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三,暂停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413 2019-12-20 21:00:00

  又是新一天的清晨,经过昨夜的雨,清幽笼罩了两个世界,一个现实,一个梦境。空气变冷了,落木扫地放眼望去,马路两侧多了环卫工人的留下的两道橘色。秋风不似昨日狂妄,仿佛发过脾气又开始想着求和的娇羞小姑娘,撩拨着湖面在湖心漾起圈圈涟漪。

  琉辉昨晚是住在俱乐部宿舍的,清早一醒他就要先去植物人妹妹那边了,洗漱过后就准备锁门离开的,又想起来昨天的事,有点不放心柠荼。轻手轻脚爬上楼来,探头确认那看门的宿管还没睡醒,绕过那打卡的闸门,蹲下身从那封路的红布带下通过,来到了走廊里,看见一排房门自己就后悔了。

  哪……哪个是柠荼的房门?昨天可是挨个房门敲的,今天他不敢啊,一想到高晓天和叶宋……呃……

  “你在这儿做什么?偷窥?”

  这句话从琉辉身后传来时,他是真的一身鸡皮疙瘩,紧张到几点。等反应过来是个男声,绝对不是宿管阿姨的时候,他撇撇嘴,扭过身来问:“那你呢?”回身一看,果真是百里墨湘。

  百里墨湘笑了笑,抖了抖他手中的一串钥匙,说:“某个大小姐出门忘了带自己的续命水了,让我上来拿。”那钥匙扣上,挂着柠荼的名牌,确实是她的钥匙扣不错。

  看来柠荼是没事了,琉辉如是想着,暗自松了口气。一种莫名的尴尬涌上心来,没想到他还能拿到人家女孩子的房间钥匙,嗯……琉辉挠挠头,回避着对方的眼睛,说:“那,看她也没事儿了,我就不用找她了,先去琉月那边了。”

  “去吧。”百里墨湘目送着琉辉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这才用钥匙打开了房门进了屋带上门,蹑手蹑脚不发出一点声响,来到床边,躺在那的是还在熟睡中的柠荼。

  他走近了些,蹲下身来看着那张熟睡的脸,伸手来在她的脸上轻轻拍了几下,低声唤着:“荼荼。”

  游戏世界里,百媚教天财地宝库的大门前,律贞正带着几只魔龙将那一屋子是金银财宝抢得眼红,忽而像是幻听了一样的听见了一声“荼荼”,这才猛然忆起自己现在的灵魂是柠荼。

  没人看见她刚刚的瞳孔地震,那些跟随她而来的黑暗公会的“掠夺者”们,只知道刚刚他们的老大发现了百媚教和【赫尔墨斯】的交易,本想着把人抓住的,却是没想到百媚教教主还帮这位“老顾客”做了个傀儡保身,律贞自然知道这百媚教教主也只是一介商人,拿钱办事,自不必追责什么包庇叛徒,因此作为反派的最大话事人,律贞要干一点不取商人性命但会令商人非常肉疼的事情。这才有了现在眼前一片抄家伙抢劫的景象。

  糟糕了,柠荼想着。自己的人格开始被反噬了……

  “咳咳。”柠荼,或者还是律贞,忽然正经起来,打量了一圈四周,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清醒。忽然看到了熟悉的事物,她几个踏步助跑跳上了一个石阶,其上陈列着的是一柄长戈,通身透骨的寒气,戈刃与木柄相接处有一条刺目的断痕,经过一些特殊工艺隐藏在了镌刻的铭文里。果然没看错,柠荼想着,伸手去取那长戈,那寒气似对外人有所排斥,却终究抵不过律贞的一身戾气,还是被律贞抓在了手里。

  寒冰戈……

  柠荼看着那长戈柄上的白莲铭文,回想起了一些事,忽而侧身问起那百媚教主:“这宝贝我收走你没什么意见吧?本就不该是你的东西。”

