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七,黑夜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790 2019-11-25 20:00:00

  梦境空间网游中有关于黑猎的一套制度,却并没有明确的禁止甚至撤回黑猎的设定。有时不只是黑猎行为,这个世界里还有许多Boss相关的势力并不属于正派一方,而且玩家都可以自由地选择加入。

  “咣当……”金属物落地的声音,在百里瞥见那道白光之后,便在他的耳机里响起。他笑容立刻淡,没再去转视角找,便立刻找到了技能,咒术师3级技能——【护盾符】。紧接着一个微操作一把将琉月拉近了怀里。

  “呼……”在符纸特有的方形魔法阵扩大起来的瞬间,恍惚间感觉有一阵风飘过了,随即也听见了一声:“小心!”

  果不其然,爆炸声从耳机里轰然响起,屏幕里也已然是一片刺眼的白色。爆破师5级技能【闪光弹】,心底浮现出了技能的名称,光影渐渐散去,便也开始转动视角找这份大礼的来主。

  游戏世界里,琉月有些措手不及,光影一散开便去挣开怀抱扎进人堆里确认每个人的状态了。这才发现这闪光弹后藏着的杀机……

  “你怎……嗯……”【凤求凰】正被【凯】结结实实地压在身下,他显然有些厌恶,正准备责问一番时却停了下来。

  【凯】双手撑着【凤求凰】脖颈两边的石壁,视角却正向着身后的地面,或者说是原先【凤求凰】站着的位置,那里的地面在冒烟,是被腐蚀过的痕迹,甚至还残留着飞溅出来的液体,在接触到那大理石地面之后也开始迅速的沸腾起来……

  “是岩浆果的果汁……”琉月蹲下身确认了一番,得到答案时也是后脊发凉。这不正是几天前烫伤自己的东西吗?还好【闪光弹】的爆炸威力不大,否则在场的没开防御技能的人全都要会进入烧伤状态了。

  【海鹰】上前去将两个还叠在一起的人拉起来,问着:“没事吧?”【凤求凰】没说话,只是视角对着【凯】看了许久。反倒是【凯】像是神经大条一样说了句:“没事,我移速高。”【海鹰】见另一位当事人半天不说话,干咳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

  听见“岩浆果”这个词,【楚霸王】直接进入了战斗状态一样气势汹汹地冲到了山洞口,却被【将进酒】从身后叫住了:“别找了,他们已经上索道了。”之后【楚霸王】有些不甘心地“嘁”了一声便转回来了。

  琉月起身看向那索道,竹篓的消失却是证实了【将进酒】的说法。琉月简单思考了一下,现在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黑猎那边的信息,而是计划是否可以推进了。“是目标出现了吧?”琉月问道,随后打开自己的移动终端,准备联系文森特。

  “别急,再观察一下。”【金钱至上】却直接上前按住了琉月的手,制止了她。虽然琉月有些疑惑,但还是点点头,表示愿意听听他接下来的安排,只是接下来的话是以文字的形式从团队频道里弹出。

  【金钱至上】:隔墙有耳。

  【凯】:OK!

  【无心者】:那请开始你的表演。

  【金钱至上】:其实他们是趁着闪光弹是间隙把竹篓搬走了,目的应该是引诱我们提前过去,黑夜里视角模糊不清,文森特可能会误伤我们,这样计划就失败了。

  【凯】:等等,二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金钱至上】:我看见的。

  【凯】:???

  【无心者】:我觉得此处我应该刷一波666

  【米娜】:666

  【星期天】:666?

  【琉月】:呃……

  【将进酒】:……

  虽然没人觉得他说得有问题,但是新时代没什么大事能够阻挡那些“新青年”们对于吐槽的热爱。只要是个玩游戏的人谁不知道【闪光弹】的作用,它除了致盲也就和岩浆果放一起增强一下威力了,谁敢说自己在这个时候“看见”了东西呢?二哥敢,只有我们这早已看透一切的秦二哥最敢。而【金钱至上】仿佛没看见一样继续说:

  【金钱至上】:现在先引蛇出洞。

  【文森特】:然后瓮中捉鳖?

  【无心者】:嗯?人群中出现一只鸽子?

