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十章隔墙有耳2

飞舞情缘 怪阿嚟 2166 2019-09-06 11:57:31

  翌日,刚上早朝就有大臣向皇帝上书,说是要为皇帝操办选后大事,而这个上书之人就是林凯文的得意门生,已经被调到礼部的杨御史杨怀恩,如今应该称呼为杨尚书才对。

  老狐狸林凯文在听完杨尚书的奏章之后,心里泛起了嘀咕,自己想要把采清送入宫中这个计划还只是在策划当中,自己也只是跟自己的女儿提起过,昨日才含含糊糊的把自己的意思告诉给孙女听,对外还来不及吩咐安排,可今日一早这杨怀恩就上书奏请皇上选后,难道他对自己早有二心不成?可刚才他上书过程中时不时的就看向自己,那表情分明就是在向自己邀功,他应该不会背叛自己才对,可这件事也太不寻常了。不过这样也好,早日把采清送入宫中便能早日控制住这小皇帝。

  “皇上,臣以为此事万万不可!”杨尚书刚刚说完,就立刻有人反对,而这个人就是坐在余承天左边的摄政王宁王。

  “哦?皇叔此话怎讲?”明知宁王会反对,余承天还是摆出一副意外的表情。

  “皇上,咱们澜月国一向讲究以孝为先,如今先皇驾崩还不足三年,而皇上也尚未到束发的年纪,按照习俗,皇上又怎能在此时谈婚论嫁?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也亏你杨尚书想的出来!你这样做岂不是陷皇上于不孝?来人,将杨怀恩拖出去砍了”宁王此番话说的铿锵有力,那杨尚书早就吓得跪在地上求饶。

  “皇叔,这杨尚书最初的目的也是出于为朕着想。就算有错,也罪不至死。”

  “是啊,皇上,微臣身为礼部尚书,自然要为皇上的终身大事考虑,微臣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绝对没有摄政王说的那个意思啊,皇上。”被人拖起来的杨尚书垂死挣扎着。

  “回皇上,臣也觉得摄政王此话有礼,您乃一国之君,自当成为天下百姓的楷模,若是皇上执意要在此时选妃立后,那岂不成了天下人的笑柄?这老百姓又当如何尊您敬您?”身为九门提督的陆展鹏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嗯,皇叔和陆爱卿说的有理,朕自是不能成为那天下人耻笑的昏君,这选后一事还是暂且搁置为好,传朕旨意,在三年孝期未满之时,文武百官以及后宫众人都不得再提及选后一事,若是有谁再向朕上书立后,那就是陷朕于不孝,朕也绝不姑息!至于杨尚书,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罚他官降原职和半年俸禄,皇叔意下如何?”余承天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听上去底气十足,可两只眼睛却时不时的看向摄政王,那眼神中明显的惧意让臣子们以为小皇帝是绝不敢忤逆摄政王的。

  “罢了罢了,既然皇上都为他求情了就都按照皇上的意思办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林凯文虽然心中气恼,他圆满的计划被宁王的三言两语给打乱了,这让他怎能不恨?却也不能在此时发作,只好领头下跪高呼万岁。

  随着文武百官的叩拜,这选后风波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可余承天知道这也只是暂时的,如果不是自己先发制人,恐怕受牵制的始终是自己。宁王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为了反对林家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该选后了。不过这样也好,让天下人都看看,这摄政王为了牢牢掌握自己手中的权力,根本不想让皇帝立后亲政。如果有一天真的到了针锋相对的时候,那自己也有理由可以向宁王发难了!

  “哼!杨御史,你怎么还有脸来我府上?”林凯文看到眼前的人就一肚子的火,这家伙也不知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竟然敢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擅作主张!

  “大人,今日这是的确不能全怪微臣啊!昨日微臣听到有人议论说庄家要将幺女送入宫中,微臣一想若那庄世伦奸计得逞,势必会影响到大人您的地位,所以才连夜写好奏章,为了能赢得先机,才那么着急向小皇帝上书,微臣还特意准备了第二份奏折,就是要保举采清小姐为后,可没曾想,这第一份奏折刚说完,宁王就开始反对。”杨御史此时一身的冷汗。想今日之事成功之后便可向林凯文邀功,可没成想自己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自己的小命差点没有,都怪那宁王可恶,还有那小皇帝也太懦弱,仅仅因为宁王的三言两语就将自己的奏章全盘否定,活该他一辈子只能做个傀儡皇帝。

  听了杨怀恩的辩解,林凯文若有所思,如果杨尚书所言非虚,他只是因为关于庄家的传闻才上奏,那么自己的计划他肯定还未知晓,不过这事也太为凑巧,宁王和庄家的关系虽因为立储一事有些僵硬,可是这两年也缓和了不少,如果真的是庄家要送女子进宫,宁王不该断然拒绝,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个圈套?

  “嗯,听你这么一说,老夫也觉得这宁王是有备而来,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他和庄家演的一场戏?看来老夫这府上一定有他们的眼线。”林凯文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就算自己的计划不能落实,可离三年孝期已经不远,宁王这么着急的拒绝,也不过是拖上几个月而已,但是他的眼线就此暴露,如此说来自己也不算太亏。

  “大人请放心,这离三年孝期也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只要一等到孝期已满,微臣定会上书皇上举荐采清小姐的。”杨御史即使愚笨也看得出来自己举荐林采清这步棋是走对了,这正合了林凯文的心意。

  可是事情远没有林凯文想的那么简单,选后风波刚过去不久,就有人上书追封南宫环为护国皇太后,甚至还有人提议将护国皇太后和先皇合葬,而宁王一党也借此机会要皇上再为皇太后守孝两年。余承天那小子自然愿意看到自己的父亲母亲合葬在一起,哪怕要再等两年才能亲政。到了此时,林凯文才明白,自己是高看了余承天那小子,他哪里是宁王的对手,宁王只是给了他那么一点点甜头,他就只能任人摆布。只不过可恨的是自己的计划又要落空了,几个月好等,要真的再过两年,采清已经十九岁了,早已过了嫁人的年纪,她连参加选秀的资格都没有了,宁王一党又怎么会让采清当皇后呢?看来他又要另行筹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