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自话】秦空,枭棋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09 2020-02-20 12:00:00

  “棋子?”

  我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个身份的呢?

  大概是在烈火焚烧下,看见那些美好回忆都湮灭的时候,那份隐藏在黑暗之后的的阴谋,都在血光中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

  当时躲在那狭小的通风口时,他将这个名词告诉了我,“棋子”,昔日里将“世界”都分享给我的人,这次却将这样的身份公布给我,除却他包括我,都逃不掉的身份。

  我对他拥有如此态度而感到不值得,曾经那样一个对待自己才能骄傲自信的人,此刻的眼神中充满绝望和悔恨。我厌恶极了,这是他口中所谓“爱”带给他的烦恼,如果能保持曾经的理智,他会和我一样,永远的全身而退,永远的从容淡定。

  “百里谦,你还是去保护你那不切实际的梦吧。”

  我如此回复了他,拒绝了他所谓将“世界”托付给我的想法,人终究要回到现实。

  流亡中,失去父亲的我,被血色模糊了眼睛,我无法幻想那时十岁的自己还能在父亲的斥责下怎么将昏睡的母亲救出副驾驶的,至少当我再回头的时候,这片峡谷山涧只剩下满眼的火焰和血腥,哀嚎声回荡在这个凄冷的世界。

  我是如此痛恨那个告密者,百里世家,黑客的技术让他们将父亲做好的一切逃跑计划都昭示在那些“恶魔”眼下,我们再无处可逃,昏厥过后再醒来时,渔船上是已经将眼泪哭干的母亲,还有那对属于帮助的渔民夫妇。

  我们不能暴露去向,在道尽一切感谢的话语过后,我们落脚在了一个偏远地带,还好母亲除却会装柔弱,教会过我一切生存的常识,辨认方向和生火捉鱼,至少在几经周转到那位县城小姨“家”时,我们都活着。

  看着她没有聚焦的眼睛时,我大概能够猜到这所谓的家到底是什么,堂妹很小却知道主动去帮忙找母亲和我的换洗衣服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疲惫,那一次洗澡竟然足足有一个小时,换做以前在家父亲免不了大发雷霆,直到自觉去泡茶的是后续才恍惚意识到“失去父亲”的事实。这便是事实,原来百里谦最爱的“梦”,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能在无比清苦的时候给人一点活下去的希望。

  “棋子……”

  最终我留在了这个叫做“星宫”的孤儿院里,没过多久,每次对于母亲离开后回家的期待,就变成了失去母亲后的麻木与平静。小姨问过我要不要改个名字,躲避那些潜在的危险。

  我至今都不知道不知道踩在脚下的是什么样的棋盘,更不知道对弈者拥有什么样的棋子,想要的是什么样的棋局,但多年过去,保持着我最重要的理智和平静,回避一切有可能出风头的事情,争取一切我想要的,牢记着那一次流亡的狼狈模样,就像我不肯放弃的名字一样。

  下棋者,终究不会是局外人。让我失魂落魄的人,必将被他的枭棋断去头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