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十,疲惫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366 2019-12-05 20:00:00

  柠荼和琉辉是前后脚到俱乐部的,互相点了个头就算是打招呼了,柠荼去宿舍收拾东西,琉辉就直接向着训练室去了。其他队员只要外面没有活动的,都在进行着各自的训练内容。

  琉辉再没像上次那样焦躁,规规矩矩找了自己的位置,开机刷卡登录游戏。至于亲若止那个被砸坏的键盘,他也是取了备用的先用着了。

  【赫尔墨斯】,琉辉一上线,先是搜索了这个角色名字。名字是灰色的,没在线。琉辉也就没再理会,踏踏实实训练去了。

  柠荼那边,一边收好了那个基本没什么用的文件夹,一边听百里墨湘讲了今天中午的琉辉是如何如何激动,如何如何砸坏了一副键盘的。柠荼听在耳朵里,没做什么评论。出了房间从走廊往外面看去,正好看见了俱乐部的大门口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嗯……或许说有点眼熟。柠荼盯着看了半天也没想起来,直到百里墨湘顺着她的眼神向那个方向看去,于是打开窗户对着外面的那个人喊着:“老秦!你怎么来了?”

  哦,是游戏里那个【金钱至上】吧,难怪眼熟。柠荼暗自点点头,秦空那边应该是被俱乐部门卫拦下来了。至于百里墨湘的反应,柠荼真没想到他还会有大喊大叫的时候,这里可是三楼。

  秦空那边朝着挥了挥手就当是打招呼了,门卫从传达室的窗户里探了个头,还向着百里的方向比划了个OK的手势之后,才放秦空进来了。

  来了那就是客人,柠荼也不是律贞,下楼去和人打声招呼也是基本的礼节。

  下了楼,百里也没着急问他怎么来了,先是给两个人互相介绍了一下对方,两个人多少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上前礼貌问好,握了个手。然后一边开始了关于“秦空先生为什么来这里”的讨论,一边朝着俱乐部内部走去。

  “秦先生怎么会来这里?”柠荼问归问了,其实心里还认为他是来找百里墨湘的,毕竟不是什么朋友都能让这位以儒雅气质混在电竞圈的人大喊大叫的,至少不是普通朋友。

  只是秦空的回答并非如她所愿:“琉辉找我帮忙。”

  “琉辉?你们认识?”

  “他没提起过吧,也是,他一直这样。”秦空对此并没有多惊讶,多半是太了解了。走到训练室门口,柠荼也就没再对他发问了。

  琉辉和秦空打照面,那是完全没有什么礼貌形式的,互相点个头,就直接开始办正事了,秦空从公文包里翻出那个蓝色文件夹,递给琉辉去,琉辉又不知道从哪撤了张A4纸,密密麻麻写着字,而后还是没什么交流,各自转身研究拿到的东西去了。颇有一番“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风味。把旁边目睹一切的柠荼给看懵了,她又不好意思去看秦空拿到的是什么,只能凑到琉辉旁边去看看那个文件夹里面是什么。

  还当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文字配剪贴图标,还有手稿记录和各种突出标记,主要内容竟然是“网游梦境空间文案解读”,柠荼看着那些工工整整的笔记,竟然一下噎着了说不出话来……

  就像一位讲师含辛茹苦备课工作,就为了台上讲几分钟课,让学生们学到更多知识,可是真正理解她的人却寥寥无几,某次检查作业,意外发现了一个认真思考勤奋学习的孩子,即使理解有偏差,但是精益求精的学习态度让老师欣慰。柠荼现在的心情就像那位讲师一样,不是因为答案正确,而是因为被理解。

  她看向秦空的方向,呆呆看着他和百里随意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她半天说不出话,再低头看琉辉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盯了半天,为了稍微缓解一下尴尬,也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她问起来:

  “你给他了什么?”

