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八,觉醒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0060 2019-11-30 18:00:00

  “这就算是结仇了吧?”琉辉开了罐可乐,对着身边的柠荼调侃起来。晚上八点,天色渐渐暗下,若不是百里墨湘被人占了账号,这间屋子应该没人想的起来开灯。

  高晓天那边也响起了一声开罐的声响,然后她摘下耳机,将键盘推回去,转椅后退了些出来,双腿一叠,喝了一口手里的汽水,嘴角轻挑道:“怕他们?”

  这屋子里论谁也提不出什么异议了,毕竟游戏里的事,用游戏的方法解决。

  联盟要求的前期准备中有一条是不得不去游戏里进行的:建立职业战队专属的公会。“梦境空间”是个网游,一个不一样的网游,一切都是写实主义,那么公会的建立自然也不意外,有地有房有据点有资金有合约,这才叫作公会。

  看到这个条件的时候,各战队也是几多欢喜几多愁。像角色本身就在游戏世界中有名声的,如飞花、煌妖、菁虹、所罗门,别说物质要求,他们本身具有的影响力本就非同一般,只要在游戏世界频道发一句“我们要成立战队了,请大家积极响应”,再找一个负责任进行领导,他们一分钱都不用花,粉丝们就能替他们打点好公会的一切;再有像角色所处环境特殊的,如冥宴、极光、紫烟、梦幻,本身具有一定的物质条件,打下一块地皮占为己有,在凭借他们在PK榜单上的成绩以及一定的公关配合,很快也可以拉拢群众受到认可。这些都是欢喜的。

  至于那些愁的,最愁的可就是24k了,不是他们战力或者资源跟不上,是他们的游戏角色在游戏世界中没有国籍,哪一片土地都是不支持他们占地的。于是战队公会的落户成了他们最大的难关,可粉丝们都知道24k绝不是遇到一点困难就垂头丧气的主,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弄到一块地皮的。

  “所以这就是你们来偷猎的理由?”柠荼带着耳机,正在与24k的小队长视频通话,手里捧着盒柠檬茶,就像正在唠家常一样听得津津有味。最嘲讽的是,她把被圈踢的24k队员拉进了之前的那个企鹅群里,群名称改成了“联盟三好生”,她现在那一副看着弟弟的表情,让坐在她身边的队员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不是啊,是我们粉丝说找不到新副本的入口,我们过来看看来着,昨天还被黑猎偷袭了,然后我们跟踪那几个黑猎才发现入口的。”屏幕那头的金发小哥脸上带着无奈和一丝丝冤屈,正是现在24k战队队长,林耀,他的游戏界面早已经变成蹲监狱了,可是他还是要解释,“但是我们不确定安全性,所以就没有着急进入,今天看到有一队新人过去了,我们才准备晚上开这个副本试试的。看他们被赶回来,我们还以为是黑猎呢。嗯?你怎么了?”

  看着柠荼低下头去,林耀疑惑。呵呵,柠荼哪还好意思说话啊,副本入口都没写,这事儿她文案会承认吗?

  “呃……”

  “哦!话说回来你不是说文案来着吗?你在魔族写黑猎是怎么回事啊?”林耀那灵光一闪的样子让柠荼紧张到了极点,但是还好他关注点偏离了。

  “咳咳,不是我写的啊。总之情况我知道了,我先去找那个公会好了。”

  “诶,等等,说实话我玩游戏这么多年真么见过这么随心所欲的公会,他们是什么人都收吗?要不我跟他们商量商量收购的问题?”

  “你少动歪脑筋,大少爷自己白手起家去开荒,多励志?还有啊,再让我知道你们没事偷袭我们副队长,我就把你们队的自制武器全爆出来。还有事,挂了。”

  琉月是她的“试验品”,这事儿她主创人员会承认吗?