  【凯】:啥?

  然后只有【米娜】瞥见视角边上的【凯】正在大幅度地转动着视角,寻找鸽子的踪影。

  【琉月】:是我邀请的。

  【金钱至上】:嗯,打一波时间差。

  【文森特】:听上去不错,看来相信你们是正确的选择。

  【金钱至上】:谁主修空间系?

  【将进酒】:……

  【无心者】:为三哥的手默哀两秒。/大笑

  【米娜】:三哥走好。/捂嘴笑

  【凯】:三哥,我心疼你一下。/笑哭

  【将进酒】:我可以吃个夜宵再来吗?或者换个人?

  琉月看着“心疼三哥”的队形有点不明所以,除了知道这个【将进酒】是这群人口中的“三哥”,她得不到任何结论了。

  【金钱至上】:没吃饭?

  【将进酒】:下午还没。

  【金钱至上】:时间有点晚,你换人来吧。

  【将进酒】:行,那我先走了。

  【金钱至上】:嗯。那我来说一下接下来的安排。

  此时此刻,坐在电脑前的秦空正在快速地敲击着键盘,在显示器和键盘之间平摊着的是他的笔记本。笔记本上拼贴了各种各样打印好的资料,间隙里还有手写的一些分析,无一不是网游资料和公会成员的相关信息,还有他们的名字……

  也许是一种习惯,对于他决定要做的事情他总是认真得有些过分,以至于现在房门被人敲了两遍都没听见,直到房门外的人等不及了一般胡乱地拍起了门,他才摘下耳机敲了一行“等我一下”起身去开门了。

  门外的家伙呢?仿佛一个要打劫的土匪,敲门声惹得秦空有些心烦。他大概猜得出是哪路角色,自然也知道生气也没用,便抬起手揉平了有些微微皱起的眉心,叹了口气便打开了门。不出所料,正是昨日刚刚完成演唱会,风尘仆仆赶回家还塞了他一箱子粉丝送的礼物的少年艺人——凯文。

  只是还没等秦空开口,少年便像个娃娃一样嚷起来:“二哥二哥二哥!我也想吃夜宵!”

  面对那双“妈妈,有饭吗”的眼神,秦空一时有些语塞。嘴唇翕动了两下,最后只吐出一句:“先把这一段剧情推完。”

  “好,我想吃豚骨面。”凯文也没客气,点完菜转头就冲向自己房间去了,就像自己过来点了个外卖一样。秦空看着他的背影,差点把房门摔了,但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愤怒,也给予了他理性。

  秦空重新回到座位上,心情虽然已经不同了,但是并不会影响他做事,而真正影响到他的,是【将进酒】下线换上来的人。

  “喂?听得见?”从【将进酒】的方向传来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的。但是秦空也知道是谁,一反平常谦逊温和的初次见面习惯,直接开麦问了句:“是你啊。”

  “嗯。”对面回答得更简短了,游戏里的角色扭动着脖子,视角转来转去,其实是现实中的那个人在试探鼠标的精明度,果然,下一秒他就说了一句,“百里,你得有多手残,要把鼠标灵敏度放这么低?”说完之后,他就在百里墨湘一脸想拒绝但无奈表情下,将设置面板里的精密度调到了最大。

  秦空这边就算打了个招呼,没去机会那家伙在鼓捣什么,继续输击文字,交代着接下来的打法。而经常喜欢插话打断的【凯】竟然比之前安静了许多,毕竟等下他可是要等剧情结束然后去吃豚骨面的家伙。

  而榕树城内,文森特正在组织着士兵们将兵力调动到索道一端。远远看去,巨大的榕树正在向索道的方向倾斜着树冠。调动兵力的动静也并不小,他们甚至已经解封了他们的翅膀,“呼啦呼啦”朝着一个方向聚集。扫落树枝上或者掉落在树干上的叶子,飞起后在他们的羽毛间旋转两下,又朝着榕树下,那空洞的黑暗,飘落下去。

