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六,白鸽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530 2019-11-20 20:00:00

  在入城以后,大家完成了剧情的第一部分。说起来也很有趣,榕树城的整座城池都是在这课巨大的榕树上,粗壮又盘根错节的树枝便构成了一条条小路,被细心的铺垫着水泥和鹅卵石,必要的地方也搭建着木梯。身临其境时,才觉得周身环绕的枝叶,自己仿佛也被大自然所拥入怀中。而城中的居民大多属于鸟类魔种,虽然拥有翅膀,但是为了防止道路上有人会互相把对方撞下去,几乎每个人,除了幼小的雏鸟以外都将翅膀收回来,无处不是大自然特有的友善与宽容的气氛。

  夜晚到来前,琉月在自己的房间里,整理起了自己的羊皮书。手上的烫伤还在,但团队里的治疗和冰系法师并不是摆设,痕迹消去了不少。

  从榕树城的状态看来,这里应该是第一次有非敌人的外来人入城,文森特也是看上去也是一个有礼貌也很理性的领导者。在将那两只苍鹰换给榕树城的时候,文森特也同样表现了足够的信任。

  另一方面,在进去榕树城之前,遇到了疑似黑猎的人,但是并没有证实身份。从他们手中救下两只苍鹰已经足够怀疑他们存在着偷猎行为,并且已经对魔族人采用了并不友好的手段。如果最终证实了那些人是黑猎的话,星宫一定会出手阻止这样恶劣的行为的,同时保证完成榕树城的这次护城任务……

  认真地写下笔记,琉月长叹了一口气。先前文森特对她说过会向他们解释为什么会先对他们发动攻击,然而现在,琉月依然也会有自己的想法。

  榕树城的魔族人,以鸟类为主,进出榕树城本来就不需要索道,那么索道必然是人类修建的。以之前索道的新旧程度看来,大约只有两个星期的时间,但是索道一段的崖壁上是山洞,同样是人工开凿的,另一段却是和榕树城内部相连,这么想来……这另一段,应该是榕树城内部的人员里应外合的。

  既然索道必然是为人类做的,那么为什么又要抵御索道上来的人类呢?榕树城对这索道应该是防御状态,应该是有人接近了结界就会有反应,触发了防御状态,那又为什么要修建索道呢?……

  琉月用手指摩挲着羽毛笔的笔杆,看着手边蓝光屏上的行动记录和索道cg图,羽毛笔的另一段轻轻抖动着,她的脑海中也反复地思索着那些疑点,而所有的问题却只能给出一个解释,那个琉月最不擅长的,也是魔族人认为最阴暗而又肮脏的存在——卧底。

  即使就是这样一个游戏世界里,也还是有现实里的残酷桥段吗?是的。琉月不敢妄下结论,她决定先不记录这种猜想,将羽毛笔插回墨水瓶上,却并没有合上羊皮书,反而将云端光子屏移到了正前方,继续研究起了索道的其他信息。麻绳很粗,竹篓也很宽,应该是做好了长期出入榕树城的准备。能够不被结界发现就做出这些行动,姑且不论,从这次士兵对他们发动攻击的时间看来,榕树城内的士兵也不是摆设才对,怎么躲过的呢?

  正在静静思考,忽然房间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迅速关闭了云端光子屏,连同羊皮书一起收进了自己的私人空间元里,琉月立刻礼貌的回应道。

  门被徐徐推开,敲门的【金钱至上】却并没有先进入房间,而是侧身让开,对身后的人礼貌示意着,他身后紧接着进入房间的正是文森特。

  “嗯,晚上好,文……”

  “嘘……”

  原本被突然来访的文森特吓到的琉月正准备站起身来问好,却被文森特做出的一个手势制止了。看着转身就离开又带上门的【金钱至上】,琉月明白了。这次的支援行动不是为了兵力支援,文森特首领和自己想的,是一样的。

  “突然到访有些唐突,还请您原谅。”

  “嗯,我明白的。”四处看了一圈,琉月转身把身后那扇窗户关上,又使用了一个简单的屏蔽魔法,随后才让出了书桌旁边的椅子。房间很小,卧室和书房两用的,只有这一把椅子,琉月理所当然的坐在了床边离文森特最近的一角。

  文森特见琉月的行动显然是知道自己的来意,当然也顺意坐下,直切主题,开口道:

