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一,钥匙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424 2020-04-16 10:12:00

  “赫尔墨斯,于光明驿站榕树城隐藏身份,欺下瞒上,导致榕树城长期的封闭与混乱……”

  空陵希岛上的每一场审判,都是座无虚席,却又没有一位听众。降罪而已,毕竟这里没有堕神这样的词汇,神籍是不可剥夺的。和之前不同的只是从现在开始,他是罪人,是逃脱不掉的宿命。

  罪名相近,审判者相近,就连惩罚的结果也一模一样。直到审判结束,带着新一轮的诅咒,他离开了。

  “赫尔墨斯,我在榕树城等你回来,没法工作也没关系的,至少像以前一样自由自在地一起唱首歌吧。”

  哦,原来还是有不一样的,就是眼前之人仍是少年。他记住了这样的美梦,张烁金记住了这个美梦,带着这样的美梦接受了制裁,在他手下那些做过事的私生饭们的名字,被南伊递交到了警察局,他们一个也跑不掉了。

  凯文回到工作岗位,因为拿到了网游的代言,虽然靠的是打游戏和自己那厉害的师父。游戏公司那边送来的活动企划已经赛到迪莫这边来了,这一年至少不用愁自己没有通告了。只是网络数据却没有跟着一起提上来,凯文觉得有点奇怪,直到听说了张烁金入狱的消息曝光在网络上,娱乐圈的评审长期指挥着网民有序进行后台操作,泄露名人隐私等等等等……

  哦,原来我网上的数据是私生饭和黑粉啊。凯文忍俊不禁,这群人没了以后,自己的热度没掉下来,都要多亏了梦空游戏那边给的这个代言了,想来是不少游戏粉丝被自己吸过来了吧。

  正在那看着报纸傻笑着,经纪人打断了他,说金麟过来找他了。凯文赶紧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故作淡定说“来吧来吧”。经纪人撇撇嘴,只觉得自己带了个小孩子,然后去传话让过来。

  没过多久,隔壁工作室的金麟就过来了,只是身后还带着一个人,凯文仔细一看,刚刚压抑笑容的脸上冒出了惊讶。

  “诶,文森特?”凯文是直接喊出名字的,他是真的一位文森特只是一个游戏NPC。

  “看来认识啊。”金麟问道。

  文森特带着礼貌的微笑,回答:“算是梦里见过,【凯】,很优秀的猎手呢。以后就是同事了,我的账号刚开,还在招人刷等级呢。”

  “迪莫和梦空的合作已经是是必然的了,多亏凯文你拿到了这个代言人。现在迪莫拿到了梦空的同人制作授权,会议决定交给我一个企划,现在的凯文一定是不同企划的抢手货吧,虽然知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争取一下凯文弟弟。”金麟笑着说。

  文森特跟着说:“我刚刚决定复出,也只有金麟姐姐愿意带一带我,所以这次我也会是企划成员,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和凯文一起做企划了。”

  “什么企划?”凯文惊讶归惊讶,工作上的稳重可是从小就沉淀下来的。

  “一个音乐专辑,方案刚刚发过email给你。”

  “那坐下谈吧。”

  ……

  “琉月,符咒给得漂亮。”

  游戏世界里,星宫的成员们正在一起做着一个赏金任务,要抓住啃食首都建筑砖木的未成年鼹鼠。起初大家都快要被鼹鼠的灵敏逼疯了,外加上墙壁上钻出来的洞口还没有及时的填补,鼹鼠们的逃跑路线当然也是数不胜数,直到琉月在【将进酒】的教导下掌握了【定身符】的使用后,总算是拦住了【无心者】准备用【傀儡炸弹】拆房子的想法,尽管是个玩笑。

  虽然是集体任务,但是成员大多有的上学有的上班,剩下的是把星宫任务当训练任务的【将进酒】、休年假的【青空】、然后就是比较闲的【无心者】和【楚霸王】,【楚霸王】还带了一个人来帮忙,就是【亚丽姗大】。

