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九,合作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747 2019-11-30 22:30:00

  “你们别拦着我!……啊!讨厌!”

  在和文森特解释过缘由之后,琉月和【金钱至上】就得到了许可,跟随文森特来到关押“嫌疑人”的监狱,却看到了现在这一幕——他们星宫的成员,【凯】,正在监狱门口各种调整角度准备冲进去,但是却还是被守门的两个NPC强制挡在外面。

  他开着语音,说的话就像是能给自己加油打气一样。

  “让开让开让开!让我进去看看我哥,哎呀,就看一眼!我冲!啊……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他倒也不是没脑子,即使嘴里叨叨抱怨个不停,但并没有开启战斗,还是想着依赖自己的移速和闪避冲进去,奈何徒劳无功。只剩下后来的这两位不忍直视的屋主自己的眼睛,不知道该不该笑了。

  “凯文,你在干什么?”【金钱至上】上前去叫住了【凯】。

  【凯】听见这个耳熟的声音,视角一转,便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溜烟跑到人跟前来,说道:“二哥二哥二哥,你可算来了。昨天晚上抓到的那几个人不是坏蛋,我今天早上才知道的,里面有个人是我那个蠢哥哥啦。”

  “你不是去s市……”

  “哎呀,总之一言难尽啦!你先让我们进去……诶诶诶,就是你,你就是那个什么城主是吧?正好正好正好,里面有我一个哥哥,不是坏人的,你把他放了吧。”【凯】打断了他的疑问,视角看到了文森特又上前去说。

  文森特虽然有点懵,朝着【金钱至上】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点点头去向守门者出示了勋章后,带着三个人一起走进去。

  “林耀林耀林耀,你在里面吗?……是你吗,林耀?”

  一进入监狱,【凯】的移速是真正释放了,一路带着风从入口开始挨个牢房抻脖子去看,全然不在意被看的人是怎么瞪他的,一边问候一边跑,整个监狱里都是他的回声。更令人匪夷所思的发生了,另一个声音从监狱深处传来:

  “诶?洋洋,我在这儿呢!”

  “不许叫真名!”

  就见【凯】嗷了一嗓子,而后寻这那个声音奔驰而去,在监狱里竟然跑出了过年回家探亲的欢快感觉来。这……

  琉月看了看那个飞快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金钱至上】没有说话。原来那个人除了“凯文”这个名字,还有“洋洋”,琉月暗自记下来。

  等到了牢房门口,就见【凯】和牢房里的一个人坐在地上,隔着牢门聊起天来,【凯】问着:“你不是猎手?”

  “我不是啊!”回答这句话的是昨晚那个神枪手,【不好意思,走火】,他说这话时头顶上那个大大的哭脸表情已经表达了他内心的委屈。

  “那你来这儿是干嘛?”【凯】又问。

  “我来拿快递啊。菜鸟驿站吞了我一个包裹,都一个半月了,物流还不给我提示,我就想过来看看。”神枪手又答。

  这回别说琉月和文森特了,秦空也有点懵圈,仔细一回想榕树城……好像就是个驿站啊。菜鸟驿站,谁带头取的名字?秦空赶紧用笔把这个名字给记了下来。

  “还有这事儿?我去,这还看我们猎手的诚信勋章,给送快递还这么没诚信。”【凯】听这话立刻为自己的兄弟打抱不平起来,扭过头就对刚刚跟上来的文森特发表了质问,“喂,你们怎么这样?”

  “我……”

  “人家出的去吗?”文森特还没想好道歉的说辞,【金钱至上】就已经一句话把【凯】的问题回答了。一句反问,将问题的关键一摆,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

  【凯】也没有半点羞愧,说了一句“好像也是哦”,就不再多话了,【金钱至上】这一句话就像一盆凉水,让【凯】从与哥哥相认的兴奋中恢复了理智,操作着角色往后退开两步,等着这几个人开他们的小会。

  现实中,凯文坐在电脑桌前,虽然停止了嘴上的活动,但是手指依然在键盘上跳跃着,他的私聊信息中正是他刚刚在监狱里问候的【不好意思,走火】。

  这房间是他的工作室,就这一台电脑。今早在公司召集的早会时,他第一次遇见了柠荼。也就是散会的之后,凯文应经纪人要求,两个人简单接触了一下。一打听到哥哥在打游戏,还是昨天被圈儿踢的那个,他赶紧在中午上了线,就是为了去找他这个哥哥。

  过了一段时间,他才摘下耳机挂在脖子上,键盘抽屉往里轻轻一推,叹了声气。

  “凯文怎么唉声叹气的?”