  “我想你也猜到了,我们榕树城现在的情况。内部人员里出现了我们没办法控制的人,这种事态已经持续了大概两周时间,直到今天你们的到来,我们才知道他们的行动已经深入到了这种地步,也是太碰巧了。你们再晚来一点,或许下一次入城突破的,就是真正危险的敌人了。士兵内部排查得很干净,平民们也早被我们控制在城内了,但是……还是出现了平民受伤被抓的事件,我们已经,不知道从何处下手了。”

  文森特一口气说完了,包括了榕树城真实的现况,甚至还有一些诉求的口气,但并未到绝望的地步。作为魔卫军的一份子,他忠于自己的种族,包括领土,无论何时何地。

  琉月认真听完以后,也微微点头,表示理解,这也应证了她刚刚的猜想,但是真的面对大人物时,她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了。这样妄自猜测别人的军队,会不会不太礼貌呢?想到这儿,琉月有些心虚地说道:

  “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助您维护住城池的,呃……”

  她卡住了,她也只是猜到了大概有卧底的情况,但是其他的,她也断掉了思路。现在她脑海中那个索道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答案,死循环绕在同一个点上,就像现在纠结要不要帮助对方做一些推论这件事上。

  她纠结着,紧张地避开对方的视线,指尖在手后面偷偷打着转儿,忽然想起了不久之前某个人对自己说过的话:遇到什么问题的话,就来找我吧。

  琉月忽然像是来了底气,原先堵在咽喉的一口气也长叹出来,继续说道:

  “既然发布任务让小公会,那您一定是相信外来人不了解情况,没办法和敌人接应。所以我内部的成员一定是可以了解这些情况的,对吧?”

  “是这样没错……”

  “那,我可不可以再叫个助手来了解情况?”

  “是刚刚在门外的那位吗?”文森特指的自然是【金钱至上】了。

  “嗯,没错。”琉月点头。

  “可以。”文森特没有反对,外援是他请来的,自然谈不上怀疑了。

  琉月的手终于松开了,长舒了一口气。如果能有“秦先生”在的话,会变得轻松很多吧,琉月如是想。

  现实世界里,北京时间晚上七点,伴随着秋季逐渐变长的黑夜,冷风也毫不示弱地来到了这座城市。微风过时,便听见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训练室内的灯光很暗,训练刚刚结束,大家各自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宿舍去了。却是柠荼抱着个文件夹,从训练室外面走了进来,还在跟手机里的人讨论着些什么,表情也并不轻松。

  百里墨湘正准备关掉电脑的手又退了回来,目光追随着不断向自己这边靠近的姑娘,仔细听着她是在说些什么。好像是……

  “其他战队的名单和资料已经被收录完了,你看见了吗?……在官方网站上已经公开了,详细资料我整理了一份,你是过来和我们一起讨论,还是我给你发过去啊?……好的,那我等你一会儿,你路上小心。”

  说完以后,柠荼也正好走到了百里的跟前,挂断了电话。训练室的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只剩下这两人还在这一台亮着屏幕的电脑跟前。百里会意,伸手给她够过来旁边机位上的椅子,放在身边,还顺便把游戏也登录了上去。柠荼也没见外,直接就坐下了,文件没翻开,只说了一句“等会儿辉过来。”两个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等着琉辉过来。

  琉辉这边也是第一次提前离开病房,和前台护士打完招呼,正准备给夏晴短信过去交代一声的,出门时却和进门的人撞了个满怀。

  “哎呦!对不起对不起,被撞疼你吧?”

  明明是琉辉踉踉跄跄地后退了两步就站稳了,对方被撞得跌坐在地上,却是对方连连道歉,还是个有些娇弱的女声。琉辉也没多么小心眼,把人拉起来,再去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手机。

  屏幕亮了,还显示着信息,琉辉一看也没什么重要的,只是屏幕钢化膜的一角有点磨损,摆摆手说了句“没关系”就走了。

  短信消息是百里给他发过来的:“听老夏说医院附近那个超市的速食火锅包挺好吃,方不方便带几粉回来当夜宵?”