  总算抓完了鼹鼠,提交完任务以后,琉月邀请了【亚丽姗大】来他们公会坐一坐,补充体力,毕竟是星宫的专车司机。平时的工作自然都是围绕着他们的,虽然这次来帮忙抓鼹鼠是她全自愿的,但是公会长远发展当然还是要在乎些人情的,琉月当然明白。

  “How are your brother?(你的哥哥恢复得怎么样了?)”到了客厅闲下来以后,【楚霸王】和他的朋友聊着天。

  “Fine,He is preparing to come back recently, heard that miss jin Lin arranged a job for her, perhaps can hear his new song soon.(他恢复得不错,最近在准备复出,听说金麟小姐给他安排了新的工作,也许马上就能听到他的新歌了。)”【亚丽姗大】回答着。

  两人都是一口流利的英文,只是强调并不是很正式,就是朋友之间的互相问候。琉月当然听得懂,再说她早就知道自己和外面的世界有些关系了,她再不像以前一样回避这些信息了,因为她也对自己原本的世界很好奇。她叫小纸人彩星去取了热茶来给大家喝,也坐在客厅和大家聊天,【将进酒】是没闲住,收了条信息打个招呼就离开去做别的任务刷等级去了,不过至今还没做神级任务。琉月将取来的茶分给在做修整的大家。

  “He just woke up. Aren't you worried about his health?(他刚刚苏醒,你不担心他的身体吗?)谢谢,琉月。”【楚霸王】继续问,顺便接过了琉月递来的热茶。

  【亚丽姗大】也接过热茶,微笑着用中文道谢后又继续聊着天:“谢谢。After all, singing is his ideal. He CARES.(毕竟唱歌是他的理想,他很在乎。)”

  “HMM...Excuse me, may I ask who your brother is?(嗯……打断一下,可以问一下您的兄长是谁吗?)”琉月借机会插话问道,她是从自己的记忆硬盘的隐藏文件夹里找到了自己以前原来还会英语的。

  【亚丽姗大】聊起自己的哥哥就有些自豪一般,“His name is Vincent, and he used to be a good singer, but five years ago because of a stage accident, he was injured and lost consciousness, in the hospital bed for a long time, and you……(他的名字叫文森特,以前也是一名很优秀的歌手,只可惜五年前因为一场舞台事故,他受伤失去了意识,在病床上躺了很久,和琉月你……)”

  “Kelly!(凯丽!)”【楚霸王】制止了这个叫“凯丽”的女孩接下去话。

  凯丽才有些奇怪,但是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作为楚江最好的朋友,她也很少看见楚江有生气的时候,一定是有些原则上的问题,至少她不是个不讲道理的刁蛮姑娘,也知道怎么化解尴尬,赶紧说:“Sorry, I don't know.Er...I've been here a long time. I'm leaving.Come again. Thank you for your hospitality.(抱歉,我不知道。呃……我在这里也带了很久了,要离开了。下次再来吧,谢谢款待。)”

  “Bye.”两人告别。

  琉月沉默了,没有继续去追问,出门送了送【亚丽姗大】。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多了一个上线的【星期天】。

  “放学了?”【楚霸王】过去拍了拍【星期天】的肩以示问候。

  “嗯,在宿舍。学长搞出来的WiFi真的很省心呢,刚开学的时候还看见他们装了游戏读卡器,本来自己也想弄出来的,结果他们真是太热心了。”

  “噗,果然现在天天去哪里都很受欢迎啊。不过下次到了C市至少报个平安啊,搞得兽医前辈还要请我去喝茶。”【楚霸王】挠挠后脑勺,说道。

  “啊,对不起,到了那边以后就不小心忘掉了,被拉着讨论了好久游戏的事情。”【星期天】赶紧道歉。

  现在网游梦境空间的热度已经被炒热起来,1月底定下代言人后,两周过去都没见热度下降,无数玩家期待起了6月定档的网游电竞大赛,前期准备也已经开始了,赛制公布、比赛场地的登记排查还有赛程安排。

