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四十章 离别之痛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119 2019-08-29 12:17:08

  白鸣一边护着离吟,一边和黑离吟战斗,十分吃力。

  离吟看着也很着急,“现在我和它处于不完全时期,只要我死了,它也会消失的,这个邪术会把两个人的生命绑在一起,但是如果是它先倒下那我还可以复原,既然你打不过他,那就只能选择结束我的生命来解决它!”

  “不行,你还没和我妹妹结婚呢!怎么可以死掉,让我打败它不就好了,你等着看我的!龙泉剑魂,开!”白鸣手中的龙泉剑爆发出了黄色的龙魂气息,一剑砍来,若不是黒离吟躲得快,早就被劈成两半了。

  “呀!可真是危险啊!”黒离吟看着地面上留下来的一道巨大的裂痕,挥剑继续攻击白鸣,不过开启龙泉剑魂的白鸣修为暴涨,已经压制住了黒离吟,黒离吟好几次都差一点丧命龙泉剑下。

  ”束手就擒吧!你赢不了我,乖乖把修为还给离吟,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白鸣喝道。

  “真是把绝世好剑,不过你真以为能够打赢我吗?哈哈哈哈!真是痴心妄想,我得到的怎么会轻易地还回去!现在我只有离吟的八成修为,可如果我有了他的全部修为呢?现在时间差不多了。”黒离吟冷笑一声,化作一团黑气,冲向离吟,白鸣开启防护罩也没能阻止这团黑气进入离吟的身体。

  离吟慢慢飘了起来,眼睛中射出黑色的光,手中的干将也变为纯黑色,离吟紫色的头发一点点变白,眉心的火印慢慢变大,白鸣看着都惊呆了。

  当离吟落地,就向白鸣发起冲锋,剑式越来越凌厉,白鸣不好动手,只能抵挡,但是一昧地防御是不可能胜利的,自己在防御中也受了一点伤,血液顺着神剑干将滑落,滴在满是桃花的地上。

  白鸣知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当离吟刺过来的时候,敞开双臂,没有抵挡,让离吟一剑刺穿了自己的心脏,“终于抓住你了!”

  “呵呵!你以为能抓住我吗?真是天真!”离吟刚要拔出剑往后跳,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了。“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

  “天真的人是你!你可知道白泽圣印!”白鸣的声音变得微弱,但还是很强硬。

  “那你就不怕把离吟一起杀死!我和他的生命可是绑在一起的!现在可是完全时期!你就算击败我也没有用了!”

  “这我当然知道,但是白泽圣印是可以解除生命绑定的,只要生命绑定的一方死亡就可以了,你准备受死吧!白泽圣印!启动!”在两人脚下出现了金黄色的法印,从法印中冒出无数耀眼的光芒,刺穿了离吟。

  “啊啊啊啊!”离吟惨叫着,伸手排出了一丝黑气,却没有被白鸣注意到,很快耀眼的光芒消失了,离吟也变回了原样。

  “白鸣,发生什么事了?”离吟低头就看到自己把干将刺进了白鸣的心脏,一脸震惊,“怎么会这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离吟流下了眼泪。

  白鸣口中溢出了鲜血,慢慢倒下,“这不怪你,我马上就要走了,记得要好好照顾我的妹妹,记住我的死和你没有关系,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如果白灵知道我的死讯,问你为什么,你就说我在和敌人的交战中阵亡了,明白么?”

  “不!我不要你走!你还没见证我和你妹妹的婚礼呢!”离吟抱住白鸣,仰头哭泣,眼泪滴落在浸染鲜血的桃花上。

  “我使用了白泽圣印,已经把黑气杀死了,你不用担心今后再发生这样的事了,对了,这是我残余的修为,希望能帮助你。”白鸣将手放在离吟的胸口输送灵力,白鸣又拿出龙泉剑,“这把龙泉剑就交给你了,我生前还没能发掘它的全部力量,希望你能够将它好好使用,保护我的妹妹,你的挚爱,记住,要保护好她……”白鸣的身体化作青烟散去了,只留下了干将和龙泉剑。

  “白鸣!”离吟仰天长啸,身后的尾巴从八条变成了九条,离吟跪坐在桃花林里,双目失神,这一跪就是十天,十天中,离吟不吃不喝,只是单单地跪着。十日之后,离吟回到白府,告诉仆人们白鸣的死。

  “离先生,你在开玩笑吗?白鸣大人这么厉害,怎么会死?”

  “他的确死了,我不骗你们!”离吟说完就要离去。

  “那是谁杀了白鸣大人?”

