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梦境空间之星宫

二,先生

梦境空间之星宫 柠荼兔兔突突 13018 2019-09-30 20:00:00

  公会已经正式运转了几天,玩家们偶尔上线,各自适应着游戏世界中的身份和生活,闲下来也不忘和负责人琉月简单寒暄几句。

  琉月也同样在努力地投入工作,每日都需要整理好十二个人的日程表,还要在登记册上记录他们完成个人任务的汇总报告,以此来从首都换取属于他们的任务奖励。那记录册子,每天都会多出来几页,只是这个集体活动,除了第一次集合时小纸人有心拍下的一张cg,还真就没有再多的内容了。

  该安排集体任务了,琉月这样想着。

  秋意渐浓,几场雨过后天气比先前冷下来不少。这游戏世界的气温,对不同的玩家,也具有一定的影响的,比如冰系法师的伤害加强,水系法师的攻速降低,防具耐性降低等等。这倒是便宜了商业街的服装店和道具店,各种过冬衣物和防冻保暖装备的购买热度,真是一点点让这些店老板们暖心了。

  这一天琉月写完了【将进酒】在青丘溪客栈的新任务报告,交递给小纸人,由它们送往寄送信件的传送屋,然后看了一眼书房的座钟,正是上午十点,再低下头看了一眼今天每个人的日程:下午,空白。终于是有了机会,琉月赶紧用自己的移动终端给每个人发了“下午集合”的公会公告,时间和地点。终于是可以一起做个集体任务了。

  集体任务,其实不只限于公会内部,好友甚至陌生人都可以组队任务。集体任务的奖励和个人任务对比起来,那当然不是一个层面的,不说这经验如何如何,这公会联合出的集体任务固定送一个橙色五星素材的规定,就足够让每个玩家都重视这个集体任务了。

  虽然奖励分配有时并不是都令人满意,但是公会内部是不存在这种问题的,因为集体任务的物资属于公会,再由负责人按照数据匹配来分配。集体任务对公会的发展,当然是有这不容小觑的作用,虽然很多公会挑挑捡捡,但是也没见过哪个公会不接集体任务的,包括如今首都最大的话事人元首公会和地下城的黑暗公会,也会让专人来负责集体任务的相关事宜。

  再加上这游戏世界的任务菜单是流动的,有时候自己还在犹豫,一个刷新下去,任务就被别的人领走了。哪个公会不是要争着抢着地寻找那些集体任务的?星宫自然是也不能落下了。

  下午三点,正是周末的下午茶时间,也是这次,大家集合的时间。正当琉月独自坐在会议室里一张太妃椅上,看着世界地图上的各种任务,思考着该选择怎样的任务时,会议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琉月没有抬头,只是对着门外回应了一声。现在的她正在最后三个绝对不会被人抢走的任务上犹豫着。

  门被很轻地推开了,走进来的正是那天餐桌上捧场的【金钱至上】。看到琉月在工作,他轻轻地走近过来,尽量降低皮鞋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的声响,直到走上了地毯,他扫了一眼琉月身前的世界地图全息投影,看着最后圈着红圈的三个任务,冷不丁地问了一句:“在选集体任务?”

  琉月一下没反应过来是在对自己说话,迟疑了几秒,赶紧抬起头来对人礼貌地微笑了一下:“是的。”随后又看向了自己手头的工作。几天的来往下来,琉月也简单了解了大家的性格,熟悉以后自然是不必说什么客气话,这也是眼前这位【金钱至上】的特点。

  “是时候该做集体任务了,辛苦了。”

  “没什么,这是我的职责。”

  “嗯,对了。公会有专用飞船了吗?”

  “楚霸王联系了一个,我去看了一下,设备都不错,虽然成员都是新手,但是可以信任。船长叫【亚丽姗大】,有航海协会的执照。”

  “是她啊,也可以。”【金钱至上】站在椅子后面,手臂撑着椅子背,右手摸了自己的下巴,回忆什么一样,然后点点头,继续说道,“小四这个人缘倒是真不错。”

  “【楚霸王】的确挺自来熟的,要是战斗的时候也很可靠就好了。”琉月不自觉地说着,最后确认起还有没有合适的任务。从他的语气里可以听得出来,他对于【楚霸王】和【亚丽姗大】应该都是比较熟悉的,琉月还是礼貌地回避了对玩家现实信息的提问。

  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对方也意识到自己是来早了一刻钟,再低头看看认真工作的琉月,眼睛一时间失了焦距,思考起来。几天下来,大家都陆陆续续上了十五级,或高或低,但是也相差不多。自己在现实世界里本来是对这种游戏没什么兴趣的,但是自己还是来了,如今看着琉月的状态,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说话。总之都现在这个样子了,也不能找到这游戏世界的制作组,打个官司吧?反而不如……试一把?