  工作室里还有另外三个人,一个是柠荼,一个是公司的同事,还有一个负责接待柠荼的管事。向他提问的是那个公司的同事,手里还捧着个咖啡杯,清新的短发,举止样貌都透露着儒雅的气息。

  这个人叫金麟,和凯文一样,是这次柠荼到访的目标之一。这次柠荼就是代表游戏公司来这家娱乐公司里讨论代言人的,而凯文和金麟都是候选人。

  凯文是这家娱乐公司中比较有地位的年轻人,他十五岁出道到现在七年的弟弟形象,让他在娱乐圈内非常受宠。金麟的工作室就没有他的宽敞,这才有了几个人一起来到了凯文的工作室喝咖啡休息等着下午继续开会的场景。

  凯文扭过头来,看向三个人围坐着的那个圆桌子,先是对着金麟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林叔叔……没了。”

  “抱歉……”金麟听到了这个消息,只好轻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脸上的微笑也消失了。

  柠荼坐在旁边,她自然知道凯文口中了“林叔叔”是什么人物,也就此跟着沉默,原本轻松的休息气氛也跟着凝重了几分。

  凯文倒是没让这个气氛一直沉寂下去,说道:“我可能要回一趟家了。”

  凯文身份证上的实名叫林洋,游戏中的那个神枪手【不好意思,走火】是他养父的亲生儿子,这也是为什么凯文说这是他哥哥。

  柠荼倒是有一种好一段姻缘的感慨,自己未来的对手,和自己要找的代言人候选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这个凯文还挺重情重义,隔着游戏也要以“我好久没和哥哥见面了”为理由,和这个哥哥见上一面,说上两句话。

  “金麟姐姐,我要放弃这次的代言人竞选了。帮我和经纪人打个招呼就行了。”凯文继续说着,这句话是对金麟说的,意思很明显,自己的养父那是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人走了,总是要回去上个香的,再走走习俗什么的,很可能一两周就过去了。林家在S市没错,但是奔丧这种事,总该要把工作放下一段时间的。话里情谊深深,凯文表面上却不见沮丧。

  “不急不急。”柠荼这时候开口了,先是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将自己的背包从旁边的椅子上抓过来,取了个文件夹来,也没打开,就是冲着凯文的方向举了举后继续说道,“第一赛季明年秋季才开始,中间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新活动呢。你个金麟现在开始就先准备准备吧,我让你们比试的,可不是你们娱乐圈的东西。”

  “真的?”果然,小孩子的不在意,那都是装出来的,就凯文这刚刚成年的年纪,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他怎么会简简单单就释怀呢。听完柠荼的这句话,凯文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金麟没什么大反应,她也是希望可以公平竞争的,她为凯文不会错过机会感到高兴,但她也专注于工作,在柠荼点头给凯文一个肯定答复之后,金麟就提问了:“那,柠荼小姐准备从哪方面考核我们呢?”

  “游戏代言人嘛,考游戏,你们作为候选代言人应该都有自己的账号卡吧。这一年的时间里,你们就先准备着吧,具体的,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了。”柠荼一边将那个疑似装着相关文件的文件夹收了起来,一边说着。

  具体的待定,这话怎么觉得在哪里听过呢?娱乐圈的人精那自然是理解这醉翁之意,凯文心怀着一点感动,和金麟一起表达了一下各自的决心和态度,就在柠荼一句“请吃饭”后,一起准备离开工作室。

  凯文退出了游戏,取走了账号卡,跟在几人后面,关了灯和门。

  游戏里,【金钱至上】了解了情况,还在和两个人谈论着什么,琉月在旁边听着,都能听懂,却是插不上话。并不是她的系统配置差劲,是关于社交能力,这位秦先生总能刷新她的AI内存。

