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二,侥幸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090 2019-12-15 20:00:00

  “啊!别怕别怕。”

  凯文坐在电脑前,看这里里面飞快划过的场景,耳边的风声,要是自己的作为还会动的话,这游戏的代入感一定能和自己第一次做海盗船的时候媲美了。

  只是他至少还知道自己还在现实里,就算是被刺激的场景吓到,他也还清醒的记得,自己怀里有一位刚刚救下来的丫头。他操作着角色将那个小丫头往怀里揽得更近些,胡乱甩出去两个风系魔法弹开了周围的障碍物,嘴里还说着安慰的话。

  直到最后砸在地上,都是【凯】先落地的,凯文看着界面显示着直接清零的血条,最后还大大咧咧说了一句:“没事儿,我是AI嘛。”然后屏幕就灰掉了。角色进入了濒危状态,游戏世界中的【凯】身上多处骨折和擦伤,蓝色的血液从一些伤口渗出来,陷入了昏迷。

  他失落地把键盘推开,而后空荡荡的旅馆房间里,就剩下他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把事情搞砸了……

  凯文一边想着一边起身,扑在身后的床上,脸埋在枕头里,又抓起另一个枕头压在自己脑袋上,使劲隔着枕头捶了几下自己的脑袋,陷入极度自责的状态中……

  “抓住他!打倒他!”此时的榕树城终于从混乱变回来一致对外,城主代领着市民们高声呐喊着,分作两波冲杀向两个方向,一波向着地面施动了【锁灵咒】的黑衣人飞去,一波向着那空中振动着黑色翅膀的【赫尔墨斯】冲了过去。

  魔族人无法变成人形有三种可能,一是濒危状态,二是法力不够,三就是【锁灵咒】。这种专门针对魔族的魔法,本就是魔族人所深恶痛疾的,而出现在他们榕树城,那必须是要被公认为杀无赦的。

  赫尔墨斯本就在人群之外,几个位移又扑腾了几下翅膀就消失不见了,留下那可怜的施咒人,没经过什么激烈的打斗和追击,就被众人按在了地上,等到众人将他的黑色斗篷掀开时才发现——这是星宫救下的两只苍鹰的其中之一。

  这就能解释了,【青鸟】不会收到求援信了,魔族总部也永远不可能收到求援信,只因为【赫尔墨斯】和他的这位党羽。众人将刚刚还在翠鹧身上的怒火全部发在这个人身上。他们围着那个“罪人”,唾弃和丢到他身上的石子和垃圾甚至是戳在他身上的武器一并砸到了他的头顶,很快他的头上就开始流血。

  “肃静!”人群之外传来秦空的声音,还有击掌的声音,起先效果不明显,直到第二声“肃静!”变成震声,用了一个【魔音轰炸】,那些人的动作才顿住了,看向人群外。

  【金钱至上】和文森特一起朝着那个被“批斗”的人走去,不知为何带着一种气势,原本混乱的人群退出一条通道给他们。人们不再失控的咆哮动乱,而是齐声喊着:“他是光明的信徒!”

  秦空刚刚回到星宫,就直奔着自己的房间,开了电脑,开机的时间脱了身上的外套,抖了抖手腕,摘掉了手表。

  时间晚上十点。

  刷卡,上号,战火纷飞中,他认出了琉辉的账号卡,生命状态还十分糟糕,没多话,净化和治疗术就送了出去。顺便也就看见了和自己一起施用治疗术的【青空】,他撇撇嘴。

  “小白呢?”秦空问。

  “楼上。”夏晴回答。

  “我问【凤求凰】。”

  “哦哦哦,那儿呢。”夏晴朝着人群中那白色的身影点了一个标记。

  看见标记秦空又是没有多话,治疗术一结束就去找人了。从小白那里了解详细的情况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凯】和那个不知名的女孩儿一起坠下去的画面了,本想着再去想办法接住他们两个,可是一大批换了目标的人群蜂拥而来,一时间两个人连北都找不着了。

  直到秦空看见自己聊天记录多出来的小红点:

  【星辰之辉】:我去找人,你们先把任务结了,凯文命大,不会出事儿。

  他才稍稍放心下来,长出了一口气。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先找到了文森特,而后来亲自会一会这位“叛徒”。

