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三,怀表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9991 2019-10-30 08:00:00

  琉月将怀表打开,原本应该与北京时间一致的指针,如今却静止了。琉月也没有多想,只是想将罗盘的表针先调到现在的时间,然后再注入点魔力就好了。因为游戏世界的一切能量起源都是魔力。

  琉月最初得到怀表以后,也自己研究了一下,知道表盘正中心,那一颗固定指针的螺丝,顶上是一块非常小的白水晶。开始时琉月还以为,怀表的魔力来源是这块白水晶,但是慢慢也发现白水晶的确只是个装饰,而魔力的来源只有这些铭文。

  正当指针经过那个即将消失的铭文的时候,白水晶却突然闪出白光,仿佛是因为特定的角度。琉月就这样将指针继续调,发现白光消失了,再调回原来的位置时,又出现了。

  琉月有些好奇,她转过身靠在床头,对着怀表左右端详着。那道之前快要消失的铭文和白水晶闪动着同样的光,一闪一闪的。琉月开始了自己的思索。如果铭文是为了封印,那么一定是封印了一些特殊的东西,但是的确是属于空间系魔法的波动。

  她低下头,看着眼前的怀表,想要深度思考一下的时候,这股魔力的波动突然失去了原有的规律,似乎是被另一种波动淹没了,是意念系的幻象魔法。这种波动甚至体现出了光的形态。

  金色光波一层层荡漾开去,将周围的环境悄无声息地改变了。这种魔法并无杀伤力,琉月也就顺其自然地看着手中的怀表改变着身边的一切,等波动逐渐又减弱的时候,场景已经到了书房。

  和隔壁书房一模一样,只是原本不应该有人的书桌上,现在却坐着,一个和自己一样,或者可以说像是几年前的自己一样的姑娘坐在那里。琉月有些不可置信,试图靠近过去,但是幻境中的其他人是看不见自己的。这是意念系幻境的特点,只播放影像,无法做出改变。

  于是琉月不敢合上怀表,一点点凑近过去,发现那个年幼的自己,正在书写着什么东西,好像游戏中要求的生活技能中的文化课,可是又简单许多。正在自己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小琉月时,身后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琉月转过身看去,下意识的就喊出了“秦先生”,但是随后才意识到,这里是幻境,这并不是同一个秦先生。但是这位幻境中的秦先生并没有像往日一样礼貌地敲门。这可以说明这个幻境里的小琉月,和他是很熟悉的。

  想到这儿,琉月默默为原先那位秦先生的坦诚感到愉快和感激,但是同时对于他的有所保留表示有些担忧。自己现在也许正是在记忆幻境中,如果秦先生的有所隐瞒是有目的的,那么现在的自己不就有了几分侵犯隐私一样的行为了吗?不过随即琉月也就释怀了,既然两个人都出现在这份记忆中,那么就是共同的记忆,自己本身就应该知道才对。

  琉月暗自肯定着,然后向着房间的角落退开了一些距离。她想将这份记忆完整的观察一遍。

  幻境中的影像继续着……

  小琉月抬起头来看着进来的人,突然是露出一副灿烂的微笑,站起身来把座位让出来,还顺手接过了对方正端着的托盘,上面摆着玻璃茶壶和玻璃杯。

  对方也没客气,绕过来坐在了之前小琉月之前坐的位置,低下头来开始翻起了桌上的书本,突然顿住指着上面的某一到题,问道:“这题不会?”

  “嗯嗯,先生最聪明了,一定知道。”小琉月站到对方身后,手上端着自己刚刚倒上茶水的茶杯递到对方跟前,讨好师傅一样甜甜地说。而对方只是用手指轻轻地叩击了两下桌面,示意琉月放在这儿便好。小琉月也不粘人,放在指定的地方就乖乖地再去给自己也倒一杯茶。然后等到对方伸手示意她上前来时,又赶紧凑了过去。

  在小琉月那刚刚开始发育的身型刚刚贴上对方的后背时,对方忽然是一声惊叫。吓得琉月以为是对方看见了老鼠一样,也是倒退两步,那当时的小琉月自是不必说了。

  手上那还冒着烟的茶,自然是随着茶杯这么一抖,洒到了手上。对方衣角也有些地方沾水,却全然没在意,慌忙地起身拉过小琉月的手,也全是没理会那掉在厚地毯上的茶杯,问着:“怎么样?”