  “呵,那您可真是好眼力,这长戈认主留我这儿也无用。黑暗之神若喜欢,便当是个玩具拿去把玩也无妨,只是莫再记我百媚的仇就是了。”百媚教主回应着。

  那声音妖娆抚媚,又似猫一般甜美慵懒,人也长得标致漂亮,那眼睛仿佛青蓝色的猫眼宝石,在黑暗中幽幽泛着光,柳叶吊梢眉,又是商女标配的一个精明气质,肤白若瓷器一般,和律贞那病态白还当真是多出不少姿色。虽也是活在黑暗下,东方女子的秀气却一点不落下,黑底色交领的汉服上衣,只下裙不似东方设计,后裙长落地而身前布料却截到了大腿根,露着那双修长白皙的腿,衣裳绣有深蓝靛青的蝴蝶铭文,和律贞在地下城黑暗公会的殿里一样,光着脚,想来二者都该是傲慢者的典范吧。只是这律贞是她老大,哪敢傲慢呢?

  先不管咱乐不乐意了,先把高帽子给人家戴好了再说。

  “不记仇?想让我黑暗之神不记仇吗?我劝你多喝热水少做梦。差不多了,龙崽子们,拿够你们的黄金,咱们回家。”律贞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态,对那所谓的教主送去了“温暖”的嘲讽,而后一声令下,带着一屋子的盗贼们一起,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留下那百媚教主在天财地宝库的一片狼藉中叹息……

  离开了百媚教,柠荼再没有犹豫,摆脱了律贞的躯壳,就开始逼着自己醒过来。

  百里墨湘看见那睫毛一颤,这才终于放下心来,直到柠荼睁开眼睛,看着其中反射出自己的身影,他这才停下了呼唤,脸上满不是平日那标致的微笑,带着质问的语气说:“差点被反噬了吧?”

  “……嗯,我这次睡了多久?”柠荼没着急起床,先是一脸嫌弃地把人推远,而后揉揉眼,问起来。

  百里墨湘指了指她卧室墙头上那面挂钟,说:“十个小时左右了,现在是早晨八点。你昨晚把钥匙丢给我,有想过你们宿管阿姨很凶吗?”

  “噗,她明明很和蔼的啦。”柠荼忍俊不禁,撑着身子起来,也没有被子,衣服也穿在身上,只是发型乱了些,“我先洗漱去了。”

  “注意下次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等你训练。”百里墨湘对她的嬉皮笑脸无奈。却也只是起身,给她留出空间,将那串钥匙放在她房间的书桌上便离开了。

  雨夜过后的早晨,潮湿而伴着新鲜味,琉月早早醒来,却发现自己又是在床上,又是面对秦先生那仿佛写着“你不会自己上床睡觉吗”的脸。

  她现在在备早茶,因为和人约定好了“以后要自己按时上床睡觉绝不熬夜”的,她才有这个勇气还和先生站在一起的。好吧,她下次给自己的时钟安排一个作息表好了。实话来说,疲惫不是一个好东西,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为人工智能的她会疲惫,但是她还是体会到了,那种想赖死在床上的心情,还有打哈欠的感觉。想想幸好游戏世界观的AI不是铁打的身体,不然那真就有可能的磁打的床了。

  还像上次一样,秦先生待到了八点就下线了,说是有工作。之后没过多久,原本还在线的【青空】,竟然也灰掉了ID。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周末啊……

  “你不要命了是吗?”

