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九章隔墙有耳1

飞舞情缘 怪阿嚟 3151 2019-09-05 12:59:09

  已经到戌时了,皇上却还未有用膳的意思,在上书房伺候的宫女太监此刻也都担心着皇上的龙体,毕竟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那么早就起来处理国事,这一天忙忙碌碌到现在都未能休息,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啊!万一要是在自己当值的时候龙体欠安,那自己的小命可就不保了!可是这位小皇帝的性子大伙儿也都是知道的,谁都不敢提醒皇上用膳,万一打扰了他,惹得龙颜不悦,那自己会死的更快。之前小桂子当值的时候就因为私自踏入上书房被杖毙了,也不是说皇上多么残暴,只是自从皇上登基以来宫中立了很多新规矩,尤其是这上书房,更是制度森严,任何人不经通传不得入内。

  坐在书房里的余承天也晓得外面那些个奴才们的心思,他并不是个苛责的人,以前做皇子时他就是众多皇子中最好伺候的一位,只是当了皇上之后有些规矩不得不立,他可不想重蹈太子的覆辙,他羽翼尚未丰满,还不能将自己过早的暴露在政敌面前。而且今晚还有人要见,他不能那么早就休息。

  “小魏子,传膳吧,还有,让那些在外面伺候着的宫女太监也都散了吧,朕吃完晚膳,想一个人静静,谁也不必跟着了。”

  “喳!”

  传膳的太监走了之后,偌大的书房也只剩下余承天一人,看着桌子上的奏折,他心中还是比较满意的。已经登基两年了,在朝堂之上仍然还是处处受到林家和宁王的掣肘,可是如今的形式比之前不知好了多少倍,那些急于投诚的官员如今还需再观望一番。想要留在他身边,就必须要忠君不二,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他可不允许自己的人摇摆不定。

  吃完晚膳不久,就听到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余承天知道今晚要等的那个人已经来了,熄灭了外室的灯,引着那人进了内室。

  “微臣参见皇上。”刚刚从外面赶回来的南宫影向余承天行礼。

  “诶,你我兄弟二人怎么还讲究这些个虚礼?”余承天拉起半跪在地上的南宫影,这些年来南宫影对自己忠心耿耿,为自己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他从未将南宫影当做外人,而是把他当做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

  自从五年前那件事发生之后,南宫影就开始了自己“不见天日”的生活,不过这一切也都是他心甘情愿的,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他这个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又怎么会成为当今皇上的影卫?过着影子一般的生活?

  “那件事有眉目了么?”五年过去了,余承天却从未放弃过,至少在他心中他始终认为他能找到他曾经失去的至宝,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他这个一国之君也显得无能为力。

  “我劝你还是死了心吧,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就算是让你找到又如何?”南宫影不忍心再打击这位主子兼好友,所以劝他放弃。

  “其实从你刚才行礼我就知道这次又是空欢喜一场,每次你带着不好的消息回来的时候总会毕恭毕敬的向我行礼,而若是带了好消息过来,你就会迫不及待的告诉我你的所见所闻。”是的,南宫影说得对,就算找到那个人又如何?以如今的局势,能不能护她周全都很难说,找到她让她成为自己的软肋?自己又怎么忍心将她拖入这充斥着阴谋诡计的宫中来?更何况这么多年来都杳无音讯,他怎么不知道找到她的机会渺茫,只是都已经坚持了这么久,找到她成为了自己心中的执念,他不愿放弃罢了,他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没有给好友任何的回答。

  “不过这次我出宫还是有些收获的。”南宫影见余承天不再纠缠于那个令他苦恼的话题,也不管好友眼中那明显的失望,自顾自的从食盘里拿出一只鸡腿放到鼻前。“嗯,这御厨的手艺就是好,一个普普通通的鸡腿都能做的这么香!”为了完成任务,他可是日夜奔波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此时早已饿坏了,饶是自己多年的练武之躯,也败给了这香气宜人的鸡腿。

  “哦?你又偷听到了什么?”余承天一把抢过好友手中的鸡腿,自己先咬了一口。这饭还是有人陪着吃比较香,刚刚只喝了一些白米粥,幸好命人留下这一盘子鸡腿给影留着,不然此刻自己也不会有这样的雅兴跟影抢东西吃。

  “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跟属下抢鸡腿吃!”南宫影跟随余承天这么多年,说话相对比较随意。

  “那你呢?堂堂国舅爷长公子却趴墙根儿听人家说是非?”

