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七,戏精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013 2020-01-10 23:00:00

  新的一年,梦境空间网游系统更新,神籍制度开启,职业选手就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为了联赛的准备了。神迹专区即为多个隔离服务器中的玩家都可以前往的一个公共服务器相对普通区,地图更大,任务更难,规则制度更加严格,但是由于是试运营,暂时只开启了他们新区的入口,这也就是为何游戏官方强制职业玩家转新区重新练号的缘故了。神籍角色完成神级任务,进入神迹专区公共服务器,才能在这个公共服务器内进行他们自己的不同领域的战斗。

  服务器刚开,大家都以为职业选手必然会争先恐后地冲进神迹专区的,却不想,一周过去了神迹专区是一点动静也没有。由于是试运营,神迹专区的入口等级限制暂时放在30级,借着圣诞活动冲级的职业玩家们,大多都过了这个限制,尤其是24K的神枪手【不好意思,走火】,现在已经是37级,位列新区等级榜第一名的角色了。

  24K战队已经成为了现在游戏论坛的一个焦点,借着榜单的机会将24K队长推进公众视野,实力打在榜上,自然是成为最好的旗帜,林耀也不愧是商业世家出身的小伙子了。论坛热度在那摆着,总是游戏官方的公关部再怎么控制热度也是不可能的了。

  新一代网红电竞战队24K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梦幻这边呢?柠荼身为队长,已经被24K的势头逼疯的公关部开始了对她的压迫。新年开始,接听到的电话10个里至少有8个是公关部的张烁金在催促她完成神级任务的。

  对于这种骚扰,柠荼接了电话,点上静音,关闭麦克风,剩下的就是张烁金的话费余额和柠荼的手机电量一比高下了,训练室了不缺插头,一周下来,柠荼的手机电量完胜了。

  她知道不能着急拿到神迹,虽然神级任务大家都在做,但是谁都知道枪打出头鸟,谁都在压着进度,时不时去那个企鹅群里面互相打探一下进度,至于说出来的情报是真是假,那就无人得知了。

  不过一个圈子里总会有那么一个老实人存在的。

  【星辰之辉】:拽根儿,你神级任务做多少了?

  【奈落四叶】:下午就能做完了。你呢?

  【星辰之辉】:哥也快了。

  等到下午两点,玩家期待的系统公告终于打出来了。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奈落四叶】(34级)完成神级任务,进入神迹专区公共服务器。

  咦?【奈落四叶】是哪位?玩家们正思索呢,长期以来默默无闻的官方战队,梦幻战队终于有了动静。

  【星雨】:快!现在就去地下城魔龙之都!

  【星辰之辉】:我从哪个入口和你们会和?

  【星雨】:我和叶、高都从百媚教入口进入,不用等,谁先到了谁先开怪。

  开怪?开什么怪?看着公会频道里的聊天记录,梦幻战队旗下的公会,梦里落花的玩家有点迷茫了,下一秒系统公告又一次刷新,他们这才如梦初醒。

  【系统提示】:野图Boss,【龙域领主】亢龙,已刷新。

  游戏世界第一个野图Boss,终于诞生了。这也就是柠荼等待他人完成神级任务的原因。游戏神籍角色诞生后,会自动诞生这个角色对应的野图Boss,虽然目前只在试运营的新区里才有这只野图Boss,这时一些职业战队的自组公会就活跃了起来。但是谁赶得上一早就在地下城门口等着的梦空职业队员呢?他们公会成员一到,只要再补上些输出就能扳倒这个35级野图Boss了,剩下的公会来晚只能望尘莫及了。

  此事件一出,全联盟高呼:“梦幻的,你们不厚道。仗着本家熟知剧情设定,抢先蹲点抢Boss。”

  现在好了,公关部开始逼着柠荼写公关材料了。午休时琉辉把团购抢得柠檬茶分给大家的时候,隐隐约约在柠荼桌面上那个手写的公关稿件上看见一行:

  “我文案写的清清楚楚给你们,你们不看怪我咯?”

  琉辉就装没看见一样不动声色回去训练了,心里想的却是:队长硬气!

