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自话】夏晴,年假喂狗去吧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2421 2020-04-06 16:17:00

  想起我当时请年假的时候,主任的那副表情还是让我有些无奈的。我估计在他的脑海里,我是个喜欢加班的人,更不要说主动请假了。

  我们是精神科,本应该和H市中心医院的一部分,但是考虑到病人的特殊性,他们就像是被抛弃一样地被所谓“家人”、“朋友”、“爱人”丢到这样一所医院内。

  我每次都会接触到和人类相像却又完全不同的人,各种意义上的,我本以为自己和这所医院一样浑浑噩噩度日,再到老死不相往来,最后再像这里的病人最终永远闭上眼睛,羁绊便止于此处了。

  没想到造化弄人,这里先后两次进来了我重要的家人,最让我不能接受的还是,第二个住进这家医院的人,是琉月。

  那事总在觉得不可思议,琉月那样一个与世无争又善良坚强的女孩也倒下了。我呢?回避伤害,避免孤独,人前衣冠楚楚人模狗样,混到夜店时还不是香烟烈酒自我消遣,美其名曰排解压力。可能也是我见识短浅,琉月在我眼里就是我最舍不得碰的东西。

  虽然我争取到做她的主治医生,但是每天看着她那样躺在病床上,一晃就是两年,没有人会责备我治不好她,因为她也没有父母了,大概只有我自己会责备自己了。

  直到今年年底,琉月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哥哥回来了,带回来了另一个女子,有点眼熟,但是又说不出是谁了。知道了名字,我只当刚刚是错觉。

  当琉辉说出了自己拯救妹妹的方案的时候,我只觉得他可能需要在我们医院住上一段时间了,是否违反人伦道德甚至法律我都不谈,他再怎么傻也不应该拖一个不属于星宫的人下水,果然第一次提议就被秦空给严厉拒绝了。

  不得不说,秦空在星宫这个团体里,永远是最有话语权的那个人。不欢而散后,我回到了医院,琉辉说要开始亲自照顾琉月,我们也就没反对,只是这个提议一直让我放不下,因为我是医生,如果有任何一种办法可以治愈患者,无论可能性和可行性我都认为应该尝试一下。

  正义感、职业病、执着坚定的眼神,再加上一点点的自责内疚,这是秦空的专用谎言配方,虽然他的测谎能力和我这个精神科专家经常是五五开的,但是这样的谎言配方,会让他明知道是谎言却依然会被说服。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行动,既然是要进入别人的梦境里,那么就不需要梦境制造机了,至于怎么创造出琉月这个角色到了柠荼的梦境世界这件事,我都没来得及弄清楚楚。总之这件事就这样开始了,琉辉本希望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的,但是楚江是一定会知道的,毕竟他是间接导致了琉月沉睡的人,关于他的大嘴巴,从凯丽都知道的角度来看,都知道结果如何了。最后楚江被禁言了,并且秦空强制他留在H市,暂时放下摄影师的工作,楚江倒是没埋怨,对于一个擅长自己找事情做的人,一个城市也够他玩的了。

  我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我必须要帮助这个团队排除掉所有意外,及时阻止危险的发生。秦空知道的时候应该不是反对我年假丢下工作,而是被我当时的熬夜成就吓得不轻,人家可是作息规律生活积极向上的好孩子,当然只是担心。

  他收了我的安眠药和提神饮料,甚至每天晚上来查房,确认我睡觉了,也不愧星宫里传着“秦妈”和“秦爹”这两个梗了。我没有反抗这种会压缩我保驾护航时间的行为也是因为另一个原因,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了,我可以做梦进入那个游戏世界了……

  梦中那位叫做“青鸟”的女孩一定是把我给误认成什么故友了,它每个晚上都会出现,一来二去就成了一种习惯,游戏世界里的我再没关过窗户,将那歌声当做了生活的一部分。实话说,这比我去夜店消遣过后睡得还要安稳了,我尝试和青鸟聊天,可是越聊下去我越觉得她像一个人,可惜我现在年假不太想回到医院去,不然我一定要翻一翻自己以前保存的看病记录和档案。也许人不一样,但是谈吐、爱好、微动作和习惯性的表情,总会让我想起自己曾经治疗过的一个女孩,我不是说两人一模一样,而是那女孩有着一点精神分裂,青鸟和她当时的一个人格像极了。细思恐极……

  难道是这个女孩儿也打这个网游?可这角色是NPC啊,碰巧吗?我也希望如此。

  胆小和退避解决不了问题,总要自己查清楚才会安心些的,我尝试让自己多在梦里待一会儿,终于我等到游戏时间的十二点,让自己不失去意识对于一名精神科医生来说真的是太简单了,我跟踪着离开的青鸟,到了她工作的公会联合部,我溜进去想要一探究竟,然后我看到了……

  在一间会议室里,六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几个女子,没有交流,只是这样围坐在圆桌一周。青鸟,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是替身,作为AI她当然有这个能力,她将手中一大摞文件夹分给了在座的每个人。

  “星雨,桃花源还需要继续镇压,如果力不从心随时可以让芜晴去帮帮你。”

  “律贞只要继续呆在地下城就好了,听说最近魔龙一族准备脱离黑公了?不需要管的话,就去惠洛那边看看凯尔特王城的神籍裂缝好了。”

  “首都结界发现672处裂缝,其中大型裂缝201处,芜晴都及时修复了,没有造成混乱。”

  “喂!我说你们不觉得,今天晚上的风声有点不对劲儿吗?”

  最后一句话是那位黑衣女子说的,她是背对着门坐着的。而我就是从门缝去看里面的情形的,直到那黑衣女子说完这句话,会议室一圈的六个女孩都齐齐将目光聚向了门缝,准确的说是死死盯住了我的眼睛。那时她们的脸都背着窗户外的月光,脸上是那样阴暗,我不自觉地在原地打颤,不是被盯着害怕,也不是画面让我恐惧,而是那一刻我清清楚楚看见了她们一模一样的脸,还有……看着我的眼神,满含着宽恕。

  柠荼,真是好久不见……

  自那以后,我开始期待每晚进入那个梦境,我总能如愿听着青鸟给我交代那些过去和事情,但是没当我问起是否记得一个曾经治疗过她的精神科医生的时候,回答总是让我失望。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本以为我才有资格为计划保驾护航,但是想起这里是谁的梦境的时候,我总会觉得安心。

  她没有变成疯子,而是借用自己的病症成为了一个足够强大的人,她应该没发现自己现在的样子,不过也好,她不会害怕和自卑。

  我想承认,但是又不能够承认,她是我最优秀的病人,优秀到我舍不得让她任何一个人格被破坏,贪得无厌地,想让她永远是这个样子……

  要好好加油了,早点把琉月带回家,然后毫无顾忌地将最爱的人捧在自己手中吧。至于年假,我本身就喜欢加班,就丢去喂狗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