  还是要多学习啊,琉月如是想着。

  “诶,等会儿,你这意思是,再演一出戏?”神枪手打断了一下,至于这个“再”字,前面的一次导致的结果就是他现在坐在监狱里。林耀他真不是小气,反正是在游戏里,自己明知道榕树城不好进自己却还是来了,只是遇到的意外是一个误会罢了,现在也解开了,他的确没那么着急。他们连自己的公会都还没有,没什么可失去的。

  “是的,目的还是引出主谋。我认为这次的间谍,合作的不会是简单的黑猎。具体的我之后会让琉月来解释,现在就想问问,这位……林耀先生,什么时候有时间。”【金钱至上】的视角往上抬了一下又转回来继续说。他是想看一下对面这位神枪手的ID,等看到了却真的不想念出来。凯文刚刚怎么叫他的来着,林耀对吧?

  林耀和他约定了下午的时间,两个人在和文森特再次确定后,正经事就算是说完了。既然正事说完了,那就该聊聊不正经的了,林耀给旁边站着听了很久的【凯】发去一个好友申请,嘴里还想着语音打个招呼,但是点开对方界面的时候林耀就看见了那个已经变成灰色的ID,原本的问好也变成了一句“靠,无情!”好友邀请照发不误。

  小会一散,【金钱至上】带着琉月一起礼貌地向人都道了个别就离开了这座监狱。一起带出来的还有那个灰着ID名的【凯】。离开了那些人,并不意味着休息,琉月的聊天频道已经被【金钱至上】刷屏了,她正在看着秦先生发给她的一大堆分析,等到文森特带着那几个“嫌疑人”出来的时候,她还要给那些人做解释和交代的。

  【金钱至上】是有其他工作安排的,这件事要在他下线的时候,由琉月自己完成。琉月并不矫情,毕竟她才是公会管理员,社交一开始就是她的工作,人家辅助了她这么多,应该感到感激才对,至少这一点琉月的公会日志里是有所体现的。

  交代完这些事宜,电脑前的秦空暗自松了口气。一不小心,就把她当成几年前的那个小丫头了,下次可多要注意。游戏登录器里的账号卡缓缓退出来,秦空取走了账号卡,看了一眼手表,客户预约的时间还有一小时,他要从郊区赶回H市市内,时间差不多,关掉电脑,收好了账号卡,拿上外套离开了房间。

  这里的秋天并不寒冷,却也是风大,叶子终于还是支持不住的开始顺遂风的旨意,脱离开树枝的牵制,寻找那个不知在何处的诗与远方了。

  天是上的云就像从被窝里拆出来的棉花,很厚,却还是留出了一圈金色的轮廓,风吹着它们,吹不散反倒是越吹越厚了,就像个害怕面对黑暗的孩子,渐渐用这被窝盖住了自己的脑袋,让人压抑的天气。

  琉辉抽完那个烟,又赶回了医院,坐在琉月身边,看着病床上那个沉睡的姑娘,发起了呆。他怎么也想不到秦空会这么无聊的想着抓他的游戏角色。奇怪归奇怪,看见手机端提示自己角色处于被困状态,他是不可能不管的。这可是柠荼给他的账号,空间元里带着俱乐部高级机密的自制武器的,要是再被林耀那种武器研究狂魔拿回去拆散了,他真害怕柠荼回来会把他拆了。

  不过他更奇怪了,每次退出游戏的时候,他都是把游戏角色放回自己营地的啊,按理说按照游戏的设定玩家在下线角色后游戏角色只会在自己停留的营地里活动,秦空怎么把这角色带出的呢?