  “敖晏的剧情。”

  琉辉回答,而后就接着低头研究那份换到手中的“课代表笔记”去了。柠荼默默回到座位,和其他开始了今天下午的训练内容。

  游戏世界里,榕树城在昨夜的庆功宴之后又萧条了不少,因为大家严阵以待等待着即将开始的审判。

  榕树城在巨大榕树之上,道路是在树枝上伸展,房屋或悬挂或筑基在道路两侧,而无数条道路最终都将汇聚在树干,而后留下最为广阔的空间,自然成为了一座城池最重要的广场。

  “犯人”们被押送至此,秋风萧索配着他们落寞的模样,险些让琉月忘记了他们是演员。她竟然还和他们一起感觉到了冷,想起榕树城是离天空最近的树,也就理解曾经有人说起过的“树大招风”是什么意思。今早看见榕树上有泛黄些的树叶时,她就是换上冬装出来的,深秋到了。

  琉月让文森特等,其实她也在等,等着【金钱至上】上线,这时候琉月才发现,这个团队似乎已经离不开他了。他是“先生”啊,那个好像刀枪不入的“先生”啊。

  会议室只剩下琉月一个人,她端着自己的移动终端,光子屏上显示着那灰色的ID,等待着,等待着,焦灼的心被巨大的责任感压迫着。

  这个公会……就好像是只剩下他一个人,琉月并非否认其他成员的价值,但是总能那么及时站在他身侧的,总是这个“先生”,记忆里也是。

  他到底是什么人?兄长,老师,还是普通的朋友?琉月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是她全部的安全感。

  会议室的门窗是关闭的,窗外的风越来越大,树枝打在玻璃上的声音,还配着像是妖魔呼啸的风声。长桌子边上的书籍图纸还散乱做一团,全都是昨天“先生”说自己研究过的,为的其实是来推断这个卧底势力所属。

  纸张铺满桌面,上面是各种颜色的标记,最后那些有用的信息都被录入了琉月的移动终端做统一的分析计算,只是算到现在,她几乎是一整夜没有合眼,她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够像曾经一样连轴转的工作了,好像失去了作为AI应该具备的设定,现在的她感受到了作为AI所不应该有的感受,她累了。

  她趴在桌子上,自己的终端就那样随意地丢在桌面上,压着几件比较重要的文件,脸埋在臂弯里,脑袋里都放空了。直到窗户被不知道是风还是人打开,秋风就像万圣节扮成小鬼捣蛋的小孩儿,横冲直撞,先是惊醒了昏昏欲睡的琉月,而后又掀起了桌上的纸张,就连琉月的移动终端都摔在了地上,会议室里瞬间就被风整个搅乱得狼狈不堪。肇事者呢?现在还坐在窗台上,头上的发型竟然一点没出事,当然发型特指的是呆毛,粉色的呆毛,头上那个ID【凯】。

  也不知道【凯】是没看到自己带来的“灾难”,还是真的神经大条,他开口就问琉月:

  “小姐姐,在想什么呢?”

  小姐姐?琉月对这个新称呼不知道从何说起了。她现在第一步反应只有起身去抓回那些翩翩起舞的白色“小精灵”,只觉得手忙脚乱,一边将【凯】从窗户上请下来然后关上窗户,一边还要礼貌地回答着:“我在想昨天的工作啦,小凯快下来。”

  琉月的眼睛是鎏金色的,只是虹膜以外的眼白上却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常人看来当然会觉得这眼睛有些泛红,应该是昨天的熬夜导致的。【凯】对于自己是否打扰了对方休息开始了思考,不过思考归思考,他是不会有什么愧疚的,毕竟现在也不是该休息的时候。

  “姐姐撒谎哦。”【凯】直接说了出来,同时也并不是没心没肺,蹲下身子帮着琉月一起捡散落了一地的纸张。只是这句话让琉月的动作仿佛是卡壳了一样停顿了一下,她……刚刚确实没有在想问题,而且差点睡着了,为什么又会撒谎呢?

  琉月抬眼看向眼前这个外表还有些稚气的少年,回想起接触过的几次,并未觉得他还有什么城府心计能够一眼看出来别人在说谎的,可是现在……

  两个人就那样呆立在原地,四目相对,看了许久。又是窗外树枝被秋风逼迫砸在窗玻璃上的声音,现在只觉得像是有人在自己的心脏上敲锣打鼓一样。

  琉月几次欲言又止,她现在像是系统程序被清空了一样,脑袋里一片空白,整理不出想要输出的语言来。尴尬的气氛持续到会议室外响起了敲门声,琉月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转身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城主文森特还有公会的一名成员【凤求凰】。琉月侧身让两位进来,但是门外两个人几乎是找不到落脚点的……

