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八章故技重施2

飞舞情缘 怪阿嚟 2136 2019-09-04 16:35:01

  听了林凯文软硬兼施的话语,林宛瑜此时也已经冷静下来。

  “余承天这小子看似柔弱无主见,可在朝中大事之上,他从不含糊,刚刚登上皇位的他虽无实权在手,却将宁王封为摄政王,以此来牵制我们这些外戚,但他却没让宁王一人为大,这两年来他对这些个权贵家族加官进爵,宫外的人只晓得他是听了某位太妃娘娘的举荐,或者是迫于某位外戚的权势,可是只要看看他所褒奖的那些人,你就会明白,这小子的心计绝不在你我之下!”看到女儿有些不解的眼神,林凯文只好解释的更为细微一些,“对于那些名门望族的嫡系传人他赏赐的多为金银珠宝或是千亩良田,而特批入朝为官的则尽是些庶出子孙,那些大臣表面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在不知不觉中家族里的凝聚力已然被瓦解,有哪个庶出子孙宁愿一辈子只靠着嫡系的庇佑而活?让那些嫡出的子孙永永远远骑在他们头上耀武扬威?他们也想出人头地,为家族增光,有了皇上的提拔,他们怎能不效忠皇上?而那些嫡系子孙终日沉浸在物质的享受之中,哪里还有斗志去争权夺势?皇上不仅在最短的时间内培养出自己的势力,还悄无声息的将权利集中到自己手中!”说到这里林凯文停了下来,如果自己解释的这么清楚,女儿都不能明白的话,那自己的女儿不仅是傻简直就是愚不可及!

  听了父亲的分析,林宛瑜也倍感吃惊,前些日子当她听说庄太妃本家的一位子弟被皇上破格提拔之后,她也如同外人一般以为是余承天那小子经不住庄家的软磨硬泡,才不得已提拔了庄家本家的一位弟子,也算是对庄太妃一个交代,可如今听父亲这般说来,再回想一下余承天这两年来的所作所为,余承天这小子还真是不简单,真不愧是南宫环那个贱人的儿子,一样的满腹诡计,差点连她都被骗了,“幸好爹爹英明,没被那小子给骗了,不然的话我们林家迟早也会被他算计。”

  看到女儿真的想通了,林凯文也就放心了,“可是皇上对于这些个显贵家族仍是心有余悸,在宁王大肆举荐科考人才的时候,皇上也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心腹,他所任命的那些官员虽然官职低微,却每个都有实权在手,尤其是我听说他命人暗中拉拢淮南王,想要从淮南王的手中夺回兵权!有这样的一个皇上在,恐怕我们林家衰败也是迟早的事!”

  林宛瑜想起自己的那张王牌,曾经想要夺权的心思如今也早已溃散,自己的那个傻儿子即便有朝一日能够康复,又岂会是余承天那个贱种的对手?为了儿子能够健康的活着,她还是趁早打消那个愚蠢之极的念头为好,省得将来的某一天,自己唯一的儿子也会离自己而去。“爹你说的这些女儿都懂了,可是为何非要让采清嫁给余承天呢?”

  “余承天虽然城府颇深,可说到底也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而余家的人又皆是痴情种,以采清的才智必定能够取悦他,说不定将来还能母仪天下入住东宫,到时候余承天这小子还不是要乖乖的听你我的话?”

  “可是,余承天那小子会喜欢采清么?”前些年她处处打压余承天那小子,他又怎么会喜欢林家的人?林宛瑜心中犯起了嘀咕,若是当初自己不将自己的厌恶表现的那么明显,或许父亲的计谋也能十分轻松的得逞,可事到如今,她真的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这就要靠你我共同的努力了,自古娶妻求贤淑,采清的名声一向很好,而你又是皇太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他余承天也没理由拒绝你为他物色的皇后人选。只要采清能进宫,即便不是皇后,有你我在暗中帮她,当上皇后还不是早晚的事?”

  “嗯,爹说的有理,可如今余承天那小子还未到束发之年,现在谈及大婚是不是早了点儿?”

  “诶,虽然尚未到束发之年,可作为长辈为他的婚事操心,又岂会早呢?更何况朝中那些跃跃欲试的臣子可早已经把目光锁定在那皇后之位上,早就有太监帮他们将女儿的画像传入宫中,如今皇上年少正直血气方刚之时,对于情爱之事也懵懂未知,若是我们不趁早将采清送进宫,难免有人会捷足先登!那些个大臣如今还是碍于我们林家的势力所以才会暗中筹划,若是等到皇上束发之后,恐怕他们就会明目张胆大张旗鼓的将女儿送进宫中,到时候采清又有何先机可言?所以我们要出其不意,在他们偷偷摸摸送画像之时,就光明正大的将采清送到皇上身边!”林凯文想到日后可以继续操控皇上,心中得意起来,嘴角也不自觉的向上扬起。

  “还是爹爹想的周到。”看到父亲嘴角那抹微笑,林宛瑜心里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当年也是那样的笑容,让自己一生的幸福就此断送,如果当年没有听父亲的话,也许她也不会饱受丧子之痛!可是事到如今,她自认技不如人,能够做的也只是听从父亲的计谋,只希望采清不要怪自己狠心才好。

  “那采清那边你可要多劝劝才行。”

  “这个爹爹就放心吧,再过两日我就会安排让采清进宫,到时候我再好好跟她谈谈。”

  “如此甚好,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爹也先告辞了、”眼看今天来访的目的已经达到,林凯文也不想再对着自己这个傻女儿了。

  “那女儿送爹爹出去。”

  “不必了,在这宫中你我始终有君臣之别,你还是待在宫中,免得又落人口实。”林凯文起身走了。

  看着父亲已经离去,林宛瑜心中满是惆怅,那是自己又爱又恨的父亲啊!如今也已经老了,不然他又岂会采用如此下下之策来对付余承天?她心中的不甘在此刻似乎得到了缓解,南宫环,虽然你机关算尽,却无法看到自己的儿子成长!而自己,就算是除尽了那些贱人,到头来又得到些什么呢?如果不是因为在这世上还有一个人需要她去保护,或许她也不会算计采清,可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就算是亲手带大的侄女也照样可以牺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