  按理说……那就是一般来说,有一般来说,那就有不一般的说法了?琉辉想到这儿,又开始发愁了。这是柠荼给的角色,他好像到现在还没做过剧情任务啊……

  一个游戏角色的打造,在梦境空间这个网游里是极为特殊化的。这游戏不像其他的,自己的角色那就是自己的,除了你自己向好的发展路线,剩下的什么任务啊副本啊,那全是一样的。

  “梦境空间”这个游戏,在你没有注册游戏之前,角色数据库里就有成千上万的游戏角色存在着,你创建角色的时候,那叫匹配角色,这个设定在游戏发行第二年完成所有背景故事后,系统更新新出的东西,听着玄幻,但是玩家哪管那么多,能玩游戏就行。匹配出来的角色,其中包括了游戏角色在背景故事中作为人的名字,还有一些类似于初始属性和定位还有剧情设置什么的。这个操作,要么就是玩家刷了新游戏账号卡后自己选的,要么就是玩家不会选直接刷了身份证系统自动匹配出来的。不管是哪一个,反正匹配完了角色,你的剧情任务那就是个性化量身打造的了。

  这东西琉辉在求这柠荼参加拯救琉月的这个计划时自己也问过,反正越听他越糊涂,什么理科啊世界观啊哲学思想啊,讲完以后本来想参加科研助力的琉辉最后也只能痛恨自己当年不好好读书翘课网吧打游戏。现在好了,他提出来的拯救琉月的计划,最后他被分配到的任务是,好好打游戏。

  想到这儿,琉辉又只能摇摇头。也对,除了打游戏,他还真的是什么也不会了。“不想让梦幻的成绩太惨”,这个想法是真的啊。

  秋风吹动病房窗外的那棵枯死的歪脖子树,树枝打在玻璃上,伴随着病房里仪器滴滴作响,声音听上去那么诡异。现在的琉月,心电图是跳动的啊,可是为什么……不能睁开眼呢?他趴在病床边上,看着琉月之前动过的那只手,渐渐合上了眼睛。

  他,做梦了……

  “敖晏,敖晏!别给我装死!快起来!”

  他隐隐约约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语气中夹杂着不耐烦和愤怒,一声又一声的叫着“敖晏”这个名字。他带着刚刚睡着又被吵醒的怨气睁开眼,觉得眼前的景象从模糊到清晰,却感到陌生,还没来得及惊讶。感觉背后一股力量顶了上来,刚刚想要爬起来的身形又被无情地揉成了一副狼狈的模样。这一股力倒不是多大,但是集中点很小,他视角里慢慢浮现出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看见那跟自己小拇指一样细的鞋跟,他大概了解了自己刚刚承受了怎么样的物理攻击。

  撇撇嘴,坐直了身子,琉辉顺着那双脚往上看去,直到对着那个女人的脸,他的惊讶已经被面前这个女人一脚踢成了愤怒,多半连自己眼球里带着血丝的可怖模样,他也想象不出来。

  至于敖晏是谁和我在哪这种问题他都没有开口说,只是一脸懒懒散散的表情,看着这个女人,带着一丝杀气。这个女人也没被吓到,反倒是笑了:“哎呦,这眼神倒是终于和你们魔龙一族的人对上号了嘛。怎么,被欧阳的记了一笔,终于有点活下去的动力了?”

  “叨叨什么呢?”琉辉都听着她那些话,听不懂,也懒得听,站起身扭头去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是……黑暗公会啊。嗯?我怎么到游戏世界来了……

  做梦了?不对啊……琉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刚刚被高跟鞋蹂躏过的脊椎骨,还疼呢啊。

  “哼,还是爱答不理是吧,我也懒得管你。榕树城来了个菜鸟,落魄的样子谁看得出来他有神籍,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先利用起来吧。”看来这个女人对这个叫敖晏的冷淡态度是习以为常的,还在那里自说自话了一会儿,也没粘过来怎么样的,转身踩着高跟鞋的脚步声都传到琉辉耳朵里了,“这次你受伤是正常的,下次离光明远一点。我先……”

  “你等等……榕树城?”琉辉反应过来了,转身叫住女子,见那女子并没有停下来的想法,就直接伸出手去拉住了她的手腕。

  不想那个女子竟然在转身的同时,一把甩开了自己的手,眼神里满是惶恐,瞪得很大,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琉辉竟然发现她在发抖,很难想象现在眼前这个女人之前还踢过自己一脚。

  琉辉挑了挑眉毛,没去管她的反应,直接说了自己的需求:“什么人?让我也见见。”