  林耀还没对这“大少爷”的帽子反驳什么,就被人diss了这么些天战队的猥琐行为,只好委委屈屈咽了这口气。带战队下个本被好几十人圈踢,还要在游戏官方这儿吃瘪,作为一个高氪度玩家,有点想去官网写投诉,但是作为职业战队,被圈踢了这件事儿,队长会承认吗?呵呵……

  “唉……和道理小姐讲道理,我太难了。”24k的训练室里回响着队长林耀那长长的叹息声,他摇摇头,将游戏操作界面最小化,在“监狱”里也得找点活干的嘛,打开装备编辑器和草稿本。

  “道理小姐?好像还挺合适的。”队员应和。

  游戏世界里,那些参与过“活动”的战队,有的下山寻找从24k这群大户身上掉下来的装备材料,有的顺手就把副本开了,有的留在榕树城内开始考察起来,就像刚刚的大战没发生过一样。

  琉月知道,那是因为他们很忙的,所以她决定等到这次任务结束再给他们的公会发送谢礼过去。

  现在的琉月在发愁,根据【将进酒】带来的消息,他们不仅没能引出黑猎,还误伤了来开副本的职业战队,这下很可能打草惊蛇了……

  “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秦先生,你回来了,是这样的……”

  这是熟悉的声音,也是熟悉的人。琉月是这样想的,秦空也是,他坐在电脑前耐心听着琉月把话说完,视角又时不时转向正在和【将进酒】说话的【星雨】。

  “哦,荼姐!”坐在他身边的凯文将嘴里的豚骨面一口气吸溜下去,胡乱嚼了嚼咽下去,然后就指着屏幕里的【星雨】说道。手里的面碗不大,甚至可以说更像个杯子,艺人要保持形象,秦空是这么认为的。

  “你小心你粉丝看到你的现在的吃相。”秦空提醒。

  “二哥做得好吃嘛,你来一口?”凯文笑嘻嘻地舔了一下嘴,还递到他眼前笑容中带了一点示好。秦空拒绝了,理由是律师自律,晚八点以后不吃东西只喝茶。

  然后秦空继续问道:“这是柠荼自己的号?”

  “秦大律师你不看新闻?哦,对了,你只看政治和经济,不看娱乐和电竞是吧?毕竟她也是游戏本家,要打电竞,她的争议能不大吗?这两天游戏公司准备出月刊了,她还要帮忙选封面的出镜明星来着。我经纪人一直想帮我抢一个名额,但是被隔壁迪莫国娱的金麟姐姐拿到了合约,感觉她拿下第一期的封面就是时间问题了。哎呀,毕竟资源丢了,心里还是痒痒。就跟她见过几次,说起来还挺好看的。”

  “哦……这样啊。”秦空还有疑问,但是他觉得不适合问眼前这个少年,便没有开口。琉月这边汇报完了工作,秦空也有了办法,但是他也并不着急去实行,而是先反问琉月:

  “你觉得这些被误抓的人可信吗?”

  “嗯?”琉月本来在听到他在和其他人聊天,都以为他可能要推辞了,却没想到他既没有直接像之前一样提出方案,也没有拒绝,而是突然问起这句话,琉月疑惑。

  “可以先请你去把那边的【将进酒】叫过来吗?”

  “好。”

  看着屏幕里的琉月转身去找【将进酒】,凯文手里捧着吃完面的空碗,带着一脸疑惑看着秦空。直到秦空回过头来看着他,说了一句“愣着干嘛?洗碗去。”才将筷子“叮铃”一声丢到杯子似的碗里头,起身离开了房间。

  游戏里,柠荼的【星雨】也还没有下线,顺便就参与了他们的讨论,方案一出,柠荼也忍不住说:“利用这些人会不会显得有些无耻啊?”

  “你喊人来一起打他们的时候很光明磊落吗?”百里墨湘在麦克里说着,游戏里也就是【将进酒】的一句吐槽。然后大家就听见了他吃痛的吸气声。因为在现实里,柠荼反手在他的手背上掐了一下。

  “后面是你们的计划了,我就不参与了。要加油啊。”【星雨】说着,点了一个竖大拇指的表情,就离开榕树城了。

  现实里的柠荼也很快退出了游戏,和训练室里的其他人打了声招呼,便准备换下队服,离开俱乐部了。

  “她这样真的没问题吗?”一边的高晓天看着百里墨湘手背上刚刚被柠荼用指甲亲切问候过的痕迹,又看了看已经关上的门,问道。

  琉辉的视线才从那些资料中脱离出来,也看了看百里看了看门外,回答道:“她的精力比你们看到的旺盛多了,况且她的优势也不是靠训练来增加的。”

