,突发事件也是有能力应对的,立刻稳住了身形调整动作开始反击,看见了蒙面者身后的黑色翅膀,嘴里开始抱怨起从哪里出现的笨鸟。

  黑紫色魔光于【玛格列特】的法杖上汇聚,开始反击这个对自己并不友好的乌鸦。彼时战场上一片有一片黑暗色系的魔光交替起来,琉月本想找是否还有白鸽,现在一片光影特效却是一个小白点都看不清,更不要说找位置了。

  咒术师,乌鸦,是墨丘利。

  台下琉辉立刻给柠荼播去电话,VIP观众席上的沈螽一通电话打给南伊,秦空切换屏幕回到游戏界面,琉月早就跑远想去联系翠鹧,【金钱至上】再转视角已经找不到她的踪影。

  “他是怎么做到的?”琉辉在电话里问道。

  柠荼回答着:“黑客这个技能点,又不是百里墨湘一个有的。”

  “可这是你们的世界啊。”

  “你错了,做梦这件事,谁都可以做的。”

  做梦这件事,谁都可以做啊。琉辉听完有点发虚,他以为这句话说的对象不是那个张烁金,而是这段时间偷偷用着设备做梦想要去见琉月的他。他是不懂黑客的那些手段和心理,可他做的事和那些入侵者也毫无区别……

  正在琉辉恍惚着时,柠荼打断了:“沈螽应该已经去找他的本体了,只要把他弄醒就可以了。”

  “那我现在能做什么?”琉辉这才回过神来,原来说得不是自己。张烁金应该是在某处睡着了,做梦进入游戏的,琉辉再仔细看导播画面,确实头顶没有ID。

  “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如果一定要做什么的话,就是保护好那些大明星的安全。”

  “现在受困的是姜淑女呢。”

  “那就不用管了,她路子野着呢。”

  姜聿淑,是联盟出了门的刁蛮大小姐,姜淑女这个外号当然是为了反讽而存在的,每次叫淑女她都会暴躁起来,魔法师的玩法不是她发明的,但石化流魔法师的路子却是全联盟上下甚至整个游戏世界也就只有她一个。

  “知道了。”琉辉笑了笑,挂断了电话。

  比赛里【凯】和师傅已经补充好了状态,离开了小屋,他们的位置离这个集市废墟并不远,打斗的动静也不小,师徒二人之远远观察出来,其中一人不是玩家,就立刻加入战局去帮助一个不属于自己队伍的玩家。

  看到这一幕,主持人热血了,台下观众震惊了。大家纷纷开始讨论起了这两位援军的居心,但是当原本混乱的魔法光影消散,剑客和神枪手的炫丽技术显露出来时,大家一起从震惊和疑惑变成了赞叹。

  而跳过第一步的人大多存在于那些职业选手之中,林耀看着自己研制的武器双曲星开始大放光彩的时候自己才意识到这个比赛真正的意义,琉辉摸了摸下巴点头称赞起来:“都说了开幕式的这场比赛,就是要炫技。也不愧是艺人,真会塑造角色抢镜头啊。”

  “小凯,这人有点眼熟啊。”秦若止的角色是个近战剑客,自然看得清楚,像是这两天电视上那个公关。

  至于凯文,他的眼睛能在刚刚的一团光影之中找到目标就不错了,操作看起来快,但是细看也能看出来这是正宗夕阳红枪法人体描边,还好秦若止的剑客【风和日丽的一天】,主修就是元素系风,轻微调整子弹轨迹或者是控制对方的身位到自己想让他去的地方,对于他来说并不算难事。

  【凯】的位置与【玛格列特】接近些,凯文自然知道炫技的时候不能把自己给卖了,为了避免把后背暴露出来,选择了站在人身后的。得到帮助的姜聿淑也是训练有素,立刻和两人统一了战线。

  “敌人是魔种乌鸦,职业咒术师。”姜聿淑还知道分享情报给自己暂时的合作者。

  凯文听完心底里有点疑惑,但是比赛还得打,看了一眼人头顶的ID,确认是所罗门的人,问道:“主修什么魔法?”

