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六,逃避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766 2020-01-06 09:22:22

  梦境空间是怎么诞生的呢?

  柠荼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游戏界面,手里捧着茶杯,装的却是柠檬茶,她本身是想喝冰的,但是在吃过麻辣小龙虾以后,百里墨湘坚持让她喝热的。

  热气从杯中升腾上来,融入客厅热闹的新年气氛中。

  柠荼看着秦空的眼睛,思索着怎样来讲一段故事……

  “梦境空间在最一开始只是一个虚拟世界,我和百里墨湘的共享虚拟世界。在那时候,一个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用我们的思维创造一切,只要诞生一个我,就会诞生一个他,我们永远是成对的。但是我不想局限于这样的生活,我有更多的朋友,也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进入了这个世界,他也有很多朋友进入了这个世界。最后我们决定一起努力开放这个世界。”

  柠荼看了一眼百里墨湘的方向,然后抿了一口那杯柠檬茶,是秦空自己做的,比不上商场买的包装饮料是自然的,但是却是说不出的好喝。她继续说:

  “这个游戏里面的角色本身就会一一对应着你们,你们如果感兴趣认认真真做一遍自己的剧情任务就会发现,你们游戏角色的经历充满你们现实生活中的剪影。有谁看了自己的剧情吗?”

  听到这个问题,众人沉默了,其实除了秦空认认真真的看了自己的剧情,那那写得工工整整的笔记就是证明。剩下好一点的就是像百里墨湘和琉辉一样是工作需要才看了一遍的,琉辉尚且都要找秦空借“笔记”,更何况他们当中的一些学生党和上班族了。

  秦空啊,不过是工作自由度太高罢了,对于他的工作学习能力,百里墨湘都能认可着把一个自己的账号卡送给他,那么在座的各位真正了解现在的游戏世界的人除了柠荼,下一位大概就要在秦空和百里墨湘之间选了。

  此时的游戏世界里,【凯】凭借着自己氪金凑出来的移速和耐性以及自己风骚另类的走位,成功甩掉了身后的追兵。电脑前的凯文手抖得厉害,却还在趁着这一会儿休息,一边再次确认自己身后没人追,一边回着好几个人的消息。

  “琉月小姐姐,我刚刚和几个玩家抢怪,他们抢不过我就围攻我,后来人越来越多,我就只能逃跑了。我错了,我好像忘了隐藏公会名字了。呜呜呜呜……”

  “什么?”琉月和【星期天】收到消息以后都震惊了。这个活动不就是抢怪的吗?怎么会因为抢怪结仇的呢?

  凯文就解释起来:“他们是同一个公会的,很有秩序的刷排行,人一多我就百口莫辩了。”

  哦,原来是惹到有背景的了。

  “你先别担心,回公会再商量怎么解决吧。”琉月回复。

  “好。”凯文倒是不担心,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啥能让他害怕的东西。他觉得手头拿到的武器顺手极了,点开武器界面【双曲星】,半自动式手枪【文曲】,全自动式手枪【武曲】,好用,太好用了。风能积累子弹,依靠走路的步速来剪短CD恢复蓝条,加上自己这鬼畜移速和技能【驱风】,这不叫CD流,那基本上就是无CD,根本不需要瞄准,两支枪疯了一样刷技能,等到操作节奏熟练了,再用普攻衔接填补空档,这就是传说中的枪里子弹无限多的变态角色。只要注意回蓝,他就是因为杀红了眼发现自己没蓝条才只能逃跑的,没错,刚刚才没有担心被抓住之类的。自欺欺人中,他朝着星宫的方向回去。

  柠荼放下了柠檬茶,在笔记本上操作角色去添加【金钱至上】的好友,秦空是没有在线的,自然没法通过验证,但是柠荼还是能够查看好友的一些资料,比如……

  “你看,秦空的这个角色,在游戏的身份,是个人名字,羽皓是抹去了姓氏的,需要继续做任务才能看见的。他的武器,就是【天灵书】,也叫作【真理之言】,这本书原本是百里墨湘做的模拟数据库,从这里可以知道这个世界的全部真相,这也就是为什么秦空从这本书上可以看到墨丘利的真名。”