  这也都是后话了。回到现在的游戏世界。元旦已过,节日气息渐渐淡去,那一派祥和的景象也是时候该被打破了。所谓秋后算账,年后自然更要好好讨论一下了。星宫在分配完他们的榕树城团队任务的奖励之后,收到了来自公会联合部的“新年问候”。

  星宫的代理人琉月:

  您好,我是来自公首都治安监察部,【清柯澜鹫】狮鹫。首先代表首都治安监察部向您的公会致以诚挚的新年问候。

  在12月31日深夜11点47分时,首都商业街发生一次暴动。经过多名玩家的指正,此次追击事件中,星宫公会成员【凯】,为本次事件的始作俑者。

  首都治安监察部特此下发通知,请星宫公会代理人,琉月,于今日下午14时,前往首都首都治安监察部协助调查。

  XXXX年1月5日

  首度治安部

  狮鹫

  新的一年,可谓是开门红。星宫的玩家还没上线,琉月就先被这封信给泼了冷水。很早就知道首都是个人多眼杂的地方,世界的正中心,广阔的平台和更加激烈的竞争以及更加恶俗的手段。

  在跨年夜转天的元旦,【凯】上线过游戏,琉月也借此机会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圣诞活动还未停歇时,【凯】去参与了抢怪,没想到他们是有组织的公会,人一多起来谁占便宜立刻就看得出来了,凯文不是个认栽的主,谁欺负他了他是必然要还回去的主。

  不想对面更是不吃这套,企图将他围起来打,万万没想到,氪出来的速度和耐力果然不是盖的。一路连跑带跳高移速,武器【双曲星】是依靠风能刷新CD的,凯文可没少用【驱风】来加速位移,有时候也要甩两枪出去刷CD,他在心里感谢琉辉将自己的【驱风】点到满级。

  但是他还是个识时务的人,这时候可不是以一敌众耍威风的时候,梦境空间可是个不能存档的游戏,杀死其他的游戏角色虽然会有一些防治措施,但是死了的角色要复活起来那可就是相当麻烦了,氪金的、自改数据的、重头开始的,哪个不是浪费时间?他可伤不起,跑路!所以他一路就没有什么攻击性的行为。

  首都却终究还是首都,纵使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这种人多势众的地盘上,谎话讲多了就成了真理。凯文惹到了大公会,大公会当然是要把破坏地图的黑锅甩给星宫的。琉月当然明白,凯文对自己又没必要说谎,她相信凯文很容易,现在这封信的意思不就是要让那些人不想承认自己错误的人来“相信”凯文吗?

  和做白日梦还真的没什么区别了。

  首都公会嘛,这都是家常便饭。不然游戏世界那些治安监察部就当真成了摆设了,想来也是梦空网游区别于一般网游的一大特色吧。琉月现在愁,不过【凯】却也没让她慌了,因为这个寒假从过完元旦开始凯文的在线时长也跟着变长了许多,虽然大部分的理由是那两把叫做【双曲星】的新武器,琉月知道凯文最近转型去做神枪手了,毕竟对新事物的爱不释手是小孩子的一大天性。

  反正【凯】也是在线的,就带着他去首都治安监察部那边去好了。下午两点的凯文做完了几个剧情任务,正闲着,听林耀给他讲神籍的重要性还有当时他们24K不抛弃不放弃的和梦幻争抢野图Boss时误伤队友的各种乌龙趣闻,笑得合不拢嘴。琉月来找他他也就看了这段“新年祝福”。

  知道自己给公会添了麻烦,先是向琉月道歉,然后才说:“现在就一起去吧。”

  琉月看着【凯】站起来示意自己可以走了,自己竟然有些呆住了。怎么……

  “怎么了?”凯文转视角来重新看着琉月,感觉像是有点奇怪。

  琉月恍惚间回过神说:“没事。”跟上凯文,带他向着首都治安监察部走去,只是偷偷按了按上衣口袋中发烫的怀表。

  琉月想,她大概是对凯文的性格存在着什么误会。遇到意外时说紧张是不可能的,但是在这样一个稚嫩可爱的外表下,他的冷静、有担当,不会害怕麻烦,面对扭曲的是非竟是一点没有在意的感觉,让琉月曾经对于他是否还是一个幼稚的小孩子这个问题重新反思起来。

  是……有什么回忆吗?