  当秦空看到了这个人那张带着血渍的脸时,他认出了这个人,礼貌地向文森特请示了一下,便上前去又蹲下身来,与这可怜的替罪羊互相平视,说:“我知道你被利用了,好好做梦吧,没事了。”

  “秦律师……张烁金买了水军和黑客,他行程已经被唯粉摸到了,让凯文明天别坐飞机了。”

  秦空的反应很平静,沉默片刻后向他致谢:“……无论如何,谢谢你。你先跟着文森特,暂时不会有人伤你,有些事我还要详细的问一问你。都过去了。”

  那黑袍人沉默不语,只是低下头。【金钱至上】起身问起文森特:“现在榕树城的主要敌人已经找出来了,而且暂时不会再来,可否清文森特先生为我们确认一下任务。这个人也请留给我一起审问,感谢。”

  文森特给出了肯定回复,在琉月递上的公会文书上签字盖章,这时候的星宫其实完全可以拿着这些文书离开榕树城的,但是现在的他们并没有离开的意思,除去最终主谋的身份还没有给出结论的原因,还有他们刚刚走丢的一位成员。

  此时的榕树城树脚下,翠鹧面对着昏迷不醒的【凯】茫然无措。现在的她,或者说柠荼,根本就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她都没想到榕树城的战斗会这么快爆发,并且是从她先开始的。

  但是柠荼知道,这个游戏不像其他网游,竞技场外的战斗中,角色进入濒危状态时就是死亡的边缘了,再没有队友来救他的话,角色就是死亡了。竞技场外的死亡是角色的消亡,是只能重新开始的无存档点网游。

  柠荼也认识凯文这位少年,即使现在她在梦里,可是没有人比她清楚刚刚从高空坠落下来的感受。刚刚她都在猜测自己现实世界里会不会因为这种坠崖的感觉而胡乱蹬腿的。可是让她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叫凯文的孩子,就在刚刚坠崖的时候,面对她这么一个在其他人眼中不疼不痒的NPC,如此温柔的护在怀里,满怀着大男孩儿的英雄主义豪情,嘴里还说着一句“别怕”。

  柠荼有点尴尬,虽然她掉下来是因为这个少年,但是让自己不用体会砸在地上的痛苦的,也是现在这个已经是濒危状态的少年。最主要的是,翠鹧还没学治疗术。

  翠鹧本身是不需要治疗的,全因为她也是魔族中一种比较特殊的物种,史莱姆。这种生命力顽强的生物,即使把她放进绞肉机里撵一遍,过不了多久就又会拼合回来的。对哦……拼合。

  柠荼突然想起来,虽然AI的细胞和普通的血肉人类不同,但是史莱姆的话,身上的组成成分就都是可以用来暂时拼合伤口,就像是液体创口贴一样,填补空缺的细胞位置进行正常的生理活动,直到原本的细胞长回来。这小子总算有救了……

  想到这儿,翠鹧重新坐直身子,在【凯】的身上翻找着,黑夜中摸索出了他的【驱风弩】。

  【驱风弩】化风为矢,柠荼当然清楚设定,稍微运转了一下风系魔法,一枚箭矢就出现在了弓弩上,翠鹧不会用这个武器,也就没费脑筋把箭矢拆下来,直接将箭头对着自己的手掌,一手捏着箭头,微微加力,掌心中流动出了鲜红的血液。

  一点都不敢浪费,扑上去就往【凯】的伤口上撒,只见翠鹧的血液流过的地方,那些伤口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外伤并不多,恢复得也快,但是翠鹧的伤口愈合得更快,柠荼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忍着疼痛划开自己的手心。

  直到【凯】头上的濒危状态消失,却也只有一层血皮。翠鹧却是放了不少血,有点头晕,趴在【凯】身上就睡着了。

  榕树城之高,树冠尖端都是插在云里的,琉辉苦恼啊。索道被毁,拽根儿坠地,他刚刚从榕树城下来,可比之前在崖闭上攀岩还要辛苦多了。拽根儿还好,体积大,他一眼就能找到,一边受伤给【奈落四叶】用着治疗术,一边问:“你刚刚叫那个女孩儿什么?”