  “我那还不都是为了你!”南宫影拿起另一只鸡腿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大口。

  “快说你都听到些什么了吧!”

  “看把你给急的!告诉你也无妨,今天我回城的时候恰好经过林府,我竟然听到林凯文那只老狐狸和他孙女儿的对话,他竟然劝自己的孙女儿嫁给你!”自从得知林宛瑜害死了自己的姑姑,南宫影对林家也是深痛恶觉,再加上林凯文在朝堂上拉帮结派,目无法纪扰乱超纲,南宫影对林家更是想要处之而后快,每次一有机会南宫影总会在暗中光顾一下林府,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噗!”刚吃进口中的鸡腿儿肉此时已经全都跑到了南宫影的脸上去,看到好友此刻那狼狈的样子,余承天大笑起来。

  “咦,恶心死了。都是你,还好意思笑!”南宫影拿起桌上的手帕擦掉脸上的肉丝。

  “你应该去怪林凯文那老狐狸,若不是他敢把脑筋打到朕头上来,我又怎么会喷你一脸鸡腿儿肉呢?”余承天又笑了起来。

  自从皇上登基以后,南宫影就鲜少看到这位好友脸上挂上笑容,如今看到余承天那开心的笑容,南宫影觉得就算让自己脸上挂满鸡腿肉都行。

  “那你准备如何应对呢?”也多亏了这次寻人未果,不然他也不会为了弥补什么特意在劳累了几天之后还偷偷潜入林府看林凯文有什么诡计,没想到碰巧让他偷听到林凯文和林采清的对话,更没想到的是林凯文那个老家伙居然如此厚颜无耻。

  “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要让我娶林家的孙女,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我那么痛恨林家,又怎么能容忍和林家的人同床共枕呢?若不是现在时机未到,我一定将林家一举拿下斩草除根!”余承天的眼中充满怒火,这几年为了父皇的江山社稷,为了普天下的老百姓,他已经隐忍了许久,在外人面前他总是装作一副懦弱无能的模样,也只有在南宫影的面前他才会毫无顾忌的暴露自己真实的情感情绪。

  “我倒觉得目前是个好机会。”

  “此话怎讲?”南宫影不仅是自己的好友兄弟,在某些时候还充当了自己的军师。

  “将计就计!将林凯文要将孙女送进宫中的消息传出去,尤其是宁王那边,看看宁王如何打算。”

  “嗯,对,宁王肯定会想尽办法阻止林凯文的诡计,到时候我只需按兵不动,就可以成功激化他们之间的矛盾,只是若我答应了林家,宁王会不会对我起疑心?而若我不答应,又怎么引他们入局?”

  “的确,林凯文那老狐狸足智多谋,想要瞒过他的确不容易,而且宁王也不容易糊弄过去。”

  自从宁王当上摄政王之后刻意疏远自己,余承天就对宁王起了疑心,并不是因为他生性多疑,而是宁王当初并没有将喜儿交给父皇这件事的确让他有些想不通,如果父皇知道是林宛瑜那贱人害死了自己的母妃,父皇又怎会无动于衷?又怎会放过林氏一族?此其一。宁王做了摄政王之后,不仅对林家处处打压,就连他这个皇帝想要做些什么,宁王也经常横插一杠,由此可见,宁王当日所举也并非他说的那么单纯!只是现在他还没想明白宁王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如果他知道了,或许也不会如此处处提防宁王一党。

  “有了,如今有不少官员将自己女儿的画像传入宫中,我们就借题发挥一下,这样不仅能先林凯文一步把消息透露给宁王,而且还能借宁王之势堵住那悠悠众口。”宫中那些个小太监虽然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把那些画像呈现在自己眼前,却也有些胆大的想方设法让自己在‘无意’当中欣赏到某人的画像,当初也只不过是想看看各大家族势力背后有多少人是忠心护主,又有哪些人是可以化为己用的,自己也并没有打算要娶哪家的小姐,毕竟林凯文的例子就摆在眼前,他可不想像父皇一样,被这些个权臣左右。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这就去准备。”不愧是南宫家唯一子嗣,南宫影的聪明才智一点儿也不输余承天,而且两人相处多年,对方只需说一点点,他就可以知道余承天心中整盘的布局。

  又是一阵清风吹过,书房里只剩下余承天一人,若不是有一根鸡腿骨残留在桌子的另一边,余承天还真怀疑南宫影是否来过。看来这两年南宫影的轻功进步了不少,而自己却疏于练习,整日为了国事而忙碌,不知道自己的功力有没有减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