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十一章 桃花深处1

飞舞情缘 怪阿嚟 2249 2019-09-07 17:31:47

  “影,你终于回来了,事情都还顺利吧!”正在批阅奏折的余承天头也不抬的问道。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有没有吃的?我都快饿死了。”

  “在内室,我批完这两份奏折再听你细讲。”悬在心口的大石终于落了地,余承天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怎么这么快就看完了?”刚刚吃完鸡腿儿的南宫影正在用手帕擦嘴。

  “你不也挺快的?半盏茶的时间不到你就吃了四个鸡腿!”

  “没办法嘛!谁叫御膳房做出来的炸鸡腿儿那么好吃,整个京城都找不到能出其右的。”

  “可你也用不着为了吃这个鸡腿专门饿了一天才回来啊!就好像我这个皇上多刻薄一样!”负责运送梓宫的钦差昨日就已经回朝复职了,而秘密跟随的南宫影却迟迟不见踪影,若不是知道这小子嘴馋,爱出去搜罗美食,他还真以为这小子出了什么事呢!

  “嘿嘿!”南宫影干笑两声,马上转移话题,“我不在的这两个月,朝中还好吧!”

  “也算太平,前段时间还蠢蠢欲动的那些个大臣如今也都尽快的为自己找到了后路。”自从余承天答应了为母亲守孝两年之后,那些想要把女儿送进宫的大臣也都安静了下来,毕竟两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到时候自己这个皇位保不保的住还说不定,那些个见风使舵唯利是图的家伙自然不肯将自己的女儿送给这样的傀儡皇帝,他们宁愿和那些权臣结成姻亲,那样反倒安全一些。

  “这不正合你的心意?自从宁王的人提议将姑姑和先皇合葬,你就处处示弱,不就是想要打消那些人的念想?如今他们用行动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你也正好看清楚了他们的嘴脸,免得刚打跑了豺狼就又入虎口。”尤其是姓林的那家人,想要把孙女送入宫中,继续为非作歹,他们还是别做梦了!

  “看你说的,我岂是那任人宰割的羔羊?”父亲的例子告诉他做人不可以妇人之仁,当年若不是父亲一念之差,母亲也不会枉死,还有就是即便真的到了大婚的时候,他也不会让那些外戚独揽大权。“我绝对不会重蹈覆辙。”余承天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也正是这丝戾气让他能一忍再忍,精心策划步步为营,只为了能将林家一举拿下,并让他们永无翻身的可能!“好了,跟我讲讲这一路上的见闻吧!”

  “嗯,事情果然不出爷爷所料,林宛瑜那老毒妇真的命人从中作梗……

  当年南宫环虽然只是妃位,可她毕竟也是文昌帝最为疼爱的女子,她仙逝以后,文昌帝不顾众位权臣的反对,一切都要以大葬皇后的规格来风光厚葬南宫环,当时还是皇后的林宛瑜则以死相谏,坚决反对皇帝的做法,最终文昌帝做出妥协,答应不将南宫环葬入帝陵,只是和其他妃嫔一样在京城中寻一处墓地以大葬皇后的规格为其建造一座地宫。当年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使得文昌帝从心里彻底的疏远了那位陪伴了他多年的皇后。

  这也是为何宁王的人会提出将皇太后移送到帝陵的原因了,因为这一提议无疑是在掌林宛瑜的脸,摆明了和林家过不去。而宁王又以两年的孝期为交换条件,逼得小皇帝不能早日亲政。朝中那些个不相干的大臣只会觉得小皇帝无能,而作为被针对的当事人林家则一改以往死硬的态度,不但对移棺之事表示赞同,还找人亲自护送梓宫,这样一来若是梓宫在运送途中发生任何意外,他们林家可就脱不了干系。所以即便真的发生了什么,别人也不会怀疑到林家人身上。

  然而南宫城还是担心林宛瑜会从中作梗,为了以防万一他连夜进宫秘谏余承天,让他早作部署,提议由南宫影率领幻影宫弟子们亲自出马,即便真的有人要从中作梗,有了幻影宫的出马绝对能保证太后梓宫无虞,又可以避免打草惊蛇,让林凯文那老狐狸察觉到什么。

  这两个月来,南宫影乔装成为一名普通的士兵混入护送队伍当中,而他的那些弟子们则暗中随行保护。

  当运送梓宫的队伍刚刚走出京城不久,就遇到一大伙“山贼”他们扬言要将陪葬品洗劫一空,不过在他们还未来的及出手的时候便一个个瘫倒在地,这让在场的士兵们感到无比诧异,而南宫影就趁机造势说是护国太后娘娘在天显灵保佑他们这些领命护送之人。

  那些士兵当中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是林家派来和山贼里应外合的,绝大多数也只是刚入伍的新兵,听了南宫影这么一喊,一个个也都认为是太后娘娘显灵了,纷纷跪在地上向娘娘磕头以求保佑。林家的人也因此暴露了出来。

  过了没几日,那些林家派来的人就被南宫影设计留在了途中的一所寺庙当中,其余的一行人继续往帝陵前去。

  除去了林家的内应之后,这一路上也算是太平,也只有在快到帝陵的时候,暗中遭了埋伏,虽然护送的队伍伤亡惨重,但也算是幸不辱命,将太后娘娘的梓宫安全的送到了帝陵。

  待到护送队伍返京之时,南宫影命幻影宫的左右两大护法守在帝陵边日夜监视,看是否有人不死心继续搞破坏。果不其然,在太后和先皇合葬两天之后,帝陵附近就先后出现了三波“盗墓贼”,而守在帝陵的左右护法甚至都没有露面就让那些“盗墓贼”永远的成为了先皇的陪葬者。

  南宫影涛涛不绝的讲述着抵达帝陵前的那一战,讲述着他是如何英勇的与敌人厮杀,又是如何神奇的将转败为胜。最后他讲到在帝陵里他第一次看到那个只在画像中才见过的姑姑是如何的惊为天人,让他忍不住在帝陵里多呆了一会儿和姑姑唠起家常,还差点就因此被困在帝陵之中。

  余承天听着南宫影的描述,心中有些遗憾也有些无奈,如果是由自己亲自护送梓宫该多好啊,这样也能见一见那个未曾蒙面的娘亲,影说虽然母后已经离世多年,但她的遗容依然完好,她和父皇躺在那里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如果换做是自己也会跟影一样舍不得离开,向娘亲说说心里话吧。但他毕竟是一国之君,有太多太多的规矩束缚着他,有太多太多双眼睛紧盯着他,他不能轻易的离开京城,他也不能让别人看出他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可是,如果他不是一国之君,如果他只是个闲散的皇子,他又怎能将母后和父皇合葬呢?他又怎么有力量与林家抗衡为母后报仇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