  “首都历史中,墨丘利和光明之神芜晴做过交易,抹去了他自己的姓名和记忆,所以史书里的墨丘利全部写着赫尔墨斯的名字。只是可惜了,这个张烁金并没有好好看剧情,自己的ID写着【赫尔墨斯】,这不就是在告诉全世界自己是谎言之神吗?活该找不到工作……”

  柠荼带着一点吐槽意味地吐了一下舌头做个鬼脸。

  “我只能说到这儿了,其他人,你们的剧情只有自己看了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还有那个魔界钥匙……我觉得告诉你们也无妨。你们知道的,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领地意识,我也不例外。”

  “我并不喜欢一些人在我的世界胡作非为,所以一些人我是拒之门外的,他们在游戏世界里也被称作异世界,也就是魔界、冥界、东方界、和幻界。其实也不只是我的世界,可以说成是其他人的世界,我不喜欢,所以要把它们和我的世界隔离开,锁起来。魔界的钥匙,再未来会交给一个适合的人也说不定的,但是至少不是张烁金这类人,说起来有些像是抱怨。我并不想让游戏官方的那些人通过游戏控制我,所以不如在他们找到魔界钥匙之前,把这个东西交给一个可以帮我保守秘密的人。”

  “你想问的问题我都解答完了,秦先生。还有其他问题吗?”

  柠荼停顿了一下,问道。手头的账号已经退出登录了,脸上还是原先礼貌的笑,换了一张新的游戏账号卡,登录上去,游戏ID:【翠鹧】。

  游戏世界里,那个原本泡在星宫的浴缸里的史莱姆人形宝宝,已经完全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子,她站在浴室里,面对着镜子……

  伸手擦掉玻璃上的一片水雾,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镜中还是翠绿色的头发和指甲,而眼睛早早变成了深邃而可怖的紫红色,变长的头发散落着,几乎落地,【翠鹧】将它们切断,幻化成自己的衣裳,同样是原先的白色丝裙,却不是那清新可爱的款式,变得性感而乖张。她光着脚,朝着门外走去。

  “没问题了,谢谢柠荼小姐。”现实世界里秦空一边在自己的笔记上补上了新的笔记,一边回答着。

  柠荼眯着眼,继续说:“那么,我的新年礼物也该到了,在此之前我还要问你一个问题,秦先生。”

  “如果我知道一定会回答的。”秦空说。

  柠荼看向自己的电脑界面,操作着【翠鹧】,找到了客厅里的【金钱至上】,是否对该角色发动攻击,确认,“为什么你的视角带着被动技能,是本应该属于【庄周】的?”

  说完后,秦空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手机挂机的游戏来了消息,角色受到攻击,是否向身边的公会成员发动求助?

  咦?秦空呆愣了,拾起手机先点了确认,因为凯文和周壹是在线上的。再看攻击者的来源:【翠鹧】。

  秦空看向柠荼的方向,柠荼已经把电脑放在了一边,起身向他走过来,这时在座的才发觉柠荼的笑已经不太对劲了。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现在的百里墨湘你没问过吧?明明曾经的他不是这样的,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是个全色盲了,他的眼睛,多半和你有关吧,光明的信徒?”

  “百里?”秦空看向百里墨湘的方向,百里却只是无奈,这原本应该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现在好了,这个衍射现实的梦,将这一切都告诉了柠荼。柠荼并不是想要八卦的,只是【庄周】和【翠鹧】就是她口中说的成对出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谁做了伤害【庄周】的事情,即使在游戏里,那也是不可原谅的。

  “好吧,你先停止攻击好吗?”