  “凯文!你怎么回事?”【凤求凰】是操作着飞过去的,落在刚刚收拾出来的一小片空地上,至于这句话,罕见的,吼出来的。

  琉月是没想到的,但是【凯】是了解的,他反应过来就是一个位移技能,管什么三七二十一,拉开距离他就是安全的,诚诚恳恳认错,下次还……

  “我错了我错了,小白哥,你别动气。等会儿等会儿,你先站在原地别动,我知道我的兴奋激动给琉月小姐姐带来了工作上极大的不便,我向小姐姐道歉。然后然后,你先别打!我对我的行为深表歉意,我应该等着小白哥和我一起出发,泠的身体不舒服我也不应该抱怨,对不起!还有……”【凯】的话诚不诚恳不知道,但是确实很长而且一口气说下了仿佛是没有什么喘息,手头还不忘了点一个道歉拜托的表情,看着似乎不太能打动那个“小白哥”,他还有继续说下去的架势。

  琉月看见了【凯】的头顶,除了那个系统表情在动,还有那根……好显眼的呆毛,现在竟然可以卷出一个表情,其神态的传神和他头顶的那个黄豆表情相差无几。

  她也没责怪【凯】,再加上她不想看窝里斗,于是她先礼貌地与文森特城主交代了两句,而后就上前去,挡在两人中间,终止两个人的无意义争斗:“凯文,对吧?你先帮我把那些文件捡起来吧。然后……你,【凤求凰】,来找我,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两个人把这种状态都当成日常了,但是也不是不讲道理,真没有想到动手打人的想法,只是凯文知道,对面那个总是看他不顺眼的人并不是想刁难自己,是自己总会把事情搞砸了,而且他最讨厌的,其实是乱糟糟。至于那种诚惶诚恐地喊着“别打我”完全是知道所谓小白哥哥的刀子嘴豆腐心,装一装可怜的样子再诚心诚意的道歉就好了。

  听到了命令,【凯】也不再继续当戏精,开始老老实实收拾散落一地的纸张去了。【凤求凰】那边说明了来意:

  “秦空让我来帮你汇总数据的,他有其他的工作。”

  说完【凤求凰】停顿了一下,他看向旁边在弥补错误的【凯】,没想到【凯】跟他来了个四目相对,看见他一转头过来还心虚地把视角转走了。

  “咳咳……”【凯】那边干咳了两声,装作若无其事。

  【凤求凰】这边没理,继续对琉月说:“还有就是,晚上九点时如果他还没回来,你自己必须要开始计划。”

  “我?可这是他的计划啊。”

  “这是公会的计划,公会是你的公会,他会帮助你,但是不会替代你,懂吗?”

  【凤求凰】说完后,琉月才恍然大悟,她的确发现了自己产生了依赖性,原来是来自于这里。

  就像家长总是帮你全包全揽了一些事情,你就会把他们的帮助当成理所当然了?确实如此,她不应该把一些责任丢给别人。

  “好,谢谢你。那我把昨晚整理的数据给你……”

  琉月点点头,转身去取数据,却没发现【凤求凰】的一个小动作。

  现实世界里,坐在屏幕前的少年,眼睛也是疲惫得泛着红,手边上放着的是和琉辉一样的文件夹,同样是秦空给的,不一样的是,有一些荧光笔的标记。他的屏幕里,分了两个窗口,一个是没关游戏界面,另一个是一张截屏图片,里面是同样眼睛泛红的琉月。

  眼睛泛红……少年松开键盘,看着屏幕深吸了一口气,又低下头拿起来自己的那个文件夹,关于琉月的初级设定:人型AI生命体。

  往后翻了一页,荧光笔标记了一行字:AI在梦空世界观中并非机械,而是一种新型的生命体,同样有血有肉,但血液是蓝色的,身体性能比普通人类更加强大,如若非系统设定他们都不会疲倦,而疲倦的他们并不会显现出疲态。

  这是不是……矛盾了?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延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他正在思考,却突然听到了手机铃声,是从耳机里传出来的。抬起头去把视角转向【凯】时,【凯】已经把麦克风关闭了。少年皱了皱眉,他讨厌思路被打断。这时琉月将资料发到了他的移动终端里,他的游戏界面里出现了和琉月的聊天窗口,其中是一个附件,竟然还是个word文档。少年摇头,揉了揉眼睛和琉月打了声招呼就去一边下载资料去了。

  在秦空离开了梦幻俱乐部,琉辉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浏览了那些笔记后,就起身去拍了拍正在训练的柠荼。

  “嗯?怎么了?”