  夜空中略过的云时不时将月光收拢在掌心里,稀稀落落的剩下两道光从指缝间流露出来,洒落在这片本属于大自然的土地上。星星陪着月亮一起收敛着光芒,让黑夜更加黑暗下来。

  文森特看向索道的方向,而除了两米以内的绳索,他什么都看不清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今天的榕树城结界外,似乎起雾了……

  秦空将打法全部交代完,最后确认了一遍每个人是否明确了自己的任务,才让他们各自开始准备。随后他又重新打开麦克,继续说:“琉月,过来一下。”

  游戏世界里,琉月正在准备运转魔力,听见了【金钱至上】在叫自己过去,便收了手势,走了过去:“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嗯,琉月。我想把这一次的指挥权交给你。”

  “给我?”琉月听着他那不徐不疾的语气,有些疑惑。想起来之前在讨论打法的时候对方离开过一段时间,应该也是手头有些急事要处理吧,琉月也就不多询问,点点头站回原来的位置。

  一转身却是和【将进酒】来了个四目相对,顿时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和疏离感涌上心头。仿佛那双眼睛后,是几乎可以触碰彼此的灵魂。

  屏幕前的琉辉识趣地将视角转开了,毕竟他每天面对着病床上那个植物人的脸时,已经足够体会了,心酸或者怜爱,或者还有更多的复杂的情绪……

  一切准备就绪。琉月重新运转起魔力,魔法阵在她的身前结印,而召唤出的正是她随身私人空间元中的魔法书。

  这段时间里琉月并不是根本不去提升自己的,眼前的魔法书正是这段时间兴起的咒术师认为最合适的装备,咒术师多以符文作为武器,还大多是作为一次性消耗品的符纸,因为重量轻。那么最方便保存符纸的道具当然就是前些年根本就被人当做一种负重看待的东西,魔法书。

  书是用来干什么的?当然就是用来写写画画的。曾经那些躲在背后默默付出的鼠绘大佬们可算是有了用武之地,说好的符咒,全是成了他们创意涂鸦的特色图案。但琉月不同,开什么玩笑,人家是系统NPC,和你们这些手残党鼠回出来的东西那是一个级别吗?是吗?

  在五彩斑斓的魔光映衬下,星光符在夜空中飘浮着、裁剪着、折叠着、拼接着,熠熠的光芒闪烁着,逐渐接近了他们所需要的模样——一个巨大的篮子,最终徐徐落向地面。

  没有下一步工作的人便操作着角色跳进去,只是【凯】的脚一粘着底面就被那纸张摩擦的声音吸引了,操作着角色在纸篮子里奔跑跳跃,听着脚下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直到【听说有人夸我帅】将他揽到身边,两人相视一眼,便都没什么动静了。

  还“骑”在篮子上的【楚霸王】向正要翻进来的琉月伸出了手,待人平稳地落进了篮子,才迅速收回了护在人腰间的手,才自己从篮子边缘上跳下来。他很开心,至少琉月小姐在接受自己的帮助。

  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地进行计划了,【凤求凰】召唤出了自己的冰凤凰,【星期天】也发动了召唤师技能【红蜻蜓】。现世里的琉辉也服从安排,操作着【将进酒】跟着【凤求凰】一起乘坐冰凤凰。因为这次他的任务比较重要,而且需要视角,如果【御剑飞行】没办法保护他放最重要的大招,所以他选择了和鸟类驯兽师乘坐同一个坐骑了。不过很快他也发现了问题……

  “豁?你这buff够新鲜的。”琉辉的鼠标停留在屏幕上显示的buff图标上。

  【体寒】:冰凤凰自带严重的体寒,周围的角色都会附带减速效果。

  这要是换成百里的操作,减速的时间应该正好能配合上那家伙是手速,琉辉再扭过头瞅瞅那位正和柠荼一起吃着夜宵的家伙,摇了摇头,还是别打扰人家休息了吧。

  而【凤求凰】本人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没做什么答复,操作者冰凤凰飞升起来。

  按照之前乘坐索道的方法,星宫一行人用之前【凯】的那个方法依靠风来推动,但是这次单单一个普攻的后坐力可能就没那么理想了。

  于是就看着【凯】蹦蹦跳跳地走到后方,还没等琉月说什么指令,一个15级大招就飞出去了,【惊鸿客】。当琉月看见他箭头聚光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刚准备说“等一下”时,箭依然离弦……