  离吟停下脚步,回头说道:“青丘离吟!”随后就离开了白府,留下所有仆人惊愕地呆在原地,也没有人去追离吟,因为他们知道,离吟和白鸣的关系非同一般,离吟是不可能杀死白鸣,其中定有隐情,而且离吟从不说假话,外加他们也寻找了很久,看来白鸣大人是真的死了,仆人们还装作平时一样,掩盖自己的悲伤。

  又过了十天,白灵已经进化完成,从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白灵高兴地去寻找自己的哥哥和离吟,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于是她就问仆人们,“你们知道白鸣哥哥和离吟哥哥在哪里吗?”

  仆人们对视一眼,全都哭了起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啊?”白灵不明白。

  “小姐,白大人他,他死了!”

  白灵彻底震惊了,但还是故作坚强,“那离吟哥哥呢?”

  “离大人他回去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最后留下一句话说白大人是他杀死的。”

  “什么!离吟哥哥杀了白鸣哥哥!”白灵突然感觉到胸口堵得慌,也有揪心的疼痛,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小姐!小姐!”仆人们喊着,可是白灵什么也听不到了。

  当白灵再次醒来,就看到自己的哥哥正笑着注视着自己,“哥哥!我就知道你没有死!吓死我了。”白灵伸手想要抱住白鸣,可是自己的手却穿透了白鸣的身体。“这是怎么回事?”

  “妹妹啊!你哥哥我确实是死了,你现在所看到的是我的灵魂。”

  ”是谁杀了你!我要给你报仇!“白灵很激愤。

  白鸣手一挥,就将离吟一剑刺中自己心脏的画面展现在白灵面前。“这,这怎么可能!离吟哥哥怎么会杀了你!这不可能!”

  “事实就是如此!你最爱的人杀了你最亲的人!”白鸣说完就消散了,可是消散的不是青烟,而是一团黑气。

  “我最爱的人杀了我最亲的人!”白灵紧紧抱住自己的头,大声哭喊:“离吟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你难道是要我放弃爱你吗?你让我怎么办啊!”白灵哭了整整一夜,清晨的阳光照在白灵寒冷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生气。

  “那我就放弃吧!”白灵自言自语,随后白灵简单收拾了一下,离开了白隐村,开始了自己的复仇之路,她找到了黎星,拜入黎星派,刻苦修炼。

  而离吟回到了青音学院,向自己的师傅青音倾诉了一切,尽管青音一直在安慰离吟,可离吟还是很悲痛,一连哭了一天一夜,直到自己的眼泪已凝固在脸上,又在密室里呆了二十年,不吃不喝,要不是有法力支持,否则早就死了,二十年对于妖族来说一点也不长。对于离吟来说这二十年,度日如年,从密室里出来之后,离吟的情绪并没有好转多少,最后还是选择了封印自己的记忆来释怀这份悲痛。

  而另一边,白灵也在黎星派苦苦修炼二十年,可是修为的提升却相当缓慢,白日里修炼,每到夜晚都沉浸在悲伤中,以泪洗面,几次想要拔剑自刎,幸好黎星及时感到,才没有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

  记忆结晶碎裂了,离吟和白灵缓缓睁开眼睛,“他们醒了!”莫伊一激动地喊道。

  离吟身上的黑气渐渐散去了,白灵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最爱的人,不知道他将会如何对待自己的一剑,是以牙还牙,还是既往不咎,自己都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了,要是死在自己的爱人手上,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离吟什么都没说,举起龙泉剑,白灵紧闭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其余五人也瞪大了眼睛,但也做好了接受一切的准备。离吟挥剑而下,白灵紧束的头发散了开来,离吟一下子抱住白灵,“我喜欢你散发的样子,漂亮极了,以后可不要再把头发束起来了,好吗?”

  白灵睁开了眼睛,满是泪水,紧紧抱住离吟,“我不会再松手了!我要和你在一起!”

  “好好好!别哭了,我的女人不准哭奥!”离吟擦去了白灵的眼泪。

  五人异口同声道:“离吟,欢迎回来!”

  “嗯!谢谢你们。”离吟笑着,还不时看着怀里的白灵。

  “我在离吟的记忆里度过了一年,那么现在是不是你们都打完了仗了?”白灵问五个人。

  “什么呀!不才过了一个时辰吗?”莫伊一问道。

  “这没什么,在施术者的记忆中,真实世界的时间相对记忆中是很慢的,而在被施术者的记忆中,真实世界的时间相对记忆中却是很快的,所以你在离吟的记忆里度过一年,在现实中也不过一个时辰而已。”青音解释道。

  经过了这段记忆之旅,白灵终于不再迷茫,而离吟的记忆也复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