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六章尘埃落定

飞舞情缘 怪阿嚟 2751 2019-09-01 22:49:43

  按照祖上定下的规矩,皇帝驾崩之后必须要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下葬,还要选择一个黄道吉日让大行的皇帝能够入土为安,否则的话就会有损于龙脉,动摇国之根本。从京城运送棺木到帝陵大概要走一个月的路程,所以在文昌帝驾崩十四天之后,京城中全城百姓都赶来为文昌帝送行。

  金碧辉煌的正德宝殿上,凡是从二品以上在京任职的官员全都到了场,今天不仅是为文昌帝送殡的日子,也是决定新一任皇帝人选的大日子。

  由于太子余承瑞死于战争,而先皇也没有留下诏书拟定新一任太子人选,按照祖例,新一任的皇帝要由满朝文武以及先皇的皇后从先皇遗留的子嗣中进行推选。

  自从文昌皇帝驾崩以来,大权暂时交由宁王和左右两相共同掌管,经过几次早朝之后,文武百官各抒己见,先皇的三个皇子都有人举荐,而今天就是公布最终答案的时刻。

  “不知右相大人是否有了最终的决定呢?”林宛瑜看了看站在最前面的沈维泽,眼中闪过一丝的嫉恨,想当初沈维泽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大理寺少卿,若不是沈青儿长的酷似南宫环,他沈维泽又怎能福步青云坐上了这右相之位,幸好她沈妃入宫时日不长,沈维泽在朝中的根基尚浅,根本不足以与父亲抗衡,不然的话她就没有机会为自己的儿子筹划什么。

  “启禀娘娘,老夫始终认为九皇子余承业是继承大统的不二人选。”

  “众爱卿对此有何见解?”

  “回娘娘,臣也认为九皇子是适合的人选,昔日里先皇曾不止一次夸赞沈妃娘娘聪颖贤淑,若是有沈妃和娘娘您一同辅佐九皇子,九皇子必定能够成为一代明君。”说话的是沈维泽最得力的一个门生,今日早朝前沈维泽特意交代要拉拢皇后,他的话音刚一落,就有人站出来反对。

  “回娘娘,臣并不这么认为,国家大事岂同儿戏?九皇子尚且年幼,怎能堪当如此大任?能够得到沈妃和娘娘的辅佐固然是好,可自古以来后宫不得干政,万一有人仗着是国舅爷的身份在朝堂上呼风唤雨外戚专权,又怎能对得起皇室的列祖列宗呢?”这么些年来林家位高权重,林凯文的门生自然要比沈维泽要多得多。

  “杨御史所言甚是,依老臣之见,七皇子比另外两位皇子更为适合,自古以来立长不立幼,几位皇子当中,七皇子年岁最大,而且七皇子天资聪颖深的先皇的喜爱。先皇曾有意立七皇子为太子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为了江山社稷着想,也为了更好的完成先皇的遗愿,老臣恳请推举七皇子为天子。”身为左相的林凯文也站了出来,这几日朝堂之上早已争论不休,他只想尽快结束这唇舌之战。

  “那娘娘意下如何?”宁王看着左右两相争执不休,也早以失了耐性。

  “本宫认为林相说的有理,太子薨逝之后,先皇的确曾多次表示有意传位于七皇子,只可惜先皇走的突然,还未来得及拟下诏书就匆匆而去,为了遵从先帝的遗愿,本宫认为七皇子才是继位的最佳人选。”林宛瑜这话说的可真是口是心非,明明心里恨极了余承天,却不得不以大局为先,毕竟搬出先皇的遗愿才能与宁王一党抗衡,才能堵住这悠悠之口。“敢问王爷意下如何?”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宁王的身上,众所周知,这些日子以来宁王与庄家来往密切,还多次在朝堂上举荐八皇子,现在皇后已经表明态度,若是宁王有何异议,那就是公然与林家与皇后作对,但宁王是先皇的亲弟弟,又手握兵权,他若是执意举荐八皇子,那么林家也可能会因为忌惮他手中的兵权而妥协,毕竟在世的这三位皇子没有一位和他们林家有血缘关系。