  “元素,土。”

  “啊?”

  “石化流魔法师,没见过?”姜聿淑有些小小的不爽,她的骄傲是其他人不可以取代的,唯一的石化流魔法师。当然会觉得自己很有面子,但奈何凯文不是电竞圈子的。

  “呃……抱歉,我只了解过常见的魔法师流派,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指挥我的。”凯文是真不知道什么是石化流魔法师,但是他知道听专业的人指挥准没错了。

  姜聿淑听完很是满意,在队内一直只能被人指挥,刚刚的队友和自己又根本没有好好配合,现在能指挥别人,再看看【风和日丽的一天】的近战战况,产生了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感。她手下一边操作着法术,一边指挥起来:“掩护我,想办法把对手斗篷掀开,不要花里胡哨的特效,让他能够看着我。”

  “好。”既然选择听指挥,凯文自然有自知之明,不问缘由只管干活就够了。凯文操作着角色【凯】双枪流立刻跟上,都是没有特效的子弹,大多是【散射】或【连射】,中间夹杂着普通攻击。

  凯文和师傅的默契还是不错的,现在远程火力密集但不迅猛,想要的是控场效果,秦若止也就将原本眼花缭乱的快节奏操作过渡成了更加稳重的具有控场效果的打法。

  凯文还大声喊了一句:“秦若止哥哥,能把他的披风掀开吗?”

  “小意思。”

  那当然是小意思,也不想想这两个人的主修法系别,元素系风系。【驱风】这种小技能,CD一好就用,外加上凯文这双枪CD流的优势,两个人肉鼓风机就开始工作了,魔光并不强烈,但是效果拔群,游戏地图上立时狂风大作,集市上的沙尘被扬起,朽木被吹得咯吱作响。

  那披着斗篷的乌鸦精显然并不想暴露身份,将那兜帽帽檐拉住,想要和剑客对手拉开些距离。但秦若止是谁,剑客的祖师爷,退可全身而退,进可贴脸暴击。

  【闪现】接【上挑】,组合技贴脸就是罩着人的脸过去,动作又快,那乌鸦精自然没反应过来,兜帽直接被挑起,挂在剑客的剑尖,被甩了出去,风将那斗篷快速吹走了。

  那张脸就这样暴露在了风尘之中,清清楚楚,墨丘利。

  【玛格列特】的魔杖上紫色魔光已然汇聚,【石化诅咒】的魔法已经发出。本就已经是20级的法师职业高阶技能,伤害立竿见影,还有百分之五十的石化效果,但是这一击并没有打出效果,只是增加了一个破防的效果。

  秦若止当然看准了时机,一记【重斩•横劈】没蓄力就坎了过去,抓取对手强制倒地,砸出了僵直状态。乌鸦精被坎翻在地,哀嚎一声,僵直着身体,动弹不得。这边的【玛格列特】也是满带着职业素养的,一记【石破天惊】补上了控制效果,僵直过去的乌鸦精才刚刚翻身爬起来,一道电光从他头顶劈落下来,从上而下雷光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又是麻醉在了原地。

  正当秦若止想要继续操作着他的剑客上前补刀的时候,余光里一道白光亮起,秦若止立刻改了操作,侧向翻滚。没等他再确认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就看见身后带着白色翅膀的人,将那被围攻乌鸦精抱住就飞远了。本还想再来追加攻击的剑客却是劈了个空,秦若止有点疑惑,他了不记得联盟在籍的战队里有这两个中间的任何一个,更何况是看不见ID的,至于凯文,他眼睛不好,更不指望去问他,操作着【风和日丽的一天】回身准备和【凯】去会和,这才发现,刚刚还合作一起限制敌人的“盟友”,现在正向着自己的徒弟,【凯】,发动着攻击。