  现实世界里,米苏和白陌正并肩坐在餐厅里收拾桌面,独留下一根油条和一杯豆浆。正准备一起出门去图书馆期末备考的时候,忽然听见了楼上那开着窗户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大吼。两个人抬头望了望,却都是摇摇头,离开了。

  夏晴的房间里,有咆哮的秦空,顶着一张没睡醒的脸的夏晴,还有一地狼藉和一瓶药,洒落一地的……安眠药。

  那一声咆哮在夏晴耳边,就像是昨夜在窗边吹的风下的雨一样,他昨天忘关窗的时候可是一点没影响自己的睡眠,现在也是一样,他刚睡醒,被人踢了房门就去开,他现在感谢秦空是个不喜欢增加清洁工作烦恼的人,至少理智得没用桌上的半罐提神用的功能饮料泼向自己。

  夏晴一个哈欠甩甩脑袋,使劲儿睁大眼看向秦空,咧嘴笑笑,抬手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眼里是血丝,还有深深的黑眼圈,脸又失了血色一样的白,要是补个口红,真是本色出演的小丑。

  秦空保持理智没直接断了电脑的电源的,但还是气到了手抖,刚从人床上捞起来的手机就Duang的一声砸在地上,一边弯腰捡手机,一边继续口头教育着不听话的“大哥”:“你给我老老实实睡觉,手机电脑给我!”

  夏晴无奈,其实他本来是有计划的,准备白天玩,晚上休息的,只是第一天要推的剧情太多了,所以就通宵了一晚上,更没想到十二点的时候他就被一个奇怪的现象困惑到现在,他每天都想要等到这个十二点,又不想错过白天的公会任务。十二点睡觉对于他这位精神科医生来讲是经常的事情,但是十二点睡觉同时七点以前起床,就造成了他现在的结果。不过终于,集体任务总算是解放了,他已经准备好调整作息了的,所以今天八点钟才醒过来,只是精神面貌没那么容易恢复罢了。

  只能说可惜了他们星宫的娃娃大多是孤儿出身,否则一定会说现在的秦空像极了要没收自己手机的爸爸。

  至于秦空也不是生气,而是真的被安眠药吓到了,他也本不想管那么多的,只是对于一个本应该头脑清醒的医生来说,用上安眠药意味着什么,这实在是太可怕,他必须要出手管一管了。

  最后还是夏晴开口问了一句“今天早上吃什么”,让本来完全不镇定的秦空终于平息了下来,甩下一句“豆浆油条”,就扭头走人了。

  夏晴喝下了剩下那半瓶饮料,就出了房间去洗漱了。房间?吃完饭再收拾吧。

  等重新收拾好自己以后,夏晴才算看起来精神了一些,至于这个黑眼圈,睡个午觉会好的吧。去餐厅吃了那有点凉的豆浆油条,溜到了客厅,立刻开始了咸鱼瘫……

  秦空路过提醒起来:“房间收拾了吗?”然后夏晴又灰溜溜上楼收拾房间去了。不对啊,不是你砸了我安眠药碰倒的书架吗?算了,就这样吧……

  琉月这边已经打点完毕,正要去感谢几个重要的朋友。

  旅社除去他们星宫,当然还有其他的借宿者,其中有一间现在就用来给他们的新盟友落脚了。他们连房门都没关,为了补偿这几位辛苦的演员,文森特城主会送来一位帮助他们回复状态的食物,还有一些材料,着一会儿敲一次门的他们也嫌麻烦,有着从机械联邦带出来的高智商的高等生物当然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事情,索性就将房门一直开着了。

  “总算不用蹲在牢里了。”

  琉月听见房里的一男子的声音,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丝“解脱了”的意味。实际上现实世界里的这些人不过只是在确认已完成的任务。

  出于礼貌,到了门口的琉月还是站在门外敲了敲门板……

  作为领头者神枪手正坐在房间的书桌上,是坐在桌子上,不是椅子,因为他的椅子上正摆着一部个头不小的手炮,桌角还有散落的零件,他就盘腿坐在桌上,不知道在对那手炮做些什么。

  听见了敲门声,他先是有点紧张的抬起头朝着门外看了看,饱着手炮一段的手臂还不自觉往怀里收了收,见是琉月像是松了口气,拍拍旁边的枪炮师示意他把武器收起来,而后才上前来说道:“诶?这位不是星宫的负责人琉月小姐吗?昨晚的战斗真是多亏了你的信任。”

  “这不算什么,危险来临时,一致对外才是最好的选择。这些天委屈你们了,我其实也是来感谢你们的,不知道有没有打扰。”

  “不打扰不打扰,嗯……我叫林耀,就是你们团里那个【凯】的哥哥,正好趁着你来了,我们想冒昧问个问题。”

  “请讲。”

  “请问星宫是只属于首都的工会吧,现在只有琉月小姐一人在负责吗?”

