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番外】通往神域的道路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965 2020-04-01 21:18:00

  榕树城,为了神域而出现,空陵希的飞鸟们并不喜欢收敛自己的翅膀,但是神可以。

  文森特是神魔混血的孩子,他从小接受着神族的教育,谦卑、理性、尊崇秩序。从小神族父亲就对他说过,我们神族的诞生要么就是纯粹的光明,要么就是纯粹的黑暗,光明之人要散发光和热,黑暗之人要克制自己的阴和暗。文森特一直小心翼翼的长大,在空陵希岛上,光和暗可以共存,只是待遇的友好程度会有偏差罢了。

  文森特有幸成为光明的一员,但是他却认识了另一个孩子。当被问起他是光还是暗时,那孩子只是笑嘻嘻的,没有回答。他们成了朋友。

  文森特很喜欢他们在一起唱歌的时光,他们总是偷偷下界去陆地上,在林中穿梭时不时在歌唱两句悠扬的歌,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有白昼和夜晚,文森特的光明在夜晚太过于显眼,于是他们小心翼翼隐匿在光明之中,文森特自始至终都不知道那个孩子是否出自光明,但那份快乐是真实的,至少两人都顺利长大了。

  “文森特,空陵希的老顽固们给你安排工作了吗?”赫尔墨斯,这个孩子是叫赫尔墨斯,据说父亲也是曾经的一位神明,至少神力继承这件事在他们空陵希是一点都没有问题的。

  文森特快要成年了,赫尔墨斯最近在人间界学会了雕刻,曾经是雕刻过一个漂亮的木雕,想要给狮鹫小姐的,但是狮鹫小姐在分配过工作成为狮鹫女士之后,她的家族很明确地拒绝了他的礼物,连本人都没见到。至于木雕嘛,还能再雕刻的,赫尔墨斯是这么说的。

  最近他又开始忙活文森特的礼物,至少本人就在身边,再拒绝也不会是家族拒绝了吧,大不了提前给,偷偷地给。

  文森特回答自己要去新建的驿站工作了,那里将会是人间界的生灵通往神域空陵希岛的入口,很有发展前景。可是文森特看着赫尔墨斯,明明赫尔墨斯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大两岁,怎么他还没有工作呢,哪怕是属于黑暗的人也会被送到“很远的地方”去工作了,赫尔墨斯也应该是神族才对的。

  赫尔墨斯笑了笑没有回答,毕竟没有人喜欢说谎的家伙,而不说话正好可以回避这个问题。

  或许是光是暗,并没有那么重要吧。文森特敞开心扉后,就是这样想的。

  赫尔墨斯没再傻傻地做一个大木雕而是做了一个容易藏起来的只有半个巴掌大的勋章,提前送给了文森特。文森特很开心,说自己想到了一个点子可以帮助自己的母亲和父亲解决一些眼前的麻烦。

  那些麻烦应该和自己没有关系的,赫尔墨斯哀叹着。他是谎言之神的孩子,受到惩罚的父亲得到了流光女神的诅咒:你们的家族将世世代代铭记这段记忆,宛如自己做的一般真真切切。

  他有时会觉得自己就是父亲墨丘利,但是他努力提醒自己不是。他不会被承认了,因为光明厌恶期满,黑暗厌恶背叛。他注定是一位没有职位的神。

  所以说,自己是光还是暗,这有什么关系呢?神族不比其他种族高贵多少,自世界共和以来,神族就退回了空陵希岛,过着像是退休一般的小日子。他们的审美中,翅膀总是决定性的因素,这是人族没有的东西,于是魔族飞鸟成为了神族最喜欢接近的生灵,他们结合孕育新的神,带着一般魔族血液的神就可以去凡间执政了吧?

  那是墨丘利的阴谋,却让赫尔墨斯记得真真切切。就是这样,长期被人族掠夺资源的魔族人们抵制猎手协会组织,直到最终,首都也没有改变他们的态度。日益积累下的矛盾,就像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

  赫尔墨斯就那样优哉游哉地捱过每一天,终于,文森特成人礼的那一天到了。他代表家族送上的一部法案草案被审核通过了,猎手协会自此多了一种禁制魔法,金色勋章,用以监督猎手协会的所有的猎手,而那勋章的样子,竟然和自己送给文森特的一模一样。

  聚会上,文森特跑去找赫尔墨斯,说着道谢的话,想要把他介绍给自己的父亲,毕竟这个勋章是赫尔墨斯做的。文森特还没来得及这么做的,身为聚会焦点的他,就被父亲发现了,父亲大概是认得赫尔墨斯的模样,不对,是认识墨丘利的模样。一瞬间赫尔墨斯变成了“不三不四”的朋友,被赶出聚会,被禁止和文森特来往。然后文森特也被那个负责惩罚墨丘利的流光女神抹去了那段和玩伴的快乐回忆,两个人就这样形同陌路了,就连关于那个勋章的回忆也一点都不记得了,勋章的来源被文森特的父亲掩盖了下去。

  赫尔墨斯落魄地走在人间,他是谎言本身,是颠倒的,是错误的。就像说过第一句谎言就需要用一生去弥补一样,在这个世界里,父亲的谎言,需要儿子来圆。

  赫尔墨斯厌恶自己的翅膀,那是一双乌鸦的翅膀,每每想起文森特的翅膀,洁白无瑕,和他的母亲一样优雅,白鸽的翅膀。

  颠倒黑白,要颠倒黑白。他曾经也劝诫自己不要再去说谎,他不要这个诅咒一直延续下去,但是现在,看着榕树城被人族虎视眈眈的样子,他决定了。哪怕站在他的身后,做个影子……

  颠倒黑白,就能踏上去往神域的道路,我要守护通往神域的道路,守护路上的他。

  “你是新来的文职官员吗?”一如曾今的少年,意气风发的模样,文森特身着白色制服,与他在走廊擦肩而过。

  赫尔墨斯笑了笑,点点头,只是身后白色的翅膀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果然还是不习惯对他说谎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