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八,追逐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906 2020-01-20 20:00:00

  “下雪了。”

  街头路灯点亮,冷风来吹过来,让琉辉觉得冷得过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游离走,仰头看向天空。漫天飘落的雪,替代了独属于黑夜的星辰,化作降落人间的精灵。琉辉呢喃着,掐灭了指间的烟头,呼出嘴里最后一缕烟,烟头丢进旁边到桥底的大河,将羽绒服的兜帽戴好,朝着医院的方向走着,留下看着他行为的过客,对他指指点点。

  商业街的大屏幕上,闪动着娱乐新闻。荧幕里又不知是什么专家,正在点评着两位梦空网游的代言人。说得是金麟的优势和凯文的不足,身为行外人的琉辉,一时间想起了曾经柠荼和自己解释过的营销手段,还有……

  “这两个艺人都很优秀,不过是各有特点罢了。我没空去想那些东西,不过我相信沈螽会有自己的见解的。”

  哦,柠荼那天,是这么和自己说的啊。沈螽……是谁来着?

  琉辉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走着。

  星宫里,已经和秦空道谦过的柠荼,接受了凯文的道谢,因为又一次帮助了他,琉月的事情,即使这种帮助只需要做个梦。在之后,凯文就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按理说他还是很会管理情绪的,但如果在家里还要保持这个习惯,那可就真是太不自在了。

  “还有什么事吗?”本来已经准备离开的柠荼看着凯文的表情,问道。

  客厅沙发上还坐着百里墨湘和秦空,一个人在看书,一个人在看报纸。正所谓不是自己的事就不要管,这句话要是在家里用你就会少很多是非,两个人果然开始暗自关注起了凯文的方向。

  “柠荼姐姐……你说,她在梦里过得好吗?”凯文被发现了情绪,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直接就问了。

  柠荼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我看精神状态还不错,但是一如既往不想回来,我只能告诉她真相,至于记忆还是要靠你们。”

  “那个,其实我觉得,那个世界比这里好多了。”

  “凯文,你……什么意思?”

  凯文变得有些吞吞吐吐,眼神垂下盯着地面,无意间在余光中看见了沙发上还有两位兄长的注视,说:“我……我觉得活在梦里也挺好的。”这句话声音很小,像是说个自己听的。

  “不好!一点也不好!”但柠荼的回应是一点都不小,原本拿在手里准备背走的包被柠荼丢到沙发上,因为顾及到包里有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凯文吓得倒退了两步,眼睛瞪大开看着柠荼。旁边秦空也有点怔愣,不自觉伸手在凯文身后护一下,见也没摔倒就收回了手,百里墨湘却是直接站起来,按着柠荼的肩膀转个圈让她先冷静一下去。

  终究还是有了人格反噬,真是麻烦啊……

  “他那是想杀人!”女性的冲动通常附带着不可控的属性,柠荼甩开他的手说着。

  “荼荼!”百里背着在场剩下两个兄弟,直勾勾盯着柠荼眼神,让本来要时空的柠荼收了声,闭上嘴背过身去深呼吸去了。

  凯文有点没反应过来,毕竟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到底哪里有问题,这时候却听见秦空小声说了一句“道个歉吧”。

  道歉?凭什么啊?

  百里安顿了柠荼,回过来和这位茫然的小朋友解释起来:“如果琉月姑娘真像你说的那样活在那个世界,再也不回来了,现实里的她就真的死亡了。”

  “可她不也经常自己自由自在随便穿梭两个世界?”凯文还嘴,柠荼进入游戏的方法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一种就是正常登录游戏,第二种就是睡觉,她能做到,凭什么别人不行。

  “所以她就是靠这种危险的方法拿着游戏公司的一份工钱,把梦想变成了工作,你认为这是她想的吗?”

