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三章 各怀鬼胎1

飞舞情缘 怪阿嚟 2532 2019-08-29 14:27:19

  “父亲,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举荐那个贱人的儿子继承大统?”一身丧服的林宛瑜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她没有想到父亲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瑜儿,为父知道你恨那个女人的儿子,可是你也要为大局着想啊!”这么些年来女儿的想法他怎么会不知道,只可惜自己的女儿不争气,生出来的孩子不是死的早就是有残疾,根本就无法继承皇位。

  “那也不能选那个贱人的孩子。”余承天那个贱种跟他死去的母亲长的很像,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看到那双眼睛,林宛瑜就浑身不舒服,她怎么能容忍那个贱种继承皇位呢?

  “瑜儿,你不要再任性了!现在的局势已经非常严峻,你我若是行差走错一步,就有可能万劫不复!”林凯文看着自己女儿的眼神中带有一丝的厌恶,这些年来他已经不断的提点着女儿,为她出谋划策,可她为何还是这般的愚蠢莽撞,一点都不像是自己的女儿。

  “但是……”林宛瑜也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发脾气的时候,只是她心里还是有一丝不甘。

  “没有什么但是,”林凯文一改以往温柔的语气,强忍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林宛瑜被父亲这声怒吼吓得不敢出声。

  “别以为当日发生在永和宫里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若不是老夫暗中除掉那日在永和宫当值的宫女太监,你以为你还有命在这里说不么?”

  林宛瑜被父亲的质问吓了一跳,是的,若是被别人知道是自己害的皇上昏倒的话,恐怕自己早被打入冷宫。

  看着女儿被吓得有些发抖,林凯文满意的轻笑一声,“瑜儿,父亲当然知道这些年来你所受的委屈,只是宁王那些人已经在暗中调查皇上的死因,若是被他们知道些什么,不说你这皇后之位不保,很有可能我们整个林家都会被满门抄斩的。”林凯文又换上那副慈父般的口吻,他当然知道如何来掌控自己的女儿,软硬兼施,适可而止。

  当日听到密报说皇后在宫中撒酒疯还和皇上吵了起来,他匆匆赶入宫中,却发现皇上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而自己的女儿却只是傻呆呆的站在那里,幸好他当机立断命人结果了那个太过优柔寡断的皇帝,还串通御医隐瞒皇上死因,不然的话整个林家都会被这个傻女儿害死了。

  看着自己的女儿已经有所动摇,林凯文继续做着说客的工作,“瑜儿,父亲答应你,等解决了宁王这帮人,父亲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其实选择余承天那小子也只是此时迫于无奈的缓兵之计,他的志向根本就不在于做个肱骨大臣,他想要的更多。

  “父亲,您的意思是?”这些年来父亲在朝中的地位如日中天,林宛瑜看着野心不断膨胀的父亲,也当然猜到父亲心中想的是什么,此时她只是想亲耳听到父亲的想法,好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毕竟她还有一个不为外人知道的秘密。

  “为父答应你,等到宁王的党羽被连根拔起,余承天那小子就全由你来处置!”姜始终还是老的辣,老狐狸林凯文怎能听不出女儿口中的试探之意,为了自己的计划得以实施,他还是选择了隐瞒,“时辰也不早了,为父也该出宫了,你慢慢考虑一下为父的话,希望明天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送走了父亲之后,林宛瑜一个人坐在窗前想着父亲的话。

  现在朝中的局势虽然动荡,但整体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朗。在群臣的眼中皇上一共有九位皇子,而存活在世的也只剩下余承天、余承志、余承业他们三人,其中最大的余承天也只不过才十二岁,余承志只有八岁,而余承业才刚刚满三周岁。试想一下,一个几岁的娃娃,又怎能管理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所以现在与其说是在选择皇子,倒不如说是各家势力在较量。皇上还在世的时候,余承志的外祖父庄世伦一家就和宁王一党走得特别的近,自从皇上大行以来,他们的来往就更加密切,他们的心思简直昭然若揭,虽说庄妃已经被自己除掉,没有人可以撼动自己的太后之位,可在前朝有宁王和庄家在,林家的势力肯定处处掣肘。余承业背后沈家的势力远远不如宁王和庄家,沈妃如今却还健在,她无疑是林家控制小皇帝的绊脚石,而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是除掉沈妃的最佳时机,那么推举她的儿子就是兵行险着,万一日后她儿子坐稳皇位,那么林家的地位也变得岌岌可危。如此说来对于林家而言也只有余承天那小子是最适合的人选,这些年来受到宁王一党的打压,南宫家的势力已大不如从前,虽然自己讨厌南宫环那个贱人,可林家和南宫一家曾经也算是世交,想他南宫城一定会审时度势向林家靠拢,没有了南宫环,余承天那小子也比较容易控制,没有人能够撼动自己的太后之位。等到父亲联合南宫家解决了宁王一党之后,这朝中上下还不是他们林家说的算?

  其实有一件事,林宛瑜一直深藏在心中,就连自己的父亲都未曾提起过,当年文昌帝初登帝位,南宫环奉命住在养心殿的侧室与文昌帝朝夕相处,可念及夫妻情分的文昌帝每月还会有一两日是宿在永和宫的,当初为了挽回丈夫的心意,她也想尽了一切办法,终于在药物的帮助下成功受孕,也十分顺利的诞下一名男婴,也就是世人眼中早已死去的六皇子余承恩。只可惜承恩天生福薄,生下来没多久就被诊断出患有恶疾,在说话方面有缺陷。起初文昌帝看在爱子可怜的份上,对他们母子也算是关爱有加,命人寻访能人异士诊治承恩,只可惜一个长到三岁都不会说话的皇子毕竟会受人闲话,在文昌帝快要对儿子的病情失去耐心的时候,林宛瑜接受父亲的提议,让六皇子病情突然恶化骤然离世。只不过念及自己怀胎十月才将儿子生出来,林宛瑜到底是无法痛下杀手,她隐瞒了父亲,偷偷命人将儿子送到宫外早已安排好的别院,又找了和儿子身形相似的孩童顶替儿子葬在了专门为夭折皇子准备的墓园。让林宛瑜感到寒心的是文昌帝听闻儿子暴病的噩耗也只花了短短几天的时间来安慰自己,之后不久便重新投入其他女子的怀抱。

  虽然林宛瑜将主要的心思放在了身为太子的余承瑞身上,可对于那个不能留在身边照养的儿子也一直都心怀愧疚,这些年来她不断派人在民间搜罗药方,希望能够将自己那个至今还不会说话的儿子治好。

  现在瑞儿已经死了,可她还有承恩这个儿子,她好不容易抢来的江山怎么可能拱手让人?等到儿子痊愈之后,管他余承天还是宁王一党,哪怕将来挡在她面前的是自己的父亲,为了弥补这些年对儿子的亏欠,她也绝对不会手软,她都会一一为儿子除掉这些障碍。想到这里,纵使有万般的不愿意,林宛瑜最终还是同意了父亲的提议。

  想她林宛瑜一生害人无数,虽然有时候会被嫉妒蒙了双眼,可她毕竟是老狐狸林凯文的女儿,头脑和心计总算有她父亲的几分真传。可凭她林宛瑜千算万算,还是被她算错了两个人,而这两个人此时正在宁王府的密室里谈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