  榕树城?那不是现在星宫在的那个任务点吗?一边想着,琉辉还下意识地仔细打量起了这个女子,傲慢的姿态和刚刚女子居高临下的时候如出一辙。

  衣着张扬的厉害,抹胸配着皮外套,还不好好穿,露着个肩,下身竟还是个黑色纱裙,衬着那双修长匀称的腿,自上而下变深的黑色丝袜,竟然还透露着一点小性感,黑色的短发,右侧鬓角留着一撮小辫子……

  正当他在想自己游戏时黑暗公会里有没有见过这个女人时,他看清了女子的脸。眼睛是暗红色的不错,这个脸不是……柠荼?他不自觉的瞳孔一震,但是很微小没让人察觉,总之他大概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了。

  “去就去,你什么时候还要给我打报告了?”女子最后甩下这样一句话,转身就走了。这时候琉辉才低下头看见,除了自己趴着的这块地盘,剩下的地面上竟然铺满了碎水晶。

  琉辉看着人远去的背影,然后看着她砸上了自己的房门……没错,是砸。他摇摇头,自己淡淡吐出一句“难怪要穿着鞋。”

  黑暗公会的老大,律贞。柠荼的第六个账号卡,作用就是吸引那些游戏里喜欢烧杀抢掠的玩家,让他们有统一的体系,反派们上缴的物资最后后都会到她这里。没错,游戏里被烧杀抢掠的东西回收到游戏里,那些玩家能体会做“坏事”的快感,那么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喂饱黑暗公会这头时常大张口的狮子。多么“人性化”的设计啊。

  他基本可以确定,自己现在附身在自己的游戏角色身上,【星辰之辉】这个游戏ID下对应的角色,敖晏。具体的什么设定,那就得等他再做做剧情任务了。总之敖晏和律贞就是这么一种互相恶心的相处方式。

  琉辉摸着下巴,在脑袋里回忆了一下地图,哦,见菜鸟的地方……那不就是大广场吗?总之不会是主殿就对了,毕竟律贞这个女人的傲慢是到了一个极致的。

  想到这儿琉辉还不自觉吐了吐舌头,幸好自己不会真的就是敖晏。要是柠荼天天这么对他,他是一定会把对方气死的,用任何办法。一边想着,琉辉一边找着印象里的那条去往大广场的路。哦,不对,他现在是敖晏,自己的游戏角色。

  “神籍不是能让我信服的筹码,你要知道,在这个虎狼聚集之地,最不缺的就是神。还是谈谈让我感兴趣的东西吧。”等到敖晏到达的时候,律贞又是这样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子。又不想好好站着,还想要居高临下,竟然就顺手从自己的“宠物”堆里牵了一只未修成人型的血魔银虎幼崽,坐在了它的身上,鞋子都不穿了,穿着那双渐变黑丝袜的腿交叠在一起,和身下这只可怜幼崽的银白色皮毛还真较上劲儿了。

  血魔银虎体型比现实里的老虎大出三倍来,现在正趴在那广场中央,看着眼前那个来访者的眼睛,当真是虎视眈眈。律贞坐在它脖颈间,脚就搭在它的脑袋上,风光的模样算是做足了。

  敖晏走近过来,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摸了摸这只血魔银虎的脑袋,没插话。活的老虎呢,虽然不是真的,这手感还是值得稀罕的,在梦里多摸一摸。

  大家都不是傻子,律贞感兴趣的东西是什么,作为决心想要加入这里的的人怎么可能是个难题呢?别说黑暗公会,任何一个势力对于外来者最大的需求,除了力量,不就是情报了吗?榕树城的情报啊,他琉辉不想听吗?