  “我去泡壶茶,等下大家来了也好恢复状态。”他站直身子,深吸了一口气,习惯性地推了一下眼镜。

  “我让【彩星】去吧。”琉月这才抬起头来朝他看了一眼,至于她口中的彩星,是她给自己用自制星光符做的的小纸人取的名字,因为带了琉月的一点思绪,也就有了一点意识,琉月自然是把它们留着待机了。

  【金钱至上】摇摇头,认真地说:“这是我喜欢的事情,就不要和我争了。而且有些事情,还是自己动手有意义。”

  “那好吧,注意茶水温度,烫伤会影响角色状态的。”

  “啧,这游戏这么细致啊?”

  “当然啦。”说罢,琉月继续投入工作。

  【金钱至上】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那我先下去了。到了?”这门一开,正好是撞见了要敲门的楚霸王和另一位小朋友,【米娜】,公会里唯一的一个女性玩家。

  “二哥早啊。”【米娜】主动和【金钱至上】打了个招呼,那乖巧的模样,就像是领家妹妹一样。声音和这数据设定设定的小姑娘的脸搭配在一起,还真是个活泼可爱的萝莉形象。

  “已经下午了,老末。”【金钱至上】却是对这种可爱一点反应也没有,之前饭桌上的情商也是荡然无存,接着又问问【楚霸王】,“大家都到了吗?”

  “大哥那还要一点时间,剩下的都在路上了。哦,今天任务,掉了一个没见过的素材……”【楚霸王】说完,从自己的私人空间元里取出来一个果子,“不知道是什么,倒是长得挺像我们现实世界的百香果的。问问琉月?”

  “她正工作呢,你们还是等人都到了就开会吧。这东西我先拿走了。不要打扰她。”【金钱至上】特别嘱咐了一句,拿着果子就出去了。

  这【金钱至上】刚关了门,【楚霸王】马上就朝着琉月的方向黏了过来:“小月月,在干嘛呢?”琉月只好一边继续比对信息,一边礼貌地回答了一声“在工作”。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位玩家开始叫自己“小月月”,琉月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可是【楚霸王】像是没个消停继续是问东问西,时不时感叹一句,这“地球仪”真有意思。这一幕是让站在一旁的【米娜】真正地无话可说了,这示好也要适可而止一下吧?

  虽然琉月知道,【楚霸王】的热情是来源于他之前所说过的一个现实世界的朋友,但是这种扑面而来的热情,的确是让琉月有些招架不住了。最后还是【米娜】实在看不下去了,拉着【楚霸王】,非说要去一起到楼下等大家顺便给泡茶的“二哥”搭把手,才把这【楚霸王】给扯了出来。

  琉月又偷偷向这位可爱的女孩子投去感激的目光,然后继续安心的工作了。至于【楚霸王】感叹的那个地球仪,其实就是世界地图全息投影,是这个游戏世界的特色之一,只要是公会,都会有一个。首先是一目了然的世界地图,然后有云端光子屏的比例缩放和标记功能,最后是公会联合发布集体任务的接收终端,一体多用也是便捷,至于起源,当然又是那个万能的机械联城了。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没有迟到的人。七点一到,茶和人,全都齐了。【金钱至上】和【星期天】一起给大家分着茶水,不过不难看出,大家对这茶水是没什么兴趣的,放在一边就不再理会了。

  反而是琉月,对放在茶几上的茶水感知出了一点魔力,再加上对备茶的人应有的礼貌和辛苦工作之后的一定需要,接过茶水后就那样端在手中。

  待大家都落座后,那位忙前顾后的“二哥”也总算自己坐下了。琉月安放好全息投影仪,双手环握着刚刚放在茶几上的茶杯,长舒一口气,看着在座的各位,开始了会议。

  “今天召集大家来,是为了讨论我们公会的第一次集体任务。在会议之前,我已经为大家筛选了一些只有我们公会才能做的任务,收益和公会声望都不低,希望各位一起慎重考虑后,决定更加适合的任务吧。”琉月将之前挑选出来的任务从云端光子屏里拖了出来,投影仪上方立刻显示出了三个标记着红色圆圈的任务地点。

  为什么说是只有星宫才能做呢?不同公会因为一些种族和职业上的限制,一些任务的阻力很大。就比如你让一个全是猎手的公会去魔族领域做任务,只怕连地方还没到就得被当地的魔族当做黑猎圈起来,查清了祖宗八代才肯放人走,还会派人盯着。再比如,你让一个全是仙族人的公会去机械联城做任务,要是仙人掌花灵还好说,要是昙花去了,刚一到无尽沙漠就得生病了。

