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七章 故技重施1

飞舞情缘 怪阿嚟 2282 2019-09-03 16:20:23

  在澜月国,男孩长到十五岁时就到了束发的年纪,他的父母长辈除了要为他求学拜师外,还要开始考虑他的婚姻大事了,不过在这个时候也只是请媒婆帮忙物色人选,看看哪家的女儿门当户对人品出众,若是真的有了合适的人选,便会请来三姑六婆一起来做个商量,待到将对方的家世打听清楚之后,便会再请媒婆来说媒,若是对方父母对这桩婚事也没有意见的话,那么这桩婚事也就这么定了,待到男子弱冠之时,便可行六礼为其操办婚事了。

  当然这只是寻常百姓家的风俗,若是换做皇家,一切就又不同了,为了保住皇室血脉绵延不绝,那些自幼就开始读书习字的皇子们在束发之后,就会有人安排贴身侍候的宫女教其男女之道,待到皇子开府出宫时,这些宫女也就成为了皇子们的侍妾,若是深得皇子喜爱的也可晋升为侧妃。皇子的正妃则是由皇上钦点,待到皇子弱冠之年,为其开府赐婚。而天子又与皇子不同,若是哪位皇子在束发之后弱冠之前尚未娶妻就已经继承大统,按照祖宗定下的规矩,天子可以在先皇大殓之后选定皇后人选,待到一年孝期已满之时,便可举行封后大典。若是哪位皇子在束发之前就登基为帝,那就要等到束发之后才能选定皇后人选,而封后大典则要在满三年孝期之时才能举行。

  一转眼已经两年过去了,如今已是嘉和二年了,已经登基两年的永安帝余承天已经十四岁了,按照古法,再过一年他就到束发之年了,到时候他就可以选定自己的皇后并举行大婚了。

  朝堂之中虽然有林家处处打压,可仍然会有一些想要一飞冲天的官员暗中操作将自己女儿的画像传入宫中,只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女儿能够被帝王选中,自己也能飞黄腾达满门显赫了。尤其是那些尚未分派在推举皇上人选时保持中立的那些个臣子,更是认为这是自己仕途当中的大好时机,即便自己的女儿不一定能成为一国之母,只要能常伴君侧,那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还是有的。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这些个臣子都是持观望的态度,可这两年间这位看似柔弱的少年天子能够在这血雨腥风的朝堂之上屹然不倒,成功斡旋在林家和宁王两大势力之间就可以看出这位天子绝非池中之物,那些很早之前就已经站好队分好派的臣子迟早会为他们的愚蠢付出代价。而自己则可以趁着皇上羽翼尚未丰满之时向其投诚,难保将来自己不能成为肱骨之臣。

  老狐狸林凯文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在朝从政这么多年,他自然也十分清楚那些个官员的想法,想要借助自己的女儿一步登天,他可是个好例子,只可惜自己的女儿不争气,没能为先皇留下可以继承大统的子嗣,如若不然这皇帝的宝座自然不会便宜余承天那小子。经过这两年的时间,这位小皇帝还真是让他刮目相看,真不愧是第一才女南宫环的儿子,论心计论忍耐,自己那傻外孙还真不是他的对手,竟然能在自己和宁王这两大势力打压下游刃有余,看来自己当年还真是太过轻敌!不过他再怎么能耐也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黄毛小子,要和自己斗,还嫩了点儿。当年他可以借助自己的女儿上位,如今他也同样可以故技重施,安排自己的亲孙女林采清入住后宫,到时候里应外合,他就不信扳不倒宁王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而只要宁王一倒,朝中再无可以与自己抗衡的势力,那黄毛小子也再也无需顾虑,到时候皇位还不是他林凯文的囊中之物么?想到这里,林凯文便派人给自己那傻女儿通风报信,父女俩也该见见面了。

  “什么?父亲您要将采清嫁给那个贱种?”已经有三个月没见到父亲的林宛瑜在听说父亲想要进宫见自己的时候,心里还十分的感动,在这寂寞孤独的深宫之中还有人会挂念自己,可是当她听父亲说完了他的计划之后,她心中那仅有的温暖也瞬间冰冷了。

  “嘘,你不要命了么?虽然你如今已是皇太后,可那小子毕竟是皇上,这么大逆不道的言辞若是传入他的耳中,小心你地位不保!”林凯文的心中满是鄙夷,自己迟早要被这愚蠢的女儿给连累了。

  “怕什么?这是在我永和宫,我倒要看看有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背叛我!”因为皇上尚未大婚,所以作为太后的林宛瑜如今仍住在原来的宫中,待到皇上大婚之后,她就要和那些先皇的妃子们一起搬到康祥宫去,到时候才真是身居宫中无人挂牵!

  “好了,不说这些了,采清从小就心高气傲,若想她心甘情愿的到宫中来,还是要你多多开导才是。”

  “爹!当年女儿就是听从了爹的安排嫁入宫中,可如今女儿是怎样个下场,爹还看不明白么?为何还要拉采清下水?”林采清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这林采清可是林家唯一的血脉了,林宛瑜对她自然是宠爱倍加,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把她接到宫中来住,还时常让承瑞带着她一起玩,希望将来有一天她能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也算是对哥哥嫂嫂的报答了,可是天意弄人,还未来得及请皇上赐婚,承瑞就请命出征,还命丧异乡。她也曾想过等到采清再长大一些让她自己去挑选一门合适的亲事,不忍让她步自己的后尘。可令她想不到的是父亲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采清身上。

  看到女儿眼中的忧伤,林凯文也有一丝的不忍,毕竟林采清这个孙女可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就这样嫁给余承天那小子,他也是有些舍不得的,不过古语有云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如今朝中局势如此险峻,那些个狼子野心的臣子早已将主意打到了皇上的后宫之中去,他又岂能不未雨绸缪呢?

  “你疼惜采清这丫头,爹我是知道的,难道我就不疼爱她了么?如今形势所迫,爹也没办法啊!”林凯文的语气已然软了下来,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他更知道如何操控自己的傻女儿,“要怪只能怪你哥哥去的早,没能为林家留下一个孙子,如若不然,爹又怎么会被宁王那小子牵制?”儿子的死是女儿心中的一根刺,当年若不是帮助女儿铲除异己,儿子也不会那么年轻就撒手人寰,而自己也不会因为无后而在朝中孤立无援。“瑜儿,爹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也知道你疼惜采清,只不过将采清嫁给皇上对我们林家有百利而无一害,你且听爹给你分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