  “问你个问题,【赫尔墨斯】是谁?”

  “谎言之神,在地区传记里面有介绍,他……”

  “不是不是。”琉辉打断了柠荼准备背诵她的游戏文案的话,“我是想问,现实里有没有这个人,我刚查了一下有这个玩家来着。”

  “有啊,我刚刚还梦见……”柠荼刚想说自己梦里刚刚梦见了这个叫赫尔墨斯的人,她当时是律贞……律贞?柠荼停顿了下来,律贞是黑暗之神,那刚刚赫尔墨斯找她不就是为了,干坏事?

  柠荼赶紧在游戏里搜索了一下赫尔墨斯这个ID,真的有这个玩家,此刻他头像是灰的,但是并不影响柠荼认脸,这不就是……张烁金吗?

  从迪莫跳槽来的公关人员,圈里喜欢尊称他为老师,可是柠荼明白,他那对梦空网游娓娓道来的模样都是做戏的,真正在网游里遇到什么问题,他一定是跑得最快的那个。这人品,柠荼不喜欢,只是她也管不着。就像今天他在直播里对两个艺人一捧一踩,用心良苦,多半也都是拿钱办事。人家也要吃饭嘛,柠荼自我安慰着。

  从迪莫跳槽来的……迪莫?柠荼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这边的凯文正在S市的一家网吧里,他后悔没给自己的手机关静音,先是想也没想挂断了,向四周一张望确认没人看过来,松了口气,抬手把口罩又往上够了够,这才看向自己手机的来电显示。

  完了,我把“考核官”的电话挂了。

  凯文扶额,摘下自己电脑的耳麦,带上手机的耳机,把电话拨了回去。

  “柠荼姐姐抱歉啊,我刚刚有点事。”凯文开口先道歉,倒是没有刚刚在游戏里那个憨憨的样子。

  “凯文啊,张烁金这个人,你认识吗?”柠荼真不在乎,她现在更着急知道的是这个什么张烁金。

  凯文仰着头想了想,这个人他有印象,毕竟以前见过一两次,至于怎么走的呢?凯文回忆起来:

  “当时他因为受贿于一个剧组,就帮艺人接了一个烂片,被网友曝光以后,他还求我们公司最厉害的公关给压住了风头,公司准备解雇他之前,他就走了。”凯文说着,“我今天上午看见直播了,差点给我看吐了……”

  这段话里,前半段是回答柠荼的问题,后半段虽然不能说没有“摆脱舆论炒作关系”的嫌疑,但是绝对是凯文的真心话。之前网上的舆论风评其实大多是倾向金麟的,现在这个公关就是为了给凯文的粉丝一些优越感,让他们两家粉丝吵得厉害些,话题自然就热一些。娱乐圈的凯文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套路还是懂的,等到凯文的粉丝们开开心心地肯定他们要胜利的时候,过不了几天又会有一位别的什么什么“专家”分析说金麟的优势了。

  凯文看着当然想吐,两个人各有利弊还用你们专家分析吗?可他们公关的就必须要炒一炒,想挤牙膏似的,让人家粉丝跟着心慌就完事儿了。他能做的就是安慰安慰粉丝,一点点提升自己,外界再热闹,他和金麟也是公平竞争,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柠荼没话说,本来就讨厌的一个人,现在她更讨厌了。完了,梦里还答应了要帮他去干什么事儿来着……什么事儿来着?柠荼一边回忆着,一边继续和凯文问着别的:“你不用管了,公关部我也管不着,恶心就别看好了。再问你一个问题啊,你转职是想做弓兵吗?”

  “呃……”凯文犹豫了。他了一眼屏幕里游戏界面的自己,打开了版面就是自己氪随机橙装礼包出来的武器驱风弩,说实话他还挺喜欢的,很有转职做弓兵的想法,但是想到同伴们尤其是那位“小白哥哥哥”,对于自己要转职弓兵的态度大概就是这一声“呃”的来由了。

  柠荼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典故”,她只是有一说一:“嗯,我觉得你的手玩双手武器或许更有潜力。”

  “啊?”凯文疑惑。游戏只玩了一个多月的人,虽然不至于到听不懂双手武器是什么意思,但是听不出这个“适合”是非常理所当然的。

  “我只是提个建议,你要是感兴趣可以再来找我问。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好,柠荼姐姐再见。”凯文还是懂礼貌地道个别,然后才等着柠荼回应了一下挂断了电话。

  凯文放下了手机,摘掉手机的耳机,重新带上耳麦,看向电脑屏幕。双手的武器?他能驾驭吗?想到自己一个单手爆发武器都瞄准不来,双手武器这种操作性要求更高的路子,他真的能走吗?