  而星宫最大的特点,人族魔族仙族血族,这世界的四大种族都有。职业更是不缺,虽然等级上是不高,但能做的任务当然是比同级的其他公会要多出不少。

  至于这三个任务:魔族榕树城城防任务、血族彼岸花采集任务、首都古城遗迹探索任务。倒是不偏不倚,都是十五级的任务,大多都有后备补给和支援,可以说是十分适合新手的集体任务了。

  就像刚才所说的,每个公会都会因为不同的限制而在任务上有所取舍,而星宫是刚好没有这个顾虑,任务地带偏远也被新找到的专用飞船解决了,但是琉月没办法最终决定的原因恰恰也是因为星宫的这一个称不上优势的优势。

  你说是魔族榕树城吧,这队里有【凯】这么一个猎手;说去血族领域吧,公会里有【无心者】这么一个血族倒是个助力,但是同样也有这么【海】和【凤求凰】两个血猎存在着;去古城遗迹呢,那里也早被机械联城这种绝对中立的势力给占领了,而星宫还就正好缺一个能称得上AI的人物。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原因很简单,因为都是新手,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区别,更不可能知道有什么可取舍的。琉月很清楚这一点,她想借此机会试探一下大家对于游戏的理解罢了。

  坐在旁边的【金钱至上】看着好像正端着茶杯喝茶,却是一口都未喝下去,水蒸气在他的单片眼镜上糊上了一层水蒸气,但是那只并没有镜片隔离的左眼,却没什么影响。他此刻正是静悄悄地看向将进酒的方向,像是等待他一样。

  电脑屏幕前的【将进酒】本人正是有些没意思的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鼠标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转着,注意力完全是没在会议里。他正在家里,开着游戏,耳机也就在脖子上一挂。电脑屏幕的荧光就打在这人的脸上,桌上正放着一个出门证,梦幻俱乐部内部成员,姓名:百里墨湘。

  这视角转着倒是不要紧,就是这么转着转着,就和游戏里【金钱至上】,撞了个四目相对,如果这眼镜后面的右眼因为水蒸气看不见,那也是一只眼盯着自己,让隔着屏幕看到这个眼神的百里墨湘很不舒服……

  “老秦,怎么了?”百里墨湘私信过去,敲了一串文字过去,然后又补了一句,“盯着我做什么?”

  “你不说点什么?”对面私信回复得快,也回复得一点不客气。

  “咱们秦二哥这么聪明,用得着我这个老三吗?去,在月儿姑娘跟前露一手。你不是一直很期待?”这边百里墨湘倒是回复得吃力。自己这思维快,但是手速反而是个硬伤,就这缺点在队伍里是没少被嫌弃,不少人甚至说着这主力的位置是坐不牢的,但是这百里倒是不甚在意。摆出一副前辈该有的宽容态度,用实力把有些人的话堵得严严实实,还经常为俱乐部的成员提出一些建设性的建议,新人也是相当受用。

  他说得不错,这【金钱至上】和他熟,熟得就差住在一起了。琉月呢?在他的眼里,或者说他们的眼里,说好听了,是一个“计划”;说难听了,就是个“临时替代品”。至于原因,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金钱至上对原有琉月的态度,他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的。他甚至敢拿“戒酒”作赌注,这位兄弟虽然不是职业电玩的,但是打游戏以前,绝对做了功课。

  正这么想着,耳机里传来人说话的声音,正是【金钱至上】。百里墨湘的耳机磨得耳朵疼,这才只是挂着,把声音开得很大。还好是在家里,这要是在俱乐部的训练室,又要被某个女队长数落一遍“闲得没事干”了。

  “这三个任务,对比起来,我认为可以选择去魔族榕树城。”【金钱至上】总算是发话了,眼镜上的水蒸气渐渐消去,颇有一股领导者发话的架势。可以看出他在星宫这个小团体里还算是很有话语权和威望的,就这么一句话,大家纷纷都将视角转向他,等他做出接下来的解释,他反而是静静地等着谁来接个下茬一样。

  终于,底下的年轻人总有那么一个按捺不住的,【凯】跟着来了一句:“Why?”还用了一句英文,琉月还没有匹配英文语音的数据,一下子不知道他这是说的什么了。

  “Wait me.”【金钱至上】放下茶杯起身去了琉月的方向,问道,“你手上的这个东西,方便借我一下吗?”