  “不是有小凯和另一个孩子看着吗?你急什么,我真正发怒之前,你死不了的。在此之前,你都有时间解释。”柠荼已经到了秦空眼前,只有对着他眼睛的秦空才完整地看见并且感受到这双眼睛里带着血性,仿佛捍卫领地的魔兽。

  秦空叹了口气,坦诚本就应当是相互的,他说:“好。我说了你可能会惊讶,这件事也和久远了。星宫,也就是这里,最早是一所孤儿院。我和百里,其实我们在孤儿院相见的时候也没想到,这是彼此曾经最要好的玩伴,百里谦。”

  游戏世界里,琉月和【星期天】刚回到星宫,就看见【金钱至上】在被一个很眼熟的少女攻击着,那少女的眼睛已经越来越红,速度很快,仿佛嗜血一般。【星期天】是召唤师,对魔物当然了解,这是魔化的魔族生物,赶紧上前就去救援。

  “我的家族得罪了很可怕的人,在我们举家逃亡的时候,就是百里的家人保护了我们,但是很不幸,那个可怕的人也因此迫害的百里的家人,他也被牵连,在那时候百里就失去了一些记忆,还有……视觉神经似乎遭到了一些压迫,之后就是你说的全色盲了。星宫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吧,包括阎声都不知道呢。”

  阎声是那个不怎么说话的家伙,但是柠荼刚刚也认识了全员,自然记得这个人,是个警察。那么秦空所说的“可怕的人”应该就是真正的很可怕了。再想起百里墨湘和自己曾经的经历……

  “所以他相当于用了自己的那些记忆和自己的视觉换了你的命?”

  “你可以这么理解,具体细节你还可以问他,不是吗?可以停止攻击了吗?”

  “不行,除非你告诉我那个真正迫害你们的人是谁。”

  “噗,不是我固执,有些事情你还是少知道一些比较好。”

  “这是我梦里的事情,我凭什么不能知道?”

  “最好不要和我倔,柠荼小姐。你心里应该清楚了我和百里一样,都是从什么地方逃出来的人,我们脾气很好,但是发起火来你可能真的受不起。正像你说的,每个人都有秘密,你不喜欢被人窥伺的感觉,我也同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懂吗?”

  柠荼被这段话堵住了嘴,秦空戴着眼镜,也只有柠荼看得见眼镜之后的那双眼有着尖锐的刀锋,她怯懦了,但是她不认命。秦空说的不错,有些东西就算看得清楚也不应该全部说出来,更何况在这么多人面前。

  今天还是新年啊,自己来了别人家来,怎么可以把气氛搞得这么糟糕呢?柠荼认错,她转身向自己原先的座位走去。

  游戏世界里,【星期天】和琉月两个人,完全控制不住魔化的【翠鹧】,召唤师对魔族的攻击本就受限制,琉月是个咒术师更不是主攻击的人,正当两个人受限时,星宫的大门再次被打开,【凯】破门而入,带着门外一阵凛冽狂风,两发【僵直弹】朝着【翠鹧】的方向就飞去,【翠鹧】被【星期天】的几只召唤兽吸引着注意力,虽然完全没有丧失战斗能力,但也不是三头六臂的魔化生物,子弹来得也快,自然是中了僵直状态,琉月也没让人失望,一个【束身咒】就把【翠鹧】给关了起来。

  依然在魔化状态的【翠鹧】对着那个被袭击后残血了,正在给自己用着【治疗术】的【金钱至上】继续张牙舞爪,表情和动作,与她那可爱的外表完全不搭腔,仿佛一出去就要吃了他一样。不过至少,星宫还没被拆了。

  “怎么回事?”前来强力救场的【凯】却是一无所知,【星期天】也不知道,琉月更不知道。但是柠荼已经退出了【翠鹧】的账号,现在已经不是柠荼在操作了。

  有了自主意识的【翠鹧】更是狂妄,张开嘴就在那【束身咒】的铁链上咬下去,没想到“啪”的一声,铁链真的碎了,是……碎了?琉月一时间就慌了。这是史莱姆的什么能力吗?不愧是魔界来的纯血种生物。

  挣脱出来的【翠鹧】朝着【金钱至上】再一次扑了过去,不想【凯】却一下横在了两人之中,看见了【凯】的脸,【翠鹧】竟直接停在了原地,原本可怖的表情也不见了,眼睛渐渐恢复向曾经的荧光绿色。

  【凯】也立刻发现了异样,这个女孩儿,不就是自己之前救下来的那个吗?他放下心来向前走了两步,蹲下身和【翠鹧】保持平齐,问:“为什么打人?”

