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自话】秦空,葱油面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2617 2020-04-09 08:54:00

  他是许久未回过这个家的,自从琉月开始沉睡起。琉辉是个让我极其不爽的人,拧巴,喜欢自找麻烦,有能力却悲观得不像个人。

  以前总觉得他不回家我能落得清闲,现在他不回家反而让我有些危机感。他是几乎把病房当新家了,如果不是柠荼来给了他那份电竞选手的工作,他恐怕是除了洗漱换衣服都不会离开一次,就算离开也多半会选择离病房更近的他父亲的家。

  电竞联赛定档后,柠荼这姑娘做到了我长久以来努力都没做到的事。她拿着琉辉那份白纸黑字的劳动合同,要求琉辉调整作息专心准备比赛,于是长期在病房驻守的琉辉终于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和楚江,心不甘情不愿地去打游戏了。虽然工作也不怎么健康,但是我还是为这一点点改变感到一丝的欣慰……

  “吃什么?”

  “随便。”

  啧,一如既往地招人烦。

  看着他三步并做两步地上楼去了,我留在原地咂舌,恨不得用手里的报纸从他背后袭击回手糊在他脸上,让他吃报纸去吧,不识好歹的臭屁小鬼。

  吃什么呢……

  望着天花板,没再追究自己为什么要替这家伙着急,我对吃这件事总是很执着的。

  报纸叠好放回茶几,深吸口气进了厨房,橱柜中翻出半袋面条,提起那塑料袋置于手掌中上下一掂量,也正好是三个人的分量。那些该去学校和公司的孩子们一走,就剩下了年假在家的夏晴、开始好好睡觉好好大游戏的琉辉,还有我这个“钉子户”,正好够了。

  冰箱里取了几枚鸡蛋,一把小葱。本想着清水煮面将就着喂饱两个小伙就够了,起锅煮开水的手却停下了……

  那小葱刚从冰箱取出来,凉的,不一会儿就结了曾水汽上去,看着吃相倒是亮丽了些。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魔咒,本想着煮开水的间隙去洗的小葱,已经被我握在了手中,细细搓洗着根上的泥土,水流向了排水口渗入未知的深处,失着神地拧上了水龙头,流水声逐渐变成断断续续的水滴声,恍惚间我像是回到了那个下着雨的夏天。

  那是我以孤儿的身份在星宫这家孤儿院的第二年,那天下着滂沱大雨。

  孤儿院的孩子本就不多,身为最大的那一个,自然总会自觉承担一些家务的,毕竟琉瞳阿姨这样一个盲人,能做孤儿院的院长本就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本来已经准备烧火做饭了的,但是听到客厅有些吵闹,我便出去看了一看,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几个孩子们正趴在客厅的窗户那里,向外看着,我自然不去挤那个位置,直接去打开了客厅的双开大门,我看见暴雨中,就在星宫的院子外面,隔着铁栅栏门,是那个不合群的小子,我一向是不会惯着他的,但是当我看见他手中拿着个小铁锹,面对着一只恶犬时,我有些奇怪,换了个角度仔细张望过去,他身后的墙脚下正躺着个孩子。

  我也不知道面对那只大型犬,我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是怎么敢不叫大人的,或许是看到琉辉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敢站出来,自己也会按捺不住吧,裹上了雨衣,拿着手电筒,在工具房里拿出一直木棍来,对着那铁栅栏用力地敲打着。目测那巨型犬是只野犬,不亲人的,听见金属的声音自然也会敏感些,自己再扔了些东西过去,那恶犬也立刻瘪了,扭头跑开了。在琉辉那小子头顶撑开了雨伞,问:“受伤没?”

