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九,卓越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028 2020-04-05 08:00:00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凯文成功研究出来了冲锋枪【蝉响】的升级方案,经过不懈努力总算是完成了他的寒假作业,当他的用户头像右下角冒出一个红V标致时,他总算可以实名认证他的身份了。

  当神级角色【风神】逐风号一上线游戏地图时,战队之间抢boss又是忙得不亦乐乎,南伊立刻分了一个小队的人在抢boss的战场上录制视频,自己立刻联络上了这位非电竞圈的神级角色开始了她的采访工作。

  星宫公会内,琉月正在翻看那本公会日志,这一周,满满当当的【凯】,各类贡献和任务记录,羊皮书增厚了许多。平日里她还是保持着和异世界的联系,那就是和熟人聊天。她也遇到了困难,就比如今天,她本来也是在和【凯】,或者应该说是凯文,聊着小时候的一些回忆时,【凯】的移动终端就响个不停。

  凯文已经直接把移动终端的通讯录消息屏蔽了,好友验证设置成了不可添加,但是架不住粉丝们的热情是高涨的,当他们得知了【凯】,这个曾经在首都治安监察部里被人大公会“欺负”过的角色,这个在公会联合部异常活跃的角色,是凯文即将公布在公众视野里的游戏角色时,他们亲热地将星宫公会的所在地为了个水泄不通,论坛也开始了热火朝天的讨论,话题中心渐渐从“原来他就是凯文”过度到了“他和24K 结仇了”,姑娘们更爱这位弟弟,自然和他们眼中自认为电竞更加重要的男孩儿们吵得不可开交了。

  今天凯文在聊天的时候,只是接了个电话,就什么话都没说退出公会了。看到公会的系统提示时,琉月还没来得及问他话,就看见【凯】打开了大厅的窗户,一跃而上,蓝光乍现,鞋子咔咔响起机械组装的声音,而后是引擎声。风能助跑器?琉月刚认出来那机械是个什么时,屋内就卷起一阵狂风,琉月赶忙用手护住眼睛,等到再睁开的时候,人都飞远了。琉月跑到窗边,扶在窗台上,朝着那个背影喊道:“凯文,你要去哪里啊?”

  凯文操作着角色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星宫,连琉月喊了什么都没听见,就更不知在星宫的屋顶上一只乌鸦正盯着他远去的方向,眼中满是褐红色血丝,颜色深到分不清他黑色的虹膜,在这双眼睛之后,是坐在电脑前的张烁金。

  “猫姐,我找到了。”他的聊天框上,【百媚丛生】的ID名格外显眼。

  而【百媚丛生】也向他回复了消息:“沈螽在代言人选拔之后准备了酒宴,来招待所有的赞助商,我想那位小艺人也会去的,只要你把魔界之匙拿到手,他就会被你推入深渊了。”

  “我要怎么确定你说的不是谎话?”

  “你看看文森特现在的状态,难道还不明白吗?”

  黑暗之中,沉默了。张烁金关闭了聊天窗口,操作角色准备离开,忽然瞥见窗台上多了一个身影,脸上浮现出了震惊。

  这是……翠鹧。

  “琉月月,小凯那边遇到了点麻烦,我给你解释吧。”

  【翠鹧】的头顶上亮着ID名,说话的声音是柠荼,是柠荼的声音,张烁金反应过来,快速操作着角色落到窗台,朝着屋内望去。

  这时的柠荼正在电脑前,视角里是星宫内部的大厅,她正拉着琉月朝着大厅走去,看似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窗口,朝窗口甩了一个魔法,而后那扇玻璃窗就无情地给了这只乌鸦一个耳光,张烁金的视角一时间天旋地转,折腾了半天鼠标才找到平衡,要不是不想被发现,他才不想操作自己这个兽化状态的账号【赫尔墨斯】呢。

  再看屋内时,两人已经没了踪影。张烁金一咬牙,操作着乌鸦离开了,现在时间快到了,他需要回公司准备酒宴和发布会。

  今天下午,梦空网游代言人的正式公布,活动全程的准备没有柠荼需要参与的,谁让是个被排挤的“吉祥物”呢?只需要活动的时候露个面说两句“吉祥话”就够了。

  活动场地就在H市中心的大型体育馆内,专职记者就是南伊,主持司仪是当红小旦柳成君,艺名卯君。而后就是赞助商和游戏公司的酒会,除了他们,还有的就是那些准职业战队的成员了。

