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四,喝茶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225 2019-12-25 20:00:00

  柠荼成为游戏本家,除了她作为游戏世界剧情的编撰者之外,还有一个非她不可的原因。她在游戏世界中的角色在游戏世界中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

  比如【翠鹧】,她要负责回收游戏世界中的废物转化为能量释放。所以作为游戏世界的最终回收站,她的死亡会导致游戏世界的数据堵塞,无法继续运转,自然也就有了今天的状况,明明应该是小孩不用上学大人不用上班,本来大家可以在游戏上敞开了娱乐一会儿,但一大清早的,游戏系统要停服维护了。一时间不知道多少玩家在电脑面前砸了键盘。

  柠荼这边刚意识到问题,她的手机就响了。还能是谁呢?游戏公司呗。目的很明确,这次系统维护时间较长,所以一直都打不了,要求柠荼这些天多去梦里“催一催”。顺便告知她,圣诞节要搞一些活动,为了弥补这些天系统维修造成的流量损失,活动可能会搞大一些,让她放下心来好好睡觉。

  说起来可真是天下奇闻,试问天下有谁的工作是做梦,舒舒服服睡觉就把钱赚了的?柠荼。

  但是柠荼还是没忘了白天要做找些事做做,就像现在,她还要搞职业战队打电竞。虽然写作那边因为游戏公司的限制,可以暂时搁置了,但是她必须要自己忙起来。

  毕竟现实世界里可不像个美梦,不找到更多的求生方法,她注定会面临被替代被掌控的命运。她不喜欢,她要自由。

  认真应付了上头的问题,柠荼挂断了电话。现在好了,没事儿干了。训练室里一时间大眼瞪小眼,直到叶宋提议姐妹几个下午一起逛个街,得到了高晓天和柠荼的一致认可。剩下秦若止决定回家补番,还有一个没说话的百里墨湘……

  果然,购物对于女性是具有极大魅力的,几个姑娘兴高采烈地抱团都把下午要去的茶餐厅都决定好了,百里墨湘那边响起了电话,几人也没听见说了些什么,都准备回去打点一下这个冬天还能穿什么小裙子了,百里却过来打断了一下谈话。

  “不好意思啊荼荼,找你的。”百里墨湘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柠荼有点疑惑,谁找她还是从百里墨湘的电话里啊?不过还是没问,稍微压制了一下自己要去逛街的兴奋心情,从百里墨湘的手中接过了电话:“您好,我就是柠荼,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您好,嗯,柠荼小姐。”电话里那个男人的声音,柠荼觉得很熟悉,也很礼貌,“我是秦空,昨天刚刚去过你们俱乐部的。”

  “记得记得,【金钱至上】是吧?找我有什么事吗?”柠荼回想起来了这个人,这不就是那个用心刻苦研究自己文案的牧师吗?柠荼也是从百里墨湘那里确认过了这个人的名字和游戏里的这个角色的对应关系。

  秦空对于用人名字对应游戏ID的行为有点不习惯,但还是没在意,说起正事:“实不相瞒,我的游戏理解遇到几个问题,我想与其我自己瞎猜,不如求助一下身边的资源。正好你和百里比较熟,不介意的话,可以留一下你的电话吗?有时间一起喝两杯茶?”

  柠荼身后两个小姐妹的耳朵都快贴到手机上去了,直到柠荼抬头看向百里差点撞上两个小姐妹,这才发现两个人正在偷听。两个人毫不掩饰尴尬的微笑,柠荼撇撇嘴,全当两人调皮。

  “好的。不过既然电话都来了,有什么问题可以在电话里就问一下吧。”柠荼说。

  “不太方便,除了问你,还有一些是问百里的。实在抱歉只能麻烦你们了,这两天游戏也没法上去了,所以你看这些天什么时候有空党时间,方不方便留给我?”

  秦空说完,还不等柠荼开口回应什么,身后两姐妹就开始嚷起来了。

  “有空有空,今天下午六点半我们要去H市市中心的地下茶餐厅,秦先生可以来一起喝茶啊。”叶宋用嘴对着大概是手机话筒的位置喊着,地名和时间都报过去了。柠荼的耳朵自然也是难逃一劫,眉头一紧,刚刚把电话拿到离叶宋远一点的地方时,另一边的高晓天却是抓住了时机,凑上去继续说:“对对对,到时候百里也会一起去,你们正好一起聊聊天嘛。不见不散啊。”

  柠荼愣是一句插话的机会都没赶上,任凭两个姑娘脸上挂着八卦的笑容,就替她把会给约了。正想着对着电话里的秦空解释一下的,却没等她想好说什么,秦空那边就答应了。

  柠荼更着急了,刚想好了怎么解释一下的,就看百里的手机显示了一下低电量之后……自动关机了。

  嗯?嗯嗯嗯?