  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闪现】去了屋顶上,别说人家只玩了几个月的凯文了,就是秦若止也分辨不清楚那一片魔法光影中有什么魔法。秦若止才想起来,那可是联盟第一魔法师,姜聿淑。

  要问现在凯文的内心想法那就是后悔,非常地后悔,刚刚打得太专注都忘了自己的站位,把背后露给了人家。法术的攻击范围再小也是有范围的,再加上姜聿淑娴熟的操作和阵法设计,【凯】的移速和闪避再高,操作者缺乏经验和预判,也还是要吃上几套连击。

  秦若止当然不是姜聿淑那样可以把队友卖掉的人,本来就是秀场赛,战术当然是不放弃任何一个队友。冲向【玛格列特】的位置,于是代表梦幻的两人,与代表着所罗门的姜聿淑击杀在了集市废墟中。

  解说员又是围着一通解说,战斗结束以后,就看师徒二人扬长而去,好不潇洒,回到了之前藏物资的小房子里,又开始恢复状态去了。

  就在这时,游戏系统发出了提示。

  【系统提示】:大型竞技场中已经有突发事件被触发,请各玩家注意。

  哦,原来刚刚的是这种地图自带突发事件啊。台下观众不再纠结那两位未知身份的魔种人,反而因为这种突发事件的设定,对接下来的比赛更加期待了。

  正应该是媒体朋友们着笔这种新模式的特色的时候,台下却找不到南伊了。VIP包间里的沈螽正在电脑上操作着自己的角色,场景不是别处,就是竞技场,聊天框探出一个小红点,正是南伊的【水中花】。

  【水中花】:他醒了,在后台休息室。

  【忠贞不二】:告诉他文森特醒了,然后让他滚。

  【水中花】:落井下石不好吧。

  【忠贞不二】:怪就怪他动了我的钱袋子。

  “这位先生,你的老板让我来通知你,你被辞退了,但是他允许你去看望你最好的朋友。”南伊放下手机,看向那位刚刚从梦中醒来的倒霉鬼。

  “文森特?文森特现在在哪?”张烁金当然记得他最好的朋友。

  南伊保持着她工作时独有的理性和沉着,回答着:“还在医院里,想要过去的话,前提就是能好好配合我工作。”说完后,她晃了晃手中的录音笔,表情那样轻松从容,仿佛只是和姐妹一起喝下午茶谈心一样。

  张烁金几次张口,最终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

  柠荼正坐在沈螽安排的车上,准备去取预订的礼服,再赶往酒会,手机里本来是看着直播,被沈螽的电话打断了,就是汇报了一下张烁金的事情。柠荼听完打了个哈欠,问起来:“现在场上还剩几个人?”

  “剩下24K的那个剑客小姐姐和煌妖的那个枪兵结盟了,梦幻双人刚刚把飞花的武者击杀了。”沈螽把战况说了一遍。

  “噗呲。”柠荼听完笑了出来,“没想到,温宏宇也有遭不住的时候啊。剩下的人呢?”

  “都淘汰了。”

  “嗯,那我在酒会等你。”

  ……

  如果不让谎言再回到天空上,榕树城就不再是只属于飞鸟的牢笼了吧。保护,和束缚,一定会在一起出现吗?

  柠荼已经知道答案了,就像她猜得到那场比赛的胜利一样,就让不羁的风,成为他追逐一切的助力好了。

  沈螽还在竞技场里排查着谎言之神和他的好友,他必须要找到,说地图里存在突发事件,这不过是说给那些不了解游戏模式的玩家们的一个解释而已,游戏开发到现在当然不能出半点差错。

  “真应该问问他梦到哪里了。”刚刚挂断电话的沈螽重新面向的自己的电脑,原本应该握住鼠标的手有点发抖,不得不说刚刚“突发事件”的解释给他增加了一些麻烦,至少被职业选手追杀,是真的让他害怕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决这个“突发事件”了。

