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五章 各怀鬼胎3

飞舞情缘 怪阿嚟 2629 2019-08-31 17:37:56

  原来那日到南苑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当时的皇后娘娘林宛瑜和她的贴身婢女。

  “娘娘,您收手吧,这些年来您已经除了那么多的障碍,没有人可以威胁到太子之位了。”菊香看着眼前的皇后,心里有一丝害怕,更多的则是疼惜,想当年小姐云英未嫁之时是多么的天真无邪,可自从进宫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她好陌生,变得心狠手辣。

  “菊香,沈妃那贱人马上就要生了,万一她生出来的是个皇子,那瑞儿的太子之位可就不保了。”

  “娘娘,您就不要杞人忧天了,即便她沈妃生出来的是个儿子又能怎样呢?太子现在都已经这么大了,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的。”

  “不,菊香,最近皇上对我越来越冷淡,对瑞儿也日渐疏远,本宫真的担心万一沈妃生出来个儿子,皇上会改立她的儿子为太子。”

  “怎么会呢?皇上还是很疼爱太子的呀!更何况您怎么知道她这一胎生的一定是个皇子呢?也许是个公主也说不定啊!”

  “你懂什么?沈妃长的跟南宫环那贱人简直是一模一样,现在她仗着皇上对她的宠爱横行霸道,连我这个皇后都不看在眼里,难保有一日她会跟那个贱人一样,觊觎我皇儿的太子之位。所以她们必须死。”一想到南宫环,林宛瑜的心就变得无法平静,当年那个女人不但抢走了皇上的宠爱,还处处与瑞儿作对,她真是罪该万死,幸好皇上对余承天不理不睬,如若不然,她一定会除去那个眼中钉肉中刺。

  躲在井下的喜儿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她万万没有想到这后宫竟然黑暗到这种地步,那个看上去雍容华贵端庄贤淑的皇后娘娘背地里却是心肠如此歹毒。

  “娘娘,奴婢看您是多虑了,就算皇上对沈妃再宠爱也好,在前朝他也要给老爷几分面子,不会废除太子的,更何况废除太子是那么大的事,很有可能会动摇国之根本的。”菊香虽然只是个丫鬟,可这些年来耳濡目染也对朝中的局势有所了解。

  “即便如此,我也不能容忍有一丝一毫的威胁存在,当年我命你下毒杀死南宫环那贱人的时候也没见你如此婆婆妈妈,为何今日你要百般推辞?难道你被沈妃那个贱人给收买了吗?”

  “娘娘,奴婢怎么会出卖娘娘您呢?奴婢前些日子收到哥哥传来的家书,上面说是嫂嫂怀了身孕,脉象不太正常,要我在感业寺为她们母子二人求道平安符。主持方丈说要种善因才能得善果,要多做善事为子孙积福。奴婢想可能是今生作孽太多,祸及家人,使得哥哥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孩子,所以奴婢恳请主子收手吧,也算是为两位皇子积德。”想到哥哥四十几岁了却还没有一儿半女,菊香就觉得是自己杀了太多人,所以才会使自己的哥哥没有孩子。

  “哼!少在这儿胡言乱语,这些年来,你杀的人还少吗?现在想起来积德了?会不会太晚了?”

  “娘娘,主持曾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若是杀念太重,会有报应的。”

  “本宫不相信什么因果报应,本宫只知道那些贱人该死,陆季柔、南宫环,庄晓梦还有他们的贱种统统都该死!”

  原来宫中的那些传闻是真的,那些妃子先后离世,她们的死因真的并不简单,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母后黑手竟然是皇后娘娘,喜儿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巴,生怕喘气声被她们听到,自己就算是有九条命也不够她们杀的。

  “娘娘,您收手吧!”菊香继续劝着主子完全没有察觉危险来临。

  “本宫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去还是不去?”林宛瑜的眼中已有了杀意,这种不听从主子命令的奴才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更何况她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菊香都知道,难保哪一天菊香不会卖主求荣,把自己给供出来,那自己可就死定了。

  “奴婢求主子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菊香准备跪下,却没有想到趁着自己重心不稳的时候,她的主子从袖中拿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到了自己的心脏上,还把自己推入井中。

  “啊!”“砰!”

  两声巨响之后,借着微弱的月光,喜儿看到菊香躺在了血泊之中。

  菊香的喊声惊动了在周围巡逻的御林军,没过多久喜儿就听到有很多的脚步往井边这里跑,有些受惊过度的她在井底蜷成一团,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直到听到有人向宁王请安,她才敢发出声响,被宁王的侍卫救出。

  “当初听到喜儿说这些的时候,本王也跟你现在的反应一样,只是当时想着不能听取一个小丫头的一面之词就去找皇后质问,万一这是林凯文那老狐狸设下的圈套,那本王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看着侄子那紧握的拳头和充满怒意的双眸,宁王知道余承天已然相信了喜儿的话,“所以本王将喜儿关押在这石室之中,这几年来一直暗中搜集着皇后的罪证,只可惜她们部署的密不透风,根本就无从下手。”

  余承天的注意力很成功的被转移了,他也忽然明白了皇叔叫他来的目的,绝对不止是告诉他真相这么简单,他一定另有所图。

  “皇叔想让天儿怎么做?”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可表面却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竟然能有这般隐忍的本事,连宁王都敬佩不已。

  “很好,今天我找你来是想给你谈笔交易。”宁王拉着余承天向另一间密室走去。

  “皇叔请讲。”

  “你父皇生前也曾经说过这么多孩子当中最属意的就是你,所以你才是不二的太子人选。”

  余承天看着宁王,不知道宁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是如今之计也只能听他说下去,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为母亲报仇!

  宁王也觉得自己的皇兄并没有看错人,年纪轻轻就已经如此沉着冷静,在听闻如此骇人的消息之后还能如此快速的做出分析,就连他这个王爷也自叹不如,果然不愧是环儿的儿子!

  “本王和你父皇是一母同袍的亲兄弟,皇兄属意的人选,本王自然会支持,只可惜林家在朝中的地位也不可小觑,本王知道林宛瑜肯定容不下你,所以才那么明目张胆的拉拢庄家,也只不过是掩人耳目,最终也只是希望林凯文那老狐狸能举荐你登上皇位,明日一早先皇的棺木就会启程,而新的皇上也会登上宝座,我想此刻皇后已经有了定夺,明日之后,你的身份就会大为不同。”

  听了宁王的话,余承天将信将疑,回想起以往的种种,宁王虽然处处拉拢庄家,却从未作出什么逾矩行为,“天儿,多谢皇叔暗中帮助!”余承天跪了下来,虽然对于宁王的话他始终无法完全相信,但此时此刻他知道宁王和他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林家。

  “天儿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宁王扶起侄子,“其实本王这么做也只是为了确保我们余家的江山不被外姓人毁掉。只可惜现在我们没有证据,万一被他们反咬一口,以林家目前的势力,我们还真的无法将他们一网打尽。”

  “皇叔想天儿怎么做?”

  “明日你登上皇位之后,加封本王为摄政王!”

  “摄政王?”

  “对,没错,林凯文那老狐狸肯定以为保举你之后便可挟天子以令诸侯,所以我们就来个出其不意,本王做上摄政王之后,便可与之抗衡,而你也可以趁机学习治国之道,等到除去林家之后,本王也可安心将这江山交予你的手中。”

  “一切全凭皇叔做主!”余承天虽说仍有顾虑,可是只要能为母亲报仇,就算不要这皇位他也愿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