  南伊的报社小组,镜中花,在《梦境空间》板块上的第一期报导内容中,就涵盖了目前联盟完成统计后在籍的15支战队。那么此次的代言人选拔,一方面是让职业战队纷纷亮相做一个正式职业赛的预热,引起公众的关注,另一方面也是给这些职业战队一个初期创业时的融资平台,让职业战队的电竞选手相信这个联盟是值得信赖的,毕竟梦境空间不是第一个有完整电竞制度体系的网游。

  凯文刚刚接到电话,告诉他金麟刚刚到了H市的机场,派了豪车去接,要他这个郊区住户现在到市中心会和,一起去。活动即将开始,他的游戏角色要求有两个,一是不能挂着公会名字,二是立刻赶往竞技场。这才有了【凯】从星宫直接飞出去的一幕,柠荼正闲得发慌,正好又在翠鹧账号上需要处理一点事,看见了这一幕,听见了乌鸦的声音,直接就把琉月拉了回来。回头瞥见了那只乌鸦,幸好张烁金每天见她幸灾乐祸的笑声,而后就向琉月解释了凯文的去向,之后就到了中午,琉辉说好也要用车送自己,顺便一起吃个午饭的,之后【翠鹧】也就下线了。

  留下琉月待在公会里,看着那个灰了ID的【翠鹧】蹦蹦跳跳像个孩子一样地一边玩去了,明明刚从史莱姆长成幼儿的时候头顶还没有ID的,虽然现在还是个萝莉,但是ID却也出现了,琉月淡然一笑,这是她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证明。

  那这么说的话,【凯】现在在竞技场?好想去看看啊,应该会很热闹吧。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去找了扇窗,大厅南北各有一扇窗,一扇在楼道里,一扇在正对着大门,不幸的是那里被粉丝围堵了看不见外面有什么,所以只好去了楼道的那扇窗,也就是【凯】飞出去的那扇窗。

  琉月趴在那个窗头,将那口袋里发烫的怀表放到了窗台上,她知道凯文的回忆就要来了,她等啊等啊,却一直没有等到回忆的幻境。直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琉月,想去看比赛吗?”

  琉月下意识伸出手掌盖在怀表上,合上了那表盖,转过头来,正是亮着ID的【金钱至上】。她将星时罗盘收回了上衣口袋,脸上浮现了微笑,点点头回答:

  “有点想看,可以吗?”

  她不得不承认这位先生太了解自己了,只是她这个公会负责人真的走得开吗?

  “家里有人看着,没事的。正好我也想去看看,真正的竞技场竞技是什么样的。”

  “家里?”

  “这么久了,这里还不能叫做家吗?走吧。”

  “可是门口……”

  “现在,这里就是门口。”【金钱至上】推开窗,示意琉月。琉月心领神会,羊皮书里飘出星光符,几个魔法指令下去,又是拼接成了一张飞毯,两人上了飞毯便朝着竞技场的方向赶去。

  现实世界里,柠荼在体育馆周边的酒店里,这儿被联盟联盟定下了包间和几个餐桌,供其他城市的职业选手解决在H市这几天的食宿问题。梦幻战队本是不需要来的,他们的俱乐部在本地,但是饭还是要聚在一起吃的。

  琉辉的车停好,跟着柠荼刚和其他几个队员会和,这次不同,梦幻的战队成员各个都穿着一套队服,是红白相间的,战队的logo也很显眼,莲花与蝴蝶,饭店的人自然是看得见,但是围栏在那,他们过不去,只能远远观望。

  梦幻这边桌上的菜还没上齐,又是一支职业战队的到了饭店里,粉色的队服,却是清一色的小哥哥,没着急找地方坐下,一圈直接围到了梦幻周围,其中一个人已经直接开口问候起来了:

  “荼荼,琉辉,好久不见。”

  “宏宇?飞花的也到了啊。服务员,请问,介不介意我们拼两张桌子啊?”柠荼听到有人叫自己,本来还在和高晓天叶宋聊天打哈欠,忽然来了精神,眼睛一亮,起身转过来,果然是熟人,挪开了椅子上去就和那打招呼的人来了个亲切拥抱弄得本来还想回应一下的琉辉撇撇嘴,翻了个白眼,柠荼在得到了不远处服务员的同意以后,那些小伙子们也没客气,聚一起把最近的一个大桌子搬了过来,梦幻一边的人挪了挪位置,就这样飞花和梦幻的坐在了一起。