  “我……不会吧?难道你们……”凯文本来还想再想出新的理由来还嘴,但是他的脑袋缺还是灵光的,只是稍微一分析,就察觉了事情的不对经儿,脸上本来不服气的表情渐渐变得惊讶。

  秦空长吸了口气,点头回答:“是。”

  “琉月的事情,本就是琉辉拖她下水的。精神实验本身具有不稳定性,拗不过琉辉,所以才决定铤而走险。她出手帮助我们,不只是为了她的一点自尊心,而是琉月的命,确实握在她手上。”百里墨湘也直接摊牌,“你看见她现在的情绪了吗?最近睡觉太多了,游戏角色就会对她产生人格上的反噬。”

  “是这样?我……”凯文听懂了其中的关系,绕过茶几一大圈就跑过来重新面向刚刚冷静下来的柠荼,郑重其事地说,“对不起,柠荼小姐姐,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说完以后还鞠了一躬。

  柠荼不回话。

  “凯文刚开始还不理解世界观,你别和他生气。”百里过来拍拍她的肩膀。柠荼瘪着嘴瞪了他一眼,回到原座位去抱着包还是一言不发的。

  见气氛有点僵,秦空合上报纸说道:“留下吃晚饭吗?”

  “嗯。”柠荼这一声让本还想再劝两句的百里有点无语。人格反噬,果然是和翠鹧一样一样的脾气。

  秦空使了个眼色给百里,两人就一起去了厨房,留下凯文在客厅继续发挥他做错事以后的糖衣炮弹属性黏在柠荼身边,左边问要不要吃点水果,右边问要不要一起打游戏,毕竟这可是他的老东家啊。

  其实也没等吃上饭,柠荼接了个电话就和凯文打了声招呼走了,秦空只感叹了一句“饭做多了一份”,之后就让凯文去消灭了。

  回家路上的柠荼是一个人走的,公交车上回拨了那一通在星宫挂断的电话,电话接通:“喂?”成熟男性低音炮撞进她的耳朵。

  “那些老顽固说通了吗?”柠荼打了个哈欠问道。

  “你又去哪儿偷偷睡觉了?”

  “你不用管。”

  “噗……我已经给迪莫那边去了email,下周末的线下活动,就让两位艺人一起来H市体育场。也联系了卯君和南伊,负责主持和报刊宣传的工作。”

  “辛苦了,沈螽。”

  沈螽,梦空游戏公司现任的总理事,可以说和柠荼一样都是元老级别的成员,只是不像柠荼被排挤成一个局外人,他还能混在管理层最高的位置,凭借着对游戏最高的理解,以及……

  “那公主殿下需要臣给你准备礼服吗?”沈螽的语气中温柔带着一点玩味。

  “我?”

  “好歹你才是大本家,选代言人的时候你不在场,他们官方怎么解释?”

  “呵呵,我那工资他们怎么也不解释解释?要我出面公关的公关费都不给我报销,他们还好意思……”

  柠荼冷笑着,她的高危工作,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的,而且她也不希望太多人理解,到时候被塞进实验室穿的是白大褂还是病号服都不知道了。但是没人理解,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是俱乐部管吃住,她那种只够温饱的工资,根本不可能有半分积蓄,更何况什么礼服,那都是柠荼这样一个收入平平的女性异想天开的东西。

  “别闹脾气。”

  “知道了。”

  “你说的那个张烁金,我已经派人调查完了。资料发你,看了回复我,讨论讨论怎么处理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你怎么调查到的?”

  “他今晚去一家酒店赴约,被我的人拍到了照片。”

  “我开始怀疑你的人有没有狗仔了。”

  “嗯?不是啊,那家酒店是我哥名下的。”

  “……”

  除了游戏的理解,沈螽还有别人惹不起的身份和钱。柠荼除了沉默还有什么,柠荼感谢她能遇见这种人,否则梦空和她柠荼还有没有关系,可能真的不好说了。

  果然,在这个世界想要追逐一些东西,如果没有过硬是条件,是注定需要牺牲一些东西的,这大概就是凯文这种看遍人生即苦的孩子会说“还是梦里美好”的原因吧。

  柠荼啊,认输认怂,唯独不认命。

  游戏世界里,琉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没有惊讶。当得知自己和秦空有回忆而不是和【金钱至上】有回忆的时候,她就猜测过自己是否属于另一个世界,只是至今都没人给过她准确的答复罢了,包括旁敲侧击过的秦空。

  现在,真相摆在她的眼前,翠鹧,一个没办法解释她为什么知道外面的世界的一个女孩儿,意图很明显——要琉月自己选择是回到自己本应该存在的世界,还是留在这里。

  “这还需要选择吗?”琉月喃喃自语,伸手手触摸着镜子,冰凉凉的。

  她不是AI,这些天的疲惫一定是因为她并非被定义的人。

  星宫,是首都发给她的,这样一个大混血的存在本就令人生疑,如今怀表送来的回忆更让她确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星宫的公会,存在的意义应该就是帮自己找回回忆的,那……那个送怀表给自己的人呢?