  柠荼懵了,她琢磨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就,就是向着身边那三人投去怒目。两姐妹憋笑装着乖巧,剩下一个百里墨湘一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憨批一样的问:“手机可以还给我了吗?”

  柠荼差点直接把他的手机直接砸在地上,带着股气把那手机丢在了身边不知道是谁的电脑桌上,扭头就走。那两位姐妹哪能放过她啊,两人拥上前去也不管柠荼如何反抗哀嚎的,连拉带拽地,把柠荼拖回了宿舍梳妆打扮去了。

  目睹了全过程的两位男队员都震惊了,原来除了购物逛街,对女性具有更加不可抗力的魅力的还有八卦啊。

  没错,两个姑娘显示随便打扮了一下自己,然后就开始了对柠荼穿什么衣服化什么妆梳什么发型喷什么香水的激烈讨论,柠荼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衣柜和化妆台变得一片狼藉……

  游戏世界里,榕树城已经恢复了原先的秩序,树底下开始接待那些取快递的玩家了。巨大的树干下堆满了各种包裹和一些负责取货的魔族鸟类,“取货码?”“叫什么名字?”,战后恢复的宁静,被这份久违的繁忙替代。

  抬头望时,是飞鸟去,是飞鸟来。

  琉月在树下帮忙,她又不是魔族还有翅膀,所以也只能做一下这样的工作了。只有公会的文书寄回,他们的任务才能算作真正的完成。反正也没有其他事情,在榕树城帮点小忙,换取一些魔族人的好感度也是可以的,毕竟秦先生教过她,一切要做长远打算,而且不要对工作挑挑拣拣。

  琉月是认可的,也是这样做的。但是现在的她感觉很奇怪,自己身边的所有玩家,在一瞬间内,头顶的ID全灰了。同时下线吗?可是之后看到的玩家们,ID也是灰色的。今天是怎么了?今天不是周末吗?琉月有点难迷茫了,怎么感觉游戏里的时间静止了?

  “你出门?”夏晴看着秦空换了身行头,往大门口去,问道。

  秦空点头,算是打声招呼:“嗯。游戏停服维护,你自己休息一天,手机还你。”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了夏晴的手机递过去。

  夏晴走过去接过来,眼睛却打量着秦空的行头。不是正装,那就不是去工作;背着双肩包,多半是放了笔记本电脑这种大件的东西,有文件要带出去;夏晴清楚这个人的衣品,现在这身衬衫围巾配大衣,那肯定不是去见百里墨湘。

  “小白和米苏回来的话你就出去找饭店吃吧,饭点我不回来了。”秦空开门前又说了一句。

  夏晴点头回应:“哦。”

  大人物,能让一个对饭点很执着的人不回家做饭。夏晴默默想着,但并未说些什么,只是回到自己原先在沙发上躺出一个坑的地方,继续看电视去了。

  就这样在沙发里一摊就是一下午,夏晴也早就想休息一下了,今天终于有机会了。怎么公寓一楼大厅的沙发这么软呢?好困啊……

  咦?这是什么地方,这天花板怎么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呢?嗯……夏晴闭上了刚刚睁开的眼睛,手掌在自己的眼皮上使劲儿摩擦了两个来回,这才再睁开眼来。

  没错,这儿不是家里,是哪来着?夏晴身体还是疲惫得很,便没有急着坐起身来,只是扭头看了一圈自己房间,当看到衣架上那件大斗篷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在哪儿了。

  “我一定是在做梦,对……”他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觉的。那件大斗篷,不就是他的游戏角色【青空】的巫师职业套吗?自己怎么可能在游戏世界里?肯定是做梦了……做梦,做梦?