  就在二月底,学生党们正在为开学后没办法继续关注游戏动态而苦恼的时候,一款新的网站APP公布了,R2O,全称为Robot of Rainbow,彩虹机器人。由慕容科研财团开发的论坛兼视频网站,同时还开发了配套的网游全息录像软件、数据统计算法以及网游常规武器图纸的材料图鉴等等……

  原本以为打不了游戏的孩子们,一下又来了希望,打不了游戏,现在能看别人打游戏了。各大平台的游戏新闻网站入驻,游戏官方入驻,战队公关入驻,玩家大V入驻,明星大V入驻,游戏里的玩家只要用游戏账号就可以绑定登录网坛,而且一切相关法制建设的部分也采用了实名制保障了网络环境的安全性。

  更何况,有其他电竞网游的先例,只不过是孩子们的兴趣又一次高度集中到新事物身上罢了。小孩子如此,大学生又比他们成熟多少呢?

  “琉月。”【星期天】叫住了本想去楼上书房写公会日志的琉月,上了两阶台阶跟上去,“从入会以来也有看到琉月工作,要写很多东西吧,这个送给你吧。”

  “嗯?”琉月看了看他手中递来的东西,是一盒彩笔。

  这在游戏世界基本上是消遣用的,直到百里墨湘为网游玩家带来了咒术师玩法的理论以后,一大批玩家开始买各种笔和刀来找刻画铭文符咒的手感去了,又是一群玩家开始复习或者提前学习大学工程制图课程了。而彩笔到了琉月这种“NPC”手里当然也不失其本职,写写画画当然可以了,更何况琉月自己还是咒术师职业的。

  琉月接过彩笔道谢,毕竟这个叫“天天”的男孩,是她在游戏世界里除了秦先生和凯文以外,为数不多的外面世界的朋友了。之后琉月就上楼去工作了。

  看着琉月走上楼梯的背影,【星期天】侧身来问起【楚霸王】:“文森特应该是个奇迹了吧,今天凯文和我聊过那个叫张烁金的人,好像是他把文森特的数据载入游戏的。文森特的情况和琉月很像吧,凯文说新闻报道张烁金的工作室的时候,在角落有看见那个设备,就是柠荼姐姐用的那个设备。”

  “梦境制造机?”【青空】插话问起来。

  “我也忘了叫什么了,应该是一样的。”

  “那是A级医疗器械啊,难道张烁金也有精神疾病?”

  “呃,虽然听起来像是骂人,但是因为这件事,公安机关又要针对张烁金的这个罪是不是精神疾病造成的进行考察了。希望琉月的存在不要被更多的人知道就好了,这也是今天凯文解释的为什么会退出公会,公众人物确实很麻烦呢……”

  公会里安静了下来,大概是各有各的忧虑之处了。凯文和周壹的关系很好,因为凯文总在外面控制情绪逢场作戏,很多在娱乐圈工作时憋久了想要吐槽的话就全成了两个少年的日常话题,周壹在凯文眼里又是个绝对没有坏心思又很会管理嘴巴的人,可以说是最好的听众。凯文知道的八卦和他讲,凯文受到的委屈跟他讲,凯文经历的快乐也会跟他讲,周壹是个很值得信赖又很容易受欢迎的人吧,自从他开始喜欢画画开始。不争不抢,又有绝对的善良,只是……

  “天天!”

  听到有人叫自己,周壹操作着角色转视角找声源,却被一回头看见的长相恐怖的布娃娃吓了一跳,尖叫一声,手忙脚乱不知道按了键盘的什么按钮又怎么敲了鼠标,就看见手里魔光一聚,“轰隆”一声那傀儡布娃娃的头直接飞了出去,砸到远处【楚霸王】的身上,至于【星期天】,乱转鼠标,刚刚一个【火焰弹】的后坐力把他角色直接震翻在地了。手颤颤巍巍重新握住鼠标时,就听见了刚刚叫自己的【无心者】笑嘻嘻地说着:“噗哈哈哈,天天,你召唤的魔兽里难道有比我的傀儡好看的吗?”