  想到这儿,琉月回到了自己的书桌上,拿起了自己的移动终端,她现在就想联系一下这个人……

  “晚上好。”

  消息发出。

  现实世界里,琉辉正坐在病房的躺椅上,手机摆在桌子上,连着蓝牙耳机,听着催眠曲,但是一想到自己几次陷入游戏世界,心里还是有点慌慌的。

  其实他还有瞒着其他人的事情。

  柠荼能够进入梦境是因为她本身的性质,睡美人症。夏晴是精神科医生,解释过柠荼自己家里的那个设备。所谓能够强制控制人的睡眠,其实不过是把这个人的意识放到另一个世界里。柠荼自己在家放的那一台,就是防止自己在家里一睡不醒的,至于“另一个世界”,就是现在的梦境空间了。

  柠荼没有告诉过他有几个人能通过睡觉的方式进入,当他主动提出想要借用柠荼的游戏世界拯救他植物人妹妹时,他也明白自己是在拖人下水,所以也提出过愿意去梦境世界,柠荼拒绝了,因为柠荼亲身经历过危险。

  琉辉现在想起那些事,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这种让帮助自己的人帮助自己承担全部危险的事情,实在是窝囊。正当他苦恼的时候,一个网友给他寄来那种设备,他警惕过,因为只是医疗器械,自己拿到的是一台看起来很久,铭牌模糊,没有证书,连说明书都是手写的,这么一套东西,是个正常人都会担心。

  但是在病床边上一天又一天地等待,看着柠荼被众多事务牵扯精力的疲惫样子,让他琉辉安安心心打游戏,琉辉认为这才是做梦!刚开始几次用那个设备还没什么感觉,直到那次在梦里被律贞踢了脊梁骨,他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

  那个给自己设备的网友,琉辉现在还留在企鹅好友列表里,备注和她的游戏ID一样。呃,叫什么来着?琉辉现在懒得看企鹅。

  正想着,手机的里轻音乐突然停了,琉辉正是半梦半醒的,身子都懒得坐起来,伸手在床头柜上摸到了手机,颤了两颤直接砸到了脸上,鼻子一阵酸疼,手在脸上胡乱扒拉两下,耳机都蹭掉了,睁开眼再去找手机。病房里的灯关了,他就坐起身来在躺椅上找,终于摸到了和皮质感不一样的金属了,不是手机还能是什么,亮屏解锁,竟然是梦境空间手游的信息提示。

  打开手游去看,私聊里一个小红点,点开发现是【琉月】,刚躺下的身子又立刻来了一个仰卧起坐。手指在键盘上打字回复消息:“晚上好。”

  即使他知道这是虚拟的。

  游戏世界里的琉月,却是趴在书桌上睡着了,移动终端的消息提示音并没有将她唤醒。怀表躺在书桌上发着光……

  琉月已经对于自己需要睡觉这个设定感到习以为常了,也难怪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回忆幻境的色彩饱和度也那样低。这次并非又要陷入回忆,而是十二点到了……

  琉辉发送的信息上闪出一个感叹号,信息发送失败,抬眼一看时间,释然,退了游戏,手机重新往床头柜上一放,毯子一撑重新盖好,倒头就睡。

  “晚安。”他沉声对自己说着,嘴角带着一抹微笑,仿佛预想到了自己即将会做什么样的美梦。

  青鸟的光子屏上显示出【任务进度】:100%。

  “时间已归零,系统自动更新。”

  “更新完成,正在安排新一天的工作日程。”

  “日程表自动排版完成,开始工作。”