  琉辉撇撇嘴,把原本想要发给夏晴的短信发出去后,他就顺路去买“夜宵”,继续向着俱乐部的方向走去了。

  训练室里却早就不是先前那么轻松了,百里和柠荼都同时对着那电脑屏幕里游戏界面上显示的场景感到迷茫。柠荼已经准备重开一台电脑,找找榕树城的文案了,等着开机的这一点时间,就坐在原位置上看百里对着电脑疑惑的表情。

  游戏世界里,星宫的众人已经被榕树城的士兵逼到了城门附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在房间内与平静交谈的文森特先生突然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突然向琉月和【金钱至上】发动了攻击,也许是谈判破裂了,两人也没陷入被动,防御技接得也挺顺手的。只是不做反击动作,还阻止了其他人准备反击的动作,就这样几个回合交锋下来,大家又被推回了原先着陆的地点上……

  电脑前的百里都懵了,刚刚推进的剧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扭头准备问一下身边的“知情人”,结果却发现柠荼真的开了一台电脑,登陆了游戏官方网站的论坛,去找自己的文案去了。百里只好又将问题咽了回去,负责文案的本人都不知道哪里有问题,问了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反正不让自己反击,百里也就心安理得地慢慢在键盘上敲出了一行私信:“怎么了?”

  发送的人,自然是参与了谈话的【金钱至上】了。对方也没遮遮掩掩,回答也很简短:“演戏。”

  百里总算把悬着的心放下了,原来是新剧情推动了啊。于是也立马侧过身来和柠荼说了一声:“诶,不用找了。老秦演戏呢。”

  “演戏干嘛?”柠荼刚把文案看了个开头,听到人的解释反而更加坚定自己要再看一遍文案的想法了。榕树城是低级副本和练级区,那里还有什么错综复杂需要演戏的剧情吗?

  就在这期间,游戏里的众人已经顺着索道又回到了原先那个山洞。柠荼甚至还能从那因为某人不喜欢戴耳机而扔在桌子上的耳机里传出了几声抱怨。那是必然的了,莫名其妙的被个低级任务折腾这么几个来回,不气到退游才怪吧。

  不过很快,这些声音被其中一个男声取代了。柠荼有些好奇,挪了一下转椅就凑过来,伸手勾过来桌上的耳机戴上,仔细听起来……

  “首先,这个卧底不会是榕树城内部的高层,榕树城内部没有政府,管理层是由魔卫军旗下的骑士团兼职的,所以才会由文森特这种典型的文武双用人才来担任团长和城主的双重职责。我看过大体世界观的设定,可以肯定魔卫军的忠诚度无论是多么偏远或者无论遇到怎样的威逼利诱,都是不会改变的……”

  听起来像是在冷静分析局势,干净利落的语气,还有……现在还有人打网游会看文案吗?柠荼听到这儿,有些想笑,却也只带着兴趣和自豪地笑了一声,不忍心打断,继续保持安静,认真倾听着。

  柠荼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这也让百里墨湘有些好奇起来,也凑近了些,将耳朵贴在耳机外沿上跟着一起听。

  “其次,除士兵外的平民,因为防御状态的开启,也完全失去了作为自由人民应该拥有的自由出行权利,先前的两只苍鹰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是士兵即使不带武器,那么防身用的物品应该是他们出城必备的,但是没有。所以一定是平民失去了出城的机会,但是文案里也说过,榕树城是一个完全建立在树上城市,粮食补给没有自己耕种的选择,一切补给那必然是需要用采集的方式获取的,所以那两只苍鹰,也就是所谓平民一定是饿了,才会擅自出城去的。但是黑猎伤害的主要人群,必然是平民。卧底愿意成为卧底的一个必要的动机,就是成为卧底对自身有好处,无论是哪个方面的。黑猎在文案中的定义是,以猎杀魔族生物为获取暴利主要手段的猎手。”

  百里也听得有些发愣,这世上真的有人打网游还看官方文案的吗?他偷偷瞟了一眼依旧保持着那个表情的柠荼,还是那样一副欣慰又安静地听着,就像是有人在替她解说文案一样,而且这个解说一定还很到位。你看,这“解说”得都让写文案的本人都露出了认可和愉快的笑容了。

  而正在认真分析的那个本人却完全不会想象到,那个负责文案的本尊正安静地听着他那完全凭借自身理解而整理出来的信息。耳机里,秦空的声音还在继续……

  “那么接下来,也就是我排除得到的最后一种可能。商人,其实不止是榕树城,整个大世界观的文案中提到过,这个世界的产业形势与现实世界保持大体一致,也就是我们所理解的农业、工业、第三产业。前两项在榕树城这样的幻境中显然是不适用的,所以我也仔细研究了一下榕树城的文案,其中有一条是这样说的:我们会用榕树巨大的冠冕宽恕一切外来者。其实最浅显的理解就是,这里作为低级区,不会过分打排斥外来者;而深层的理解是,这里可以接纳外物,那么第三产业也就顺理成章地担当了这里的主要产业,如果我没有猜错,在一个鸟类生物众多的城镇,最适合接手的职业,就是快递。那么在防御状态开启导致全面封城的时候,受损失最大的是谁呢?谁会最渴望尽快打开城池的大门呢?”