  百里墨湘没有发话,毕竟他们说的都没错,都是对战队的考虑嘛。他只当戴着耳机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操作着自己的游戏。

  时间流逝,训练室里的电脑屏幕陆续熄灭,队员也各个准备去休息了。琉辉坐过来拍拍百里的肩头,示意他也应该休息了。此时的百里正在刷榕树城副本边上的野怪练级。

  “说起来,你应该是最想来星宫的人,怎么用这么多精力在战队这边?”百里墨湘问得直接,问得突然。

  琉辉却一脸不慌的模样,直接回答:“她两年前就先预约了我这个大金蛋的,而且我有求于她,也应该信守承诺。”

  空气变得有点尴尬,百里笑而不语,小孩子倔强的时候当然不想承认自己有心结了。点完几个野怪,百里也退出了游戏。简单收拾一下训练室里剩下的饮料包装,也准备离开了,琉辉和他一起离开训练室。

  “还有……我不想第一赛季让梦幻的成绩太惨。”琉辉又补上一句。

  看着他打开门离开的背影,百里呆在原地,直到听着脚步声在楼道里消失后,才关掉了灯,退出房间带上了门。

  游戏世界里,榕树城正为成功逮捕“犯人”开着庆功宴,星宫的大部分人已经下线了,琉月自然也要出席。此刻的她就像焦点人物一样,被很多人围着依次寒暄,甚至还有热情一点的向她敬酒,但酒是全部都被身旁的【金钱至上】代理了。

  直到宴会结束,琉月再看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一点。身边的人却依然没有下线,游戏角色脸上还带着微醺的红,但身后的灵魂可还没有醉。琉月只模模糊糊的听着他在对别人说了句“早点休息”,应该是没有戴着耳机,所以收音不太好,过了一会儿游戏里的【凯】的ID也灰了下去,之后就没再听到他说话的声音了。

  他们是……住在一起?琉月心下正想着,【金钱至上】唤了她一声。琉月反应过来就立刻靠近了过去,【金钱至上】说自己现在操作受喝完酒以后的buff影响,视角听觉和操作有点不方便,让琉月去弄些醒酒茶来。

  琉月答应下来,看来自己一直等着提问的心思一直被他注意着,所以这么晚还要特意消除buff挂在线上。不得不承认,这个先生是个能力很强的人,至少在人际交往上。琉月从私人空间元里取出了材料和茶具,一边煎茶一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为什么接下来的计划不和文森特城主商议呢?”

  “休息。”

  【金钱至上】的回答简单却不明了。简单在句子本身,却让人不明了其中的原因。琉月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却没有提出什么质疑,相信这个人,对于琉月,是一种习惯。

  消除了这个buff,又打过一个招呼之后,【金钱至上】头顶的ID也灰暗下去。琉月准备回房间整理今天的保存数据,收拾好茶具,便开始向楼上走去。

  熄灭了客厅的油灯,房间内便只剩下窗口处还剩下几缕白月光,作为离天空最近的树上城市,能够透进来的光变得格外明亮,反衬着黑暗更加黑暗,犹如埋藏着随时出击的野兽。

  琉月是NPC啊,她不会理会黑暗,去摸索楼梯,扶着墙面开始上行。直到口袋里的怀表开始发烫,上楼的脚步也逐渐沉重下来,头晕。

  想要抓住些东西稳住身子,伸出手时,眼前竟出现了模糊的影像,直到失去意识。黑暗中,听见咚的一声,倒下的琉月,还有她口袋中的怀表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感受到世界外未知能量异动,正在处理中……”

  公会联合社,日月塔中层,房间内,那个曾经在市井街道上与琉月偶遇的女子,本身幽蓝色的长发,在青色的光子屏荧光映照下,泛着像极光一般梦幻的色彩。

  “处理完毕,正在监测能量来源点。”

  她面对着眼前数不清的光子屏,微微闭上了眼,睫毛颤动了几下。其中正对着她眼前的屏幕中,画面里是已然躺在地板上昏睡过去的琉月。

  直到光子屏上显示出【任务进度】:100%,【青鸟】才重新睁开眼,一瞬间关闭了所有的光子屏。

  当怀表指向十二点,翩然落叶滞留在空中,江河浪花凝固,玩家们的ID也灰掉一瞬。夜幕降临,一切陷入虚无,又重新建立。

  “时间已归零,系统自动更新……”

