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番外】青鸟,纪念庄周的蝴蝶兰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359 2019-12-11 20:34:00

  “时间已归零,系统自动更新中……”

  “更新完毕,正在安排新一天的工作日程……”

  “日程表排版完毕,开始工作。”

  眸眼中蓝光渐渐暗淡,如同迫克里城邦高塔向外望去时熄灭的万家灯火。此处只留下我一人,保持着清晰的思维与运算法则。目视着青幻方成功重启,配合着实验室内齿轮转动的节点,它发出独属于自己的音效,青蓝色的光子从夹缝中迸发出来,在冰冷的空气中流窜着,仿佛遇到雪天的孩子释放天性,化作能量夹带着不同的信息在光导纤维这条“高速公路”上疾驰向远方。

  待机是休眠状态,保持和普通人类一样的作息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但是睡眠会使我们的大脑倦怠。

  因此,为了防止待机时产生系统停滞,我为自己编编程了许多应对方案,其中真正达到目的的,是这样的程序:

  在我进入待机状态以后,系统会从我的内存中搜索那些我在白天只能压在我最深处的记忆,然后在我的运算光屏中呈现给我,不断播放给自己看。

  我常常看见,一片幸福的青空下,那个少年在极光的映衬中,回首对我说“我回来了”。每当梦到这里,机体似乎也不再受我的控制,无论我如何继续下达休眠的指令,我最终还是会惊醒,下意识再去触摸脸颊时,似乎还有泪痕。

  我甚至还为此去了流光号那里交叉泪腺机体,看看是否有病毒在这里入侵过的痕迹,可是流光号最后还检查了我的脑袋。

  墨翟,风雪号,曾经说过这种程序在人类的口中叫“做梦”。他有个朋友,住在灵蝶岛,说是会解梦,叫我去他那里看看。

  我去灵蝶岛寻找那个叫做庄周的人,他就像是听睡前故事一样,坐在那片草地上,把玩着他的蛊蝶,不同他那慵懒的姿势,灰紫色的眸子里竟是如星辰般璀璨。他只对我说:

  “你不是在做梦,你是思念罢了。”

  思念……

  非人类自然和人类们有所不同,AI同伴们如是认为的,他们常以此作为自己骄傲的资本,私无烦恼的人类幼崽,无忌无畏,以傲慢和偏见区分着不同的种族。

  我们是将解释魔法的原理视为科学,我们将此作为现进的思想,我们用科学对抗魔力,对抗终将走向死亡的命运。

  并非所有人都会的安分地将模仿人类的作息当作自己的任务,而是机械联邦上空狂啸的不羁之风视作为束缚欲望和追求的对人类愚昧的靠近,是退化的程序。他们标上民主与自由的名字,撕裂黎明,打碎我视若珍宝的美梦或是思念。

  也就是那时候,藏在我内心深处的,曾经存在过的少年,离我远去。他沉睡了,睡得太沉,睡得太久,睡得像是被抽走了芯片或是耗尽了能量;而他的机体却又是那么完好和崭新,就像是工厂里的半成品,仿佛任一机床上的躯壳都能将他取代。他在我心中沉睡,却再也不会出现。

  庄周还是像个俏皮的孩子,看着他的蝴蝶,落在我的身上。青的、蓝的、紫的,有的洒落着彩色的粉末,有的闪动着光芒,在我肩头,在我颅上,在我鼻尖。

  我无从理会,只开口提出疑惑:

  “思念应该是回忆,可他从未归来过,为什么不是做梦呢?”

  他不言,没了蝴蝶围绕,便开始安抚他身边的鲲先生,盯着我鼻尖的蓝色蝴蝶,微笑维持着足足两个小时,直到风雪号将我带回迫克里城邦。

  不久后,我收到了未知邮寄点送来的快递,蝴蝶兰种子。将他们安置在实验室的烧杯中。按照要求配上了土壤水分和光照,小心呵护,如藏在心里的一场梦。

  日复一日,与不羁的灵魂对抗,同未知的命运对抗,最后去浇花……

  直到光子屏幕上显示出【任务进度】100%

  蝴蝶兰的花心里泛起蓝色的微光,花瓣颤抖,幻化作蝴蝶的翅膀,飞向我的方向,落在我的额头。

  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