  游戏世界的时停结束,一切又恢复原先的模样。

  这之后的晚上,琉辉没有如愿做梦去那个游戏世界找琉月,而在第二天琉月也忘记了再联系这位“网友”,因为工作的原因。

  早晨凯文就收到了线下活动的通知,要求他尽快去游戏里给角色争取到红V认证,这样线下活动才有能够开出去的神级账号。凯文这才猛然想起来他是没有假期的,他的东家还说要“考游戏里的东西”,虽然找秦空和白陌借到了游戏理解,但是金麟的账号不是新区的,是个满级角色,昨天各个区服完成了系统更新,老区也没有那些准职业选手的压力,金麟收到通知后就去做了神级任务,现在已经在公共服务区里头了。

  凯文看着通知上的下周末和自己这个27级的角色,有种假期作业没完成要疯狂补作业的觉悟了。可是明知道是这样又怎么办呢?还是得硬着头皮补作业。之后的白天一直都关在房间疯狂练级,吃饭时还在看攻略和解读视频。

  秦空是看在眼里的,虽然他不喜欢饭桌上不礼貌的行为,但是凯文是为了工作,秦空认为打扰别人工作远比家庭饭桌上的不认真更招人讨厌。大家各自都忙,只是工作和生活的习惯不一样罢了,除非是到了前段时间夏晴那个状态,秦空不打算去管。

  游戏里琉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凯】的活跃度和贡献值就像是砸金蛋的锤子,星宫公会前前后后十多个记录和奖项都被【凯】的这种游戏方式砸破了壳,时不时【凯】或者其他的成员就要去工会联合部拿点奖励回来。

  这样的打卡频率,让原本在治安监察部围观过【凯】和24K公会乌龙事件的玩家们有了各自不一样的见解。有的羡慕星宫的待遇,有的疑惑【凯】的行为,有的对【凯】这种骚包造型下的能力或者其他发出了柠檬精的声音……

  凯文先是练级到了三十,然后就开始按照攻略来完成那些神级任务,副本混野队交朋友,跟着抢怪排任务,磨炼技术。能够自己完成的自己做完,自己完成不了的……

  “喂?辉哥,我有个任务卡了。”凯文果断电话叫琉辉。家里人嘛,不怕打扰的对吧。

  “你玩的流派还没出现过,系统设置的很多考验你有的可能更顺手,有的可能不习惯,你自己在做一个普通一点的冲锋枪,把任务做完了在卖掉也没关系。”琉辉在电话里耐心回答他,歪着脖子,脸和肩头夹着手机,手上操作却没受一点影响,战队在训练团队赛,屏幕边角上显示着对手的名字,整个一个所罗门战队,观众席更是热闹,稍等一下在介绍吧。

  凯文得到了指导,道了声谢就把电话挂了。琉辉就把手机丢在桌子上的这么一个空档,对面的影袭选手已经切到他背后,瞬间就是血花满屏幕,琉辉看在眼里也是无动于衷,他也是狂战,前期血量完全不心疼的,两个普攻招架就将人推开。

  影袭是个刺客型角色,自然是一套技能就跑,琉辉立时一个【震地波】没蓄力,直接砸,封走位。影袭选手侧身翻滚,躲避剑气的击飞效果,脚刚落地,眼前一片红光,在之后被击飞了。

  转视角准备受身操作的影袭视角里看见了地上还没熄灭红光的魔法阵,法师中阶技能【烈焰冲锋】。还能是谁,法师系妖灵师,高晓天,【列阵在南】。

  琉辉准备上前追击,身侧一颗子弹飞致,【方舟】换盾牌形态却是有些来不及,中了一记【僵直弹】,本应该追加上来的子弹并未接踵而至,因为那神枪手已经被【星雨】贴身用刀锋抹了脖子。

  战斗就是这样,看似混乱,却相互联系,井然有序。要按理说,战队之间团队战切磋,大多都会比较放松,对面来摸摸实力,咱们不能真的傻了吧唧就让那饥渴的狼儿得逞了。但是这一次双方却打得很认真,节奏十分紧凑,就是因为观众席。

  观众席里有个红V认证的ID格外显眼:【水中月】。

  当屏幕闪动出比赛结果的时候,电脑前的女孩才放下了手中的笔,她的键盘还在桌面下的抽屉里,桌面上平铺开的却是一个白报本。摊开的这一页上一整面的战术分析笔记,都是从刚刚的战斗里分析出来的。

  两队退出了战斗,却是并没有着急退出房间,三两个围到了【水中月】周围,讨论起了刚刚的战术。而电脑桌前的【水中月】的主人却是全没被这几个人影响,开始下载刚刚录制的视频,一边认真看起了自己的分析草稿,一边从旁边扒拉过来新的笔记本,拿起刚刚放下的笔又开始一阵笔走龙蛇。

  “南伊,在听吗?”