  “我……我要拿回我师傅的东西!”【翠鹧】咬着牙,眼里的脸色本事绿,却猛然过度到紫色,似乎还带着点泪花。这样的眼睛,凯文一下就触动了,这个神色……仇恨、恐惧、愤怒而变得嗜血和惶恐。

  他一边记下来了这双眼睛,一边操作着【凯】伸出手来在【翠鹧】的头顶摸了摸,说着:“你先别害怕,说不定有什么误会,我会帮你问清楚的,好吗?”

  【翠鹧】的眼睛恢复了绿色,眼泪直接流了下来,抬起手臂使劲擦着自己的眼泪。她想起来自己还是史莱姆的时候,【凯】,自己的救命恩人凶巴巴地对自己说,如果攻击了人就要把自己送走的,她看到【凯】出现的时候都吓坏了,没想到……

  “眼睛,师傅的眼睛,小翠没有保护好师傅的眼睛。呜呜……就是这个人,这个人的一只眼睛是师傅的。小翠要带回去,要带回去还给师傅!”【翠鹧】的手臂在自己的眼睛上用力的摩擦着,眼泪在肌肤间挤压着,就像她此刻发出低吼的咽喉,歇斯底里的刺痛,却丝毫不想要压制。

  【凯】看着也不舒服,他也不太会安慰女生,但他完全没想到是因为自己之前说过的话让【翠鹧】感到害怕,毕竟他都不知道这个他叫不上名字的小女孩儿和自己捡回来的史莱姆到底有什么关系。【凯】向【星期天】说:“你先陪陪这个小可怜,我去问问二哥。”

  【星期天】答应下来,上前去拍拍【翠鹧】的肩膀,说:“你先休息一下吧,魔族物种魔化都需要很多魔力的吧。”

  显然是这两个人完全不知道【翠鹧】就是柠荼的其中一个账号。周壹果然不同于凯文,连哄带抚,原本哭哭啼啼的【翠鹧】渐渐也平静下来,这是还在轻声啜泣着,也许是魔族魔化消耗太多魔力,刚刚恢复人形的【翠鹧】疲惫不堪,哄着抚着,她就渐渐熟睡下去了。

  琉月站在一旁全都看在眼里,这个金发少年抚摸着小女孩儿的动作,和安抚些阿猫阿狗没什么区别,却意想不到的奏效。再看着【金钱至上】仍然灰着的ID,只剩下摇头叹气。果然,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指望上这个“秦先生”的。

  现实里的凯文退了账号,一溜烟地就跑到楼下,却发现气氛安静得诡异,难道是在他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再看一眼柠荼的方向,柠荼竟然趴在百里的膝盖上就睡着了,还是坐在地上的。

  “怎么回事儿啊?”凯文问起来,也不知道该问谁了。

  “睡美人症。”夏晴答道,精神科的医生,当然是最清楚这个,“可能因为游戏世界系统大更新的缘故,她的精神也会极度需要进入睡眠状态。”

  凯文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客厅的挂钟,就在自己跑下来的几秒钟里,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二点,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年了。而游戏官方说新年十二点会有一次短暂的停服大更新,这么说的话,那周壹那边估计也得下线回来了吧。

  可是就算是这样……凯文是一个很会读气氛的孩子,他觉得在座的各位似乎不只是为了保持安静让柠荼睡觉,因为睡美人症按理说是不会被吵醒的,大家似乎都不太开心的样子。

  一时半会儿的,凯文又不知道该问谁了,星宫里只有周壹和自己最要好,剩下的那就应该是……米苏!

  凯文在满是人的客厅里绕来绕去,凑到了还在吃坚果的米苏旁边;“小苏苏,发生什么了?”

  米苏苦笑,压低了音量在凯文耳边说:“大家想起来一点不好的回忆,二哥不喜欢,三哥不喜欢,阎声不喜欢,我也不喜欢……”

  “啊?”凯文迷茫。

  秦空忽然起身说了一句“年跨完了,早点休息”就离开了客厅,上楼去了。米苏也像是没了胃口一样,放下手里的一把坚果也离开了。其他人见状,也就都各自散会,陆陆续续收拾一下自己东西上楼去了。剩下百里墨湘和琉辉在照顾着沉睡的柠荼,还有一个……楚江?