  其实不需要回答,答案已经非常明显了。无论是对游戏文案的理解还是逻辑体系,都完整得让柠荼有些自愧不如。她在文案中埋下的一些线索都是非常隐晦的,导致越来越多的玩家忽略了文案中的线索,全靠自己的摸索实践来整理攻略,这让柠荼有些无话可说,但是玩家的玩法她是不会去随便打扰的。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柠荼还是毅然决然地坚持着书写发布文案的习惯,有很多人认为这是浪费时间,但是这其中真正的意义也只有少部分人会理解。

  而就在今天,柠荼的心里涌动着一种说不清的愉悦,一个人要努力多久才能让人看见自己真的在努力并且一切努力都有意义呢?她又笑了,没有忍住激动,插话了: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有的卧底?”

  连麦克都没有完全调整好,她就已经问出口了。百里有些尴尬的看着界面,慢悠悠地打开了对话框,开始敲起字来。而秦空已经语音和柠荼对话了。

  “你是谁?”秦空听到了陌生的声音,有些不悦地轻轻皱了一下眉,一边调整着视野一边问道。

  柠荼自作主张的抢过来鼠标调整起来视野,找到了之前正在说话的那个人,【金钱至上】。百里也总算敲好了字,发送到了队伍频道里:“不好意思,同事在说话。”

  秦空这边也显示了队伍频道的消息,也就松了一口气,不等柠荼再回答,继续说道:“你是墨湘说过的那个给游戏世界写故事的那位?”

  “哦?他介绍过我吗?嗯……对了,我是想问一下,怎么还有卧底啊?低级本好像不应该有这种剧情才对啊。”柠荼也不纠结人家认不认识自己,她最关心的是到底是什么引发了剧情的错误。

  “这不是应该问你吗?”秦空说得理所当然,虽然并没有责备的意思,但是也让刚刚有些激动的柠荼噎住了笑声。

  “榕树城是我上个季度刚刚开启的地图,我也想不到就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有人改变了榕树城的格局。实话说我写的文案侧重于科普介绍……就是旅行指南,知道吧?但是具体的细节剧情是需要玩家自己去触发的。黑猎倒是容易,但是榕树城内部出现卧底,这种情况一定是有玩家注册了以榕树城户籍的游戏角色才会触发的。不过有人注册过的话……怎么会没有人知道索道的事情呢……”柠荼的分析也戛然而止了,她又不是秦空这样擅长归纳总结分析的人,一时半会儿她也说不清楚是哪里出了问题。挣陷入尴尬局面时,训练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柠荼和百里同时抬起头,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琉辉右手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左手带上身后的门,走进了训练室。

  “辉,来了?”柠荼摘下耳机站起身去迎接。百里也就只好又慢吞吞地在对话框里打了一行“有事,等下聊”。

  “嗯,在干嘛呢?”琉辉简单回应了一声,将塑料袋随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就凑过来看百里的电脑,登录的角色是【将进酒】,视角看着的是【金钱至上】,又随口感慨了一声,“呦?还挺热闹。聊什么呢?”

  “咕……”三个人之间也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响了起来,大家莫名地安静了,抬起眼来互相对视一圈,直到柠荼悄悄捂着嘴,避开了两个人一起转过来的目光。

  “饿了?”琉辉只是一问,转身就去找被放在桌子上的塑料袋,一边翻找着一边问,“清汤还是麻辣?”

  “会长痘痘的,酸辣。”

  听到柠荼的回答,琉辉的动作顿了一下,无奈地垂了一下头,笑了一声,又侧过脸来继续问:“呃……呵,没有这个味儿,要不清汤加醋?”

  “唔,算了,就清汤吧。”

  “好嘞,马上给您送过来啊。你呢?”琉辉也没忘了再问一下安静坐在边上的百里墨湘。

  而百里这边看着琉辉挑出来的几个塑料碗,还在键盘上的手收了回来,起身说道:“我自己挑吧,一起去水房。”

  琉辉点点头,怀里揣着前两个泡面碗,等着百里挑完,两个人一起离开了训练室。

  而柠荼坐回了百里原先的位置,拿起了耳机重新戴上。游戏里的几个人已经开始了交流,自己轻咳了一声:“回来了。继续之前的话吧,我想你应该能听得明白我的意思。我能记住的只有世界观,而不是整个世界。这个游戏世界可能因为任何一个人的不同选择而走向不同的未来,但同时又不会改变本质。嗯……”说到最后,柠荼也停了下来。