  他有点发怔,回想着柠荼的话,“游戏代言人,考游戏”。考游戏……凯文啊凯文,你想玩好这个游戏吗?

  这边挂断电话的柠荼,长叹了口气。她听琉辉帮自己回忆了梦里的事,当然那些恶劣态度不需要琉辉来回忆了,只提取了重要的消息:谎言之神想借黑暗之神的手掌握榕树城。

  柠荼大概能猜出一些目的,除了榕树城本身的性质和地理位置,还有现实里的一些原因。琉月的事情,她能藏多久呢?为什么现在才动手,多半就是察觉到琉月的特殊了吧。

  训练室的其他几个也不是聋子,柠荼不可能在训练室里就直接聊到剩下的问题,只说先训练,自己出去办点事,就又会自己房间去了。

  琉辉往百里墨湘的方向看了一眼,最后也什么没说,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本来也想着好好训练的,但是等他看见电脑屏幕里的游戏界面的时候,他就呆愣了,环顾四周确定没人看过来,才装作若无其事地坐下去。

  此时琉辉的电脑屏幕里,同样也是游戏界面,只是漆黑一片。在离开座位之前他清楚记得自己把角色放在了地下城的门口准备出门练级的,现在却是什么也看不见。鼠标上移看了一眼状态条,呵……致盲。

  电竞圈的人他都认识过一圈的,只因为他总是单独练级的那个,就总有其他战队的喜欢过来“试探”他一下。

  能进地下城的角色基本就都在所罗门战队,会致盲技能的再缩小一下范围……

  “幼稚吗,拽根儿?”琉辉带上耳麦,也不等致盲解除,直接张口就喊起了嫌疑犯的外号。说完这句话,致盲也基本上结束了,眼前出现的果然是老熟人,一个一身黑衣的狂战士,头顶ID【奈落四叶】。

  琉辉刚想接着操作角色上前去“叙叙旧”的,却看见了自己的消息盒子像是爆炸了一样的出现红点,移动终端显示着简讯:

  【剧情任务·限时】:伟大的律贞大人让你现在去黑公大厅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

  这个女人……琉辉想起来梦里的情景,有点不想去,可是想到柠荼说有事离开说得也很隐晦,也许应该去看一看。做好决定后,琉辉准备操作着角色回地下城找律贞去,却发现对面的【奈落四叶】和自己转向了同样的方向。不是巧合,大家这个角色的势力都属于地下城的黑暗公会,律贞要召唤全员开会那都是可以理解的。结果地下城这么大,去“开会”的却只有两个人来了。细想了一下【奈落四叶】的角色设定,魔龙一族;再看看自己的【星辰之辉】,魔族血魔银虎……呃,律贞还当真是左青龙右百虎,有那么一点黑帮老大的气场了。

  律贞说事也不绕圈,大概就是交代他们两个人去榕树城帮【赫尔墨斯】那只大鸽子做点什么事。琉辉不甚在意的将那些文字飞快地跳过了,然后就开了地图指引,准备跑任务去了,却被旁白的【奈落四叶】叫住了。

  “这个【新月神】你认识吗?”

  琉辉手头动作一顿,将视角转回向对方,如果隔着屏幕能看见表情,任谁也看不明白,琉辉现在的表情,嘴角先是往上挑了些,随后又耷拉下去,眉头断断续续皱起好几次,眼皮扯着眉毛也跟着一跳一跳的。最后他食指在鼻头上来回蹭了好几遍,才长出一口气,说了一句:“不认识啊。”

  【奈落四叶】没再提问,邀请着琉辉跟他一路同行,琉辉也不矫情之前被人打出的致盲,剧情任务那是必然要一起做的,谁也跑不了。

  另一边的榕树城会议室里,文件已经都被捡起来了,剩下的琉月让小纸人去整理了,【凤求凰】也浏览完了文件,【凯】干完活就凑到【凤求凰】旁边,想从他背后看见他手上的文件写了什么,奈何个子太矮,还用着风系魔法【漂浮】,那身形要是脚下没有影子还像极了跟在人身边的幽灵。

  【凤求凰】全然不去理会余光中那一抹亮丽的粉色,上前来和琉月分析起了数据:

  “我看完了,这个结论还只能说是推测吧,疑点太多?”