  “我已经混进了榕树城,只要黑暗之神大人愿意和我合作,那么这个世界最大的驿站将会为你所用。”这个人语气听不出什么不愉快,不徐不疾。敖晏跟他可是平视的,不难看出,这个人斗篷之下的手在发抖,多半是在隐忍。

  关于能不能掌控榕树城,琉辉不关心这个,他关心的是人。他看都没看律贞,直接就说:“谈谈时间。”是命令,不是提问。律贞说的,他又不需要打报告。

  “替罪羊已经到了,今晚只需要奇袭掉文森特就可以了。傍晚时我需要……”

  “没有你需要,这儿还轮不到你来谈条件,我们会去的,滚吧。”还没等这个人说完,律贞又打断了,是的,之前他不知道被打断了多少次。

  这个人终于无法忍受这种蔑视了,他反问道:“我怎么信任你?”

  很显然,不论这个人心理素质多好,下了多大的决心,面对这样的轻视,终于还是会不耐烦的,而律贞听到这句话之后却是忍俊不禁。这个女人的情绪真的像海底针一样,笑完之后竟还突然大发雷霆,血魔银虎刚刚被敖晏安抚着微微抬起的脑袋,被律贞抬起右脚重重踩了下去。

  那小老虎哀嚎一声,敖晏也没被吓到,又伸手拍了拍它的脸,作为安慰,却是抬头看向了律贞。

  “你觉得这世上还有比你更假的人吗,我可爱的谎言之神,【赫尔墨斯】?”在虎啸声刚刚沉下去时,律贞那满带着嘲讽和轻蔑的话伴随着她的一个法术一起飞向那个人面前。暗红色魔光自她指尖,在空气中划出一条直线瞬息间卷着风飞来。

  对面的家伙也是有神籍的啊,运转魔力来抵抗,却没想到这法术只是为了摘掉他的斗篷,等绕过他的魔法盾就一阵风过去,他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暴露无遗。

  诶,好眼熟啊。敖晏身体里这个琉辉的灵魂看着那个人的相貌,心里想着。他摸了摸下巴,开始回想起来。

  “……我在榕树城等你们的消息。”终于,律贞的傲慢成功达到了送客的效果。【赫尔墨斯】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他觉得自己不是来谈合作的,他是来给人汇报工作一样的下属。这不是他忍不忍得下去的问题,是他在律贞眼里到底存不存在的问题了。

  “谁让你答应的?”律贞看着那只鸽子飞远,又转过来问起了敖晏。

  “我没答应啊。”敖晏还知道装个无辜,反正他没说答应。

  “我……”律贞张着嘴,最后又把话咽了回去,对敖晏翻了个白眼,足尖在那银虎的脑袋上轻点了两下。“小宠物”全没了先前对待“客人”时的“礼貌”,呲着牙晃了晃脑袋,驮着律贞回去了,至于看向敖晏的小眼神,敖晏没心情看。

  赫尔墨斯,是谁来着?琉辉继续回忆着。

  现实中的柠荼睡得正熟,她身边没有一起来的人,飞机早就停下了,乘客们也走了个干净,最后还是乘务人员检查的时候才把她叫醒的。一天连续坐了两次经济舱还和那些娱乐圈的人应酬了一下午的她,真的累坏了,就从机舱里出去的时候脚下还是轻飘飘的。

  刚刚好像做梦了?柠荼打了个哈欠,她也没有大件行李要取,出了机场就给队里打电话。看了一眼手表,晓天在音乐学院有工作出不来,秦若止要准时上线抢购手办,叶宋和其他朋友有线下聚会,琉辉在琉月那里吧……给百里墨湘打了电话。

  电话播出去,就在“嘟嘟嘟”的提示音下,柠荼又开始放空自己了,梦里刚刚遇见什么了来着。哦,这一次是律贞来着,好像和榕树城还有点关系吧。遇见的是什么人来着……

  迷迷糊糊和人交代了位置,自己就在机场里找了椅子坐下了。正准备停下来好好回忆一下梦里的剧情时,目光却无意间扫过了机场那个播放着娱乐新闻的大屏幕,她本意就是想要看一眼时间的,却意外看见了这个娱乐新闻的标题:预言梦空网游的第一赛季代言人。

  梦空网游的游戏公司在梦空网游火爆起来之后,越来越多的权限从身为网游创造者的柠荼手中交给了别人,其中就包括这种宣传,柠荼无法插足。说着代言人可以让柠荼自己决策,但是像这样靠特殊宣传效果打破竞争者公平性的做法,很明显就是在变向的削弱柠荼的权利。她明白,就连这次让她出差都是上头安排好把自己支开的手段,可是她咽回去了。她真的不想花心思在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上,她不想用最坏的思路去猜测身边的人。

