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一,马脚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997 2019-12-10 20:00:00

  夜色渐浓,街道路灯亮起,目送走夕阳,迎来升起的银月。沉睡着,柠荼在寝室里,那张小床上,沉睡着,脊背蜷缩,仿佛子宫中还未出世的孩子。就像是上苍直到她需要安静,窗外的风声渐歇,房间里清晰的鸣响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规律节制同她均匀的呼吸一般。

  她在梦中清醒,头脑和身体,同样清醒。

  她睁开眼,那是一双和翡翠一样的绿色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末端微微上卷,像是刚刚停留在她鼻尖的那只蝴蝶细长的触角。蝴蝶飞走,在夜空中振翅,仙尘在途中留下一道犹如彗星的影子。而后就是草丛中的第二只,第三只……

  蝴蝶,灵蝶岛,那这副身体应该是翠鹧的。柠荼想着,翠鹧正趴在地上,柠荼揉揉眼睛,支撑着身体坐直起来。正想眨眨眼适应一下没有灯光的荒郊野岭的黑暗,周身蝴蝶留下的仙尘落在地上草地里漂浮出星星点点的光,是天然的魔光,此刻却温和灵动,犹如夏夜的萤火虫。

  身后悠悠传来一男子慵懒的声音:“翠儿,这次没睡太久呢。”

  “师傅。”柠荼扭过头来看向身后,见到来人便将身子也转过来,并未起身,只改了个跪姿,向人叩首,恭敬唤了一声师傅。翠鹧那一头发和她的眸子一样,在如萤火的亮光下,更是绿莹莹的,就连指甲都是像青苹果的QQ糖一样,唯独身上是件纯白色的真丝连衣裙,背后系得大蝴蝶结,像是要和灵蝶岛的蝴蝶们一起翩翩起舞。就连自己的嗓音也同这副孩童的身躯一起变得稚嫩了许多。

  眼前的男子也是坐在地上,只是那地面不是翠鹧周身的草地,他脚下一圈连带他背后的小山坡在发着微弱的白光。男子衣着颇似东方的白衣仙人,和翠鹧这西式的连衣裙放一起却也不突兀,黛色秀发在周身轻微的白光反衬下,颜色像极了……海苔。

  呸呸呸,柠荼心底里暗自教育了自己一下,现在自己可是翠鹧,不许对师傅不敬。真是用翠鹧的眼,看什么什么就像吃的。也不是说眼前这男子就不好看,只是那绸缎束缚在眼睛上,只留着那秀气的鼻梁和唇。

  “翠儿,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一个……”柠荼想了想现实世界的事情,说道:“很懂我的人,那个人可以听懂我说的每一句话,看懂这个世界的所有事情。”这个人说的,就是她刚刚见到的秦空本人,没有什么特征描述,只是说了说自己对他的好感来源。

  柠荼在睡着以后,就会到这个游戏世界里扮演不同的角色,翠鹧是其中之一,她零零碎碎都能记住一些记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翠鹧每次醒来都会和师傅讲自己的梦,如果是柠荼醒过来,那么为了应付差事她一般会讲讲自己在现实世界里遇见的事情,但是同样只会得到师傅的一句听起来让自己似懂非懂的话。

  都习惯了,毕竟眼前这个男人的名字,就是取自于周公解梦,史书里的那个圣人,庄周。这不,“仙人”的话又来了。

  “看来,这个世界终于是有人睁开眼了呢。”

  听不懂,真的听不懂。柠荼皮笑肉不笑了一下,没再追问,毕竟这个老师也很随性,就喜欢和徒弟玩神秘的。翠鹧只是点点头,说了一句:“师傅,翠儿想去外面看看。”

  师徒两人沉默片刻,也不知为师者到底能不能看见翠鹧,直到一只淡黄色的蝴蝶落在他肩头,他才开口:“那便去吧。”

  简单行礼,也不知道他看不看得见,留下一声“师傅再见”后,翠鹧便离开了灵蝶岛。

  与此同时,游戏世界里最高大最茂盛的那棵树上,灯光烛火点亮一座城池,在夜幕下,那样耀眼明亮,将结界原本的蓝紫色微光掩盖。这里的警戒比平日里更加森严,飞禽们同样是魔族出身,不愧于他们的血脉。他们皆在不同角度以最远的视野监视着从远方靠近的巨大魔龙,魔族最为不受待见的生命。