  “更新完成,正在安排新一天的工作日程……”

  “日程表自动排版完成,开始工作……”

  这一幕每天都要上演,而负责这项操作的人却不属于这个世界。此时的她沉睡着,替代这个世界的沉睡,消磨这个世界的这一瞬间。

  而这一切,活在游戏里的角色,却无法察觉,除了【青鸟】还有……

  “你应该阻止她的。”

  模糊的意识逐渐恢复得清晰,琉月隐约听到这样一句。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何如此,她曾经也尝试过不待机,可每到十二点时,她还是会强制沉睡,又很快能够醒来,仿佛一个规律。

  琉月睁开眼,却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的世界,是星宫的场景。感知魔法告诉她,她在星时罗盘的回忆世界里。

  她看见回忆里的自己正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而房间里站着的,是“秦先生”和……一个不认识的男孩,而且因为光影的原因,有些看不清楚容貌。

  “去打水,我去取药。别去告诉瞳阿姨。”秦先生面对那个男孩的责难,他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语气不疾不徐,不冷不暖,让人不舒服。他在床头柜里取出药箱,不消片刻就

  “为什么?”旁边的男孩情绪有些激动,手直接将对方拉过来。琉月试图换个角度看清这个人的脸,却发现无论如何转动视角移动位置,她也都无法看清,最终也只好放弃,开始关注接下来发生的事。

  “再这么大声说话,你直接出去。”没有解释,也不是命令,秦先生的语气却异常的坚定,不容拒绝和疑问,仿佛“为什么”这个词在他的面前,就是一个禁忌,绝对不允许让他听见。而他手里动作依旧,淡定泰然,仿佛这个家里最有发言权的那一个。

  那少年抿了抿嘴,什么也在说出来,转身就开门离开了房间,关门的声音可以控制了,到依然可以感觉到火药味十足。

  躺在床上的那个琉月似乎听到了动静,慢慢睁开眼睛,又缓缓转过头来,看着那个秦先生的背影,开口说话的声音带着些沙哑和虚弱。

  “先生……”

  “等着吃药。”

  桌子上已经放了几颗花花绿绿的药丸,但是还要再等热水来的,他转过身看向琉月,眼中带着无奈,那眼睛就像在说“我不听你的解释”,然后又转身去拽来了一把椅子坐在旁边,还是看着人安静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你要学会拒绝别人啊。你也是需要休息的吧,毕竟……”

  这句话之后,就看见床上躺着的那个小琉月,眉尾向下一倾,嘴角却是忍不住往上翘了去,双手将那被子往头顶提了些许,正好盖住了那流露出俏皮意味的小嘴巴,隔着被子只听见她嘟嘟哝哝地说了一句:

  “好啦好啦,我的秦空哥哥,好哥哥。我知道啦。”

  只觉得声音软软糯糯,又因为带着点虚弱,一时间让对话者原本残存的一点点责备之意全然消失,至于后面想说什么估计已经被这个小机灵鬼搞得思路断片了。

  原来他叫……秦空。

  “你先休息,等你好了我在修理你。”秦空就那样拉着一张脸,站起身来又背过身去,嘴里甩出这样一句。

  “嘿嘿。”她得意地笑着,眼睛却看向琉月的方向,是那个本来不应该被看见的那个琉月。

  琉月看着那双眼睛,身体一时间僵硬在原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琥珀色的流光中,倒映着自己的影子,那个自己的头顶有一行看不清的字,模糊中只能猜测那和玩家的游戏ID可能是一样的。

  不应该啊,自己的记忆里怎么可能看向这个地方呢?而且是这样死死地盯住,让人背后发毛,像是黑夜中等待捕食的饿猫,满怀着欲望,试图吞噬掉眼中那个倒影的主人。

  奈何琉月是用力还是用魔法终究没能让自己移动一分一毫,直到门外敲门声打破一片沉寂,秦空过去开门。一切景象便开始模糊起来,渐渐那令人不适的感觉消散开来,就像周围的场景一样逐渐支离破碎融入身后的一片虚无,只留下那个回忆中的自己,还是原本的姿势,看着自己,嘴唇动了几下却并不能听清她说了什么,又是一道强光。