  本来他这么一出来,琉月还觉得他是否也有职业人士的判断,可是又说道“这个东西”,琉月也只能无奈,因为但凡是个混过公会玩家都会管这个叫“地图”,这很显然是没有混过公会了。不过出于礼貌,琉月还是愿意听一听他的见解,于是也没有多言,将手上的操作终端递了出去。

  【金钱至上】也就顺势往琉月脚边的地板上坐下来,然后就开始了自己的一番演讲:“我想大家最初的这种想法一定是古城遗迹,因为不会有敌对势力阻挠。不过我要提醒,公会刚刚运作,你们充公的资源有多少?机械联城是个以机关密道著称的大势力,再加上遗迹内部,会有迷宫吧。我们有攻略吗?能走得出去吗?”

  【金钱至上】这么一停顿就是等着有人来提出意见的,果不其然,【青空】忍不住插了一句:“药品吗?我还是能从巫师协会买到些便宜的。”【青空】,一个不是很起眼的辅助,从成员里称呼的一声“大哥”,也知道应该是年龄上的大哥,游戏上线时间是所有人中间最短的,有时候琉月也知道他是找了代打在帮他练级才能勉强跟上其他人的等级。就是这样一个大哥,在巫师协会也是混出了一个小诊所出来。

  巫师协会也是有要求的,是要学习生活技能才能混出名堂的,而这巫师协会的主修项目当然是医学药学生物学化学了。而【青空】自然是医药学上高出一头,才能混出一个诊所。这让琉月一定程度上的肯定,他在现实世界应该是个医生,至少也得是个学医的或者在医学上有一定造诣的,否则他怎么能在这个游戏里轻轻松松的,十五级就拿下了高级医师的特权开诊所的?

  他说的从巫师协买药,倒是真的能做到。至于为什么不自己做,因为巫师协会的经营用的是共有物资啊,拿去给自己个人或者公会随便花销,这首都的物资早就被这么多公会耗完了。不过即使能买到药品,一想到公会现在的内部流动资金,电脑前的青空也有点后悔自己说出了这句话。星宫的流动资金:327金币,86银币。这些钱在新手公会里是小资,但是想去巫师协会买多少药品,还真是让负责人琉月也有些肉疼。

  不过【金钱至上】也并没有从这方面来否定,而是反问道:“那耽误的时间呢?如果为了一个十五级的任务而耽误了我们升级的速度,不是有点得不偿失了吗?”

  【青空】不再多问,他点点头,随后一想到点头人家也看不见,便随即“哦”了一声,等着对方继续说。

  【金钱至上】在古城遗迹的地方画了一个红色的叉,随即有滑动云端操作着地图移动到血族领域上,放大几分后继续说道:“再看血族的采集任务,血族唯一能够采集野生素材的地方就是黑森林联邦,那里人员势力冗杂,一旦混进那里的乱世,想脱身就十分困难了。再加上这游戏是允许掠夺的,到时候我们怎么防备离那里最近的地下城里那一队黑暗公会呢?”

  听到这儿,【凯】忍不住探出头来说了一句:“打呗。”年轻人的思维果然就是too young too simply,这黑暗公会虽然名声不好,但是这样有着五年公会历史的官方公会,说打就打了?要是这么容易让一个全是十五级的小公会轻而易举的揍一顿,那这官方为了剧情需要而配备的东西也未免太低端了一些?和【凯】隔着一个人坐的【凤求凰】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倒是坐在他们中间的【米娜】踩了一下凯的脚。

  这个操作在游戏里还是做得出来的,也不会有什么攻击力,倒是会提醒一下受动的玩家,玩家本人当然是不会疼,但是这屏幕一显示“玩家【米娜】踩了你一脚”,凯就很是不淡定,视角朝【米娜】一转,正要说话,【金钱至上】就继续发话了。

  “那你认为,以你这种两秒不能瞄准的操作,还能应付得了等级压制装备压制吗?”

  “升级,氪金啊。”他本人倒是真不缺钱。

  “那还是十五级任务吗?”

  “呃……”

  没话说了,【凯】也没话说了,就算再一根筋的思维方式,这笔账也是算得清楚的。为了一个新手任务,氪金凑装备,再练个二十级,怎么算怎么亏啊。还真不如做点别的任务,一边做一边长经验凑装备,还能自己熟练一下操作。刚刚觉得对方说得有道理,安静下来的【凯】,突然是想起哪里不对。刚刚被嘲讽了?有吗?没有吗?他想狡辩两句,但是很快人家又继续说话了,自己也只好等会议结束了之后再说。

  在血族领域的位置画下红叉以后,【金钱至上】继续说道:“最后就是我比较支持的魔族了。”