  殊不知,除却凌空的视野,土地上闪过了银白色的影子。他没有什么同族人,孤身一只,在森林中穿梭着,宛如划破狂风之息的银色闪电,一路跟随者头顶的魔龙一族,直到平原上,回想起自己行事会比头顶的“傻大个”们灵活多了,琉辉便操作着那血魔银虎转了方向,继续保持高速向榕树城靠近,不再计较关于“拽根儿凭什么说着一起走还不让自己省点操作骑着过来”的问题。

  果不其然,他比那些畏首畏尾不敢硬上的魔龙还要早到,【星辰之辉】在榕树脚下驻足,向上望去,嗯……热闹。琉辉这么想着,而他游戏里的移动终端就响起了提示音。

  【剧情任务·限时】:您的任务接头人【赫尔墨斯】已经在榕树城入口处等您,请尽快前往。

  琉辉当然已经知道入口在哪了,一想到刚刚停下来操作兽化身躯高速走位冲刺跑酷的手,现在又要去操作人形态攀岩,嗯……刺激。琉辉摇摇头,右手捂着自己半边脸,为提神一样上下摩擦了两遍,末了长出了一口气,向那悬崖峭壁赶过去。

  魔龙一族这边在空中驻留许久,最终决定先落地修整再想解决方法,这才发现一直在陆地上跟着他们的大老虎不见了。

  这个首领【奈落四叶】也不是想带这么多大个头的魔龙,主要是人家律贞说的很明白,要兵力支援,这东西剧情设定里指明了说过敖晏没有这个东西,所以他这边才点上一批“兵力”来的,就是因为要操作带着一大堆的NPC,才果断拒绝了那个死皮赖脸就想骑着龙过来的幼稚“小屁孩儿”。

  他联系琉辉,可是对方就像没看见一样,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把他试探致盲了。碰巧了他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很果断的,让士兵全部原地待命,自己以人类形态向榕树成继续靠近。

  榕树城内的主广场上聚集着众多市民,他们的目光汇聚于广场中央那个圆形台上被扣押着的几个“犯人”,却只有台上做戏的人知道他们只是那个扮演替罪羊角色的。

  琉月和文森特到场,观众仿佛已经看到了榕树城的解放一样,失控起来。文森特出手势压下了台下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琉月微微点头致谢,开始了和文森特的一唱一和。

  “让我们感谢这些天外来客吧,没有他们的帮助,榕树城的解放不会来临得如此之快。”文森特作为城主开始了他的演讲,“榕树城陷入被围困的危险时刻,感谢光明之神将这光荣的组织送往榕树城,将光明送往榕树城……”

  要把时间拖得很久,直到卧底等不及站出来催促审判,猥亵光明之神。这是昨晚定下的计划。

  这件事在文森特离开以后,琉月也讨论过这么做的原因。人族和魔族是敌对的,是对立的……

  榕树城外那个本应该是索道一段的山洞里,是呆愣在原地的【星辰之辉】,原因之一就是他看到索道被毁了。这意味着什么,琉辉比里面那些笨鸟清楚多了。

  身后站着那个先前梦见过的男子,他先前已经知道这个人就是【赫尔墨斯】,而且是玩家的,不是NPC。但他的真实目的,却是现在才被琉辉知道。谎言之神根本不想掌控这座城池,他想要的是毁掉重建罢了,他不需要兵力支援,因此才会完全不在乎律贞的态度,面对榕树城这种视野广泛不易攻取的城池还想要单凭自己那张谁也不信的嘴借走更大的兵力支援才是最奇怪的,他要的是一个背锅的。这个游戏世界最爱干坏事的,不就是他们地下城的当家人吗?