  “呃……”

  兔子是【奈落四叶】主人的朋友,龙墨轩,给柠荼取的外号,因为柠荼的第二个字发音为tu,所以从两个人高中同班的时候,他就是用这个外号称呼柠荼的。也是风水轮流转,在龙墨轩后来与琉辉认识了以后,也只是因为龙墨轩姓龙,琉辉也送给了他一个外号,拽根儿,原因是龙在英文中的发音为Dragon。之后也不知是怎么传开的,全联盟上下估计连他本来的名字都忘了。

  “我没记错的话,你只管柠荼叫兔子来着吧。”琉辉先等拽根儿变回人形态,然后继续给他点治疗,顺手还甩给他几瓶从乱战中顺出来的治疗药剂。

  【奈落四叶】无语,真是什么便宜都能让这家伙捡来。那也不腻歪,拿过来就喝,两个人先坐在原地恢复着状态,也不忘了聊两句天,【奈落四叶】回答:“是啊,那是她其中一个角色。”

  “她不是只有【芜晴】【律贞】【星雨】这三个号吗?这个角色头上连个ID也没有,你怎么知道是她?”琉辉疑惑。

  “不止这三个应该,总之我做过的剧情任务,给我的答案就是刚刚那个女孩儿是兔子就对了。”【奈落四叶】的确是解释不了为什么那个女孩儿头顶没有ID号的,但是他做完的剧情任务告诉他,刚刚那个女孩儿就是柠荼的其中一个账号。

  琉辉不再疑问,ID这件事他心里有答案,但是不可能说出来。柠荼又不是只能用鼠标键盘玩游戏的,她梦里就是游戏世界啊……等等,她说有事儿,那刚刚出现的律贞和现在从高空坠下来的女孩儿不会就是柠荼把?想到自己中午做梦到了敖晏的身上被律贞踹了一脚脊梁骨的感觉,虽然是在做梦,可是还是会很疼吧?

  琉辉对着麦克风说了一句:“你等一下啊。”然后就摘掉了耳麦,起身去找百里墨湘,接着问,“你知道柠荼上哪去了吗?”

  百里墨湘摇摇头说不知道,琉辉就没再问他,直接无视了训练室里那些吃瓜的眼神,径直离开了训练室,上楼去找柠荼的宿舍去了,他又没来过女生宿舍这边,人家宿管阿姨喊住他,他却完全没有理会,凭借着自己的年轻战胜了阿姨的老寒腿。他又不知道柠荼的房间,就完全是把每个门都挨个敲一遍,一边拍门一边叫着柠荼的名字,却发现一点回应和动静也没有。焦急担心,但是又无可奈何。

  不会是真的睡着了吧……

  直到宿管阿姨又来把他给劝了出去,他才觉得算了吧,反正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睡了一觉。也对,谁会关心你梦里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我回来了。”琉辉坐回来,重新戴上耳麦。

  “我们先去把那两个人人找到吧,分头。”

  “行。”

  两个一席黑装的角色就没入了黑夜中。

  榕树城内,【凤求凰】和【金钱至上】算是交接了一下任务,包括白陌之前对于一些事件的推测。秦空认真听完,而后和人道了别,看着【凤求凰】的ID也灰了下去。

  “秦先生怎么认识那个人的?”琉月看他们聊天结束这才上前来发问。

  秦空也没避讳,直接说:“不知道是不是碰巧,今天和这个人刚刚打完官司。”

  “啊?怎么……”

  “不得不说,【赫尔墨斯】这个名字,取得还真是符合张烁金这个人。这人搞公关的,擅长的也是控制舆论,也不知道怎么让这位替罪羊先生信了邪,帮凯文的唯粉扒了不少爱豆的隐私,还好真爱粉的力量是无穷的,举报了这个人,可是凯文所在地娱乐公司在S市,他们公司也就让我代理打了这次官司。他也算充分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本来已经删除了帖子的。但是估计还是泄露了。还好,凯文昨天刚把飞机票取消了。”

  “那他为什么还会被利用啊?”

  “但是也因为这件事,这个人被网友人肉出来,差点给批斗了,我当时也管不到他。毕竟,我就是一名律师嘛。不得不承认,这个梦境,真是现实的写照。不说那么多了,等下问清楚张烁金的去向,说不定这个人还要对其他人不利,比如刚刚那个女孩儿。”

  【金钱至上】一边说着,一边和琉月朝着原先的会议室走去,他们还是要找文森特。

  “下雨了?”