  游戏世界里,琉月原本在竞技场外围想要找到翠鹧,她是听话的,并不想进入战场内部,规避风险不止为了她自己,还有背后的公会。当她看见翠鹧和文森特一起绑住一个背后有双黑色翅膀的人,从竞技场结界的一个出入口离开的时候,她凑上前去问:“翠鹧,这是……赫尔墨斯。”

  “你,你怎么过来了,快离开。”翠鹧面色有些惊讶,只是还没等她推开靠近过来的琉月时,掌心的青色光线已经越来越强烈,数不清的蝴蝶从光源出化形飞出,笼罩了他们,等到周围的环境不再模糊的时候,琉月已经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了。

  翠鹧有些苦恼,这里可是禁止外人进入的,空陵希岛……

  “现在是马岚肆和宋琏两人合作围攻秦若止和凯文,可以说梦幻两人形式不乐观啊。”竞技场内的比赛已经到了决赛圈,四人碰头,解说员立刻进入了状态,观察形势和解说的功底还是到位的,“宋琏没有选择秦若止为对手啊,两轮交手后就脱身了。马岚肆顶上,啊,不愧是枪兵玩法的发明者啊,这个霸道的气势和姿态联盟里应该找不出第二个了。等等,注意这个站位,【别逼我拔刀】的这个位置,宋琏是去针对一直远程支援的神枪手凯文啊,凯文要被近身了,这边秦若止没办法脱身啊……神枪手近战难道要打体术流吗?没有,凯文用了一发【僵直弹】,哎呀,没打中啊,看来这种风系法术的配合也不是每一次都……什么?什么?怎么僵直了?【别逼我拔刀】怎么僵直了?怎么一个瞬间真么多子弹?难道是大招?不会吧,还在乱射,虽然不是枪枪都中,但是也极大地限制了走位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别逼我拔刀】又中了麻醉,哎呀两发,麻醉状态是可以叠加的啊,怎么没躲过,脚下的手雷?【延时手雷】,宋琏踢开了,又来了一枚,又踢……天哪!【触发手雷】!”

  宋琏咬着牙,手下操作逐渐焦急起来,要知道24K最不缺是就是针对神枪手的训练了,可是眼前的这位神枪手用的流派,自己没见过啊。

  正在她吃完一套连招,赶紧找了掩体休息想要换马岚肆,这才发现,他们原本计划的由马岚肆限制秦若止,变成了马岚肆被秦若止限制了……

  但是秦若止的打法属实是朴素,完全是经验判断出来的打断,大招一个没用,就是实实在在把人圈在原地。枪兵不应该是新打法吗?怎么秦若止打起来就像是调教小猫一样?

  而直播现场重播了凯文刚刚的操作。画面中的【凯】在瞬间蹲在原地打开背包取出背包内存放的剩下四把手枪,其中两把和他一直拿在手上使用的两把【双曲星】,而剩下两吧是集市上最常见的蓝品质【银质左轮】和【寒霜】,并不是为了换武器,而是直接甩上高空,手中原本的【双曲星】打出了一个技能一个普攻,然后立刻抛向空中换枪,又是控制技能加上普攻,其中【银质左轮】的散射效果和【寒霜】的冰冻效果和一般的蓝武又有所不同,凯文虽然视力并不好,但是枪林弹雨和【驱风】的技能配合已经成为了他的基础操作了,熟练的不行,剩下的就是常用技能,然后扔枪接枪,蹲在地上也有效防止了枪落地没来得及捡起来衔接技能的尴尬,只要不断重复枯燥单一的操作就能制造出这种效果拔群的打击画面。台下观众本以为明星玩家中像金麟这样的,已经是比较了解游戏打得不错的明星了,直到现在看见了凯文这漂亮的火力线。

  “体术流自然是更加炫技,但是在职业选手面前炫技,你不觉得太不谦虚了吗?”凯文想起曾经秦若止给他训练的时候对他说过的话,“你想想你的优势是什么,怎么回避在操作和经验上的不足,我当然是辅助你的,秀场而已,我懒得不行。”