  坐在原位上叹了声气,开始看起新闻来。

  电视里的记者,正在和所谓梦空重要的公关人聊得亲热,把凯文作为童星出道至今是小鲜肉的优势无限放大,又对金麟小姐虽然非常有文化底蕴,但是缺乏发展潜力当成致命弱点一样,夸夸其谈,表达梦空联赛作为新生电竞产业,由凯文担任代言人非常合适说的冠冕堂皇。

  嗯……柠荼看着那些所谓的“专家分析”,敢怒不敢言。说了也没用,不如内心无波澜来的舒坦。诶?这个专家,好像确实在我们公司啊,好眼熟啊。柠荼盯着屏幕里的那张脸,思索了起来,难道是菜鸟驿站的鸽子?

  “张烁金老师您说得对啊。”记者说出了这个专家的名字。在这样一句迎合之后又继续听着那个所谓专家大谈梦空的美好未来。那些狐假虎威自以为是的“预言”都让他说去吧,柠荼撇撇嘴,拿出手机给那个叫张烁金的专辑拍了张图片,发送给了金麟小姐和凯文,提问他们是否认识这个人。

  这提问方式放在娱乐圈可以说是非常耿直的,但是柠荼真的不想参与尔虞我诈,就这样吧。两个人都还没回复,直到柠荼等到百里墨湘接走自己,离开了机场。

  是【赫尔墨斯】的脸吧?应该是安全,回去上号看看记录好了,柠荼想着想着,就又睡着了。

  另另一边的琉辉早就醒了,他设这闹钟的,输液瓶里的点滴恰好见底,按下了墙壁上的床铃,和护士姐姐互相打了个招呼,看着护士拔下了针头,撤走了空药水瓶,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下午六点。

  去训练,琉辉捞起刚刚搭在床头的外套披上,抓着衬衣袖子的手顿了一下,他又低头看了看病床上女孩的脸,他俯身凑近来低声不知道对谁说着:“哥梦见那个世界了,你等着哥哥哥去找你。”

  说完他继续穿好外套离开了病房,又赶去俱乐部了。

  他曾经也以为是白日梦,现在他梦到了,这个世界,一定真实存在吧?他没有时间再去怀疑了,他要了解这个游戏的全部,对于他,迫在眉睫。他坐在自己车上,冷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

  外面秋风在吹,他打开车窗很快就达到了冷静的目的,深吸一口气又关上了车窗,搓了搓手,没有先找车钥匙,而是摸出了口袋里的手机,翻找通讯录,划到备注开头为D的列表,找到了备注为“多管闲事”的一串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

  等待的时间让他刚刚冷静下来的心情又有了一种焦虑,手指在方向盘上轻点了几十下,烦躁地挂断了电话,先打开了车窗让自己吹吹风,平静下来后,正准备找车钥匙的时候,自己的电话突然铃响起来。

  他激动地再次拿起副驾驶座位上的手机,手一抖车钥匙都掉地上了。他没理会,先接了电话。

  “没想到,你还会给我打电话。”秦空的声音传了出来,“刚送走客户,你有事吗?”

  对于秦空这个态度,琉辉只当他是累了,态度傲慢这事儿在刚刚梦见律贞以后他就有了最后的抵抗能力。琉辉也没矫情,直接说了需要:“你玩游戏的时候查的资料有吗?”

  “有啊。”秦空也直说。

  琉辉继续直说:“借我。”

  “这种东西你还需要找我借?”

  “我只是对战斗有经验,剧情文案这种东西,也就你有做阅读理解的本领。我书读得少,你就帮帮我。”

  “行,明天你自己来拿,我给你复印一份。”

  “不行,就今晚。”

  “……好,晚上八点我送过去。”

  秦空知道琉辉的性格,他少求人,但是一旦求人了,就是事态紧急不想解释,他也没问,反正到了见面的时候,什么都能解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