  他们这粉白相间的队服背后也是个显眼的logo,六瓣花,下面写着他们的队名:飞花。而这位主动向梦幻战队打招呼的人,温宏宇,飞花战队的副队长,相貌着实漂亮,虽然是男性,但是却完全符合漂亮这个词,头发长到披肩,桃花眼高鼻梁,还是个无暇牛奶肌,卧蚕却是少女卧蚕,笑起来就像是春天的桃花开了。原本在远处围观梦幻队,讨论着哪个女选手好看的人,突然就指着温宏宇的方向说道:“这个姑娘真好看。”幸好这群人和他们职业选手离得足够远,否则听到了温宏宇这样一个男性开口说话,再对比一下他的脸,应该会有一种幻灭的感觉。

  温宏宇笑着从服务员那边接过了菜单,顺手就递给了后面的队员,搬着椅子坐在了柠荼最近的位置上,“怎么没看见沈螽哥啊?”

  “他要去准备酒会,没法跟着我。”柠荼回答。

  “哦。”

  “你看了活动流程吗?”柠荼冷不丁问道。

  “嗯,看到了。等下抽签一起去吧。”

  “好啊。”

  柠荼点点头。

  正月还没结束,年味还足,酒店门口的灯笼被风吹散了黄流苏,扫在门口的石狮子头上。天空的云彩渐渐接近流苏的杏黄色,活动进入了倒计时……

  凯文换了正式活动要穿的衣服,打理好一切就赶到了市内的机场,给金麟姐姐接机,跟着一起来的是双方的经纪人,豪车在外面等着,两个艺人一边按身边经纪人说的,手机端互相加了游戏好友,一边挥手朝被拦在外围的“接机”粉丝们挥挥手,上车坐在后座上,凯文这才开启了熟人话痨模式,金麟也是个健谈的姑娘,两人聊得开心,很快就开始了工作话题。

  “金麟姐姐玩的是妖灵师?【财神】金麟,和姐姐是的艺名一样诶。”

  “【风神】凯,神枪手,还是双枪的。”

  “是啊,有人推荐我玩的。”

  “不知道活动里要我们一对一打的比赛会有什么惊喜呢。”

  “嘿嘿,我可是做足准备的哦。”

  凯文拍拍自己上衣口袋里的账号卡,笑嘻嘻说着。

  他还记得那天他深夜去拍琉辉的门,琉辉百般厌恶,头顶的起床气就像要把他吃下去的怪物,他是因为在准备几天后的活动在调整状态,和秦空换了班,自己回来休息的。谁都知道他那种白天看电脑晚上睡皮椅的生活质量并不高,好不容易要休息还被人打断而爆发的怒火,是任谁都顶不住的。

  但是当琉辉的手机提示音响起时,一切都变了,琉辉的眼睛立刻从昏睡变成了精神抖擞的猫科动物,他迅速卷起手机,看了一眼提示内容,从床上弹起来,被子被甩在地上,胡乱穿上枕边睡衣,飞到电脑桌前,凯文这才发现琉辉桌上的电脑压根没关上,动动鼠标就亮了屏幕,账号卡一插上,角色视角就像是做过山车时一样,飞快往前赶。

  凯文凑过去才发现,全服的神级角色注册开始到现在,第一个不属于新区的神级角色诞生了——【财神】金麟。在神籍注册系统的试运营期过后,游戏全服串通,保存进度后的同一张卡可以登录不同的区服,但是换区登录会有读取延时,正式开始了神籍角色的挑战任务,而实名认证后的名人玩家就会像之前的那些神级角色一样,在普通区留下一个Boss。这次不同,是全服刷新的Boss,凯文看见电脑旁边散落的一堆的账号卡,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带着公会刷每个区的Boss。连读取延时都考虑进去,真是……敬业。

  凯文是知道这个神级任务有多难的,几乎是按照职业选手的难度安排的,否则他不会对琉辉产生什么依赖性,他能学技巧和尝试,但是操作这东西真的只有长期训练才能养成。

  他本以为如果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神级角色就很了不起,原来职业电竞选手就是需要一些训练,就在看到到琉辉那个举动之后,他才明白,远远不止这些东西。

  琉辉在那边玩,已经不会睡觉了,当然也就不准备再责怪,一边盯着屏幕一边问怎么了,凯文就开始请教了自己的问题:【蝉响】应该怎么用材料升级。

  没想到琉辉头都没回一下,做出来回答:“升什么级?过了神级任务就扔了啊,一个过渡装备。还有,你不是CD流吗?为什么不用【凌光】?”

