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飞舞情缘

第二章 皇帝驾崩2

飞舞情缘 怪阿嚟 2113 2019-08-28 11:39:35

  “瑜儿,你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文昌帝也在心中问着,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回忆当中那个温柔可爱的女子早已不复存在,仇恨、嫉妒、对权利恋念早已使她迷失了心智,工于心计、心狠手辣、蛇蝎心肠这些词语终于还是在她身上完美展现。他可以不追究当年她串通稳婆害死了陆季柔和自己的儿子,他也可以不追究她与她父亲内外勾结使得他在朝堂上也经常十分被动,他可以不追究她将太子管教的目中无人飞扬跋扈以至于使得太子声名狼藉屡屡被人暗中弹劾,他也可以不追究因为她的愚蠢不断向太子透露宫中的消息而最终逼迫太子走上一条不归路,但是他绝对不能容忍她对环儿的侮辱。

  “啪!”一个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皇后的脸上,“你太令朕失望了!”

  “你竟然为了那个贱人打我?”皇后不敢置信的看着文昌帝,曾经无数个孤枕难眠的夜晚,她都只能依靠年少时的那些回忆来安慰自己,自从生下承瑞之后,文昌帝就逐渐冷落自己,在他登基之后,更是独宠南宫环一人,对自己和孩子更是不闻不问。直到南宫环也死了,他才偶尔想起到自己宫中坐坐,却再无半点恩爱,他命人在民间搜罗长的像南宫环的女子,并将她们接入宫中。这些年她独守空闺,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还有一个当太子的儿子,谁知道老天待她不公,竟然连这儿子也夺走了,今天听父亲说朝堂之上有人都保举那个贱人的儿子为太子,还说这肯定是皇帝授意的,叫她怎能不气?怎能不恨?“我有说错么?当年你对那个贱人宠爱有加,甚至言听计从,瑞儿有心为朝廷办事,你们却对他处处打压,若不是如此,瑞儿又怎么会走到今日这步田地?”提起南宫环,林宛瑜那股深入骨髓的恨意让她早已失去了理智,忘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的夫君,更是掌握无数人生杀大权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哼!时至今日,你竟然还不知悔改,朕今天就告诉你,到底是谁害死了你的好儿子!”听了皇后的话,文昌帝更加痛心疾首,没想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林宛瑜还不知醒悟,竟然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环儿身上,当年即位之初,朝中局势还不稳定,那些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不断给自己添麻烦,而自己培养出来的大臣也还未能身居要职,若不是环儿劝告自己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以承瑞那争强好胜却谋略不足的性子恐怕早就成为了争权夺利的牺牲品,那些老臣子岂会容得下那个年轻气盛目中无人的太子?一定会设计利用陷害太子,若不是环儿提醒,他又怎么想到让承瑞韬光养晦暗度陈仓?承瑞又怎能活到现在才出事?“如果不是你凡事都要求承瑞做到最好,他怎么会处处争强好胜?如果不是你过分溺爱又夸大其词的称赞他,他又怎么会恃宠而骄,好大喜功?如果不是你在承瑞面前搬弄是非,他又怎么会树敌太多以至于多次遭到谏官弹劾?如果不是你和你父亲不顾宫中规条,将朕要撤回太子的消息传了出去,承瑞又怎么会贸然行动?承瑞受了伤,你们不仅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将淮南王出兵的消息传给承瑞,让承瑞带伤死守边防,若不是你们步步紧逼,承瑞又怎么会命丧沙场?你贪恋权位,和你父亲暗中勾结,目无法纪扰乱朝纲,别以为朕不知道林凯文背地里究竟安的什么心,为了能够手握兵权,你们撺掇太子出征,为了一己私利你们让身受重伤的太子滞留战场最后不得善终,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你和你父亲所赐!是你害死了自己的儿子,与人无尤!”想到林宛瑜在宫中步步为营,竟然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利用,文昌帝的心宛如被丢进了冰窖里。

  听文昌帝说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这么沉痛的打击使得原本就丧失理智的皇后更加疯狂,那些往事历历在目,自己的承瑞是那么的孝顺体贴,怎么可能是文昌帝口中那个一无是处的太子,儿子是自己在宫中活下来唯一的希望,她又怎么可能亲手推儿子去送死,一定是文昌帝为了帮助南宫环那个贱人开脱而污蔑她的瑞儿“不,你撒谎,是她害死了瑞儿!是她!”皇后抱头蹲在地上,她拼命的告诉自己文昌帝说的都是谎话,“瑞儿,是她害死了你,不是娘,娘怎么忍心让瑞儿受苦呢!一定是她害死了你,放心,娘已经杀了南宫环那个贱人!娘让人在她的食物里下毒,那个贱人也命丧黄泉了,娘为你报了仇了!”皇后像着了魔一般将自己当年毒害南宫环的事实说了出来……

  “什么?”听闻皇后是如何一步步毒害南宫环的经过,文昌帝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消息委实比太子遇害的消息更为让他感到震惊,当年他也怀疑过环儿的死因,但那时所有的御医都说并无可疑,他也就真的相信环儿是死于突发疾病,可谁曾想到原来是眼前这个疯妇命人将慢性毒药日积月累的放入刚生产完的环儿的食物中,并收买了所有的御医,想来真是感到后怕,幸好当年他心疼环儿,没有让环儿母乳喂养承天,不然自己的爱儿恐怕也在劫难逃。眼前的这个女人固然可恨,但追根究底竟然是自己当年的一念之仁,而害死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子,也使得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从小就失去了母亲!如果当年陆季柔死时,他没有自欺欺人的相信她本性不坏,如果他没有原谅她,而是将她赐死,或许环儿也不会被她害死!“环儿,对不起,是朕当年太过妇人之仁,是朕害了你们母子啊!”怒火中烧的文昌帝突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

  他身边的皇后也因为喷到自己脸上的那口鲜血而清醒过来……

  建安十六年冬天,年仅四十岁的文昌皇帝突然驾崩,这个消息惊动了满朝文武,一时间朝堂之上腥风血雨,各大家族明争暗斗,一场立储风波就此展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