  “咦?”内心深处响彻着这样一声疑惑,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是旅社卧室的天花板了。琉月坐直身子四周张望的一圈,却意外发现了床边一把椅子上坐着那个刚刚梦中遇见的“秦空哥哥”,头顶上的ID【金钱至上】让她安心了一些,她看不到游戏外那个人的脸,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心虚,只是手掌下意识摸向自己胸前的口袋时,发现自己的担心是正确的。

  “在找这个?”秦空看着屏幕里那个琉月的动作,一边操作着自己的角色将物品栏里那个名称上写着【???】的怀表拿到手上递了出去,一边问着。还能是什么?不就是星时罗盘吗?

  琉月嘴角抽搐了两下,偷偷咽了口唾沫,伸出手去接过来,拿到手里后又不自觉地用手指摩挲着表盖,轻声道:“是的,谢谢。”

  随后她打开表盖,封印铭文又消失了一道,的确是回忆,可是……

  “我读过这个游戏所有的文案。”身边的【金钱至上】兀的开口,让刚刚准备思考一下的琉月一哆嗦,按照回忆,这个语气意味着什么琉月很清楚,不等她反应,眼前的人就提出了她最害怕的问题:“能和我讲讲这东西的来历吗?”

  “那个……嗯……”琉月看着他的眼睛,虽不会像记忆那么真实,但是模仿个语气总不会错的,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轻咳了两声才开口道,“咳咳,秦空哥哥,好哥哥,说完了你可不许生气啊。”

  “……”沉默了。

  现实世界里,上午九点,梦幻电竞俱乐部的训练室里,敲击键盘鼠标的声音此起彼伏。直到琉辉突然破门而入,走廊里的冷风引起了训练师成员的公愤,他没有理会,“啪”的一声甩上了门,三步并作两步着冲到了一台电脑桌前,耳边模糊飘过一声“诶,那台是老秦的!”,游戏账号卡已经被强制退出了。

  电脑上的游戏界面先是一黑,然后弹出一大堆乱码。刚一坐下,琉辉把那张不知道是谁的账号卡甩出去,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账号卡,带着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手扯着鼠标线将那被迫经历几次剧烈碰撞的鼠标捏在掌心里,紧接着就听着那鼠标开始哀嚎,而且越来越激烈,直到最后屏幕里的游戏界面恢复,出现了登录界面。

  旁边电脑桌上坐着的高晓天无奈目睹了这一切,看着琉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输入了密码登录了游戏,她和眼前的几个队友交流了一下,便摘下耳机,伸出手来捻起那被甩到自己键盘上的可怜的账号卡,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秦若止,叹了口气。命途多舛啊……收好了那张账号卡,又戴上耳机继续自己的游戏去了。

  琉辉终于终于终于终于如愿登录上了,反正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当他打开看到屏幕里的场景时……

  刚刚重新戴上耳机的高晓天就听见旁边“啪”的一声,下一秒飞到自己键盘上的玩意,竟然是一个键盘上的Ctrl按钮。她抬起手来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键盘完好无损,嘴里又和队友道了个歉,扭过头看向旁边琉辉的方向,那个拳头还紧紧贴在那个已经被摧残的键盘上。又瞟了一眼账号卡上那个名字,默哀。

  “老秦你搞什么呢?”琉辉一边粗暴地有扯来耳机,还没完全带好就已经吼出声了。

  这时他身后站着那个面部表情五味杂陈的电脑桌的原主人,秦若止。秦若止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只是奇怪为什么琉辉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紧接着当他对上高晓天那似笑非笑的眼睛,还有那又心疼又好笑的表情时,他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键盘,秦若止差点就伸手去给琉辉一个锁喉,结果琉辉的一声怒吼让他怂了吧唧地收回了手,因为他还以为那声“老秦”叫的是自己。细想了一下最近自己没惹他啊,略略抬头看了一眼屏幕,也难怪了。