  凯文站在原地愣了几秒,当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问了什么以后,恨不得给自己来个耳光。自己搞个冲锋枪就是为了过神籍任务啊,自己为什么要给一个过度装备升级?还买材料,有时间研究怎么升级,还不如练练技术尽快过了神级任务把枪卖掉了,至于【凌光】的附属属性,这不就是为他的CD流打造的吗?他一直跟随哥哥的思路,忘记考虑自己的实际情况了啊!

  他有点懊恼,赶忙提问:“那我那些材料呢?”凯文不得不承认,他没有哥哥林耀的商业头脑。

  “卖给谁谁最愿意要,自己想想啊。”琉辉说。

  凯文想了想,他知道谁最想要,24K战队,凯文都知道里面的核心和主流派就是射手系职业,射手系武器的材料谁最想要,这要是再想不到,凯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玩网游,不敢说自己认识林耀了。坑他?不太好吧……就当买了送给哥哥了得了。

  琉辉那边漂亮抢下新区Boss的首杀后立刻就退了游戏,从那一堆游戏账号卡里挑出来一个,刷卡登录。等待登录时,从书桌上取来烟盒抖出一根香烟叼上,然后含含糊糊说着:“你知道你那场活动叫什么吗?”

  “职业联赛定档发布会?”凯文回忆着自己的email。

  “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比赛吗?”琉辉点燃了香烟,将打火机丢到一边,这才肯偏着头看着凯文,乱糟糟的头发,刘海压盖在一只眼睛上,没穿好的睡衣扣子都没上几颗,更何况还扣错了,露着锁骨在那,痞气带着点没睡醒的暴躁。

  香烟头上飘起来的烟雾让凯文的嗅觉和视觉双重的抗拒,凯文摆摆手驱散烟雾,回答着:“咳咳……有点像明星赛?”

  琉辉听了凯文的回答,嘴角向上一扬,回过头来看向已经登录的游戏,问道:“噗,看过明星赛吗?”

  “没有。”

  “那我给你解释一下啊,明星赛的意义不在于获胜的途径,而在于炫技。”琉辉说着,嘴上的烟跟着一抖一抖的,烟灰落下,却是一点没落在键盘上,更不影响他的操作。

  凯文看着琉辉的屏幕上那再次像是过山车一样的画面,配合那让人有点难受的二手烟,他开始有点犯晕,但还是秉承着“不懂就要问”的原则,继续提问:“咳咳咳……咳,炫技?怎么个炫技?”

  “你用【蝉响】也没关系,就算自己打法另辟蹊径,了解对手也是有意义的,研究一下普通打法对你也没什么坏处。”琉辉意识到二手烟对于身后这少年的危害,就是像他这样的骨灰级烟民也对二手烟没什么感情,他掐灭了香烟,说“你先把那窗户打开,散散味儿。”

  凯文照做,琉辉继续说。

  “给你介绍个师父啊,这家伙闲的没事就炫技,做过不少技术微操的教程,你跟着他试试看?”琉辉手下已经抢上了Boss,画面转动飞快,打斗场面激烈,虽然抽空向人堆里做了个标记,但是凯文无奈于自己真的看不清,没想到琉辉还揶揄起来,“看得见吗?”慢慢的嘲讽调戏……

  凯文这人却是傲娇得狠,一来劲儿,双手撑在琉辉的椅子背上,将自己身子都撑起来,琉辉感觉椅子在向后仰,全身一个哆嗦,大叫一声“凯文你别闹”,赶紧伸出双手抓住了桌子边缘,椅子是稳住了,鼠标却脱手了,凯文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凯文一蹬腿,上前去握住鼠标转一圈寻找那个带着标记的角色,记住了ID;【风和日丽的一天】。琉辉正好椅子,重新夺回了鼠标,嘴里骂骂咧咧着冲洗找视角打游戏,哄走了凯文。