  到了治安监察部的两个人,乖乖在等候区安顿了一下,琉月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联系狮鹫女士。”

  【凯】答应下来,安静也是乖乖待在原地,等着琉月回来。凯文心里还真说不清什么感觉,他只担心以后成了神籍角色公布了艺人身份后会被人指出抢怪的陋习,至于其他的……

  被泼脏水和甩黑锅这事儿,他经历得太多了,不相信的人没必要说服,只要身边的人相信你就好了。

  凯文叹口气,无聊地转着视角打量这里的景色。却突然被人挡住了视线,首都治安监察部理解过来就是现实世界里的公安局一样,自然不可能人山人海,这人显然是故意的。凯文没理会,往后退了两步懒得理这些人,结果就听见面前的一个大汉开口说话了:“就是他,我记得这一脑袋骚包的头发。”

  凯文给自己的游戏角色设定真是他看心情搞出来的,脸无疑还是他的脸,只是这头发,调成了粉嘟嘟的,还在头顶盘旋着一个爱心形状的呆毛,走在人群中,永远不会走丢一样的存在,是放眼望去一定能一把揪出来的最靓的仔。

  行吧,看来走不掉了。凯文想着,也正视了一下这些堵着自己的家伙,冤家路窄,这几个不就是追杀自己不惜地图炮拆地图的人吗?头顶ID这次没隐藏啊,嗯……24K?这不是林耀那个战队公会吗?

  “几位兄台找我什么事儿啊?”凯文丝毫不慌,带着点友好意味地打招呼。

  不想那几个人却是不领情,满是嚣张的语气嘲讽起来:“怎么样?联名举报,进局子了吧?开不开心啊?”

  “还行吧。”凯文懒懒散散回答着,一点火气没有,旁边偷偷打开了录屏功能。

  这几人没发现这些小动作,只是被凯文这不甚在意的态度给整得有点吃瘪,火气大一点的站进些来就准备破口大骂的。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啊!不公平”凯文操作着角色往地上一躺抱着脑袋,就开始大声喊起来,“24K大公会的成员仗势欺人,以多欺少,诽谤造谣,诬陷我一届良民的清白啊!这老天啊!呜啊……”

  一边说着还一边操作着角色原地打滚,却是在无形地靠近监察部的门卫处,越喊越大声,反正现实里在自己房间,隔音好得很。

  几个人见状有点奇怪,反应过来也发现,不管怎么说先抓住这小子让他闭嘴才行。其中一个法师角色施动【禁言术】,却是被【凯】原地一个鲤鱼打挺躲过去了。魔光打在地上,留下了魔法的痕迹,【凯】立刻更加张狂地喊叫起来:“啊!救命啊,你们还打人!啊,杀人啦!24K公会仗势欺人啦!他们好几个人在这儿围攻我一个不敢反抗不敢拆地图的良民啊!救命啊!……”

  这次除了动作和语言,他甚至开始发送一些表情,在世界频道了,疯狂刷出嚎啕大哭的表情,还不忘了语音转文字把自己的话也发出去。世界频道是有发言时间限制的,刷了一次就要隔一会儿才能有,凯文可不是傻子,表情文字带着自己现在的坐标一起发出去了。

  玩家一看世界频道,这24K不就是那个圣诞活动抢怪最厉害的那个公会吗?怎么还有这事儿啊?一时间,没抢到野图Boss的郁闷玩家立刻带着吃瓜看戏的心情奔赴首都治安检察院。

  “靠!先抓住他!”带头的那个人真是受不了了,终于指挥着同行的人行动了,其实在这个地图里几个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拆地图,只想着先抓住【凯】,给一个【禁言术】让他闭嘴。

  凯文戏感有点上头,但是他还是保持着清醒,一边躲避几个人的抓捕,一边暗地里环顾着四周,观众越来越多了,他演得更是人来疯。他速度够高,只要这群人没有脑子坏掉像之前那样地图炮式狂轰乱炸,他就能躲避攻击啊,在找角度借位卖惨。

  至于目的……

  “你们在做什么?”一女子的声音从室内传出来。

  凯文将视角转向声源众人都将视角转向声源处,大家都把视角转向声源处。就看见治安监察部大厅等候区旁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性。

  那女子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一双棕褐色的翅膀,和像狮子一样的尾巴,制服修饰着她诱人的身型,手持着红宝石的权杖,英姿飒爽,蓝色的眼睛仿佛天空一般纯净而璀璨,带着雏鹰展望蓝天的锐气。