  也不知道他一边操作角色蹦蹦跳跳时是怎么蓄力的,总之这一波的后坐力可真是不小,箭头的白光吸收了周围的不少气,凝聚成大雁的模样,随后就是惊鸿一声,篮子直接和箭飞出的反方向朝下来了个九十度高速旋转,篮子里的人都没什么心情欣赏【凯】自认为帅极了的特效,尽可能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而琉月自然是被身边的【楚霸王】及时地牢牢地扣在了怀里,他又用另一只手抓住了篮子的边缘才让两个人都避免了被甩出去的然后从高空坠落地面的悲惨命运。

  但是【凯】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自己都不可能欣赏自己的特效,因为他站的位置正好是篮子翘起来之后的最低点,任凭他怎么操作着自己的角色抓住篮子的边缘,依然没能够成功改变被甩出去的命运,但幸好他命大,至少抓住了。篮子转回来以后,大家都从没有被甩出去的惊魂中定过神来时,就听见【凯】那边传出了求救声。

  于是琉月还没和【楚霸王】道谢就匆匆跑过去了,一起跑到那里的还有【听说有人夸我帅】,然后大家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险些掉下去的除了【凯】,竟然还有【金钱至上】,而【金钱至上】正好就是被【凯】拉住的。

  两个赶过来帮忙的人自然不是来看笑话的,赶紧伸手的伸手,施咒的施咒,将【凯】和【金钱至上】都救了上来。琉月心下在疑惑,以【金钱至上】在团队中的各种表现不难看出他对团队的所有人都很了解,没道理对【凯】这一手冒失没有预判,就算没有想起来,也不可能毫无操作准备,就连现在把他拉上来时,游戏角色也像离线了一样死气沉沉一动不动。

  刚救上来的【凯】还没站稳,就听见耳边“咻”的一声闪过一道细长的黑影,低头一看脚下,他立刻又仰起头对着天上的“罪魁祸首”大声嚷嚷道:“辉哥你幼不幼稚!”

  琉月看去一眼,【凯】的脚边是空间粉尘,当然就是主修空间系的玩家专属的特效,自然就是正飞在天上的那位已经被替换下去的【将进酒】放了一个普攻。而这位肇事者仿佛没自己事一样,根本没理会【凯】接下来的抱怨,也只有理他最近的【凤求凰】听见他发出了一声“哼”。

  任性,这是琉月对这个连真实账号都没见到过的人的第一印象,委实不是什么好印象,但是毕竟对方是来帮忙的,她自然不去多说些什么。

  经历了这次宛如游乐园里海盗船的经历,琉月第一次乘坐索道的不适感在这个第二次显得外不足道。她这次没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就平平稳稳走向前方,看似是看向前方,实际自己的随身终端已经飞向后方提供视野去了。【金钱至上】的反应让她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要把指挥权交给自己了,人家虽然还在线,但是人根本不在电脑前,俗话说就是,“挂机”了。

  没了这个唯一可靠的人,她当然要自己更细心谨慎些,谁知道下一秒又会发生什么。而有那个移动终端去提供视野,在线的人至少都可以帮助她提前做准备。按照计划,他们的目的就是把那些以为他们已经放松警惕的真正的反派揪出来,文森特那边已经得知了计划,第一次进入他们攻击范围20米以内他们不会发动攻击。

  那么真正的恶人……

  “炸药准备好没?榕树城的菜鸟们远程地图炮真的要提前破坏一下。”一个深色迷彩装包裹着的男子正蹲在山洞口,看向星宫一行人离开的方向,说。那里星光符散落的魔光甚至都未曾熄灭,却已经重新装上了原先的竹篓。