  凯文嬉皮笑脸问是不是自己看到的ID,琉辉只当他是个熊孩子,“对对对”了一番,没再理会那个一蹦一跳离开的精神小伙。

  凯文回去加了这个人好友,正所谓江湖上不打不相识,这个师父要和他切磋切磋,几轮下来,凯文终于能理解琉辉之前说的“闲得无聊就炫技”是个什么意思了,这手速切换自如,微操精密至极,打他就跟闹着玩一样似的,炫技都不需要抽空炫技,人家打一场下来就一直在炫技,末了回复一句:“资质一般啊。”

  没错,凯文又不是打电竞的,资质一般也就一般了呗。他傲娇归傲娇,但还是知道自己差距在哪里的,娱乐圈出了名的外表跳脱内心沉稳的少年,自然不会有什么心高气傲的样子。另外这幅迎合着师父中二病的拜师态度,深得秦若止的喜爱,这徒弟点头一收就开始给凯文出主意了,方案一提,凯文又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正想的出神,车已经开到了H市中心体育馆,很真如凯文说的“明星赛”一样,入场的地方红地毯都铺好了。在这个电竞已成体育项目且拥有完善体系的年代,这红毯当然不只是给他们两个明星铺的,凯文下车张望一圈,回过身来,手掌挡在车门框上,等着金麟下车,又抬手臂给金麟扶着站稳,踏上了良机台阶,顶着闪光灯和尖叫,笑盈盈进入会场。

  体育馆休息室内的柠荼趴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情形,点点头向着身后的秦若止说了一句“孺子可教”。秦若止摆摆手,做了一个自认为帅极了的poss后,说着:“因为他毕竟是我的徒弟啊!哈哈哈哈……”接下来就是恶人剧本常见笑声,丝毫没有发觉身其他队友各个满脸嫌弃离开了休息室,直到养成随手关门好习惯的柠荼带上门后发出了声响,他才从自我陶醉的状态变成了委屈。

  现场的观众席上虽不是坐满电竞粉丝,但加上了金麟和凯文的粉丝,也是座无虚席的,粉丝们的灯牌和会场的照明将正中央的活动场地照亮。职业选手和两位明星的专属观众席都在前排,各个战队入场,秦若止就用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副望远镜四处看,直到视野里出现了凯文的身影,他就和身后的一片人声鼎沸融为一体,大声向自己的“爱徒”打着招呼,结果耳边却响起凯文的回应,秦若止问:“我怎么听得这么清楚啊?”

  夹在两个人中间的柠荼,伸手将秦若止举在眼前的望远镜扒下来,秦若止这才发现自己和凯文中间只隔了一个柠荼,凯文正嬉皮笑脸看着自己,再抬头看了看柠荼,脸上大写的“尴尬”,秦若止把脑袋缩回来些,两个人隔着柠荼就开始了热血青年的激情问候,柠荼站起身和秦若止换了个位置,成全了这对师徒。

  场内灯光渐渐暗去,全息投影开始在场地上倒数,就是坐在台下的柠荼也看得有些出神了。她是游戏大本家不错,但是技术开发并不是她的领域。

  医院里,是休假的秦空坐在琉月的病床边上,他带着自己的笔记本,后台挂着游戏,界面开着“职业联赛定档发布会”的网页直播。

  汇聚舞台的灯光,就仿佛无数人目光,璀璨的舞台,活动正式开始……

  “小凯准备好几套连招了?”秦若止问着身边的凯文。

  凯文朝金麟的方向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周围一圈的好多明星,心里做着盘算,故作神秘对秦若止说了一句:“这个可是秘密。”

  会场多出来的这些明星,层次各不相同,层次高的就像他们迪莫这样的,层次低的甚至只是个网红,坐得位置也是一个明星夹在两个战队之间,会场为了一圈首尾相接,正好是15支战队,16为明星。迪莫的层次已经能够在国内作一个大佬了,凯文还在中间看到了前段时间还一起过年的家人——陆逸。这官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游戏世界里,已经在竞技场观众席里坐好准备观看比赛的琉月,是只有一个视角的,秦空是开着【金钱至上】的账号和她一起来的,可以说官方直播的竞技场还是很大的,毕竟有全网直播还有3D导播让争夺现场观众席变得不必要,但是对于一些战队粉丝来说,那就是应援战场了,24k的粉丝就是现在这“战场上”人多势众的一方。游戏竞技场内的场景犹如一个角斗场,观众席中最好的位置上坐着的,是【光明之神】芜晴。场面之盛大,琉月身处其中,头顶上是烟花,耳畔是弹幕轰炸出的语音,心都是跟着场上鼓乐一起跳的。