  “是的,现有数据中,只能证明他一定还在榕树城,而且一定还有沟通外界的能力,除了索道之外的这棵大树哪里都能出城,重要的是谁能破这个结界。那么只能从掌握了结界咒印的上层管理开始排查,所以嫌疑人就有这几位了。”琉月认真回答。

  【凤求凰】转视角去找NPC文森特,问道:“最近出城的人有吗?”

  “一共两位,一位今早给【青鸟】大人送去申请物资的信,为了防间谍,我按照贵公会的建议,昨天你们带回来的两位伤员,在治疗痊愈后,选择了其中之一去送这样重要文件的。”文森特回答。

  “那另一位呢?”【凤求凰】继续问道。

  文森特继续回答:“另一位是我们内部的一位上级,平日里负责与魔族总部长老院进行联系,他今早出城是去魔族总部申请支援的。”

  “上层?……”【凤求凰】停住了。屏幕前的少年,许是在思考。他原本握着鼠标的手松开了,扣在键盘的前沿上,食指在键盘下面轻轻敲击着。他的一双手很漂亮,指甲修剪整齐就像他本人一样有板有眼的,指关节分明却并不突兀。手上骨肉匀称饱满柔和,多点肉就觉得太圆润,少点肉就觉得枯瘦,唯独右手中指第一个关节,想来应该是握笔时磨出来的茧。指尖上扬下落时,手背上四个窝和皮下的四根骨时隐时现,唯独拇指末端那两根骨却是始终明显。

  他在思考,但碍于他的严谨,他不想要猜测,而是推测。他继续发问:“介意我了解一下这位上层的基本信息吗?”

  “他叫【赫尔墨斯】,比我年长,最早是跟随光明之神的,首都建立后,他才得到自由,只是至今没有受到任何组织的重用。平时负责的就是榕树城和上层魔族长老院总部联络的使者,原型也是白鸽。”文森特回答。

  少年心下默念了一次“赫尔墨斯”这个名字,对耳麦里的人交代了一下:“凯文,凯文,你去查一查有没有叫这个名字的玩家或者NPC。文森特城主,暂时监视一下这个人。琉月,再过十分钟,开始计划,我先去证实一些事,计划开始的时候我会回来的,你别担心。”而后他摘掉耳麦,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座位。

  他走去房间书柜的方向,那里除了书籍,在最顶层上还陈列着各种奖杯和奖章,其中一侧各种大小不同的证书奖状就像下面的书籍一样,按照大小整理得整整齐齐,靠在一边,奖杯的防尘罩下,刻着他的名字——白陌。

  他在书柜的最底下一层寻找着,这一排是童话神话类,他最早读的一些书,同样是分系列按大小排列地整整齐齐。与其说找,不如说是取来了一本书——《古希腊神话·众神相简介》。

  “小白哥,我找到了找到了,是个玩家,这个人我还认识。”还没坐回座位,白陌就听见耳麦里传出来了凯文的声音,很大,可见之前小声说话时白陌听不见他有多着急。

  还没等白陌坐下来说什么,凯文那边又传来了一声“哎呀!被认出来了!”然后头顶的ID一灰,人就下线了……

  凯文刚和柠荼聊过张烁金,搜索出来的这个玩家的脸想不认识也难了,一想到总算能给团队做点贡献,激动的心情让他呼唤白陌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吸引了网吧里一个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姑娘,她只从那握着鼠标的右手,手腕上那个粉红色的手环就联想到一个人,再加上这声音确实有特色,那姑娘脑子都没过一下就直接大声喊出了凯文的名字。

  这网吧还不小,算是个网络会所,就在这声尖叫后,凯文一个回头的瞬间,网吧里百十来个网民都看向了尖叫的来源处,再顺着那个女孩儿的目光看过去,凯文那感情丰富的眼睛立刻就被认了出来,谁也没理会那些尴尬紧张又害怕的感情,一个个像是到了粉丝见面会一样,朝着他的方向冲了过来。