  “拽根儿,帮个忙。”琉辉并不是有意无视消息盒子的小红点,而是他当时真的在攀岩。现在他得空了,却没空翻前面的消息,身后是抵上脊梁的刀锋,身上是克制兽化的禁锢令咒,如果这也是对待“盟友”的态度,那么这一定是让琉辉呆愣住的第二个原因。

  他不是对自己的操作没自信,而是……这是一段剧情杀啊。难怪玩家的剧情任务是玩家最痛恨的玩意。

  敖晏剧情设定:脊椎骨受到致命威胁时会无法使用魔法。

  “啧,拽根儿,你听我的,这么做……”琉辉不敢吱声,毕竟身边的这个危险的人是玩家,还是看过自己剧情的玩家,最主要的也是长着耳朵的玩家,但是琉辉的键盘可是一刻不停的在输入着。

  此刻,深夜九点……

  “自伟大的阿纳斯特建立至此,近百年之久,每日光明总是如约而至,从未失约。一如光明之神曾经的承诺,她会守护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和这里的每一位人民。”那慷慨激昂的宣讲词无一不是赞颂着所谓象征光明的神明,并非完全是计划所使,而是来自文森特的心声,“我们为其坚守土地,我们是这里最为光荣的人民!魔族效忠的不灭的光明啊!人族永远都不配在这样的荣光之下享受做这份荣耀……”

  琉月站在台下,脸上表情平静,没有人察觉她背在身后的手微微捏紧了一次。这番陈词就像是一根小小的刺,扎进了皮肉里,融入了血液里,流进了心脏里。

  “妄想背叛光明的人,我们必将代表着光荣的光明之神,将他推入无尽的黑暗中!现在就让我们来让光明之神送给我们的光明,这支英勇无畏的队伍,来为我们揪出那些向往黑暗的叛徒吧!”文森特那段长长的演讲终于结束了,他又礼貌地向琉月做出有请手势。

  琉月转过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凤求凰】,之后才转回去,向着前方走上了广场的台阶,文森特退出位置,让琉月站在了中央。琉月目光扫向台下那些飞禽,或是已经修成人形的,或是还保持着全身或者半身依然是鸟的形态的生命。

  再抬头看向夜空,如钩的银月,还有时隐时现的薄雾与云,却看不清几颗星星。琉月深吸一口气,重新目视前方。再次看到那些人的眼睛时,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明明已经准备好了的词,却仿佛在此刻自己的内存全部被人清除过一般,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那是一双又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那些本应该令人充满信仰的话,在那一张张脸上反射出里一张又一张狰狞扭曲的脸……

  他们不是信仰光明,而是渴望人族堕入黑暗。让他们充满希望的不是光明和爱,而是傲慢与偏见。

  “无知。”一个稚嫩的童声回响在空中,打破了寂静。众人混乱,都在四处寻找这个亵渎神明的异端。却看见银月下,树梢上,坐着一位穿着白丝裙的少女。那双马尾辫被高处的风胡乱吹着,扬在空中,在月光下颜色翠绿得显眼,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翠鹧。

  若说琉月刚刚在那些人眼中看到仇恨,现在这个少女在他们眼中看见的是也是仇恨,是有针对性的仇恨,或者说应该是敌意。

  琉月无法想象她是怎么会还有勇气那样居高临下的。而且那少女还在继续说着:“今天天不黑,你们明天又想去哪里看日出呢?”

  “荒唐!怎么敢对光明之神不敬?”人群中已经出现了怒夫。

  “你们回答不上来了,因为你们的愚昧。这不是针对你们的信仰,这是哲学!”翠鹧的脸上是无畏,是与她那稚气全然不搭配的坚定和理智。

  奈何群众的力量总是更大的。“一派胡言!你从没有在永恒的黑暗中活过,你怎么会懂得我们魔族对光明的追求?”

  “你们怎么知道我没在黑暗中生活过呢?还有,你们现在迎来了光明,凭什么说黑暗是永恒的?我是不是可以说,你这是对永恒之神的不敬。”翠鹧呐喊着,无视眼前那些已经点燃的火把,“救你们是公会,凭什么说是光明?救你们的公会里也有人族,你们却说要将他们推进黑暗?无知!可笑!”

  “大胆狂徒!拿下她!”还不等文森特重新上台说话,那些怒夫的导火索已经燃烧到了尽头,犹如他们举起的火把,在他们同时举起的锋芒上反射着冷血的光。他们张开翅膀,他们怒吼咆哮,他们挥舞着武器或者汇聚着手中的魔光冲杀向那个不知名的少女。此刻,他们都是魔兽。

  琉月看在眼中,想要高呼提醒那个女孩儿小心,却始终不敢叫出声去。不因为怯懦,而是她身后有公会,她不能引火上身。

  “琉月小姐。”身后有人说话。琉月转身,看到还被绑在那里的几位“嫌疑犯”,喊她的是那个领头的神枪手。

  琉月四顾一圈确认无人注视,就连文森特也被卷入了混乱,人群中能够看到他纯白色的翅膀,却比不过那些猛禽的戾气之重,很快也力不从心了。琉月这才走近些去问:“怎么了?”