  “我还猎手呢,我怎么去啊?”【凯】可算是找到机会说他的漏洞了。要知道这个魔族最见不得的就是猎手了。猎手也不是定义上的猎人,在游戏世界中,猎手协会可以和现实世界的雇佣兵画个等号。但是和巫师协会这种纯中立性质的组织不同,猎手协会是只有人族的,而且大多还是接赏金任务的自由猎手,所以只要一提到个人任务,猎手们第一个想到的地方,自然是物产丰富的魔族领域。即使是和平年代也是不乏这种政府所允许的开采任务,时间久了猎手们也就把搅乱魔族内部的资源配置当成了个理所当然,魔族已经向首都上报了这件事,可是元首公会即使是最大的话事人,这首都里面的政治,自然还是人族说了算。回答永远是“有待考虑”和“正在商议”。魔族当然是放弃挣扎了,可是自那以后,只要是带着猎手徽章的人族,一进入魔族领域就得是一通拘留搜身,最后还得有眼线盯着。

  【金钱至上】平淡地回复道:“你没拿到诚信徽章吗?”

  他这一句话让大家顿时明白了他的自信从何而来。诚信勋章,正是猎手协会特有的一个身份象征,专门用于区别普通猎手和金牌猎手的。因为这种自由佣兵的性质,猎手中当然是存在这种横行霸道的猎手,有买方护着,这猎手协会也没法拿人家怎么样,这种猎手被玩家们俗称“黑猎手”,但是一旦事情暴露,协会有权除名玩家,树立组织威信;但是金牌猎手不同,他们都是氪金或者凭借特殊任务获得诚信勋章的,倒并不是证明他的诚信,而是一种令咒,一旦发现该玩家有黑猎的企图,猎手协会也有权定位追踪,依法处置。虽然听起来没什么用,反而是多了一个限制,但是猎手资深玩家都知道,有了这东西,再去魔族领域那就是畅通无阻了,对自己和所属公会都是一个非常大的便利条件。

  【凯】转转眼珠想了一下,似乎是想起来,协会里是有这么一个东西,但是自己还真没接到可以拿到勋章的任务,于是耿直地说道:“还没有啊。”

  “那就氪金买。”而【凯】得到的是【金钱至上】这句完全没有任何思考就说出回应。【凯】也没生气,反正他不缺钱,他还一直想知道这勋章到底是有什么用,点点头“哦”了一声之后,嘴里里一遍一遍小声自言自语着:我要买勋章,我要做金猎手。接下来别人说了什么,是全然忘记了去听了,就连之前想要为自己被嘲讽的事发个牢骚也都忘在脑后了。坐在他附近的【米娜】有点烦了,转视角看了一眼【凤求凰】,发现【凤求凰】竟然是没有反应,再仔细一看,原来【凤求凰】把【凯】的语音给屏蔽了……

  【金钱至上】视角又重新转回来,继续做最后的结论:“魔族的人口是游戏世界最大的,占据了二分之一左右,如果可以得到魔族信任,星宫未来的活动范围和权限会很客观,大家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榕树城是弗朗特王国附近最新出现的小城镇,不会有历史积淀,没有机关暗道;更不会有黑暗公会盯上这种完全没得抢的小城镇;就算会遇见,按照魔族人的个性也绝不会拿自己的家园做牺牲。”

  “所以选择魔族榕树城的任务是最为合适的,风险和投资最低,而受益又与前两项基本相同。”琉月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接上他的话,不自觉地把应该做出的结论说了出来。

  【金钱至上】点点头,最后说道:“这只是一点个人意见,不知道是否有用。”这时候就连琉月也知道,这句话是他的一句谦辞,他其实对自己的这通演说满意极了。

  琉月点点头,虽然【金钱至上】一直背对着自己,但是一直可以从背后看见,投影的蓝色微光在他的侧颜上留下了一道剪影,轮廓逐渐与琉月脑海中一个人影重叠起来,可是却无法显示出真真切切的样子。现在的琉月,该做决定了,她恢复一下状态,眨眨眼,手掌在茶杯的边缘摩挲了几下,开口道:“如果没有什么问题,这次的集体任务,我们就选择去榕树城……啊!”

  话还没说完,琉月忽然尖叫了一声,随后握着茶杯的手一松,迅速地缩了回来,茶杯立刻是被甩出了手,摔在地上。坐在她面前的【金钱至上】也是一听到声音,手速一拼丢了个位移技能,再把视角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

  系统提示:NPC【琉月】,右手手心处出现烫伤。

  怎么回事?大家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怎么了。这茶水按照世界设定,应该是越放越凉啊,怎么还突然能搞出来个烫伤来了?