  “没错,星宫没有受多势力干扰,只属于公会联合。”琉月虽然如实回答了,却也只说了一半,牵扯到公会利益时,一定还要留个心眼,她并没有把公会由自己全权负责也全盘托出,也算是刻意的答非所问了。

  林耀并没在意,人家可是来谈生意的:“是这样的琉月小姐,我们现在急需要一个势力绑定自己的公会,但是情况你也看见了,我们由于一些特殊原因无法被任何官方势力所接受,所以现在我想收购一家现成的公会。琉月小姐,星宫是一个刚刚起步的新手吧,现在牵扯的利益关系应该并不多,如果我们愿意出到让星宫全员满意的价格收购您的公会,请问琉月小姐意下如何?”

  林耀说的很直白,是真的在当生意一样认真地在谈的,唯独这个“让星宫全员满意的价格”显得有些夸大其词。

  琉月本人是果断拒绝的,且先不提星宫其他人同不同意的问题,光是“价格”这个词对她就没有什么吸引力。她是NPC,什么钱不钱对她真的没什么意义。

  林耀还是再挣扎了一下,但是两三次拒绝下来,他也就没再纠缠了:“好吧,琉月小姐态度如此坚决,那就算了吧,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好了。做个朋友吧,琉月小姐本名贵姓?”

  琉月听到这个问题后,呆愣住了。这世上还有谁叫着你的名字问你叫什么名字的情况吗?琉月虽然不解,但还是礼貌地回答了:“我就是琉月。”

  “是哪个liu啊,文刀刘吗?”

  “就是琉璃的琉。”

  “咦?我还以为这世上只有一个人是这个姓儿呢。”

  “呃……”琉月没有把是谁这个问题脱口而出。她是NPC,至于她姓琉还是就叫琉月,没有人为她解答过。她是从机械联邦出来的散人,就连谁给自己取的名字都没地方问,更何况是后面的那些问题呢。

  电脑前的林耀点点头记住了这个名字,不是还想软磨硬泡,这队伍里有他弟弟,时不时来联系联系也是好事。谁像他们啊,在这游戏世界里真是奶奶不疼舅舅不爱,上哪儿都是剧情杀锁死了不让他们24K的人建公会,回来一定要找柠荼抗议去!

  “哦,小洋,就是【凯】,在你们那里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应该的,他很优秀。”

  “诶诶诶诶!哥哥,你这儿干嘛呢?”说曹操曹操到,【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飞过来了,“是想挖墙脚是不是?告诉你,琉月小姐姐是不可能答应的啊,这么优秀的公会负责人,我三年的片酬加一起都买不走。略略略……”

  凯文上线也没多久,早晨在秦空的安排下骑着凤凰泠飞回榕树城的。回来以后白陌对他一如既往的冷淡和责怪,若不是当时秦空和琉月在场,他真有心把白陌拖进竞技场里揍一顿。白陌下线以后,那凤凰泠对他可谓是歉意加关心,虽然凯文经常被女粉丝包围,不过像泠这样带着惶恐的体贴真的是第一次体会到,就算只是个NPC,却也差点给他整蒙了。

  恢复好了状态的他准备出来溜溜弯儿的,刚刚确实是在走廊偷听来着,当听见哥哥问起了“琉月叫什么名字”,刚刚还想在屏幕前笑话人的他忽然意识到了琉月的特殊性,嗖一下就出来了,他得把琉月带出他哥哥的视线。