  当刚下楼的周壹看见大家散会正奇怪,向凯文询问的时候他们听到了楚江在问的话,顿时又无语了。

  “柠荼小姐这个读卡器在哪买到的?这样我旅行的时候就能带着自己的笔记本随时随地玩了。”楚江是很认真地问的。只是似乎和刚刚的气氛比起来,跳脱得不正常,甚至显得有点傻乎乎的。

  但是百里墨湘也认认真真地回答:“你想多了,你没有路由器。”

  “诶?有道理……”楚江点头。这是个网游啊,他旅游的时候就算有读卡器,没有网络也不行啊。楚江,也就是游戏中的【楚霸王】,那个琉月长琉月短的人。

  楚江和凯文一样时不时神经大条,但是很明显,读气氛这技能,他就没有。但是他还是没有想要上楼的意思,接着和两个职业选手唠嗑:“哦对了,你们网游是不是要加枪兵职业了?”

  百里墨湘和琉辉两个人相视一眼,都有点疑惑,因为枪兵玩法联盟上下只有一个人知道,煌妖战队,马岚肆。目前这个打法还在审核中,毕竟梦空的各类打法刚刚起步,每添加一个新职业打法,就要考虑给游戏添加新的公开武器图纸和职业套装图纸,所以一些职业打法出现,如果想成为正规职业的话是需要联盟审核的。楚江,一个不在电竞圈子的外行人怎么会知道游戏官方内部的最新消息呢?

  “你在哪里打听的?”琉辉直接问出来。

  楚江挠挠头,说:“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上次榕树城任务的时候,不是突然出现了一堆人在索道上帮了我们忙吗?对,就是柠荼小姐叫过去的那一群人,当中有个人我看着就脸熟,过去拍了个肩,一问他,竟然是以前认识的。你们应该知道,就叫马岚肆,我们以前在暴走俱乐部搭档过,我代号叫Alexander,他代号叫Lancer。这人和我一边大,我们当时共同话题挺多的,印象也挺深,游戏里遇见了我就去找他了。怪不得好几年没见,原来是回来准备打电竞了。”

  “然后他就傻了吧唧把自己打法告诉你了?”琉辉打断道。

  楚江一听这才一脸嫌弃:“你别提了,当时他知道我刚玩,问我说游戏玩得顺不顺手,我说我狂战士跟自己弟弟,对,就是琉辉你,我跟你学得,他还嘲笑我。他说自己在玩枪兵,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商业机密也能教教我了。我就问他说这怎么就商业机密了?你猜他说什么?他问我‘你的弟弟是不是叫琉辉’,我说‘你怎么知道?’,然后他半天没说话,一直在笑。这个人啊,哪儿都好,唯独笑起来,就像马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姓马的原因了。”

  “噗……”百里墨湘没忍住笑了。

  琉辉气炸了:“啧,你就不会否认一下说你不认识我?”

  楚江的性格就是太诚实,他当然没转过弯儿来,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说不认识你?”

  “这样你不就能学到枪兵玩法了吗?呆不呆啊你?”

  “有必要吗?人家都说商业机密了。”

  老实人,真真的老实人。琉辉沉默了,这还能说什么?百里墨湘还在笑,琉辉知道在笑什么,因为全联盟都知道,马岚肆那个魔性的笑声,因此琉辉还给人家取了个绰号——大马哈。

  但是琉辉也不得不承认,就是因为自己的打法太早期了,全联盟一眼就能看穿“这个狂战士是琉辉的打法”,目前联盟在今年……不对,现在应该叫去年新出或者即将新出的三个职业有咒术师、术士、枪兵。

  咒术师尚且还好,百里墨湘就是,琉辉研究起来也容易,术士的话,就像上次榕树城一样,自己就像是个新人小白摸不清套路,至于枪兵,打法上和狂战有点相通的地方,却又说不上来那里有区别,细节上的东西琉辉是一点也摸不出来套路,可是他们职业选手比得不就是临场发挥会有的细节吗?这个呆子楚江!多好的偷打法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琉辉不甘心。

  楚江却不知道是真的读不懂气氛还是故意装的,还在认认真真地提问:“你说我学枪兵,有没有搞头啊?”