  在她身后,站着琉月,凯文二话没说,站起来就蹿到琉月身边去,抱住了琉月就一边往人家怀里钻一边继续喊着:“琉月小姐姐啊,你总算来了!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呜呜呜……”

  琉月眼睁睁看着【凯】转到自己身边,来不及反应就是一个大熊抱,感觉【凯】的小脑袋在自己肩头一耷拉,立刻就像是被欺负以后受了惊的苦命娃娃一样。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已经开始讨论起来。

  “诶诶诶,怎么回事啊?”

  “害,人家24K几个人,仗着自己是大公会的欺负人家普通公会的呢。”

  “这不,正要赶尽杀绝呢。”

  “哎呦,这么过分啊?我看看……”

  “哎呀还用看吗?那24K的公会名都顶在脑袋上了,这么多人,被堵的那个人就一个,可不就是以多欺少,实锤。”

  “哎呀,这大公会的人怎么这样啊?”

  “就是……”

  这下好了,不用让人闭嘴了,几个24K公会的小伙子们自己先说不出话了。

  只有琉月清楚,凯文绝不是一个遇到危险就会慌成这样的孩子,至少在星宫的时候绝不是。此时贴在她身上的少年,看似委屈又害怕的颤抖着,掌心却踏实得很,想来这情绪大多都是装的。这是要……干什么呢?

  琉月只觉得口袋里的怀表越发滚烫,她偷偷将掌心压在口袋上,有些无措地看着眼前的情景还有身侧的狮鹫女士。又是这种仿佛系统错乱的感觉,每当怀表要为她解开记忆,她就会忘记自己。心口处仿佛被什么压迫着一般,堵死的咽喉,无法呼吸,昏昏沉沉几乎合上的双眼。

  “都安静!”狮鹫女士的权杖在地上重重一落,立时在在场的所有人都立正站好,再没有人说话。那些玩家也疑惑,动动鼠标看了一眼自己屏幕上多出来的一个状态:【威慑】立正站姿无法移动和禁言状态。

  别说其他玩家了,刚刚还在鬼哭狼嚎的凯文看着自己视角里的变化,也觉得不对劲儿了,等发现自己多出来的状态的时候自己也跟着无语。好家伙,合着这首都治安监察部的总理事狮鹫,还是个群管了,能全员禁言啊。霸气!好帅好酷!凯文想着,也不再挣扎,安安静静等着“群管”发话。

  “具体情况,有录像的人等下交给。之前参与12月31日破坏公共场景的人,现在跟我进来。”狮鹫女士说完,转身准备带着几个来处理事情的人回到办公地点去。

  “咚……”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凯文一个急转视角发现琉月不见了,再低下视角时竟然是琉月昏倒在地上了。他赶紧操作角色将琉月扶起来,禁言还没接解除,不然他必须是要大叫几声的。

  “来,麻烦让一让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堆后面一点点接近过来,凯文知道这是林耀的声音啊。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名头顶着【不好意思,走火】的神枪手就进入了现场,但他只是视角看了一眼【凯】就转过头来找24K公会的几个人,问起来:“怎么回事?”

  “会长,就是这个人,从我们兄弟十几个人手底下抢怪,抓都抓不住。”

  “你们是不是傻?这么优秀的人才应该拉拢进公会,让他替我们抢怪,知不知道?”

  “是……什么?”

  原本以为他们会长会大发雷霆地说“这小子该打”的几个人,听到了会长的话一时间就愣住了,怎么还……

  林耀也不再管这几个人的反应,转过身来向狮鹫女士说:“您好,狮鹫女士,我是猎手协会旗下的新兴公会24K的会长,12月31日的那次追击事故里,我的会员才是始作俑者,这次的全部损失,由我们公会承担就好。您看现在这儿昏着一个女孩,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不如先让无关的人把这位小姐送去医院看看,免得一会儿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再就不方便移动了啊。”

  听了这番话的狮鹫,看了看躺在【凯】怀中的琉月,事发突然,但她却并未惊慌失措。林耀的话在理,她点头许可,解了【禁言术】,目送【凯】背着琉月离开视线,留下【不好意思,走火】带着几个公会成员一起在“公安局”里和狮鹫女士解决问题。