  夏晴猛地睁开眼,坐直了起来,转身子再次看了一圈,这里是榕树城的旅社房间,他踹开被子本想着四下走动一圈,却在站起来一瞬间头晕恶心起来,看来是真的疲惫了,哎呦……磕到床头柜了,还挺疼……疼?我不是做梦么?伸手揉了揉刚刚磕碰到的膝盖,嘶,真的疼……

  不会真的这么玄乎吧,夏晴重新坐回床上,上身是一件浅蓝色的衬衫,窗户开着一阵风过来竟然还是凉的。真……真的?夏晴迷惑,深吸两口气平静一下心情,还去关了房间的窗户,重新钻回被窝里,正想着开始静静思考人生的时候,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夏晴,不,他现在应该叫自己【青空】,再次抬起手在自己脸上摩擦了两遍起床向门口走去。当他靠近门口的衣架时,那斗篷竟然还像是长了脚一样走过来披到了自己身上,好像知道自己冷一样,青空顺势就系上了扣子,趴在门上从猫眼看了一眼外面的外面的人,竟然是琉月。看来是真的穿越了……

  开门……

  琉月很礼貌,对人行欠身礼,才开口说话:“【青空】,你好。我是琉月,刚刚在榕树城下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客人,说想要见见你,不知道现在是否打扰。”

  “不打扰,我正闲的,直接走吧。”青空没推辞,却是像他说的,他正闲的,与其自己思考人生,不如出去看看。琉月点点头待他离开旅社准备前往榕树城下。

  之前自己的平疲惫不堪地跟团划水,现在真的走在榕树城之间才能感受到这其间的氛围,树枝便是道路,树杈想交错的位置便是路口,偶尔还有在两个高矮相错的树枝之间搭建楼梯的,虽不到桃花源所说的阡陌交通俨然有序,但当真是别有洞天,还有一个在显示世界绝对体验不到的感觉……

  好大的风啊!榕树城的树冠可是伸到云霄的啊,这海拔,会不会缺氧暂且不提,但是身在平流层的高空,现在的青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榕树城的鸟不飞的时候通常收着翅膀了,这要是一阵风过去一定直接起飞了。青空将斗篷帽子带好,又拉紧松紧带,只留着脸露在外面,奈何身后衣摆飘飘,狂风咧咧作响,青空真希望这斗篷能立刻变成一件棉袄……咦?他就看着自己的斗篷突然裹紧了自己,然后在一片青蓝色的光芒闪过之后,真的变成了棉袄,嗯?防寒服?变了。羽绒服?又变了。鸭绒大衣?真的又变了!好神奇……

  青空身体里那个夏晴的灵魂真的很久没有这样释放过好奇心了,他正玩得开心,身子也被捂得暖和,忽然听见身前人干咳了两声,这才抬起头,发现人家已经驻足在原地看着她了,再往前走都要掉下去了。还好琉月似乎并没有用关爱幼年儿童的眼神看着自己,咳咳,怎么下去啊。青空朝下面探探头,然后就感觉身侧一阵不同寻常的风,然后就看着身旁的琉月召唤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纸片在风中重叠,最后拼贴出飞毯的模样,一跃而上,开始向着榕树城下飞去。

  青空愣住了,怎么回事儿?呃,我要怎么飞?嗯……扫把?刚想到这儿,自己是身旁真的突然出现了一个巫师的扫把。是这么骑?青空琢磨了一下造型,飞?哎呦我天!

  青空一个没坐稳,手还没抓稳扫帚,扫把直接从身下飞出去……嗯?回来!“咚”,哎呦,这狗血魔幻剧情,就像是那些魔幻电视剧里刚刚学习魔法的小白主角一样,那扫把飞回来,照着他的脑袋就砸了过来,然后那扫把就像是做错了事然后装傻的小孩子,落在地上没了动静……青空抱着头,蹲在原地自己吃痛去了。

  没过多久刚刚飞下去的琉月坐着她的飞毯就飞了回来,看着【青空】的样子,问道:“你没事吧?”

  青空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自己的心情,至少“丢人”两个字应该是不会失当的。但是他也不是个很在乎面子的人,抬起头盯着琉月那个飞毯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能搭个顺风车吗?”