  小琉月也是一时不知所措,她不知道是什么能让对方慌成这样,或者有什么能把对方吓一跳的事情。她茫然地看着对方,直到对方发现她在发呆才是没管那么多,拉着她离开了房间,嘴里念叨着:“先去找冰。”

  一推门却突然撞见了要进门的另一个人,相貌……好像是,将进酒。躲在角落看幻象的琉月也是一呆,这是还有人认识自己吗?正琢磨着,那幻象里的【将进酒】便开口了:“在下方才听书房有动静,不知秦空兄弟所为何事?”

  “等下再和你说,你先让一下,谢谢。”可没想到“秦先生”却是没客气,敷衍了一句便绕过了对方就离开了,留下人在原地一阵尴尬寂寞。

  琉月也是呆住了几秒,发现对方马上要出了房门了,这才匆匆的想要追上去。可是她刚刚迈出一步,怀表突然又爆发出了原先的光波,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没有渐强的过程。因此强光突然出现,也让琉月一个踉跄,忙是用手挡住了眼睛,再等波动过去的时候,幻境已经消失了。

  场景仍然是自己的卧室,自己也仍然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而手中的怀表却已经恢复了最初的状态,准确地继续转动着,只是那道铭文已经消失了,空气中还带着原先意念系魔法的波动气息,其中夹杂着刚刚解除封印后残存的淡淡的空间系魔法粉尘。琉月现在便能够明白这个送来怀表的人,一定也是认识自己的。怀表被很多空间系铭文封印着,似乎需要一些特定的方式才可以解除,其中封印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记忆。

  正当琉月想要更加深入的思考的时候,自己的移动终端又响起了提示音。琉月转过身来从床头柜上拿起了终端查看,信息来源:【星辰之辉】,那个之前把这个奇怪的怀表送来的玩家,还挂在自己的一个好友列表里。

  因为当时好奇这个怀表的事情,所以当时收到怀表的时候,琉月就很礼貌地给对方发过一些问话,想着对方上线了就会给个回答。可是对方在这段时间里根本就没上线,让琉月都以为他是开了“隐身”状态故意无视自己的。看着这怀表用了一段时间没什么异样,琉月也就一直带在身边没有在意,直到现在才记起来,自己的好友里有这么一个人……

  点开了信息,对方发过来的消息只有一句:怎么样?

  怎么样?还要问自己怎么样,看来是知道这怀表的真实用途了。琉月莫名感到一丝不满,就好像自己在被利用了一样,但是琉月并没有冲动,只是仔细地回味了刚刚的幻象,然后回复了消息。

  “那是我的回忆?”

  “是啊封印的都是你的回忆”对方一看也是常年打游戏的老玩家,所有的断句都是空格,只是平淡的语气让琉月很难猜测他的心理。

  “请问,你为何会有这件东西?”

  “你失忆了东西丢在我这儿不记得星时罗盘我送过去了”对方还是很快的回复了,手速也是惊人,随后又补上了一句,“别让其他人知道自己赶紧找回记忆”星时罗盘?应该就是现在她手上的这个怀表了。

  对方也说了一个没法挑剔的理由,说是因为失忆了不记得原先发生的事情了,这让琉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要说不信任也是理所当然的,刚建立的新手公会,混进几个卧底打探消息也是很常见的,公会之间竞争资源和声望而互相使绊子也是很正常的,只要没搞出人命来,公会联合都是发一些补助就算是善后了。和现实世界意义上的公会不同,网游的公会有两种,一种是首都内部由NPC来担任管理的负责推动世界剧情的公会,一种是玩家自发组成的公会。星宫就是属于前者。