  雨点落在琉月的脸上,【金钱至上】也跟着他抬头朝着天上望去,他的角色还带着那单片式的眼镜,视角里那雨点落下来的画面也是极度真实,电脑前的秦空还忍不住擦了擦脸,才意识到这是游戏里。对着琉月说了一句“快走吧”就继续赶路了。

  梦幻俱乐部的训练室里,许多队员完成了训练任务早早地就离开了,就连百里墨湘也没留下,因为他的游戏里团队任务已经确认完成了。只剩下琉辉,还在为找人而烦恼着。直到他的消息盒子里闪出一个小红点。

  【凯】:辉哥,二哥说你要来找我?

  这人可不就是凯文吗?琉辉总算是松了口气,要了他的坐标就飞速赶了过去,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这榕树城哪里是棵榕树啊,简直是一个长得像蘑菇云的大山。怎么还下雨了?”

  此时此刻,夜深人静,柠荼的房间里,柠荼原本睡着时的姿势已经不存在了,就像她在翠鹧身上的时候想到的,经过她的几次踢腿运动,现在的她是平躺着的,但深度睡眠的状态却依然如故,即使是刚刚被琉辉拍过门,她也还是睡得沉沉的。

  而现在的她,头脑和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在梦中清醒着,只是原本的翠鹧已经沉睡,她便转移了新的身体罢了。她确实是为了榕树城而来,但是她却什么也没做成。她当然不知道榕树城现在怎么样了,所以只能换别的视角去看世界。

  所以这次换成了谁呢……

  “混账东西!”

  地下城内那奢华的古堡大殿中,律贞用刚刚在手中把玩得爱不释手的犀牛角酒杯,砸向了石阶下正对着宝座的一位年轻的半人形魔龙族人,这一下力道可足,不偏不倚正砸中了那魔龙还未成熟的龙角上,酒杯砸了个粉碎,龙角更不必提,疼的龙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得到了汇报说赫尔墨斯已经闪人了,律贞当然明白什么意思,即使她现在体内的灵魂是柠荼,在知道自己被利用还额外背上一口黑锅的情况下,换谁都会来气。律贞的情绪又是那么不可控,柠荼只能说以后给魔龙族多加点游戏福利了。

  律贞重新坐回自己的宝座上,腿又是不自觉地往一起叠,一边还给自己顺着气,而后开始了行动指令:“叫亢龙原地待命。备车,我要亲自去一趟榕树城。还有,通知司空夜,让他严守地下城所有的出入口。”

  “那,失踪的敖晏呢?”

  “怎么?亢龙没教会你们晚辈什么叫礼貌吗?”律贞停下手中准备开启召唤阵的动作,怒目重新杀到那后辈的眼珠子里,质问起来,“在你们把敖晏杀死之前,给我毕恭毕敬地叫他敖晏大人。”

  “是。”

  “滚!”律贞怒喝,那魔龙族的小年轻就应声退下了。

  地下城是没有天空的,或许说他们头顶的天空是头顶的泥土通过透视魔法而幻化出来的幻觉罢了,即便如此也是灰蒙蒙的,就连外面下雨,都是律贞走到了城门口才发觉的。

  地下城,没有真正的光,自然完全没有植物,而长期居住在这里的生命,大多都和律贞一个肤色,白得就像能在黑夜中反射着光芒的珍珠。唯独敖晏不同,他的肤色虽然也谈不上黑,却也是小麦色,是经常离开地下城外出的成果,正所谓不看家的狗在贵也得挨打,这也就是为何本也是高层的敖晏在黑暗公会的内部也会毫无威严。

  算了,他没在意过那些东西。

  “竟然还有一丝血?”琉辉操作着【星辰之辉】围着【凯】绕了一圈,还上下打量着。凯文开始以为的一上来找到自己的兴奋激动以及温柔的治疗术都没来,而是琉辉的一句“你命还真大。”

  “可不呢,就是那个小姑娘人不见了。”凯文也是洗完澡出来才发现他的游戏界面竟然恢复了,消息盒子里还有秦空送来的暖心小红点。他这才联系了琉辉,只是之前自己救下来的小女孩儿不见了。