  “老秦,你什么意思啊?”琉辉扯开嗓子地喊,手里还操作着试图让自己的角色动起来。

  “别操作,你现在在我书的空间里,这里只有光,你动不了。”秦空文字回复着。

  这让琉辉更加恼火,不论和这家伙说些什么他总是不痛不痒不冷不热,就像自己是个神仙一样。他最终还是认了命,就算他再怎么讨厌这个人,他也无法反驳这个人在他眼里做的所有事总是正确的,某种意义上就是个“神”。

  但是这并不阻碍他烦躁的语气,终于不再去蹂躏键盘鼠标以后,唇角压不住的烦躁和厌恶,和语言一起倾吐向麦克风:“啧,说正事儿。”

  “怎么不去见她?”回复的还是文字。

  琉辉也平静下来,毕竟他真正担心的是自己号没了,确认自己最害怕的没有发生,他恢复了原本那散漫的眼神,甚至已经放弃去蹂躏鼠标和键盘,在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抖出一根来,嘴里说着:“我有我的理由。”说完就把香烟叼到了嘴上,正在摸打火机,突然椅子被人踹了一脚。

  “出去抽烟!”琉辉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就对上了高晓天那满带着怒意的大眼睛。踹椅子除了她,还有谁有这么长的腿?

  琉辉摆摆手,将烟先从嘴里取下来,夹在指间,松开了刚刚抓住的打火机,对着话筒里继续说:“你这什么书?借我研究研究呗?这号也是荼荼送的?”

  “你知道,她很想你。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怨恨过什么,你既然愿意冒险去救她,为什么不能真正的去陪陪她?你是又在抽烟吗?跟你说正事呢!你给我好好听着!”依然是文字,一行接着一行。

  “嗯,我承认呢,老秦你看过很多书。”琉辉将香烟放在桌上,手重新放在了键盘鼠标上,这次没有什么情绪,只是正常转动视角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低下视角看了看身周的法阵符文,打了个哈欠,然后继续说,“但是史书读得再多,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不知道我是谁,也还是不知道谁是天王老子。”

  言罢,打开了自己的私人空间元。就看着游戏里,站在禁制阵中央的那个角色,身上的装备一件一件替换下来,原本战士职业的特色轻铠甲渐渐换成了刺客职业的皮甲,一身黑色包裹,在这只有光芒存在的书的空间里,仿佛出现第一道影子,直到他换上了武器,秦空终于不再发送消息了,因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当前还未成型的联盟,目前的官方自己的战队,正是争议最大的梦幻。原因不止于他们的内部成员的组成中有柠荼这一个官方文案,还有其他正在登记考察的战队对他们的评价——风格统一性不高,但是总能清楚自己要干什么。

  自己要干什么?琉辉的手在键盘上精准的踏着键位,鼠标摆动,画出一个圆弧。耳机中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屏幕里突然迸发的黑暗。

  秦空对此有些迷茫,他也试图操作弥补这个空间的缝隙,但是来不及了。就看着视角里那个头顶着【星辰之辉】的角色,渐渐隐没入那一片黑暗中。他的手停顿了,果断放弃了去追逐那个他多年也未完全教化的叛逆少年,他的眼睛顺着自己的笔记本寻找着,看见他记录的文案中,有这样一行没有做标记的文字:

  光明啊,终将带来一个影子。

  他叹了声气,退出了书中的空间,随后打开自己的空间元,鼠标停留在了自己的手持武器上,屏幕里白色的字迹显示着武器的名字,天灵书,而在它的介绍中这样写着:

  “光明之神唯一的信徒持有的信物,预言他终能够证全部的历史并将它们载入史册,用光明照亮全部黑暗;而光明啊,终将带来一个影子。”

  “我出去抽一根。”琉辉将角色安置到安全区,这才安心地退出游戏取走自己的账号卡,烟已经叼在了嘴上,起身正准备离开,却撞上身后盯了他好久的秦若止,呆愣了一下,回想起来自己刚刚的行为,一拍脑袋说,“回来给你赔个新键盘。”