  “你不敢帮那个姑娘吧?”神枪手说。

  “我……”琉月犹豫。

  “你给我们松开一下,那个姑娘是我们的朋友,我得救她。”

  “好,我相信你们不会跑的。”

  “24k纯金的誓言诶,答应帮你们找到真凶再走嘛。”

  林耀这边真不是想跑,是因为他的移动终端也有消息了:

  【剧情任务·限时】:救下翠鹧。

  眼看着攻击就快追上翠鹧,那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脸上却是毫无波澜,见她向后轻轻一跃,身后那巨大的蝴蝶结在黑夜中亮起青绿色的光芒,丝带解开舒展,逐渐幻化出翅膀的形状,最终变成精灵那样透明的翅膀,魔法粉尘随着它的抖动不断飘落着。就见少女灵活闪身,几道魔光与她几乎是擦身而过,随后是接近过来的锋芒与火光。

  “砰!”

  枪鸣声响起,只见原本混乱冲向女孩儿的猛禽们全都变成了惊弓之鸟,骤然停留在空中,齐齐扭头看向这座城池唯一的持枪者——神枪手,【不好意思,走火】。

  此时的琉月已经离开了大广场的台子,计划打乱,她必须先找到自己公会的其他成员。除了原本跟她一起前来的【凤求凰】,琉月在离开时当然不会忘记先去找他,而了解现状的白陌也很快做出了决定。

  琉月是用魔法飞回旅社的,她第一时间按照【凤求凰】的要求,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泠。她气色不太好,但是得知主人召唤便也没有犹豫,飞快向广场的方向过去。

  被困在壁崖山洞的琉辉,看见火光亮起时心急如焚,而面上去异常的平静,他也没必要回头再去确认是什么人,像是个眼里没大没小的样子吊儿郎当的说:“柠荼和你有什么仇,要这么针对她,啊?张烁金老师?”

  “仇倒是没有,就是她那位置让人眼红。”身后人回复。

  “没错,我也想当队长。这个女人,太显眼了!啧,你看,就跟这榕树城似的,树大招风啊。”琉辉对这个回答嗤之以鼻,开玩笑一样打着哈哈,“引过来你这么一阵妖风,你说是吧?”

  “呵呵,你还是老样子,没脸没皮。”

  “承让承让,我之前看见过那个城主文森特的样子,嗯,刚开始没怎么注意,不过现在我有点想起来了。半年前我有一哥们儿,也特别讨厌。那人吧,没啥爱好,就喜欢到处旅游啊什么的,说叫什么……暴走俱乐部。嘿,我也不是很懂啊,据说他是陪着一个A国姑娘姑娘一起走,说是没走十英里就可以给她变成植物人躺在病床上的哥哥挣1M元的医疗费,而他这个一直没人知道是怎么晕的。”琉辉像是在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没去看人什么反应,却还是控制着鼠标转着视角,表现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所以转得飞快,游戏里的角色【星辰之辉】那脑袋也跟着转得飞快,看得站在他身后的人感觉膈应,却不知道他在观察周边的地形,至于他说的暴走二人组他根本不知道是谁,倒是这个植物人让他听得有点紧张。

  嗯,不远处有个巨石,沙地上那鞋印有点模糊了,没事儿,有沙子就行,琉辉记在心里,继续一边转鼠标一边说:“我这个哥们儿呢,前段时间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影响回来了一趟,我才见到那个A国姑娘的哥哥长什么样,兄妹俩还是混血儿,长得却都挺标志的。哥哥是个艺人,听说当时他经纪人替她接了个综艺,当时是出了什么意外来着,还死了个主持人,他还真是万幸了,只是个植物人。哎呀,到现在了那节目组的黑料还层出不穷,那经纪人还离他而去了,太惨了。你说对吧,张烁金老师?”

  “我错了,我应该直接捅死你。”

  这话一出琉辉立马有了反应,视角也没转,右手反手钳制住了对方的一只手。

  “我就知道。”

  不好!