  【金钱至上】赶紧上前去询问琉月的伤势。电脑前的百里墨湘也是被耳机里的声音给拉回了思绪,刚刚他可是把游戏窗口放在一边,微信上正在回复一个队员的防具搭配选择,有他认可的老秦在,他放一万个心。可是耳机里突然来了尖叫声,他立马抬起头几个操作转过去才看见了系统提示。再转转视角从茶几上找了一杯茶。

  游戏里的【将进酒】将茶几上的茶杯一翻,只见茶水立刻倾泻在桌子上,然后迅速蒸腾消失了,是玩家所说的再沸腾现象,游戏世界里只有一个玩意儿有着延缓加热的魔咒:岩浆果。

  【将进酒】慢悠悠地移动到了琉月附近,对着【金钱至上】徐徐开口:“这茶里怎么还加了岩浆果?”

  “什么?”

  “啊?”在一边焦急地操作了半天才移动过来的【楚霸王】也疑惑了,这果子就是他带回来的。因为当时觉得果汁颜色漂亮,还判定可食用,他就吵吵嚷嚷地给加进了茶里,被【金钱至上】唠叨了不知道多久。岩浆果?那是什么?为什么游戏世界里未知物品都不标注个名称啊,喂?

  “小四,你加进去的?”【将进酒】听【楚霸王】这个语气,又转过来问了一句。

  “我……唉,是我加的。”

  “你学厨师初级技能了吗?”

  “没有。”

  “这果子是下菜做火锅底料用的,回锅复热专用。你加进茶里,幸亏我们这个时候没有人喝,不然都得有食道烧伤,全去医院了。”【将进酒】的语气还是这样不徐不疾平平淡淡的,仿佛只是在教育一个孩子,完全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

  【楚霸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生活技能的任务他一直没有碰,不然也不可能连这个常见的果实都没显示名字啊。他挠挠后脑勺不再说话,愧疚地转过视角去偷偷瞄了一眼琉月的伤,又开口道歉。琉月也没计较,新手玩家无视了生活技能学习的任务是很常见的事情,而且NPC烫伤也不影响什么,反正都是些虚无的数据罢了,琉月微笑着摇摇头,表示没关系。【楚霸王】这才撇撇嘴,看向其他地方。

  “有冰吗?”【金钱至上】没空计较是谁的责任,要是能让这个总是没头没脑的“霸王”改变他的风格,他们之前自然也不会受那些苦,现在的他,只想让琉月先好起来。

  主修元素系冰系魔法的【凤求凰】站了出来:“我修冰系,我来吧。”没什么多余的废话,蹲下身子,和坐在原位的琉月对视着,伸出手来对着琉月的手掌施展一个小小的降温魔法,确定琉月感觉好点了这才转身退回人群中去,连琉月道谢的机会都没给。

  游戏世界里,烫伤是可以利用冰敷来缓解疼痛的,但是伤口还在,会和现实世界一样带几天才会慢慢消去。今天的会议就这样结束了,大家每个人确认加入了榕树城的集体任务,就陆陆续续地问候了一下琉月,下线了。

  大家又去睡觉了,琉月这才回到自己的书房,她要给首都公会联合写报告信,申请去魔族弗朗特王国的榕树城的活动权限,还要上交名单,再送去传送屋去。只是刚刚拿起笔来,右手心里的烫伤就开始发痛了。

  这个游戏世界当年就是制作人按照现实世界应该有的情况设计的,就是这样细致,就是这样让人头疼。烫伤,擦伤,旧伤,心理作用,甚至连复活都得按规矩等上几天。

  琉月摇摇头,就算是疼,这报告也得交上去啊。明天就要开启任务了,哪怕是带着一群AI操作的玩家角色,也得要报告啊。她的指尖在羽毛笔上摩挲了两下,便打算开始写了。

  现实世界里,晚上将近八点,夜幕已经降临,同时也笼罩着这有些破旧的医院老住院部。住院部的一个病房里,趴在病床边上的少年迷迷糊糊地解开手机屏,忽然看见,病床上那正插着输液针管的右手,手指竟然抽搐了一下,立刻转移了注意力,打开灯,全神贯注地向那位病人的脸看去。那分明是和游戏世界里那位NPC琉月一模一样的脸……

  看了半天也没见病床上的人再动一下,少年摇摇头,打开了手机的一个APP:梦境空间。虽然这个游戏是个端游,但是手机客户端也可以挂机聊天修炼经验等等,唯独不能战斗。

  他刚刚一进入游戏,就看见了消息:好友,【将进酒】。

  “你那边有什么异样吗?”是文字消息。

  “能有什么异样,她要是醒了,我第一时间给你们所有人打电话。”看着那条信息,少年有些不悦,在那九宫格的键盘上敲了一串,然后就关闭对话框,挂机去了。趴在病床边上呆呆地看着病床上姑娘的脸。

  但是过了几秒,对方又来了消息,还连续响了好几下。他不快的重新打开对话框,对面的【将进酒】那手速还真是令人操心,字基本上是一小句一小句发过来的,过了将近半分钟才把整句话说完,连起来大概是:“辉琉月烫伤了如果我们成功她应该会有反应的”(空格是回车)

  看完这句话,少年一下又来了精神,赶紧问道:“哪只手?”

