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四章各怀鬼胎2

飞舞情缘 怪阿嚟 2030 2019-08-30 11:26:19

  宁王府

  “影,你说皇叔找我们来究竟所谓何事?”一身夜行衣的余承天有些犹豫的看着眼前的宁王府侧门。

  “这我怎么知道?只是祖父都说我们可以来,我想他宁王应该不会对你不利。”从小就跟随着余承天的南宫影一眼就能看出余承天内心中的不安,的确,当祖父给自己留下讯息说宁王府有请的时候,他也被吓了一跳,自从皇上驾崩之后,满朝文武都在为了立储之事争论不休,虽然皇上生前曾经说过要让承天做太子,可以目前南宫家的实力来讲,恐怕很难辅佐承天登上皇位。宁王是皇上的亲弟弟,他在朝中虽然位高权重,可这些天来他和庄府日益密切的来往足以表明他的立场。现在突然请他们过府一叙,时间地点也非常隐秘。别说是他就连爷爷都有些猜不透宁王的想法。在这么敏感的时候,他们也只好小心为妙。

  只见两个黑影一先一后地潜入宁王府中,看来是有人事先安排好了一切,不然堂堂宁王府的防备又怎会如此松懈,让他们两人如此轻松就摸进了宁王的书房之中。

  “你们来了。”早就预料到会有来客的宁王此时不紧不慢的将书房外侧的蜡烛熄灭,以免那两个小子的影子投射在门窗之上被人发现,虽然他早已安排妥当,但在此时如此敏感的时刻,宁王也不敢有丝毫懈怠,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计划就会被人察觉,落得个满盘皆输的下场。

  “皇叔请我们前来,做晚辈的又岂有不来之礼?”余承天也淡定自若的应对着,此时他说话的语气和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孩童能有的,这些年来的宫中生涯使得余承天早已学会喜怒不形于色。

  “南宫影,你留在这里,承天你跟我来。”宁王领着二人向内室走去,他将南宫影安顿在自己的卧榻之上以掩人耳目,自己则带着余承天往内室的书架处走去。

  “你没问题吧?”南宫影用眼神询问着余承天,在得到余承天让他放心的答复之后,南宫影半躺在卧榻之上,他的影子正好投在了窗户上。

  看到余承天和南宫影之间的互动,宁王不由心中苦笑,自己的这个侄儿对自己还真是满怀戒备,这让他不知道到底该喜还是该忧。

  没想到宁王府的书房之中竟然别有洞天,就在内室的书架后面有一个密室,余承天小心翼翼的跟随着宁王往前走,起初是一条窄的只能通过一人的楼梯,行走一段距离之后,视线变得豁然开朗,按照方位来算,他们现在所处的密室应该就在宁王府书房和花园的正下方。

  “你一定很奇怪,本王为何今日找你来,其实本王只是想带你见一个人。”宁王带着余承天左拐右拐来到一个石室门前,转动了门上的机关之后,石门被缓缓地打开了。

  “奴婢参见王爷。”石室之中的女子在看到宁王之后立刻下跪请安。

  余承天在看到眼前的女子之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喜儿?”当年一直服侍自己的喜儿一夜之间变得下落不明,无论他和南宫影如何调查却也怎么都找不到一丝的线索,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她。

  “七、七皇子?”那名叫喜儿的女子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在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个让人打心眼里疼爱的主子,“奴婢参见七皇子。”

  “喜儿,快起来!”余承天激动地扶起已经泪流满面的喜儿。转身对宁王说,“还请皇叔告诉天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了刚进门时的冷漠,余承天的语气中增加了几分真诚,虽然对于喜儿为何会出现在宁王府的密室之中还有些疑惑,但是从刚才喜儿对待宁王毕恭毕敬的态度以及喜儿的穿着打扮不难看出宁王对喜儿应该还不错,至少没有为难她。在余承天的记忆当中,喜儿是唯一一个把他当成主子的婢女,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还在外面处处维护自己,不管宁王把自己找来究竟是为何,此时他都觉得宁王对自己并无恶意。

  “还是让喜儿告诉你吧!”宁王坐到了石床之上,示意喜儿将所知道的全部都讲给余承天听。

  “是,当年喜儿承蒙天佑能跟随像您这样处处为下人着想的主子,这是喜儿的福分,可是令喜儿没想到的是三年之前,发生了一场意外,却让喜儿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过了三年暗无天日的生活,喜儿脸色略显苍白,她等了三年盼了三年,终于能够将自己亲耳听到的秘密告诉给七皇子,她心中对宁王也是充满了感激。

  三年前,喜儿还是宫中的一个小宫女,负责服饰七皇子,起初刚入宫的时候,她也担心那个被别人说是最不得宠的七皇子很难伺候,可是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她才知道原来七皇子并不是别人说的那样冷漠无情,反而他对下人非常的好,从不摆爷的架子。

  那天她像往常一样去内务府领取当月的例银,可谁知在经过南苑的时候自己的手帕被风吹到了井边,等到自己走进去捡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都跌进了井里,还摔晕了过去,幸好那只是个枯井,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晚上。

  听到有人朝井边走来,喜儿本想大声喊救命,可听到那人的声音时,她吓得连忙躲到井下那个石洞中去,在宫中那么长时间,她当然知道皇后娘娘并不喜欢七皇子,甚至还有十分厌恶,平日里她们这些服侍七皇子的宫女太监就经常以各种借口被叫到皇后宫中“问话”,而每一个被问话的人几乎都是胆战心惊的去,遍体鳞伤的回。听到了皇后娘娘的声音之后,喜儿自是不敢求救,只希望皇后娘娘千万不要发现她才好。令喜儿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听到了惊天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也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