  “好了好了,琉月小姐姐,跟我回星宫去了,别理我哥啊。”凯文一边碎碎念着,一边操作着角色将琉月拉走了。

  林耀看着远去的两个人,只觉得凯文用上了自己背台词时的语速,完全没给他再说话的机会,鱼吐泡泡一样的一串语音屏蔽掉了他的话,他很清楚自己弟弟的这个行为意味着什么。

  “耀,现在怎么办?”他身后的那位机械师拍拍他的肩膀问道。

  林耀表面耸耸肩故作轻松的样子回答:“不急不急,来日方长嘛。”心下却在猜测着,自己的弟弟在对自己隐瞒什么。

  柠荼这边打点好了,得这琉辉去向医院后,也到了训练室,开始今天的训练内容。几个队员一起待在竞技场,准备匹配几个队友做实战训练的。

  现在联盟是刚刚起步的阶段,队员并没有一些针对训练的软件,大多也只是在游戏里自己探索训练着,操作、意识、战术、团队配合、武器装备的使用磨合,全都是他们这些准职业选手的重要课题。

  由于联盟要求职业选手需要着一年准备期内,所有的职业选手都需要在新区开设账号,所以平时的独自训练时间就是给他们各自奔波跑任务练级锻造武器的;而团队训练的三个主要事项:公会建设、团队副本、实战训练。

  公会建设在先前就有提到过,为的是给战队提供资源供给保障的,目前受困于这个项目的应该就是24k战队了。前期的联盟也没有什么粉丝群体,只能自食其力的24k也因此没有公会任务带来的丰厚奖励,导致其他战队的职业选手大多都冲在等级榜的前列,无一不是上了20甚至25级的,独独24k磨磨蹭蹭在17级上下,倒是和星宫这种玩家性质的群体保持一致了。

  团队副本那就是他们用来休息的娱乐项目了,他们技术好,什么副本记录,也都是顺手的事情。而这个游戏暂时还不存在什么野图Boss的设定怪,野图小怪身上几个队员之间互相抢怪挤兑也是日常了,尤其琉辉是真的受够了习惯了当做吃饭一样理所当然了。

  至于实战训练,竞技场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上一次系统更新时,梦空游戏官方就做好了铺垫,竞技场的三种战斗模式就是联赛赛制规定的三种模式了。不过游戏毕竟也不像正式比赛,观众席自然也是开放的。

  单人赛……

  第一场秦若止静待着进度条加满,摩拳擦掌。上线,一个普通玩家,秦若止没客气剑客技能掌握得炉火纯青,上去就是一顿招呼。没过多久这场比赛的对手就被终结了。

  “你的谨慎我很喜欢,不过瞻前顾后大可不必。”柠荼播着回放分析着:“你是剑客近战职业,但是也是机械联邦的角色吧,学一个探测类技能开视野,会省很多事的。”

  “技能点有限啊,加攻击不香吗?”秦若止问。

  柠荼回答得很认真:“你是剑客,规规矩矩加剑客技能对手对你的预判准确性就越高;机械联邦角色的优势就是在于探测类技能是最多的,多学一个技能不会有坏处的,在团战时你就知道会有多大的优势了。技能点的问题,只要你们按部就班做剧情任务,大家都不会相差太大的,装备再补上最好的,你的输出就不成问题。”

  “好。”

  第二场高晓天,法器扇类的妖灵师,对手却是一个克制法师的咒术师。高晓天不慌不忙,打得漂漂亮亮,虽然不乏咒术师职业刚刚成形没几个会玩的玩家这个原因,但晓天的发挥确实是完全压制性的,谁也找不到什么缺陷。柠荼用一盒柠檬茶打发走了这位求夸奖的姐姐后,就自己匹配第三场去了。

  没想到这一匹配却是个大型撞车现场……

  匹配对手:【奈落四叶】。

  柠荼刚想感叹来着,就看着系统提示刷出来一堆进入房间的消息。一时间所罗门和梦幻两个战队的队员齐刷刷地进了房间。

  两个战队的队员怎么可能做过这种精彩战斗呢?那叫一个积极,手速立刻跟上自己这颗八卦的心啊,进了房间就开始给各自的队长喊起了口号,甚至还有人挑衅起来了。

  梦幻战队队长柠荼的游戏角色【星雨】,职业侠客,定位刺客兼战士,无属性;所罗门战队队长龙墨轩的游戏角色【奈落四叶】,职业狂战士,定位战士,元素系灭。

  【星雨】:挺巧啊。

  【奈落四叶】:打完要不要再打一局团队?