  “右。”【将进酒】只回复了一个字。但是足够让坐在病床边上的少年欣喜了,刚刚病床上的琉月,的确是右手动了。但是怎么还烫伤了呢?他不明白,又是一阵手速爆发了,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怎么烫伤的?谁干的?处理了没有?

  但是对面半天都没有回复,少年也失去了耐性。反正游戏里的琉月受伤并不会影响大局,反而很好地证明了,他们的计划成功了第一步。他又重新地看向病床上的那张脸,深吸了一口气,鼻腔里是一酸,眼睛也有些发痛,然后又眨眨眼平复了一下情绪,双手握住了刚刚病人颤抖的右手,额头贴在了人的手背上,几个深呼吸过后,喃喃道:“就快带你回家了,琉月。”

  而【将进酒】这一边是开了隐身状态,从星宫溜出来,想刷怪练级,路上还顺便给琉月那个不省心的哥哥发着消息,说完就去开怪了。正打着,就听见手机响了,手头操作继续,然后朝手机瞥了一眼,顿时一个没忍住,着急忙慌地推开了鼠标,左手也是在键盘上一拍,一下子按下去七个键位,然后赶紧挪了一下转椅接通了电话。

  游戏里【将进酒】也是一阵抽搐,定在了原地,被招惹的小怪见到破绽马上是冲了上去。

  “喂?”百里墨湘对着电话那头故作困意地喂了一声。

  “睡着了吗?”电话那头是一名女子的声音问道。

  “我要是说睡着了,你信吗?”百里打趣儿一般回复了一句。

  “……”沉默。

  “什么事儿?”百里深吸一口气,问道。

  “你们做集体任务了吗?”

  “刚接。”

  “进程还算快,我接到NPC的报告了。不过你们注意些。”

  “嗯?”

  “榕树城最近出了些状况,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叫我去演戏。”

  “噗,你把地下城管好了就成了。”

  “切,当时还不知道是谁让我开了个黑暗公会。”

  “是啊,是谁竟然让咱们堂堂梦幻俱乐部战队的主力刺客兼队长柠荼大小姐开了黑暗公会啊?太黑心了,人家还是个少女呢。不过话说回来,我们队长还真听话,你说这人……是不是她老公啊?”

  “滚!”电话那头的女孩听着他唠叨半天,最后还是卖了个贫嘴,一声怒吼之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百里墨湘瞅瞅手机,意料之内一般,淡淡一笑,转回原来的位置,放下手机,打算继续打怪去了,再一看自己的血量,一半的血条都被眼前这几只红眼野猪啃没了。无奈摇头,一个操作,退开些距离,【醉仙觞】瞬间满上,治疗技能对自己一放,上前继续刷怪去了。

  游戏世界里,公会联合的负责人【青鸟】,正在核实星宫发来的报告。却忍不住皱了皱眉,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独有的字迹,而星宫作为首都内部高层关注的焦点,她自然也是关注了一段时间,但是很奇怪,这字迹不是琉月的。她的宿主这才给星宫内部的人打了个电话,以免有人冒用了星宫的名字。最后宿主来了消息,她才放心的在报告上盖上了印章。

  时间再倒回到琉月书写报告的时候,她的羽毛笔还是有些发颤,【彩星】已经把会议室的地板重新收拾了。但是却不能代替他写字,此刻她的字迹歪歪扭扭的,还不住有些笔误。正当这时,书房外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琉月抬起头看向门口。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金钱至上】,见琉月朝着这边看,自然是没有顾忌,走过来问道:“在写什么?”

  “申请报告。”琉月对于【金钱至上】的这种长辈一般的语气,已经习惯了,将拿着羽毛笔的受轻轻挪开,露出纸上的字迹。

  看着纸上的字迹,电脑屏幕前的“金钱至上”微微皱眉,叹了口气:“需不需要我帮你。”句号,语气真的是句号,完全是没想给琉月拒绝的机会。

  “嗯……”不过琉月也真的没办法拒绝,因为这份报告,在天亮之前要交出去,否则过了晚上九点,信件只能到明天审理,任务就只能后天开。她最终点点头,“那我来念,麻烦您……”

  “好。”【金钱至上】对于眼前的琉月接受了自己的帮助感到松了一口气,随后从自己的私人空间元中取出了一支金色的钢笔,一个意念系魔法换了一张新的纸,将钢笔移动到了纸张上空。