  这莫名其妙蹦出一个公会以外的人,送来你自己的记忆,这难免有些唐突了,不得不令人怀疑一番是不是有可能触发个什么剧情。但是把记忆还给你又不会引发什么世界末日,当然也不存在害人的可能性了,就算是没给你解封,也算是帮助了自己。琉月想到这儿还是稍微放心了许多,回复给对方一句:“谢谢你。”

  “小事”从一开始都是这样,只是很简练地回答,简练得连标点符号都舍不得打出来。但是让琉月警惕不起来,说不出熟悉感,先前的不满也已经不存在了。

  就如自己刚刚判断的,对方应该认识自己,但是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没办法直接承认,才会送来个怀表让自己慢慢解封。所以像什么“你是不是认识我”的问题,琉月也就不打算再问了,只是最后说了一句:“晚安。”

  “安”还是很简短的回答,这次的通讯就算结束了。

  最后琉月又考虑了起来,梦境空间的最大的特色就是剧情收集,自己在注册账号匹配角色的时候,游戏世界内那个作为被你操作的游戏角色的那个人,其实就已经活了一段时间,剧情当然会为他设定自己的记忆和人格。那么现在的状况,应该是【金钱至上】和【星辰之辉】这两名玩家在游戏的途中得到了与自己相关的记忆,所以现在会认识琉月。那……自己的记忆,是怎么消失的呢?是被其他人抽取走了,还是自己封存了呢?

  琉月现在有太多的未知,可是她现在也没有办法一次性解开,也没有时间出去寻找真相。因为她现在是公会负责人,一个首都非常重视的公会。她低下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怀表,已经是北京时间21:03。公会成员应该是不会再上线了,自己该待机了……

  现实世界中,有些破旧的院墙里,是这座城市的市级医院的一个分院,最老的设备最差的一个分院,因为这里是精神科的住院部。此时的夏医生正坐在主任的对面,等待着这主任审阅自己的年假申请表,时不时地顺一眼自己的手机,他敢保证对方不会说他心不在焉,因为这是他的一个特殊本领:不论在什么角度都能让对方认为自己盯着他,一个精神科和心理学共同的小催眠伎俩。

  主任呢?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睛扫过文件上的字,最终徐徐开口:“小夏啊,我没记错,你是孤儿啊?家里有事,说的是哪个家人?”他抬起头来,扶正自己的老花镜,看着对面显得有些年轻的夏晴医生。

  “……”夏晴只是沉默着,手边一边关了手机锁屏,一边抬起头来与对方对视,嘴角带着一丝略显苦涩的微笑。

  老者没做什么猜疑,只是摇摇头,长叹一口气:“唉,年轻人,的确应该把更多时间放在自己身上。去吧,别让自己重要的人等着急了。”

  “谢谢主任。”看着老者在自己的申请上盖了章,自己也十分礼貌地把手机往白大褂的口袋里一塞,站起身来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证明,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老者不住地点头,像是对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感慨了一声:“已经很少有年轻人愿意专注地做一件事了。你不用担心医院人手的事情,赶紧办完事,我这个老东西,在这儿等你回来。”最后还不忘开个玩笑一样地祝福一句。

  夏晴再次道谢,然后匆匆地与对方道了别,离开了办公室。刚一关上门,他便拿出来了自己的手机,一边朝着自己熟知的病房赶去,一边回复着手机上的消息。

  要是让人知道,夏晴堂堂一个精神科医生,现在请年假是为了打游戏,估计未来几天的网络新闻一定是要把这段故事给极力夸大炒作一番,最后再在各大新闻网页刷屏。一想到这个,夏晴便是自嘲一样地又笑了一下,刚刚主任也是够照顾他的,看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不继续追问了,毕竟精神科这边的确是这样,需要的医生少,更大的需求量都集中在护士这类护理人员的身上了,尤其是这家分院。偌大的住院部里,躺着的大多是植物人……

  夏晴走到了病房门口,也没敲门,直接就进去了。里面坐着的是正趴在病床边上看手机正要回复他消息的琉辉。听见推门的声音,琉辉当然猜到了是谁,放下手机,坐直了身子,转过头来看着对方,说道:“成了?”

