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二十六章 太子殿下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044 2019-08-15 14:54:43

  “那你会使用吗?”南宫月焦急地问。

  “对不起,我是妖族,没法接触到仙族的禁术。”

  南宫月激动地抓住了凌逸的衣领,“就是说,你没法救我父皇了吗?”

  “月儿,不可无礼,这位凌公子救了你,怎么能这样对他。咳咳咳!”南宫翎拉着女儿。

  “父皇,你明天就发下皇榜,征召会使用蚀心掌的修者,一定会有人能够救父皇的!”

  “我知道了,月儿,你先和凌公子出去吧!我还有一些奏章没看完呢!不管我明天如何,我都想再尽一次君主的责任。”南宫翎转向凌逸,“凌公子,小女就拜托你保护了,我会给与相应的报酬的。”

  “请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凌逸向南宫翎保证。

  凌逸和南宫月离开神机殿,走向公主府。神机殿内,南宫翎收拾起散落的奏章,仔细开始批阅。

  在去公主府的路上,凌逸一直跟着南宫月,走着走着南宫月突然转向,趁着凌逸发呆的时候,借着皇宫复杂的地形,把凌逸给甩开了。

  “这家伙,讨厌死了,一直跟着人家,还好我聪明,这就把他甩掉了,现在我终于可以回到公主府了。”南宫月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向公主府。

  “哟!谁这么自信能把我甩掉啊!”声音来自上方,南宫月抬起头看到凌逸正立在屋檐上,月光下凌逸的容颜更胜了几分。

  “我跟着你是为了保护你,不要想着甩掉我了。”

  “保护我,哼!我怎么知道你和那个吴恒是不是一伙的。还有你为什么要救我?”

  凌逸跳下来,走到南宫月身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救你,只是觉得你很像我的一个故人,所以才会出手相救。”

  “那就是说,你早就看到我父皇和那个吴恒打起来了,那为什么不早点来帮助我们,这样父皇就不会中什么蚀心掌了,都怪你!哼!现在我父皇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过明天的午时,呜呜呜!”南宫月说着又哭了起来。

  “哎,你别哭啊!听我解释,我当时一看到你,就陷入了深思,努力在想起那位故人的事,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你被吴恒抓住了,就赶紧用灵压压制了吴恒,结果他没和我战斗就逃跑了。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救你的父亲。”凌逸说着也低下了头。

  南宫月看到凌逸这个样子,也不忍心再说些埋怨的话了,“那你来自哪里?现在家在哪里?”

  “我来自桃花林的深处,现在我还没有家,我也只是刚刚来到京城。”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宫里?”

  “我,我是来找东西吃的,听说历代王朝的御膳房为帝王准备的食物都特别美味,所以我才到皇宫来的。”

  “好呀!你竟然私闯皇宫,还吃了御膳房里的东西,你真是胆大包天,我要让父皇判你死刑!”

  “别,我错了还不行吗?”凌逸假装很委屈。

  南宫月看到凌逸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算了,看在你救了本公主的份上,饶你不死。”南宫月说完才反应过来,“等等,你说历代王朝,所以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呀!公主想知道呢!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说,不过你放心,在这段时间里,我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的。时间不早了,你也回你的公主府休息吧!”我先走了。

  凌逸说完,使用瞬身术离开了皇宫,来到京城中最高的那一棵树上,“到底是不是你呢?月瞳?你不是在五百年前就死了吗?现在这个南宫月为什么和你如此相像,真的是让人头大啊!”

  南宫月回到府上,在侍女的服侍更衣后,躺在柔软的床上,“凌逸这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还说我像他的一位故人,真是莫名其妙。”从凌逸想到自己受伤的父亲,南宫月坐起来为自己的父亲祈祷,“希望父皇明天一早就能找到能治好他的人,希望一切都回归正常。”南宫月祈祷完就睡下了。

  此时神机殿中,南宫翎看完了所有的奏章,并且一一批阅完毕,这是他看到一个人出现在殿口,那人慢慢走了进来,是凌逸。

  “你怎么来了,我女儿怎么样了?”