  要说这个师父,在技术上是绝对的碾压,完全用得起“剑客第一人”的称呼,凯文曾今问过为什么他是剑客玩法开发者不是第一人的时候,秦若止给他发了一个人的资料,然后甩下了一句“我懒”。那个人的资料,凯文最后也没看完,飞花的队长,这次又没他上场,倒是和那个副队长碰过一面,最后还是被别的组击杀了。

  师父太缺乏斗志了啊,凯文这么想的。至于他的优势,他可一直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小伙,年轻气盛嘛,精力和体力很足,只要借助游戏理解,弄出一种操作要求不高,但是其他人都没见过的连招就一定有机会达到琉辉和秦若止口中“炫技”的要求了。至于比赛输赢,师父都觉得不甚在意,要做到的是在场上的表现让人印象深刻,就像娱乐圈的明星上综艺不是为了游戏胜利,是为了捞到更多镜头和注视而已,在场上多苟一段时间就是有希望。没想到的是,联盟觉得一群明星打职业赛的赛制过于小题大做,于是才衍生了这种生存类打法,学习了一半赛制规则的凯文可高兴坏了,生存模式不就和他一开始想着苟到最后的目的吻合了吗?

  原本没什么战斗意志的秦若止,在这个游戏模式里也正好找到了发挥空间,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打不过就跑”了。

  虽然最后马岚肆打破局面冲出来的,但是面对凯文这一手枪林弹雨,他比人家宋琏的结果更糟糕,不熟悉神枪手套路而且从来都是靠“冲锋”来解决困难的他连找掩体意识都没有,被连招致死了……最后宋琏也逃不过被师徒二人围攻的命运,一切都这样顺理成章。

  活动结束,大家散场得差不多了,琉辉本来很想早点回去见琉月的,但是一想到刚刚宣布完了代言是凯文后,看见了凯文收到的奖品勋章,琉辉心痒痒了,和其他队员告别后,他留下来在在后台,准备找凯文。

  场外的粉丝还没散,凯文晚上又没活动,当然不着急走了,后台里和人家主持人卯君小姐姐聊着天,是不是晃悠一下自己的勋章,把自己吹嘘成“风一般的男子”,当然只是小孩子的玩笑话,吹完自己就开始了对自己师父的彩虹屁。秦若止这人不经夸,被说了两句就羞耻跑开了,迎面就看见琉辉过来了,打了个照面,琉辉说自己送凯文回家,秦若止也就没含糊,离开活动现场了。毕竟梦幻是本市的,也没有什么经理来组织,原地解散就好。

  琉辉走近过来刚要对凯文说一句“干得不错”时,凯文却先开口了,将自己手中那镀金的勋章在人眼前晃了晃,说着:“要不要摸一摸?”扬起下巴,苹果肌上扬,卧蚕挤着自己眼睛,表情像极了滑稽,语气衍生出嘲讽,得意忘形,傲慢至极。

  “嘚瑟啥呢?”琉辉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噫……嫉妒使人丑陋。辉哥,整个奖杯回来,朝我嘚瑟吧。”凯文还是那个表情,只是话语正经了那么几分。

  “废话,哥回来亮瞎你。”

  凯文回家了,他登录游戏却满世界都找不到琉月,他看着自己今天得到的代言人勋章,想到自己在猎手协会的诚信勋章。一个让自己在游戏里有更大的公信力,只是他不敢把公会势力转回星宫;另一个让自己能够在游戏世界自由出入,但是不得不受到条约的限制。

  这个游戏的套路啊,还真是一模一样。

  “空陵希岛,翠鹧你怎么可以进入这种地方?”

  琉月看着翠鹧将墨丘利交给了岛上的审判者后,文森特也变得不一样了,头顶冒出了一个灰色的ID。她被翠鹧送回首都时,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空陵希岛是神域,怎么……

  翠鹧回答道:“我也受制于它。还有事,晚些回星宫。对了,你的小凯游戏胜利了,记得去给他祝贺哦。”青色的蝴蝶翅膀出现在她身后,她就像小精灵一样快速飞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