  刚刚离开的山洞中,重新盘踞起来的家伙们,正是所谓的主谋们。有男有女,而除了刚刚说话的人以外,各个都是混搭着花花绿绿的衣服。

  “带了,走吧。”确认好队友们都打点好了装备之后,一个背后背着两把枪的男角色从人群中走出来,动作倒是马力,翻身就跳进了大竹篓。

  他的角色是一头的金色的短发,五官是直接录入现实玩家的相貌出来的。而头上顶着的ID,正是刚刚让琉辉差点因为笑而被辣汤呛到的字样:神枪手【不好意思,走火】。

  而那个一身迷彩的男子,显然是和这群人出身不太一样,除了这身全套迷彩装,白色短发打理得整整齐齐,身后背着的是机械师职业的标志:工程箱。而头上的ID也更加让人语塞:机械师【神说要查电表了】。

  这位【神说要查电表了】看着队友们一个个跟着那位神枪手跳进竹篓,自己虽然也操作着,却比其他人更多了些迟疑。他也没掩藏,一边操作着一边说:“听他们说,好像是个新手公会,人还挺多,有个风系的弓兵让他们吃了不少亏。”

  “知道,你刚刚看出点什么来?”【不好意思,走火】转身操作着角色拉了对方一把,问着。

  “看见【将进酒】了,我挺奇怪的,为什么他跟着一个驯兽师一起乘着坐骑飞的。如果说是为了减轻篮子的重量更快的过去,他也没必要给驯兽师增添操作负担啊。就算咱们知道他手残,但是他也没到【御剑飞行】都操作不了的地步吧……我觉得还是有点问题。”【神说要查电表了】如是分析道。

  机械师,目前联盟二十四职业中视野最远的,除了自身视野外,辅助工具是可以帮助扩大视野的。刚刚就是机械师依靠技能【微型无人机】看见了星宫都有些什么人,不过刚好这个无人机被琉辉发现,顺手就普攻点爆了。

  【不好意思,走火】想了一下,继续说道:“刚刚不是听见他们换人了吗?应该是不会玩的人过来帮忙点个技能就走的吧。”

  “呃,我也希望他不会玩。”【神说要查电表了】如是说道。因为琉辉换上来以后语音也没有几个,他们当然是没联想到那个人身上去,据他们所知,这位老哥在医院里照顾家人,每天都要夜里上来练级。

  怎么知道的?呵呵……

  所有人都进来竹篓之后,一个背着手炮的男角色走到后方来,其他人都自动向前方移动,退开了一些。这个角色也是好生耀眼,穿搭着最花里胡哨的皮衣不说,留着的黑色长发高高束在脑后,头顶ID也是最有特色:枪炮师【老子的意大利炮】。

  随后就是他向后连续几个普攻,和星宫那些人一样一样靠着后坐力启动了索道。

  炮的后坐力和弓箭的自然不一样,再加上炮自身就具有一定的集中连发效果,和那一阵风吹过去的结果当然也不一样。很快他们就能够看见星宫那群人所在的大篮子了。

  两者也不断靠近,越来越近。直到他们都可以看见榕树城所在的树冠时才开始真正的不安。

  对方不是已经进入攻击范围了吗?怎么榕树城的菜鸟们还不攻击呢?一种推测瞬间让【神说要查电表了】醒悟过来,他赶紧掏出了自动式手枪,一边向着前方射击,一边大喊着:“炮哥,减速!有问题!”

  听见队友召唤,立刻调转的炮口,一边向着竹篓前进的方向移动,一边补着炮,跟着一起减速。

  “呵,来不及了。”

  枪炮声淹没下,就连【凤求凰】都没能够听见琉辉的这句话,却只看见【将进酒】掌间早早聚起的魔光已经飞出去。紫黑两道,带着空间粉尘的特效就刷的一声,穿过众人之间。

  现实世界中,琉辉面对着屏幕,嘴角是自信的弧度,指尖的动作却并不着急,毕竟有个buff让他减速,手速快了也没用。控制手速,对电竞玩家来说是难事吗?而且,谁说他是一个人在战斗的?