  终于到了榕树城下,琉月先跳下飞毯来,然后回头看着青空也跳下来,这才收了那些星光符纸。她藏起了关于“这个巫师怎么会连自己怎么飞都忘了”的疑惑,带着这个【青空】先去找那位客人去了。

  说起来那个客人可真奇怪啊,戴着的藏青色斗篷藏住了脸,只留着那精致的下巴和那艳如梅子的唇,身形也是藏在着,只听声音辩出是个女子。只说了自己认识青空,知道他在星宫,希望能来看看他。

  “到了,就是那个女子。”琉月带着青空绕出了一圈取货点,来到了人群外一个女子身前,侧身向那女子介绍道,“这就是你要找的人。”

  “琉月小姐姐!走走走,我给你看!这是那边那个沙雕,呸,那边的神雕大哥送给我的弹弓,他说我分货特别快还没出错,奖励给我的,还有休息时间,琉月小姐姐,小姐姐,快来。我们一起去森林里玩吧!”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琉月听出来这是【凯】在呼唤自己。大老远的地方,挥舞着双手朝着自己高声喊着,就像是一阵风吹到自己跟前,连看都没看一眼旁边的其他人,拉起琉月的手腕,一溜烟朝着森林跑去了……

  青空看在眼里,虽然他觉得那个【凯】应该不会那么巧也穿越,但是这个神经大条的性子和星宫公寓的凯文还真是不相上下了。哦,对了,他是来见人的,这位是谁?自己的剧情里有这一段吗?还是没做到?

  “她被带走了?那正好剩下我们两个了。”那女子慢悠悠说起话来,还上前两步和青空挨近了一些,她将自己的斗篷帽子向后拉了少许,露出自己的眼睛,看着青空,“蓝天,好久不见。”

  看见这张脸,青空有些发愣,虽只是露出面庞,但是当真漂亮。皮肤白得无暇,唇似冬雪一点梅花,鼻翼秀气却不是稚嫩,瞳眸蓝得深邃透亮,仿佛纳入星辰大海一般晶莹闪着光……诶?是……泪光?

  青空有点出神了,准确地说是,他身体里夏晴的灵魂有点犯懵。他不认识这个女子的样子,因为他的新手任务是代打做的,他当然不知道眼前这位就是首都户籍角色的新手任务引导者【青鸟】了。

  但是NPC来主动找自己,这不论是谁也会觉得反常啊。如果他知道眼前这个NPC是【青鸟】,那么夏晴除了犯懵,一定还会有震惊,或者要找那个代打问清楚了。

  青鸟望着他,不自觉靠近过来。等到青空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竟只有十个公分左右的距离了,青空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看到这个反应,青鸟眼中那晶莹的光荡漾出一圈涟漪,显然是已经聚起来的眼泪,压在眼眶却迟迟没落下来,她声音没有很大起伏,一如方才那般温和,却有些轻微地发颤:“你不记得我了是吗?”

  青空心里有点发毛了,这到底是那位?“这位小姐,您可能认错人了吧。”他压着自己内心的十万个为什么,淡淡回应了一句。实话说他现在真担心这位小姐下一秒就哭出来了。

  青鸟笑了,一瞬,而后抿着唇,咽下一口气,眨了眨眼躲开了面前这个人的眼神,点点头,嘴角不知道时在上扬还是下落,说道:“是……是。”说完,她转身远去,没有再回头,拉下那斗篷的帽檐,重新挡住了眼,右手掌覆盖在已经发酸的鼻尖上,掌纹印花了两行泪,她步速极快。

  “啪嗒。”

  “诶?”现实世界中的柠荼被两个姐妹拾掇了好久,现在就坐在了茶餐厅里,正看着菜单,两眼酸胀得厉害,一个哈欠过后,菜单上竟烙下了两簇水印。看的旁边的姐妹急忙从各自的小包里找出来了一大堆反正是百里墨湘看不懂的东西,在柠荼的脸上涂涂抹抹画画擦擦,最后全都补好了这才放心坐回原位去了……

  百里墨湘看呆了,当代女性对于自己闺蜜和异性的约会活动都这么重视了吗?不,只有柠荼自己知道,这两个人就是想找一个冤大头请吃饭而已。她朝着百里墨湘的方向看过去,又是想打哈欠,被旁边刚刚收好散粉的叶宋呵住了。

  柠荼撇撇嘴,反抗是不敢反抗,只能偷偷在心里吐槽了。还好这位冤大头,呃不是,秦空是个准点的人,并没有让她们等太久。

  秦空来了就很懂礼貌,百里墨湘主动承担了介绍的任务,秦空一一问好,而后点了茶品,客套了几句,就直入主题了。

  “很抱歉在休息时间叨扰了。”

  “没有没有,现在也没有训练计划。”

  “那我就直接提问了。”