  当耳畔响起敌人阴沉的语调时,琉辉已经看见了屏幕上飞溅出来的血,被他抓住的那只手是没有刀的,而敌人将刀换了一只手。至于血,当然是从他的脖子喷出来的。刺客类通用技能【割喉】。

  从出血量和喷射角度来看,是短刀而且会持续伤血。嗯?中毒状态?还用了【涂毒】,真是……好幼稚啊。他向上转视角,银钩月。

  下蹲,后踢腿,前滚翻拉开距离。琉辉键盘上的手开始变快起来,鼠标回扭来。游戏里的【星辰之辉】侧身,划步,脚后跟都露在了悬崖外面,方舟化矛形态,【冲锋】。

  对方侧身回闪,【星辰之辉】侧划步卸掉未命中技能的后摇,随后一记【横扫】。对方不及转回视角看他时就已经被击飞了,急忙在空中开始受身操作,平稳落地。

  这一平稳落地,真是给了张烁金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自信了,职业选手,不过如此嘛。他开始转视角抬头去找【星辰之辉】,不想迎面一记【刨沙】从上到下直接照着他的眼睛就撒了上来,她也不知道从外人的角度来看,琉辉那不紧不慢的操作,轻微抖动着自己的手,动作像极了街边烧烤师傅给烤炉上的羊肉串撒上孜然面儿。

  张烁金不是职业选手啊,他没什么意识,就连致盲状态胡乱蒙操作也是真的胡乱的蒙,琉辉都看的猜他的套路,头也不回,直接兽化回银虎的模样,就往悬崖下面跳去,还不忘了大喊一声:“拽根儿!”

  接着就是一只巨大的魔龙从悬崖下向上飞来,接住了这只老虎,嘴里还说着:“不会把你的爪子收一下吗?挠破了我的皮还在掉血知不知道?”

  “站不稳嘛,让哥瞅瞅,没事儿,掉几片鳞而已。”

  掉龙鳞……

  “下去。”

  “错了,哥!走,我们赶紧过去吧。”

  “那个张烁金想干什么?”

  “一边打一边解释给你听吧,总之他的阴谋已经露出马脚了,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另一边的凯文总算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一进了旅馆,连行头都没摘,坐在电脑前飞快地刷卡上线,正巧碰见了来找其他队员的琉月。琉月没什么解释,只是叫他们快点去榕树城主广场上去帮一下【凤求凰】。

  至于主广场上的【凤求凰】呢……

  “嘿!你配合的挺不错啊。”看见冰盾给团内术士挡下一次攻击,神枪手【不好意思,走火】一边高声对着那个他不认识的冰系法师喊了一嗓子,一边开枪射翻了那个敌人手上的武器。他们是劝架救人的,不是来打群架的。

  【凤求凰】不理会,搞得人家神枪手还有点尴尬,但还是在继续问:“兄弟,方便帮我一个忙?”

  听完这句话后【凤求凰】才舍得转过头看他一眼问:“是要救那个女孩儿?”他说的当然是翠鹧。

  此时的翠鹧,被飞鸟们车轮战消耗,虽然不属下风,却也没有脱身的机会。她躲闪得飞快,像是战火中振翅求生的蝴蝶。时不时手心放出魔光反击,或是如同箭矢飞快冲破人群,或是像泡泡一样困住几个人膨胀爆破,却也都没有命中要害。显然,她也不是为了杀人而来的。

  她的真实目的没人在乎,但是显而易见的是,她需要帮助。

  “没错,她是我朋友,这人情我先欠你,帮个忙。你是魔法师吗?”神枪手用枪口指了指翠鹧的方向,还不忘射落某个远程敌人手中的法杖,继续向这位法师问。

  还不等【凤求凰】说不,一蓝衣女子便绕到他两人之间说:“他是召唤师,我是他的召唤兽,泠。”

  “呃……也可以。总之现在给我一个方法让我达到和那个女孩儿同样的高度,等下我们放个枪封攻击者的走位,那时候我要去接住她,可以吗?”神枪手干咳了一声,继续问。同时他也在上下打量着这个女子,现在召唤师的召唤兽修成人形都这么漂亮吗?腰细腿长,虽然个子看起来不似小姑娘一样娇小,却也看着丰满,衣着更是魔族特色,性感又不失清纯,袒露着后背,裙摆坠着羽毛,再见她背后一双青白色的翅膀,结合她空灵的嗓音,林耀猜测,她也是鸟类魔兽。这哥们儿为人这么冷淡,这样一个美女出现,林耀自己看得脸上发烫,这哥们儿估计都没感觉吧。