  凯文当然不知道这个女孩儿会是什么大人物,再加上他操作的就是个游戏角色,他又不会觉得疼,保护这个女孩儿,真的就是下意识的行为,但是听琉辉一说,自己保护的女孩儿可能是什么大人物,而且自己队友的任务都完成了,他现在很有一种想要先回去炫耀一番自己的突出贡献的心情,可惜的是索道早就被毁了,只能在大榕树下等着了。

  琉辉这边训练结束,说自己先下了,凯文说想再问问秦空需要多久再决定,然后两个人才就此分开。

  “轰隆隆……”窗外传来的打雷声。琉辉抬头向窗户张望了一下,窗户是关着的,H市没有暖气,天冷了一直开着空调暖风。不一会儿就传来了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声音。

  琉辉退了游戏和账号卡,训练室里只有他这边的灯还给他留着,关掉电脑摘了耳麦,关灯离开了训练室。

  某处小网吧里,张烁金不敢下线,刚刚从一群NPC的围攻下突出重围,他还没能缓过劲儿来。手还因为刚刚大爆了手速,依旧保持着有点颤抖的操作,鼠标好几次误操作点了连点了好几下,敲击黑色大门的声音也是这样杂乱的。

  “哎呀呀,让我看看这是什么稀客?”

  “你……你怎么?啊!”

  灯光的昏暗的网吧里,原本不多的客人朝着尖叫声的方向抬头皱了皱眉,很快注意力又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前,毕竟谁会把网吧里这个大惊失色的男子认作电视机里那个成熟稳重的专家大师呢?张烁金的键盘上,那双颤抖的手在键盘上飞快的输击着字符,那张因为尖叫而张大过的嘴现在还没能完全合上,就像是刚刚打捞上来的草鱼翕动着却也不可能吐泡泡。

  现在的【赫尔墨斯】的坐标,与地下城在青丘之国的出入口几乎重合在一起,青丘之国傲来妖都之北,百媚教。

  刚刚一个幻境结界笼罩了【赫尔墨斯】,他看见了刚刚一大群飞鸟过来要抓住他的场景,因此才吓得尖叫出声。等幻境结束他也当然知道自己是被谁捉弄了。

  【赫尔墨斯】:下次别再这么出来吓人。

  【百媚丛生】:噗,是不是觉得肾上腺素突然上升很刺激啊?

  张烁金的电脑里,看不到是谁在和他说话,所处的场景阴暗程度和那昏暗无光的地下城没什么两样。倒是那位和他聊天的人,语气轻松,还带着点小孩子的俏皮调侃的意味。

  【赫尔墨斯】:少废话,你说的魔界钥匙到底在哪?

  【百媚丛生】:哎,别着急,我就是一个算卦的,又不是什么预言家。

  【赫尔墨斯】:我看谎言之神的称号应该换一个新主人。

  【百媚丛生】:嗯?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你以前谎话说多了,可不要以己推人哦。

  张烁金有砸键盘的心情,但是他压住了。毕竟这个和他聊天的人只是他想要利用的人而已。他是个“专家”,可他的位置对于他来说,来之不易。因此,走到这一步的他要争取更大的利益。

  游戏世界里,【凯】已经转移的原先的位置,找到了一个确认安全的地方才下线了,秦空也在得到重要信息以后下线了。

  夜深人静,到了最适合黑暗行动的时间。

  律贞身边只有刚刚找到的亢龙,至于其他随从,已经被布置到了榕树城的周边寻找那个“骗子”去了,从灰掉的【奈落四叶】可以看出,这个人也下线了,现在是亢龙。

  这游戏最大的特色就是,在你下线以后,你的游戏角色就是一个有自我保护意识的NPC,现在来说应该管【奈落四叶】叫做亢龙。

  游戏世界里的雨还在下着,脚下的泥土开始软了下来。

  律贞站在刚刚【星辰之辉】和【凯】坐着回复状态的位置,看着地面。漆黑一片的夜里,本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律贞这种长期在无光地带生存的人就能看的清清楚楚,她蹲下身来,双指在地面的泥土上轻轻抹过,指尖粘上的泥土竟还泛着晶莹的绿光,只是很微弱罢了。

  “史莱姆的尸体,看来有些人还真是命大啊。不过会不会遇到麻烦呢?”律贞起身,自言自语着。

  她抬头看了看月亮,只觉得刺眼,眯着眼垂下眼睑,默然叹气。这索道一拆,榕树城一乱,不知道琉月那小丫头,这次什么时候才能给【青鸟】寄任务确认的文书了。

  不如,自己正好去看看她?

