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三十章 干柴烈火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111 2019-08-16 12:48:15

  离吟进入那栋华美的建筑,门口的守卫都向他致意,离吟也点点头,径直来到大厅,大厅中坐着离吟的母亲和三个弟弟妹妹,主位上坐着青丘之主离萧,右侧坐着离吟的母亲慕杏,左侧坐着慕寒和慕魅。

  慕杏一看到离吟就兴奋得站起来抱住离吟,“我的儿啊!你终于回来看看老母亲了!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吗?要不是老三说看到你出现在人间,你一直杳无音讯,我都以为你不在世间了。”

  离吟一想也是,自己把自己封印在物灵镯中,与外界隔绝,自然是什么消息都没有,就拍拍母亲的背,“没事的!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

  青丘之主离萧走到离吟跟前,“大哥,你可算回来了,兄弟我想你啊!”离萧紧紧抱住了离吟,离吟摸摸离萧的头,感觉离萧变高了。

  “这些年辛苦你了,照顾弟弟妹妹和母亲,还要顾及狐族的兴盛,难为你了!”

  “不辛苦,要不是大哥你,我们现在估计还是曾经那样的被欺负。”

  离吟走到慕寒面前,“怎么?三弟这下认出我没有?”

  慕寒嘿嘿一笑,”大哥,你可别再取笑我了。”

  最后还剩下慕魅,慕魅年纪最小,长得水灵可爱,也是最喜欢离吟的一个,离吟跟家人依次拥抱之后,慕魅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扑到离吟怀里,离吟没站稳,往后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慕魅看自己扑倒了离吟哥哥,赶紧道歉。

  ”对不起,离吟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一副委屈的样子着实太可爱了。

  “四妹终于长大了,有力气了,能扑倒大哥了,哈哈哈哈!”离吟开心地笑了,慢慢站起来,顺手抱起了慕魅,一下子升高了好多的慕魅有些小害怕。离吟察觉到了慕魅的反应,”别怕,四妹以后会长成一个又高又苗条的漂亮姑娘的。”

  “嗯!离吟哥哥,你最好了!”离吟慢慢放下慕魅,转向离萧,“那我尊敬的青丘之主,唤我有何事呢?”

  离萧听这么一问,怪不好意思的,“不用这样称呼我啦!叫你来只是母亲想见你了。对了大哥你不是还带了朋友来青丘吗?怎么不见他们人呢?”

  “我让他们自己在集市随便转转了,我这就去把他们接过来。”

  离吟刚要动身,就有侍卫来报,“青丘之主,外面有三个异族人求见,说是离大人的朋友。”

  “这不就来了嘛!你退下去吧!我自己去接他们。”离吟整整自己的衣服,出门迎接他们。侍卫慢慢退下,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坚守。

  离吟带着三人见了自己的家人,三人也很有礼貌地自我介绍了一番。

  “离吟的朋友就是我离萧的朋友,青丘欢迎你们!”

  “多谢青丘之主,能跟您做朋友,我们荣幸之至。”信俯身有礼貌地说。

  慕杏看了一眼寒筱和莫伊一,就赶紧把离吟拉到一边。“母亲,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离吟,你还没有家室吧!我看那两位姑娘挺不错的,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意愿呢?”

  “母亲,算了吧!我还和仙族一位女子有约,将来会娶她的。”

  慕杏摇摇头,”不行,你这句话都说了一百年了,也没见你把那个仙族女子娶回来啊!你看离萧都已经成婚了,马上连小狐狸都要有了,你还要等多久啊!我这做母亲的心急啊!”

  一边的寒筱听到一些模糊的声音,一听到“成婚”两个字,瞬间就明白了,走到离吟身边,对慕杏说:“婆婆,您不要着急,我就是离吟还未过门的夫人,您觉得我怎么样?”

  “好,好,太好了,明天就是狐族的庆典了,你们明天就结婚!我会安排好一切的,不要担心,你们俩明天就是最美的新娘和最俊的新郎!”