  周壹倒是一点不生气,不过那傀儡好不好看他倒是可以评价一下:“实在抱歉,有点面目全非,还以为见到鬼了。”

  “啊,好受伤诶,我还用不惯鼠标呢。把数位板找回来也许能解决,反正没什么事做,学着做点装备和衣服,也许以后有用呢?”【无心者】说着,语气里倒是没听出来有什么受伤的感觉,还一边操作着角色把【星期天】扶起来。

  周壹这个孩子,只是有点胆小。

  楼上的琉月在公会日志上这样记着,还用彩笔在旁边画了一只小兔子。合上了羊皮书,正准备去做其他工作的时候,琉月听见了敲打玻璃的声音,回头才发现,窗台上正坐着翠鹧,难怪刚刚感觉有点风,只是不太想打扰自己工作才一直坐在窗台上吧。

  “抱歉,快进来吧。”琉月去上前去伸手将翠鹧接下来。头顶的ID是灰色的,应该是游戏角色。

  翠鹧搭着琉月的手掌,从窗台跳下来,说:“小凯在吗?”

  “从12月底就离开公会了,一直没有回来。”

  “还以为他会回来看看的。我快要回去了,想托付给他一样东西。”翠鹧说着,手掌在心口处运了些魔力,一阵强劲的魔力波动过后,绿色魔光下,翠鹧的手心里出现了两件看起来像是钥匙的东西,她递给李月,“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不过我也只知道他认识你了……哎呀!拿多了!怎么变成两把了……算了算了,都交给小凯就好了,但是你不许拿着。好了,就交代这么多了,我还要在临行前找青鸟姐姐的,先走啦。”

  然后又是像小精灵一样飞走了……

  行事风格上,和凯文还真是相像,糊涂的程度也是。琉月如是想着。

  自己也不能拿着吗?那还是赶紧交给别人吧,可以和凯文联系上的人,应该就只有周壹了吧。嗯,就交给他吧。

  那天周壹诚惶诚恐收下了那两件莫名要带给【凯】的东西,却不知道他们即将成为这个世界的众矢之的。凯文那边也开始忙起了新企划,同时又接到了新的通告,到处跑活动,很久没法上线,周壹寄的邮件被打回来六七次之后,周壹就放弃了,打过电话,但十个电话里九个接不通剩下一个是经纪人代接立马就挂了的。

  “唉,看来这两个小东西要在自己这里放上一段时间了。”周壹将那两件小物件收好,一放就是几场雨,南方城市那短暂的冬季就这样过去了。

  琉辉不再像之前那样白天训练,晚上去病房了,推掉不少委托的秦空会不时和他换班,他会选择去郊外的星宫,还是回市中心的本来的家,这个大概取决于他的爸爸今天在不在家了,另一个原因就是星宫这边,他的房间里藏着很重要的东西。

  今天晚上的琉辉是回星宫来的,一回来就洗澡摊在床上的他显然是没有想在开电脑的企图了,职业选手们大多都已经获得神籍,练级已经只是个刷属性点的活动了,训练时间再做了剧情任务,基本上就不需要再给游戏角色下多大功夫了。

  只是躺在床上的他,还开着手机,社交软件里,一个叫“CAT”的网友正在和他聊着天:“怎么样,设备没问题吧。”

  “有问题你早就进牢里了。”

  “虽然睡眠管理器比不上她的梦境制造机,但是成功的概率在你这里还是很值得肯定的,不是吗?”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琉辉直接问起了自己等了很久的问题。对面回答得很慢,中间间隔了许久,琉辉也在思考问题,只是精神越来越恍惚,直到手机砸到了脸上,揉了揉鼻子,不耐地皱眉想要催促答案的时候,对面来了回复。

