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默示情缘

第二十四章 屠戮

默示情缘 半世疏漓 3133 2019-08-13 07:51:45

  邙山脚下的军营中,离吟发送了信号,国王得知自己喝下了毒酒,赶紧用点穴封住了自己的经脉,防止毒气攻心。

  “我的战士们,给我拿下离吟!”国王下命令。

  军师过来扶住国王,“你们都给我上!”随后扶着国王离开了,这倒不是东陵国的士兵多么强大,能够拦住离吟,只不过是离吟故意放虎归山而已。

  苌言一路冲到军营里,路上有许多拦路的士兵,苌言一剑一个,而且行动快如闪电,士兵根本看不到人影就被解决了。而离吟这边,士兵们冲上来包围离吟,一起攻击离吟,触及了保护离吟紫色的狐火,全部被烈焰烧死。

  苌言看到军营中央最大的营帐中有紫色的火焰,就赶紧跑过来,看到离吟从里面若无其事地走了出来。

  “东陵国国王呢?你杀了他吗?”

  “没有,我没有杀他,让他逃走了。”

  “那神月派的人呢?”

  离吟挥挥手,“这我倒是一个都没看到。”离吟随手抓起一个士兵,“告诉我神月派的人去哪里了,我可以饶你不死。”

  那位士兵看着眼前这两个魔鬼般的人物,要想活命就只有告诉他们了,“神月派最近有些事情,已经回到原来的道场了。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保证以后弃恶从善。”

  “我是答应饶你不死。”离吟没说完,士兵就被苌言洞穿了胸口,“可是他没答应。”离吟把尸体丢到一边,看着杀红眼的苌言,冷静点,后面的事还没完呢!”

  这时所有的士兵都围了过来,“又来送死吗?生命真的很珍贵呢!但是你们不配珍惜,罪恶之国东陵国!”离吟看着士兵如潮水般攻来,又看看苌言愤怒的眼神。“交给你了,我去找找这还有什么食物,毕竟你都饿了那么久了,回见。”离吟跳出了包围圈,走向粮库。

  士兵们蜂拥而上,刀光剑影,血流成河,等到离吟回来,所有的士兵都已经阵亡,苌言一个人站在月光下,仰视夜空。

  “来,快来吃东西,都是好东西,我全部烤好了。”离吟招呼着苌言过来吃自己用狐火烤的食物。

  苌言一看到食物眼睛都直了,抓起来就往嘴里送。

  “别急,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真是个有趣的人!”离吟躺下看着皎洁的月光,尽管身边都是尸体,也仿佛什么都没有,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

  等到苌言吃完所有的食物,离吟已经睡着了,苌言凑上前仔细观察着离吟,妖娆的外貌,浮动的暗香,真像个女孩子啊!苌言忍不住要笑出来了,自己居然被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从魔化的边缘拉了回来,现在自己唯一的亲人就是他了,他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就算需要自己的生命,自己也不会犹豫。不知道什么时候,苌言也睡着了。

  清晨拂晓,苌言醒来,看到离吟正盯着自己看,“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你能松手了吗?”离吟板着脸。

  “啊?哦!”苌言才注意到自己正抱着离吟,赶紧松开手。“不好意思,对不起。”

  离吟慢慢站起来,“说吧,你打算怎么负责?”

  苌言想道:不会吧,救我的人竟然是个断袖,负责,这怎么办?苌言越想越急。

  离吟看苌言着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好啦好啦,逗你玩的,我可没有这种癖好,如果你是女的,我还可以考虑一下!哈哈哈哈!”离吟放荡不羁的笑声传遍了整个邙山。

  “你,算了!”苌言有些生气。

  “你现在打算先去哪边复仇呢?”

  “去我的师门,我要把那群老不死的全都给灭了!”

  “哦,你打得赢他们吗?”

  苌言一听到就泄气了,“我,我还打不过师傅,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这样吧,你带我去你的师门,然后你就看着我把所有人都杀掉吧!哈哈哈哈!到时候你不会想要阻止我吧!”

  “绝对不会,那个罪恶的师门,不值得留恋和保护!”苌言愤怒地说道。

  苌言带着离吟来到师门,守门一看是苌言,赶紧通报给苌言的师傅。苌言的师傅立刻提剑迎战,他已经收到东陵国国王的消息,苌言已经杀光了邙山所有的士兵。让他惊讶的是,苌言没有变成魔族,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过修为提升了不少。

  ”苌言,你想做什么?”

  “我当然是来复仇的!为了我的弟弟和我自己!”