  “老哥,谢谢演出啊。”凯文给林耀那边过去一条消息,背着琉月离开了。

  林耀不甚在意:“以后有事儿找哥哥。”

  围观群众见状,吃足了瓜也散开了,各自游戏去了。凯文哪敢把琉月带到巫师协会啊,他们不能暴露啊,这边开始翻找列表,找到了【星雨】,然后发去消息:“柠荼姐姐,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

  琉月昏迷着,口袋中的怀表在凯文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发光发热,她看到了回忆,那里满是欢声笑语,那里有不羁而自由的灵魂,那里的凯,牵着她的手……

  是捉迷藏吗,是藏在滑梯下小屋里,乖巧稚嫩的自己,害怕而蜷缩着沉默不语的自己。直到小屋的门被推开,漏进来的一道光,在她的眼角上,仿佛精灵在她的眼尾出轻吻,温暖地拭去她的眼泪。她笑了,说着:“又被凯文哥哥抓住了。”

  “要是这世上还有什么我抓不住,也许只剩下风了吧。琉月小姐姐不哭。”门外探进来的是【凯】的脸,同样是游戏里那般稚气,却并不是小孩子那样胖嘟嘟的却也不算清瘦,只是没了游戏里那亮眼的粉红色头发和那夺目的爱心型的呆毛,不像曾经那个喜欢抢风头的幼稚孩提,他小心翼翼带上的小屋的门,故作轻松说着装酷的话,唯独强忍着泪水的表情,大约只有站在一旁的琉月能看得见。

  他来到小琉月的身边,盘膝坐下说道:“我明天就要走了,林叔叔以后就是我的爸爸了,就算没有我,还有天天和逸哥哥,陪着你过家家,到时候琉月姐姐就能有好多好多的家人了。”

  小琉月迟迟没有说话,抱着膝盖的双臂又加紧了些,笑脸埋在膝盖上,像是被触碰到的贝壳一样。凯文知道说那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他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就像今天在星宫里那个冷静得有些陌生的凯文一样。

  “我会和林叔叔经常来这边的,琉月姐姐,可以想小凯,但是不许哭鼻子,秦空哥哥说你哭起来可难看了,我嫌弃哦。唔……”凯文说着说着,有些掩不住自己的情绪,但是始终保持着开心愉悦的语气,仿佛还是那样没心没肺,只是说到一半时,身边的琉月却再也忍不住,将他抱在怀里。

  此时魔光乍现,琉月听不清楚那哭哭啼啼的自己在说些什么,只觉得心都要碎了一般的难受,她想去伸手将那两个孩子抱在一起,让他们相依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可是她的手却穿过了两个人的幼小的身躯变得透明。

  周围的场景在流光中变换着,眩晕感压迫在心头。她以为回忆结束就可以醒来,但是这一次,她竟然来到了另一段回忆,是新的梦境……

  “你撒谎!”那是一个成年的男子,正站在凯文眼前,他愤怒着将一张看不清的纸张拍在了桌面。从凯文的垂头丧气,她看见了少年的畏惧与失落,还有那名为“父亲”之人的威严。

  小小的琉月躲在书房门外面,在门缝中看着一切而她这样一个琉月的灵魂却站在房间里的角落,目睹着一切。

  凯文微微咬着下唇,一言不发,却也并不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而是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一样,漫不经心懒懒散散的样子,从书桌上取来玻璃杯,茶壶里的水是凉的,只是震颤的桌面带动着当中的茶水还当着涟漪。

  “林洋,我在和你说话,你没听到吗?”林叔叔看着他的样子就像是大写的“不成器”,心中是熊熊燃烧的怒火,上前两步却并未动手,想来情绪控制和他这一身西装革履也是同样的高级文明吧,只是他继续质问着年幼的凯文,“说啊,你上次不及格的学科,这次到底是怎么作弊的?我真是收养了一个白眼狼,来把我林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凯文还是没有说话,父亲的愤怒将茶水倒入玻璃杯的声音完全压灭。凯文放下茶壶,眼神黯淡无光,如炉火烧尽落下的死灰,只有他自己听得到,触碰到玻璃杯的牙齿在那杯沿上“咯吱”作响,带动着他的心,他的手也一起颤抖了起来,他将那茶杯拿远,咽下腔内一口茶,浇灭了他炽热的心脏。