  “嗯,已经批准了。”夏晴简单地回答了一句,随后又走上前去,问道,“真的动了?”

  “真的,我也有些难以置信,不过现在或许真的可以救她。”琉辉使劲点点头,对于这个回答,他自己也十分兴奋。病床上的植物人,那两年没有动过的躯体,就在一个小时以前,右手的手指就这么动了一下。

  琉辉当时打电话给夏晴的时候,夏晴正在教一个新来的实习护士在住院部给一个病人量血压,要知道夏晴医生的耐心可是连精神科的病人都不敢不服的,最后连错过了两通电话,直到自己回到办公室想喝口水的时候,才接到了这第三次打过来的电话。当时琉辉的语气就像是琉月已经醒过来了一样,但是夏晴知道是不可能的,不然琉辉第一步一定是按病床边上的呼叫铃。

  琉月的确是动了,是身为植物人的这个琉月。得知这件事的夏晴也做出了很大的决定,他要去拿出整段的时间去,打游戏,把这个游戏玩下去,直到最后她醒过来……

  琉辉刚开始有些反对,作为医生,名誉很重要,医院那么多病人需要医生,而这位医生却为了打游戏,连自己攒了很多年的年假都用了。可是夏晴对这件事的毫无反应,救一人也是救,救一群也是救,能救自己喜欢的人,那么优先把全部的精力集中在救一个人身上,这并不是违背医者的道德。而且这年假留着也是留着,不用了也不知道能干点什么,夏晴可并不是个喜欢旅游的人。就这样,在确认了这件事做起来有意义的时候,夏晴果断写了年假申请。

  他微微俯身看着病床上那有些苍白的脸,在白色的病床上,白纸灯光的照射下,女孩儿的脸有些惨白得令人有些怜惜。夏晴长叹一口气,又拍拍琉辉的肩膀说道:“唉,不过说起来,有些对不住你。游戏里那个【星时罗盘】,被我们大家弄丢了。”

  “没事,就算真的遗忘了,以她的毅力,我相信一定会找回来的。”琉辉笑着摇摇头,双手正握着刚刚琉月动过的右手,安慰着他。

  看到对方的表现,夏晴也是松了一口气,准备离开了。“我先走了,回家以后会经常上线的,你有空也和大家轮班一下,我暂时不方便出现在医院,有什么事电话联系。你早点休息,拜拜。”

  “哦,好。那到家报个平安。”琉辉点点头回应着,目送着对方离开了病房,现在的自己,除了电竞俱乐部的训练,晚上回家休息,其余的时间全部都在这儿守着琉月,自己最心爱的妹妹……

  该回家了,琉辉知道,他关了病房的灯,穿上了自己的外套,离开了病房,去和前台的护士打了声招呼。住院部的所以护士见他天天来,自然是认识他,毕竟一个看起来像是没有固定工作的少年每天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耗费在医院的植物人身上的确是少见,她们也是礼貌地回应了一声道别,就准备收拾东西换夜班了。

  今天晚上有太多的好消息让琉辉感到愉悦,回家的路上也是没忘记在街头吃顿即食火锅当夜宵了,这是他两年以来最轻松的一天。

  其实星时罗盘是他发现了漏洞拿回去的,然后就在刚刚手机上线游戏的时候又送回去了。至于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琉月拿回去了,是希望那些人能演得逼真一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十一点了。

  两年的磨合让自己与这个新家已没有曾经那么深厚的隔阂了,到家的时候还看见自己继母给自己添的五岁妹妹正趴在客厅沙发上睡觉,电视里正播着演唱会,因为空调开的有些低,蜷缩成一团,就像是正在冬眠的穿山甲一样。父母是生意人,虽然宅子很大,但是像这样没人照顾的日子也很多。

  琉辉低下身来看了一眼,知道自己是叫不醒这大小姐的,为了不招人闲话,自己去了继母的房间里找了条毯子盖在人身上。然后又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电视,无奈地撇撇嘴摇摇头,电视上的人正是几年前那个未成年艺人,凯文。