  说完他就匆匆离开了训练室,剩下亲若止又气又无语,直到高晓天把他的账号卡递给他时,他才撇撇嘴坐回自己的座位上,重新插入自己的账号卡。

  游戏世界里,琉月正在研究着自己手中的怀表,忽然表盘中心那颗白水晶闪烁了一下,光芒转瞬即逝,让琉月的手停滞着,紧紧盯着看了许久,还是没有再次看到,只心想着应该是错觉,便没再理会。恰好这时自己的移动终端响起了提示音,正是【金钱至上】,打开语音信息后,是想要继续下一步计划,准备和她一起去见一见几个“嫌疑人”和文森特城主,回复一句“收到”后便将怀表放回口袋里,离开小旅馆。

  阿纳斯特主城中,公会联合总部,【青鸟】为数不尽的封公会范围活动许可证盖着通过或驳回还有自己的署名标志印章,一封一封装入信封中寄出。忽然抬头看向窗外的信鸽,轻轻抿起唇角,露出一个微笑,说道:“请问一下,【赫尔墨斯】,那个菜鸟驿站,还准备继续吗?”

  领队信鸽在鸽子群中高声鸣叫了两下,出列飞到窗边落脚,先是变为人的模样,衣着朴素,身后还有那一双洁白的翅膀,灵动的蓝色眼睛带着玩味笑意,坐在窗台上向【青鸟】回答道:“那里刚刚传来消息,逮捕了几个黑猎手,托您的福,案件也许快要水落石出了,马上就能够恢复运营了吧。”

  “哦?是吗?我知道了,谢谢你消息。祝一路顺风。”【青鸟】微笑不减,只简单招呼了一声便又继续低头工作了。直到【赫尔墨斯】飞远,才再次抬头看向窗外渐渐散开的乌云,这个季节快要下秋雨了吧,怎么还会出太阳呢。

  “神的预言开始验证了,信徒也该觉醒了。”【青鸟】喃喃自语,今天真是光明的一天呢。

  秦空操作着角色准备赶回榕树城,他的游戏角色现在正在阿纳斯特的市中心,为了见一面琉辉,他特地回来将他猜测的可能是的家伙【星辰之辉】的ID查了一下,虽然是手机在线,但是也同样可以互动,几次沟通无果,他采取了最极端的方式,直接抓人,反正手机又不能操作,要知道琉辉现在一半的心思在琉月身上,还有一半在电竞上。

  怎么被破了结界呢?琉辉的那句话令他有点担心,这个游戏的世界观好大,大到他每天一有空就是登录游戏查阅文案,不得不承认有些筋疲力竭,明明自己之前还数落了沉迷于游戏请年假的夏晴,现在自己也快为这红了眼皱了眉出了黑眼圈。

  这个游戏账号卡的确是百里墨湘拿给自己的,说着是半个神级角色,但是玩到现在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这个武器,让他奇怪的就是这个武器等级一栏显示着无限大的符号,但是真到用的时候又和其他人普通牧师一样平平无奇。是自己的游戏剧情没做的原因吗?等团队任务结束自己再去好好研究一下剧情任务吧。

  头疼……秦空现在真的是这个感受,他现在恨不得找到前两天和自己聊过天的那个女文案手好好聊聊人生。您的彩蛋可不可以写明白了?答案当然是不能,不然人家做什么网络游戏,做动画片得了。当然他也没有人家的电话号,等会儿找百里墨湘问问好了。

  空间跳转魔法……

  “你回来了?”等待他的当然是琉月。

  “嗯。”

  “去做什么了啊?”

  “你不是NPC吗?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你和我,不是有共同回忆的吗?那算不算家人呢?我了解一下我的秦空哥哥去忙什么了这不是很正常的吗?还有……”

  “停。我刚刚去教育不听话的别扭小孩儿去了,你要是也不听话,哥哥我以后也要好好教育你的。”秦空嘴上说着,心里的心情却舒畅了很多,因为眼前这个女孩儿想起了他们最重要的羁绊,现在开始学会和自己开玩笑了。他突然有点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沉迷于这个游戏,之前只是一个理论,现在他得以实践,是有意义的,他安慰着自己。

  琉月听着他说的话,脸上开玩笑的表情就收敛了一些,撒娇什么的偶尔玩一玩就好了,她又不是个不正经的人,像个乖孩子一样点点头表示承诺。

  看着眼前那个活灵活现的影像,秦空不自觉嘴角上扬起来,说:“走吧,和文森特一起去审审‘犯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