  【星雨】:准职业战队陪练,求之不得。

  刀剑相交……

  低阶技能不多,所以预判也好猜。【星雨】起手【上挑】,【奈落四叶】当然看得清楚,全是不躲避,起手【冲锋】,技能预判自然是攻速高的侠客先命中,【上挑】的击飞效果没有阻断类技能,自然是全吃的,【奈落四叶】腾空,立时一个【下劈】砍下来。

  【星雨】的自然也不必猜,一个【格挡】招架,“叮”的一声【奈落四叶】的刀锋落在了【星雨】的剑身,【星雨】受着后坐力向后划步卸掉后摇,攻速高的她立刻补一记【弧光闪】,位移带攻击,瞬时到了【奈落四叶】的身后。

  【奈落四叶】凌空却是不好操作躲避,吃了一记,还未落地的他却是反手预判操作,一个抓取类技能【重斩·横劈】,重剑甩来照着【星雨】的腰就砍了过来。

  【星雨】是担心他反手预判自然是用了无属性的特殊技能【金身】开了一个短时间霸体,不想这反手预判却是果断,直接甩给了她一个抓取技能。不愧是老对手,全都怪对方太了解自己了啊。

  重剑将【星雨】砍翻,【星雨】赶忙操作向前一个翻滚拉开距离,也避免了倒地的危险

  而后【奈落四叶】只听见耳边耳麦里“嗖嗖”两声,竟是辅助系炼丹师职业技能【飞针】,两根银针就朝着自己飞来。只是刚刚是狂战士20级中阶职业技能,后摇不比那些小技能,自然是没法躲避。银针正中心口,“噗噗”两声,冒出两簇血花,激发【飞针】的技能效果——僵直。

  这效果不长,每根银针只有0.2秒,中间确实有一个短暂的空档,只是距离远【奈落四叶】定不能攻击上【星雨】,却是给了【星雨】好机会,她是完全没有浪费了侠客攻速快的优势,“当当”两声长剑划出立刻普攻接上,而后又是一个一记轻功技能【踏红尘】拉开了距离。

  刺客类不比战士的血量,自然是消耗战更加适合,只是这一退之后的动作却是让本想着立刻逼近的【奈落四叶】犹豫了。这个动作是侠客的什么技能呢?

  刚刚中了炼丹师职业技能的【奈落四叶】开始谨慎起来,果不其然,待他反应过来时,头顶已经有火光坠落,砸向自己的头顶,法师技能【坠炎】。

  “什么乱七八糟的?”【奈落四叶】一边躲避头顶的小火云,一边对着麦说着。这句话引起了观众席上梦幻队员的不满,立刻是几句垃圾话标上了聊天频道:

  【列阵在南】:怎么就叫乱七八糟了?有本事你跨职业学技能去啊。(这是高晓天)

  【众矢之的】:打不过就赶紧投降,BB赖赖。(这是叶宋)

  【风和日丽的一天】:兄弟,你这是赤果果的嫉妒。(这是秦若止)

  【将进酒】:呵呵。(这是手残百里)

  看着频道里的话,所罗门的队员立刻也按捺不住了,多年网游里学会的专有名词全都用上了,而且精准地避开了系统会屏蔽的所有字眼,谐音汉字和字母立刻将网民们“博大精深”的语言智慧体现得淋漓尽致。除了那个手速真的跟不上的百里墨湘在划水,剩下的人骂得那叫一个带劲儿,场面之激烈完全不输给场上的刀光剑影。

  柠荼看也没看一眼,直接把聊天频道给屏蔽了,眼里只有视角中的【奈落四叶】,此刻她的指尖在键盘上操作着新的阵法,辅助类咒术师职业技能,【升天阵】。预判,释放。

  原本刚刚躲开火云的【奈落四叶】,只是眼前一缕微弱的蓝光,下一个瞬间就被击飞了起来。

  机会!