  “啊?”突然听到耳机里有人在叫她的名字,这姑娘才抬起头来转视角到处找刚刚叫自己的人。

  “晚上一起吃个饭吗?沈螽请的,带着卯君。”是柠荼。

  “好。”

  南伊,电竞报刊编辑,同时也是一个优秀的网游玩家。当得知梦空筹备起电竞比赛的时候,自己就向报社总部那边申请了梦空网游电竞版总编的职务。出色的工作能力和她本身的执着让她顺理成章得到了这个位置。

  其实刚开始报社的成员并不积极,都以为自己只能等到电竞开赛才能接触到这些职业选手的,中间先办法去其他小组的或者不干了的有很多。但是他们都没想到,总编南伊竟然直接开了个小号来新区找职业选手,奈何茫茫人海中,即使碰见了也大多被那些选手躲着走,毕竟选手们上线多半是训练时间不会停下来接受她的采访,也不希望她看见什么训练内容。

  奈何世上有种生物叫做工作狂,而女性工作狂完全不会逊色于男性,一旦确定了目标就会开始不懈努力追逐,攻克一切困难。

  这个新年,南伊的第一个好运,沈螽发给自己的邀请函,下周末代言人竞选结果的公布,她作为电竞报刊的,自然是要派人过来的,南伊看了一眼只需要一间巴掌大的办公室就能装下的一个小组的人,还有一大半因为寒假没回家,最后决定自己来。

  第二个好运,就是今天上线就撞见【星雨】,其他的职业选手能拒绝她,但是柠荼心软,身为一个深交三年的朋友,这点她一清二楚。于是,这一场梦幻和所罗门的预热团战,她南伊必然要把素材拿到手,当然了,她不会把标题写成“震惊!职业选手竟然提前赛事,私下较量”这种容易引发争议的样子,只怕有心人要借机炒作添油加醋,所以她已经准备好写战队实力分析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梦幻和所罗门这一次的切磋如此认真。

  哦,难怪柠荼这次一点不情愿的意思也没有,原来是之后还有事找自己,南伊答应下来,在记事本上记下了时间地点,然后问了双方是否还要继续练习,得到否定答案的南伊和各位礼貌打了声招呼便退出竞技场房间直接下线游戏了。

  “今天训练先到这里吧,再见啦,梦幻队陪练。”柠荼俏皮地向对方队伍的方向点了一个挥手告别的表情包。对面还没来得及给他们贴一个“所罗门战队陪练”的头衔,梦幻队全员已经退出房间了。

  另一边的凯文,还在和林耀哥哥斗智斗勇。琉辉推荐他去弄一把普通的冲锋枪方便做任务,他听了,但是要去哪里搞到呢?

  “哥,人家知道你的枪最多了嘛,借一借嘛。”

  从第一个“嘛”字自凯文那一张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林耀只觉得他弟弟是在研究什么新角色的台词,而且这个角色极有可能拥有和凯文游戏角色一样的骗局小脸蛋甚至是骚包发型。但是当凯文提出借枪的请求时,林耀也如凯文预料的一样,回答只有一个字——滚。

  枪手的枪那是枪手的命根子,无论是交给谁那都是有如缴械的耻辱。再加上枪对于林耀的确有非同一般的含义,你就是杀了林耀的游戏角色【不好意思,走火】,他林耀也不会让任何一把武器爆到别人的手里,就算有,把你杀到退服他也一定要再爆回来!