  “果然是那姓刘的儿子,还是那么会谈生意。你不用担心,我想要的东西,你已经给我了。”

  琉辉看清这一行字的时候,想回复什么,又不知道回复什么。他刚刚还在思考的问题果然走向了他认为最坏的可能,对方不是为了赚钱,只是想在他身上实践是否可以通过做梦进入游戏,如果自己给了肯定的答复,那现在最危险的人……是柠荼。

  他们是怎么弄到这种医疗器械的,不,应该问怎么知道柠荼这种能力的,公司里不是只有签了保密协议的技术部以及沈螽知道这件事吗?他们要借助这个东西做什么?对柠荼做什么?这个人……还知道自己本来的名字……

  “你是否有许多问号?”对方继续发来消息,“就是睡一觉而已,不会出问题的,不要妄图来找我,这只是一个小号而已,那台机器你就留下来吧,以后会用得到的。”

  琉辉赶紧发去了消息:“不,你要解释清楚!”

  “不需要解释了。”

  这句话出现后,他眼前的聊天记录全部消失了,并没有显示撤回,而是真的凭空消失了,从两个人第一次聊天开始到刚刚的全部。证据没有了,难道要拿着那台机器去举报吗?不,这样会牵连自己的,到时候如果说自己是非法购买的可就百口莫辩了,而且他确实很想见琉月……可是这个人,不仅有手段走私,现在看来还有黑客的技术。

  太危险了!

  琉辉得到了这个结论,那天他没有继续和那个人聊下去,也没能安稳地睡觉,更不要说做梦了。他做了决定,从今往后,只要柠荼离开俱乐部,无论去哪里,自己一定要亲自开车接送她,至少撑过今年的联赛。她可是做了决定就怎样也劝说不了的人,自己还是站在她身后就好了……

  “这是这些天的任务奖励,还请贵公会继续加油哦。”

  “谢谢。天天,走吧。”

  琉月带着【星期天】,将那些奖励的钱币和材料收进了空间元内,准备离开公会联合部了。就在刚刚走出大门的时候,街道上的一群人突然朝着一个方向飞奔去。

  “这是怎么了?”【星期天】有些惊讶,他确实不太敢凑热闹,但是好奇是一定的。

  琉月回答:“应该是某个野图boss刷新了吧。”

  “啊?……哦,就是那些大公会最近很喜欢抢的那个啊,我的室友们现在都加了公会,去支持一支战队去了,每天都在抢,只是我很少见到这个阵仗的。”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走着,这是他们的常态了。周壹是个地道的佛系玩家,真的不在乎自己的战斗有多么厉害,他和那很少上线的玩家【米娜】总是混在一起,一起做茶点和照顾花园,竟是把这游戏的高自由度体验得一个“爽”,就差买地种菜玩家庭经营养成了。周壹就是很少关注电竞的消息,PVP战斗都没兴趣的他,自然对PVE战斗更没兴趣了,什么副本野怪的攻略自然看得也少,再加上一天游戏时间并不长,等级和那些开学上班的总在缺勤的人都是一边齐的,都在30出头。再反观时常在线的【楚霸王】、【无心者】、【青空】都是到了35级开始研究打法细节了,更不用提本就是职业选手的【将进酒】了,哦对了,【将进酒】作为职业选手迟早也会去其他公会的吧。

  说到公会发展……自从上一次榕树城的任务之后,公会一直都没接过新的任务了吧,也不是很想打扰大家的现实生活呢,那就把下次的集体活动安排在假期里好了,这段时间开始搜集情报留意一些合适的任务好了。琉月想到这儿,看着身边的【星期天】,每每想起自己和外面的世界有不可分割的联系这件事,都觉得惊喜大过于好奇。外面的世界,会有神奇的魔法吗,会有这样可爱的人吗,会有等自己回家的人吗?