  【星雨】立刻一个【闪现】近身,技能【连突刺】两剑正中心口同一位置,“噗——”,【奈落四叶】视角中又是血花飞溅,一个退步,踉跄间才站稳。再看【奈落四叶】的状态,又是填一个效果——流血。

  刺客的核心便是要依靠攻速打出流血状态,【星雨】的上风自然是不言而喻了。观众席上立刻像是锅炉烧开了水一样,骂声中冒出来加油助威的字眼。

  若说打法,身为狂战士的龙墨轩,战术自然要比柠荼更加硬气豪放一些;但论会游戏的理解,谁又能和这个游戏官方本家比呢?

  侧步,走位,背身,【割喉】。柠荼打得相当认真,一套动作是行云流水,她的目标很明确:建立血量优势。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对手是一名狂战士。

  【奈落四叶】也只是被那些跨职业技能搞得有些迷茫,但很快也清醒过来。完全没丢了准职业选手该准备好的心理素质,操作角色迅速下蹲躲避,却不及【割喉】来得快,眼看着视角里再一次飞溅出的血花,却也是不慌不忙,前滚翻拉开距离,顺势一跃而起,狂战士中阶职业技能【重斩·下劈】,蓄力,重剑自上向下砍向【星雨】的头顶。

  就在此时,众人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星雨】不退避,不用阻断技,却是用了一记【上挑】来招架,低阶技能的预判自然不及中阶技能,就见侠客的长剑被狂战士的重剑压下去。就连观众席的叫喊声也在这一瞬戛然而止。【星雨】架住了这一招之后,身形却是弯着腰,打断的技能自然没有后摇,就看【星雨】伸出手撑在了【奈落四叶】的肩头,而后同样是一跃而起,竟然在人脊梁骨上一个前滚翻,落地就是【奈落四叶】的背身。

  这背身技巧可是把在观众席的娃娃们全吓到了,而【奈落四叶】却是没有乱了阵脚,转视角又来找【星雨】的身影。他的抓取技能是职业中阶技能,冷却不比低阶技能,但【星雨】的低阶技能来得痛快,一记【弧光闪】,又是到了【奈落四叶】的身后。之后又是抓紧补上两刀普攻,再次位移技能拉开了距离。

  血量的差距逐渐拉大,但叫好声却不似之前那般激烈了。狂战士中阶职业被动,【血拼】,血量越少随机buff越多,直到低于30%,狂暴状态启动。血色红光覆盖【奈落四叶】周身,随即,一个完全不同的【奈落四叶】出现在了战场,重剑挥舞得竟像是挥舞一根木棍一样轻巧,移速也快了,瞳眸中红光乍起,回身便朝着【星雨】冲了过来。

  该来的还是来了,狂战士克制侠客的说法,在座者是没有人不知道的,柠荼也包括在内,但她依然是有她的骨气和作风,队友明白,对手也明白。她可是个……很认真的人啊。

  柠荼毫不犹豫,操作着【星雨】立时一个【御剑飞行】迅速拉开了距离,飞行技能自然比位移技能来得更快,“嗖”的一声过后,【奈落四叶】的第一剑普攻便是砍了个寂寞。随之第二剑立刻跟上,动作之快堪比张牙舞爪的猛兽。

  【星雨】自然也不是白痴,操作着角色向上飞去,此刻当然是无法使用剑类武器的技能了,便是见她双手结印开始施咒了。预判,打出。白光在【奈落四叶】脚下闪动,地面浮现出一个阵法图案,四角各自探出一颗钢钉来。

  不好!