  现在的凯文,算起来好像也就刚刚成年,两年前就已经作为演员出道开始参与一些影视作品的录制,在这件事上,琉辉还是知道一些的。不过这两年来,本以为这位少年会有所成长,没想到这些年的凯文,画风一直没变。以前他是少女们认为萌中带着点少女心的弟弟,现在呢?少女们眼中最乐观又可爱的哥哥,也不知道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成长出一点成熟的气质来。

  这时管家也刚好来了客厅想招呼一下自家少爷,刚要开口,琉辉却将食指放在唇前,示意对方安静。管家这才点点头,轻轻走进过来,小声问道:“少爷,就让小姐……”

  “就这样吧,小孩子,起床气挺重的,把电视关了吧。我回房了。我爸回来的时候让他不要叫醒小姐。还有别进我屋。”琉辉挠挠后脑勺,打断了管家的话,吩咐了几句,见管家最后一点头去关电视机,自己也就回房间去了。

  进了房间,锁了房门之后,先是开了电脑的主机,自己这才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再打了一杯热水过来,刷了游戏卡上线,后游戏界面加载结束后,系统提示也来了消息:玩家【星辰之辉】,欢迎登陆游戏……

  琉辉这一上线也没闲着,晚上他要快一点刷怪下本刷素材和经验,因为现在的【星辰之辉】只有十二级的一个主修空间系的魔族角色,血魔银虎。再打开武器页面,自制装备【方舟】,等级十级。

  琉辉上来就去了十五级副本弗朗特森林附近开了五只怪,自顾自打起来。眼看着这红眼野猪的血量快没了的时候,突然是被远处飞过来的空间碎片抢了其中三只的最后一刀……

  抢怪。琉辉第一秒就浮现了这个词,点死了最后两只小怪后,他把视角转向刚刚空间碎片飞过来的方向,应该是个和自己一样主修空间系的玩家,一回想起现在的时间点,还能有这远程预判的猥琐操作,琉辉立马把这个欠揍的人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手残,你要死啊?”

  “噗……这外面都说咱们梦幻队的副队长意识好,怎么在下手滑了一下,就不小心把这几只野猪收到自己经验值里了?”

  听着耳机里百里墨湘这么一嘲讽,琉辉也是没脾气,本来这游戏正式服就这么一个,就是有这么一群职业选手在混在网游里练号,自己也已经当了两年代打,这事儿也没少干过,索性也不追究什么责任,随口说了一句:“无聊。”然后就继续开怪去了。

  百里墨湘也没这么无聊,这种玩笑开一次就好了。顺手自己也开了两只,一边走位打着一边语音聊着天:“今天回来得晚一点啊?”

  “吃了夜宵。”琉辉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声。

  “心情不错?”百里一边艰难地操作着键盘跟上对方的走位,一边语音问着。还顺手开了个组队邀请,免得等会儿又是谁被抢了怪。

  “还可以。”琉辉又故意地秀着走位,故意欺负着这位手残可怜的操作。

  “呵,她醒过来,你肯定比参加职业联赛夺冠了还兴奋。”百里渐渐感觉到了对方这走位有点鸡肋,也就开始了换了自己的节奏。

  “第一届联赛不是刚定时间吗?夺什么冠?”琉辉有些看对方也没了跟走位的意思,他也没那么幼稚,索性改了节奏,配合起了对方。这就是身为副队长的团队意识,无论队友是什么打法,自己都能尽快的调整出配合对方的打法来,将输出保证到最大程度。

  其实他自己对这次的联赛的确很上心,虽然平日里大部分时间在琉月那里呆着,但是自己也不忘手机挂机,还有大把的训练时间和晚上自己升级的时间。而柠荼是个信心十足的女孩儿,给他的时间,一年……

  “就打个比方而已。【方舟】等级多少了?要不要素材?”百里墨湘自然是知道对方在这方面的热情,他也不再纠缠这些问题,只是现在相比对方到底能不能在联赛开始的时候好好发挥副队长的作用,他更想知道的是计划进行的如何。