  “嗡嗡”两声巨响,时空转换门在索道的绳索上出现,任凭那些主谋们再怎么减速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变成反向移动啊。而且这个门放置的位置也是刁钻至极,不偏不倚正好打断了机械师的读条,连个反抗的机会都没给他们。索道上,一个竹篓,一个纸篮子就这么交换了位置。

  见这技能启动的白色魔光亮起,那一行人却完全没有绝望的情绪,反而是放心大胆的交换了。全然不顾榕树城那边已然飞向他们的各种魔光,几个手雷烟花烟雾闪光什么的对着榕树城树冠上几个远程攻击点一甩,还反过身对着星宫的纸篮子发动了进攻。

  他们也不负一群射手的职业,子弹全是冲着纸篮子和索道的连接处去的,除了把篮子打下来,他们还有别的打算。只要绳子一断,所有人都得掉下去。但是身为主谋的他们怎么会完全不做准备呢?

  当然,看见飞来的子弹,琉辉立刻就了解了对方的意图,只是这也早就被咱们伟大是“先知”先生预料到了。只听见琉月高呼一声:“盾!”

  除了从她自己掌心飞出的,彩色魔光瞬间放出的彩色纸盾以外,法师的【魔法盾】是来自【凤求凰】和【听说有人夸我帅】还有【青空】的,骑士的【圣盾光环】是来自【阎王】的,召唤师的【精灵守护】是【星期天】的。

  阻拦下这一波的攻击,其他人当然也没闲着各种投掷或者远程的技能全捏好了。但是事先说好,要抓活人,所以身为主修火系的法师【海】并没有准备攻击。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还有其他任务。

  琉月手中继续接下来的动作,同时也下达了第一个命令:“【海】注意火焰的范围。启!”手中结印,法阵一出,大把的星光符闪烁着七彩的光辉从小法阵中涌出,数量之多一时竟有些数不过来。

  大量的星光符在纸篮子的上空飘浮旋转着,几乎要将纸篮子包裹起来,迅速聚拢拼接甚至编织在一起。纸篮子的四个角和新出现的大纸球衔接,在这时原本的各类盾消失,子弹继续冲击向绳索,然而已经失去了意义。

  火光在【海鹰】的法器中心凝聚,在听见绳索断裂的一刹那,火焰顷刻间爆发,热气球随着空气一起膨胀,随后绳索像失了灵魂的蛇一般,径直从空中开始落下去,热气球颠簸了两下,最后还是稳在了原本的位置。脱离了绳索的篮子,真的变成了热气球。

  而敌手那些人就没有这种预想了,随着竹篓向下坠落,这群人的心情估计也沉入了谷底。就在这时他们之中突然有个人开麦大喊了一声:“撤了撤了。”

  “别走啊,上哪去?”接着就听见【将进酒】用着一种欠揍的语调对着那群人喊。

  琉月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但是没空去理会,她还要指挥:“【星期天】,到你了。”

  “好的。”【星期天】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小法杖,耳机里嗡嗡两下声效,四个水蓝色的魔法阵就飞了出去,每个法阵中心各有一只蜘蛛探出头来,向着敌人的方向追去。召唤师3级技能,【冰蜘蛛】。

  “【凤求凰】,注意范围。”琉月一边继续扩大热气球的气球体积,一边继续着指挥。

  【凤求凰】回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将进酒】,说了一声:“抓紧。”然后就听身下凤凰坐骑的一声鸣叫,寒气凝聚,羽毛雪花般飘落,满是画意的场景,却在寒光追向敌人时放出凌厉的杀气。

  遇到寒气的冰蜘蛛,便癫狂起来,它们释放出蛛丝,疯狂地扩大自己的活动范,逐渐将本以为坠落就可以逃脱的众人围了起来。

  “我说啊,榕树城的菜鸟们,还不来抓人,在原地等着种蘑菇呢?”琉辉对着麦克风说道。

  他兴奋了,以至于他都没注意到他身边的电脑是什么时候被柠荼打开并且已经登录游戏的。他看着屏幕里从榕树城里飞出来的什么鸽子苍鹰麻雀等等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鸟成群的飞出来,去抓蜘蛛网。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嘴角不住的上扬,直到看见人群中……鸟群中忽然出现的紫色大型镰刀时,他停顿了。

  昨日联盟新公布的第22个职业,术士。他没玩过,自然是停顿了。看着那个大镰刀干净利落地划破了蜘蛛网,黑紫色的气息不断升腾起来,琉辉手下开始了稳如老狗的操作。

  琉月也呆住了,因为她也是没见过术士的,计划打乱了,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指挥。直到一到蓝光飞向下方时,她才回过神来。她在干什么?现在的自己,可是指挥啊……