  “嗯……我猜你的意思大概是:这个世界是你的,但同时也不是你的;他们可以改变你的世界,但无法改变你。”这时接着柠荼的话,另一个声音响起了。柠荼握起鼠标自己转起了视角,是一个ID叫做【无心者】的人。

  柠荼不自觉地点点头,准备继续说道:“是的,那个……”

  “我去,好酷啊!”还没等柠荼开始继续,那个【无心者】已经控制不住那激动的语气了,“你这岂不是创造世界法则的master?好想学啊,怎么做到的啊?”

  “钰,别打岔。”【金钱至上】当然不会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止住了【无心者】的跑题计划,他又重新找回了原来的话题,“你是说,在榕树城副本开启之后到现在,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对吗?”

  “嗯,而且是我不知道的变化。”柠荼回答道。

  “嗯……你的世界总文案里的第三条说过一句:这里的一切都是现实在梦境中的投影。现实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件吗?和游戏有关联的。”秦空永远改不了他严谨的学术态度,有理有据地分析出了目前的可能性。

  柠荼安静下来思考了几秒钟,直到琉辉和百里各自端着泡面碗回来,柠荼才猛然想起来,最近和游戏相关的最大事件。她伸出手抓过了旁边的文件夹,翻开来将名单一览无余,翻看了两页后,她才开口:“网游电竞联赛,开始报名,要求所有人使用实名注册的角色,一年半的时间里在第三区重新练到满级……这么说来,一群妖孽都进了新手区啊……”

  柠荼的声音渐渐小下来,却越发肯定这种可能。游戏世界的剧情会被一些人改变,那么这些人在游戏世界里一定也不会是实力差劲的人,否则他凭什么让世界也跟着他们的意志颤上几下呢?那么实力很强的人,莫名来到新手区这种对他们没有任何挑战性的地方来的理由不正好就是联赛的赛制要求给的吗?

  柠荼长叹一声,感慨道:“这个……我可能就不好出面了。”

  “因为职业圈的要求吗?”秦空也反应出来了问题的根源在哪,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了解了真实情况后,他低下头看着键盘上铺开的文案资料,微微皱眉,将它们重新整理在一起,放在了一边,“我了解了,感谢你的提醒。”

  “哦,没什么的。”柠荼都没有反应过来这道谢的意味,等到习惯性地回答完了,才发现这个人还挺有礼貌的,不自觉又轻声一笑,“需要我再提供些别的帮助吗?”

  秦空听到后也没什么犹豫,直接说出了自己的需要:“可以吗?如果可以,帮我找找是什么人?你比较方便让那些职业选手回避一下我们的剧情线。”

  “这个嘛……”现在变成柠荼开始犹豫了,别人的剧情即使她是世界主宰也不能全都是她能一手掌控的。

  两人在游戏中谈话的时间里,琉辉和百里那边已经将那热气腾腾的夜宵送到了书桌边上。琉辉早早接过了百里递过来的文件夹看起来,一边看一遍吃,直到突然被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才引起了身边两个人的注意。

  琉辉使劲儿槌了几下胸口,身体整个背过食物去,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百里也友好地伸出手轻轻拍了两下他的后背,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琉辉又喘了几口气,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把桌上正摊开的文件夹一把扯过来,指着上面某个战队的成员表格问起来:“这个队是搞笑来的吧?”

  说完后,琉辉又咳嗽了两声。柠荼只是和秦空说了一句“有点事儿”,就起身走过去,一边接过百里那拍后背的工作,一边探着头去看百里接过来的文件夹,随后她和百里就露出了同样诧异的表情……

  联赛战队审核通过的名单,战队名24K,成员职业:神枪手,枪炮师,机械师……

  一个团战,三个射手定位的职业。真亏了没把琉辉给噎死了,这是怎样疯狂的战术布置才能搭配出这种阵营来啊。游戏公司在建立电竞体系时已经明确写出了游戏的类型属于MMOACT,也就是所谓的“动作类游戏”,怎么就被这个叫做24K的娃娃们注册出了一种“射击类游戏”的错觉呢?最重要的是联盟怎么给过审的呢,两人同时哑口无言。

  直到琉辉真正回过劲儿来,才打破了沉默:“不止阵容奇葩,你们再看这些ID。”说着,他拿起餐盒里的塑料叉子指了一下账号ID的位置,然后就去吃东西压惊去了。

  “这……噗……”柠荼看完后也是没忍住,用手挡住了嘴巴,然后转过身去回到自己座位去了,随口说了一句,“林耀他们真是……”想起之前看到的星宫一个人的ID叫“听说有人夸我帅”,现在和这个队伍比比,真是不可望其项背。

  “唉,年轻真好啊。”百里也摇摇头,细看起了这些人的资料,不经意扫过一个位置,目光便停滞下来,“诶?荼荼,职业选手为什么要自己把角色练到满级?”