  “天天,你有家人吗?”

  “……曾经。”

  “嗯?”

  “嗯,我的爸爸妈妈离开得比较早。要说家人的话,现在在星宫的大家也应该都算是家人,还有一个大哥哥,收养我的那个,不过现在的我也许快要失去他们了。”

  “为什么啊?”

  “最开始的爸爸妈妈,因为地震离开了。星宫的大家……各自也都越走越远了。至于收养我的那个大哥哥,他有了他的难处……”【星期天】在这里停顿了一会儿,之后换成了打字交流,大概是这一段话不希望被同在一个寝室的那些室友听见。

  【星期天】:他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本来他的爱人和他的关系很好,但是要供养我这个孩子,她其实并不愿意,我能理解大哥哥,毕竟他的情况也并不富裕。本身父母也在地震里走了一个,另一个将他养育大也很困难,这个大哥哥在宠物医院的工作刚一稳定下来就收养了我,我本身就应该带着感恩的心情去面对他的,现在却给他添了麻烦……

  “抱歉,没想到天天现在的处境会是这样。”琉月没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愿意把那些并不算愉快的回忆分享给自己,包括了家人的离开和现在困窘的处境,她有些惭愧会不会揭了人家的伤疤。

  而周壹这样善良透了的孩子,也附带着善解人意的属性,自然懂得来化解这些尴尬的:“没什么,都是事实而已,我现在做不到别的,只能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倒是琉月,每天在这个游戏世界里,会觉得快乐吗?”

  “快乐……”琉月听见这个词语的时候有些呆滞,上一次发自心底开心的笑容还是出现在榕树城下和小凯一起捡回一个叫翠鹧的史莱姆妹妹的时候,那史莱姆朝小凯吐口水的样子,就是现在想起来也会不自觉地笑,但是除此之外这样每天重复的工作确实谈不上什么快乐。对于琉月这个NPC来说,快乐是什么,也许她都还没能完全理解,但是她知道快乐让她感觉很轻松,会消除她曾经的疲惫感。

  “星宫的大家,各自都越走越远了,但是琉月没有,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不管现实里变成什么样子。”周壹自顾自地说着,“到了要下线的时间了。明天是周末,会多陪琉月一会儿的。”

  “嗯。”琉月点点头,看着【星期天】把空间元里的奖励放出来以后,就灰了ID。

  要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自己在外面是什么样子呢?好想要快点回去啊。

  现实世界里,夜晚的H市依旧是灯火通明车水马龙,梦幻电竞俱乐部的楼里队员刚刚结算训练,各自准备回家了。自从联赛定档后,训练也从以前的每天变成了工作日训练,因为以后的休息日就是比赛直播的日子了。得了空的队员当然会选择回家一趟,毕竟宿舍再好也比不上自己真正的可以放开自己的空间。

  柠荼并不是H市的本土人,但是发展游戏公司和电竞的她选择了这座城市,也算是自己在这座城市有个居所的,和人一起合租,房子不算大,却也是个落脚点。今天是周五,晚上训练结束以后,柠荼也是准备回到自己的居所去的,都走到楼门口了,才发现琉辉还没走。

  “又抽烟了?”

  “嗯,今天刚抽了一根。”琉辉身上带着点烟味,等柠荼在楼上收拾的间隙里他抽了一根。

  柠荼并不喜欢这个味道,对于这个味道也算敏感的类型,只是摇摇头没再说他什么,又没在训练室抽,就别那么苛刻了。

  “还不回家吗?”柠荼问道。

  两个人前后脚在楼门口打了卡,又并肩离开了俱乐部。琉辉点点头说:“不着急,我送送你。”

  “送我?你送我?”