  刚刚的光是从……【将进酒】的方向来的,【时空跳板】?看到跳板出现的时候,琉月很奇怪,随后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很具有穿透力的女声:“踏红尘!”声音却是分外耳熟。

  跳板继续出现,紧接着又是一个陌生的男声:“平云步!”两个人那中二的语气仿佛这游戏是声控的一样。

  “行啊,看不出来你轻功还不错。”

  “那是,等我做完神级任务就让你瞻仰瞻仰我剧情。”

  “那我就期待一下?嘿!后面的跟上啊。”

  跳板继续出现在看不清的鸟群之中,直到听见一声爆炸,鸟群被迫散开,琉月才来得及看清楚,那是两个扮着古风的玩家,离得太远看不清ID。至于刚刚的爆炸,是枪炮师发现他们靠近一炮轰到空间跳板上产生的。

  琉月见状,赶紧一个【鹊桥赋】补了上去,两个人这才有了落脚的地方,却没时间议论,各自箭步冲向两侧还挂在蜘蛛网的上的“待宰羔羊”。

  “哈!”两声大呵,红衣女子在空中划得过一抹清丽的身影,另一边一身红甲的男子步伐稳健,一剑一枪,同步挑起了那两个还粘着人的蜘蛛网,随后又是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一堆陌生角色,踏过还未消失的空间跳板,远远甩出一堆技能。五颜六色的光影特效,什么也看不清,直追着那两个飞起的蜘蛛网飞去。

  直到打在目标上,那齐刷刷的击飞效果着实让琉月震惊,然后下一个指令也随之更改了:“【凯】,穿云箭。One,水波弹。”

  收到指令的人自然直到什么意思,击飞嘛,当然是要让他们飞得快点咯。一场激战就以一群人像打沙袋一样,圈踢两堆缠着人的蜘蛛丝团子,最后把它们踹到榕树城里,而结束了。

  估计也只有琉辉能记得在乱战之中,敌人里那个熟悉的声音喊了一嗓子“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们一队,好意思吗?”呵呵,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士兵们迅速扣住敌人时,琉月就震惊的看着【将进酒】一个一个把那些陌生玩家接到榕树城上,然后那些陌生玩家一个一个过着榕树城的安检。

  琉月看见,先前那个打头阵的红衣女子头顶的ID原来是……【星雨】。她正在和【将进酒】说着什么,而声音终于被琉月认了出来,不久之前用着【将进酒】的麦和【金钱至上】说过话的,不就是这个声音吗?

  “惊不惊喜?”【星雨】发了一个嘻嘻笑的表情问道。

  “呵,这么大阵仗。你怎么弄来的?”琉辉瞟了一眼身边的柠荼,摇摇头。

  “你看一眼企鹅。”

  琉辉将游戏界面最小化,登陆了自己的企鹅,然后就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一个职业选手交流群,而顶着“星雨”马甲的柠荼在群里@了全员说了一句“有便宜捡,榕树城。”然后就是接下来的各个职业选手,关于如何让自己炫酷出场或者关于圈踢战术的各种讨论。场面之猥琐,几乎堪称联盟最黑的第一手地下交易。不出所料,群成员包含了联盟目前注册的全部职业战队,唯独没有今天被圈踢的24k。

  一下来了这么多救兵,安排这群人,文森特自然也不能怠慢,自然是暂时犯人一关就将星宫的一群人先送回原先的住处了。琉月便也懂事地准备叫公会成员离开,发现【楚霸王】正出神地盯着一个人。

  就是另一个打头阵的玩家,那个一身红甲的男角色,ID【午踏凡尘】。他正在和另一个角色聊着天,挠着头,笑嘻嘻的,至于聊的是什么……呵,简单概括就是“队长,我刚刚打头阵的时候,帅吗?”然后就看见人群中冒出几个擦汗的表情。

  “怎么了?”琉月对【楚霸王】问道。

  “看着眼熟,回来再问吧。”【楚霸王】回答。

  【系统提示】:战役胜利,开始分配奖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