  他低垂着目光看都不看我,摇摇头,抓着铁锹的手还有些发抖,咬着嘴唇一声不吭,雨水在他身上淋了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估计是要着凉,大声朝着房子的方向喊琉月在拿把伞过来让琉辉先回去。自己则背上坐在墙根的孩子,回了公寓。先是招呼了两个男生去给这新来的家伙洗个澡换身干衣服,又叫琉月去逼着琉辉洗澡换衣服了,自己这才回到了厨房去。

  想来是下着雨空气潮湿些,放了一会儿的小葱还没全失了水分,只是这星宫的孩子又不止一个两个的,总要都吃饱了才是,一次下那么多面条,这一捆小葱又哪里吃得出来味道是什么,而且未来估计又要多出来两个病号……

  算了,跟着一起吃顿好的吧。

  起油锅,葵花籽的香味飘出,小葱切段,下了油锅煎只焦黄,葱香比那油香还要热烈些,门外那些孩子便馋到的厨房门口,胆子大点的直接大声问一句:“秦空哥哥,我们今晚吃什么啊?”

  “葱油面。”

  开水沸出了气泡,掀开锅盖也是水雾扬起,面条下了锅,跟着筷子上去拨散开,清水中白条条的面,被锅底扬起的气泡顶上来又沉下去,找了两个汤勺,立在那煮面的锅檐儿上,一边磕下一颗鸡蛋去。

  捞起了另一锅里炸熟的小葱段来,那葱油的味道让我甚是满意……

  “你叫什么名字?”

  他不说话,就像刚刚大雨中的琉辉一样,咬着嘴唇,脸色并不好看,捧着白瓷碗的手,几乎受得像根枯柴。

  “夏晴。”我自顾自地说,他那跟琉辉一样死灰一片的眼底里,总算有了点不一样的色彩,是疑惑。

  我接了一句:“下雨天,我心情不好,你以后就叫夏晴,我就叫你夏晴。”

  他还是没说话,只是点点头,接着低下头去吃他的葱油面了,当然他估计不知道藏在碗底的鸡蛋,在这座并不富裕的孤儿院里只有他的琉辉的碗底有。

  “他还不吃东西?”

  下来楼的琉月还没开口,我就知道了结局,她尴尬地点点头,回答:“嗯,哥哥还是不理我。”

  “放那儿吧,我上去看看。这孩子叫夏晴,你和他说说话吧。”

  ……

  琉辉的房门敞开着,完全不像他那紧紧闭合的心门,他就躺在床上,桌子上摆着那一碗面,热气都已经不冒了。

  还没吃饭的我话也没说,直接坐到他的桌边吃了起来,想是那香味着实逼人或者是自己吃面条的动静太大,当我不经意去抬头看他时,他已经坐起来盯着我看了。

  “饿吗?”

  他还是不说话。

  那我也不理他,接着吃,故意把声响闹得更大,虽然我并不喜欢这种看似没教养的举动,他应该是受不了了,从床上下来光着脚就跑过来抢我的筷子。

  “你这碗我吃完了,还想吃你就给我下楼去自己捞。琉辉,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你在这里长大,我这里就不能有一个饿死的鬼。”

  ……

  他下楼了。

  “呦?葱油面诶。”

  他扯着一起下楼本来没什么兴趣的夏晴过来,一起围着那装着葱油的大碗,做着没出息的深呼吸。一转眼都长大了,哦,不对,后来查实夏晴比我还要大一岁来着,总之大家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去去去,我要捞面。”

  “我来我来。”他从我手中抢过去筷子和汤勺,动作麻利地从那锅里捞起面条,汤勺落进那葱油里,象征性的上下搅动了两下,便送了一勺进了自己的白瓷碗里,学讲究了的大少爷还不忘了夹上些焦葱段来放碗里,又不知道他是怎么就这么自觉地从我那调味剂里找到摆盘香芝麻撒上一把的,端起那白瓷碗,洋洋得意地走出了厨房……

  德性!

  他咂咂嘴,看向了我刚刚捞出面条放进去的碗,竟然带着更难看的吃相,过来在我的碗里翻弄了几下,果然从碗底里发现了荷包蛋,大言不惭地顺进了自己的碗里,还是两个,然后一边舔着嘴角朝我厚颜无耻地说了一句“谢了”,之后就把其中一份划拉进了夏晴的碗里……

  “你给我过来。”

  “我就不。”

  “胆肥了是吧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