  “好。”

  秦空解下身后的背包,取出了自己的笔记本,一边开机一边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游戏中所提到的魔界和魔界钥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是世界边缘化的东西了,涉及到我个人的一些……”柠荼听到了问题有些发慌了,他眼神飘到了身旁的叶宋和高晓天身上,有些犹豫了。

  秦空却明白其中意思,没有再纠缠,直接跳过:“好的,我理解了。第二个问题,赫尔墨斯和游戏首都历史中的墨丘利有什么关系吗?”他是来提问的玩家,不是八卦新闻记者,对于隐私问题,他当然保持着他应有的礼节意识。

  “同一个人……咦?墨丘利和光明之神做过约定,我在文案和史书里写的明明是赫尔墨斯的名字啊。”现在轮到柠荼疑惑了。

  秦空这时更加确认了,他的笔记本也在说话间打开了,现在虽然进入不了游戏界面,但是他昨晚特地登陆了游戏做了史书的截图,他那时候才发现,他的视角里,史书上“墨丘利”这个名字和旁边的字完全不同,是紫红色的。他把这张截图递给柠荼看,柠荼看到了图片,她很快想到一个可能……

  “百里墨湘,你是不是把你的账号给他了?”

  百里墨湘意识到不对劲儿,歪着同样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但是听到叫自己名字,这时候在柠荼面前装傻,那就是不明智的选择了,他干咳了两下,点点头:“对,羽皓。”

  “你怎么不告诉我?”柠荼刷地一下就站起来了。旁边两个本来期待着娱乐气氛的姐妹有点不知所措了,秦空一本正经问问题还很懂礼貌跳过隐私的态度本来就让她们很失望的,现在她们都有点质疑自作主张把秦空约出来到底对不对了。

  百里墨湘赶紧解释:“我是想告诉你的,但是那时候看你每天的状态,我怕你太激动。”

  “百里。”秦空向着百里的方向使眼色,小声提醒着。百里口中的“那个时候”是一个不太方便外人知道的时候,而且面对激动的人讲道理,基本上是在自取灭亡的。

  但是不幸的是,百里墨湘就是太害怕柠荼激动了,满眼里都是柠荼,全然没注意到旁边秦空的提醒,继续说着:“而且你现在也看见了,没有人比秦空更适合这个账号,包括我。”

  “我不要听你说!”

  你看你看……

  柠荼说什么了?秦空就知道,现在好了。他现在只恨自己坐得离百里墨湘太远,不然他现在一定会伸腿去踩一下百里墨湘的脚。柠荼现在别过脸去,谁也不理了。完了完了……

  “那个,柠荼小姐。”秦空试图打破僵局。

  柠荼虽然还没有失态到对他大喊大叫,但是也没了心情再接话,只丢下一句话:“我出去一下。”然后就直接离开茶餐厅了。

  剩下的四个人里,百里墨湘知道全部,秦空知道一半,剩下那两个自认为和她最要好的姑娘,却是什么也不知道。

  百里有意去追,秦空却把他叫住了:“她现在估计不想见你,算了。”

  “啧,那你不知道。”

  “那我和你一起去,两位……呃,可否辛苦帮我看一下东西?”秦空问那两位正不知所措的女孩儿们。

  两个人虽然是不明真相,但也不是傻子。柠荼对她们可能有秘密,但性格确实率真不会太遮掩,脾性倔强也是拉不住的,两人就是担心她不冷静容易遇到麻烦,点点头让两个人先去了。

  果不其然,出了地下茶餐厅,就看见柠荼一个人坐在大马路边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秦空和百里墨湘相视一眼上前去,还是秦空觉得她不会太排斥自己就先开口了:“柠荼小姐,我不知道这个账号角色对你的意义,也并不知道这件东西是你和百里共同所有的。十分抱歉……”

  “你先别说了!”百里墨湘打断了他的话,直接上前去伸出手晃了晃柠荼。

  果然……她竟然就在街上昏睡过去了。

  “啧。”百里墨湘皱了一下眉,扶着柠荼没让她倒下去,扭着头对秦空说,“你先回去给那两个丫头结账去,就说柠荼有事和我先回去说了,别告诉她们柠荼现在睡了,剩下的我路上再和你说。”

  “……”秦空没说话,就算他再聪明,面对马上就能得到正确答案的事,他也失去了想要猜测的欲望。后去结了账,大方阔绰的一人包了全部,让两个姑娘大增好感,至于柠荼的现状,秦空倒也是一个说谎的好手。

