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二十五章 刺客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089 2019-08-14 16:28:13

  “为什么离吟倒下了,还流了很多血。”雪怜问道。

  “起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后来我才知道那种召唤术是以自己为媒介来召唤死者的灵魂的,可时死者是没有肉体的,如果要让死者的灵魂攻击实体,就必须赋予他们肉体的实质,灵魂就算被攻击也不会消散,但是给灵魂提供实质的施术者会受到灵魂被攻击的所有伤害。”

  “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换言之,就是离吟一直在承受国王造成的伤害,所以他才会重伤倒下。”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问过,他只是说不想让我受伤。”

  “那他就甘愿承受那一切!你们感情真好,怪不得你说就算死也要救他,挚友之情呢!太美妙了!”雪怜忍不住赞叹。

  “时间不早了,我们早些休息吧!明天开始我带你游遍京城!”苌言搂着雪怜。

  雪怜红着脸说:“好。”

  “那我去睡了。”苌言松开手,走向自己的床。

  “那个,你可以和我一起睡吗?”雪怜脸更红了。

  “为什么?不是男女授受不起吗?”

  “我们族族长说两个相爱的人就应该睡在一起,不可以吗?”

  “好吧!”苌言支支吾吾,最后还是答应了。

  两人相依相偎,共枕入眠。

  三个月后,在桃花林的深处,一伙强盗正在洗劫一支商队。强盗们十分残暴,将商人尽数杀尽,鲜血顺着锋利的刀流下爱,滴在土地中,那颗巨大的百年桃树下闪闪发光似有金子一般。

  强盗首领很是好奇,认为树下埋着宝藏,便令手下砍到桃树,挖宝藏。强盗们从中午干到黄昏,终于从泥土中发现了一块奇特的石头,手下们便将石头呈给首领。

  “干了半天就这么快破石头,真是倒霉!”他放下石头,挥刀想将这块石头劈开,怎料他那青玄铁剑竟因震击而碎裂,剑的碎片在他脸上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流出,未曾滴落便被那快石头吸收了,吸收了血液的石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金色的光慢慢变成了绿色的光,一个庞大的物体飞出,只一瞬,强盗们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地的盔甲刀剑和一堆白骨。

  那庞然大物落地化为人形:银靴绿铠,胸口处一张狰狞的兽脸,手中握着一柄战戟,俊俏的面孔。幽绿的双眼,银发缭绕似鬼神。

  那男人撅了撅嘴,“下次不吃人了,太难吃了,特别是这些强盗,似是从没洗过澡一样,又臭又硬。”落在地上的盔甲刀剑和白骨以及商队的尸体渐渐被大地吞噬了,随后又长出一株株艳丽的桃树。

  “时隔五百年,我终于醒来,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看看又是哪朝执掌天下,还或是兵荒马乱。”男子收了战戟,换了一件绿色的龙纹长袍,飞身疾行,出了桃花林,到了京城的关口。

  男子看到凡是进入关口的人都要给守卫们一些银两,自己有身无分文,只好趁着月黑风高跳入城中。

  在京城市场中,苌言正带着雪怜买东西,大街小巷,灯火通明,热闹非凡,苌言和雪怜又来到桂花糕店前,看到有个穿黑袍的人正在购买,就说说笑笑着等待。

  那穿黑袍的人刚拿到包装好的桂花糕,转身就跑,苌言反应快,一把拉住了那人,“这位兄台,买东西是要付钱的!”

  那人慢慢放下桂花糕,随后脱下黑帽子,露出了一个面具,再慢慢摘下面具,一张干枯的脸吓退了除了苌言以外的人,眼神空洞,全是黑暗。

  “这是僵尸!大家快跑!”苌言转身向着人群大喊。一瞬间所有人都散了,全部躲到自己家里了。苌言看到雪怜还没走,“你也赶紧躲起来,僵尸的行动从来都不是一只,而是一大群!你回客栈等我,快点!”

  雪怜见识少,并不知道有僵尸这种东西,不过听到苌言如此的语气,她就明白这种长相丑陋的怪物不好对付,“我马上回去,你也要小心啊!”

  “我知道。”僵尸本想大闹一场,无奈被苌言一直压制着,苌言开启千里眼,直到看到雪怜回到客栈才松手。

  僵尸挣脱后,向着天空咆哮,从地面上又冒出了许多僵尸,苌言拔出擎阁长剑迎战僵尸群。

  与此同时,京城的各个街道都出现了僵尸,伤害了不少平民百姓,乾朝开国皇帝南宫翎下达紧急诏令,命令所有炼神修为的修者到各处去杀死僵尸。探报说明这些僵尸们都被强化过,都有等同于炼神的修为,因此国王把自己的亲卫队也派了出去。

  神机殿内只剩下南宫翎再批阅奏章,还有他的女儿南宫月。南宫月生得楚楚可怜,天生的美人胚子,狭长的眉眼,动人的芳唇,眉宇间流露出洛神的气质,穿着粉红色的鹅裙绒袄,金丝步履,南宫月因此受到世间男人的倾慕。

  “父皇,您这样把亲卫队都派出去了,那您自己怎么办?”