  “你省省吧,星宫才开几天你出来败家……”

  琉辉这话还没说完,却看见对方开了私人空间元的物品展示,说道:“挑吧,以后打工把钱给我补上。”

  “你哪来的这么多素材?”琉辉不明白,这网游才开了没到两年,这怎么就有这种妖孽有了相当于一个公会的私人财产啊?不说那琳琅满目的稀有素材,光金币那个惊人的数字,让人都以为他把全家的财产都氪进去了。

  百里心下偷笑了一声:“不偷不抢,君子之财哦。”

  “正式服开了几年啊?”琉辉不懂啊,这家伙这么有钱是怎么掩人耳目的啊?公会可是能看见私人空间元并且征集调动的啊。

  “唔,怎么解释啊。你给人当代打的时候,我就在梦里打游戏。要不要?”

  “……”琉辉无话可说,面对这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逻辑,对面那位姓氏格外奇怪的家伙,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他是给人当代打来着,而知道他当过代打的人里,包括眼前这位所谓的,家人。

  点死了眼前的五只怪之后,对方开了交易系统,琉辉也不客气,这就盘点着自己会用得到的素材,在对方的空间元里把能用到的全都点了出来,自己足够升到满级的材料都有了。这空间元的东西不仅全,数量也多,让琉辉都感到了一种资本主义的气息,还有种正在接受“你把东西拿走,好好办事”这种差遣的感觉。因为他很明白,这些是梦幻在联赛开始之前必要的准备,他这个未来的副队长,要尽快的把角色和武器磨合到最佳的状态,不能有半点还是代打的心态。

  “星时罗盘那事儿,是你自导自演的吧?”百里墨湘见对方乖乖把东西领完了,最后还不忘记说一声“谢谢”,自己这才关了交易界面,继续聊起来。

  “是啊,不过话说回来,你当时怎么一眼就认出来是我了?”拿够了东西,琉辉自然是轻松了不少,剩下的就是自己升级了。当时他突然想起了星时罗盘的时候,虽然凭借着自己的意识虐这么十几个新手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一群新手如果是有了百里墨湘这么一个指挥和辅助,那么琉辉即使是有很强的意识和操作,也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所以他知道百里一定是放水了。

  “你的打法。”

  “啊?”

  “最土的那种打法。”

  “……”琉辉没话说,他从游戏体验服开始的时候,自己就是最早的一波玩家,正式服一开,自己就当着代打赚钱,两年下来可以说是没有玩不动的键位和角色。自己也成年了,所以也一直把游戏代打当成自己的职业,直到俱乐部正式建立起来他才主动扔了代打的工作,但是自己的打法当然是早就在最初自己在体验服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了,虽然也会有些小改变,但是大体的风格是不会有什么差别的。至于他现在手上的账号卡,那还真是说来话长了,不过可以简单理解为队长柠荼为他匹配到的账号卡。

  能有这样的敏锐的观察力和准确的分析能力,还有能够放水还不被人发现什么的意识,百里墨湘,也不愧是能被柠荼认可的人了。两年前让他去当个人民教师,还真是令人感觉有点屈才或者会不会误人子弟了。

  最后两个人就这样一边打怪,一边聊天,打到了十一点,这才是百里墨湘来了一句“你明天还要照顾琉月”,琉辉这才想起来:该睡觉了。他今天是太兴奋了,正如百里墨湘先前所说的那样。最后两个人道别下线以后,琉辉就卷起睡衣,洗澡去了。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计划,一个堵上几个人的性命和一个“世界”的计划。伴随着新世纪的科技发展,电子技术当然是越来越先进了,电子游戏当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云端光子屏已经推出了,正赶上了“梦境空间”网游的更新换代,很多玩家甚至幻想自己打游戏真的像这个游戏的名字一样,通五官的第一视角,不仅省去了很多人工作学习的时间,还能有一种体验不同人生的快感。