  白陌向上转了一下视角,目测高度,虽然不及职业选手来的准确,却也八九不离十:“这距离,我预判跟不上。”他并不是推脱或者谦虚,他是实事求是的说,他的预判如果是纵向空间的话的确会很难。

  “不用不用,你这儿不是来了一只会飞的吗,冒昧问一下她变成鸟多大一只?”林耀给这位刚刚出现的美女魔族人点了一个标记,继续向白陌发问。

  “泠……”白陌迟疑。

  “能帮到主人的话,没问题哦。”泠面向【凤求凰】点头,待【凤求凰】那边答应下了那几个人,泠这才开始魔化,她张开双臂,逐渐被羽毛隐没直到与身后的翅膀融合,身躯前倾膨胀,羽毛不断生长,尾羽舒展,最终幻化出凤凰的形状,竟然还是一只白凤凰。

  这一幕愣是把林耀看呆了,最后还是队友提醒了他一声他才免于被从天而降的斧头削到脑袋。召唤师的专属魔兽可以挑选是不错,但是这种神兽多是可遇不可求的,凤凰,还是白色的冰系白凤凰,这人的脸会不会太白了啊?

  他猜对了,白陌还真是先天性白化病来着,不过后天经过治疗至少不会影响视觉的,他连头发都是白的,脸就更不用提了。当然了,林耀没必要知道这些,他继续说明要求:“大凤凰,把我带着飞上去应该可以做得到吧?”这句话是说给泠听的。

  泠还真听得懂,蹲下身来让他上来,直到他爬上来才发现……

  “太重了吧?”泠的声音带着一些无奈和抱怨。

  凤凰被压得站不直身子。白陌让这位神枪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负重,这才知道,一把冲锋枪,两把手枪,背后一把狙击枪,自己还是个机械联邦的人形AI,让凤凰驮着这么大一坨“铁疙瘩”上去,对于泠这只未成年凤凰来说,着实残忍了些。

  再看周围那些职业枪炮师和机械师的同里,术士要帮忙控场,必然不能飞走了。想要在高空完成任务,一时间没了人选。

  “我来我来我来!”

  没见来人,听见声音时,白陌就已经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就眼睁睁看着如同疾风一般冲过来的【凯】溜到了泠的身边,先是故作亲密地摸了摸那凤凰头,当然也被泠嫌弃的躲开了,然后也毫不觉得自己尴尬,继续说:“我虽然也是AI人设,但是我风系有一个可以增强鸟类飞行能力的增益技能【驱风】,我也是射手,我可以去的。”

  “凯文!不要胡闹!”白陌实在在使劲揉过眉头以后,终于按捺不住吼了出来。至少让林耀那边吓了一跳,队友是看着他从座位上弹起来一下的,因为他不敢相信刚刚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冷漠boy竟然还会咆哮。

  凯文这边不甘示弱,嘴里一边说着一边翻身跳上凤凰:“你们都不信我,我也懒得解释。泠,我们来帮你主人解决这个麻烦,飞!”

  意料之外的,那个原本对主人言听计从的凤凰泠,竟然真的听了别人的话展开双翼,【凯】的手中亮起绿色魔光,周围气场开始飞速,直到看着凤凰泠载着【凯】飞向了高空,留下了【凤求凰】在原地焦灼却无话可说。

  林耀走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呃,要对队友有信心啊。”

  “做你们该做的。”

  行吧,你还是你,还是那个冷漠boy。林耀耸了耸肩,让队友开始了火力掩护。白陌看着天上的火力线,心下还是非常认可这是职业选手的实力,至少纵向空间的预判,他白陌做不到。

  “小白,那是怎么回事?”白陌感觉头顶有声音徘徊,抬头才发现,一颗巨龙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身形之庞大自不必说,能伸进来的竟然只有这一颗龙头,说话的人是正从他脑袋顶上走下来的【星辰之辉】。

  琉辉是路上给自己点了几个治疗术的,这才能维持他的人形,他不太方便以银虎的形态见星宫的人,因为之前抢过星时罗盘的事情。

  至于他口中问的“那”,就是正骑着凤凰的【凯】。

  “琉月去找星宫的人来阻止这次混乱,他移速高,最先过来了。”白陌知道这是琉辉的账号,这才直接说出来。

  “嗨呦,还挺有勇气啊。”

