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林小姐可爱到冒泡

第九章 似乎都让他心动

林小姐可爱到冒泡 林初昨 1834 2019-08-11 20:35:16

  “《忘》……《忘尘》?”

  林深鹿问声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竟然是《忘尘》。

  那也就是说,她今早在舞台上听到的曲子是Summer乐队的?

  真是缘分啊……

  蓝时鲸认真地打量着她的表情。

  一旁的许夕照静静地盯着蓝时鲸。

  难不成,蓝大校草知道了什么。

  也不对呀,人家那么忙,又是学业又是自家公司对接的,哪有时间管我们小百姓的娱乐呢。

  只见蓝时鲸点了点头,似乎收住了话题。

  这时许夕照又听见顾清让出声:

  “那就这么定好了,”顾清让看着许夕照,“今晚,我会让公司的人把设备给你们送去。”

  许夕照满意地笑了:“那就谢谢你了,顾总。”

  蓝时鲸征得许夕照的同意后,把林深鹿带上了出租车,顾清让见许夕照一个女生不太安全,不顾她的万分不愿把她带上了自己的宾利。

  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林深鹿纤细的胳膊撑着头看着车窗外。

  呼啸而过的风景看得她有点眼花。

  蓝时鲸静静地看着她。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林深鹿蓦然转过头。

  蓝时鲸的眼神没有闪躲,倒是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别过了眼,咬了咬下唇,嘴里鼓起了气,又缓缓地吐出,眼神东张西望,不知在看哪里。

  垂落在两耳的麻花辫摩擦着她的脸颊,不知道怎么的,感觉脸有点发烫。

  干嘛,要盯着自己看呢。

  他噗呲一笑。

  这个女生……

  还真有点可爱。

  “怎么了?”他缓缓地开口。

  这声音……

  简直要人命啊。

  林深鹿哀嚎。

  “你……你怎么会找到我呢?”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

  照理来说,自己是迷鹿的事情应该没有暴露,而且她也从来没有在舞台上唱过歌,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唱歌的呢,刚好不巧的又是《忘尘》。

  这句话一出,又是良久的沉默。

  她心里想过很多答案,什么因为缘分呀,因为看着顺眼啊……

  好像也不太对。

  “……”她在等着下文。

  “因为你长得好看。”

  蓝时鲸软软的声音渗入林深鹿的心里,挠得她的心底痒痒的。

  这个男生的声音真是舒服。

  欸?

  他刚才说什么?

  因为自己长得好看?

  这个理由……

  还真能让人信服啊。

  林深鹿偷偷地勾起了嘴角。

  ……

  两人一下车就直奔Summer乐队的活动室,出乎林深鹿的意料,里面的乐队成员并没有烂头焦额的样子,反倒是玩得不亦乐乎,排练的区域摆着各种各样的乐器,没有乱七八糟,只是随便地摆着。

  旁边还放着《忘尘》的曲子。

  叶礼年首先发现了蓝时鲸两人走了进来,立马就起身向林深鹿打招呼。

  “你好……我叫叶礼年,是乐队的吉他手。”他还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你好,林深鹿。”

  她回以一笑。

  “我知道……校花嘛,谁不认识呢。”他悻悻地笑了笑。

  随后扯过旁边的蓝时鲸,低声地在他耳边说道:

  “你可真厉害,连校花都能请到。”

  蓝时鲸不语,只是勾唇一笑。

  此时,坐在旁边的另两个队员也发现了两人的到来,看到林深鹿后皆是眼前一亮,随后麻溜地起身跟校花姐姐打招呼。

  传闻中的编导系校花,终于见到真人了。

  简单的介绍和对接之后,蓝时鲸点头开始了排练。

  林深鹿接过队员手里的歌词和乐谱,看到没看两眼,倒是在旁边练起了嗓子。

  蓝时鲸把一切看在眼底。

  终于找对人了。

  他低下身继续调音。

  五分钟后,排练正式开始。

  林深鹿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忘尘》整首歌的歌词和伴奏,随后呼了一口气,四指轻轻地捏着话筒支架的金属长柄,尽力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

  这可是她的出道作品,即使没有多少人知道,她也不能有半点疏忽。

  前奏缓缓响起,隆隆的鼓声里混杂着此起彼伏的号角声。

  恍惚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林深鹿不得不佩服这支乐队的专业能力。

  来不及多想,又得全神贯注于自己。

  一共16秒的前奏。

  5、4、3、2……1

  “我曾见过朔漠的铁骨铮铮……”

  “不顾九杯也忘不却的儿情女长……”

  刚唱出两句,乐队全员齐刷刷地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中间那个站着的娇小的身影。

  蓝时鲸点了点头,满意地笑了笑。

  那一刻的林深鹿似乎发着光,双脚稳稳地抓着地板,闭着眼睛融入这首歌的情景,这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很久都没有了。

  蓝时鲸似乎是被女孩的全身投入所震撼到了,眼睛无法从她身上移开,她确实有一股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他。

  唱着唱着,女孩勾起了嘴角,时隐时现的梨涡看得他有点心动。

  林深鹿长得很白净,让蓝时鲸觉得好像是养在温室里的白兰花。

  还有她靠近自己时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花香味。

  她的一切……

  似乎都让他心动。

  歌声也是。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甜的棉花糖味道,不知不觉的,感觉有什么在发酵。

  其他的队员则是向她投去钦佩的目光。

  哇哦……

  校花姐姐……

  简直是原唱吧……

  唱的也太好听了。

  与平时说话不同的声音,林深鹿演绎出来的是低回婉转的风格,声音压着喉咙,有点哑哑的感觉,但是又不失少女的轻柔。

  仿佛达到了刚与柔的结合。

  简短的两句歌,饱满的情感,林深鹿拿捏得正好。

  “忘名净身一心只望国平安……”

  “尘落风涌全力哪顾己心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