  而这一切似乎也并不是没有可能,梦幻俱乐部是游戏官方自己推出的第一个电竞俱乐部,要的就是激发玩家的电竞意识,提高游戏热度,将电子游戏变成一种竞技项目。

  但是这游戏的剧情策划,柠荼,正是这俱乐部里的队长。因为属于开发者之一,所以举办电竞联赛的事情,大家也都会对“内定冠军”这种可能抱有怀疑,所以柠荼就在游戏发布了一年之后又花了一年各种拼手速将这个网游的背景故事全部完结了,这才有了“梦幻”这个俱乐部。而从成员组合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俱乐部里基本上就是柠荼的亲友团啊。

  因此,“梦境空间”网游上线将近两年,联赛却还刚刚有个计划,俱乐部都还没几个,只是联赛时间初步确定了是在三周年的时候。

  很多人都怀着满腔热情加入俱乐部,或是自己开了新的俱乐部,在记者发布会上,不少记者都向这位官方内部人员发出了疑问:“梦境空间”游戏,在未来会不会与现代科技前沿接轨,使用神经系统模拟器来提升游戏质量?

  而那位内部人员也只是十分暧昧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便顺利地接到了下一个话题上了。至于这个答案,琉辉知道,柠荼也知道,星宫的所有人也都知道……

  “实验期”,而琉月就是那个试验品。这一点上,琉辉十分对不起他的妹妹,因为在这个项目研究的最初,就是需要真人去实验的,可是不会有人天生就喜欢被别人当做小白鼠的感觉。但是琉月不同,在两年以前,就已经是一个植物人了。

  琉辉关掉了水龙头,随手把还沾着水的头发向后一抓,起身擦擦身子就裹上了睡衣,最后又用毛巾擦擦湿漉漉的头发。将洗脸池前镜子上的水汽一抹,又擦干了脸,长舒一口气。

  他也曾经想过这件事做得对不对,但是一想到最初的愿望是救人,自己也就宽慰了自己许多。希望琉月醒来以后能够明白这些事情。

  他挂上毛巾,离开了漂浮着热气的浴室,爬上了床,平躺下来,尽力合上了眼睛。

  北京时间00:00,【青鸟】将所有的公会集体任务申请批准的章盖完后寄了出去,在眼前出现了一个蓝色光子屏显示着:

  系统提示:任务进度【100%】

  这才代表着青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她微微点头,眨眨有些困倦的眼睛,随后便关闭了自己的电脑,随后又抬起头来,眼中的蓝光越发强烈,口中用AI自带的点准女声普通话说道:

  “时间已归零,系统自动更新……”

  “更新完成,正在安排新一天的工作日程……”

  “日程表自动排版完成,开始工作……”

  随后蓝光一点点减弱,直到她恢复了最初的样子,然后继续打开了电脑,操作了起来。时间在夜晚的笼罩下逐渐流逝着。一切归于最初的平静,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第二天,琉月很早便起来了,因为今天开始公会的集体任务就已经开始了,要准备出任务的所有素材,食物和药品,必要的工具,琉月都将他们一点点装进了自己的空间元里。等到大家按照约定时间上线的时候,琉月已经准备好了,虽然令琉月有些想换一个更大空间元的想法,不过也并没什么可抱怨的。

  大家的时间也都是十分宝贵的,有些玩家都是要从百忙之中才能找出来一个所有人都能上线的时间的。琉月一点也不怀疑大家会有在自己的工作或学习上请假的。有些集体任务每天下午花两个小时都要一周才能做完的,其中的成员还有不少都是断断续续才能上线的。所以琉月也在心底里决定了要尽量快点推动剧情。

  琉月再次确认了自己的带上来通行令状,等来了全部的成员,清点好人数,就出发了……

  她依然对昨晚那个星时罗盘的事情有所顾虑,但是既然对方说了不要让其他人知道这样的要求,作为对方帮自己找回星时罗盘的报答,自己也应该遵守承诺,虽然并没有明明白白的承诺这种事。

  暗自在在口袋里摩挲着星时罗盘的表面,琉月手指不住的在消失铭文的地方停留着。接下来,也要努力地将这一道道的铭文消除掉才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