  “你?性格上和大马哈还是挺像的,但是枪兵是我的未知领域了,涉及到太专业的知识我就没法指点你了。大马哈也不准备教你,你就自己摸索吧。”琉辉不跟他计较,咽了口气平静一点之后也认认真真地回答。

  “哦,也行,总觉得琉辉你的打法我学不来……我少一点痞气。”楚江自言自语着,琉辉刚想问他“痞气”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楚江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刚刚叫Lancer什么?大马哈?哈哈哈哈哈我怎么以前没想到这个绰号啊?哈哈哈哈哈……”

  看着楚江的反应,琉辉再无话可说了。还自己哥哥呢?脑子还没自己好使,怕不是自己天天旅游,冲浪的时候脑子里进了水吧?撇撇嘴,沉默是金,琉辉自我安慰着。

  百里墨湘没理会一直在大笑的楚江,问道:“荼荼还是睡在琉月的房间吗?”

  琉辉怔愣了一下,低下头来看看柠荼趴在百里的膝头,那张熟睡的脸,睡美人症……这和自己那个一直睡着的妹妹琉月又有什么区别呢,都是精神上的逃避罢了。他叹了口气,说:“不然呢?跟你睡?”

  “她不同意啊。”百里还是那个微笑,人畜无害,但是这句话琉辉听着差点站起来抽他。她不同意?那就是你有这个想法了?什么虎狼之词?

  琉辉吸了口凉气:“就睡琉月那儿吧。困了,我睡觉去了。”说完也起身上楼去了。

  最后还是百里墨湘叫上笑够了的楚江一起把柠荼安置在了琉月的房间里,百里这回还细心地给她留下了一把钥匙在床头,才和楚江分头回自己房间去了。

  至于凯文和周壹,在他们聊起枪兵的时候就回去休息了。

  一夜深度睡眠,有些人却注定逃不开梦境。即使游戏系统更新维护,梦境却依然存在着,它在那里等你,等你陷入这个陷阱。

  “呼,又来了……”夏晴,或者说现在是青空,他睁开了眼,在这个深夜里。他不必担心自己休息不够,因为现实里的那个他,机体是休眠的,唯独精神活跃,而梦里的他,头脑和身体一样清醒着。

  之前那个在榕树城下找过他的女子,令他很在意。他特地在游戏能上的时候自己重新看了一遍青空的角色剧情,就像柠荼所说的,青空的一生满是他的剪影。

  在黑森林的狼人基地,成为那些没有庇护者的生命们唯一的光芒,一棵悬崖上的长生树,在黑森林的紫雾中,唯一的一抹青蓝,像是希望一样,生长在这里。幻化着人形,成为了狼人一族最重要的拥护者。但是他的心空着一块东西,他不知道为何,长生树,是一棵空心的树。他想去寻找原因,于是青空带着自己的希望,告别了黑森林,来到了首都,凭借自己记忆里的那些碎片,成为了一个药剂师,得到了医生执照以后就待在了巫师协会。但是每年都需要在特定的时间回到自己的本土,找到自己的本体,去还魂一次,这是每一个仙族人都要做的事情。

  青空是仙族人啊,可是青鸟……

  他也了解了,青鸟的基本设定,生在机械联邦的一个人形AI,创世神之一,目前在公会联合部担任总管职务,她的分身机就是首都户籍玩家的新手引导人。

  AI?这样一个NPC和自己一个仙族人能有什么关系呢?

  没有记忆,一点记忆都没有。青空睁着眼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是睡不着,幽幽间听到头顶似乎有歌声传来。他不知道是受到什么指引,起身来打开窗张望,果然,阳台上一个女子的背影……

  那女子坐在阳台的汉白玉围栏上,一席蓝色的长发,在月光照耀下清丽仿佛璀璨银河一般闪闪发光。她的歌声仿佛深林间夜莺,婉转空灵,在夜空中悠扬盘旋着,无形的触角一般,轻轻柔柔,抚在青空那原本空洞的胸腔。