  所罗门的成员当然清楚那是什么,术士职业低阶技能【束身咒】。中招者进入束缚状态,便无法移动了,侠客的攻击距离又比狂战士要长,如今血量又低。所罗门队员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就在这时他们的队长完全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冲锋】!

  柠荼的预判没有打错,正常的【冲锋】也冲不过这记【束身咒】的预判,但她没法预判的是开了狂暴状态的【冲锋】距离啊。

  阵法的光芒闪耀过后,却是擦着【奈落四叶】斗篷的衣角又像昙花一现似的熄灭了。

  近身,跳跃,狂暴状态下的跳跃。本就飞得不高的【星雨】,正是在技能后摇,【奈落四叶】的重剑已是到了身前【重斩·横劈】。重剑在【星雨】的腰间重击,防御力不高的刺客职业自然是扛不住,就看角色的血量刷一下就掉了十分之一,不愧是狂暴的狂战士,犀利起来就是横冲直撞。

  飞行状态被打断的【星雨】,自然是从空中直直坠落了下来。操作受身当然是没忘了,准职业选手的心理素质,你龙墨轩有的,我柠荼怎么会落下?落地一个前滚翻,又是接上一段【踏红尘】的位移,为的就是防这狂战士后摇缩短后的追加攻击。

  可是,可是……

  龙墨轩不愧是敢给柠荼取外号的男人,太了解她了。

  【星雨】刚一落地,背后却是正中一记【下劈】,这预判给的地方,准准的就是【星雨】位移到的地方。【星雨】当真是受了“迎头痛击”,生命值刷一下又是被砍掉了不少。

  先前的柠荼能够拉开距离消耗对手建立优势,也完全是仰仗着自己攻速和移速的优势,但是和开了狂暴的狂战士谈攻速移速,那就是关公门前耍大刀鲁班门前弄大斧了。

  【星雨】头部受击,又是进入了眩晕状态,后续的普攻补上,却是无力还击,但她仍然是回了几剑,还架了一记【格挡】,但任然阻止不了血量又一次持续快速的下滑。

  柠荼心里清楚,与其说先前是她在打消耗,不如说龙墨轩在卖她血,但她也无可奈何。侠客就是依靠游走消耗建立优势再后期爆发突进收割才能打单人战,但是狂战士的设定回复她的估计只能有四个字——莫挨老子。

  状态恢复后立时是瞬发位移【闪现】,【星雨】必须先保命苟活,不想身后追加一记【重斩·上挑】,龙墨轩现在可是有十足把握来控场的,那么这些伤害高的职业中介技能,何乐而不为呢?

  被击飞的【星雨】,回转视角操作一个【银光落刃】,强制自己下落还击,这时【奈落四叶】也是模仿着【星雨】刚刚的,用【上挑】招架,他现在的伤害预判还是更高,所以极有可能再次击飞。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全世界的梦境空间网游界面猛然就消失了,剩下了一堆乱码,和无数个弹窗。

  【系统提示】:由于游戏系统出现未知漏洞,现紧急暂停全服游戏,进行系统修复,敬请谅解。

  “啊啊啊啊!”

  “哎呀。”

  训练室内的叹息和埋怨声立刻此起彼伏。柠荼有点失望,虽然她胜利的可能不大,但是她还是很想尝试一下的。

  按说应付狂战士也并非是无解的,她学了【锁灵咒】可以强制魔族人回到兽化状态,变身的时间里也是会有僵直的,那时候的柠荼一定还能追加攻击,而且像魔龙族这种庞然大物,僵直时间必然不短,但变成魔龙的【奈落四叶】各项基本属性又要高出一个层次,再加上仍然是狂暴状态,那时候就是柠荼的手速和这个僵直时间的比拼了。

  好可惜啊……

  柠荼正回味着,突然被百里墨湘拍了拍肩膀,问:“你昨晚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翠鹧】……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