  “你说话啊!越长大越管不住你了是吧,你不水给我放下!你这是什么态度?”林叔叔伸出的并非拳掌,只是想要将凯文手中的茶杯抢过来,因为他认为凯文那模样实在太傲慢了。

  此刻的凯文,心中的恐惧一下就爆发了出来,他想起幼时被人贩子关在小黑屋里的时候,每当那个大人向他伸出手时会意味着什么,他一惯性的抬起手挡住自己的头。林叔叔的手臂伸出也是迅速没能停下来,就这样,玻璃杯里的茶水泼在他的脸上。

  林叔叔看见茶水淋在凯文的脸上,手停留在半空中。玻璃杯仍旧在凯文的手中紧握着,茶水从他发顶流下,从他脸颊上流下,衣领湿透,唯独羽绒服的布料不会浸湿,水流划过竟分不清是茶还是眼泪。

  林叔呆愣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凯文猛地举起玻璃杯来,手上玻璃上的水珠甩出,在安静的空气里划过,琉月害怕的闭上眼睛,等待玻璃破碎的声音将寂静的恐惧撕碎后从缝隙里喷薄而出的火焰,但是……

  “我要怎么才能让你相信我?”没有预期的动静,凯文只是高高举着那玻璃杯,眼中笼罩着琉月无法理解的东西,溶解在眼泪里,汇聚到茶水里,伴随他咬牙地啜泣声,那只手颤抖着,压抑着名为“叛逆”的心和对疼爱的渴望。

  琉月想起来了,凯文和自己在期末考试前夕还在元旦派对,但是他说着来玩,却去找了秦先生,书包里背着的不是零食和玩具,是习题册和错题本。

  后来的事,琉月全都想起来了,校方调查了监控,让之前一口咬定就是凯文作弊的老师失了颜面,虽然道歉不情不愿,但是凯文当时并没有在意,他想要的其实根本就不是名声如何吧。他从林叔叔那里得到了真正的家人的认可,而且家人说等到哥哥回来,他凯文就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再也不用捆在他们林家做什么继承人了,也对,身为养子的他在那天的那个眼神里已经把自己的渴求统统扎进林叔叔的心里了吧。

  凯文也只是想证明自己值得拥有父母,值得被爱罢了。至于什么继承权,本就不是他一个养子应该想的,他也看不上。

  他第一次来到星宫的时候,是个被人贩子控制的孩子,他鬼使神差下帮助了一群孩子,摆脱了那个可怕的囚笼,他莫名成了个“小英雄”,但是留在星宫的日子并不长,他被领养了,成为了人人羡慕的孩子,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个所谓的“父亲”借助慈善的名义可以免去多少的税收,林家的钱,用来养他一面“挡箭牌”和用来交税比起来,身为从商世家的他们来说是很好算出差额的。至于应该给予孩子的爱,他们连亲生孩子都疏忽了,凯文一个养子,又哪里配得上呢?

  但是,凯文就是想去争取一下,事实上,他成功了。

  他一头冲进演艺圈,因为在那里他可以展现自己全部的天赋,他从低谷爬出来,爬到外人眼中的高峰,在险些坠入新的谷底时,他的勇敢为自己挣得了自由。这世上,再没有他畏惧的东西了。

  凯文也是和自己有关系的人,而且也是在星宫里的啊。那其他人,尤其是那个叫天天的孩子……难道大家……

  想到这儿,琉月却感到心中压抑的恐惧升腾起来,这次脱离记忆时不再是曾经白光笼罩,而是几乎要将灵魂撕裂的火焰,将周身景象焚烧扭曲,黑色的烟雾中一切渐渐消失,咽喉被烟熏着,甚至忘却了在昏迷以前应该呼唤谁的名字,琉月的意识在苏醒,醒来到那个痛苦的世界,她抗拒着,她不想回到那个现实……

  但她还是睁开了眼,躺在星宫的沙发上,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泪痕。视野里闯进一抹绿色,是【翠鹧】。