  他对这种感觉享受极了,仿佛有些温暖的东西在填补胸口那除缺失的心脏,是啊……他的人形,没有心脏。

  渐渐地,歌声变得清脆起来,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空荡荡的胸膛,那个位置仿佛跟随着者美妙歌声的节拍一起跳跃起来,就像是青空从来没有丢失过心脏,他的心只是沉睡了,沉睡得太久太沉,困顿之间,这歌声就是唤醒它的神奇咒语一般,它苏醒了,跳动起来。青空喜欢这个感觉,他轻轻推开阳台的门,担心发出一点点声响扰乱了这动听的音律。他不自觉的靠近这个女子,想要伸出手,却担心这歌声停下,他不想打扰这个为他带来幸福的人。或许是这样吧……

  他犹豫了,思绪徘徊着,他的手迟迟没有抬起来,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这个背影,仿佛为幸福高歌的百灵鸟。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静静地听着罢,他决定了。

  缓缓地,音律节奏变得更加抒情缓慢了下来,仿佛曾经那个在花园中奔跑的小姑娘,带着月桂冠蹦蹦跳跳,却在不知不觉间成长着,越来越多的枷锁束缚在她的身上,她在花丛间独自悲伤舞蹈着,被那玫瑰的荆棘划破的脸,还有月桂冠掉落在地上,那青蓝色的衣裙啊,在红玫瑰的花丛之中,那样孤独而凄凉。青空发觉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利刃,正将尖刺准准地对着他空洞的胸腔,并非是至此而来,而是缓缓地慢慢地深入下来,无处可逃又痛苦难耐。

  他不喜欢……他不能再听下去了。青空伸出手,落在那女子的肩头,问道:“你是谁?”

  那女子并未惊慌,而是渐渐收了歌声,垂下眸子,片刻后才回头看向身侧的青空:“你以前,很喜欢听我唱歌的。我说我会把我们的故事变成歌的。你现在……喜欢吗?”

  青空认得这张脸,这张让他无数次在这个梦境世界甚至现实世界里都因为疑惑不解而夜不能寐的脸,青鸟。

  “我,我真的不认识你。”青空收回了自己的手,回避掉青鸟那满含着期待的眼睛。

  她期待什么?期待一个认错的人能够欺骗她吗?青空做不到,夏晴本可以做到,但是他不想这么做。这样一个单纯美好的女性,虚幻得仿佛能够带给全世界幸福的青鸟,他不愿意去欺骗,毕竟这是这个世间,甚至两个世界里,唯一一个能够触动他心灵的存在了。

  “没关系,这个世界上的人啊,都在逃避,我会等的。”青鸟收起失落,将那满含期待的目光投降天空中那美轮美奂的月亮,说着。

  青空问道:“他们在逃避什么?”

  “逃避幸福,因为要通往活下去的方向,就要逃避幸福。”月光洒在青鸟的脸上,在她那月光照耀下白皙无暇的脸上,那梅花红一般的唇仿佛冬雪上初绽的梅花,冷艳而孤独,蓝色的瞳孔中是水一般的将失落和希冀狠狠融合在一起。

  青空不解,他听不懂青鸟的话了,夏晴更不懂。他沉默了,看着那月光下的青鸟,失去了歌声的呼唤,他的心又空了。他再看着青鸟,仿佛刚刚的复苏都是幻觉一般,原来……这不是爱啊。青空为自己叹息,为青鸟叹息。

  既然没有爱,也没有回忆,那么何必苦苦强求,互相伤害呢?夏晴是个对自己都狠心决绝的人,何况是对一个与自己毫无瓜葛的陌生女孩儿,他没再留恋,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顺便还是关上了阳台的门,他重新躺回到床上,狠狠闭上眼睛,决定再也不去想这些事情。

  可没想到,阳台上的青鸟似乎并没有答应他要准他好好休息,继续起了刚刚的歌曲,但不再是最后那段悲伤的旋律了,而是最开始的那段温柔与悠扬。本想赶走青鸟的青空竟然不知不觉间像是受了催眠咒语一样,沉睡了过去。

  仿佛……忘记了重要的人,是谁呢?

  算了,你唱你的歌吧,心脏这种东西,不会有的就永远也不会有了,除非你真的能够给我找到一颗心脏。青空想着,再没去理会那些莫须有的回忆,果然是一夜安稳无忧的睡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