  “啊?”柠荼将刚带好的耳机又与自己的耳朵拉开了些距离。

  “我说为什么一定要职业选手自己练号?”百里又重复了一遍。琉辉也擦擦嘴,望向柠荼的方向。柠荼自然是脱口而出:“磨合角色,还有神级角色的注册。”

  神级角色就是指五十级满级后,游戏角色可以进行神籍登记任务,之后在游戏世界里该游戏角色的宿主下线后就会变成游戏里的某一个boss。一方面是游戏世界可以丰富素材的产出端口,一方面是让职业选手们对自己进行一种宣传,也算是联盟和游戏公司的一种互利共赢。那么这些boss的背景故事和特征,将全部由职业选手自己来决定。

  “那这个……公会势力,在成为神级角色以后也是不会变的吧?”百里继续问道。

  “是啊……嘶……”回答完这个问题,柠荼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次在榕树城搞事的,难道是职业选手中,属于猎手协会的人?做出黑猎行为的事,虽然有点自毁形象,但是为了高效掠夺资源练级,听上去好像也不是不行啊……

  秦空也从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些信息,他缜密的分析能力很快也让他和柠荼同时想到了同一个问题。但是他并没有急于发表言论,只是悄悄的退开些距离,和琉月开了一个聊天窗口……

  【金钱至上】:你觉得呢?

  【琉月】:应该是所属猎手协会的职业选手,但是毕竟做出了黑猎的行为,可以逮捕的吧。

  【金钱至上】:有没有计划?

  【琉月】:现在做的事情不是计划之内吗?

  【金钱至上】:很聪明,继续加油。

  琉月在NPC文字聊天界面回复了“好的”,然后继续看向【将进酒】的方向,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或许这次她可以站出来说点什么,但是又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金钱至上】,聊天窗口又闪出的新的消息:

  【金钱至上】:相信自己的能力,想好了就去做吧。

  琉月看了消息有些无言,又重新向那位“先生”确认了一下眼神。明明游戏里的角色不会在面部体现表情,也不会真的自己说话,可是琉月仿佛看见了那个人对自己微笑着,正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发顶,轻声细语地安慰着鼓励着自己,甚至还能想象出那双能够反射出自己身影的眼睛……

  琉月也不知怎的,心里踏实了不少,移动向【将进酒】的方向。她的皮鞋也在山洞的岩石地面上踏出了脚步声,柠荼从耳机中听见,转过视角来找到了她的方向,有些诧异,却没有立刻说什么,起身摘下耳机来向身边的百里招招手。

  百里也终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将耳机挂在脖子上,看着视角里走近来的琉月,也没见外,开口就问:“琉月姑娘寻我何事啊?”那角色转变得快到让人以为换了一个人一般,语气随着用语一起进了游戏世界的状态,还明知故问着体现了一把自己的无辜。幸好晚上有很多人都已经下线了,剩下的秦空也不多话,不然都不知道这又要让多少人吐槽他这假戏真做的毛病。

  琉月意识到外面的人已经换回去了,并没有介意,只是很平静地说道:“这次任务的难度不大,但是需要大家一起配合,不知道【将进酒】你方不方便将所知道的一些有用的信息提供给大家呢?”

  “唉,偏心,只管老秦叫‘先生’啊。”百里没有正面回答,先是故作不愉快地假意抱怨了一下。于是很快,他的聊天窗口闪现出了一条来自【金钱至上】的私信消息:你闭嘴。

  百里忍住没笑,瞥了一眼身边的两个人,都在一边吃夜宵,一边翻看着那文件,时不时低声谈论一下,时不时又笑着吐槽一下谁奇葩的ID,并没有注意过来。这才继续说起来……

  “可以啊,如果能帮你的话。”

  “那真是太感谢了。”

  “这个说起来有点长,嗯……”

  正在思虑着怎样怎样表达的百里,突然被视野边缘闪过的一道白光打断了,他下意识的转视角确认了一下,却被新的突发事件给扰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