  凯文直接强制退了游戏,冲着耳麦里喊了一声,就扯掉耳麦,卷着自己的外套和手机,几乎是从桌椅之间翻过去的,灵魂在其中走位,撤离现场,还不忘了在路过前台时高声问一句网管“网费多少钱啊”,然后飞速掏出手机扫了个支付二维码,落荒而逃,消失在就商业街里。粉丝们追到门口,只听见前台传出来一声“xx宝到账,10元”,几个粉丝还不忘了啧啧两声称赞他不上霸王网的行为,但大部分的不是没交网费就冲出去想再找找人的,就是在还保持一点理智冲着人消失的方向大声再喊两句“爱豆我爱你”的。过不了多久网管和保安出来维持秩序,把这些人安排回去了。

  凯文跑得快,路上还不忘了再买个新的帽子和围巾什么的,简单换了个行头,外套里的墨镜也掏出来戴上,这才混在人群中离开了商业街。

  剩下游戏里的【凤求凰】和琉月回味着他说道一半的话。琉月不敢肯定,因为之前那个叫【不好意思,走火】的神枪手,【凯】就认识,并且也帮他们澄清了身份。这个榕树城上级,他又说认识,一时间不知道是澄清还是加大嫌疑了。

  这时文森特根据【凤求凰】意见派遣出去的人也回来了,报告上来的消息却让疑云更加浓重。

  “报告城主,现在我们找遍全城也没能找到赫尔墨斯使者。”

  “那首都的支援呢?”

  “负责的信使也没有回来。”

  “什么?”

  白陌回想着首都和榕树城的距离,当初选择榕树城就是因为榕树城的地理位置与首都和魔族总部都很接近,方便求援,算一算他们魔族鸟类擅长飞行,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现在应该回来了。

  “文森特城主,请问榕树城第一次受到黑猎困扰开始求援是在什么时候?”白陌提问。

  “一个月前。”文森特回答。

  白陌从秦空那里得知了榕树城地图是一个月前新出的,那么能立刻盯上这块肥肉的玩家,除了像之前那些职业战队的玩家,还有的就是游戏官方。

  这个人可能希望尽快掌握榕树城,借助这个地理优势扩大自己的势力,柠荼不会自己拆自己的世界观,而这个人需要影响力……影响力……现实世界中需要影响力的人,凯文认识的,难道是,娱乐圈的人吗?还是游戏官方的……

  现实世界里的娱乐圈白陌不了解,因此他止步于此;那么游戏世界,有黑暗公会这种见谁怼谁势力和天生就喜欢和魔族作对的猎手协会;这个内部成员是魔族人,不可能去猎手协会找刺激,那么接下来会出现的应该就是黑暗公会了吧。

  “报告城主!”这时又一个士兵飞奔回来,还没站稳脚,就敬了个不成样子的礼,喊出了报告,“城主,索道从外侧被不知名的几个黑衣人拆毁了,现在城西北方向向,远处有魔龙一族在接近。”

  “什么?”一向冷静理智的白陌也叫了出来。琉月虽然没叫出声,但是她明白这是在担心什么。榕树城多是鸟类魔族,一旦开战,能够展开翅膀从各个方向撤离出去,那么索道就是针对……星宫。

  白陌惊却不慌,他一边手机上和秦空汇报情况,一边对琉月说:“别等了,琉月,开始计划。”

  “好!”琉月点头,回身将会议室上的文件全部收回空间元,和文森特城主一起向广场赶去。【凤求凰】并没闲着,接通了秦空打来的电话,一边操作着角色跟上,一边和秦空讨论起来。

  审判仪式开始……

  秦空正坐在会城郊的公交车上,看了一眼手表,听完了白陌说的话,只是眉头轻皱了两次,一次是因为凯文只说了一半的话,另一次是因为索道被毁,但是之后他自己长舒了一口气说:“我还需要一个半小时,你就按我说的,先进行计划,至于黑暗公会怎么回事,我去问问另一个人。”

  白陌那边答应下了安排,秦空却认真看起了资料,从他话还没说完时,他的眼睛就已经定格在了一行字上。

  角色信息:敖晏,原魔龙一族后裔,死亡原因不详,重生为虎,现黑暗公会黑暗之神的直系手下之一。

  早知道赶不上计划提前,刚刚就应该在你们梦幻战队游戏俱乐部喝杯茶再走了。秦空想着,翻开了剧情资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