  “月儿,等你当上帝王,你就会知道黎明百姓是立国之本,百姓的安危才是一位贤君最优先考虑的。再说你父皇我也是个炼神三阶强者,比那些没有修为的百姓更能自保,你不要担心啦!”南宫翎扶着自己女儿的头,开心地笑了。

  “那女儿就先行告退了,不打扰父皇您处理奏章了。”南宫月笑着走向神机殿的出口,这时一个人从天而降,拦住了南宫月,伸手要抓南宫月。幸好南宫月反应快,往后一退,那人抓了个空。

  南宫翎赶紧把女儿护在身后,正色说道:“你是谁?想做什么?”

  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袍,带着面具,听到南宫翎这么问他,不禁笑了笑,“我是谁?你难道听不出吗?”

  南宫翎一听这声音,就感到十分熟悉,“难道你是前朝将领吴恒?你不是应该死了吗?”

  “对啊!我是死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能再见到你,我的死敌!既然我生前的愿望没有达成,那现在我就来好好实现自己的愿望吧!我要杀了你!”吴恒一边说一边摘取面具,露出了僵尸的面貌。

  “难道那群僵尸是……”

  “没错,他们都是我的部下,当然他们也都死了,现在这个样子都是那位大人帮的忙,让我们可以把乾朝搅个天翻地覆,让我有机会杀了你!”吴恒冲向南宫翎。

  南宫翎拔出佩剑,与吴恒交锋,南宫翎自称王那时起就加进了修炼,即使年纪稍大,实力却不减当年,而另一边的吴恒,不仅有着僵尸的身体,还有着一股黑色力量的强化。起初,两人打得不相上下,后来因为人身体的限制导致南宫翎节节败退,南宫月在一旁看着也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那男子跳入城中,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皇宫,随后来到御膳房,看到那么多的美味,赶紧饱餐了一顿,又拿了只烧鸡,在皇宫里瞎逛,偶然间看到一个穿着帝王服饰的人正在和一位黑衣人战斗,顿时来了兴趣,躲在一旁,一边吃着烧鸡一边看着还算激烈的战斗。

  他看着看着突然看见那边的南宫月,大吃一惊,“怎么会是她?她应该在五百年前就死了吧!”他愣在原地,手中的烧鸡也掉在地上。这时战局发生了变化,南宫翎被吴恒一脚踢中腹部,胸口又被刺中一剑,倒在地上。

  南宫月赶紧跑上去,眼泪已经溢满眼眶,“父皇,你怎么样了?”

  “月儿,赶紧跑,不要管父皇!去找人帮忙,你可不能死在这里!”南宫翎挣扎着站起来,握紧手中的剑继续对着吴恒。

  “怎么,老家伙,还要打吗?”吴恒又给了南宫翎一掌,这一掌将南宫翎击飞了好远,南宫翎再也没站起来,只是不停地咳嗽。

  “老家伙,既然你已经站不起来了,那我就对你女儿动手啦!哈哈哈!”吴恒跳到南宫月面前,将她一把抓起,慢慢提起手中的剑。

  “住手!不许你伤害她!”南宫翎挣扎着大喊。

  “父皇,救救我!”南宫月的眼泪滴落在鹅卵石上,声音震醒了愣住的他。

  他立马站了出来,“放了她!”

  吴恒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你是谁?居然敢命令我!你……”吴恒话还没说完就感受一股强大的灵压,压得他几乎不能行动,只好慢慢把南宫月放下,这才感觉灵压变弱了。

  吴恒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有多强大,只能丢出迷烟撤退。

  他也没有去追,而是来到哭成泪人的南宫月身旁,抱起她来到南宫翎面前,再慢慢放下。

  “谢谢你,英雄,谢谢你救了我女儿,敢问英雄大名?”

  “在下凌逸。你看起来就是这个王朝的帝王吧!”

  “是的,我是南宫翎,那个是我女儿南宫月。”南宫翎说完又咳嗽了几声,脸色开始变得那看,凌逸赶紧给他号脉。

  “这是蚀心掌,仙族禁术,除非找到同样会使用这个禁术的人,否则明天午时之前就会毒发身亡。”

  一旁的南宫月听了,抱住南宫翎大哭起来,“父皇,我不要你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凌逸看着大哭的南宫月,“怎么又是这样!可恶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