  收拾好了自己带过来的所有东西,就和百里墨湘轮流扶着昏睡的柠荼,躲开容易吸引异样目光的大道,打了个电话就让琉辉现在立刻马上开车过来。

  百里墨湘挂了电话,还不忘说一句:“学了驾照不买车,最后还得等会儿,等上了车再说吧……唉。”说完,看了一眼现在靠在肩头昏睡着的柠荼,给她把着急跑出来没扣好的大衣扣子扣上。天冷,茶没喝到够亏了,别再感冒了。之后趁机摸了摸她发顶,上手插回口袋里安静等待了。秦空看在眼里,同样是一句话没说。

  此刻的游戏世界里,琉月正在和【凯】在草丛里埋伏着一只魔兽,是一只长着兔耳朵猪鼻子的生物,却是闭着眼的,梦空百科说过这种动物叫做【吻梦兔】,喜欢亲吻郊外睡着的旅人,只要在他们的额头上亲吻过后,旅人的噩梦就会变成美梦,不少贵族家族都会养上几只来治疗失眠。

  野生动物终究是拥有不羁的灵魂,吻梦兔及其胆小,被圈养的吻梦兔会不吃不喝来自尽。但是那又如何呢?人族的欲望是压抑不住的,既然命不够长,那就依靠数量来凑好看。反正吻梦兔又没有食肉动物的利齿和利爪,无法反抗的卑微生物罢了。

  相比黑猎们残忍血腥的猎杀或捣窝,【凯】这种用弹弓来逗趣儿的方法当真可爱极了。他又不是为了抓住卖,不然他身上的诚信勋章一定会把他的坐标报给猎手协会负责逮捕黑猎的人手上去,然后又要有一大堆的手续流程来证明自己无罪,他可不是喜欢给自己公会找麻烦的笨蛋。

  【凯】发射出去一颗碎木块儿,并不是照着兔子去的,而是那兔子旁边的小石子,但是奈何他眼神真的不好使……

  “哎呀!”【凯】看着自己发射的“子弹”正中那兔子的屁股,然后受惊的兔子一溜烟跑没影了,他惊叫了一声,他不是故意的,“不好意思啊,兔兔。诶?琉月小姐姐你在看什么啊?”

  “嘘,史莱姆重生。”琉月的食指在唇上比划,低声回应。

  “啊?”【凯】顺着琉月的目光看过去,却是什么也没看见。这不是因为他眼神不好,是真的什么也没有。

  琉月从口袋里取出自己的移动终端,打开了光子屏,画面里竟然像是照相机一样的画面,琉月放大画面。这回终于看清了……

  【凯】没见过这种生物,因为史莱姆也已经是绝种生命体了。

  他张大眼睛仔细看,生怕错过了什么细节。画面里,草坪上一滩液体,泛着淡绿色的荧光,质感就像是胶水,又像混合着搅碎的果冻。草尖上的雨水低落下来,落在那滩液体之上,很快就被融合了。就看着那一滩液体一点点鼓起一个包最后膨胀扩张,直到突然从浑浊的胶体中冒出两颗眼珠。

  “啊!!!”【凯】被吓到了,直接叫出来了,原本撑在地上的手一个发软,下巴在草垛上砸了一下,还好是草垛。接着就看见那逐渐成型的史莱姆,竟然从刚刚完全看不清的一滩水上变成了现在的样子,琉月收回了自己的移动终端,就看着不远处那个草坪上,一个发着绿色荧光的球摊在那里,上头还有突出来的两个小眼睛……

  真的史莱姆诶……不管别人了,反正【凯】是看呆了。三两步跑上去,也不多端详研究了,直接整个揪起来。

  哇,不是说灭绝了吗?还能看到这个,太酷了吧!【凯】一边想着,一边将那史莱姆在掌心把玩研究起来。这手感,这品相,这……

  琉月赶紧跟上来说:“【凯】先别动,史莱姆也是很胆小的生物的,而且你现在如果把它转晕了的话,它会朝你喷自己的分泌物的。”

  琉月说这话时已经晚了,【凯】当时看见史莱姆身上冒出了一个鼓包,根本没听进去琉月说的什么,伸出食指就戳破了那个气泡。果不其然,气泡爆开,喷了他一脸的绿色液体,呃,这个东西用手摸整块儿的时候还真的是很有趣,颇有一种解压玩具的快感,但是如果黏在脸上那就完全是另一种体会了。