  忽的有一人拍了拍她的肩膀,琉月砖头来一看,不是【金钱至上】,而是灰着ID的翠鹧。但是琉月一看见翠鹧的模样就傻了,脸上脖子上带着还没痊愈的伤口,流着荧光绿色的“血”正在恢复。还没等琉月开口问怎么回事,翠鹧已经拉着琉月的手跑起来了,琉月什么没来得及和身边的【金钱至上】发消息,只是口头一声招呼,可惜秦空为了看直播关了游戏音效……

  现实世界里……

  “现场来自H市的各位观众你们好吗!我在台上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啊,那么现在开始我们将进入游戏的第一个环节。梦境空间网游开启至今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在当今这个电竞产业完善的时期,我们梦空网游的联盟也已经制定的完备的赛制体系。而在此之前,梦空又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游戏模式,一个可以容纳三十人的大型地图内进行厮杀,活到最后的即为胜利者。此次活动的开场秀,将由不同战队各自派出以为代表,与我们的助阵明星作为此模式的第一试玩者吧。”司仪说完,众明星上台。

  凯文这边才有了答案,没犹豫,直接就把梦幻战队内自己的师父给邀请去了。留下坐在原位置上的柠荼开始思考起来,联盟赛制都定好了,突然开新玩法……这是想要堵死我的活路啊。柠荼只剩下叹息,忽然包内手机铃声一响,瞥了一眼公关部的方向,张烁金正盯着她,将自己的手提包给了琉辉,张烁金的目光也就从柠荼到了琉辉身上,没再发现柠荼离开了会场。

  游戏世界里,翠鹧拉着琉月跑到竞技场的角落,她指着一个方向说:“我今天去了榕树城找文森特,你看。”

  琉月顺着翠鹧所指的方向看去,在光明之神的观看席内,除了【光明之神】,芜晴,还有两位大人物,一位是治安监察部的【荣光女神】狮鹫女士,另一位是【光明骑士】司空氏子弟,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两只信鸽正盘旋在他们的头顶。

  文森特的文印就是白鸽,琉月想到这儿,有些疑惑地看向身旁的翠鹧。翠鹧也立刻解答了她的疑惑:“你的先生应该和你讲过,上次在榕树城遇到的那个家伙吧。作为城内的管理者之一,背信弃义,仍然可以获得兄弟的信赖,这世界还真是够美好的。现在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

  “藏起来。”

  “嗯?”

  ……

  现实世界里的柠荼挂断了电话,屏幕上显示的分明是手机端梦空的界面,退出界面后,她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沈螽,秀场我的上场改成琉辉的,我们先去酒会。”

  “好,你注意。”

  “不用你送我了,继续在游戏里看着乌鸦就可以了。”

  “哦,那白鸽是哪位?”

  “文森特,以后再和你解释好了。”

  ……

  医院里,秦空察觉门外有一股动静,望了琉月一眼,便起身去开门看,发现几个医护人员正用钥匙打开了隔壁的病房。医护人员进入房间后,将一张病床推了出来,上面躺着一名男性,面色苍白,紧闭着双眼,呼吸却并不平稳,身侧一起推走的众多仪器提示音响得彻耳。秦空并没有上前去提问,毕竟他清楚医护人员的时间比他的一点好奇心金贵多了退回房间,网页里的直播还在放着,除了能分清楚导播出来的景物和人外,他是一点看不懂,索性分心猜猜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游戏现场,第一场比赛正是如火如荼,虽然用的是新的游戏模式,但是就是那些刚刚上手的明星都玩出来了,这模式不就是大逃杀吗?看懂了模式的林耀已经在自己的座位上咬牙了,原本不屑于秀场比赛的他将这个上场名额给了他们队内的剑客选手了,现在看到模式,玩了多年吃鸡游戏的资深神枪手肠子都悔青了。