  “小凯哥哥!快来,小姐姐醒过来了。”【翠鹧】扭着脖子就嚷起来。

  没过多久琉月的视野里就进入了【凯】,但是令琉月失望,他头顶的ID是灰色的,他不是那个凯文。琉月接受了【凯】的关心,却只字未提她的回忆。她支走了【凯】,回到自己的房间,摸出自己上衣口袋里的那块怀表,星时罗盘,火焰在一道铭文刻缝中燃烧,逐渐消失的铭文将烈火封锁在狭小的空间中。那怀表果真是滚烫的,琉月将怀表丢到床上,就像是封印着可以毁灭世界力量的潘多拉魔盒,她抗拒那份回忆,如果她真的和那个残酷的没有爱的现实世界有什么联系,她宁可从不知道这一切。

  平静下自己的呼吸后,琉月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她回到书桌上打开自己的手账本,刚刚拿起鹅毛笔的手却被人按住了。琉月看着这只手上荧光绿色的指甲盖立刻就反应过来这是谁,扭头看来,果然是【翠鹧】。

  “琉月,我猜你正在疑惑这个东西吧?”【翠鹧】的手上拿着的,是她刚刚丢在床上的怀表,看上去不再继续发光发热了,看着她脚下还没完全凝固起来的脚就知道这个史莱姆是液化从门缝里挤进来的,但是这个怀表……

  “翠鹧听话,先还给我。”琉月朝着怀表使了个眼神。【翠鹧】也没有和她拧巴,乖乖地就把怀表还给了她。

  琉月接过来怀表,像是对待重新找回的宝藏,收进了自己上衣口袋里。如果一切都是真实的,她为什么要抗拒呢?她说不清楚……

  【翠鹧】突然问了她一个问题:“你觉得你属于哪里?”

  琉月抬头看着【翠鹧】头顶空荡荡的空气,那里没有ID,【翠鹧】无疑是属于这里的人,那么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呢?【翠鹧】没等琉月疑惑,就伸出手覆盖在她的额头上,说着:“来看看,这个世界的人,眼里都是什么样子吧……”

  说完以后,手掌抚下,挡住了她的眼睛,短暂的黑暗,之后重新看见光,但是……为什么……

  只有黑白呢?

  “啊……”琉月险些惊叫,因为【翠鹧】拆掉了她原本盘好的头发,然后将她原本别在发包上的虞美人递给她,同样是娇艳的红色,这个世界除了黑白,就只剩下红色了吗?

  “啊!”当她在镜中看见彩色的世界时,她彻底惊叫出来。

  这个世界怎么会是这个样子?难道因为镜子里的才是真实的世界?那里的自己是黑色的头发,眼睛是琥珀色的,而翠鹧的脸竟然完全不似孩提,是一张散发着成熟和温和气质的女性的脸,黑发黑瞳,但多少还能看出一些和【翠鹧】相似的地方

  “现在你明白了吗?你被困在这里了。”【翠鹧】说。

  “是谁要困住我?”琉月问。

  “逃避世界的你。”

  “我?”琉月疑惑。

  【翠鹧】点头,转身走向那面镜子,黑白的【翠鹧】摸着那面镜子,镜子里是彩色的柠荼……

  【翠鹧】说:“别担心,你的眼睛,明天就会好的,我只是告诉你,无论怎样,不要抗拒你手中的幸福。我出去咯。”

  现实世界里,星宫的客厅里,沙发上躺着熟睡的柠荼,她本是来向先前新年时对秦空所做的事道歉的,但是却收到了凯文的求助,她知道最快的解决办法,于是就像现在一样,她去了梦里……

  看着沙发上黑白的柠荼,百里墨湘合上了原本用来消磨时光的书,他看向落地窗上彩色的世界,那里舒睡着稚嫩的绿发女孩儿,那个史莱姆的魔种,翠鹧的影子。

  镜中的翠鹧揉揉眼醒来,百里目睹着那荧光绿色的发在镜中变成了黑色,睁开的眼睛也是黑色的,他显得有些失落,回过头看着柠荼的唇,却是豆沙红的口红色号给了他一点慰藉。

  “她听了吗?”百里墨湘问道。

  “是个乖孩子,我能明白你们为什么那么喜欢她想要救回她了。有这样的家人真好……”

  “凯文说你醒了的话,我就去叫他,他还有事找你,要我顺便敲敲秦空的门?”百里墨湘起身准备去楼上的卧室。

  柠荼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