  “靠!”【凯】左手仍然抓着那史莱姆,有一个篮球那么大的史莱姆,右手抹掉自己脸上的液体,使劲甩掉,“这魔物太危险了,不行,我要送到珍稀动物博物馆,贡献一个标本。”

  “别啊!小凯,你看,它是活的呢。而且史莱姆自己就能无性繁殖,我们就不能养起来吗?”琉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就是非常想要保护这个史莱姆,双手搭在【凯】的左手上,说着。

  “可是……这东西我们都未知,太危险了。”

  “小凯~你看它多可怜啊。”琉月晃了晃【凯】的手臂,从秦空的记忆中学到的撒娇技巧也用上了。

  【凯】真的招架不住了,终于松开了咬紧的牙关,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魔物,那魔物当真还迎合上了琉月的话,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他终于还是心软了:“好吧好吧,不过它要是伤害你的话,我一定会立刻送走的啊!”

  “好!”琉月开心的笑了,不是系统设置的微笑,是真的露出酒窝的喜悦的笑。她伸出手将那史莱姆捧起来,抱在的怀里,其实她也是好奇的,只是没有【凯】那么火热,她一手轻轻拖着史莱姆,一手在它头顶轻轻搓了两下。

  看这琉月爱抚着史莱姆,两个生命那亲热的模样,一旁的【凯】酸了起来,俯下身来装作凶巴巴的样子盯着那史莱姆的眼睛说道:“你听见没有,你要是敢搞事情,我就把你揉圆搓方拉长再压扁,听见me……啊!”

  还没说完,那史莱姆的眼睛就缩了回去,照着他的脸就迅速鼓起一个包,炸开,又是喷了他一脸。【凯】紧闭着眼防治那些液体进入眼睛,一边擦着脸一边骂着:“你大爷的!”

  “噗……”琉月原本在史莱姆身上游走的手现在捂着嘴,开心的笑着。纵使这些天她累到失去自己的AI体制,但是此刻陪伴在同班身边的她,是那样轻松自在和快乐。

  “哇,琉月小姐姐你看它……你还笑?啊!!!”

  森林中回荡着少年的呐喊声和少女银铃般的笑声。灵动,充满生气……

  森林的另一端,一位持伞的粉发女子,正背着昏睡的【青鸟】朝着首都赶去,她的耳朵上是一只黑色的压缩版移动终端,她正在和移动终端另一侧的人通着话:“星雨,如你所料,青鸟刚刚险些暴走了,还好我已经控制住了,你那边怎么样?”

  “桃花源太难控制了,你那边呢。”另一端是同样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黑森林那边有金伯爵在,不会出事的。真是糟糕,世界上怎么忽然涌进这么多负能量呢?翠鹧也还不出来吃掉。”

  “也许是遇到什么事了吧,我们先做好分内的事好了。”

  “我去联络一下律贞……”

  “那臭妹妹讨厌,倒是真的靠谱。快去吧,天快黑了。”

  “嗯。”

  挂断通讯,粉发女子继续加上前进起来。此刻游戏世界,榕树城上的乌云早就为首都带去了洗礼,离开榕树城身后却还能看到落日,天黑开始变早了,看来冬季就要来了。

  “要抓紧时间了,惠洛。”她自言自语着。

  榕树城下,青空还留在原地,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却什么也不愿意想起,实话讲强行灌输别人的记忆给自己并不一定是让人愉快的事情,更何况这些回忆和自己的经历也很像,不幸的是,他的经历也并不快乐啊。

  他不自觉间抬手又是在自己的脸上揉了起来,直到远远看见归来的少男少女,呃,还有一只史莱姆。他时限忽然模糊起来,任凭他如何努力想再睁开眼睛,却都是徒劳,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再醒来,已经是夏晴是身体,自己从沙发上滚到了地板上,难怪会有感觉,算了,应该就是做梦了吧。嗯?被子?难怪感觉梦里穿了鸭绒大衣……看来是小白他们已经回来过了,看到自己睡觉不忍心叫醒就给自己改了个被子,电视也关了。

  正想着,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嗯?秦空说自己饭点不回来的啊。是谁呢?夏晴将被自己卷下来的被子扔回床上,揉了揉脸去开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