  “放心,我会保证她的安全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才是最让她担心的人,中了蚀心掌的人,其实会在三个时辰内死去,我现在给你一颗药,它能暂时延缓蚀心掌的发作,不过最多撑到明天的午时,如果那时你还找不到能够治疗你的人,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凌逸拿出一颗绿色的丹交给南宫翎。

  “谢谢你,凌公子,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吧,我知道是关于她的。”

  “如果明天我死了,我希望你能陪在她的身边,让她学会坚强,保护她直到她完全有能力治理好这个国家的时候,可以吗?”

  “我答应你,不过我不仅仅会保护她到那个时候,我会用我一生来守护她,因为她应该就是我的故人的转世。”

  南宫翎思考了一会,“凌公子,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吗?”

  凌逸化成烟气散去,留下一句话,“凶兽饕餮。”

  南宫翎松了口气,“其实不管你是谁。只要能守护我的女儿,就算是凶兽,我也会放心的。”南宫翎吞下丹药,感觉舒服了许多,回到自己的养和殿休息了。

  翌日,南宫翎向天下发出了皇榜,可是就算找到了会使用蚀心掌的人,在今日午时也赶不到京城,最终不治身亡。而派出镇压僵尸的修者也损失惨重。帝王之死瞬间传遍了天下,南宫翎死前立下遗诏,立南宫月为王位继承人。

  僵尸的祸患在那之后平息了几天,守孝的七天中,南宫月每一天都守在父亲的灵柩旁,不眠不休,饭食也很小进,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凌逸在旁边看着很是心疼,却又不能阻止她这样,只好一直在旁边陪着她。

  守孝的最后一天,皇宫中来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径直走到南宫翎的灵柩前,少年抚着灵柩,突然转向虚弱的南宫月,“姐,今天是父皇的头七了吧!你可以不用再这样子守着了,父皇也不想看到你这样子的。”

  南宫月一怔,慢慢往后倒下,少年上前抱住南宫月,“传太医!”

  公主府内,太医给南宫月号脉之后,“公主殿下只是太累了,思绪太重了,静养几日就行了。”

  太医出去之后,公主的房间内留下两个人,那个少年和凌逸。

  “公主殿下,这位少年喊你姐姐,所以他就是太子吗?”

  “嗯,他是我的弟弟南宫珂。”

  南宫珂从父皇的灵柩旁就注意到凌逸了,看他一直跟着公主,就很疑惑,现在又问了自己的名字,于是借机说道:“我叫南宫珂,敢问公子是?”

  “我是凌逸,奉你父皇的命令保护公主殿下。”

  “哦!原来是个贴身侍卫啊!”南宫珂嘲讽的语气让凌逸很不爽,南宫珂坐到公主床前,用手抚着南宫月的脸,心疼地说道:“我不过是出去修炼几日,这些日子看把你累的,不过现在我回来了,你可以好好养身体了,你放心,我会接管这个国家的,成为一代明君的。”

  凌逸一听不对劲,赶紧反驳,“谢谢你的好意,太子殿下,不过你们的父皇已经立下遗诏,立公主殿下为王位继承人,你不会是要忤逆你的父皇吧!”

  南宫珂显然被这句话触怒了,“你懂什么!一个外人也敢插手王室的继承问题,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看我不杀了你!”南宫珂说完就要拔剑。

  凌逸丝毫不退却,召唤出自己的战戟,而躺在床上的南宫月也急了,赶紧拦住两人。

  要不是有南宫月在,两人早就打起来了。南宫珂愤愤不平地走出了公主府。

  “公主殿下,你对太子殿下的态度感觉如何?看他地样子像是要代替你成为这个国家的帝王,难道你真的打算让位给他。”

  “不会,我父皇在世时曾说过他心术不正,迟早会把这宏大的基业败光的,据可靠的情报,他还和其他小的国家有过来往,恐怕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个王位,并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修炼几日,他已经两年没有回来了。”

  “很可疑啊!如果可以和平解决,我希望不要通过战争来结束一切,可以吗?”

  “嘿嘿嘿!本公主突然觉得这样的凌逸比往常那个正经的样子可爱多了,要不等我登基完成,你就做我的男宠吧!”

  “你啊!还是如同五百年前那样,是个爱淘气的小可爱呀!”凌逸点了点南宫月的额头。

  “五百年前?哦你是说那位故人吗?”

  “对,她叫月瞳,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就连性格都很像呢!”

  “不可能,本公主可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你在这样说我可要生气了,哼!”

  “好好好,我的小公主,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认定的人。赶紧休息吧!”凌逸安排南宫月睡下后就离开公主府了,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