  “现在明星玩家萧洛尘和黄金城战队的陈北琳选手已经选择好位置准备袭击了,刚刚逃脱机械师追捕范围就察觉到了其他人的脚步声,可以看出黄金城队长陈北琳的心理素质很好啊。”解说员正在为场上局势做着解说,“不远处煌妖的马岚肆选手刚刚带着明星玩家金麟刚从战局逃脱,他们会再入陷阱吗?哎呀!真的中了!【午踏凡尘】已经中了埋伏!萧洛尘的【烈焰安妮】火系法术真的是相当的绚丽啊,这个神级角色相信很多观众也有所了解,等等这个电光,是导播切换画面,果然金麟的【国泰民安】被陈北琳的【南有乔琳】缠上了啊,妖灵师和巫师同属于法师系职业,妖灵师虽然是中远程高爆发,但是机动性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啊,陈北琳的技术也更加上乘啊,难道金麟血量堪忧啊,诶?!这个是,回放!快回放!”

  这是所有观众,包括电脑前的秦空,都将目光重聚到了重播画面上,只见火焰中,一支银枪刺穿火舌,破空而来,风声咧咧间直直向【南有乔琳】刺来。

  【南有乔琳】反应很快,立时手中扫把一立,旋转招架住这被投掷来的一枪,却是因为转身的动作将后背暴露给了【国泰民安】,金麟抓住时机,操作角色,只见【国泰民安】右手结印,指尖雷电闪过,指向【南有乔琳】的右侧胸腔,雷响声震耳欲聋,一记【雷鸣枪】穿透【南有乔琳】的心脏,角色进入了麻醉状态,【午踏凡尘】追着自己投出的枪冲过来,捡起自己被弹开的武器【红婴】,继续向全身麻醉的【南有乔琳】追加攻击,再好的技术也解除不了长达2.5秒的麻醉,马岚肆抓住机会一个大招迎面招呼,金麟在几个明星玩家里又是少见的技术玩家,自然是策应及时,一番控场,本来刚刚经历过战斗血量不多的黄金城二人组就被淘汰出局了。

  刚刚那一幕,只因为投掷枪的技能第一次有人用在这样的距离中,身后金麟的【雷鸣枪】也是瞬发技能,一瞬间两道光影,解说员还以为现场上又多了一位枪兵呢,毕竟枪兵职业,目前可只有他马岚肆一个人。

  解说员刚刚看着金麟和马岚肆的角色互相击掌,正惊叹于两个人的精彩表现呢,另一侧精彩的战斗就呈现在了屏幕上,他赶紧回复状态,继续解说着另一场战斗。

  “另一边的凯文的亲若止已经凭借自己的移速开始打游击战了,原本混战的三个队伍中,黄金城本来已经逃脱的,可惜了被另外一组的煌妖配合淘汰了,那么现在就是24K和梦幻的对决了,可以说宋琏选手的风格还真的是非常具有24K的风格啊,剑客【别逼我拔刀】和现如今联盟的剑客打法创始人秦若止的【风和日丽的一天】本来是缠斗在一起的,现在这个情形……怎么感觉像是宋琏追杀秦若止呢?”

  说完这一段,台下观众哗然,当真是哄堂大笑,就看秦若止的角色在树林间借助几个小土包的地势猥琐地上蹿下跳,像极了来取悦观众的小丑,还发着公平消息“宋大小姐来追我啊”之类的青春校园偶像的台词,属实恶趣味。宋琏的搭档明星玩家是个机械师,这也是为什么没选择让林耀上阵,但是这个模式也确实是射手职业占便宜,就看另一边的凯文正和这机械师忘我对射,当真玩成了一个射击游戏,只是人家【凯】学的风系,又是高移速高闪避,愣是把人家的子弹躲得一个不落,再看看秦若止那猥琐的玩法……琉辉都要感叹一声:“呵,不愧是师徒。”

  这边导播得激烈,观众也看得开心,VIP观众席上,沈螽挂断电话,眼睛正紧紧盯着后台的方向,他身边的茶几上,正放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梦境空间网游界面,ID【忠贞不二】,角色的视角里是竞技场,和体育馆场地中那3D全息投影出来的景象一模一样,自己正在游戏里操作着意念系的魔法感知着乌鸦的存在,却是始终也没能找到。

  难道谎言真的会战胜心灵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