  至于双曲星,这两把是他眼中的失败品,用两个失败品换他们24K的世纪难题——建公会——林耀作为商业世家,这笔买卖他觉得没问题,但是柠荼这个家伙怎么认识他弟弟的,他还需要考察一下,还是再谨慎一点好了。

  “好吧。”凯文和他哥哥行事风格上还是有些相似,几次恳求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便也不再纠缠,人家电竞圈子的事情,他一个娱乐圈小伙不懂多问问可以,但是自己的事就是得自己解决,这到了那里都是真理,所以凯文也话锋一转说,“哥哥研究这么透彻,要不推荐我一个,我直接去集市上买吧。”

  林耀点头,毕竟也是自己弟弟,请教问题,自然也不必那么紧张了,更何况还是他最擅长最热爱是话题,他资料都不需要查,直接就回答起来:“冲锋枪的话,新区集市这个时候应该有三种最常见的型号,分别是蓝武【凌光】、【蝉响】和紫武【盛炎】。【凌光】,攻速高,攻击相对后两个差一点,附加属性减CD比较鸡肋;【蝉响】属性比较均衡,附带破甲伤害,你是双枪神枪手,比较适合用【蝉响】做过度装备;【盛炎】的属性点都比前两个高,攻击高很多,不过你有银武的话,这个过度装就有点偏奢侈了。手感的话,一个手感像AK,一个手感像喷子,最后一个……”

  “诶诶诶,停停停,你怎么鼠标键盘还有能玩出枪的手感啊?”凯文认认真真拿了小本本记下了笔记,当林耀聊到手感的时候,凯文本就不是很漂亮的字直接就飞了,扭曲得宛如夏天从树上刚刚掉下来的毛毛虫。凯文赶紧制止了想要滔滔不绝的林耀,正如凯文的提问,林耀说的手感未免有点太玄乎了。

  没想到林耀不以为然:“是啊,我去A国留学的时候,可有的是机会接触真的东西,后坐力、枪声、未知预判、威力还有你根本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数据,我都知道。就是用在游戏里倒也不算可惜了……”

  凯文听得出其中的语气,前半段就像是拿到了满分试卷的孩子,满怀憧憬的炫耀着自己努力学习的成果,直到最后一句带着的酸楚就像一个前辈看着你的优秀成绩告诉你,你的成绩再好这也只是个正式考试不会考的科目,学了也没用不如扔掉吧,这样被命运玩弄的滋味,只有凯文知道怎么回事。

  说到底,成长在林家的兄弟两个不管是亲生还是领养的,两个人互相照顾的机会都比父亲回家的时间要多得多,这种长期缺乏的爱,在他们的眼中逐渐无足轻重,直到最后变成了一种枷锁。

  凯文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年九月,哥哥十八岁,父亲面目狰狞地撕碎了一张名为“征兵入伍申请表”的纸张,然后哥哥哭了,就趴在那一张父亲笔迹写着父亲要求的商业大学名字的大学志愿书上,下面压着他700多的高考成绩单,那画面充满了讽刺,讽刺一个荒诞世界。之后哥哥也如父亲安排的,去了A国的一个财经类大学留学,异国他乡规定自然也不同,凯文没记错的话,那里的成年人可以佩戴枪支。

  曾经那个以为自己足够优秀或者听话就可以换来自己想要的未来的哥哥,在从A国回来以后,凯文看过他抽烟,遇见过他夜不归宿白天疲倦地趴到床上,看见他沉迷于网游一天天无所事事和填写好的电竞比赛报名表,直到听到了父亲去世的消息,本就没有母亲的两个人一起把父亲的丧事打点好之后,便又各奔西东了。财产分割得很痛快,公司和一些大型不动产归了林耀,剩下的归了凯文,毕竟一家上下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了,倒是应证了他们的父亲就是个孤家寡人。

  凯文回忆得有点出神,关于“自由”这个词,追逐到现在的兄弟两个,总算看见光了吧?凯文上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说:“那今天谢谢哥哥了啊。”

  “谢啥?等你当上了代言人,记得跟全世界介绍介绍你手里武器的创造者啊。”林耀发完这一段话还配上了一个戴墨镜装酷的小表情。凯文淡然一笑,打了声招呼就关闭了聊天框。

  试问谁想得到,一个电竞选手的才能竟然是在这里呢?研究武器,还都是枪系的,至于灵感竟然还是来自自己国外留学那个一分学分也不想要的最后为了毕业混了几个学分就回来的这样一个迷茫少年,当他对于军事和战争的痴迷,为指引他的道路被父爱这座山通过山体滑坡而堵死以后,变得混混沌沌的时候,他学会的这些变成了新的才能。