  榕树城内,星宫所在的旅馆,只剩下琉月和一群灰了ID名字的NPC。琉月知道他们少有熬夜党,只是独自一人,安安静静的工作着。反正公会文书送不出去,不如再多写一些细节,如果正好有能够对公会联合有意义的信息,奖励会有提成也是说不定的。

  在得知了【凯】并没有生命危险,并且在移动终端中得到了【凯】报平安的消息以后,琉月才算真的放心了。当然了,公会记录里自然少不了他的这一笔。

  她坐在自己的工作台上,移动终端摆在手边,不断回放着之前混乱之中的战斗的场面,不断揪出细节,记录在公会日志和报告文书上。琉月发现写写日志的确是她作为NPC来说,打发时间的最好方法,不同于文书,她可以在日志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她还有好多彩纸,又可以做手工或者拼贴图案,有时候还能做成立体贺卡的样子。

  最近的事务太繁重了,她跟着准备过很多次会议,还有今天根本没来得及用上的演讲稿,最累的还是和秦先生的推理工作,当时秦先生还说了一句“如果不是老末要准备期末考试了,也许推理工作会更快的”。琉月只知道那个“老末”是【米娜】,并且不能和自己分担工作,至于期末考试是什么,也许就和首都魔法学院的什么什么考试一样吧,现实世界的东西,她也不需要知道什么的。

  “轰隆隆……”窗外传来的打雷声。

  琉月抬头看向窗户,榕树城今天风大,旅社上午就把窗户关上了。不一会就传来了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声音。琉月没在意,继续写着东西。

  房子外面的用来照明的火把早就熄灭了,这时那些搭在树枝上的紫藤萝才显现了作用。那些紫色的花朵在雨夜中散发着紫色的光明,只因为入了秋季花朵不多,还是雨天,光芒微弱,却也勉强能充当个照明物。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直到12点,系统的时间清零。那没有人铭记的时刻里,雨滴停止在空中,雨声骤停,琉月也在一个哈欠之后趴在桌上睡着了。

  公会联合内,还是【青鸟】,还是那段熟悉的日常。

  光子屏上显示出【任务进度】:100%。

  “时间已归零,系统自动更新。”

  “更新完成,正在安排新一天的工作日程。”

  “日程表自动排版完成,开始工作。”

  【青鸟】开始了新的一天。榕树城的雨继续落着……

  “还挺幸运,这雨下个没完,史莱姆估计一会儿就能复活了。回去吧。”律贞看了看远处还在飘来的厚重的乌云,说道。

  身旁亢龙问道:“那,敖晏呢?”

  “他又死不了,随他去吧。司空那边来了消息,百媚教那边有动静,先回去看看。”律贞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准备离开榕树城这把大伞了。

  “是。”亢龙应声,解下自己的斗篷,使用【漂浮术】将它当做是飞毯雨伞,为律贞撑在头顶,一龙一神便离开了榕树城领域。

  此刻,世界真正的安静下来,放纵黑暗的蔓延。

  现世中的,只路灯和夜行车辆的车灯的光亮将原本成片亮起的楼房街道的光撕裂开。那条幽僻的小岛上,从小网吧里,走出的那个男子,将口罩整理好,目光四处游走一圈,确认无人后,这才放心离开。

  现世中的星宫,餐厅的方向,亮着灯。居家常用的黄色,夜里照在人身上,确实令人安逸得犯困。浴室方向走出来的秦空,手上大毛巾还在头上来回擦着,时而蜷指轻压,微微一个哈欠过后,才对着桌上的一万泡面和桌边坐着安静看书的白发少年说句话:“谢谢了,小白,还让你熬夜。”

  “熬夜一定要吃夜宵这个习惯,也许是你和年轻人唯一的共同点了。”白陌从书中抬起头,虽是不变的面瘫,却是有熟人才有机会见到的调侃和玩笑。那双秀气的手将书合上放在桌面,还强迫症是的将有点打卷的书脚压平,扣向下面。远看那本书,除却纸张发黄,估计没人能从面上看出这是一本旧书。