  就在所有的大臣都以观望的态度看着宁王的时候,宁王微微一怒,“如此说来,天儿的确是适合的人选。”宁王的语气中虽是包含怒意,可又有谁知道他心中真实的想法呢?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虽然庄家可能会为他临阵倒戈而心怀不满,但为了大局着想他不得不这么做。

  林凯文看着满脸怒意的宁王,在心中得意一笑,看来这几天的部署果然没有白费,自己先发制人这一招果然奏效,连宁王也不得不就范。

  立在大殿内侧的余承天知道如今大势已定,再无心情看那些群臣的嘴脸,一心一意的怀念起自己的父皇……

  “儿臣参见父皇。”上完早课的余承天刚踏出书房门口,就被皇上身边的纪公公拉到了养心殿。

  “嗯,起来吧。”皇上的声音淡淡的,不带有一丝的情绪。

  自打出生之后余承天就很少与父皇独处,自然猜不出父皇此时的心情如何也猜不出为何父皇要单独召见他。

  看到儿子拘谨的模样,文昌帝轻叹一声,想当初得知环儿怀孕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快乐的人,虽已不是初为人父,但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是以往任何一次得知妃嫔有喜时都要来的强烈,能够和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一起孕育出新的生命,这恐怕是全天下男人都会感到幸福的事情。只可惜红颜薄命,环儿还未来得及看到承天长大,就已经离他们父子而去,这也使得他们父子二人变得生疏。多少次看到承天那稚嫩的脸蛋他都想把他抱入怀中,可一想到环儿,他的心就痛苦万分,只能快速的逃离那个让他感到心痛的小家伙。转眼间儿子已经长大,他不会再伸出双手来让自己抱,也不会像其他孩子那样依偎在自己身边撒娇。看到儿子眼中的陌生,他的心更加难过,是自己这些年来的不闻不问让儿子对自己刻意疏远,是自己对不起儿子,也对不起环儿。

  “过来坐到父皇身边。”文昌帝起身将儿子拉到卧榻上,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跟儿子接触,虽然心里仍有些阴影,但从今往后他要加倍对儿子好。

  余承天对父皇突然而来的温情倍感不适,曾经多少次他也幻想着自己的父皇能像抱其他兄弟一样抱着自己,可每次当自己伸出双臂的时候,父皇总会转身而去,虽然外公总是开导自己说父皇是真心爱自己以及自己的母妃的,但年幼的他还是有一丝的恨意。如今看到了父皇眼底里流露出来的温柔,余承天终于相信外公所言非虚,心中的那根刺也终于消失于无形。

  看到儿子眼中激动的泪花,文昌帝也颇受感染,明亮的双眸中腾起一层雾气,“这些年来苦了天儿了。”说完便将儿子搂得更紧。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想到这些年来的委屈,父子二人抱头痛哭了起来。

  也正是从那一天起,余承天和父皇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在外人面前父皇对自己仍是淡淡的,但他知道那是父皇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因为每天晚上他都能跑到养心殿里和父皇独处,从了解自己的功课,到父皇讲授为君之道,从品茗论茶到下棋对弈,他为父皇的文韬武略所折服,也为父皇言语间流露出的亲情而感到开心不已。养心殿已然成为父子二人的秘密宝地。

  如今父皇撒手人寰,留下自己一人周旋于这些内臣外戚之间,他真的好想念好想念父皇,好想回到那些和父皇在一起的日子,而不是面对这些丑恶的嘴脸。

  少年天子初登帝位,除了大赦天下以络民心之外还下令减免三年税令,这使得举国上下无一不称赞天子英明。不过令人们没有想到的是少年天子在登基那天除了犒赏了那些辅助他登上皇位的有功之臣外,还特意将宁王封为摄政王,这是朝中众臣都始料未及的,尤其是林凯文,在听到圣旨之后他怀疑起自己的耳朵,可是在看到宁王上前受封后,他才确定自己竟然被宁王还有小皇帝摆了一道,不过来日方长,这天下迟早都是他林家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