  “别凑热闹了,赶紧想办法。”

  “怎么叫凑热闹呢,我在这儿认人呢……那姑娘谁啊,有点眼熟。”

  琉辉真不是不想上,是他显示器右上角那个中毒状态还明晃晃的显示着呢,现在的他一次那个血皮靠自己几个低级治疗术撑着,不是濒危状态也胜似濒危状态了,观察才是他能做到的最大帮助。

  就在他说话间,他就听见身后一声大喊:“兔子!”然后就是一抹黑色的身影与他擦身而过,冲进了人群中很快就被隐没了,但是那身形他还不熟悉吗?

  “拽根儿,你等……”琉辉看着也着急,动动鼠标,想再确认一遍自己的状态,却发现中毒状态消失了,血量在回升。视角朝着四周一转才看见,【青空】和【金钱至上】那边各自飞过来的魔光,释然一笑,“谢了,老夏,还有……老秦。”

  血线回升得差不多,手下操作,也进了人群去。

  天上的翠鹧还在维持着战斗,她知道这是一场考验耐力和心理的情况,她是天真,但是不弱。起初可以说游刃有余,现在有些疲态也单纯是因为枯燥。她不明白为什么她说的是对的,还会有人来找她打架,反正她只知道要反击。

  【凯】在凤凰泠的身上坐得稳,手上却抖得厉害,他也知道这完全不是人家召唤师的问题,自己操作着【驱风】,现在又要他干自己最不擅长的事——瞄准。

  我真不该玩弓兵。凯文这么想着,手中箭矢久久没能离弦,那些目标也在移动,他本身视力并不好,盯久了更是眼花,只在心底默念着“打稳点,求你了”,耳机里怎么人声鼎沸他都忘记了,眼里只有【驱风弩】的准心和一个同翠鹧打得最为激烈持久的苍鹰,等等……苍鹰?

  “嗖——”

  “糟了!”凯文大喊出声,刚刚那是箭矢飞出的声音,他当然知道,但是刚刚那一恍惚,箭矢要射中谁他就真的不知道了。

  正当他心都凉了一半的时候,一抹黑影从人群中犹如异军突起一般,划破长空,黑紫色魔光包裹下,巨龙的翅膀伸展在空中,将那女孩儿保护起来,那些攻击全然被阻隔在外,包括那一发箭矢。

  怎……怎么回事儿?凯文呆住,众人呆住。

  “兔子,没事儿?”那巨龙发出的是人声,显然是个玩家。他重新张开双翼,想看看那女孩怎么样。正当空气安静时,一道【锁灵咒】的红色魔光从榕树城广场飞出,直朝着那一龙一女劈了过来,暗系魔法属实是快,巨龙准备重新合上翅膀,却遭到了周身那些榕树城市民的针对,一只不知何人刺来的短刀扎在了他的龙脊上。

  随后众人就见那巨龙配着系统自带的巨龙咆哮音,在瞬间失去了全部战斗力,直直朝着地面坠了下去。翠鹧刚刚茫然于救自己的人是谁,现在当巨龙掉下去时,她对上了那个从背后刺伤巨龙的人。

  “骗子!”翠鹧那皮囊里的灵魂是一定认识这个家伙的,她完全没带客气的,直接就用“骗子”这个称呼抽在那人脸上。

  而就在榕树城市民的众目睽睽之下,曾经和文森特城主一模一样的白鸽【赫尔墨斯】,现在赫然扇动着自己身后那一双……如同黑夜一般的翅膀,似乎是燃烧着和地域一样的蓝色火焰。

  “小心!”【凯】一边喊着,一边冲出,他甚至都没顾忌到自己踩了人家凤凰的脑袋,全速冲了出去,又是好几发箭矢的后坐力把自己送了过来,在空中又转了半圈,一把从背后将那女孩抱住护在怀中,那【锁灵咒】的魔光也全打在了他的背上。

  翠鹧又是还不及反应,自己那一双精灵翅膀立刻形同虚设,自己就像是被负重了一头大象,抱在一起的两人就像刚刚的巨龙一样直直坠了下去。这时候凯文才想起来,自己是一坨铁来着……

  “啊!”

  榕树城继巨龙咆哮之后,又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尖叫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