  琉月很自觉地将手挪开,随后【金钱至上】说了一句:“你念吧。”

  “公会联合:我们是首都在籍公会,星宫。将于明天……”

  就这样,在【金钱至上】扎实的意念系基础下,这份报告没用多久就写完了,【彩星】将信件送到了花园的传送屋里,将信件寄出了。琉月再看看书房的座钟,北京时间20:15。

  “谢谢你。”琉月感激地看了一眼【金钱至上】,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将桌上躺着的钢笔拾起来,递给对方。

  金钱至上摇摇头,收回了钢笔,回应着:“没什么,以后遇到麻烦,尽管来找我吧。”

  在这一刻,琉月之前在会议室的感觉又一次若隐若现,好像这一幕似曾相识,却又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自己难道以前见过他?

  其实在游戏世界中,即使玩家不操作,这个游戏角色也会存在的,只是玩家不会有这一段记忆。所以很多玩家在打游戏之前忽略了观看以前的回忆录像,因此错过许多缘分和人际关系,是一件非常错误的做法。琉月呆呆地看着【金钱至上】的马上就要走出书房的背影,在自己的数据库中疯狂的搜索着,也许不同名,但是长相不会错了……

  “先生?”琉月试探性地叫出口。

  听到这声称呼的【金钱至上】操作一顿,门就没打开,他重新把视角转回琉月的方向,问道:“你……是琉月?”

  “当然是我……嗯,我是想知道,你以前是不是认识我?”琉月依旧是试探性地问着,因为这些记忆数据十分零散,没有玩家的真实姓名,无法搜索查询,因此只能一个一个对比外貌,这才勉强找到了这么一个匹配的文件,可是依然是没写真名。

  玩家的数据,是玩家实名制时录入自己的真实相貌,再经过一些数据加工才出来的模样,所以游戏里的角色和现实的角色外貌基本一致。当然了,数据处理时会帮你处理了你的痘痘伤疤和胎记,要是想留着点特色也可以自定义保留。这才有了这种看脸的设定。

  “嗯。”没有否定,【金钱至上】迟疑了很久,才就这样嗯了一声。

  这令琉月有些尴尬,但是还是有些暗喜,继续问道:“那,我以后就一直叫你先生了?”

  “虽然我想说,年龄上,叫哥哥会更好,但是随你开心。”电脑屏幕前的【金钱至上】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让小白在厨房留了冰,你手上如果上疼的话,记得去取。我先下线了,晚安。”小白说的就是那位冰系玩家了。

  “等一下,至少告诉我真名……”

  “嗯,我姓秦。剩下的,就真的要等你自己找了。晚安。”

  【金钱至上】回答道,他说的没错,回忆必须要自己找到,否则自己主观的记忆会对琉月的人格有所覆盖。而琉月呢,对于网游玩家的隐私意识感到理解,点点头回复了一声“晚安”,就看着对方离开了书房。

  琉月自己在自己的座位上发了一会儿呆,因为她正在整理有关这位秦先生的那点残缺不整的记忆数据,只有这么一点了……

  而现实世界的琉月呢,她就是在这时候,手指才动了一下的。这让日日夜夜守在他身边的哥哥琉辉兴奋了许久,虽然这是在意料之内的事情。

  【金钱至上】关了游戏界面,退出了游戏卡,将书桌上的文件夹一合,其中的一张纸在夹缝边缘处露出一脚。上面露出了前些天刚刚去法学院讲座的年轻律师的名字,秦空。

  秦空将键盘推回抽屉里,端起放在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瓷杯的温度顺着指尖传来,一想到游戏里琉月的烫伤,自己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可是自己无能为力,他律法倒是精通,但又不是学电子编程的,更改变不了现实世界里烫伤就会疼的设定。

  最后想了半天,秦空摇摇头,起身将茶杯放下,将电脑旁边的眼睛戴上,又翻开了文件夹,满满的一本用正楷字体打印出来的梦境空间世界观,然后打开了网页和某度,输入了“梦境空间游戏攻略,如何快速消除烫伤”,回车……

  看来百里墨湘是没有戒酒的必要了……

  而游戏世界呢,琉月洗完澡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正准备休息,却忽然感应到了一股魔力的波动,寻寻觅觅,最后竟然找到了放在床头柜的怀表。

  琉月在床边坐下,拾起了怀表,发现表盘上那些露在边缘外的数字位,其中一个数字位周围的三条封印铭文之中,有一条变得若隐若现,仿佛马上要消失了,从那道即将消失的铭文中,不断有空间系魔力泄露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