  “是啊。”

  “那好吧,正好不用去等公交了。”

  “你还真是不客气。”琉辉撇撇嘴。

  两人已经到了停车场,琉辉不像柠荼还背着包,车钥匙就和自己的门禁卡和职业选手证串在同一个钥匙扣上,上衣两个口袋,一个装着那钥匙扣,一个装着手机,连个钱包都不带,谁能把他和现在H市刘氏财团的继承人联想到一起去,更何况连姓氏都不舍得用“刘”的琉辉。

  “你才有意思嘞,你说的要送我,我为什么要客气?”柠荼打开了后座车门,选择坐到后座去。

  琉辉有点奇怪,一边坐到驾驶座上扣着安全带一边说:“怎么不坐前面来?”

  “男孩子车的这个位置应该是留给最重要的女孩的,我就不去抢占那个先机了。”柠荼笑嘻嘻地回答着。

  琉辉没再追问,只是要了柠荼家的地址,就启动车子离开了俱乐部。这之后每个周末,柠荼有了接送自己的专车,琉辉的车,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琉辉只是把柠荼送到了居民楼下,目送着她走进的单元门这才安心安心的重新启动车子离开了小区。柠荼乘坐着电梯上楼,到了自己的家门口,正在包里找着钥匙的时候,家门就这样开了,开门的是个正穿着睡裙和毛绒拖鞋的姑娘,嘴上叼着牙刷,满嘴的牙膏沫,散着头发用个发箍把刘海背到脑后去,眼神有些困意,模模糊糊说了一句:“荼荼,你回来了?”

  “南伊,还没休息?”柠荼进了家门,关门反锁好,换上拖鞋,问着。

  “嗯,刚整理完战队资料,已经打包发给小组了,明天正式编排。”南伊回到卫生间,漱口冲掉了嘴边的牙膏沫,一边用洗脸巾擦着脸一边回答着,撕开了洗脸池旁边的面膜封袋,在自己的脸上铺开来。

  柠荼不紧不慢回了卧室换睡衣,隔着门继续和南伊交流着:“张烁金的判罪下来了吗?”

  “最多也只能起诉他侵犯意思,指挥私生饭扰乱治安,不过最近又发现他藏了一台睡眠管理器,又要查他是不是又精神病,还要查他这三无产品是哪里弄到的。”南伊用指腹推走面膜下的气泡,然后离开卫生间关了灯,躺倒在客厅沙发上,闭着眼睛,消除着工作带来的疲惫。

  柠荼换好了睡衣也出来了,继续问:“还有这种事啊,幸好把这个家伙踢出公司了,不然太危险了。”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就你那梦境制造机,应该就剩一年的使用期限了吧,你的失眠症好了吗?”

  柠荼去橱柜里取了热水壶烧水,又切了几片冰箱里的鲜柠檬,等热水的功夫,有趣拿了点兔粮去客厅那大兔笼旁边,给那食物盒填了些粮又补了一根磨牙棒,换了话题:“兔兔这周好好吃饭了吗?”

  “荼荼好好吃饭了。”南伊说着。

  柠荼吃瘪,都怪琉辉那臭小子,非要管着兔子叫“柠荼二号”,现在南伊是咬死了“荼荼”这个称呼再也没换过,有时候在家里听见南伊亲昵地叫着“荼荼”,柠荼都懒得抬头,一定是叫那只兔子,而对于柠荼,南伊直接说话就行了,从来不需要和柠荼客气的。看在这兔子比较可爱的份儿上,像我就像我吧,柠荼咬牙。

  “叮咚——”

  手机提示音响起,柠荼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赶紧飞奔回卧室,打开电脑,刷卡登录游戏。

  南伊慢悠悠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提示音,验证了她对柠荼此行为的猜想。

  【系统提示】:野图boss【龙域领主】亢龙已刷新。

  柠荼去干嘛?抢boss去了呗。南伊打开游戏手机端看消息和论坛,作为新闻人,论坛当然也是要看的,本来平静的论坛在这时候突然炸锅了,她有些好奇,点开了一个最新的帖子查看,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龙域领主】本来的户籍魔龙之都是在地下城的,刚刚刷新了boss,玩家们当然是准备去地下城里喷碰运气,结果左等右等没发现,直到世界聊天界面不知道是谁发了一个坐标说:“【龙域领主】现在在空陵希岛,大家被骗了啊!”