  莫伊一听到寒筱这么说,自己也想这么做,因为自己也喜欢离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等到慕杏说定下婚事的时候,自己也不好太过激动地反对,只好在心中默默祝福离吟和寒筱。

  信看到莫伊一很不高兴的样子,就上前抱住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没关系,离吟过去不属于你,现在也是,可我不一样,我自始至终都属于你。”

  这一次,莫伊一没有抗拒,而是也紧紧抱住信,“谢谢你,你真好。”

  当天晚上,慕杏怕离吟反对亲事,用特殊的法术把离吟和寒筱关在一间屋子里,为了防止有人偷听,将屋中的声音隔绝。又担心离吟这木鱼脑袋不开窍,又在离吟喝的桃花醉里加了一些合欢散。

  晚上离吟的房间内,“你看看你惹得的事,害得我被母亲所在房间里。”离吟有些生气。

  “我说的没错啊!我确实是你未过门的夫人,婆婆这么做也没错啊!”寒筱笑嘻嘻的。

  “反正我们是什么都不会发生的!”离吟一个人坐在桌子上,一口接一口地喝着桃花醉,两人一时间都不说话,一个时辰后,离吟感觉自己有点不对劲,脸上又红又热,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扭曲,离吟用力摇摇头,可情况还是这样,离吟索性直接用冷水泼脸,晕眩越来越厉害,看着今天的寒筱好像格外的漂亮。

  寒筱看离吟一反常态的样子,关切地问:“离吟,你怎么了?”

  “我好像中毒了,头晕晕的。”离吟已经站不住了,跌倒在床上,寒筱把手放在离吟的额头上,却被离吟顺势拉到身上,离吟慢慢解开衣襟,露出白皙的皮肤,妩媚的脸上红晕满满,嘴角也慢慢上扬。

  寒筱瞬间脸红,“离吟,你干什么!我是喜欢你,可这样是不是太快了,我有点难以接受啊!别脱衣服啊!”寒筱握住离吟的手。

  “你不是喜欢我这样吗?为什么要阻止我?”

  “哎哎哎!你这样子太犯规了好吗?赶紧把衣服穿好。”寒筱刚站起来想离开,却被离吟一把拉住,往床上一甩,一个侧身压在身下。“好疼!你干什么啊!”寒筱刚说完,离吟就吻了上来,寒筱起初还有些挣扎,可是到后来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享受着与自己爱的人的缠绵,两人吻了将近一炷香时间,松开的时候,寒筱几乎都无法呼吸了,连自己的脑子都有些晕乎乎的了。

  看着自己身下娇羞的寒筱,离吟笑了,突然离吟的脑中闪过一个画面,离吟感到头痛欲裂,“啊啊啊!”离吟双手抱着头嚎叫。

  “离吟,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头痛?”

  离吟一不小心,从床上跌下来,躺在地上,抱着头打滚,寒筱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当寒筱想要出去喊人来帮忙的时候,离吟突然不动了,像是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寒筱看着离吟,”怎么办?现在动手吗?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离吟,我终于可以为兄长报仇了!”寒筱拿出缚妖索,将离吟绑住。

  当寒筱拿出匕首准备动手的时候,离吟睁开了眼睛,“寒筱!你要干什么!”,离吟微微一笑,“寒筱,你肯定希望我那样说,对吗?”

  “你,你怎么知道?”寒筱后退了几步,尽管离吟现在被缚妖索绑着,寒筱依然很谨慎。

  “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

  “你是什么时候识破我的!难道说……”

  “对,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寒筱,寒筱只是一个假名字而已,你的真实身份就是仙族的白泽圣兽,你叫白灵对吧!你的哥哥是白鸣。”

  “既然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白灵,亲近你的目的是为了杀你,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反将一军,把我杀死呢?”

  “谁让你是他的妹妹呢!何况你我还有婚约,我怎么会忍心杀你呢?”

  白灵握紧匕首,”你过去不杀死我,那你现在就会后悔莫及,被缚妖索控制,任我宰割,我现在就要为我死去的哥哥报仇!”

  “哦!是吗?”离吟用内力一震,就把缚妖索震碎了。

  “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挣脱缚妖索!只要是妖族,都应该无法挣脱缚妖索才对,你怎么做到的?”白灵握着匕首慢慢向后退,没法控制离吟,靠自己的修为根本打不过离吟。

  “我看穿你,却还一直这样下去,是想让你对自己有些信心,因为你从小就对外物充满了畏惧,不敢行动,可这终究只是一场戏,终会有剧终的那一刻,我能够挣脱缚妖索,是因为我体内有仙族的力量,就是你哥哥白鸣的力量。”离吟的笑容变得狡黠。

  “那这么说,的确就是你杀了我哥哥吗?”白灵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淌下。

  “对,白鸣确实是我杀死的。”离吟毫不犹豫地答道。

  “为什么!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难道那些时光都是虚假的吗?你们一起修炼,一起陪我玩耍,都是你的一场戏吗!”

  “是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我接近你们就是为了杀他,夺走他的力量。”离吟的语气很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什么拯救狐族的英雄?什么受整个狐族尊敬的人?全部都是虚伪的表现!”白灵大声喊着,“我现在就杀了你!”白灵扔掉匕首,拔出自己的神剑——莫邪,刺向离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