  凯文回想起了网游论坛上,粉丝给哥哥的一个头衔,“枪神”。圣诞活动结束后,枪神这个名号便再也没摘下去过,林耀做完神级任务,到了神迹公共服务器之后,他的游戏角色也终于公布了姓名,一看就是机械联邦的特色产物——乌云号。

  几天后,伴随着林耀的热度过去,乌云号的角色传记讨论和Boss击杀又成了新的热点话题,这次的Boss,本是梦幻战队十拿九稳的事,半截杀出了所罗门战队和24K战队,一时间战局非常尴尬,大家技术本来都不错,但是野图Boss是梦空网游多年刚出现的新鲜事物,要比较游戏设定的理解,停止想法,柠荼是摆着看的吗?

  最后【枪神】乌云号又被梦幻的人给连托带拽丢进了迫克里科研院那个错综复杂的地图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圈踢死在了一个实验室里。当然,游戏NPC【青鸟】也对他们梦幻战队旗下的公会,花飞梦吟,发出了罚单:破坏公物,实验室仪器赔偿金。

  具体金额柠荼自己都不记得了,反正公会可以交,一个上万人数的网游,没个服务器一周才更新三两次的野图Boss,还要看人品掉出来的材料,几个烧杯试管的钱,换野图Boss的稀有材料,哪里不值?

  野图Boss倒地,掉了一地材料,柠荼一皱眉头,嘴里嘟囔了几声,被南伊记在了报刊准备写【枪神】乌云号传记解读的文稿里头,柠荼的原话说:果然是爱枪如名啊,一把武器也不掉,出的材料还全是枪系的。

  梦幻队上下没有武器为枪的游戏角色,材料堆在公会仓库里换钱,还能换来别的材料吧,问题不大。

  林耀也委屈了好久,看看他们24K的职业组成,他们24K公会诚恳地向花飞梦吟公会提出了交易,但是柠荼对花飞梦吟公会下了指令:前期如果有24K公会的人来收购材料,一定要把价格说高一点,毕竟是稀有材料,谁家有谁猖狂嘛!

  正在打着如意算盘的花飞梦吟,遇到了一位“名人”,在命运的指使下,这个粉毛少年经过了花飞梦吟在集市摆的摊位,他看见了摊位上一片枪系材料,再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在集市淘到的冲锋枪,他踌躇在窗前,然后……全买走了。

  之前也有24K的人隐藏了公会名称想来用点低价来买材料的,但是奈何,这世界里第一个【枪神】又不是普通的boss,那是野图boss,而且就是花飞梦吟拿下了,就像是仅此一家的标签似的,怎么砍价也砍不下来,柠荼大队长说了要针对24K的,我又认不出来,那就索性,全当外人得了。

  做生意总有一些冤大头,比如一些新手玩家,而且对物价没什么概念的,凯文。花钱大手大脚的他,价格都没看,直接在交易框里把这堆材料全都点没了,花飞梦吟公会看摊位的人一惊醒,钱袋子里已经多了五万金币。

  还能是谁,“地主家的傻儿子”吧?发达了,花飞梦吟发达了!他带着金币,为了防止被抢,直接用了个瞬移符文,回到了公会去了。

  凯文满怀着希冀的准备研究研究武器怎么升级,不过很不幸,武器编辑器不是他一个刚玩网游四个月的少年就能看懂的东西,官方图纸出来之前,这换来的材料零件要放在什么地方,要用什么工具什么手法,他是只能靠着运气来胡乱猜的,尝试失败材料就会消失,凯文的运气再好,到了技术活上还是要认栽。

  凯文这时候才想起柠荼曾经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你以后就知道你的哥哥厉害在什么地方了。

  但是凯文又确实是运气好,今天琉辉在家。在这个温暖的午后,琉辉在午睡中听见令他炸裂的拍门声,然后凯文收获了“琉辉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来一块枕头”的实体表情包一张。

  看来好运也需要一点天时地利人和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