  然后就有了琉月和【星期天】在首都街头看到的情景,地下城唯一一个大家都知道的出口就是在首都西面边境的地方,现在要往南面高空的空陵希岛赶过去,不管是散户玩家还是公会集体,混在一起沿着一个路线移动,还真有了万人大游行的势头。

  但是很不幸,一早就知道刷新地点的柠荼,早早和梦幻战队的公会“花飞梦吟”在空陵希将那30级的野图boss给吃干抹净了,剩下一群人姗姗来迟却连面包渣都舔不到了。

  大家开始了讨论,话题和集中。所罗门战队的队长,也就是【龙域领主】亢龙这个游戏角色的宿主玩家,熟知自己的角色剧情,怎么会不知道这一次角色的转移的出生地点,为什么抢boss这活动所罗门战队旗下的公会没有人来抢boss呢?

  所罗门的队长墨龙轩也是一个很懂得经营的人,马上就在论坛里发布了他们公会的行踪,这段时间所罗门公会的人正在把公会往空陵希岛上搬迁呢。除此之外还列出了公会成员搬运和邮寄的物件统计,包括龙骨、龙蛋、龙眼石还有大批量的武器装备,正当玩家们感觉真相大白的时候,其他战队稍微明白一点的人都已经开始骂街了。这所罗门的人是在炫富啊,仿佛在告诉全世界的玩家:“瞧一瞧啊看一看,我们所罗门的家大业大,区区一个野图boss我们不稀罕,想要公会福利的人啊快来考虑考虑我们所罗门公会吧。”炫富还是这样悄无声息,当真是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人物。之后还说了这次没有参与的最主要因素,他和战队正在研究新武器呢。

  南伊读完了论坛的帖子,对这样一个有些心机又很沉稳的队长啧啧称赞。现在的所罗门不仅稳定了争议,还开始圈粉了,除此之外适当地透露一下自制武器,还把所罗门战队的可投资性也给不动声色地秀了出来。

  柠荼那边杀完了boss,南伊便凑了过来,问出了论坛里的第二个热点话题:“你怎么知道亢龙去了空陵希岛?”刚刚问完,南伊抬头扫了一眼柠荼的电脑,发现开着游戏的配件,也就是最近R2O推出的一款新的游戏配件:装备编辑器2.0。

  以前的梦空网游是自带装备编辑系统的,但是如果操作起来那么轻松,网游联盟上下就不可能只有林耀一个以武器研究而出名的“枪神”了。当然像琉辉和柠荼这种骨灰级玩家和林耀相比差的地方应该是对某一种武器的执着,至于其他人,能把装备编辑器弄明白的应该都是技术玩家了。论坛里还专门单独开了集市专区,卖的就是自己研究出来的武器或者装备的图纸或者帮别人打造武器装备的手艺,当真是个高自由度的网游啊。

  而柠荼回答道:“拽根儿让我和辉一起看看他的武器,给一些新修改方案,条件是给我们提供【龙域领主】身上的材料,刚刚他应该是回地下城取材料去了。”

  南伊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是从“拽根怎么会这么心大把武器交给别人看”开始吐槽,还是“你们都要完材料了怎么还乘机抢boss”开始吐槽了。但是当南伊知道,武器研究是机密,自觉不去深究,但是还是问起柠荼:“哦,对了,张烁金在路上和我说的,他受人指使要去找什么魔界钥匙,那是什么?”

  柠荼敲击鼠标的手停顿了一下,张了张嘴,没有回头去和南伊对眼神,淡淡说道:“一个不是很重要又很可怕的东西,可以让你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