  秦空笑了笑,毛巾搭在肩上,伸手将那碗泡面挪近几分,说道:“别瞎说啊,我可还年轻。”言罢,挑起些面条颔首吃起来,只觉等下那少年的手都比手下押着的书面还白些。

  “这计划本就是大家的事,理应一起考虑,又不耽误我的期末复习进度,多玩一会儿也无妨。主要是今天夏晴大哥的样子,我差点以为他不是精神病院的医生,是他不小心一起带出来的病人了。”白陌说这句话的时候,指间还不住在眉心处轻轻揉了两下,话虽也是调侃的话,却不是玩笑,而是担心。

  秦空听了也是手头动作一顿,原本夹在筷子上的面条,一松手全滑落会了碗里,溅起一朵小水花,那筷子也顺势向着碗里一插压下了那朵水花,留下忽大忽小的一圈涟漪。嚼完了嘴里的面条咽下,而后撇撇嘴,说道:“他不要命了,你不用管他,我明天再说他去。”

  他可是夏晴昨晚通宵的见证人,早上见到这家伙还以为他会补个觉,结果今天白天夏晴也没睡。连续游戏36个小时,刚刚是在熬不住,发现十一点了,趴在电脑桌上就睡了,剧情任务开始时,还是白陌得知琉月叫不动【青空】才去敲了他的房门,提醒他做的。想起来那时候公共走廊还没开灯,白陌真的被他的吓了一跳,那时候也才明白为什么秦空拜托去帮助琉月的人不是夏晴而是他白陌了。

  秦空平静了一下心情,继续享用他的夜宵。

  白陌没再提夏晴这个话题,说起了正事:“想问你个问题,为什么这个游戏世界里的一些角色名字和现实总有些关系?有些是历史人物,有些是神话传说,还有童话,可是人物的经历剧情和原本的又不太一样。这个【赫尔墨斯】的名字当时我就去查了一下,是那个古希腊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不过游戏世界里却称为谎言之神,我觉得也许是取了原本角色中聪明狡猾的性格,给这个游戏角色取了这个名字。不过还挺奇怪的,怎么这个游戏角色的玩家也不给这个游戏角色改个名字呢?这个游戏角色还在首都的地区传记里记着一笔,说出去都是谎言之神,换谁都会觉得怪怪的吧。”

  “他是玩家?”秦空听到玩家二字时就发现问题了,回想一下也确实是个疑点。只是他今天一天都在奔走,完全没有时间在游戏上多呆一会儿,也就没什么机会去查那个角色的事情,就连这个人都是白陌告诉他有其存在的,起初他也只当做是一个NPC,现在才知道,原来还是个玩家。

  白陌回答:“是啊。”

  “难怪了。”

  “难怪什么?”

  “地区传记里写的谎言之神明明是墨丘利,我应该没记错。”

  “可你给我的文件明明……”

  “不可能啊,我下载的游戏里的原文件。主要是那时候只有世界观,没想到他还存在推理内容,我才没有用手稿处理的,打印的文件怎么……嗯?”秦空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泡面碗,拿起桌上的一个文件袋,找出来文案,又从目录找到谎言之神,飞快翻到对应的页码看到上面的一行“赫尔墨斯”呆住了,“不……不会啊,这段我在电脑上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你从哪看的?”

  “天灵书,因为这个法器可以看到这个游戏世界上最真实的东西……诶……不会是……”秦空想到了一种可能,他相信白陌一定也能想到。

  “呵……”白陌摇摇头,站起身,从坐在桌对面的秦空手里抽出了文案,拿到自己眼前看了起来,“真没见过什么什么网页游戏玩得跟破案似的,要是米苏在的话一定会很兴奋也说不定。游戏世界观的史书上,还能说谎,太神奇了。”

  “有点事,我觉得一定要找那个叫柠荼的女人问清楚。”秦空重新抱起了那个泡面碗,将那碗底最后一点汤也消灭掉后,若有所思着说,“一,我这个游戏角色是从百里墨湘那里得到的,我一开始只觉得天灵书就是个某度文库,碰巧我又擅长总结归纳,方便我整理剧情,但是我还是有些设定不太明白,一定要问清楚。二,赫尔墨斯或者说墨丘利这个人在现实世界中到底是什么人物,也许她比我们清楚。三,史书上的魔界钥匙到底是什么东西,必须弄清楚。好了,早点休息吧,我自己去洗个碗就睡。”

  “晚安。”

  “好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