  “哼!就凭你,还打不过为师,就算叫了帮手也一样!”师傅冲向苌言,一剑雷诀刺去,苌言没有动,站在一旁的离吟徒手接住了师傅的剑雷诀,随后又用狐火将雷诀吞噬,把剑体烧得通红。

  苌言的师傅赶紧松手,后退几步,“神月派的各位,本门派遭遇如此劫难,是我们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抵御危机的时刻了,所有人听我号令,出击!”

  神月派的所有弟子长老所有的兵器和法术全部攻向了离吟,“你给我下地狱去吧!”

  “离吟!”苌言想要帮助离吟,却被人团团围住,疲于应付。

  离吟看着这么多法术和兵器,叹了口气,运动灵力,一瞬间展现出了九条尾巴,尾巴迅速包住离吟,形成了一个紫色的球状防护罩,将所有攻击抵消。

  所有人大吃一惊,本想后退,离吟召唤出了一把弓箭,霎时间万箭齐发,神月派所有人中箭倒地,修为较低的直接死亡,而修为高的则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元气大伤,离吟念出法决,中箭的人全被紫色的狐火包围焚烧,呼喊声响彻云霄。

  苌言的师傅手臂上中了一箭,幸好反应快,及时忍痛拔出,才没有被火舌吞没。他亲眼见证了自己一手建立的门派被人屠戮殆尽,疯狂的他失去了理智,喝下了东陵国最新的秘药,正要与离吟和苌言以死相搏,却不料灵力过多导致筋脉膨胀,炸裂而死。离吟使用狐火将整个门派的建筑和尸体全部焚毁,什么也没有留下。自此,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神月派的存在了。

  离吟和苌言屠戮神月派的事传到了东陵国,国王刚服下心毒的解药,就听到这样的噩耗,赶紧召集群臣,商量应敌之策。最后所有人一致同意与他们开战,国王也再一次发出悬赏令,悬赏离吟和苌言。

  不过当所有人看到悬赏对象是离吟时,没有一个人敢接下榜单,因而无人前去支援,东陵国孤家寡人,只得硬着头皮上。

  在荒凉的大漠战场上,一边是整齐的军队,另一边是简简单单的两个人。而两边的气势却完全不同,东陵国虽然人多势众,但是普遍修为不高,而离吟那边虽然人少,可是一人足以匹敌千军万马。

  号角声响起,两人冲进军队中,刀光剑影下,尸横遍野,这场战斗足足打了一整天,最后东陵国全军覆没,夕阳之下,只留下两个人坐在成堆的尸体上。

  东陵国由于全国都是战士,所有人都在大漠战场阵亡,现在东陵国国土之内只剩下国王和军师,两人商量用最可以控制的秘药强化自己,痛恨着离吟所做的一切,甘愿放弃自己,等到离吟和苌言来到国都时,两人已经完成魔化。

  “既然都是魔族了,那我就要进行清除工作了。这样也许能弥补我屠戮神月派和东陵国的罪行吧!毕竟魔族在世人眼中必须死!”离吟看着满身魔纹的国王和军师。

  “他们怎么没有魔角?”苌言问道,想到自己当初曾有一个黑色的犄角,就觉得不对劲。

  “魔角不是谁都能拥有的,魔角的生长需要强壮的肉体作为基础,而且需要绝对的绝望和痛彻,显然他们没有。这种状态没有你的那个强大。”

  而国王也知道自己的力量还没有到达真正魔族的实力,趁着军师怒视离吟,一剑刺入军师体内,“军师,为了我能够打败这两个人,你就牺牲一下吧!”

  军师口吐鲜血,倒下了,但还是没有死亡,国王张开魔物的嘴,将军师整个吞了下去,进行身体的融合,国王的身体开始膨胀,变得很巨大,头顶长出了两个魔角,修为突破了炼神五阶。

  ”这下怎么办?”

  “放心,不用我们动手。”离吟念诀召唤出来一扇门,从门中陆陆续续走出一些人,“他们都是因为服下秘药失控变成魔族而被杀的修者,我的一个朋友在鬼界,他们这些死者要求他让他们找东陵国国王复仇,我的朋友申请了制衡者的允许,于是我就可以召唤出他们作战,当然只有这一次。”

  魔族死者蜂拥而上,与国王交战,魔族的战斗持续了两天,不管国王怎么攻击那些死者,死者都会很快复原,国王最后力竭倒下,被魔族死者拖入了那扇门,苌言知道他们中肯定有苌崆,寻找了一阵之后却一无所获。等到所有死者走回那扇门,离吟才将它关闭。

  “离吟,为什么我弟弟不在这些人中?”

  “也许时魔化之后面目全非,你也认不出了吧!”离吟的声音变得微弱。

  苌言并没有察觉离吟的异常,想到自己的弟弟从魔化开始就一直戴着面具,突然就明白了。

  “结束了呢!”离吟脸色惨白,倒在地上,衣服已经被血液浸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